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谋爱成婚霸总追妻火葬场

谋爱成婚霸总追妻火葬场

夜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白薇回国接任家族企业,当天就上了新闻。晚上,她弟弟和朋友们出去聚会喝醉,她开车去接。包厢里,一个脸上始终挂着笑意的男人对她态度暧昧不明。她后来才知道,他叫詹南烛,是弟弟新认识的朋友,也是有头有脸的权贵。一次次的雕虫小技,他撩妹的手段确实不够高明。但就是这一来一回次数多了,让她再次成为他的执念:我愿意放弃一切,和你在一起!

主角:沈白薇,詹南烛   更新:2022-07-16 0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白薇,詹南烛 的女频言情小说《谋爱成婚霸总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夜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白薇回国接任家族企业,当天就上了新闻。晚上,她弟弟和朋友们出去聚会喝醉,她开车去接。包厢里,一个脸上始终挂着笑意的男人对她态度暧昧不明。她后来才知道,他叫詹南烛,是弟弟新认识的朋友,也是有头有脸的权贵。一次次的雕虫小技,他撩妹的手段确实不够高明。但就是这一来一回次数多了,让她再次成为他的执念:我愿意放弃一切,和你在一起!

《谋爱成婚霸总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A市机场。

一架从西雅图塔科马机场直飞A市的飞机准点到达,降落后不久,沈白薇从VIP通道走了出来。

沈苏子举着写有“沈白薇”三个字的牌子,在接机口蹦蹦跳跳的,想把牌子举得更高些。

托她的福,沈白薇一出来,便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被大大的写在牌子上,举得高高的,生怕她看不到一样。

小跑过来,拍了拍沈苏子的头。

“姐!”小丫头立刻把牌子往地上一扔,一头扎进了她的怀抱,“姐姐姐姐,我可想死你了!”

沈白薇不由得会心一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你这个小笨蛋,接个机还拿牌子,难道我是不认识回家的路了吗?”

沈苏子立马嘟起嘴来撒娇,“我怕你看不到我嘛!”

“你整天蹦蹦跳跳的,旁边虽然都是人,但我还不至于看不到一只跳来跳去的兔子吧!”

听她故意嘲笑自己,沈苏子朝她吐了吐舌头,当然是要怼回去的:“姐姐姐姐,你现在可是博士毕业了,接下来是不是准备做圣斗士了?”

“贫嘴!”沈白薇低头捡起那牌子,“好了好了,快走吧,一会儿赶不上就职仪式了!”

今天的A市有了重大新闻。

由沈亦辞一手创办的中久集团是A市第一家上市公司,并且十数年来越发做大,成为了A市商业的龙头,几乎掌控着整个A市的经济命脉。

四年前,沈亦辞放手大权,把公司交给儿子沈凌泉管理,沈凌泉管理有度,四年来将中久集团经营得风生水起,特别是中久集团的主要业务——家居,被他从家具涉猎至室内设计,几乎垄断了A市所有的家居类行业,可以说,全国有百分之八十的家庭里,至少有一件家居用品,是来至于中久集团。

可今天,沈亦辞宣布沈家长女沈白薇即将学成归国,于今日接任中久集团总裁一职。

于是沈白薇一下飞机便匆忙赶到中久集团,这场就职仪式由A市地方频道直播,A市几乎人尽皆知。

沈亦辞携妻子古梅,亲自出席沈白薇的就职仪式。公司大小股东,以及沈家次子、中久集团前任代理总裁沈凌泉如数到场,沈白薇反而是最后来的,哦对了,还有沈家三女沈苏子。

许多记者和摄影也如数到场,A市地方频道也正在进行现场直播,沈白薇穿着优雅的黑白条纹小西装,从容的面对镜头和各位股东,开始了自己的就职演说。

语毕,掌声不断,台下的人众口交赞,都说这沈家长女有麻省理工大学的博士学位,果然不凡。

沈亦辞和古梅左右握住了女儿的手,欣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沈凌泉站在旁边,本是气质不凡的男子,此刻却以前任总裁的身份站在这里,实在是有些尴尬。

记者们纷纷凑上前来,问道:“沈总,沈凌泉代理总裁时将中久集团做得风生水起,请问您为什么将集团交给沈白薇呢?”

“是啊,是对您的儿子有什么不满吗?”

“您不担心沈凌泉为此不悦,从而影响家庭的和睦吗?”

沈亦辞这才扭过头来看了看身旁的沈凌泉,微微笑了笑,“凌泉是我的儿子,白薇是他的亲姐姐,他当然不会心胸狭隘到这种地步!”

沈凌泉抬头和沈白薇对视一笑,点了点头。

A市夜生活丰富,沈凌泉开着车一路缓行,磨蹭了半个小时才把车开到了酒吧门口。

深蓝是他开的第一间酒吧,可自从四年前接管公司后,他便没时间管理,一直都是丢给季禹管的。

现在只是从门外看,就知道季禹是认真的完成了任务。

虽然和所有酒吧一样的灯红酒绿,但不管是装修还是氛围,都是足够高端的。

下车锁了车门,便径直走了进去,季禹本来就离门口不远,一看到沈凌泉进来,二话不说就跑了过去,一把就把他扯到了一旁的卡座沙发上。

“别闹!”沈凌泉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衣服很贵的!给弄皱了!”

季禹大笑着扯了扯他的衣服,“还真是越有钱越抠门啊!我不但要给你弄皱喽,还要给你扯烂你信不信?”

“死一边去!”沈凌泉的衣服被他扯得快飞出去了,便趁早一脚把他踢开。

季禹终于踏踏实实的坐下来,招呼服务员上了酒。

沈凌泉这才发现对面还坐着一个男人,穿着黑色休闲套装,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杯鸡尾酒,晃晃悠悠的看着他。

季禹拍了拍脑门,“忘记介绍了!这是我朋友詹南烛,这两天刚从美国回来,所以就约在一起了!”

说着又扭头去指着沈凌泉给詹南烛介绍道:“这是沈凌泉,沈家的二公子!”

詹南烛勾了勾唇角,把双腿放平,身体往前伏了一些,和沈凌泉去碰了碰杯,“幸会。”

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随即又笑着扭头去对季禹说道:“今天的新闻A市皆知,其实你不用介绍,我也知道他是谁。”

沈凌泉本是低着头倒酒,听他这话,一下子抬起眼眸来看了看他。

接着又垂了眸,没有说话。

季禹尴尬的笑了两声,坐到沈凌泉旁边去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这些事咱们就不提了!今天我请客,不醉不归啊!”

沈凌泉不由得笑了起来,“这酒吧可是我的!你还真当是你自己的了?”

“哎?这就是你不对了!”季禹当然要反驳,“你问问这酒吧里的顾客,谁不知道深蓝的老板,是我季——禹!”

沈凌泉白眼一翻,“不要脸!”

说着三个人同时朗声笑了起来。

推杯换盏间,不知过了多久,沈凌泉第一个倒下,季禹也有些迷糊了,不过在醉倒前还记得有个叫人来接他们。

沈白薇很无语,她刚从美国回来,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呢,大晚上的就被季禹隔几分钟一个电话催着去深蓝。

理由呢,是沈凌泉喝醉了,在深蓝等她来接。

罢了罢了,谁叫她就是虚长他几个月,要被他叫一声姐姐呢!


沈白薇到酒吧时,看到的是沈凌泉和季禹两个人都喝醉了,正坐在沙发上头靠着头呼呼大睡。

正要走上前去,却看到詹南烛拿了块湿润的帕子过来,帮他们各自擦了擦嘴。

见她来了,他站直了起来,展眉笑开,“你来啦!”

“嗯……”她有些发懵,“你认识我?”

“不认识,”他仍旧带着和煦的笑容,“只是季禹说有人会来接他们,看到你一直看这边,所以我猜的。”

“哦,”沈白薇点点头,蹲下身来,把手机和包放到一旁,伸手去扯沈凌泉的衣服,“他们喝了多少啊,喝成这样!”

“季禹的酒量可不小,怎么能喝成这样了!”

说着把沈凌泉扶起来,把他的手架在自己肩膀上,想把他托住,无奈沈凌泉完全没有意识,整个人软绵绵的,她刚站起来又被他拖得跟着砸到了沙发上。

“嘶——”沈白薇摸了摸自己磕在地上的膝盖,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沈凌泉和季禹十遍。

幸好沙发够大,不然她直接砸到地上去,可不得丢死个人?

耳边传来笑声,她气恼的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看笑话的詹南烛。

他分明就在旁边却不知道搭把手,只顾着看笑话,沈白薇本来是要发脾气的,抬头却被他那灿烂的笑容迷了眼睛。

怎么会有一个人笑得这么好看?

她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詹南烛被她看得莫名其妙,便立刻收起了笑容,蹲下来把她从沙发上扶起来。

边把她扶住边开口问她:“你是沈凌泉的姐姐?”

“嗯。”乖乖的点了点头,“我叫沈白薇。”

詹南烛又勾唇笑了起来,“这么着急想让我认识你吗?”

沈白薇愣了,脸有些发红。

“哈哈!”詹南烛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逗你的!那么认真干嘛!”

“你这人……”沈白薇霎时有些气恼,便也不再接话,扭过头去扶季禹。

“我帮你吧,”他说着把季禹和沈凌泉各自从左右两边扶起来,转过头去问她:“去哪?”

她指了指门外,“我的车在门口!”

詹南烛随即拖着两个醉鬼走出门去,打开车门丢在了她车上。

她拿着包跟了过来,向他道谢。

詹南烛笑了笑,大手阔气一挥,“不用谢,能帮你这样的美女的忙,我很荣幸!”

沈白薇低头笑了笑,道了再见便要上车。

“诶!”又被他叫住,“你等一下,我去拿上东西,然后开车跟着你,等你到了我再帮你把他们拖下车。”

她微微一愣,随即笑开,点了点头。

詹南烛坏笑着凑过来,离她近了些,“我发现你怎么这么喜欢笑啊?”

“没你爱笑!”

他又咧嘴笑了起来,转身回了酒吧里,很快便拿着包出来,上了停在她后面的车,她也上了车,两辆车前后驶出这条街道。

沈白薇好容易把两个人都弄到沈凌泉的床上去,替他们脱了衣服,累了个半死,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却发现手机不见了。

手机里的文件至关重要,她连忙拿座机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幸好那边很快有人接通。

“这么快就想我了?”詹南烛的声音传过来。

“你……”沈白薇皱了皱眉,“我的手机怎么在你那儿?”

“你落在酒吧了,我进去拿包的时候看到,就顺手帮你捡回来了。”他倒是实诚。

沈白薇无语,“那你当时怎么不给我?”

“那当然是要等你打电话过来要才行了!”他故意坏笑着顿了顿,“不然我怎么再见到你?”

沈白薇顿时啧啧了两声,感叹他的无耻,“你平常都这样撩妹的?”

他笑,“我平常不撩妹。”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立马扯开话题:“我明天很忙,下午再去找你拿回手机吧。”

他倒很好说话:“我随时有空!”

沈白薇跟詹南烛说自己今天会很忙,当然不是随意说说的。

就职以后第一天正式工作,她需要和公司各个部门的经理交接工作,并且接洽了解对方的工作理念,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文件和case要看,忙了一整天,直到下班才停下来。

她还坐在办公室里揉太阳穴呢,沈苏子便跑了进来,拉着她的手央她带她去吃好吃的。

沈苏子是幺女,沈白薇是大姐,大姐当然要宠小妹了。

于是沈白薇华丽丽的把拿手机的事抛诸脑后,带着沈苏子胡吃海喝去了。

不过俗话说得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啊不对,是——千里有缘来相会,沈白薇还是在这家定制餐厅里遇到了詹南烛。

他先看到她,于是带着笑容走过来,她背对着他坐着,而正对着他的沈苏子,直勾勾的看着他,吞了吞口水。

沈白薇觉得奇怪:“你看什么呢?”

“姐……”沈苏子的目光仍然留在走过来的男子身上,“有个好帅好帅的男的……朝我们走过来了!哎!你说他不会看上我了吧?”

沈白薇一脸嫌弃的打量了她一番,结论是:“除非他瞎了!”

背后传来男声:“你是在说我吗?”

沈白薇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到是詹南烛,心中竟然有一丝开心。

他朝她笑了笑,从包里拿出她的手机递给她,俯下身来在她耳边轻声道:“真是有缘,手机还你,没有密码所以我存上了我的号码,有需要的话随时打我电话!我是万能的哦!”

说完便直起身子,带着坏笑对沈苏子说道:“你们慢慢吃,这餐我请!”

“嗯嗯嗯!”沈苏子傻笑着直点头。

詹南烛很快便消失在视野中,沈苏子满脸花痴的凑到沈白薇面前,“姐,你在哪儿认识的帅哥?”

沈白薇甩给她一个白眼,“我和他同校的!”

“哪个学校?”

“麻省,他和我一级。”

“哦……”她乖巧的点点头,随即又露出了花痴相,“好帅啊……”

沈白薇本以为,和詹南烛的相识只是一个小插曲,毕竟自那天起她便已经无心玩耍,每天只顾着工作。


为了用最快的速度深入了解中久集团,她几乎每天加班到凌晨,第二天一早又出门了。

沈亦辞总劝她身体重要,她也只是笑着答应,却没见她停下来过。

毕竟她是女生,本就不易服众,再加上毕业了就直接接管公司,也难免有人怀疑她的能力。

祸不单行,她还没处理完公司内部的问题,就来了新的麻烦——负责生产灯具的生产线出了问题,合同到期,负责人拒绝续约。

沈白薇气得把手里的文件毫不留情的砸到桌上,站在一旁的助理林林吓得不知所措。

“拒绝续约的理由是什么?”

林林立马回答:“说是和乔氏集团有新的合作,那边需要一大批灯具,没有多余的时间完成我们的订单了。”

“那立马去联系新的生产线啊!”

“已经联系过了,暂时找不到好的替代!”说着林林把手中的文件递给她,“市场缺货,代理商那边都催疯了。”

沈白薇低头想了想,似乎很不情愿,但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起来。

“乔卉,”沈白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急迫,“你回国了吗?”

林林站在一旁听她打电话,觉得乔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仔细想了想,乔卉……啊!她不就是乔氏集团总裁的千金嘛!

太好了,沈总认识乔卉,说不定就可以劝她卖个人情,放弃这条生产线。

正想得认真呢,却见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沈白薇的脸色并不好看。

“沈总……怎么样了?”林林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用,”沈白薇无奈的摇摇头,“乔卉还没回国,乔氏集团的事她也没有插手过,没办法帮这个忙。”

林林顿时泄了气,心里有些苦恼,本来被调来做新任总裁的助理,她是很高兴的,可以跟在沈白薇身边学习,那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可谁知道刚来就出了事……

正想着,沈白薇又开了口,“林林,你去找这一块的管理人员,让他们尽快联系一条生产线,可以高价。”

“好!”她点点头,忙不颠的跑出去,却一头撞在了来人的身上,她大叫一声,被撞得七荤八素的。

沈白薇皱起了眉头,显然已经很不高兴了,不耐烦的回过头来想问她是怎么了,却看到詹南烛笑意盈盈的站在林林面前。

“你怎么来了?”

见是沈白薇认识的人,林林也没有阻拦,只对他点了点头表示抱歉,便小跑着出去了。

詹南烛笑着朝沈白薇走去,逐渐走得近了,她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却被高跟鞋所累,直接往后栽了过去。

下意识的闭上了眼,准备好狼狈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跌倒。

一只手穿过她的腰,一把把她搂住,让她不至于直接跌倒在地。

虽然……这姿势有些暧昧。

沈白薇睁开眼,看着面前离她只有三厘米的詹南烛的脸,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詹南烛只是笑了笑,便放开了她。

“沈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还能跌倒,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他说着自顾自的哈哈大笑了起来,沈白薇无语,“很好笑吗?”

“咳咳咳……”他假意咳嗽了两声,敛住了笑。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她适时的扯开话题。

“哦,对了,”詹南烛这才想起来,把手里的合同递给她,“来找你签约的。”

“签约?”她疑惑的接过,打开来粗略看了看,顿时吃了一惊,“生产合约?乔氏集团放弃了这条生产线?”

詹南烛得意的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工厂的老板是我的好兄弟,我听季禹说你最近麻烦不断,刚好我这个人有点乐于助人,你不用谢我啦!”

沈白薇心里开心,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朝他翻了个白眼,“谁要谢你?”

“跟你说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嘛!非要我上赶子来帮你,我太主动了,你会不珍惜我的!”詹南烛一脸无辜,语重心长的对她说着。

沈白薇被他说得笑了,“我可没要你帮忙!”

说话间,一个脑袋从沈白薇办公室的门外探了进来,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詹南烛,看了眼旁边的沈白薇充满疑问。

詹南烛礼貌的笑了笑,回过头去对沈白薇说:“你有事要忙,那我先走了。”

“好。”她点了点头,他便转身走了。

和来时一样,他走时也是安安静静的,一下子就消失在她视线里。

门外的人见他走了,一下子就溜了进来,一把抱住沈白薇的手臂,激动得不行,“快说!这帅哥是谁?你和他什么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

沈白薇一脸嫌弃的推开她,“尹大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八卦?”

“说不说!”尹容不高兴了。

“就是普通朋友而已。”沈白薇笑了笑。

“别装了!”尹容坏笑起来,“我记忆力可好着呢!我在你家里看到过他照片!快点的,坦白从宽啊!”

沈白薇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出了办公室,尹容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忙不迭的就追了出去。

沈凌泉觉得今晚家里的气氛有些奇怪,沈白薇应酬去了,晚饭时母亲古梅和父亲沈亦辞只是匆匆吃了一点菜,便上楼去了。

沈凌泉从厨房里端了一盘水果出来,递给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的沈苏子。

随即也坐了下来,打开电脑,边吃水果边倒腾着什么。

沈苏子扭头过来,一脸好奇的盯着他看。

沈凌泉笑了笑,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脑,“死丫头,你没见过帅哥啊?”

沈苏子瞬间嫌弃起他来,“帅哥?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沈凌泉笑了笑,懒得搭理她。

她又盯着他看了好久,才开口问他:“哥,你会不会生气啊?”

他被她问得一愣,“生什么气?”

“姐姐一回来就接管了公司,你这几天没事儿也不去公司了,你难道不是在生姐姐的气?”

她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等着他的答案。沈凌泉皱起了眉头,抬手使劲往她头上敲了一下,疼得她呲牙咧嘴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