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狂战归来

狂战归来

香爆鱿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前,江然是豪门江家的大少爷,因为母亲犯了一点小错,所以他们母子二人便被无情的赶出了家门。二人流落街头,饥寒交迫,如果不是遇见一个善良的女孩,可能根本不会有今天的江然!在功成名就之后,江然回归都市,只为给那个善良的女孩一个安稳的生活!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大婚当天,突遭巨变,他竟然报错了恩……

主角:江然,苏若雪   更新:2022-07-16 03: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然,苏若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狂战归来》,由网络作家“香爆鱿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江然是豪门江家的大少爷,因为母亲犯了一点小错,所以他们母子二人便被无情的赶出了家门。二人流落街头,饥寒交迫,如果不是遇见一个善良的女孩,可能根本不会有今天的江然!在功成名就之后,江然回归都市,只为给那个善良的女孩一个安稳的生活!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大婚当天,突遭巨变,他竟然报错了恩……

《狂战归来》精彩片段

生死契阔,与子同说!

北风萧瑟,秋叶浑黄。

江平市,一列通往市区中心的婚车被拦住!

“江少爷,老爷说了,只要你能够回归家族,承认当年错误,家族可以既往不咎。

而且,还可以将夫人的牌位重归家族祠堂,将少爷写入江家族谱!”

一名头发雪白,身着名贵西装的老人站在婚车之前。

云淡风轻,高高在上,透露出几分施舍之色。

“重归家族祠堂,江家也配?”

婚车之上,一名剑眉星目,面若刀削斧凿的男子喃喃自语,抬起头来,嘴角勾勒出浓浓的嘲讽之色。

“当初寒冬腊月,苍茫大雪,他江远峰将我母子逐出江家,不管不顾,让我母子只能浪迹街头。

从那时起,江家便与我再没半分瓜葛。

回去告诉江远峰,他视若珍宝的江家祠堂于我来说,皆如垃圾!”

垃圾!

江平市江家竟然被人称作垃圾?!

江家管家目露错愕之色。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爷可是你的父亲,江家血脉,怎可说断就断?”

“我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冰冷低沉的训斥,江然瞳孔深邃如渊,包罗万象。

“老而不死是为贼,江远峰一介匹夫也配为我之父?

笑话!

现在,滚!”

树叶飘零,杀机四溢,老者只感觉浑身冰凉,如遭雷击,仿佛置入万丈深渊。

顿时接连向后倒退几步,让出道路。

轻柔的启动声响起,黑色车辆徐徐划过。

就在这时,老者余光撇过司机身影,瞳孔猛地睁大,满脸震惊之色。

他是……幽冥?

身如鬼魅,席卷八荒的幽冥?!

幽冥可是华国最为神秘之人,手掌滔天之权。

一言断生死,一语决命运,怎会出现在平江?

更怎会成为一介弃子司机?!

老者顿时大惊失色,芒刺在背!

江然,到底是什么身份?!

黑色婚车仿若幽灵,碾过无数落叶。

回忆翩翩而至。

江然坐在车上,目光幽深,过往一切仿佛鬼魅在脑海划过。

十年之前,江平大雪纷飞。

他和母亲因为丁点错误,被逐出江家,街道无人,饥寒交迫。

江远峰那老匹夫更是把两人的财物全部搜刮干净,身无分文,只能在大街游荡!

若不是此时偶遇沈明溪,被她一碗热粥拯救,恐怕自己和母亲都要死在那大雪之下。

这样的深仇血恨,堪称刻骨铭心,他又怎会忘记?

婚车还在缓缓前进,彩炮化成红雪,纷纷落下。

江然望着逐渐逼近的江平市区,脸上阴沉之色也逐渐化开。

眉宇间尽是温柔。

一粥之恩,当以一世相报!

虽然沈明溪只给了他一碗粥,却是在那冬雪中拯救了他母子。

或许在他人看来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但他却要给沈明溪滔天权势。

横扫国外恐怖组织,被圣上亲封的狂龙战神之妻,配得上如此荣华富贵!

“母亲,当初你给明溪留下信物,让我娶她。

现在,便是兑现之时!”

盏茶功夫。

平江市区,一栋家属院中,婚车缓缓停下。

驾驶座前,幽冥小心开口。

“将军,已经到了。”

江然睁开眸子,目如雷霆。

推门下车,手持玫瑰花束,一身西装笔挺的江然,上位者气势引人侧目。

但,旁人于江然如蝼蚁,不值侧目。

快步来到楼上,敲开门。

还没等见到沈明溪,就被一名手戴珠宝,面容尖酸刻薄的妇人拦住。

“来的还蛮快,倒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妇人上下审视着江然,语气丝毫不客气。

江然皱了皱眉,但并未多说。

只因对方是沈明溪的母亲,夏君秋。

“我来接明溪……”

江然扫了眼坐在屋内明艳动人的沈明溪,终于开口。

谁知,话没说完,已经被夏君秋打断。

“接?当然可以,先拿五十万彩礼出来。

要现金,少一分都不行!”

夏君秋说话间毫不客气,尽显刁难之意。

江然见状脸色微沉。

他知道夏君秋颇为拜金,对自己的儿子,沈明溪的弟弟多加宠爱,有求必应。

只是,他却没想到。

曾特意拿出了远超江平市的三十万礼金,到了大婚之日,对方竟又狮子大开口,再度提出五十万礼金!

“五十万实在太多了,我一时间难以筹备周全。

不如让明溪先跟我回去再做打算,否则耽误了吉时不好。”

江然沉默片刻,终于开口。

五十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要取却也太耽误时间。

事后别说五十万,五百万、五千万也不算什么……

谁知道。

“拿不出来?拿不出来就不要结婚!”

夏君秋冷笑一声,语气更为尖锐。

“江然,明溪能够嫁给你是你莫大的福分。

当初,你不过是流浪街头的叫花子,如果不是明溪相救,你还会有今天?

在这期间,还神秘失踪十年,一去连个消息都没有。

谁知道你有没有作奸犯科?

如果不是我看你回来后态度诚恳,明溪又没有拒绝,我又怎同意自己女儿嫁给你这穷鬼?

姓江的,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妈,别这样说。”

沈明溪抬起头来,拉了一下自己母亲的袖子,却似是故意做给江然看。

接着,眼神也轻飘飘的望了过来,没有多少温度。

“江然,虽然我妈态度不好,但她说的也在理……要不你还是拿出五十万吧。

毕竟你现在的确身无分文,前途渺茫。

拿出这五十万也好我父母放心,也能让我弟弟工作顺利些。”

江然闻言默不作声,眼中却有几分失望之色。

他多年戎马生涯,他又怎会看不出沈明溪母女红脸白脸的拙劣演技?

但,他终归不愿相信沈明溪竟变得这么世俗。

深吸口气,目如寒星,他认真凝视本该是他妻子的沈明溪。

今日过后,自己本可以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之人……

“明溪,你今日非要我拿出五十万吗?”

“没错!”

沈明溪见江然语气严肃,也干脆不再伪装,脸色转冷。

“江然,今日拿出这五十万,我跟你走。

拿不出来,你我直接一刀两断!”

“明溪,别冲动,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有什么不能好好说?”

旁边,沈明溪伴娘,一名化着淡妆的女子连忙打圆场。

“苏若雪,你给我闭嘴,这件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沈明溪恼羞成怒,转头再看向江然,似乎不打算再隐藏什么。

“江然,你当初说会让我成为世间最尊贵的女人。

我信了……

结果呢?

你居然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

我真是看错你了!”

说着,沈明溪直接从怀中摸出江然母亲临死之前留给她的信物,颇为嫌弃的甩到身旁伴娘怀中。

“苏若雪,一个连五十万都拿不出的人,他怎么给我幸福?

既然你要在这儿当好人……

行啊,你给我的这破玉佩我也不要了,你嫁给他啊!”

这话一出,江然顿时呆愣原地。

如遭雷击。

目光紧紧盯着那个落到伴娘手中的玉佩。

怎么会?!

这玉佩竟然不是沈玉溪的?

难道……

自己这十年,终究是爱错了人?

自己始终要找的,其实是……

想到这儿,江然再度抬头,看向苏若雪的目光带着几分热切之色。

“这玉佩……是你的?”

“是我的。”

苏若雪并没有多解释。

江然却瞬间走上前,将手中的花束递了过去。

再开口,震惊全场。

“苏若雪,嫁给我!

我会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万籁俱寂,鸦雀无声,气氛一片凝滞!

江然声音并不大,却仿佛狂风呼啸,引起风雷涌动!

沈母陡然色变,辛辛苦苦的谋划付之东流,气得浑身颤抖,差点儿当场晕厥。

“江然,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

能和明溪大婚,是你三生修来的福分!

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除了明溪,谁又能看得上你?谁又会嫁给你!”

“江然,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不快向我妈道歉!”

沈明溪也撕破伪装,满脸厌恶之色!

她本以为江然对他言听计从,就是借钱也得将这五十万给凑齐了。

谁知道江然不仅拒绝了,还转头求婚自己的伴娘?

奇耻大辱!

“你说够了吗?”

江然却丝毫不为所动,突然抬头,目光深邃如墨,看着沈明溪的眼神冰冷。

如果不是先入为主,在让幽冥调查到了持母亲遗物玉佩的是她,又怎么会如此苦苦追求。

现在想来,曾经的温暖,又怎么可能是这样一个女人带给自己的!

“沈明溪,从今天起我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你也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江然冷哼一声。

既然不是她,对他来说甚至不值多看一眼。

江然转过头来,手捧鲜花,看向苏若雪,眼神坚定。

“若雪,我江然发誓。

从此之后,普天之下,无人敢动你一根头发!”

情势逆转,众人面色惨白。

大家本是来参加婚宴,送上祝福!

谁知道,事与愿违!

如此荒谬不堪!

众目睽睽,所有人目光聚集在苏若雪身上,苏若雪竟然淡然而笑,将玉佩缓缓收起,接过鲜花!

“我愿意。”

轰!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全场变色。

沈母穿金戴玉,脸色狰狞,几乎想要将江然撕成粉碎。

沈明溪更是径直向前踏出一步,眉眼恶毒,瞳孔尽是嫉恨。

“苏若雪,你这贱人,毁我婚礼,抢我幸福!”

说着,一巴掌向苏若雪抽了过去。

然而,她这一巴掌终归未到苏若雪脸上,一只钢铁般的手掌攥着她手臂。

随后。

“啪!”

江然一巴掌抽在沈明溪脸上!

声如雷霆,摧枯拉朽!

满屋皆惊,颜面扫地!

沈明溪紧捂脸颊,嘴角滴血,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江然,你竟然为了一个贱人打我!”

她不敢相信,之前对她言听计从,毕恭毕敬如狗一般下贱的男人,竟敢反抗!

从天堂跌入地狱,她几乎癫狂!

“啪!”

又是干脆利落一巴掌!

江然抬头,淡漠开口。

“我说过,此生无人能动苏若雪一根头发。

我说到做到!

若雪,我们走。”

说着,江然便欲拉苏若雪离开!

渊渟岳峙,睥睨天下!

此刻,江然第一次在苏家表现出他真正秉性。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普天之下,莫敢不从!

众人被气息所震慑,纷纷让路。

然而,正在此时,身后传来一歇斯底里的怒骂!

“江然,你tm敢在我苏家闹事,给我去死!”

沈明溪的弟弟沈子皓,似是在里屋看见了这里发生的一切,突然手握尖刀,直接向江然背后刺来,面色狠厉,目光阴毒。

然而,他这一柄刀还未到达江然面前,江然陡然出手。

声如雷霆,势如山电!

沈子皓倒飞而出,口吐鲜血,仿佛丧家之犬,狼狈不堪!

江然收拳而立,目光冷峻,环顾四周,而后百炼钢化绕指柔。

转身手牵苏若雪,扬长离去!

众人面面相觑,却无人敢拦,无人敢阻!

走出门去,幽冥已在门外安静等待。

哪怕看到是苏若雪手捧鲜花而来,也依旧神色冷峻,瞳孔不起一丝波澜。

毕恭毕敬,把车门打开。

婚车之上,江然默默的凝视着面前的苏若雪。

肤如凝脂,眉如远黛!

眸子如溪水般清澈,仿佛铺着无数的星子。

又好似从江南风景画中走出,倾国倾城沉鱼落雁,比沈明溪何止美上一筹?

江然默默凝视。

哪怕他南征北战,经历诸多征伐,戎袍染血,也从未像现在这般紧张过。

一步错,步步错。

想到自己竟因为母亲留下的遗物而认错了人,他也不由遗憾。

如果能早与苏若雪相识,如果能一直守护在她的身侧,也许就没有今日的闹剧了。

在江然凝视苏若雪时,苏若雪也已察觉,面颊绯红,脸上仿佛染着一层层云霞,慑人心魂,动人心魄。

此刻,苏若雪心中复杂万分。

她本是外冷内热的心理,刚才也只是沈家逼迫过重,担心方然下不来台。

也只是顺手推舟,帮了方然一把。

却没想到,事情竟闹到如此地步。

深吸口气,望着手中的那一捧鲜花,她抬起头来,凝视江然。

“江然,你刚才说的是真是假,你是真的想要娶我吗?”

“自然是真。”

“可惜,你来晚了……”

苏若雪紧咬嘴唇,瞳孔中有星辰燃烧。

“半年之前,我爷爷依然将我许配给江平名门望族。

他是江家之后,江晋天。

我和他已经定下婚约。

江家乃大家族,底蕴深厚,最看中面子,他们不会允许我嫁给你的。”

“那又如何?”

江然抬头冷笑,目光如刀!

心中更是对于江家弃之如履。

江家?

恐怕现在江家还在思考幽冥之事!

“我要娶你,谁也阻拦不了。”

江然再度开口,语气笃定。

看到江然如此自信,苏若雪眉头舒展,笑靥如花。

她也正需要一个挡箭牌,替她挡下那个让人生厌的二世祖。

“既然这样,我们定下合同。

三个月内,你我结为夫妻,你必须随叫随到,我也会尽量做到妻子的义务。

三个月后,你我解除婚姻关系,你愿意答应吗?”

“愿意!”

江然干脆利落的回答,没有半分犹豫。

他虽然听得出来苏若雪只是拿自己当挡箭牌。

但那又如何?

江家偏居一隅,井底之蛙而已,不足为虑。

更何况,三个月时间,他有充足的自信让苏若雪爱上自己……

盏茶功夫之后,民政局门口。

江然望着手中大红的结婚证,眉眼尽是温柔。

苏若雪却是咬了咬嘴唇,看着江然随笔将合同签订完毕。

“你难道不需要看一下合同的细节吗?万一我骗了你……”

“不需要!”

苏若雪话还没说完,江然已经拉开车门。

“这份合约于我来说本就无关紧要,我只是想呵护你而已。

走吧,我现在就带你去解决江家之事!”

与此同时,江平市一家别墅内。

江家嫡子江晋天正悠然自得的喝着葡萄酒,身旁有美女相随。

他伸出手掌,握着美女胸前柔软,只感觉江山在侧,美女在怀。

然而正在此时,一名服务生快步走来,在他耳边窃窃私语。

“江少,家中刚刚传来消息,苏若雪刚才前往了江家庄园。”

“知道了。”

江晋天随手挥了挥手掌,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

“看来我还真的是天之骄子啊。

还没到大婚之日,未婚妻就已经迫不及待。

不过也好,早些将苏若雪那女人拿到手,以后也好逍遥快活……

来人,回庄园!”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江晋天已返回江家庄园之中。

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看到苏若雪的瞬间,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温和笑容。

“若雪,实在抱歉,我父亲之前赶往外地了,还没回来,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

说着,却瞥见了站在苏若雪身侧的江然,不经意间皱起眉头,心中升起几分不悦。

“对了,这位是?”

“他是我的男人。”

苏若雪依旧没有多余的解释,拿出大红本,示意给江晋天看。

“江晋天,我今天来是解除婚约的。

我已经结婚了!”

“什么?!”

江晋天顿时如遭雷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说什么?结婚?!”

他可是堂堂的江家少爷!

如今竟然被人登门退婚?

未婚妻还和野男人滚到了一起?


江晋天眉宇暴虐,面色恶毒,指向江然。

“江家苏家已经定下婚约,你现在却告诉我已经结婚?

你什么意思?!

那野男人是不是他?!”

“江晋天,你给我放尊重一些,江然是我的丈夫,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

江然,我们走!”

苏若雪面色冷清,牵起江然的手便准备离去,心中对江晋天厌恶之极

她喜欢的狂龙战神那般席卷八方,平定天下的大英雄,而不是江晋天这样的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纨绔子弟。

江晋天只感觉自己头顶的绿帽子青翠欲滴!

TMD!

自己何等身份,何等魅力,从来都是他挖别人的墙角,今日竟被别人挖了墙角。

他抬起头来,一股怒火直冲肺腑,勃然大怒!

“给我站住!”

“江晋天,你想要做什么?我说过,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瓜葛!”

“给我闭嘴,我江晋天做事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

江晋天面色狰狞,眉目如剑,狠狠的盯着江然。

“小子,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我不需要知道!

我太知道你这种人了!

你和苏若雪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吗?

老子给你钱,从今往后,你给我滚出江平市!

来人,拿钱!”

片刻之后,一名黑衣保镖提着一个麻袋走了出来,麻袋甩在地上。

朱红的纸币扔在地上,仿佛红雪漫天飞舞!

“这是500万,你拿钱就滚!”

江晋天歇斯底里,自信无比,从小到大,他凭着江家的滔天权势,无所不利。

这世间就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今日同样如此。

苏若雪望着地上的钱财,对于江晋天越发厌恶。

江然更是哑然失笑,脸上尽是讥讽之色。

一个偏居一隅的小角色,竟敢在自己面前炫耀钱财,真是班门弄斧,荒诞不经!

作为狂龙战神,他的产业遍布全球,手下光是五星上将就有三人,平江市所属的河东省首富也是自己的下属。

钱,不过是纸而已!

他要多少有多少!

江然冷笑一声,弃之如履。

“江晋天,别白费功夫了。

你那套放在我身上不管用。”

江然说的义正言辞,铿锵有力,苏若雪眸子清亮。

挽着江然的手,心中第一次有几分触动,转身离去。

江晋天站在身后,面色阴郁,仿佛一只盯着腐肉的秃鹫,脸上几乎能够滴下水来,歇斯底里的咆哮。

“苏若雪,你这贱人,竟敢将我江家颜面踩在地上!

你一定会后悔的!”

与此同时,苏家张灯结彩,灯火辉煌。

此时,已是午宴,苏家一家人坐在桌前,言笑晏晏。

苏家之前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家底薄弱,后来苏家老太太嫁入苏家。

凭借着精明手段,操持着整个家族的财产。

最终用了几十年功夫,将苏家发展成江平市一个还算有些名望的家族。

而这一次,苏江两家联姻也是苏老太的意思,妄图凭借着江家的滔天权势,让苏家青云直上。

此刻,苏若雪父亲苏正阳正坐在椅子上,眉开眼笑,意气风发,接收着他人的夸赞。

苏老太一脉三支,生下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苏正阳排行老大,但由于能力平庸,又只生下了一个女儿,因此备受打压,两个弟弟对他都颇为不屑,认为他这一脉香火早该断绝!

可此时,父凭女贵!

随着苏若雪和江家定下婚约,一切变得截然不同。

江晋天乃是江家嫡子,备受宠爱,一旦两人大婚,他便成为了江晋天的岳父。

手握权柄,青云直上,一跃成为了苏家三脉最顶层的人物。

扬眉吐气!

此时,苏若雪二叔举起酒杯,脸上带着几分讨好之色。

“大哥,您可真的是太厉害了,从此之后您将成为江平市为尊贵的人物,可要提携一下弟弟!”

“没错,江家岳父!这样的身份何等尊贵,恐怕出行之后便要受到万人敬仰。”

苏若雪三叔也不甘人后!

苏正阳泯了一口酒,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两名弟弟如今对自己如此尊崇,不由云淡风轻品,挥了挥手掌!

“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喝酒,喝酒!”

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大厅之中一片祥和气氛。

正在此时,苏正阳的电话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之色。

“唉,我这未来的女婿又给我打电话了。”

闻得此言,众人纷纷侧目,眉眼尽是嫉妒。

苏正阳将免提打开。

一道暴虐的声音直接从话筒中冲了出来。

“TM的,苏正阳,你们家是不是老糊涂了,是不是忘了我江家何等地位?

一群狗屎一样的东西,想要借我江家上位,还不知道尊卑之道。

如今竟然还给我江晋天戴绿帽子,让苏若雪那婊子和一个野男人结婚,来我江家登门退婚。

好,很好,非常好!

算你们苏家心狠手辣,敢落我江家的面子!

苏正阳,我会让你们苏家知道什么叫做后果!”

电话挂断,苏正阳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起来,目眦欲裂,如遭雷击,身躯更是剧烈的颤抖。

众人都听到了这一切,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

苏若雪和别人结婚了?

苏家老太太的面色也变得极为阴郁,近乎是咆哮道。

“丢人现眼,真是不知耻的东西,竟能够做出不守妇德之事!

江正阳,你给我打电话,让你那个不知羞的女儿赶紧给我滚回来!”

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随着苏老太咆哮,客厅中一片沉静。

而正在此时,一声清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不用打电话,我自己回来了!”

苏若雪牵着江然的手,缓缓而归。

众人看到苏若雪,不由勃然变色,脸上尽是愤怒之情,狠狠训斥!

“苏若雪,你一个人不要脸不要紧,为何要丢了整个苏家的颜面?”

“家门之耻,家门之耻啊!我苏家何时发生过败坏门风之事!”

众人声音尖利恶毒,尽是刻薄之色。

苏家老太也站起身子。

“若雪,我不管你做出了何事,现在立刻马上前往江家,向江少爷磕头认错,祈求他的原谅,以免祸及苏家!”

众人纷纷驳斥,苏若雪却始终低头沉默不语。

江然站在苏若雪身侧,看到苏若雪痛苦的面颊,不由抬起头来。

“苏老太太,若雪有自己的选择,何必要苦苦相逼。”

“给我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我苏家做事,还不需其他人指手画脚!”

苏老太面色冰冷,顿时厉声斥责。

而旁边一直呆愣谢的江正阳却是反应过来。

恶狠狠的盯着江然,仿佛有血海深仇。

“江少方才说我女儿跟野男人结婚了。

说!那野男人是不是你?”

“是我!”

江然没有丝毫犹豫,淡然开口。

一句话,却引起全场哗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