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忆相思

忆相思

梦鱼一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容茕念是金陵慕容国公府的二小姐,她六岁的时候,就前往云山拜师学艺,学艺十年,挑战过无数武林高手,从无败绩。渐渐的,她对比武失去了兴趣,于是,她拜别恩师,开始云游四海的生活。慕容茕念本以为自己可以肆意逍遥的度过一生,直到她遇见了那个叫萧驿的男人,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主角:慕容茕念,萧驿   更新:2022-07-16 03: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容茕念,萧驿 的女频言情小说《忆相思》,由网络作家“梦鱼一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容茕念是金陵慕容国公府的二小姐,她六岁的时候,就前往云山拜师学艺,学艺十年,挑战过无数武林高手,从无败绩。渐渐的,她对比武失去了兴趣,于是,她拜别恩师,开始云游四海的生活。慕容茕念本以为自己可以肆意逍遥的度过一生,直到她遇见了那个叫萧驿的男人,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忆相思》精彩片段

自从踏进上京的那一刻,我就发誓一定要为阿姐报仇。

我本是金陵慕容国公府二小姐,父亲为我取名茕念,为阿姐取名茕雨。所谓“茕”字,取之茕茕独立之意。父亲希望我们独立,自主,不要被世俗所拘束,活出自己的人生。

于是,自六岁起我便前往云山拜师学艺,阿姐却因为先天的心疾不能同往。每年回来我都会带一份礼物给阿姐,每次阿姐都欣喜至极。

学艺十年,我挑战过很多武林高手,从无败绩,自认已经天下第一,渐渐的对比武也没了兴趣。于是拜别了师父,开始了云游四海的日子。

在这期间我与家里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我们有一只叫做小白的信鸽,送信从无差错。就当我以为自己的一生都会这样度过的时候,小白带来了阿姐的死讯。

我悲痛欲绝,冒着雨夜骑马从离北一路赶到金陵。那一夜,我最喜欢的马儿累死了,而我也没见到姐姐的最后一面。等我赶到时阿姐已经下葬,母亲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昏迷在床。

父亲一直挺拔的身姿也弯了下去。他把我叫到书房,用长满了厚茧的大手拍了拍我尚未干透的肩膀,随即转过身去。声音颤抖的对我说:“是我对不起雨儿。”

我很疑惑父亲为什么这样说,直到后来才知道皇帝要为众皇子选妃,各地名门望族的世家千金都要前往上京。父亲是国公,金陵又是富庶之地。这一城的财富就可敌国。

那日阿姐才刚出金陵的地界就惨遭暗算,身重数刀,死于非命。随行侍卫也无一幸免。

这些之前我是不知道的。阿姐是那样的柔弱,他们怎么下的了手?我攥紧了手,每日擦拭着自己的佩剑。怀着怨恨和悲痛,跪在阿姐的牌位前,为她守灵。

一月以后,我不顾父亲和母亲的劝阻,毅然决然的带着阿姐的贴身侍女平儿一同前往上京。

我要为阿姐报仇,我要这上京的权贵看着,金陵慕容氏不是他们能动的。

与平儿到达上京后,我与其他世家小姐一同安置在了宫外。

因着国公府千金的身份我得了最好的住处,但不知道是谁故意使绊子还是怎样,房间乱的一塌糊涂。

我不屑的笑了一下,没有在意。好在平儿的手脚利索,三两下到就收拾妥当了。

看着忙碌的平儿,我端坐在凳子上开口说道:“如果你后悔了,现在还可回去金陵。”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平儿声泪俱下的跪在我面前,求我带她一起前往上京。阿姐待她好,我是知道的。全为了这一片忠心,我同意了。可现在想来是自己太过草率了,阿姐是想让她好好的。

平儿听了我这话立马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着我叩首。再抬头时眼里就装满了泪花。“平儿不悔,当初我本应该和小姐一同走的。小姐怜我,留我在金陵,今日才捡了一条命在这儿。

我这条命是小姐给的,平儿不能不为小姐讨回公道。求二小姐不要赶我走。”

说完平儿眼泪汪汪的还要再叩首,我伸手拦住了她,“起来吧,既然已经选择了,那就要成功。”

“是。”平儿感激涕零的握着我的手从地上站起来。

我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总归阿姐还是有这点运气的。

这是我第一次来上京,对京中一无所知,找到杀害阿姐的凶手更是难上加难。于是我让平儿在明面上打听一下人人皆知的消息。

自己则在夜晚游走在各色权贵的屋顶。直到进宫前一天出了变数。

“谁?”我一声呵斥,同时甩出随身携带的暗器。

但对方反应灵敏,并没中招。趁着这个空隙我飞身向前掏出匕首向他直直刺去,对方及时做出反应,匕首从胳膊上划过,刀尖沾血。

杀人,我从不心软。一个回首再次向他进攻,对方绝不是我的对手。只是可能打斗声太大,引来了府中人的警觉。

“有刺客!”院中人大喊。匕首只差一寸就可以要了他的命,但我不得已把匕首撤了回来,因为底下的箭正对准着我。慌忙之中,我只好拿走了他身上的一块玉佩,以期来日查明他的身份。

回到住处后平儿已经睡了,我小心把衣服藏好,用锦帕仔细擦着那把匕首,直至天亮才堪堪入眠。

进宫选妃非常顺利,我以一支剑器舞艳压群芳。陛下龙颜大悦当场封我为常乐郡主,赏府邸一座。并未将我赐婚给谁。

我心中明白自己的身份特殊,陛下是在观望。

打量全场还尚未赐婚的有二皇子安王,三皇子季王,六皇子睿王和九皇子离王。

我心里暗暗的想金陵国公府嫡小姐的死到底对谁最有利,总之和这些高高在上的皇子脱不了干系。阿姐是因为他们而死。

虽然心中愤恨,但面上我还是装的笑意盈盈,谢恩之后我便出宫了。

只是没想到季王追了出来,我有些诧异,规矩的行礼,“季王殿下。”

他扶我起来,靠的很近。平和的说:“昨夜你拿走的那块玉佩,可否归还与我?”

我的眼睛瞪的很大,竟然是他。心里也有许多疑惑,他怎么会在那?又怎么认出我的。

下意识的反应我就想动手,他先一步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攥紧了手,抬起头望着他,却只见他眉眼弯弯。好像不打算揭穿我。

于是我装傻充愣道:“我不知道季王殿下在说什么,还请殿下自重。”

他笑着松开了手,“罢了,就先放在郡主这吧!反正郡主会好好保管它的。”

说完他就扬长而去,独留我一人在原地。

倒霉的是接我的马车在半路出了岔子。我只好下来,这时正好碰上了离王的马车。要说这些皇子,只有离王和我年纪相仿,甚至于比我还小一岁。

看着我在路边,他就捎了我一段,离王是皇帝和他最宠爱的梅嫔之子。又因为是最小的皇子,自小就颇得宠爱。

我与他在马车上交谈了几句,发现他并不像其他皇子是那样深沉,反而有股子少年的稚气。

只可惜,出生在帝王之家。


成了常乐郡主之后我就搬到了皇帝赐的郡主府里。

奇怪的是这一段时间都特别的平静。我照常打探消息,调查杀害阿姐的幕后凶手,只是一直都没什么进展。

季王,也就是萧驿,在那天宫门口一别后就在也没有见过。那块玉佩始终在我手里。

萧驿与其他皇子不同,是皇帝醉酒后与宫女所生。其生母也是个没福气的,生下萧驿后就气绝身亡了。皇帝感念在她死后追为贵人。

而萧驿没过多久就被皇帝遗忘了。一个幼子在这皇宫里怎么长大的,我不知道。真正令他得到皇帝重视的是北凉之战。

北凉之战,他率三万将士击溃敌军十万,皇帝大喜,亲封季王。这也让他在储君之位的候选人中有了一席之地。

思及此,我突然觉得他可能成为我为阿姐复仇的重要一步。但前提是他不是我的仇人。

夏日炎炎,昭安长公主在公主府办了一个赏荷宴邀我前去。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昭安长公主待我很是客气,偶尔打趣我两句,以此来试探我对众皇子的心意。

席间我看见了季王,睿王和安王。略略打过招呼后就不在说话了。

长公主看我额头上有了薄汗,便命人制了一碗冰沙给我。冰沙在夏日可是稀罕之物,若非皇族或大富大贵之人是见不得的。

吃了这碗冰沙后我顿时感觉清凉了许多,和长公主又闲聊了几句。

期间婢女上了些桂花糕,我便吃了两块,吃完之后,就感觉肚子有些隐隐作痛。不知是桂花糕还是那碗冰沙的问题,我向长公主匆匆作别。

长公主府还是很大的,我如厕出来之后,竟一时迷了路。七拐八绕的走到了一个亭子里,我看前面的人是安王,想省去这个麻烦就躲到了一旁的柱子后面。

我本以为安王只是路过,没想到他一直没走,我也不好出去。就只好一直在这儿躲着,向他的方向看去,来了一个黑衣男子向他行礼。

安王虚扶了他一下,随后面色深沉的问道:“事情处理干净了吗?”

我正纳闷是什么事,黑衣人回道:“一切都已处理妥当,殿下大可放心。”

安王的面上露出了一抹放松的表情,轻拍了一下黑衣人的肩膀。

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安王随后将手背在身后,眸光发冷,“本以为慕容茕雨死了,就可以阻止其他人得到国公府的势力,没想到国公府还有一个二小姐。慕容冲这个老匹夫也真舍得,已经死了一个女儿,还让另一个来送死。”

“那要不要即刻动手?”黑衣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安王阻止了他,“不必,再留她几日,也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原来是他!我的眼眸发红,怒上心头。

即便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我也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从袖中滑出暗器的紧握在手里,我看好距离,这枚暗器足可以封喉。

可现在杀了又怎样呢?让他平白少受许多的罪。我犹豫了。

一双大手突然出现,我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一片漆黑,随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在醒来时,平儿正在床边照料着我,我的后脖颈有些泛疼,嗓子也嘶哑的狠。我躺在床上问道:“这是怎么了?”

平儿见我醒了十分欣喜,“二小姐你可醒了。你在长公主府里中暑晕倒了,还好季王殿下路过,及时把您送了回来。”

萧驿?难道打晕我的人是他。左右我现在是疲惫的紧。找到了杀害阿姐的凶手,接下来就是报仇的事了。

“他可留下了什么口信或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二小姐说的是季王殿下吗?他说要是二小姐想要道谢的话,就去西山十里亭相见。是有什么事吗?”

平儿有些疑惑的看着我,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让我不知道怎么向她开口。

我把目光撇向别处,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开口,“我找到杀害了阿姐的人。”

“什么?”平儿的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半晌,她颤抖着嘴唇问:“是谁?”

“安王。”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谁知这丫头倒真真是个烈性子,“我要去杀了他为小姐报仇。”

“站住。”我拦下了她。。

她没回头,只是说:“二小姐背后是国公府,若是杀了安王定会连累整个国公府。平儿只是一介婢女,死不足惜。”

“你以为我在乎这些吗?”我大声喝道。平儿忠心不假,只是为人太直。

看着平儿没再往外走,我接着说道:“以我的武功,就算是杀了他也不会有人知道。

但我要的不仅是这些,我要他身败名裂,我要他失去所有,我要他永远与皇位擦肩而过,让他永世忏悔!”

平儿失声痛哭,“二小姐……”

“别哭了,收拾一下吧,我们马上就有盟友了。”

没错,我要和萧驿联手,众多皇子中只有他适合,这样彼此握住对方把柄的关系才是最牢靠的。

恢复好了元气,我和平儿一人一匹马奔向了西山十里亭。

到十里亭还有一里时我就下马,让平儿在此等候,自己则步行前往。

此时已是夕阳,远远便可看见萧驿在亭中饮茶。我持剑站立,叫道:“季王殿下。”

他神情淡淡的品茶,周围全无一个侍卫。余晖照在他的脸上,让人全然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不想兜圈子,对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助你登上皇位,你助我报仇。事成之后玉佩完璧归赵,你我互不相欠。”

他转着茶杯,抬头看着我,脸上有一种似有若无的笑意。

我不知他这是何意,“你若不愿……”

“你就让我走不出这十里亭。”他轻笑。放下手中的茶杯,向我指向天边,“你看那夕阳,美虽美,但已无力回天。待明日新的朝阳升起,就是你我的天下。

合作愉快,郡主!”

“我不要天下,只待我们各达所需嗯,我便自行离去。”


自从和萧驿联手,我复仇的进展逐渐加快,当然距离他要的也只差咫尺。

短短三个月,安王的党羽就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其他皇子也多多少少的受到了创伤。

我为萧驿出谋划策,为他杀人,他用自己的权力达我所需。这样的合作还算是愉快。

“二小姐,今日季王殿下邀您府中一叙。”平儿说道。

“知道了,去备马车吧!”

这时我正对镜梳妆,看着镜子里自己,总像一个陌生人一样。梳妆打扮原是阿姐爱做的事。

因着这段时间去季王府的次数太多,上京都在传我和萧驿的闲话。他们都笑称我要做季王妃了。每每听见,我都会笑他们无知。

本以为只是简单一叙,到了才发现不是这样。萧驿在府中设宴,宴邀各位大臣,看此场面全是他的人。

我本想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待上一刻便离开,谁知萧驿直接拉过我向各位大臣介绍。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只是淡淡的应着。

酒过三巡,场上许多人都醉了。萧驿也是。他一下拉过我,将头靠近我的怀里,脸上翻着酒醉的微红,眯着眼,抬起头,笑着对我说:“待他日登基,我便以江山为聘,迎你为后,好不好?”

我的心跳好像漏了一瞬,他抱着我不放开,我怔怔的愣了愣,直到他在我的怀里睡着,手滑了下来。

我让下人将他扶回房间,就打算离开。只是找了一圈都没见平儿的身影,心里有些担心。

一个小婢女说在外面的花园里好像看见了平儿,我急急的过去,就看见他一个浪子在纠缠她。

我过去一脚将他踢飞,然后把平儿拉走。至于这个浪子生死随命吧。

后来的几天,萧驿照常见我,照常商量对策,只是在也没说过那天的话。果然是醉话!

有时出门会碰见离王,看着就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整天无所事事的瞎溜达。于是我和他的关系也亲近了起来。

我突然想,要是萧驿的母妃也向离王那样得宠,是不是他就不是现在这种样子了。

“二小姐,我上街买些针线了。”平儿过来告诉我一声。

“买针线做什么?”

平儿脸色有些不好的说:“那天晚上我衣服的袖口被扯烂了,想买些针线补补。”

想起那天的事,我就生气。平儿是阿姐的侍女,又跟了我那么久,在我心里,她早就是家人了。

“去吧。”我轻轻开口,又给她拿了一袋银子,让她再添两件衣服。

平儿出门后,我就在院子里练剑。练了一个时辰的样子,天就开始下雨了。这雨来的邪门,下的也大。我只好回到屋里。

靠着窗,我还在想平儿这丫头出门时没带伞,这下怕是要淋雨了。

外面的雨打湿了平儿前不久买的花,看着它可怜的模样。我就发一次善心,把它拿回了屋里。

闲着无聊,我拿了一本兵法来读。读了许久仍不见平儿回来。心里隐隐有些发急,打了一把伞就出门去寻她。

我沿街问了许多平儿常去的铺子,老板都说没见过她来。

我的心彻底慌了。只要是在街上的人我见一个问一个,没一个人见过她。

我自责的蹲在雨里,任着大雨将我浇的湿透。

一个小乞丐抓住了我的衣角,怯生生的说:“姐姐,我见过你说的那个姐姐。”

我像抓住一根稻草一样抓住他,抓的他生疼,“她在哪?”

“她被冯志彦抓走了。”小乞丐被我的样子吓坏了,被抓的身体一直打颤。

冯志彦就是那天晚上的浪子,当朝左相之子。我不敢细想,只想赶紧得到平儿的下落。

“他们朝那去了?”我用要杀人的目光看着这个小乞丐。

“城西,城西有座冯志彦的私宅。”

城西,我记住这个方向,一跃飞上屋顶,这是第一次我在上京没有隐瞒自己的武功。

大雨还在下,下的人间朦胧。我在城西无人处找到了小乞丐说的那个宅子。

宅子周围有有个侍卫,见有人前来就立刻拔剑相向。

我问他们:“里面是不是冯志彦?”

无人开口,我知道是了。

拿着从侍卫手里夺过的剑,我踩着尸体向里面走去。

离得越近,我越能听见他的污言秽语。

眼神愈发的冰冷。

一脚踹开房门,平儿躺在床上衣衫不整,奄奄一息。

“冯志彦,我要你死。”

冯志彦吓得连忙求饶,可我怎么容得下他。

一剑一剑的刺在他的身上,剑剑避开要害,直看着他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

“二小姐。”平儿用尽全力的叫我,我把手中的剑扔下,将她抱在怀里,用手遮住她的眼睛。

小心翼翼的说道:“平儿不怕,我来带你回家了。”

她抓住我的手,“我要去找小姐了,小姐还在下面等我呢。平儿不敢让小姐等……急了。”

“平儿,平儿……”我的眼泪掉在她的脸上。呆愣了许久,她去找阿姐了,她去找阿姐了,找阿姐了。

我从地上捡起剑,一步一步的向冯志彦走去。这时的他还剩着一口气,只是不能开口说话了。

他在恐惧,在害怕,眼泪流到地上,是红色的。

我一剑砍下他的头颅,拿着它一路到了丞相府。

用他的头颅砸向丞相府的大门,随着砰的一声,一个小厮不耐烦的开门,见到地上的东西大惊失色。

我一剑刺穿他的喉咙,他倒在血泊之中。

随后我便杀进了丞相府,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鲜血将我的衣服染成红色,浑身散发着人血的腥味,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

我左手拿着冯志彦的头颅,右手提着剑,一步一步的走向左相,大雨将我的剑冲的铮亮,划在地上噌噌作响。

“为,为什么?”左相恐惧的问道。“是季王派你来的吗?我对季王殿下忠心耿耿呀!”

“我管你对谁忠心,今日,你们冯家满门都要为平儿陪葬。”

今日冯家血流成河,我将冯志彦的头颅悬挂于丞相府门口。血水流到街上,雨中充满着血腥味。

我奔向大雨之中,冲季王府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