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启禀王妃王爷又失忆了

启禀王妃王爷又失忆了

尘小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木海洋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经受社会的毒打。虽然初出茅庐非常辛苦,但她乐此不疲。一次上班途中,她竟然出魂出在地铁上!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再睁眼,木海洋出现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古代世界中!本打算找一个小道士,将她送回原来生活的现代世界,未料,来人竟然是个王爷……

主角:木海洋,离玄之   更新:2022-07-16 03: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海洋,离玄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启禀王妃王爷又失忆了》,由网络作家“尘小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木海洋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经受社会的毒打。虽然初出茅庐非常辛苦,但她乐此不疲。一次上班途中,她竟然出魂出在地铁上!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再睁眼,木海洋出现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古代世界中!本打算找一个小道士,将她送回原来生活的现代世界,未料,来人竟然是个王爷……

《启禀王妃王爷又失忆了》精彩片段

闹钟在每个周一至周五七点三十七分响起。这意味着木海洋要起床了,总是等闹钟响过,起床关掉闹钟,然后又往床上一躺,等五分钟之后闹钟再次响起。才火急火燎的从床上弹起,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木海洋一名刚刚毕业的普通白领,没有多出众的外貌也没有魔鬼般的身材,更没有显赫的家世。长卷发戴黑框眼镜,脸有些婴儿肥,一字眉还算生长的可以,眼睛不大不小,一单一双但笑起来也属于一线天,鼻子不高眼镜一遮也还好。最让她觉得得意的外表便是嘴,生的小巧水嫩……五官单个看还算不错,揉在一起就真很一般。

眼看又要赶不上开去地铁站的公交。拼了命的从小区一路跑去车站,每每这个时候都告诫自己明天把闹钟调前五分钟,一定要。可每到睡前又对自己说明天不贪睡后面五分钟就可以了,来来回回自己打自己的心理战。导致日复一日是这样的出场。

“呼~”算是偶尔走运遇到的司机师傅晚了几分钟,赶上了。

赶上后又要去挤蜂涌的地铁,幸好了解地铁的规律,上班高峰期内有折反的空车。可不想站着去公司,那腿都要折了。

抢上个位置,头靠着隔板就闭上眼睛,准备是睡到公司那站。

总能在闭上眼睛时,听到别人厌恶的声音,却又改变不了的现状,木海洋对这些也已司空见惯。秉承着不看不听的原则继续神游。

架不住,周一人忒多了,都不知道为什么周一人那么多。木海洋坐在位上闭目养神不知谁不小心似的踢了她一脚。一脚就一脚吧,也懒得看是谁。人多也许就是无心的,总不能踢回去吧!

不一会儿,又被踢了一脚。木海洋还在奇怪,今天这是怎么了,算了,人多不计较。正当她还在心中骂了一遍那人,又被踢了一脚,这回狠狠的被踢了一脚,这时木海洋怒火被点燃,准备和那人计较计较。

不耐烦的睁开眼,顿时把她吓尿了,忍不住自己说道:哎呦我去,这什么鬼,我咋看到我自己了?这是什么个情况啊?

木海洋见她自己好好的靠在隔板上,也没有人踢她。可她确确实实看到了自己。

“我这是出魂么?今天旷工该怎么算啊?告诉老板我在地铁上阳气那么重的地方出魂了?鬼才信咧!我不会一直在这飘着吧?”这时车才开了两站,离木海洋公司还有十七站啊。就这么飘着看着自己?看车上人你推我挤,你嫌弃我我嫌弃你?

“不行,我要回去!这出魂可不是闹着玩的,我麻咪说过出魂七七四十九天,不招回去是要去了的……”

努力学着电视上演的那样,往自己身体里撞。这样应该就回得去了吧。撞了几站路了还是这样,生生怕,把其他什么再给撞出来。无奈道:就守着这肉体好了!

坐在自己身后窗台上,把脚架在自己的肉身上,反正是自己的,现在只是个魂又不脏,双手撑起下巴思忖着:“我这是不是小说电视看多了?这是什么鬼?小说电视剧上这会子不是应该要出现个什么道士收了我么?或是帮我回体啊?然后我再千恩万谢的啊……”木海洋已经在脑子里补了一部剧。

列车行驶了一半,这现状还是没有改变,怎么办怎么办啊?到了终点站还是这样就要拉走的,别人拉我会不会觉得我死了啊?木海洋脑洞又大开起来,根本收不住她脑子里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猛然想起了,刚刚是谁踢的我?绝对是那人出的妖蛾子。这才四下观察是否有可疑人物,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不料一个声音从耳后传来:“这才想起我啊?”

把木海洋这一顿吓得啊,这出魂还带一对一对的么?侧过头看到一个男人,年纪约摸大不了自己几岁,短发,长像清秀,五官精致,十足的阳光小伙子型。

自己心里还在乱想着,“这就是男主角么?哎呀我是女主角多不好意思啊?”又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木海洋你疯了吧!你的魂还在外边飘呢,你这都想些什么啊?”

对对对哦,木海洋这才回过神来,用着多年看武侠小说的语气道:“来者何人?”她认为这样的语气会显得很有气场,定能震慑对方。说白了就是她的口头禅,习惯用语!

对方却往她脑门上一拍,大笑的憋出眼泪道:“木海洋,你疯了吧?”

“你才疯了你们全家都疯了!”这一笑让木海洋,顿时火冒三丈。

那人忍住笑意道:“我不笑了,不笑了!你在这干嘛呢?”

“没看到我在守我的肉身吗?”木海洋还指了指脚下的肉体。

“噗~”那人实在憋不住又笑了起来。

木海洋的脸色越来越黑,也懒得理会他。不一会,等他笑够了继续道:“那你想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木海洋没好气的应着。

那人指了指她脚下的肉身,这才明白他是这个意思。

“不知道!先守着吧,我不可能在人那么多的地铁上被踢了几脚就挂了吧?这么容易死的话留着她有何用?”始终不相信自己被踢几脚就能死掉,那自己也太弱不禁风了吧,死就死了,下辈子投个好身体不能踢几脚就死的身体,林妹妹都没这么娇弱。

木海洋这才反应过来:“你谁啊?怎么能和我说话?”

“想知道我是谁吗?五日后来江南找我啊,我就告诉你。”那人带着些下套的语气说着。

“你疯了吧你!江南那么大,长江以南叫江南,你看我学理你就欺负我地理不好么?又不单指一个地址,要告诉我门牌号我导航才能找得到的好么?何况鬼才去找你哦。我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哎~先想想怎么活的问题再说。”说着说着又为自己能不能活担忧起来,管他谁呢?还江南我还江北呢?

“你到江南来,我定会知晓……”那人还准备再说。却被木海洋打断了:“停!我没空!爱找谁去找谁去。”开始幻想的男主角,在越来越长的交流下,使木海洋担心身体越来越烦躁,也不想听他再说下去。

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道:“怎么办怎么办还有两站就到公司了,这怎么办啊!”真是烦躁的很,再踩一下肩膀还是进不去,哭丧着脸,抬起头看着列车顶,向上伸出双手大喊道:“来个道士替我还个阳吧?”

“哟嗬,我替你还阳,你来找我好不好?”那人连哄带骗的在木海洋耳边说道。

“真的假的?你自己还出了魂,还替我还阳,这多不好意思啊?”木海洋先是不信的语气,但一听能还阳,这精神气一下又提起来,带着催促的语气道:“来来来,快点啊,我上班就要来不及了!”毫不客气的招呼他快点。


最后一站快要停下了,木海洋还飘在自己肉身上,不厌其烦的道:“你能不能行啊!我怎么还在这?不行就等道士经过好了。”这二十一世纪的哪有那么多道士随便经过,还刚好能看到你的魂,替你还阳,木海洋脑子里装的什么啊!

“乘客你好川临站到了……”列车响起了标准的女声,像是一道道催命符!完了完了完了,这月已经第五次迟到了,再迟到要骂死了。咦不对,我担心老板骂我做什么?命要紧命要紧!

“记得来找我哦!木海洋!”那人声音干净好听,此刻听在木海洋耳朵里却无比烦躁。

说完那句话,人也消失了。竟然木海洋醒了过来,列车刚好驶进车站。她先是捏了捏脸,然后又拍了拍腿,真就活过来了。

命算是捡回来了,也没管那么一车人蹭的站起来忘我的叫道:“我竟然回来了,哈哈……命不该绝啊!”

一车人都回过头看她,觉得是个看电视剧看脑残了的神经病。木海洋没在意那么多,反正下次也很难遇到,人那么多怎可会再遇到,就算遇到也不认识便又欣喜的叫道:“我没死啊!真好!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只当自己是做了场梦,哪能相信那些神鬼妖魔的话呢?梦中那男子确实挺好看的,主要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哎呀竟然忘问名字了,以后也好注意一下身边的人嘛,真是够蠢的。木海洋沉浸在魂归的喜悦中完全忘了还有其他事。而且这件事也只当是一场梦不醒的梦而已。

急匆匆地跑到公司,还好还好没迟到。难道我木海洋的好运要来了么?竟然周一没迟到,真是自己都不怎信。十次周一起码十一次迟到,没哪次不迟到的,不同的仅仅是迟到的时间长短问题。

中午公司一起出去吃饭时,木海洋和几个关系好的同事瞎聊天。就聊起了今天在地铁上做梦的事情,都觉得神乎乎的。但也有一两个只当木海洋做梦,隔壁餐桌的陌生人听到了些,更是觉得这女孩子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都看神经了。

“海洋,那你周六去找他吗?”苏果很认真的问木海洋,显然她不当这是个梦。也不怪,苏果的家乡就有些神鬼莫测的事情,她信这些也很正常的。

“是啊,海洋你去找他吗?”又一位女同事八卦起来了。

木海洋火气上来了,讲述了一遍才理清一个问题:“找个屁啊找,如果真是我出魂了,那就是那小子出的幺蛾子,我没弄死他就好了!如果是梦那就更不必说什么咯!”

“果果,不用担心我啦,能有啥事啊!这周六新上映的电影一起约起来啊?”木海洋宽了苏果的心,然后又对她们约起来,大部分都有男朋友就只有苏果和木海洋还有一位刚进公司的小姑娘单身着。所以苏果自然和木海洋相处的时间多也相处的好。

“我去!”那个小姑娘说周六去。苏果自然也拧不过木海洋,最终还是她们三个约好去看电影。

周一一天过的很快,木海洋也因为没迟到挨批心情好的不行不行了。

终于下班了,苏果一路和木海洋去了地铁站。由于是同一条线,下班两人经常结伴,但上班就不会,知道木海洋是个迟到的主,可不会在站台等她一起。

苏果是属于那种柔弱型女子,让人看了就很有保护欲望的类型,也是木海洋来这个城市第一个认识的人。而木海洋呢,思想活跃,脑洞大开,似有见人说人说见鬼说鬼话的能力,没什么心机爱逞强。这也是苏果学不来的,而苏果的柔弱却也是木海洋没有的。

路上苏果还在担心:“海洋,你真的不去吗?要不我陪你去吧?”

“哎呀,果果~说好的周六去看电影啊。不去不去就不去!”

木海洋下定决心的事,一般不会改变。苏果自然也是明白,却还是忍不住问她,怕她因此而开罪对方。

“好啦,不问啦!回家吧,好不容易你今天没迟到呢?是不是该请我喝杯奶茶呢?”苏果识趣的把话题转开了。

“必须的。走!庆祝我要交好运了!”木海洋真是个一根筋,一天不迟到就是交好运,那自己不会早起五分钟,不是天天交好运了?

老地方,嗯!又是老地方。习惯了在苏果住的那一站下车,顺带把她送回家。自己这长相一般就不怕别人来劫个色什么的了,相对于苏果就不同了。反正都来了索性好人做到底送她回家咯!

等到自己回到家时差不多九点,忙活了半天也就十点了,躺在床上玩会手机。木海洋一直有两个手机,一个是正常点的手机,还有一个比较好些的。

因为什么呢?这就要从那年大雪说起了。

那年冬天大雪封山,家里足足停了九天的电。只能点着蜡烛过日子,还好小山村不用电器做饭,否则要饿死了。木海洋是个爱玩游戏的手机控,前一天就把手机电用没了。后面八天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当时家人坐在火堆上烤火聊天时说道,要是有太阳能充电的手机就好了,走哪都不用担心手机没电了。

果不其然,世面上出了一款专门用太阳能充电的手机。二话不说立马买下。花了自己整整三个月工资,这可是下大血本了。所以她身上都会带两个手机,一个工作用。另一个备用,以免重蹈覆辙。

因为这事苏果还曾笑话她好几天,说她现在身在城市中太杞人忧天了。木海洋却不以为然,万一再出现,你们这些半手机控疯了你们才好!

这几天什么也没发生,该吃吃该喝喝,就是上班从来没迟到过了,这让苏果她们大为感叹。

周五下班是最热闹的了,从上班开始就在数着时间下班,好一群人出去逛大街,能晚归尽量不早归。一则不想处在高峰期挤地铁,二则明儿个就周六了,能睡多晚睡多晚。所以周五也就成了她们狂欢的特定日。

几人到家时将近末班车的时间了!木海洋到家乏的不行,快速冲了个澡便躺下睡了,能睡多晚绝不早起主儿。


凌晨刚过,木海洋就开始做梦。乱七八糟,想在梦里记住自己的梦真是太难了,何况起来又怎么会记得呢?

“哥,就是这姑娘?”木海洋在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对话,正在做梦的木海洋怎么会在乎别人在她房间说什么?

只当是梦是梦。就好比你在梦中梦到一串数字,你记下来是打给这个号码还是买彩票?当然是去买彩票了,打给它顶个毛用。这一直是木海洋崇尚的原则,鬼片什么的都是骗小孩子的,自己才不会去打这电话呢,威胁什么的都没用,自己不信国外电影这一套,必须彩票买起来。

“嗯!木海洋!”那个在地铁上的小伙子此刻出现在她房间,还带了一个比他小一些的男子,看起来就比他哥调皮,眉目有些相似。

“谁?来者何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在梦里还呓语了一句。

“噗~哥,这是武侠小说迷吧?”年纪较轻的男子笑出了声,这又是什么剧情,他哥真是够重口味的。

“笑个屁啊!”那人脸越来越黑了,木海洋又在梦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几分钟之后才收住笑声道:“哥,你去她梦里看看呗,本大爷就不奉陪了!”

说着就从窗台一飞,消失了。

“是哦,怎么忘了?走你!”一溜烟儿的消失进到木海洋的脑门里了。

此刻的木海洋,正圆她的武侠梦,一身黑色锻秀长袍,头发束起,手持长剑,直指对方,面露凶气,没有了平常的嬉笑的表情,竟有些看呆了来人:这还是那个木海洋吗?真是惊呆我了你?

又是那一句,来者何人!真是要笑死自己了,这小姑娘就不能换句台词?

梦里画面一切。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本来梦就是断断续续的,哪能像电视剧一样还带一集一集的往下放啊!

好歹不歹,切到又到了周一挤地铁的时候。真是把自己惊出冷汗来了,还梦到了那个和自己一样出魂的人。完了完了,病的不轻啊!

猛然睁开眼睛,我怎么又出魂了!欲哭无泪啊,今年犯忌了么?

拍着自己在地铁上的身子,越来越用力:“醒醒!喂,木海洋!你醒醒!你咋能死呢?你婚还没结,两人日子都没过,你快给我醒过来你!”用力锤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用都没有。

算了算了,想到这年龄男票也没有,还想结什么婚,这倒好再不醒来死了你得了!木海洋破罐子破摔自己说着。越想越来气:“都是那男人出的幺蛾子,否则我怎么可能又变成这样子!”边这样想着,边找起人来了,还是没见到人,这不合规矩啊,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要出现的吗?然后告诉我自己弄错魂了?

木海洋虽然不信国外鬼片的那一套理论,可是对中国神鬼故事和电影理论可一直是深信不疑啊!

按照剧情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来个道士?呸,我又想什么道士啊!

只能祈求的道:“那位小哥,你行行好快来帮我还阳吧!”刚才还把人骂个要死,现在为了还阳真是臭不要脸。

自然木海洋在梦里是看不到进去她梦中的那位小哥,听到她这么说。那人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活出出看了场电影一样,太惊心动魄了,刚才还为她变成侠女而欣赏不已,现在立马原形毕露,快要把他笑岔气了。

“木海洋你真是给我太多惊喜了!我看你敢不来找我!”不想再呆下去,离开了她的梦境,看着床上的木海洋,还抑制不住笑意:“你今天不来找我,我就让你回不来哦!”说完就消失在黑夜中。

木海洋猛的惊醒,这一身冷汗。真是很后怕啊!先是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缓了一会儿拿起手机一看才三点半,真是一点不消停。还好今天才星期六!

逛了逛微博,发现这个点还有人发微博,也真是有够精神好的,鄙视了一番之后还是没有睡意又逐条逐条的看了起来。看了大概半小时四点多的时候,想了想给苏果发了条微信,先不管她看不看的到,给她发了再说。告诉她又梦到那个事情了。

自己还是毫无睡意,压根就不睡了,能睡自然就睡了,反正周六。夜猫子也就是这样熬成的!

又看了武侠小说,什么江南什么世家世仇什么的,看多少的武侠都基本差不多,但反正爱看就是了。看累了又玩了玩了游戏,大半夜的听歌,小区人是要举报的吧,还是免了!

“叮~”手机响起了接收消息的声音。

木海洋正打着游戏呢,低声说了句:“我去,吓死姐了!”没去管,先把这盘游戏刷完再说,又认真的进入到游戏的世界里了。

“叮~叮~”又连续想了两次,木海洋在想这大半夜的做什么啊?

这才想起来,自己给苏果发过消息,按了暂停退出去看消息!

“海洋你没事吧?”第一条消息。

过了半小时接近五点半了连续的两条消息:“我早班车来你小区!”“我给小今发消息说不去看电影了!”

看完这三条消息,木海洋还在心里嘀咕这叫什么事啊?因为一个梦还要我跑到江南去?还把我心念的电影泡汤了?真不该和苏果说,这小妮子就信这些有的没的的。梦如果能成真,就让我中个五百万啊,我还当什么小白领啊,摇身一变当老板啊,这就不用担心迟到被批了,要批也是我批别人。木海洋又开始脑洞大开了。

行了就这么着吧,我胡汉三还怕个鬼不成?

回复了苏果让她空着肚子来,好一起去吃早餐。电影首映没看到,以后还是有的,不能扫了苏果那么早来的兴致,何况还告诉小今不去了,再约就不好了。还有一件事木海洋一直没在意,苏果都不用睡觉的么?昨天晚上也和自己挺晚回家的,还能起这么早哦。什么都不管了,继续游戏玩起来。沉浸在游戏中的木海洋特别着迷,就像她对武侠一样无法自拔的程度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