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你是否听说关于爱情

你是否听说关于爱情

狮雨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刘雨曦爱了一个男人三年,可最终他们连再见都没有说。这段感情带给她的不光是伤痛,同时还有家人的不理解。当初有流言蜚语,说她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幸福,以至于家人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如今什么都没了,她没了爱情,又被赶出家门,只剩下刚刚萌芽的一个小生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刘雨曦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主角:刘雨曦,李岚   更新:2022-07-16 03: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雨曦,李岚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否听说关于爱情》,由网络作家“狮雨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刘雨曦爱了一个男人三年,可最终他们连再见都没有说。这段感情带给她的不光是伤痛,同时还有家人的不理解。当初有流言蜚语,说她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幸福,以至于家人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如今什么都没了,她没了爱情,又被赶出家门,只剩下刚刚萌芽的一个小生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刘雨曦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你是否听说关于爱情》精彩片段

我站在我和江星毅这段爱情的尾声处,看到沿着爱情走来时路,原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孤独、辛苦。

这一段时间每天脑海里都在重复这些画面,那些话,每每夜晚都会被惊醒,那么的痛,全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存在般。

即使城市入眠,建筑物依旧不断在兴建,天空被建筑撕裂成破碎的脸,都市的计画正在进行中。看那互咬的蛇,影像渐变的环状线,难道是脑内的吗啡正在作用?飘向那片放空的魂魄,游行与信仰仿佛是异于常轨的谜题,就像谜题一样,荏苒空洞的明日,是最接近黑的灰,总觉得再也无法成为任何,告诉我这是什么原理,我的身体里有谁存在吗?我的这个世界都崩坏了、都毁了,你微微笑着,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已崩坏的我干脆停止呼吸吧!我能够破坏,却破坏不了;能够发狂,却无法发狂;在找到你之后,我动摇了,我不要这样和你说再见,在这扭曲的世界,我却一无所有:没有灵魂、没有自由,完全成为了别人的玩偶;我渐渐变得透明且不可视,我想用我的这双手来夺回我能看见的明日之光,请别来找我,不要注视着我,我不想在你描绘的世界里失去自我。

我再醒来,天已经大亮了,我看着魏璇坐在床头,逆着光,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到她说:“刘雨曦,你他妈就一王八蛋!难道除了男人,你就活不下去了吗?”

“璇璇……”我虚弱的看着她,说道:“如果只是失去他,我不会做这种傻事,你还记得我刚离开北京回家的事吧,我刚回家,爸爸看到报道说我当人家小三,把我赶出家门,爷爷奶奶失望的眼神,你知道那种难受吗?我从此只有一个人了!”

魏璇带着一丝怒意的看着我,说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知道吗?你还有我,还有胡阳,还有一个宝宝!”

“宝宝?”我有些悲伤的看着她,问道:“我怀孕了?”

“是的,你怀孕了,你自己月事多久没来了,你自己不知道吗?你知道你吃安眠药差点就失去他了,知道吗?!”魏璇有些伤感的看着我,说道:“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你打算要他吗?还是打掉?!”

我把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肚子上抚摸着,这里有一个新生命啊,这是我和他的孩子,如果没有看到那一幕,也许体会是幸福的吧,现在我就只有我自己了,没有工作,什么都没有,我该怎么养活他呢?打掉,我真的舍不得,他是我在这个世界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看着魏璇,认真的说道:“我不会打掉他的,我会生下来,好好的抚养他!我只是为了我自己!你会帮我吧?璇璇……”

魏璇无奈的看着我,笑道:“小曦,你决定生下来,我也是我的孩子,你放心啦……我会帮你养他的啦!”

我握住魏璇的手,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璇璇……”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我有孩子的事情你别告诉他,我想离开这里,以前我就想学设计,现在刚好有时间!”

“那你打算去哪儿?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啊,我跟你一起吧……”

“你跟我走了,那胡阳怎么办?”

“和我一起呗,我们去浪迹天涯!嘿嘿……”

“好啦……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我不能拆散你们两个啊,你们这么多年了,也该要谈婚论嫁了吧?!”

“没有啊,我和他还早呐!这些事,以后再说吧,等下他来了,我们就出院啊……”

“嗯……好!”

胡阳来的时候,还提了鸡汤,说我的身体虚呀,要好好补补之类的,心里觉得好温馨,可我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头疼得要死,这就是吃安眠的后遗症了,魏璇拿过鸡汤,一勺一勺的喂着我,这一幕,让我想起了他!

我心里暗暗地想到:我不能再想他!我和他没有以后了,我不会再为了任何人哭!眼泪真的不值钱!现在我是重生的刘雨曦!

等医生来检查完后,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现在母体太虚了,孩子可能会保不住,一定要切记情绪不能大起大落,而且定期要来医院做B超,确保孩子的健康!”

魏璇在一旁,仔细的记着,“谢谢医生哦……”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医生就离开了,胡阳去办理出院手续,魏璇则在一旁收拾东西,准出院。

胡阳和魏璇扶着我,慢慢的走出了医院,看着外面蓝蓝的天空,我感悟到:活着真好,还能感受到这吹来的微风,还有那淡黄色的光芒,一切还是那么的美好,我也要为了以后的生活,为了孩子,更加努力的活着!不能颓废,不能再想那个男人!我要做最好的自己,好好的活着!

魏璇看着我,笑着说道:“走走走,庆祝你出院,我们去吃点好吃的再回去,怎么样?”

“好啊……”我笑着说道

胡阳则是担忧的神色,看着我们两个说道:“小曦现在身体这么虚弱,孩子怎么经得住?到我家去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我打趣道:“胡阳,你什么时候成大厨啦?”

胡阳义正言辞的说道:“就为了你们这俩吃货呗,你都不知道我被折腾成什么样了,哎……”

魏璇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可以选择离开啊,我和没求着你不让你走啊!”

“别啊,小璇,我心甘情愿的,真的!”胡阳拉着魏璇的手,认真的说道

魏璇一把打掉胡阳的手,不理他,我在旁边,笑着说道:“你们俩考虑下我的感受好么?我现在是单身,你们这么秀恩爱可行不行啊……”

魏璇笑着搂住我的腰,打趣道:“要不姐给你介绍个,怎么样啊?”

“别……我现在只想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我们来到胡阳的家,我才知道,胡阳的父母是政府官员,和魏璇家还是蛮配的,而且胡阳对魏璇一直是一心一意的。

吃完晚饭,魏璇认真的看着我,问道:“小曦,你准备去哪儿啊?”

“我想去米国,可是没有钱,你能不能先借我点啊?”

“没问题,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也可以给家人说我去那面进修!”

胡阳走过来,看着我俩说道:“你们俩儿去米国我不放心啊,我和你们一起去吧,顺道照顾你们!”

我看着他们,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谢谢你们……”


刚到米国,魏璇家人给她置办了套小两室的房子,至少每天我不用担心房租的问题,而魏璇因家里的缘故,胡阳则是陪着魏璇一起,在剑桥大学深造,我则是在努力适应现在的新环境,毕竟会的英文和当地的有很大差距,现在的任务就是每天在家学服装设计,然后等待孩子的出生。

我以为每天都会是很平静的生活,却不想每天都会听到隔壁的那两口子的‘叮叮咚咚’摔东西的声音,没有一天是平静的生活。

我在魏璇的强烈要求下去报了驾校,怀孕初期每天都小心翼翼的,胡阳每天会准时的回来给我做好吃的,虽然我严重声明我自己能行,他还是一杆的包了过去,说要我多休息,给他们生个胖小子。

刚开始学车的时候,说实话我很紧张,教练是个金发的外国男人,对每个人都笑着耐心的教导他们诀窍,而我,从刚开始的紧张,慢慢的适应了下来,其实没我想的那么复杂难懂,只是每天回来我的左脚都会抽筋,连带着肚子也一阵一阵的疼痛,魏璇每天下完课回来总会给我捏捏腿,心里除了感动,真的说不出话来,不过还好的是我顺利的一次性拿到了驾照!

我强迫自己不去看新闻,不去关注他!不去想我的家人,我以为这样我的心就不会疼,不会难受!直到接到奶奶的电话……

“幺儿,你现在哪儿?过得好吗?”奶奶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凄凉

我听到奶奶的声音,心里有些难受,但毕竟是从小养我的奶奶啊,我总不能说断就断的。

“我很好,奶奶……”我有些哽咽的,回答道

奶奶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在隐忍着什么,“你好就好,那个……你现在有时间回来一趟吗?家里……出事了!”

听到奶奶有些悲痛的声音,我有些着急,从来没有听奶奶这样过,好似发生了什么大事,“到底怎么了?奶奶……”

“曦儿……你爷爷他……”奶奶还没说完,我就听到奶奶小声哭泣的声音,爷爷?爷爷怎么了?难道是病又犯了?

我焦急的问道:“奶奶……你先别哭啊,爷爷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虽然爸爸那时候赶我出门,可我知道那只是气头上,他一直很疼我的,即使嘴上不说,可我看得出来,本来我想等我这面什么都弄好了,就回家给爸爸解释清楚的,可不想却……

“曦儿……你别着急,先回来再说!”奶奶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心里着急,立马给魏璇打了一个电话,“璇璇,你能不能先回来一趟啊?我有事给你说……”

魏璇以为我出什么事了,着急的说道:“好好好,我马上回来,你等着我啊,我很快就到!”

十几分钟的时间,就看到魏璇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回来了,拉住我,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个遍,确定我没事之后,才放开手,松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我,问道:“你这着急的找我回来到底什么事啊?我可是放了我导师的鸽子!”

“我要回家一趟,马上!”我看着魏璇那关心的眼神,觉得有些愧疚,不为别的,就因为我的一通电话,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在乎我的,连重要的实践都抛下了,只为了确定我有没有事。

魏璇没好气的看着我,说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你现在有两个多月的身子了,长途坐飞机,很容易流产的,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啦……可是刚刚奶奶给我打电话……”我哽咽的说不出话,心里是真的担心爷爷出了什么事。

魏璇这才安慰着我,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说清楚啊,你一个人回国,我和胡阳怎么放心啊?!”

“我不知道,奶奶只说了爷爷,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可我从来没有听到奶奶那样的声音,很凄凉、悲痛,我担心爷爷出了什么事,这是我在世上仅有的亲人了!璇璇……”我悲伤的看着魏璇,说道

魏璇看着我,明白我是吧亲情看得很重的一个人,思考了一下,说道:“那行,我陪你回去吧……”

还没等胡阳回来,我们就拿起护照,去往了机场,临走之前,在桌上给胡阳留了字条,让他别担心我们。我们会很快回来之类的话!

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就立马坐着出租车去往上海的家,我匆匆的拉着魏璇跑到,魏璇则在后面,小声吼道:“慢点,小心孩子啊……”

话音刚落,我就撞到了一个人,我低着头,没看来人,只看到一双黑色的发亮的皮鞋,“对不起……”我歉意的说道

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你没事吧?”

“没事,嘿嘿……”

魏璇追上我,看着那个被我撞到的男人,歉意的说道:“我家小曦就是有些莽撞,不好意思哦……”

“没事……”我这才抬头看这个男人,一双桃花眼,浓浓的眉毛,一看就是个滥情的人,可就是声音还是挺好听的。

我拉着魏璇,再次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这位先生,我们有些赶时间,先走了啊……”

“这就要走了啊,好歹留个电话呗……万一你把我撞出什么毛病了,我找谁去啊!”这个男人突然一改他温润的声音,痞痞的说道

我快速的在便利贴上写着我的电话和姓名,递给他,然后,拉着魏璇快步的跑了出去,拦出租车,那个被我撞了男人,看着我的便利贴,又看了看我离开的方向,抿着嘴唇,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

“李总,接待的人员已经在等着了,问您什么时候到呢?”一个同样西装的男人,恭敬的看着他,问道

他痞痞的说道:“让他们多等一会儿,我先休息一下,有点累了……”那个男人说完就坐在机场的VIP休息室假寐了起来。

我刚到小区,就看到了一片的白色,说好不再流泪的我,眼泪自己就留了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越往里走,越是难受,直到在刚进小区几十米的距离,我看到了很久没有见过的亲戚,“姨夫,您怎么来了……”

“雨曦啊,你怎么才回来啊?你爷爷都过世几天了……”

“什么?!我爷爷他过世了?姨夫,您别开玩笑了,前几个月都还好好的,怎么可能突然就过世了呐!”

樊姨夫看着我,摇摇头,走了,可那悲痛的神色,刺痛了我的眼睛,难道……不会的,爷爷不会过世的,之前医生不是说已经好了吗?怎么可能?!可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这一刻,我是多么的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不看新闻,为什么不给家人常打电话,为什么不好好的呆在他们身边陪着他们?!


我忘了我还有孩子,我忘了我旁边还有魏璇,我都忘了,只想跑回去确认樊姨夫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多么的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真的希望只是一个噩梦,醒了就会好,可就在跑到离家还有几十米的距离的时候,我胆怯了,我害怕了,我家的门口挂着一抹白,那么刺眼的白,这是我老家死了人的风俗,就是要在门前挂上一抹白,看到门口那么多熟悉的面孔,看到他们眼里悲痛,我胆怯了!不敢去确认,不敢回去!

我转身准备跑的时候,我的表弟看到了我,我的表弟小我三岁,现在刚上大学,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因为他的父母忙事业,他的爸爸家境不是很好,所以也是把他交给了我的爷爷奶奶抚养,我们的关系很好,可是看到他红着眼眶,看着我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的心好痛,痛得我快不能呼吸……

“洲儿……”我从喉咙硬生生的挤出两个字,都觉得是那么的困难,他看着我,悲伤中带着一丝的恨,吼道:“你现在回来有什么用?啊……有什么用?!外公最后是多么的想见你最后一面,你知道吗?那个时候你在哪儿?!你在哪儿?!”说完,一个大男孩就在我的面前哇哇的哭了起来,我心痛的无以复加,我找不出话来反驳,因为我的确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

“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表弟就这么看着我,嘲讽道:“你不知道?!一句不知道就完事了吗?这是从小养我们的亲人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说走就走,没有一点音信?别人说的话真的就那么值钱吗?!值钱到你可以不要你至亲至爱的人了吗?”

我无言语对,现在我可以很确定我的爷爷,最疼爱我的爷爷,真的去世了。

那个从小背着我,我生病了抱着我去医院陪我输液,知道我怕打针,会哄着我说:“曦儿,不怕……不怕哦……等会儿给你买最喜欢的糖吃!乖哦……”

那个我上了初中,担心我会被人欺负,早上、晚上都会按时去接我放学的爷爷,虽然他总是走得很慢,可我一想到爷爷就在我的身后,就觉得特别的有安全感。

那个我每次回家都会说:“雨曦,回来啦……”即使有时候他还在土里折腾着那些小菜苗。

那个再热的天,都能在玉米地里看到他忙碌的身影的爷爷。

那个总是笑呵呵看着我,我身体哪点疼,都会很着急的爷爷。

他……去世了!

我的眼泪压抑不住的流下来,我慢慢的走进去看到客厅里,挂着的那张遗相,看着那个躺在冰棺里,不能再笑着对我说:“雨曦,你回来啦……”的爷爷,我扑在那个冰棺上,大声的吼道:“你起来!你起来啊!我回来了!我现在回来了!爷爷……我不走了,就算你拿着棍子赶我走,我都不走了!”

“你起来啊……爷爷……你起来……”我用力的敲打着冰棺,用力的敲打着,手都肿了,还是一点知觉没有的继续敲着,“起来啊……你给我起来!你不要再睡了!起来啊……爷爷……爷爷……”

眼泪一直流,一直流,就像流不完一样,爸爸走过来,抱住我,痛苦的说道:“幺儿,你爷爷真的去世了,冷静点……人死不能复生!”

我抬起头看着爸爸,他的两鬓也有了白发,以前那没有皱纹的脸,现在写满了沧桑,以前看着我总是那么温和的目光,现在只有悲痛,我扑在他的怀里,痛哭道:“爸……你叫爷爷起来好不好?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别开玩笑了,好不好?!好不好?”

爸爸温柔的拍着我背,柔声的说道:“去看看你奶奶吧……她很想你!别在你奶奶面前哭,我怕她受不了刺激!”

我才想起奶奶,她和爷爷在一起五六十年,那样的感情比我还要深,奶奶怎么受得了,怎么受得了?!

我慢慢地靠近奶奶的房间,打开门,房间里没有开灯,里面一片漆黑,我看不清奶奶在哪儿,试探的叫了一声,“奶奶……”

“幺儿……”只听到奶奶哭泣的声音,我打开灯,看着奶奶正拿着一件很旧很旧的东西,一直在手里抚摸着,看到我红红的眼眶,安慰道:“没事的,你爷爷走的时候没有痛苦,很安详!”

我跑过去,扑倒在奶奶的怀里,哭道:“奶奶……”

奶奶也忍不住的痛哭了起来,抚摸着我的背,哽咽的说道“我的曦儿哟,以后你可怎么办啊?你的爷爷去世了,你可怎么办啊?我可怜的曦儿啊……”

“奶奶……”我抱住奶奶,痛哭的叫道,“对不起,奶奶……对不起,是我不孝!我不孝啊……”

奶奶抚摸着我,说道:“奶奶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哭着哭着,我睡着了过去,醒来后,我才想起魏璇,我跑出房间,到了客厅,眼泪又流泪下来,找到魏璇后,她用力的抱住我,“小曦,你还有我这个朋友,还有我们……”

“嗯……”我也用力抱住魏璇,痛哭道

我才知道,爷爷之所以还没安葬就是在等我回来,等我回来见最后一面,出殡那天,我穿了一身的黑,抱着爷爷的遗相,在前面慢慢的走着,我明白了那句话:‘子欲养而亲不待’。

一切仪式完成后,大家各自都散了,魏璇陪着我,站在爷爷的墓碑前,看着他的笑容,我跪在爷爷面前,沉痛的说道:“爷爷,你放心,我会好好的陪着奶奶的,我知道我不孝,我对不起你们,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活下去的,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的!”

魏璇站在一旁用力的握住我的肩膀,看着爷爷的遗相,认真而严肃的说道:“爷爷,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小曦的,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

回到家,一股悲伤的气息一点都没有减弱,我让魏璇先回房间休息,倒倒时差,我则去了爸爸的书房,到了门口,我有些犹豫的踌躇着,最后还是下定决心,打开了爸爸书房的门。

我看着爸爸憔悴的脸,我有些害怕的看着爸爸,刚准备开口,却听见爸爸低沉的声音,“幺儿,之前是爸爸太激动了,你别怨恨我!”

听到爸爸的道歉,我心里真的好难受,全身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撕咬着我,我看着爸爸,跪在他的面前,低着头,说道:“爸爸……我没有当人家的小三,我没有败坏门风!真的没有,可是……我现在做错了一件事,请爸爸原谅!”

爸爸走过来,扶起我,悲伤的说道:“我都知道了,你的那个朋友告诉我,现在有身孕,不能随便跪着,对胎儿不好的!”

“爸……你不怪我吗?”

“有什么好怪的?!你还是我的女儿,永远都是,这是你家,我应该给你温暖和保护,对不起,宝贝……原谅爸爸!”

我不知道魏璇和我爸爸说了什么,可是爸爸的态度让我更加的觉得愧疚不堪,“爸……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应该是要您原谅我的!”

“别说了,我们是亲近的人,以后也会是,孩子生下来了,我们养就是了,乖……没事的……”爸爸轻轻的摸着我的长发,笑着说道

“嗯……好,我不走了,我留在家里帮你吧,只要您不嫌我捣乱的话!”我调皮的笑道

“你呀……都要当妈的人了,还是个孩子天性……”爸爸终于开怀大笑了,只是我好想爷爷,只怪我明白的太晚了,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