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妖族的无限进化

妖族的无限进化

芝麻薄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年陆天出生不久,就被父亲送到了云门,并把代表门主身份的印天石交给了他,没成想就是这个决定,会给陆天招来杀身之祸,因为是半妖之身,陆天修行的速度十分缓慢,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对他都不是很友善,几天前,一直思念父亲的他,听闻在某座山峰上,有一条吞天巨蟒,杀了它就能立功,回到父亲的身边,殊不知,这一切都是他的哥哥,早就布置好的猎杀陷阱罢了.......

主角:陆天   更新:2022-07-16 0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妖族的无限进化》,由网络作家“芝麻薄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年陆天出生不久,就被父亲送到了云门,并把代表门主身份的印天石交给了他,没成想就是这个决定,会给陆天招来杀身之祸,因为是半妖之身,陆天修行的速度十分缓慢,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对他都不是很友善,几天前,一直思念父亲的他,听闻在某座山峰上,有一条吞天巨蟒,杀了它就能立功,回到父亲的身边,殊不知,这一切都是他的哥哥,早就布置好的猎杀陷阱罢了.......

《妖族的无限进化》精彩片段

 茫茫平都境内,月连山脉,山脉连绵几千余里都覆盖着一层茫茫白雪,将月连山脉变成一片苍茫。

一只青红色的巨大怪鸟不断地拍动着空气,缓缓地向着一处山峰降落了下去,怪鸟拍动的翅膀席卷起山峰之上的白雪,盘旋出一个个小的漩涡,直到怪鸟停留在山峰之上才使得其停下来,怪鸟轻轻的抖了抖全身青红相间的羽毛,仰天长鸣,声音尖细而又充满了力量。似乎有无形的穿透力一般,刺破了白雪满天的天空,传了出去。怪鸟又反复的叫了几声,才停了下来,一双凶恶的眼睛向着山峰四周不断的搜寻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那畜生又来了!”陆天十几岁的脸上,露出了愤懑的神色,捂着厚厚的棉衣蹲坐在一处狭小而又阴暗的洞穴之中,洞很小似乎只能够容下十五岁的陆天,陆天已经在这里等了两天多了,两天时间陆天粒米未进,渴了饿了只是随手抓一把雪放在嘴里。

那只畜生就这样不断的在山中搜寻着陆天的踪迹,似乎是不杀掉陆天不罢休的架势。陆天试探性的将自己的头从狭小的山洞中探了出来,来确认一下那只怪鸟的踪迹。只见那只怪鸟似乎并没有找到陆天便展开一双巨大的翅膀,煽动空气缓缓的飞了起来,不断在陆天所在的地方上空盘旋搜寻起来。

陆天在这里与那怪鸟相持了已经接近两天了,但是那怪鸟似乎铁了心要将陆天杀掉一般,一直在这月连山脉的山腹之中搜寻着陆天的踪迹。

天地之间虽然被茫茫白雪连成一片,乌云遮天蔽日,但是却仍然分得清昼夜,就这样陆天静静的等待着自己逃走的机会,陆天静静的观察了两天,每到夜间,这只青红相间的巨大怪鸟,便会离开这里,虽然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但是夜间应该是陆天逃离的最好机会。

陆天仍旧蹲坐在山洞之中,静静地等着那只怪鸟的离开,果不其然,金乌西垂,陆天将头伸出洞口开始搜寻那怪鸟的踪迹,发现那怪鸟似乎已经离开了,才微微放下心来,悄悄的在洞中逃了出来。

陆天此时的眼睛竟然开始慢慢的产生了变化,原本乌黑有神的眼睛,渐渐的仿佛在黑暗之中发出了隐隐约约的绿光,一双竖着的瞳孔缓缓的犹如两扇小窗子一般张开放大,和赫然是一副猫的瞳孔。借着这双怪异的猫瞳陆天才看清自己脚下的这片雪山,但是陆天却没有显出一丝轻松的神色,仿佛比原来更加的疲惫一般,似乎是消耗过于大了。

一双在漆黑的夜中闪现出来的猫的瞳孔似乎也渐渐的失去了光泽,一点点的重新回归原本的黑暗,紧接着陆天便仿佛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一般,伏在山岩之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两天时间,粒米未进,陆天此时的魂力似乎已经透支殆尽了,刚刚使用了‘猫瞳’似乎更加加剧了陆天的消耗,此时陆天虽然看清楚了周围的路,但是却似乎很难在挤出一丝的力气向下爬。

“哎!真是倒霉,没想到这一块的山峰中竟然会有那么厉害的畜生!”陆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但是自己却必须要趁着茫茫夜色离开这里,不然若是到了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自己定然又要被那只巨大的怪鸟所围堵。

陆天缓缓的沿着自己刚刚所看清楚的下去的路,凭着记忆向下艰难的攀爬着,月连山冬季寒冷异常,冰冷而又潮湿的岩石,似乎也在无情的不断吸收着陆天身上仅存的一丝热量,让陆天下山的动作越发的缓慢和艰难起来,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能在出什么意外了。

忽然一股罡风扑面而来,险些将陆天吹下山去,陆天抬头定睛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自己千料万料,却没有料到这只畜生竟然还会回来,正站在陆天正上方十几丈外的地方。

一双巨大而又凶恶的眼睛,正在望着陆天,灵活的脖子不断的转动自己的脑袋,来回不断的转换着角度,似乎是在寻找陆天身上的弱点,准备一击毙命!

陆天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虽然那只怪鸟并没有完全确认是自己,但是如此近的距离,自己的魂力和力气已经消耗的所剩无几,只要那只怪鸟向下发动一次极小的攻击,自己也完全无力抵抗,只能是被这只怪鸟的利爪抛开肚腹或者扔下山去!

陆天紧紧的伏在山岩之上,不敢有一丝动作,深知连原本沉重的呼吸也近自己最大的努力压到最低的程度。怪鸟左看右看,良久便轻轻拍动翅膀,身子向下飞了下来,俯冲向陆天。

怪鸟向着陆天俯冲下来带着一阵阵难以抵抗的罡风,潮湿冰冷的岩石一滑,顿时让陆天整个人变得毫无着力点,身子直直的飞落下去。

陆天此时万念俱灰,掉下去定然是粉身碎骨,然而那只怪鸟并不罢休,而是想着陆天落下去的方向俯冲了下去,似乎要确认陆天彻底的死了才肯安心。

远处的山峰之上,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男人静静的望着陆天落下山崖,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一抹笑容,男子一袭白衣如雪,俊俏的脸上挂着一条突兀的刀疤,形色之间似乎与那十几岁的陆天极为相像,似乎是兄弟两人一般!这个人,总是给人一股傲气十足的感觉。这一点却与陆天有很大差别。

男子身后静静的立着一个青衣男人,“大公子,为何要对他下手,依属下愚见,大公子应当将注意力全放在二公子的身上才对!”“当年这小子被送去云门,父亲却将‘印天石’给了他,怕是现在不除,以后会成为最大的祸患!”被称为大公子的男子一脸傲气道:“不管怎样,他也死了,老头子就算是要查也死无对证!以后门主的位子就是我的了!”男子似乎由于兴奋而不自觉地伸出右手紧紧的攥住拳头。

“可是大公子,二公子怕是不会罢休的!”青衣男人提醒那大公子道。

“老二?哈哈???半妖之躯又有什么资格能和我争!”大公子轻笑道,随即叫道:“青奴!”

“青奴在!”那个青衣男人连忙鞠躬道。“这件事情你知我知,万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老二!”大公子嘱咐道,“青奴自然明白!还望大公子放心!”说着两人瞬间化为白色与青色两道光束,一闪而逝!

陆天身子急速坠落,‘噗通’一声,陆天口鼻之中顿时灌进了许多冰凉刺骨的水,但是水潭太过于浅使得陆天掉落下来虽然说不至于致命但是却生生摔断两三根肋骨。陆天路诶未动一下都疼得倒吸凉气

咬牙死撑的爬到了岸边陆天冰冷的水与阵阵冷汗在寒冷的狂风之下竟然不知不觉的缓缓结成一层薄薄的冰霜,陆天背依山崖,喘着浓重的粗气,艰难的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一只砚台大小的石龟。

石龟虽然并不大,但是却显得极其厚重,头顶生有犹如天龙一般的双角,仰望天空,口中一排排尖锐的牙齿,似乎隐隐的透着阵阵寒光,身披鳞甲,石龟背甲之上似有氤氲雾气笼罩其上。隐约之间似乎可以看见氤氲雾气之内又山川河流不胜其数。

陆天艰难的将自己的右手缓缓放在石龟背甲之上,最终喃喃道:“石龟啊石龟!你平日为我治了不少的伤,今天还要指望你能再救我一命!”

正说着,石龟背甲之上氤氲雾气竟然升腾而起,将陆天整个人包裹其中,只留下淡淡的影子,陆天眼神一时间竟然直了,似乎望见了别人难以望见的幻象。

在陆天眼中,氤氲雾气之中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长发披散并无任何精心修饰的痕迹,隐隐的见到,此人铠甲着身,分不清颜色,手中一杆巨大的长戟立于这人身边。整个人看上去犹如天神一般。

眼神似乎目空一切,傲然直立,忽然不知何时在这人影周围兀自出现一群长相恐怖犹如地狱恶鬼一般的影子,狂叫着向着那犹如天神一般的人影扑去。

那人忽然双眼保证,一声清呵便瞬间叫那群犹如恶鬼一般的身影烟消云散,随之氤氲雾气渐渐蒸腾消失,石龟依旧是原来那只石龟并无变化,而陆天却似乎仍旧沉浸在那石龟的幻象之中不能自拔。

半盏茶的时间,陆天才怔怔的恢复了神色,身体犹如新生一般身上的上也早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好了,而那刚刚的一阵幻象陆天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但是每一次看到都让陆天一时间看的傻眼,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来不及多想,忽然陆天感觉到自己头顶之上罡风阵阵,立刻抬头看了看天空,竟然发现那只巨大怪鸟的身影正在峡谷的上方不断的盘旋,有飞下来的意思。陆天不敢怠慢,匆匆忙忙的四周打量了一番,天无绝人之路,竟然在远处有一堆干草垛,连滚带爬的钻了进去。透过干草的空隙陆天望着外边天上的那只怪鸟,果不出陆天所料,那只怪鸟还真的飞了下来,陆天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静静的在草丛中望着那只落下来的怪鸟。

可是陆天此时望着怪鸟的眼睛,渐渐的长大开来,满汉惊恐的望着落在自己不远处的那只怪鸟,怪鸟竟然渐渐的变了样子,渐渐的幻化成了人形!一双凶恶的环眼,尖嘴猴腮,身穿一件宽大的青红相间的大袍子,颜色正是那只怪鸟羽毛的颜色。

陆天原本的呼吸开始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心中惊恐的叫道:“追捕了我两天多的畜生难道不是兽类!而是???而是妖!”

陆天顿时心中暗恨自己当初不应受那青衣人蛊惑,说月连山腹地有吞日大蛇的踪迹,如果能够查到吞日大蛇的一些蛛丝马迹日后定然能够立功!或许还可以回到父亲身边!这才来到这月连山脉的山腹之中,也万万没有想到,月连山中竟然会有妖类在这里,而对自己如此穷追不舍,这次怕是自己再难回去了!


 那只怪鸟幻虽然化成的人似乎眼睛依然没有办法适应黑暗的环境,不断的如同瞎子一般的在周围瞪大了眼睛搜寻,过了良久之后,仍旧没有任何收获,忽然张开嘴,尖细的声音从自己的喉咙之中挤了出来,“那小子难道会挖洞不成吗?怎么没了!”

尖细的小脑袋一下子转了过来,一双凶恶的眼睛忽然紧紧地盯着自己身边的一个草垛,陆天心中顿时暗叫不好,这只妖怪竟然已经发现了自己,顿时还没等陆天做出反应,那只怪鸟猛地一挥自己的手,巨大的袍子随着手也挥动了起开,卷起一阵罡风,迎面向着陆天飞扑了过来,那阵罡风如同一块巨大的钢铁一般,无影却有型,‘咚’的一声闷响,重重的敲击在了陆天的身上,周身隐藏的干草也随着那阵罡风吹散。

顿时陆天感觉到自己周身的骨头仿佛要散架了一般,怪人见到陆天开口发出桀桀的笑声,让人听着不寒而栗。紧接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陆天,“小子,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跑到这里来!”

陆天不敢多说克制住全身的疼痛凝神戒备,那怪人一双眼睛满含肃杀之气,“说!你到这里来是做什么?”陆天不答,只是望着那怪人,两天时间几乎让陆天耗尽了力气,大口的喘着粗气凝视那怪人!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小子怕是冲着那‘吞日大蛇’而来的吧!”说着似乎什么都明白了的样子望着陆天,陆天见这怪人已经很清楚自己的目的,便也不否认轻轻的点了点头,“吞日大蛇与你有何关系,竟然百般阻挠我!”陆天冷冷的对那怪人问道,怪人似乎被陆天问中了心中痒处,不自觉地仰天犹如怪枭一般的桀桀笑了起来,“有何关系?这个怕是你比我还要清楚,冲着吞日大蛇而来的人到底都是为了什么!”

陆天确实不明白,传说中异常恐怖的吞日大蛇对别人会有什么好处,自己若不是求功心切也万万不会来到月连山腹地找那吞日大蛇。怪人桀桀的笑道:“黄口小儿,吞日大蛇怎么能是你们下贱的人类所能觊觎的!劝你不要在想从中捞到什么好处了!”

随即圆溜溜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便对陆天道:“我劝你也没什么用了,现在你就是想离开,除非你变成一具尸体,不然我也不会让你离开这里!”说着,忽然双手犹如一双翅膀一样,猛烈的拍打着周身的空气,渐渐的双手竟然化成一对青红相间的巨羽,瞬间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爆射向陆天。

陆天心中电念,猛地低下了身子,向着身侧翻滚出去,怎料陆天体力透支过大,那怪人双羽巨大无比夹杂着猛烈的罡风,一瞬间罡风便如同有实质一般的将陆天整个人轰飞了了出去,在地上滚动数圈才勉强停下身形。

怪鸟一双眼睛满含了蔑视,桀桀的对陆天嘲笑道:“我本以为你能在这里和我相持两天之久,必定会有些能力,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废物,真是让我失望啊!”

陆天双目怒睁,似要喷出火来,“你说什么!”说着猛地向着那怪鸟冲了过去,却怎料那怪人双翅上下不断舞动,犹如在舞蹈一般,顿时重重罡风想着陆天铺面而来,怪人满含戏谑的望着陆天似乎并不着急将陆天杀死。

陆天刚刚一接触那阵阵罡风便难以承受,被那一阵阵的罡风吹出数丈之远,重重的摔在地下,心若死灰,面对着自己只是听说却从未见到过的‘妖’竟然如此不堪一击,难怪世人对妖是又惧又怕又恨。

正当此时,那怪人赫然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一双眼睛似乎充满了惊惧与兴奋,此时陆天感觉到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充斥着冰冷的气息,邪异无比,似乎是什么极端恐怖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站立在了自己的身后。

陆天猛地回头,赫然发现,一直百丈之长的青黑色巨蛇,不知道什么时候盘卧在陆天身后,口中蛇信嘶嘶外吐,一双赤红色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陆天和那怪人,似乎是在审视着什么一般。

陆天此时望见那只大的惊人的巨蛇,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便盘卧在自己身后如此近的地方,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暗后悔自己当初一时气愤,而跑到月连山腹地寻找吞日大蛇。此时后悔已晚,只怕再也没有命回到苍月,也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爹爹了,从五岁开始自己的生活便是在云门中度过的,自己的父亲的三个儿子中也只有自己是最不争气资质最差的,难怪父亲一怒之下将自己扔到云门之中。

十年的时间来,自己从未见到过自己父亲一面,甚至就连大哥二哥也从未看过自己一次,此时自己的生命竟然要在这里终结,让陆天心中抱憾不已!

那怪人此时做出了一个让陆天难以想象的举动,‘噗通’一声跪在了那只巨蛇的身前,用满含兴奋和期待的语气,颤颤巍巍的对那巨蛇恭恭敬敬的连连磕头,“蚺王大人,小的愿为你终生为仆,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还请蚺王大人收留小的!”说着又连连的对着那头巨蛇磕头,频率极高。

巨蛇一双赤红色的眼睛不断的在眼眶之中来回滚动,蛇信依旧嘶嘶的吐着,仍旧是不断打量着陆天和那个频频磕头的怪人,不一会,那巨蛇竟然开口发出声音,“你愿为我做任何事情吗?”声音冰冷的仿佛是九幽之下恒古不溶的寒冰,使人听了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寒冷。

那怪人磕头如同捣蒜,‘咚咚’的磕个不停,“小的愿意为蚺王大人做任何事情!”

蚺王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嘶嘶的冒出阵阵阴森黑气,笼罩蚺王全身,一双赤红的眼睛嘶嘶的盯着那怪人冷冷的说道:“那你愿意献出你的灵魂和肉体助我这次蜕皮了?”

“什???什么!大人???”怪人一时语塞,不容怪人有任何动作,周身黑气在身前快速聚集成为一团,轰然飞向那怪人,怪人躲闪不及,只听到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嚎之声,黑气笼罩在那怪人身上似乎有了生命,不断的啃噬着怪人的身躯,一转眼的功夫,便连白骨都没有留下,化为灰烬!随风飞散!

陆天望着眼前着极端恐怖的一幕,顿时脑子中一片空白,自己想都没有想到,世间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异兽存在,一瞬间便将着强大的怪人弄得灰飞烟灭,不留一丝痕迹!

巨蛇的眼睛转向陆天,冰冷蚀骨的眼神看得陆天顿生寒意,脑中一片空白,甚至连逃走的欲望也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巨蛇冰冷的语气对陆天缓缓的问道:“你也愿意成为的终生的仆从吗?”声音似乎充满了魔力,将陆天原本空白的思维竟然强行的拉了回来,震慑着陆天的心神。

一双满含恐惧的眼睛盯着那只巨蛇,“不愿意!”陆天这三个字似乎是从心里最深处喊出来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自己竟然在这一瞬间有了这么大的勇气。敢违背这仿佛是从洪荒最深处走出来的怪蛇的意思。

巨蛇紧紧的盯着陆天,冰冷涉骨的声音再次响起:“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作为我‘墨鳞蚺王’的仆人是凌驾于这世界万物之上的荣耀与力量吗?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力量。

凌驾于这个世界万物之上的荣耀与力量!陆天虽然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但是却想要得到强大的力量,从而陆天便可以重新得到父亲的赏识回到父亲身边。但是他不能屈于这头凶恶的异兽之下,如果这么做了,他便失去了回到苍月的资格!

陆天心神似乎被那怪蛇束缚住了一般,良久才反应过来,咬紧牙关,似乎已经确定自己的生命便要在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终结了。“你这般荣耀怕是之是表面之上,背后我怕是要承受千古骂名!”说着便有着一种准备赴死的神色。

那巨蛇一双眼睛望着陆天,很快,便用那冰冷的声音对陆天缓缓道:“既然你不愿意,那也不能让你在出去将我在这里的事情告诉世人!”

说着巨蛇就又如同刚刚杀死那怪人一样,向着陆天电射而出那黑色浓雾一般的东西,速度之快,甚至陆天连反应都来不及,便眼睁睁的看见那东西马上就接触到了自己的身体,此时间,忽然陆天脑中一片清明,那只石龟似乎也在一瞬间与陆天产生了些许共鸣,一时间氤氲之气猛烈暴涨,在陆天与那黑色的雾气之间形成了一道屏障。

石龟似乎发出了阵阵的咆哮之声,屏障硬生生的将那可以将人的身体与灵魂全部燃烧光的黑雾消融掉了。

巨蛇眼睛里忽然闪现出疑惑,望着陆天喃喃道:“异血者?怎么可能?相传千年前所有的天才异血者引动了那‘玄天八劫’所有异血者全部消失了!”

此时陆天望着那巨蛇疑惑的表情不敢怠慢,那阵氤氲之气早已经消失,陆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警觉的望着那巨蛇。

巨蛇凝视陆天良久,缓缓开口对陆天道:“你跟我来吧!我知知道你到这里来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陆天心中一惊,没想到的事情简直太多了,这只巨蛇竟然就是他要寻找的吞日大蛇,而更加没想到的是,这只吞日大蛇却没有继续向自己发起攻击?

“你就是那吞日大蛇?”陆天连忙问道,巨蛇没有回应陆天,陆天连忙在后边跟上,心中暗叫道:“不如虎穴焉得虎子!刚才老子一惊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了,此时也不怕这怪物在反悔杀了我!”一咬牙一跺脚,便紧紧的跟在那巨蛇的身后,向着山谷深处走去。


 陆天在身后紧紧跟随着那条百丈巨蟒,向着山谷深处渐渐走去,山谷深处瘴气弥漫,幽幽的鬼火到处都是,四处都充满了尸体腐臭的味道,让人有一种作呕的感觉。这山谷深处似乎并不是人间应该有的景象,反倒像是修罗地狱一般。

四处白骨森森,一个个骷髅空洞的双眼似乎充满了愤怒和哀怨,好似随时都会爬起来将误入其中的人连皮带肉吞噬掉一般,陆天越走心中越是惊恐,“你这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陆天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惊恐对那游走在前边的巨蛇问道。

“你命中注定要去的地方!”巨蛇毫无语气的对陆天道,随即便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着。渐渐的陆天似乎发现那条巨蛇的身影越发的模糊了起来,似乎要渐渐的与周遭黑色的迷雾融为一体一般。

随着巨蛇的身影越发的模糊,陆天心中更是充满了惊恐,连连加快脚步向前走,渐渐的好像是幻觉一般,那条巨蛇竟然与周围的黑色迷雾完全融为一体,再也分不清哪里是巨蛇哪里是迷雾了,“喂!”陆天惊慌的喊道,可是却没有了任何回应。

紧接着,巨蛇消失的地方,渐渐的幻化出来一个少年的身影,陆天怎么看着少年怎么觉得眼熟,此时也不管那么多了,连忙上前准备叫住那少年询问,可是陆天跑到少年身前轻轻的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心中顿时闪出一个不祥的念头,这???少年???竟然是自己!

紧接着,少年虚化消失,似乎与陆天融为一体。陆天身后似乎有一个无形的力量猛推陆天的后背,一下子将陆天推倒,随之,陆天眼前忽然一阵强烈刺眼的白光乍现,晃得陆天真不开眼睛。

一瞬之间,白光消失,出现在陆天眼前的再也不是那好似修罗地狱一般的景象,而是一个庄子,或者可以说是一个村子,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射在这淳朴自然的村子之中,让陆天原本寒冷的身体略微的有了一些暖意。

但是有些让陆天奇怪的是,这里的村子似乎并没有冬日的景色反倒像是春季或者秋季一般。不过陆天并没有过多的想,或许是因为这山中气候多变,特殊的环境造成的这个村落并不寒冷。

沉浸在这安详而和煦的阳光之中,陆天似乎不想再往前走了,自己从出生开始,便资质低微,远远不及自己的大哥和二哥那本优秀,于是自己从小便收紧冷嘲热讽,父亲迫于压力,在一个深夜,派人将自己送到父亲的苍月附属门派:云门之中,可是父亲却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他的儿子,在云门的十年间自己如同保守着一个巨大宝藏一般的保守着自己是三公子的这个秘密。

可是在云门自己仍然没有好过过,资质低微,收紧他人欺辱???想到这里,陆天甚至心中生出一种在这里生活下去再也不回去的想法,可是这只是自己随便的一个念头一闪而逝罢了。

“啊!蛇神大人!蛇神降世啦!”一个眼尖的村民一眼望见了站在村子口得陆天,兴奋的手舞足蹈的大叫了起来,紧接着便疯狂的扔掉了手中的工具,跑到陆天的身前,恭恭敬敬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那名村民的一声喊叫,也引起了周遭村民的注意,也望见了陆天站在村子口,连忙匆忙的跑了过来,纷纷跪倒在陆天的身前,恭恭敬敬的对陆天不断的磕头。一时间全村几百甚至上千人,很快全都匍匐在了陆天身前,不断的对陆天恭恭敬敬的磕着头,还在不断的喊着:“蛇神终于降世了,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困住我们祖祖辈辈几百年的地方了!”

眼前这一幕看的陆天心中狐疑万分,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这般的情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什么蛇神!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陆天连忙不断的解释道,还在不断的伸手将跪在自己身前的一个个村民扶起来,可是陆天刚刚扶起来,那村民便吓得重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梆梆’的对陆天磕头,甚至将地面上坚硬的土地也变得殷红了起来,竟然对陆天磕头磕出了血。

一时间不知所措的陆天只好连连将跪在自己面前的这群村民一个个扶起来,然而那群村民则是刚刚被陆天扶起来又重新‘噗通’一声跪下不断的磕头。

折腾了好长时间,陆天才让那群村民不再跪在自己面前磕头,此时陆天更是心中狐疑万分,分明是跟着那只巨蛇走进了山谷深处,怎么巨蛇忽然间消失,变成了自己的样子,紧接着便来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众人竟然敬自己若神明一般。

众村民纷纷起身,簇拥着不知所措的陆天进了村子之中,村子虽然看上去并不怎么奢华,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房屋,但是却独独有一间房屋与众不同,那间屋子从来都没有人住,但是却每天都要打扫的一尘不染,屋子中的一切东西都是这个村子中能找到的最‘奢华’的东西,从陆天来到这里,这间看上去更加像是庙宇的屋子,便将陆天安排在了其中。

村民们将陆天抬了起来,太在高空之中受到众人膜拜,一时间陆天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脑袋一阵阵的发懵。

这些村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陆天心中闪过疑惑,难不成他们都疯了?正在陆天奇怪的时候,村民们将一件黑色的蛇鳞铠甲敬若神明一般的小心翼翼在不远处的一座庙宇之中抬了出来,之后恭恭敬敬的将黑色的蛇鳞铠甲为陆天穿好。

在众人的膜拜中,将陆天抬到了刚刚拿出这件黑色的蛇鳞铠甲的庙宇之中。紧接着开始张罗着宰杀牛羊鸡鸭,准备为‘蛇神大人’献祭!这些事情太过于古怪了,陆天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任由这群村人摆布起来。

当陆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各种祭品已经齐全的摆放在了陆天身前,众人犹如祭奠神明一般的纷纷跪倒在陆天身前。

陆天连忙对众人说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不是什么蛇神!真的我真的不是!”众人依旧好似没有听到陆天的话一般,仍旧跪在地上叩头。这群人根本听不进去自己的话,无奈的陆天,最终没有办法只好对众人命令道,“你们快都起来吧!”众人不敢违背‘蛇神’的话,才纷纷的站起身来。

其中一个长者模样的人,躬身走出人群,对陆天恭恭敬敬道:“是不是蛇神大人对这祭品不满意?我们还为蛇神大人准备了‘人祭’明日便为蛇神大人献上村中圣女之心,望蛇神大人息怒!”老者说这几句话时说的很艰难,几乎是含着泪水一般的对陆天说了出来。

“人祭?”陆天疑惑起来,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听说过‘人祭’是什么。“回禀蛇神大人,村中每十年便要培育两名圣女,是专门为了等待蛇神大人降临,便献上圣女之心用以唤醒蛇神大人身中潜藏的神力!”

这话说的陆天毛骨悚然,原来所谓的人祭便是用少女的心!陆天急忙月兑口而出,“不要人祭!”陆天的声音似乎略微的快了许多,也大了许多,顿时吓得众村民身子猛地一颤抖。那长者吓得险些将手中的手杖掉落。一时间,竟然吓得众村民噤若寒蝉,一句话都未说出。

良久,那长者才开口对陆天道:“蛇神大人对我们的人祭不满意吗?若是蛇神大人不满意圣女,那村中一百二三名少女,任由蛇神大人挑选!”长者脸色铁青,咬牙说出这句话来,众人表情都不怎么好看,但是却不敢说出一句话来。

“不不不!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蛇神大人,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陆天连忙解释道。那长者便开口对陆天道:“蛇神大人不必这般说,您既然能穿得上‘墨麟铠’便已经说明了,您便是蛇神了!”

陆天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那件黑色的铠甲,“可是这是你们给我穿上的,这又能说明什么?”老者连忙回答道:“这‘墨麟铠’若不是蛇神穿上,换做他人根本没办法穿上,就算是强行穿在身上也会被墨麟铠的神力焚烧的神型俱灭!”

陆天心中暗想道:“这听这长这样子的人说‘墨麟铠’的神力,与昨夜自己见到那巨蛇杀死那只妖的能力非常想,怕是这墨麟铠与那巨蛇有很大的关系,既然这么说,自己正穿上这墨麟铠怕是也与那巨蛇有很大的关系。

既然自己没办法在进行辩解,那只好是承认自己是蛇神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人被杀吧,“没错,我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蛇神,至于人祭,我不喜欢,你们还是不要人祭什么的了,这些祭品已经让我很喜欢了!”陆天装腔作势的对众人道。这才让众人心中踏实许多,脸上纷纷绽现出笑容。

之后陆天便询问这村子的来历,这才知道。村子中居住的是乞蛇一族,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一族人。

据村子里的传说,三百年前,一头似乎能吞天的巨蛇,以尾圈地,画出这片村子的范围,之后翱翔至天空之上,似有吞天吐日的架势,身上黑气森森,结下一个结界,使得这村子里的所有生灵都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当时月连山脉接连几个时辰没有任何阳光照射其中。

每一百年便会重新出现巨蛇吞日景象,之后便会派来蛇神一次的化人肉身,等待蛇神最终降临肉身之上,若是村人助蛇神在肉身之上种下蛇神灵魂,一旦得蛇神满意,便将自己设下的诅咒解除,放村人离开此地,若是不行便要等到下一百年,下一位来到此地的蛇神肉身。

时间为四百年,若是四百年四次降下灵魂都没有让蛇神满意,便要将整个村子毁掉,不留下任何生命!

陆天了解了这一情况,心中也是好奇这结界是否能够将自己困在其中,若是不能,那自己自然要想办法溜之大吉了,到了夜里,陆天偷偷溜出庙宇,在村子中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

可是陆天没想到,原本眼看着能出去的路,只要陆天踏出边界的一瞬间,便如同电击一般的难受,紧接着便会被那强烈的能量抛回去,完全没有任何办法离开这里。

搜寻无果,陆天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就是那座好似庙一般的地方,此时早已经是深夜时分,村民们早已经一个个点进入了梦乡,就连守在门口的两个所谓村长安排的村子中最健壮的‘侍卫’也早就已经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想,陆天蹑手蹑脚的如同一个小偷一般的悄悄钻进房间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念道:“这地方却是有些诡异,既然自己暂时没有什么办法出去,那便等到明天再从村人口中寻找一些线索想办法逃离这里的好。

一夜无话陆天这两天与那怪鸟相持一直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再这庙中,陆天已经相信这群村民没哟加害自己的意思,这一觉便一直睡到中午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刚刚醒过来便听到外边锣鼓喧天热闹的好像是过年一般,这让陆天很好奇的在床上爬了起来。想要出去看个究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