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寡妇门前好风光

重生八零寡妇门前好风光

玲珑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孙沁沁可谓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杨宗洵,却最终遭遇了浸猪笼的结局。意外重生,她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新上演,为了扭转局势,孙沁沁决定开启反击模式,手撕白莲花,虐打渣婶,势必要征服那个男人……

主角:孙沁沁,杨宗洵   更新:2022-07-16 03: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孙沁沁,杨宗洵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寡妇门前好风光》,由网络作家“玲珑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孙沁沁可谓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杨宗洵,却最终遭遇了浸猪笼的结局。意外重生,她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新上演,为了扭转局势,孙沁沁决定开启反击模式,手撕白莲花,虐打渣婶,势必要征服那个男人……

《重生八零寡妇门前好风光》精彩片段

孙沁沁被浸猪笼那日,秋意凛凛,寒江瑟瑟,公社门口的木槿花开得极好,远远望去,就像浮在天边的簇簇晚霞。

往常,下工的乡亲们总喜欢在花树下歇脚,谈论着谁家成了万元户,谁家的闺女又说了哪户人家。

可眼下,大家都围在河边看一出好戏,纷纷指责孙家的闺女不知丑,丢尽了脸面。

孙沁沁双手被捆得死紧,猩红的麻绳几乎要陷进她手腕里,褴褛的衣衫裹着残破的身子,鲜血汨汨直流,很快被碾压在泥里。

一道高傲又痛恨的声音夹杂着冷风传来。

“孙沁沁,你没想到吧,就算我男人再疼你宠你,你到死还是无名无分的小三!”

孙沁沁扭头,见吴筱身穿一件纯色羊毛衫,在这个贫苦得军大衣都穿不起的年代,奢侈得甚是晃眼。

她薄凉的话刺得孙沁沁浑身一震。

分明是那个男人拿孩子威胁她,把她困在见不得光的地方,逼她不得不委身于他,甚至害得她骨肉分离。

吴筱双手抱胸,得意忘形,“你不知道吧,你那宝贝女儿最痛恨就是你当三,非要和你断绝关系……昨夜她喝下了百草枯,大口大口地吐血,却始终不肯咽气,可怜见的。”

孙沁沁被她的话扎得内心千疮百孔,呕出了一口鲜血,“吴筱,就算我活该千刀万剐,可茵芽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你怎么下得去手?”

吴筱笑得放肆又扭曲,“要怪就怪你眼瞎,放着好男人不要,非要插足我的婚姻,我当然不会让你好过。反正你就要死了,我不妨告诉你,那场抓奸在床的好戏,还是我自编自导的呢,精彩吧?”

“什么?”孙沁沁被惊得瞪大了眼睛。

杨宗洵就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当初他娶她转头却又和别的女人纠缠,孙沁沁对他简直恨之入骨,却没想到竟是一场误会。

吴筱冷笑,“我还要多谢你,他为了你情愿得罪父母,你却非要跟他离婚。要不是你搅得他不得安生,他也不会大意染上肺病,我男人也没那么快就平步青云。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来人,把她给我扔下去!”

想当初她丧夫又被退婚,干脆破罐子破摔,作得名声狼藉,只有杨宗洵在风口浪尖时接纳她,护她周全,她却被坏人蒙骗,害得他重病缠身前途尽毁。

那对狼狈为奸的夫妻,一个欺她失婚,骗她委身,一个辱她丧女,害得她好苦!

孙沁沁拼命挣扎,声嘶力竭,“吴筱你不得好死,如果一切还可以重来,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哗啦”一声,刺骨的寒冷铺天盖地袭来,她只觉得空气变得稀薄,心口又痛又窒息,眼前一片昏暗。

她想,如果还有机会遇到那个风光霁月的男人,她定要洗脱所有污名,清清白白地嫁给他,对他好千倍万倍。

她哭得痛苦而凄惶,身子却越来越轻,甚至变得缥缈起来,望着江水里逐渐沉底的自己,不由发愣。

她就这样死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敏捷而稳健的身影飞速而来,一个猛子就毫不犹豫地扎进江里。

那人有张磊落而英武的面庞,早已刻在她心中,不是杨宗洵又是谁?

混沌的尽头,那个沉稳有力的男人,正以雷霆之势攥着她往上浮……


恍惚中,她被人拦腰放下,冰冷的唇就一道强势而急促的温热感覆盖,耳边隐约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咳咳。”

她呛得险些断气,偏头就看到了一块刻着“玉龙水库”的碑石。

这……她记得饱受沧桑的玉龙水库始于八十年代,斗转星移,早已被淹没不知所踪。

难道她真的回到了过去?

孙沁沁恍恍惚惚,却见罩在她头顶的男人衣衫全湿,露出肌理分明的胸口,说不出的迷人。

但下一秒,她就惊觉领口大开,而男人宽大有力的手掌,正覆在她心口之上。

寡妇门前是非多,要是有人瞧见两人衣衫不整地处在一起,恐怕又要骂她不知廉耻。

孙沁沁攒足手劲,攥住那沉稳有力的手,怒喝,“你……”但是她浑身虚脱,哪能能撼动他半分?

尽管女人的声线娇软轻微,但男人听得分明。

方才急着救人,杨宗洵也没顾得上,此刻垂眼,见眼前的女人浑身濡湿,羊剪绒的衣领翻开,露出碎花衫背心和刺目的颜色。

男人面庞不由浮上一抹瑰色,随即捡起军装覆在她身上,默默背过身去。

孙沁沁难堪地系上衣扣,望着男人宽厚坚实的背影,不由落泪而唏嘘,“宗洵……”

上一世自打撞见他“出轨”的场面,她就作天作地地胡闹,却没想到她命悬一线时,跑来救的人竟会是他。

不知怎的,那一声凄婉哀转的声音,听得他心尖直发颤。

男人堪堪回身,却见她单薄纤瘦的身形在风中摇摇欲坠,深邃的眼眸不可捉摸地微皱,眼明手快地接住她,言语间透着焦急,“我送你回家去。”

寡妇门前是非多,尤其她又是个第二次议亲被退婚的寡妇。

上一世,他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抱她回家,惹得乡邻纷纷指责她不知廉耻。可就在她被浸猪笼时,男人站了出来,一口咬定要娶她。

这一世,她再也干不出忘恩负义的事来,绝不会再让任何人污染他洁白无瑕的名声,包括她也不行。

她焦急如焚,颤抖的小手抵在他的心口,气若游丝道,“不、不回家,求你……带我走吧?”

见她脆弱得不堪一击,脸上结痂的伤疤也颇为吓人,男人许是心软了,“放心,我放你去车上,用大衣裹着,别人看不出来。”

隐隐约约间,孙沁沁感觉被人打横抱起,栖身在男人踏实的臂弯,闻着男人温暖独特的气息,她只觉得又羞又慌。

没多久,车子一路颠簸,她很快又被放在一张冷硬的架子床上。偏在这时,外头传来说话的声音,吓得她想要呐喊,但怎么也抵抗不住发沉的身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孙沁沁转醒,入眼就是昏黄发暗的窗台,窗前摆放着一张老旧木桌,桌上堆着一摞叠放整齐的图纸,而陈旧的木雕面架上还放着刷漆脸盆。

这不是镇上的知青所吗?

因几年前知青返城,这里被闲置了下来,杨宗洵才住了进来。

可她怎么一醒来就躺在这里?

孙沁沁吓得面如土灰,挣扎时才猛然发现,此时的她竟一丝不挂,身上只盖着单薄的军被和一件崭新的军大衣。

到底是谁脱了她的衣服?

正当她难堪万分时,只听“吱呀”一声响,大门被人从外打开。

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挡住了光线,男人军装笔挺,臂章甚是扎眼,屋里一下暗了下来。

等他进了屋,露出一张清隽沉敛的面容,宽厚的大手拿着她的贴身衣衫,“你在找这个吗?”

他到底知不知羞?


一股潮红直爬上耳根,她慌得一时手忙脚乱,竟摸到了他藏在枕头底下的军刀。

眼见她摸起那危险的利器,杨宗洵淡漠的目光一下变得沉冷,冷喝道,“我刚救了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话音一落,他长腿飞快挪步,劈手就去夺那军刀。

自打被诬告勾引小叔子,孙沁沁就自暴自弃,早瘦得不成个人形,力道哪里比得上他?

只听“啪”的一声,那军刀被他拂在地面,杨宗洵却看也不看一眼,深冷的眸子反而死死盯着她,“你若死在我屋子,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

原来,他只是嫌弃她会弄脏他的地方。

一股浓烈的锥心之痛蜂拥袭来,孙沁沁被他巨大的力道压制着,眼里全是无望。

须臾,他却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

尽管被河水浸得模糊,但白纸黑字分明写着刺目的三个字:退婚书。

杨宗洵本就是阳刚气极盛的男人,生气时一双深邃的眸子,甚是摄人,“不过就是被退个婚而已,至于要死要活?”

他言语间满是不屑,甚至还轻微地冷哼一声。

饶是孙沁沁脸皮够厚,可捕捉到他那几不可擦的嘲讽时,身子仍旧止不住地一颤,一双清亮的眼眸满是泪水。

她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小命,他也不会说几句软话。

上一世也是,他明明是被诬陷却不反驳,只说那姑娘被破了身,他有愧。

但凡他肯解释一句,她会不信他吗?

最难堪的过去被他直白而又残忍地撕破,孙沁沁一时气怒交加,“谁叫你救我了?”

她竟如此不惜命?

男人一双眸子犀利地似乎要把人看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还想死?那好,我就成全你!”

孙沁沁梨花带雨的面容被他用力一扭,痛得她面色扭曲,随着他俯身的动作,她的心一下子就冷了。

只因他以始料未及之势,死死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你都要死了,我还有什么好在乎?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常年在外驻守,当然是有多少便宜就占多少。”他眯起的深眸看起来那样绝情,说出的话那样冰冷刺骨。

可他分明不是那样的混蛋。

孙沁沁的心瞬间抽得死紧,脊梁绷紧,忍不住挣扎,却又生怕被人撞见,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吭声。

偏偏肩头被他捏得撼不动半分,她只好伸手去掰。可他动作更快,一把摁住她的右手,大掌顺势覆盖在她柔软的肩头之上。

血色从她脸上一寸寸地逝去,她挣道,“你放开我。”

他却用惊人的力气狠狠将她抵在被面下,几乎可以瞬间就将她撞碎了般,大掌甚至放肆地游移……

而这时,屋外就传来“砰”一声轰响。

杨宗洵闻声丢开了孙沁沁。

一个中年妇女满脸怒气地冲进来,指着孙沁沁大骂,“孙沁沁,你脸都被划花了,连你堂姐的相亲对象也要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伯娘黎红梅。

当初她气不过牛家出尔反尔,一根绳子悬在他家房梁上不成,反倒被划伤了半张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