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妃她又写休书了

王妃她又写休书了

尘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晚舟是现世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本该风光无限的她却因为一场医闹事件而穿越到古代,成为了淮王府上最不受待见的弃妃。夫君不爱,小姑子刁难,还有嚣张的白莲绿茶上门来找麻烦。她手握绝世医术,救人治病本是她的职责所在,可如今她救人被误会,不救又要被砍头,她的人生从未如此窝囊过,而这一切悲剧的根源就是她的便宜夫君南宫丞,既然不爱何必相护折磨,当她转身递上一纸和离书之时,白晚舟没想到南宫丞竟然后悔了……

主角:白晚舟,南宫丞   更新:2022-07-16 03: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晚舟,南宫丞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妃她又写休书了》,由网络作家“尘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晚舟是现世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本该风光无限的她却因为一场医闹事件而穿越到古代,成为了淮王府上最不受待见的弃妃。夫君不爱,小姑子刁难,还有嚣张的白莲绿茶上门来找麻烦。她手握绝世医术,救人治病本是她的职责所在,可如今她救人被误会,不救又要被砍头,她的人生从未如此窝囊过,而这一切悲剧的根源就是她的便宜夫君南宫丞,既然不爱何必相护折磨,当她转身递上一纸和离书之时,白晚舟没想到南宫丞竟然后悔了……

《王妃她又写休书了》精彩片段

“南宫丞,你欺人太甚!”

白晚舟哭得妆容都花了,俨然一个歇斯底里的怨妇,手中一根锋利的金簪抵在细嫩的脖子上。

“你我成亲,你连面都不出,我一个人对着空气拜堂,如今楚醉云嫁给你六哥,你倒是忙前忙后,人家又不是没有兄弟,要你去背她上轿?”

眼前男人矜高清贵,看都不看她一眼,“闹够没?没闹够的话回府再闹,别在外头给本王丢脸。”

白晚舟抓住他袖摆,不甘心道,“我才是你妻子啊!”

男人眸光骤冷,狠狠捏住她下巴,“若不是你耍卑鄙手段,本王会娶你?”

白晚舟一下子泄了气,像滩烂泥瘫到地上,呜呜咽咽的哭诉,“我执意嫁给你是我不对,可我又如何知道你有婚约?成亲第二天,你就率兵出征,我独守空房一年多,早沦为全京城的笑柄……”

还没诉完,男人已厌烦的甩开她,迈开长腿往外走去。

她疯了一般大喊大叫,“你要是走,我就死给你看!”

“要死的话出去再死,别脏了醉云的婚礼。”

男人劲力之大,白晚舟摔倒在地,额头砸到冰冷的砖上,磕出了血,他却连头都没回。

为什么,凭什么?就因为她哥哥是东秦最臭名昭著的绿林首领?

可是哥哥为了她,率领五十万兄弟向朝廷投诚了呀,他怎么还是这样瞧她不起?

绝望、冰冷,铺天盖地的将她包围。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金簪,毫不犹豫的戳进了脖子。

……

“朗侍卫,求求您去请王爷来看小姐最后一眼吧!”

“王爷说王妃既不想活,他来也无用,让我来替王妃收尸,毕竟今日是颖王和楚小姐的大喜日子,不能给颖王府晦气。”

“王爷好狠的心呐!”

白晚舟被门外的争执声吵醒,一屁股坐起来,脖子上一阵阵锥心的痛,让她忍不住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回事?

她记得她因为一个九十八岁的危重病人抢救失败,被激动的家属冲进来割了脖子,当场就昏死过去,怎么在这个地方了。

这是……灵魂穿越?

门外,南宫丞的贴身铁卫阿朗,不理会白晚舟陪嫁丫鬟楠儿的哀求,冷冷推开厢房门,却看到王妃披头散发端坐在地上,一脖子都是血!

饶是他跟着南宫丞见惯世面,也吓得呼吸一窒,“你刚刚不是说,王妃已经……”

楠儿不敢置信的盯了白晚舟好一会,确定不是诈尸之后,哇的一声哭出来,“小姐,您还活着!”

惊吓退去,阿朗不由拧紧眉头,心里越发看不上这个王妃,王爷辛苦经营这么多年的好名声,快被她作光了!

“既然王妃安然无恙,属下送王妃回府吧。”

原以为她还要作妖,没想到她竟非常配合的点头应了。

一路上,白晚舟心情惨淡。

她不止继承了原主的身体,也继承了她的记忆,原主的过去,在脑海中一幕幕如电影滚过。

绿林好汉之妹,淮王府弃妃,过去一年嚣张跋扈几乎得罪了整个王府上下,人设还能更操蛋一点吗?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下,阿朗掀开帘子,“到了,王妃请移步。”

白晚舟不等楠儿扶她,自己就跳了下来,门口守卫看到满脖子是血的王妃,纷纷吓了一跳。

白晚舟不理会这些人,她实在太累,又失血过多,再不休息会死,真的会死!

依稀记得原主住在一个叫轻舟阁的小院,“楠儿,扶我回轻舟阁!”

回到轻舟阁,楠儿看着沉默寡言倒头就睡的小姐,总觉得哪里不对。

小姐,怎么像变了个人?

白晚舟只觉眼皮重得像压了两坨铁,刚躺下没多久,却听得院外一阵打斗之声,紧接着就有人惊呼,“不好,赖嬷嬷受伤了!”

白晚舟被吵得完全无法入睡,坐起身来对楠儿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楠儿出去看了一眼就惊慌失措的跑回来,“有、有刺客!刺客刺伤了赖嬷嬷!”

刺客?要不要这么刺激的?

白晚舟这下也躺不住了,披上衣服往外走去,只见两个黑衣人倒在小院门口,嘴角流着黑血,应该是在舌下藏了剧毒,任务失败为防逼供自尽了。

阿朗在查看赖嬷嬷伤势,手中剑都没来得及入鞘,剑尖滴着血。

再看赖嬷嬷,躺在地上,痛苦的蜷成一团,身下被血濡湿一片。

粗粗一看,伤在大腿根部动脉位置,若不及时止血,很有可能几分钟就丧命。

正欲上前仔细查看,阿朗却拦住她,“尚不知刺客可有同伙,王妃还请回屋!”

又对小厮吩咐道,“快喊卞大夫,再去颖王府请爷回来!”

说话间,已抱起赖嬷嬷经迈开疾步就往她住处走去。

白晚舟到底不放心这医疗落后的古代,大夫是否有能力救治赖嬷嬷,便也跟了过去,楠儿见状,也追上她的步伐。

到赖嬷嬷小院时,卞大夫也赶了过来,只是看到赖嬷嬷,他却把头直摆,“伤了大筋脉,这哪里还有得救?朗侍卫别为难小医了。”

阿朗气不打一处来,“白养着你在府里那么多时日,怎么到需要你的时候就不中用了?”

大夫被阿朗数落得老脸通红,只得说了实话,“不是小医不肯治,是小医实在没这个实力啊!要不您请太医再来看看。”

阿朗气得不行,却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将赖嬷嬷在床上安顿好,对下人嘱咐道,“你们把嬷嬷看好,我去太医院请太医!”

眼看着大夫和阿朗双双离去,白晚舟皱眉。

胡闹!

抢救必须争分夺秒,现在去请太医,请来的就是神医,人也凉透了。

原主的记忆又在脑中闪现。

赖嬷嬷,淮王南宫丞的乳母,掌管淮王府上下事宜,时常教训原主,原主对她深恶痛绝,但从白晚舟的角度来看,赖嬷嬷虽严厉古板了些,却时时在下人面前维护原主当家主母的地位。

是个面冷心热善良正直的人。

当机立断便对楠儿道,“回去把你的针线篓子拿来,要快,片刻都耽搁不得!”

楠儿一脸懵逼,“拿针线篓子做什么?”

白晚舟没理会她,而是朝驻府大夫离去的方向追去,追到后,将他身上的药箱一把扯下,就往回跑。


主仆二人重回小院时,门口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府中下人听到赖嬷嬷遇刺的消息,都赶了过来,有些仆妇甚至呜呜哭起来。

看见白晚舟,没人给她行礼,只让开一条小小的过道,勉强容她走到了门边。

却被一个凶巴巴的妇人拦了下来,“请王妃止步。”

嘴里喊着王妃,那轻蔑的眼神分明把白晚舟看得连下人都不如。

白晚舟当即冷了脸,“府中奴才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

这妇人是厨长赵二家的,她男人掌管厨房采买,很有油水可捞,连带着她也有几分体面,赖嬷嬷倒下了,王爷又不在家,她自认是府中最有话语权的人了,没想到被白晚舟一顿抢白,脸上好没光。

兀自嘴硬道,“朗侍卫吩咐我看好赖嬷嬷,除了大夫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去。”

白晚舟一把推开她,径直往里走去,“本妃就是大夫。”

赵二家的不料白晚舟这么粗鲁,冷不防被她推了个趔趄,反应过来白晚舟已经走到里面了,连忙追进去大呼小叫,“王妃,您不能进去!”

白晚舟哪里理她,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赖嬷嬷床前。

只见赖嬷嬷面如金纸,腿上伤口处简单的包着一块布,根本止不住血流如注,整张床都快被血濡湿了,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一个小丫头正跪在地上给赖嬷嬷喂水。

愚昧!

失血过多,血小板本就跟不上,喝水只会更加稀释血小板,血会流得更快。

白晚舟上前一把就打翻了茶碗,赵二家的哇呜一声就叫了起来,“王妃这是干什么?您就算不满嬷嬷平时总是管教您,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跟她过不去啊!”

白晚舟皱了皱眉,“哪里来的苍蝇,嗡嗡嗡吵得我头疼,出去!”

赵二家的岂肯,反而大着胆子拽白晚舟,“王妃您就别添乱了,王爷怪罪起来没人担待得起!”

白晚舟看一眼赖嬷嬷,已经奄奄一息,一秒都耽搁不得了,当即一脚将赵二家的踹了出去,“楠儿,栓门!”

楠儿火速锁上了门,“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白晚舟打开药箱,白棉,烈酒,三七粉都是现成的,省着点用应该够,便撸起袖子,操剪刀开始剪赖嬷嬷的裤子。

“端一盏烛台来。”

楠儿闻言,连忙将最大的一盏端了过来。

白晚舟就着烛光将赖嬷嬷的伤口清理干净,灌了一口烈酒到口中,对着伤口喷上去。

那是一瓶竹叶青,又浓又烈,喷到伤口上,刺激得皮肉疼痛不堪,原本已经昏迷的赖嬷嬷一下子就厥醒,痛苦的惨叫起来。

赵二家的在门外听到,急得直跺脚,“太狠了!嬷嬷都那样了还不肯放过!”

其余下人也一个个咬牙切齿,“匪女就是匪女,心狠手辣惨无人道啊!”

“嬷嬷要是死了,最高兴的就是她了,这府里再没人能管着她了。”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再不回来嬷嬷就要被这坏女人折磨死了!”

楠儿听到外头的议论,有些害怕,“小姐,王爷回来会不会……”

“老娘救人,管他屁事!”白晚舟手眼不停,将针在烛火上燎了燎,又把线放进开水中消了毒,便开始缝合伤口。

她每缝一针,血就把她的手沾湿一点,三四针缝下来,两只手都快被血糊住了,又黏又滑,简直没法继续下手。

额头也有汗水渗出,不同以往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每台手术都会有好几个护士围着她,替她打下手、擦汗,这会儿她只能自己用手背胡乱一擦,以防汗水滴进眼睛影响视线。

这一擦,沾得脸上也都是血,看着比床上的赖嬷嬷还要可怖。

“楠儿,用酒洗净手,然后帮我用棉花把伤口滋出来的血沾掉,滋一点沾一点。”

楠儿早吓坏了,听了白晚舟的话,才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开始蘸血。

有人打下手,活总算好做了些,白晚舟先用细针缝上了血管,又换了粗一号的针缝皮肉组织。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把贫简的器械使得行云流水,看得原本捏着一把汗的楠儿,不受控制的生出勇气和信任来:

赖嬷嬷在小姐的手里,能活!

这种动脉破裂的缝合手术就算放到现代,都是风险极大的,在这医疗条件约等于零的古代,更是难上加难。

没有麻药,没有止血电钳,没有无菌环境,没有抗生素,全靠医者一双手,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也是赖嬷嬷合该大难不死,让她遇到了白晚舟。

白晚舟,非典型学霸,先后游学于哈佛医学院和伦敦皇家医学院,26岁获封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本该在国际医学舞台大放异彩为国争光,谁知被个医闹一刀毙命,有莫名其妙重生到这里。

如今沦落到只能用缝衣针给人缝缝动脉了。

做好所有缝合,又给伤口喷了一口白酒消炎,再敷上厚厚的三七粉,用干净的棉布包扎好,白晚舟累得直接瘫坐在地上。

门外。

南宫丞踩着一地碎月赶了回来,看到紧闭的门窗,冷眉问道,“嬷嬷呢?”

赵二家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奴才拦不住王妃啊!您快救救嬷嬷吧!王妃进去后,也不知怎么折腾了嬷嬷,嬷嬷惨叫了好久,王妃栓了门,任凭奴才们怎么敲都不开,您不在府中这一年,嬷嬷确实对王妃多有教导,但那都是好意啊!王妃怎么能以怨报德,在这个节骨眼儿给嬷嬷罪受呢!”

南宫丞眸中凝了血光,不等赵二家的说完,便反手一掌震开了房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