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至尊神婿陆辰

至尊神婿陆辰

猎户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辰刚刚一统蛮荒,被授予了“龙主”的称号。一通电话打破了平静,电话那头竟然是他素未谋面的女儿!在听见唐语嫣这个名字之后,前尘往事不由得涌上心头。当年,陆辰是首富之子,与唐家千金定有婚约。后来陈家在一夕之间破产,父母顶不住压力跳楼身亡,唐家解除了婚约,可是未婚妻却誓死不从,陈辰只好入赘。没想到他离开的这几年,妻子过得并不好!为了挽救妻女的性命,一代龙主霸气回归……

主角:陆辰,唐语嫣   更新:2022-07-16 0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辰,唐语嫣 的女频言情小说《至尊神婿陆辰》,由网络作家“猎户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辰刚刚一统蛮荒,被授予了“龙主”的称号。一通电话打破了平静,电话那头竟然是他素未谋面的女儿!在听见唐语嫣这个名字之后,前尘往事不由得涌上心头。当年,陆辰是首富之子,与唐家千金定有婚约。后来陈家在一夕之间破产,父母顶不住压力跳楼身亡,唐家解除了婚约,可是未婚妻却誓死不从,陈辰只好入赘。没想到他离开的这几年,妻子过得并不好!为了挽救妻女的性命,一代龙主霸气回归……

《至尊神婿陆辰》精彩片段

“喂,爸爸,你是我爸爸吗?”

“我现在被人抓起来了,你能来救糖糖吗?他们都是坏人,一直欺负糖糖。”

“你打错了吧?”

“你……是吗?我今年四岁了,我妈妈唐语嫣。”

“我……我没有打电话,哇,好痛,我不敢了!啪……”

嘟嘟嘟嘟。

电话戛然而止。

“喂……喂……”

刚刚一统蛮荒,受封“龙主”的陆辰焦急的对着电话一阵吼叫。

唐语嫣!

尘封了六年的记忆涌上心头。

六年前,龙州首富陆明夫妇破产,两夫妇从陆氏集团大厦一跃而下。

往日阿谀奉承的人全都避之唯恐不及。

和陆家有婚约的唐家更是勒令唐语嫣与陆辰退婚,改嫁他人。

唐语嫣宁死不从,宁愿跟唐家断绝关系,也要嫁给陆辰。

就这样一无所有的陆辰入赘唐家,受尽白眼与屈辱。

陆辰一气之下,毅然边关从军。

若没有唐语嫣的温情与鼓励,哪有今日一统蛮荒,裂土封疆的北境龙主?

想到唐语嫣的脉脉温情,还有电话里那孩子痛苦的呼救。

焦急!

愤怒!

萦绕心头!

陆辰霍然起身。

双眸杀意滔天。

六年时间,孤女寡母。

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如今,自己受封北境龙主,麾下四大天王,八大战将。三十万“玄甲军”打的四方俯首!

可不能护妻女周全,裂土封疆如何?权倾天下又如何?

陆辰紧握拳头,指甲扎入手掌,鲜血直流。

一股滔天杀意,直冲九霄。

“号令玄甲军,以最快速度奔赴龙州。如有延误,军法从事!”

一时之间,各国局势风起云涌。

北境龙主麾下四大天王,八大战将得到命令,立刻从世界各地以最快的速度奔赴龙州。

这个华国内陆汉南省的二级城市龙州立刻热闹起来。

北境边陲。

赤壁千里。

各路战将率领麾下玄甲军,浩浩荡荡。

战机遮天蔽日。

声势之大,震惊世界。

各国接到消息,不约而同派出情报机关。

“给我查,到底是什么惹了龙主?这个疯子!当真要一统天下他才满意吗?”

消息很快传出。

“据查,龙主受封之日接到一神秘电话,受封大典未结束,他便发布第一条军令,玄甲军全军出动!奔赴华国龙州!”

“全军出动?”

“全军出动!包括正在前线作战的四大天王,八大战将。”

“龙主有令,一级战备,奔赴龙州,违令者斩!”

各国元首听到这消息无不惊惶。

玄甲军战力之强,世所罕见!

对号称“陆战天下第一”的蛮荒南越灭国之战,也只是出动了一名天王,三名战将而已。

如今,四大天王,八大战将,三十万虎狼之师!

全军出动!

到底是何原因?

“难道陆辰要搞得天下大乱吗?”

同时。

华国帝都。

军部大佬看着大屏上从华国边陲各地奔赴而来的玄甲军。

“多少了?”

“据不完全统计,从北境赶赴内地的玄甲军不下十万!”

军部部长一头冷汗。

华国军部名义上管辖华国境内一切武装。

可不包括玄甲军!

玄甲军镇守北境,抵御蛮荒,不受军部辖制。

北境龙主陆辰更是比他这个军部部长品阶更高。

名副其实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还没查到龙主为何大动干戈吗?”

片刻功夫,探子来报。

“据可靠线报,龙主是因为个人私事。”

众人皆是大惊,一个个面面相觑。

因为个人私事,出动麾下恐怖的战争机器,放眼世界,恐怕也只有北境龙主陆辰一人了!

巨大的屏幕上,一道道红色箭头都指向同一个地方。

华国汉南省龙州。

“龙州不过是汉南一个二线城市,为何能引起龙主如此大的兴趣?”

“大人,我们要不要设法阻拦?”

阻拦?

军部部长无奈一笑。

玄甲军兵锋所向,放眼天下,谁堪一战?

此时,汉南驻军最高统帅打来电话。

“大人,玄甲军集结,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北境龙主陆辰造反了?”

“放肆,敢污蔑龙主,你有几个脑袋?”

军部部长也是一头雾水,叹道:“龙主是因为私事,具体情况还在调查。”

“那玄甲军过境,不合规矩,沿途要不要设卡拦截?”

“放屁!”

军部部长霍然起身。

“龙主所到之处,务必畅通无阻,任何人不得阻碍!”

“我们绝不能与龙主发生冲突,明白吗?”

“明白!”

一声叹息,满是无奈。

是夜。

华国上空,战机遮天蔽日。

北境边关隆隆的车轮,踏破承平百年的内陆。

玄甲军日夜不停,以最快的速度抵达龙州。

拂晓。

玄甲军已经兵临城下。

须臾便可破城!

“龙主,是否攻城?”

玄甲军四大天王之一红鸾小声问道。

自她跟随陆辰以来,何曾见过杀伐决断,权倾天下的龙主如此做派?

“算了,给军部那帮子老家伙留些脸面,你随我进城即可!其他人化整为零!”

陆辰立于城外,往事涌上心头,心思百转,虎目含泪。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一个鬼魅般的身影飘然而至。

“会龙主,夫人在您离开龙州之后生下一名女婴,取名陆棠棠,小名糖糖,如今……”

“快说!”凌厉的声音响起,四周空气仿佛下降几度,令人脊背发凉。

“龙州赵家赵冲觊觎夫人美貌,逼迫不成,就……就抓了糖糖小姐,要卖……卖掉,逼迫夫人就范!”

一股滔天杀意直冲云霄。

龙州赵家!

好!很好!

陆辰眼神血红,声音宛如九幽之下的魔鬼一般。

“入城!”


龙州郊区。

一处院落。

本是夜深人静,打骂之声夹杂着一个小女孩的哭声不绝于耳。

“老子让你给你妈打电话,可没让你找你那野爹!”

一个留着青茬儿的纹身男揪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皮带狠狠在她身上抽了两下。

小女孩哭喊的声音搞得心烦意乱,他提起来小女孩,像是抓一个小鸡崽子一样,大步走到院子里。

院子里,鸡屎鸭粪,臭不可闻。

墙角的猪圈,几只猪哼哼的在吃食,到处散发着难闻的臭味。

纹身男嘴里骂道:“哭哭哭,哭的跟杀猪一样,老子让你跟猪一起吃!”

说着,直接将小女孩扔到了猪圈里。

小女孩更是尖利的惨叫着。

纹身男看着蹲在门口的老男人道:“这小妮子,多水灵,五千块钱真是便宜你了!”

那老男人蹲在门边吧嗒吧嗒抽着眼袋,苦着脸道:“这臭丫头机灵的很,搞不好就跑了。再少点,三千块!”

“滚你妈!”纹身男骂道:“她妈好歹也是唐家的小姐,你要就要,不要赶紧给老子滚!”

小女孩听这伙人要卖了自己,从猪圈里爬起来,大声哭喊道:“坏蛋,你们这些坏蛋,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纹身男和几个手下一阵讥笑。

“小野种,在这龙州,我们冲少看上的女人,还没有到得不到的!就凭你那野爹?”

纹身男一阵贱笑。

“冲少给你找了个好地方,让你风风光光的嫁人,你这老公可知道疼人的很!”

旁边几个手下哈哈大笑。

“老大,这小丫头片子能当媳妇儿吗?别搞出了人命!”

纹身男冷笑道:“这老光棍子几十年没尝过女人啥滋味,还管的了这小野种几岁?”

陆棠棠在满是污泥,恶臭难闻的猪圈中拼命挣扎大叫道:“放了我,你们这些坏蛋!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小丫头片子,还有力气叫唤!”

纹身男左右一看,直接提起猪圈旁的泔水,作势要泼。

陆棠棠忙要闪避,结果脚下一滑,直接一屁股坐到猪圈里,旁边几头猪哼哼的到了她身边,吓得陆棠棠狼狈爬走,瑟缩着躲到了墙角。

纹身男几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轰!

一声闷响!

院子的铁门轰然炸开!

一个双目血红的男人站在门外。

气质冷厉如出鞘之剑的红鸾紧随其后。

“草泥马的,冲少办事,不想死的赶紧滚!”

纹身男指着两个不速之客破口大骂。

“俺嘞娘啊,不会是警察吧?”老光棍吓得屁股尿流,喊道:“可不关俺的事儿啊,是他们把这小妮子送到俺这的。”

“也是他们把那小妮子扔到猪圈里的!”

猪圈里,传来陆棠棠的惨叫声。

陆辰听着这声音,顿时两眼一红,心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杀意冲霄而起!

他眼神看向几个打手,如同看几个死人。

即使现在不是,过几分钟也是了!

“爸爸,你是爸爸吗?”

浑身污泥的陆棠棠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扑闪着大眼睛趴在猪圈里看着陆辰。

纹身男一脸戏谑打量着眼神血红的陆辰,丝毫不知道死神降临。

“草!你就是这小杂种他爹?老子以为条子呢!”

“你来了,刚好跟你说一声。”纹身男看着猪圈里的陆棠棠道:“赶紧让你家那臭娘们儿爬到冲少床上去,要不然……这小杂种就只能呆在猪圈里吃猪食!”

一群人哈哈大笑。

陆辰双拳紧握,眼神血红。

惨死的父母,温婉体贴的妻子,女儿陆棠棠的眼泪。

一个个画面在脑海中闪现。

他声音冷冽,犹如九幽黄泉索命使者。

“杀!”

“给我杀!”

“一个不留!”

刀出鞘!

红鸾身影一动,杀气凛然。

四大天王之一的红鸾,对付几个小混混,简直是牛刀杀鸡!

片刻之后,几个小混混已经如土委地。

纹身男看到这情形,满脸惊恐,步步后退,色厉内荏道:“我……我是冲少的人,你……你敢……”

此时,陆辰从猪圈抱起浑身恶臭的陆棠棠,忍不住双目含泪。

“不抱,我身上脏!妈妈说过,不能脏兮兮的让人抱!”陆棠棠奶声奶气的说道。

陆辰含泪给陆棠棠擦拭着身上污泥,陆棠棠丝的一声吃痛。

他这才看到陆棠棠稚嫩的身体上一道道鞭痕。

“龙主,此人如何处置?”

红鸾恭敬道。

“断手!”

陆辰吩咐一句,捂住了陆棠棠的眼睛和耳朵。

咔!

红鸾硬生生掰断纹身男两只手。

凄厉惨叫响彻夜空。

“唐嫣然在哪儿?”

“帝……帝豪大酒店!”断了双手的纹身男疼的奄奄一息,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

“龙主,此人……”

“凌迟处死!”

陆辰抱着陆棠棠决然而去,身后,响起凄厉的惨叫声,宛如人间炼狱。

帝豪大酒店。

龙州最大的五星级酒店。

宴会厅中。

唐家人济济一堂。

唐语嫣双眼红肿,跪在地上。

身旁,长辈亲朋冷眼旁观。

唐嫣然的父亲唐天豪更是扭过头,不看这个令他蒙羞的女儿。

“为了那个丧门星的小野种,连累我们唐家一起遭人白眼,你现在还有脸来求我们救她?”

大伯唐天龙冷哼道。

“救她做什么?跟你一样被男人勾引,忤逆父母之命,令家族蒙羞吗?”

锥心之语像刀子一样扎入唐语嫣的心。

唐天豪虽然不忍心看女儿如此受辱,可当着全家老小的面,也不敢替女儿出头。

唐语嫣承受着家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一言不发。

她主动来求,就知道会面临什么。

若非女儿被赵冲抓走,以此要挟,他又怎么会舔着脸再来求唐家?

毕竟六年前,她坚持不退婚,嫁给陆辰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唐家的女儿了。

“各位长辈,糖糖是我的亲骨肉,我怎能看着她受屈辱而坐视不理?”

唐语嫣拿出手机,想让长辈们看看糖糖的照片。网

希望能激起长辈们的恻隐之心。

啪!

手机被一巴掌打掉在地上。


“少拿这小杂种来恶心我们!你要是跟了冲少,事情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真是搞不明白,你以为结过婚有了孩子的女人,还装什么三贞九烈,冲少看上你是你的福分,要是再执拗下去,我们唐家都要跟着你遭殃!”

大伯母唾沫横飞的嘲讽着。

唐语嫣眼含热泪,心中莫大的委屈只能混着眼泪流下。

她咬牙切齿道:“赵冲抓走糖糖,卑鄙无耻,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平时柔弱较小的唐语嫣,散发着骇人的气势。

“住口!”唐天龙一拍桌子,怒道:“不许如此说冲少!”

大伯母也厌恶的看着唐语嫣道:“冲少这是对你重视的表现,你从了冲少,也是为我们唐家做点贡献!”

唐语嫣冷笑看着两人,只觉得心中凄苦无比。

最亲的亲人,长辈!居然为了不得罪赵冲,让自己以身事贼!

当真是可笑至极!

此时,厅门轰然打开。

两列黑衣保镖开路。

一个身影一步三摇的进入众人视线。

唐家众人一看,忙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那谄媚的笑容仿佛看到祖宗一般。

唐语嫣看到那身影,一颗心沉了下来。

眼神充满绝望!

她看着一脸谄媚的唐家人,露出一丝惨笑。

她本想求家族长辈救自己的女儿。

却没想到家中至亲长辈却对赵冲通风报信,将她推入火坑。

赵冲。

龙州赵氏家族的少爷。

因为觊觎自己的美貌,便派人抓了女儿陆棠棠。

这样一个人渣!只因为家中财雄势大,便让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长辈如太监一般溜须拍马。

“有话说,有屁放!老子还忙着呢!”

赵冲不耐烦的看着唐天龙。

“这……冲少您别急,我唐家诚心想给您交给朋友。”

唐天龙满脸谄笑,指着跪在地上眼神空洞的唐语嫣。

“承蒙冲少不嫌弃,我唐家愿将唐语嫣双手奉上!”

赵冲看着梨花带雨的唐语嫣,顿时眼前一亮。

“呦,都来看看,这不是三贞九烈,宁死不从的唐大小姐吗?”

赵冲猖狂大笑,得意至极。

他上前捏住唐语嫣的下巴,露出一丝狞笑。

唐语嫣眼神怨毒望着仇人,甩开他的脏手!

“不得对冲少无礼!”

大伯母厉声骂道。

赵冲肆无忌惮的看着唐语嫣。

“别,我就喜欢她这个样子,有味道!”

唐语嫣恨不得将赵冲撕成碎片,她怒吼道:“你这个畜生,糖糖呢?我的糖糖呢?”

赵冲嘿嘿贱笑道:“这个时候……应该在吃猪食吧?你没收到视频吗?”

“畜生,我杀了你!”

唐语嫣疯魔一般窜起来抱住赵冲,咬住他的耳朵。

啊!

一声凄厉惨叫!

这一声将所有人都吓住了。

谁都没想到柔柔弱弱的唐语嫣会像疯狗一样咬人。

“看什么?给我拉开这个疯女人!”

赵冲说着,使劲甩开唐语嫣。

唐家人也反应过来,几个人拼尽全力才分开两人。

赵冲脸上尽是鲜血。

“敢咬老子把她给我带走,老子有的是时间消遣他!”

赵冲露出一丝阴笑。

几个保镖立刻摇头,眼神中露出贪婪的光芒。

赵冲一摆手,几个保镖立刻抬起唐语嫣就往外走。

“救我……救救我!”

唐语嫣乞求的眼神扫视一周,唐家众人却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眼神谄媚的看着赵冲。

此时,只听到一个声音炸雷一般响起,响彻大厅。

“赵冲,放开她!”

赵冲回过头,就见一个魁梧身影出现在门口,双目血红,正是怒意冲霄的陆辰。

“陆辰?是你!”赵冲一阵意外。

心如死灰的唐语嫣看到陆辰,心中又是意外有事惊喜,挣扎着大喊道:“陆辰,救我。”

话音刚落,就被赵冲一把抓住头发,狞笑道:“陆辰,当年龙州第一富二代,这几年你死哪儿去了?”

陆辰眼神看着在赵冲手中拼命挣扎的唐语嫣,杀气凛然,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赵冲不屑一笑,道:“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当年你老爹老娘的车祸是我找人安排的。”

句句锥心!

陆辰本就怀疑当年父母车祸有蹊跷,却没想到是赵冲所为。

顿时,一股杀气,直冲云霄。

赵冲猖狂一笑,冷声道:“给他打断他的腿!”

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立刻涌了上去。

陆辰被围在中央,显得如此单薄弱小。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唐语嫣奋力甩开赵冲,扬手一巴掌。

赵冲恼羞成怒,扬手就要打唐语嫣,手腕却被铁钳抓住一样,动不得分毫。

他回头一看,只见陆辰正抓着他的手腕,眼神阴冷的看着自己。

他转头一看,那十几个保镖此时全都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行啊,出去几年挺能打啊!”

赵冲虽然惊讶,但并不害怕。

今时今日的赵家在龙州是横着走的存在,别说如今落魄的陆辰,就是当年的龙州第一富二代陆辰,他也不放在眼里。

“你敢碰我一下试试?我让你……啊!”

话未说完,就是一声凄厉惨叫。

陆辰硬生生掰断了赵冲的右手。

“你……你死定了!我赵家不会……放过你的。”

陆辰冷笑道:“他们不来找我,我倒要先去找他!”

唐语嫣见到这一幕,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惊惶道:“陆辰,快,快走!”

“马上离开龙州,快,永远不要回来!”

陆辰抓起疼的昏迷的赵冲,擦着唐语嫣的眼泪,柔声道:“我们的女儿已经救回来了,有我在,我不会再让你们娘俩受一丁点委屈。”

“回家等我,等我忙完,我马上回去!”

说着,陆辰抓着赵冲走出大厅,一声令下。

“玄甲卫,回陆家老宅!”

玄甲卫,不入军籍。

只听命北境龙主一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