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金牌经纪人

金牌经纪人

陆白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柴若舒目前经营着一家娱乐公司,是圈内的金牌经纪人。她的事业风生水起,不过好朋友却遭遇了滑铁卢。好友南嘉患了抑郁症,因为一桩丑闻不得不退圈养病。在照顾好友期间,柴若舒与好友的亲弟弟欧阳烨产生了纠葛。二人从两看相厌,到上司与下属,一段甜蜜情缘正在上演……

主角:柴若舒,欧阳烨,南嘉   更新:2022-07-16 03: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柴若舒,欧阳烨,南嘉 的女频言情小说《金牌经纪人》,由网络作家“陆白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柴若舒目前经营着一家娱乐公司,是圈内的金牌经纪人。她的事业风生水起,不过好朋友却遭遇了滑铁卢。好友南嘉患了抑郁症,因为一桩丑闻不得不退圈养病。在照顾好友期间,柴若舒与好友的亲弟弟欧阳烨产生了纠葛。二人从两看相厌,到上司与下属,一段甜蜜情缘正在上演……

《金牌经纪人》精彩片段

“呸,给脸不要脸,小爷我今儿非要了你不可。”一名胡人打扮的男子站在大街上,拉着一名身形婀娜,花容月貌的女子不放。

“蛮夷戎狄也敢在我大唐放肆,看剑!”女子毫无惧色,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挥向胡人。

这两人,男子着描金的黑衣白靴,女子着彩绸的藕色襦裙,一齐出现在熙熙攘攘的长安市井,很是扎眼,引来了不少老百姓瞧热闹。

不远处,导演邹明坐在椅子上,紧盯监视器。

他朝副导演招手,“跟张力通过气儿了吗?”

“邹导,我办事,您还有不放心的吗?”副导演递过来一壶刚泡的热茶,笑得极为狗腿子。

摄影机后。

女子受辱,拔剑欲杀胡人,却不料胡人有些功夫在身上。两人缠斗片刻,胡人缴了她的剑,并强抱住她。

“美人儿,我就喜欢你这火辣性子,咱们找个客栈楚馆的,再去切磋切磋?”张力靠近南嘉,呼出的薄薄热气喷洒在她脖子上。

南嘉一愣,大惊失色,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剧本上没有这一幕呀?怎么回事儿?

邹明朝张力使了个眼色,张力接到暗号,大手抚上南嘉的掌心,暧昧地一掐。南嘉慌乱的神情落在导演眼里,便是最真实不做作的镜头。

“快,镜头跟上。”邹明兴奋地朝摄像师说道。

南嘉被张力擒住,眼前蓦地出现幻象。周遭的一切,变为原始森林。而跟自己演对手戏的男演员张力,则变成一只大猩猩,正面目狰狞地攻击自己。

“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南嘉眼底满是惊恐,既害怕又抗拒,不知道从哪儿生出的力气,挣脱开张力的怀抱,并提剑刺向他腿部。张力猝不及防被刺,痛苦地滚落一边。

南嘉跟失去了理智一般,疯狂地扑向张力,对他拳打脚踢。

这一幕发生得太仓促,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片场乱作一团。

“停,停下!”邹明连忙叫停。

张力被紧急送往医院,南嘉则被助理与工作人员扭住,送至酒店房间。

“嘉嘉姐,我们没事了,没事了。”助理大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一路上不断安抚南嘉。

南嘉手脚乱挥乱舞,极难控制。她好歹是二线女明星,所有人都得小心伺候着,不能伤着她。跟着工作人员来的一名医务人员,不得已,给她打了一管镇定剂。

她在药物的作用下,沉沉睡过去,所有人才松了口气。

然而,导演那边就没这么轻松了。毕竟,设备是花钱租的,群众演员也是花钱请的,场地虽说不要钱,可后面还有别的剧组排着队。现在南嘉说发疯就发疯,张力也受了伤,戏拍不成了,损失总该有人赔付。

邹明打电话给制片,制片人正在酒桌上和投资人应酬,将横店发生的事儿听了个大概。完了后,他也没功夫处理,转头又把烂摊子甩给南嘉的经纪人阳明。

“当初,你跟我怎么打包票来着的,说你们家南嘉,人长得美,演技好,不怕吃苦,背台词还快。当时这个戏,可是有好几个一线女星盯着的,你也知道。我信了你的鬼话,同意南嘉来演。结果呢,不肯陪吃陪喝的倒也算了,还给我闹这么一出?”制片说着说着,打了个酒嗝儿。

“对不住,哥,我现在正在赶去横店的路上,把事儿理顺了,肯定给您个交代。”阳明在电话中,不断跟制片道歉。

挂了电话,阳明面色阴沉,脚步匆匆,边走,边在心中咒骂南嘉是个惹事精。

剧组已经乱作一团。

副导演请示邹明,“导儿,今天的事情怎么处理?剧组内的人倒还好,他们为了饭碗也不会乱说话,可是围观的那些群众、游客什么的就不好说了。”

邹明原本就火气未消,副导演的话,犹如烈火烹油,火星子一下子就炸开了花。

“不好说?谁让你把那些游客放进来的?开始前说了多少次,清场清场!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邹明越说越气,直接把手里的茶往副导演脸上泼。

副导演心中窝火,却不敢说什么。

这邹明是有些背景的,自己这种一个人在横店漂了十几年,从底层爬上来的普通男人,实在不敢跟这种北京来的导演硬呛。

但他确实委屈。横店的景点不收场地费,但对游客开放。剧组拍戏时,要是拍内景,还能把门一关,清净一些。可要是拍外景,也就只能拿根绳子圈块地,几个工作人员站在绳子前拦路人。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些游客有钱,为了看个明星不在乎花多少钱。有些游客来横店就是为了追星,既然是看爱豆,更不在乎花多少钱。所以拦路人的剧组工作人员偶尔收些红包,让几个人进来围观拍戏,是被默许的行业潜规则。

《大唐公主》这部戏演员的知名度不算低,副导演收过好几次红包,当然了,他也不敢独吞,有些数额大的,他拿了买了好茶叶,孝敬给了邹明。

当初喝茶时,邹明不说什么。现在出了事,全部怪到自己头上。

“在场的工作人员,让他们签个保密协议。群演那儿,你去跟横店群演协会的会长吱一声儿,塞点钱。至于放进来的粉丝,你不是最熟了吗?不想让这部戏黄,影响她们偶像的发展,就都给我闭嘴!”邹明竖着眉毛,指挥副导演。

“是是,还是导儿有办法。”副导演抹了一把脸,陪着笑道。

“赶紧滚,别竖在这里碍眼!”邹明气不打一出来。

副导演赶紧一溜烟儿跑了。


酒店房间内。

南嘉刚刚醒来,已是日落黄昏了。

“嘉嘉姐,你醒了?想不想吃点儿什么?我给你定酒店的饭,还是下去给你买小吃?”大花看到南嘉睁眼,忙围了过去,关切地询问道。

南嘉费劲儿地起身,感觉身体软绵绵的,大脑也一片空白,怔愣了片刻,才想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大花,张力他,是不是被我打得挺严重的?”南嘉抓住大花的胳膊,问道。

“嗯,听说被送进医院了。”大花如实回道。

南嘉的脸上出现一丝内疚,紧接着是懊恼。

“我,我去跟他道歉。”南嘉说着,就要掀被子下床。

大花按住了她,“嘉嘉姐,张力他刚从医院回来,可能不是很想见你。你好好休息,医生吩咐过,让你好好休息。”

“可我刺他也不是故意的呀,是他猥亵我在先的。”南嘉感到委屈,便将拍摄现场的事儿向大花复述了一遍。

“什么?张力一个四五线的糊咖,竟然敢猥亵嘉嘉姐你?!”大花很是吃惊。

“其实我当时也不敢置信,可能是因为害怕,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南嘉害怕得身体颤抖如筛糠。

大花有些心疼她,忙抱住她,安慰她。

在外人看来,南嘉是艳压全场的女明星,她是无名无姓的小助理。可在南嘉眼里,她实则是主心骨一般的存在。比起南嘉的母亲、朋友,她陪伴南嘉时间最久,也最了解南嘉。

这段时日,南嘉情绪不稳定的时候越来越多,只要被人攻击了,就会露出歇斯底里的模样。她的对家和黑粉还不知道这事儿,若是知道了这处软肋,不知道会如何拿捏呢。所以大花很是紧张她。

“张力真的很严重吗?不然,我们还是去看看他吧!”南嘉吃力地掰开大花的手,说着就要下床。

“嘉嘉姐,现在外面风风雨雨的,你还是在房间比较好。”大花面色为难,也是急了。

“风风雨雨?”南嘉目似点漆,动作缓慢了下来,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事。

“嘉嘉姐,我去吧。你好好休息。”大花下定决心,从另一个房间将执行经纪人秀秀叫过来陪伴南嘉后,就出了房间。

走在路上,大花心里还在想着,她待会儿要下楼去给南嘉姐买碗酸辣粉。横店的食物偏清淡,南嘉一直吃不惯,大花是了解她的口味的。

“哎?小成?”大花在走廊上迎面撞上小成。

小成是张力的助理,他提着一塑料袋什么东西,见到大花,像是见到了鬼一般,撒腿就跑。

“你跑什么!做贼心虚吗?”大花来了气,边追边喊。

小成脚力快,已经跑进了张力的房间,“啪”一下关上门。

大花彻底来了火,加上在剧组里,她向来对他不客气,便不管不顾地拍起门。

“小成,小成,你给我出来!”

酒店的隔音效果一般,门内很快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说明里面的人听到了她的话,但迟迟未见有人开门。

“刺你的事情,是嘉嘉姐不对。但那是张力掐她手掌在前。你的医药费我们出了,我们之间算扯平了。行不行?”大花故意喊得大声,她听不惯组里的风言风语,就是想叫大家明白事情始终。

很快,门被打开一条缝隙,露出半张脸,正是小成。

“大花姐,求你别喊了。力哥在休息呢,他精神受了点儿刺激,需要静养。”

“静养就静养呗,你看见我就跑是几个意思?”大花发泄完不满,见他不吱声儿,一直往门里望,干脆一把将他扒开,探着身子,朝着房间里继续说:“我们嘉嘉姐说了,可以赔医药费、精神损失费给你,这是她做错了,也可以向你道歉,但你掐她手心这事儿必须出来说清楚。”

大花摆出这副“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架势,不过是想替南嘉出气。反正这是大女主戏,南嘉的咖位最高,就算得罪了张力整个团队,那又如何?

酒店隔音不好,大花的嗓门儿就算不大,回音也能传出去好远。小成不免有些慌张。

张力再怎么说,也是上升期演员,男演员的演艺生涯,一般都比女演员长些。大家原本都以为是南嘉发疯,刺伤力哥,现在她的助理这么一嚷嚷,估计明天就能有嘴碎的,将这事儿传遍整个剧组,说是力哥性骚扰南嘉在先。要是再被娱记听到点风声,后果不堪设想。

助理想到了这一层,情急之下,要去捂大花的嘴。

“你干什么!有什么样的艺人,就有什么样的助理!你再敢碰我试试看!”大花挣脱开,厉声喝向对方。

小成有些怂了,本来嘛,南嘉咖位比力哥高,导致力哥在她面前抬不起头,自己身为力哥的助理,也一直被南嘉的助理压着。连剧组的盒饭,都是大花挑完了,才轮到自己。

“啪——”小成直接把门关上了。

“哎哎?你什么意思?和你主子一样,敢做不敢当吗?”大花不满地踹了两下门。

门内有说话的声音,却始终不见再有人开门。

其他房间也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大花怕真的闹下去,到时候收不了场,这才停下了折腾。

大花心情愉悦地乘坐电梯下楼,去给南嘉买吃的。另一厢,南嘉在房间内,接了一通她并不想接的电话——

这通电话,来自经纪人阳明。

“你怎么一天天的竟惹麻烦,怎么这么事儿妈,一天不惹麻烦就不痛快是不是!你看看自己捅了多大篓子!横店那么多双眼睛,要把这事儿的负面影响完全盖下去,需要花费多大精力你知道吗!我现在就在来横店的路上!”阳明尖酸刻薄的声音就传进南嘉耳里,令她浑身不适。

“所以张力他性骚扰我,我就该忍是不是?”南嘉咬着牙,脆弱到一句话未说完,就泪流满面。

电话里,阳明的声音矮了几分,带着些迟疑,“张力,骚扰你?”

言下之意,张力在坊间的口碑很是不错,他会骚扰你?

南嘉曲解了经纪人的意思,愈加委屈,终于发了火,“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路的是不是?我难道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还有,阳明,我病了,被按着打了一针镇定剂,你不会不知道吧?一上来,不关心一下我的病,直接骂我?”

阳明冷笑一声,“南嘉,我不是你男朋友,也不是你的追求者,我没功夫关心你生不生病。你就算病入膏肓了,也得给我把戏拍了!”

南嘉将手机扔到一旁,心中像是揣了一只烧开的热水壶,“咕噜咕噜”往外溅水,情绪已然抵达临界点,再多一点刺激,就能喷涌而出。

“阳明,你还算是个人吗?”南嘉的执行经纪人秀秀,是个才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天不怕地不怕的,因为看不惯阳明的狠心,抓起手机,就和他在电话里吵了起来。

南嘉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她的执行经济人和助理,都是暴脾气,凡事总喜欢讲理,可娱乐圈拜高踩低,并不是个讲理的地方。她的经纪人阳明性格精明势力,说话总阴阳怪气。她带着团队,和阳明见面谈事情,如果不讲究点技巧,十有八九都谈崩。

南嘉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北京。

天黑得像一团墨,街道上仍是灯火通明。

甲级写字楼国贸三期68层,大娱乐传播集团的办公区内。员工基本已下班,只有艺人经纪部还时不时传出谈笑风生的声音。

一名身穿宝蓝西装搭A字高腰裙的女人坐在椅子上,边签合同,边跟一旁坐着的男人聊天。

女人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五官底子生得出色,鹅蛋脸,杏仁眼,虽然瘦,但身上自带的偏冷气质,也挺能唬人。

这就是大娱乐传播集团经纪部的总监柴若舒,业内大名鼎鼎的金牌经纪人,眼光敏锐,工作勤恳、踏实,曾经带过乔橘、罗宝儿、邓墨明等艺人,这些艺人如今在圈内,都是稳居一线。

“这大投资人还挺好说话,他不管拍戏的事儿,也不参与选角,都是我说了算。”说话的男人是制片人刘靖,也是柴若舒的老朋友了。

“这投资人挺不错,多的是投资人不懂影视,仗着资本,硬要外行指挥内行的。”柴若舒合上钢笔套,抬眼笑着,眼角几缕的鱼尾纹不显老态,反添了几分风情。

“戏里的主角们都定下了,现在还有几个配角,我打算用你手上的新人。”刘靖说道。

“还是你够意思。”柴若舒将手边的平板电脑拿来,随手点开,推到刘靖面前,“不过说真的,我手里这几个艺人底子真不错,都是科班出身,长得也有辨识度,你看看。”

“还真不错,尤其这个。”刘靖翻了几番,指着其中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子道。

“你喜欢这样的啊。”柴若舒打趣他,“这孩子是不错,中戏的,刚读大二,脸小,很上镜。”

“那这样。”刘靖眼珠子一转,“我们先去吃饭,你下次带这几个演员来见我,我们当面签合同。”

他深知柴若舒的做事习惯。

“这几个孩子都是学生,晚上应该都有空,可以把他们叫上。凯德Mall新开一家火锅店,我请你吃。”柴若舒巧笑倩兮。

“那敢情好啊。”刘靖笑着应下来,内心还是佩服柴若舒做事的效率。

一件事,如果能在当下敲定,她绝不会拖到第二天,免得夜长梦多,就连自己这个老友说的话,她也并不百分百信服。

在办公室了结手上的事儿后,柴若舒打电话喊那几个演员,随后开车,把刘靖带到凯德Mall的火锅店内,要了间包厢。

火锅店生意红火,加上虾滑等菜都是现做,所以上菜速度很慢,一直到新人们陆陆续续来齐了,菜才上得差不多。

“麦冬啊,你坐刘制片身边去。”柴若舒拱了下马尾辫女孩儿。

“好。”麦冬乖巧应道,在刘靖身边坐下时,朝他打了声招呼,“刘老师好,您之前的《风起长安》我特别喜欢,看了好几遍。”

“是吗?这片子有点厚重了,年轻女孩子很少有真正喜欢的,光顾看帅哥了。”刘靖开玩笑道。

两人就此打开话匣子。

其他几个艺人虽有些妒忌麦冬得了制片人的青眼,但到底没把情绪挂脸上,而是纷纷露出自己活泼有趣的一面,很快插入话题。

柴若舒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满意地看了眼自己亲手挑的新人们。这帮小孩儿年纪虽小,但会来事儿,有些心机,但不深沉,各个儿都是适合混娱乐圈的好苗子。

她给自己倒了杯大麦茶,一小口一小口地饮着,边听桌上人说话,边出神。突然,话题不知道怎么的,引到了她的身上。

“我刚认识柴经纪人的时候,她还是个学生呢,也就跟你们差不多大。没几年,她就成为一线经纪人了。所以说,柴经纪人厉害啊,能激流勇退,又能迅速找到合适自己的路子。”刘靖突然开始对着柴若舒吹捧起来。

“咳咳——”柴若舒一口水呛到喉咙里。

身边的姑娘忙帮忙拍抚她的后背,直到她恢复正常。

“也就是碰巧赶上了个好时机,也遇到贵人了,说起来,刘制片就是我的贵人呐。”柴若舒不动声色地把皮球踢了回去。

说到这里,刘靖突然眉飞色舞,对着小一辈的演员们讲起了当年的事儿,关于自己和柴若舒的相遇。

那时候,柴若舒刚离婚,手上虽然分了不少钱,但前途一片迷惘。她上学做演员那会儿,参演过刘靖的一部片子,她的长相气质刚好是刘靖喜欢的类型,所以刘靖想追她。只不过后来,被柴若舒的前夫捷足先登了而已。刘靖这人,算是业内人品不错的男人,没有记恨柴若舒,反而一直对她友善。后来,她离了婚,他邀请她投资一部品相不错的电视剧,电视剧大爆,柴若舒的资产翻倍,这份底气让她成功转型了幕后。电视剧里的新人乔橘大放异彩,柴若舒自己不算天资过人的演员,但她能明白什么样子的演员能有未来。

乔橘那时候是被家里硬捧出道,家庭作坊式的管理根本支撑不了她走多远,她极需要一个业内人来帮她。于是,柴若舒就这么成为了乔橘的经纪人,并且将她捧到了一线小花的位置。

她那时候太过相信乔橘了,没有留意到,再单纯的小姑娘也有被光怪陆离的娱乐圈染黑的一天。

刘靖提醒过她,可是她不信。后来,她万死一生,拼尽全力,才恢复昔日荣光。

自那以后,她好像就变了,具体哪里变了,刘靖也说不上来,但总归是变得,与这个圈子更加融洽了。

柴若舒淡笑着,她的目光穿透往事,又回到了烟雾缭绕的火锅桌上。

“好了,辣锅滚了,涮羊肉吧。”她起身,打算服务大家。

一旁的新人非常有眼力见地接过盘子和公筷,“若舒姐,我来吧。”

柴若舒也不跟她争,刚打算坐下,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老同学南嘉的。

“嘉嘉,怎么了?我吃火锅呢。”柴若舒捂着嘴,起身走到包厢角落接电话。

正在跟新人们吹牛的刘靖听到南嘉的名字,眼前一亮。

“嗯?你慢慢说。”柴若舒找了个墙角靠上去,以一种相对舒适的姿态,听南嘉诉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听着听着,她的眉头直线皱成一团,“你这样的情况,怎么不去医院呢?你先不要着急,事情没到不可控的状态,你现在需要静养,别想那么多,记得看医生。”

“嗯嗯,我在吃饭,回聊。”柴若舒挂了电话,回到桌上。

她夹了块毛肚放入油碟中涮了涮,这才发觉大家的目光都看着自己。

“怎么了这是,你们继续聊,继续吃呀。”柴若舒笑道。

“刚刚打电话的,是南嘉?”刘靖开口问道。

新人们眼底也放出光,南嘉虽只算二线,但围绕在她身上的八卦新闻很多,能跟这样的话题女星攀上关系,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对,她——工作太累了,身体出了点问题,我叫她去看医生。”柴若舒摸棱两可地回道。

她无意说得太多。圈内很多人都知道自己跟南嘉是关系很亲近的同学。女明星和女明星之间,往往因为互相倾轧,或者咖位资历悬殊,导致无法做朋友。但因为自己是经纪人,倒能维持和南嘉的亲密关系。

柴若舒知道太多南嘉的秘密,但一个也不可以说。她拒绝的姿态,直接浇灭了新人们渐起的八卦心。

刘靖眼眸一深,淡笑着谈起一件事,“听说,南嘉和阳明的经纪约快到期了。”

“好像是吧。”柴若舒眼也不抬,又捞出两颗虾滑来吃,仿佛真是饿了。

“阳明的苛刻,在业内是出了名的,既然南嘉身体出了问题,她跟你的关系又那么要好,你为什么不替她寻一个好的下家呢。”刘靖弯拱起手,意有所指道。

柴若舒一怔,当下反应过来,刘靖这是在暗示自己可以把南嘉签下。

这件事……倒也不是不可以。柴若舒暗暗动了心思。

刘靖打量着她的神色,知道她这是有了想法,便也不多说什么,而是起身,举起杯子,“来,大家一起喝一杯,为了我们更好的将来。”

所有弯弯绕绕的心思和尚未出口的心声,都在这蒸腾的热气与碰撞的酒杯声中,化为欢笑与期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