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霸宠小蛮妻

重生八零霸宠小蛮妻

家里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豪门千金,薛子缈年纪轻轻便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她是所有人眼中精明能干的女强人,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位大佬却被最爱的男人蒙骗。不光丢了公司,同时还丢了命。再睁眼,薛子缈重生到了八零年代,成为了一个软萌小萝莉。从此之后,这里便是她的舞台,且看薛子缈如何带领家人发财致富……

主角:薛子缈,安清宇   更新:2022-07-16 03: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子缈,安清宇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霸宠小蛮妻》,由网络作家“家里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豪门千金,薛子缈年纪轻轻便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她是所有人眼中精明能干的女强人,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位大佬却被最爱的男人蒙骗。不光丢了公司,同时还丢了命。再睁眼,薛子缈重生到了八零年代,成为了一个软萌小萝莉。从此之后,这里便是她的舞台,且看薛子缈如何带领家人发财致富……

《重生八零霸宠小蛮妻》精彩片段

雷鸣电闪,风起云涌。

薛子缈,薛家的正牌大小姐,凭借一人之力打造下自己的商业王国,现在却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你再说一遍,公司的账目窟窿是怎么回事!西门吊桥断裂,死了上百人!说,这个项目是谁负责的!”

薛子缈已经很努力控制自己的怒气,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目光寒冷,一整个办公室都像被冰封了一般。

公司几个经理和财务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

“说,你们一个个都哑巴了不成!”薛子缈神色越发难看。

如今公司风雨飘摇,她可以想象,明天新闻爆出,公司股价骤跌,甚至都可能直接倒闭。她一手建立起的公司,就像是她的孩子一样,薛子缈如何能容忍!

终于有人敢说话了,颤颤巍巍的哆嗦着肩膀,甚至都不敢直视薛子缈的眼睛,“薛总,是杜经理挪用了公司的财务,吊桥这块也是他负责的……”

说到最后,他声音越来越轻,杜晶峦是薛子缈的未婚夫,在公司一手遮天,他们这些老员工想要找薛子缈诉苦都没有办法。

“杜经理?”薛子缈用力掐紧手心,环视一周,都没有看到杜晶峦的身影,“不是让所有人来这里开会。杜晶峦呢!”

其他人都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薛子缈摇了摇手,“你们都先出去吧,我一个静静。”薛子缈一整个坍陷在沙发上,眉心紧蹙,脸上满是说不尽的疲惫落寞。

是她信错了人。

薛子缈深吸一口凉气,不,就算公司没了,她还可以重新开始!她轻轻地摸了摸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嘴角微微上扬,现在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孩子!

突然办公室大门从外面被用力踹幵,薛子缈不得不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向门口的方向。

走进来的分明就是之前没有来参加公司会议的杜晶峦!

杜晶峦气势汹汹的踹门进来,却小心翼翼的扶着另外一个女人!

“杜晶峦,你这是什么意思!”薛子缈瞬间寒了脸,盯着自己面前这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甚至不由觉得这一切就是一个笑话。“薛紫莲你来这里做什么!”

薛紫莲甩开杜晶峦的胳膊,“你去那边站看!”这发号施令的女王模样果然就是薛紫莲的个性。

杜晶峦也不介意,反而小心翼翼的看着薛紫莲,温声细语,“紫莲,我不放心你!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我保护你!”杜晶峦挡在薛紫莲的前面,对比刚才的温柔,此刻面对薛子缈神色凶狠,没有丝毫羞愧之心,“薛子缈,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

真是可笑!

冲着他来!他算什么东西!

“杜晶峦,你来得正好,挪用公司账款,在西子吊桥偷工减料,我还没有找你算账!”直到现在薛子缈岂能不明白自己信任的男人早就背叛自己!

“哈哈,你说这些事情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了!薛子缈,你还单纯可笑!”杜晶峦并不害怕薛子缈的对视,神色不屑,“薛子缈,我告诉你,这些可都是有你的签字首肯,不然我怎么敢做这些。”

“你!”

薛子缈怒极,一口气堵在胸口,盯着眼前这个冷漠嚣张的男人,恨不得直接把杜晶峦给万箭穿心。

前几天杜晶峦还在百般讨好自己,他是她最信任的男朋友,现在一转身杜晶峦化身恶魔,硬生生要从她身上咬下一心头肉。薛子缈想到前阵子杜晶峦让她签的合同,她刚检查出身孕,身体不舒服,根本就不怀疑杜晶峦……

“是那些合同!”

杜晶峦肯定的点头,“对,你终于想起来了!薛子缈,你完了!”

心脏就像是被狠狠的剜肉一般,鲜血淋漓,薛子缈她不担心,用力掐紧手心,身上的疼痛比不上心疼的万分之。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就是因为她!”薛子缈目光转向杜晶峦身后的薛紫莲。

薛紫莲哆嗦了一下肩膀,薛子缈的目光太凶狠,就像是一直饿狼要杀了自己一般,不过她可不怕她!

“呵呵,我亲爱的姐姐,你现在还不明白!峦哥哥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如果不是紫园公司,他怎么会多看你一眼!我怀孕了,姐姐你应该让位了!”薛紫莲冲着薛子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从来不觉得抢自己姐姐的男人有任何不好。

因为薛紫莲怀孕了,所以他们就要联手毁了公司?

薛子缈只觉得可笑,“你们要在一起,我退出便是!”她薛子缈还不至于会拉着一个男人不放。

“呵,既然说开了,就让你死个明白!爷爷看中了紫园,只要你一天是紫园的总裁,我就只能和你在一起,薛子缈,你不要怪我,谁让你拥有你不该有的东西!”杜晶峦目光寒冷,没有愧疚,丢下一份合同,“你在合同上签字,我保证公司无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平安。”

薛子缈一颗心都变冷了,不提孩子还好,一提孩子,她更不得直接杀人吃肉,“你还知道我怀孕了!那也是你的孩子!”

这个时候怎么能少了薛紫莲。

“呵呵,姐姐说你单纯,还真是如此!你肚子里的孽种,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让你有峦哥哥的孩子!”

薛子缈神色一变,她会接受杜晶峦也不过是因为这个孩子!那一夜,不是杜晶峦……

“你不用想了,谁知道你和哪个野男人有了孩子,那一晚可是有好几个男人,姐姐你风流的很啊!”薛紫莲抛下一个惊天巨雷,炸得薛子缈无法反应。

她肚子里的孩子竟然不是杜晶峦的!

薛子缈全身都控制不住的颤抖,她不相信!她,她怎么可以!

“那晚是你!”薛子缈狠狠的盯着薛紫莲,再也控制不住,直接朝着薛紫莲扑过去,薛紫莲故作惊吓,连忙躲在杜晶峦的后面,“峦哥哥救我,我怕!”

杜晶峦是被薛紫莲拉着挡在前面,心里担心薛紫莲的情况,下意识推开扑过来的薛子缈。“薛子缈,你够了!”

薛子缈猝不及防,连连后退,身后的落地窗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开的,薛子缈不断后退,直接跌了出去!

这里可是十八楼!

“薛紫莲,杜晶峦,我薛子缈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薛子缈痛恨至极,她恨,恨自己识人不清!

下意识护在自己的小腹上,她怨,她还没有来得及看到她的孩子出世!

后续报导:紫园公司总裁薛子缈不堪重负,跳楼自杀,将名下所有财产转给其妹,一代商业女王就此陨灭。


“子缈,你怎么还在睡觉,等你娘又该打你了!”

“子缈,醒醒,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娘下手也太重了!”

薛子缈是被这声音给吵醒的,惊讶地睁开双眼,目光对上薛熊虎稚嫩的脸庞,眼底满是惊讶,她这是在哪里!她怎么会见到这缩小版的二虎,难道这是天堂?

“我这是在哪里?我死了吗!”

薛熊虎听到这话,不由更加担心,伸手摸了摸薛子缈的额头,“咦,也没有发烧啊,怎么都开始说胡话了!娘打了你两巴掌,把你的脑袋都打坏了?子缈,你不要怕,只要有哥在这里,我不会让你有事!”

不等薛子缈反应过来,薛熊虎作势要背起薛子缈,“子缈,你不要怕,你抓紧哥的脖子,哥这就带你去张二叔家!”

薛熊虎,张二叔……

这些原本都已经彻底尘封在薛子缈记忆里的名字被一下子提及,薛子缈都反应不过来,看着自己骤然变小的胳膊腿,一个念头在脑子闪过。

“不,我不去,二虎,你先放我下来!镜子,我要镜子!”

薛熊虎听到这话,更加觉得自己这个妹妹病得不轻,就他们家这样的情况,哪里可能有余钱去买镜子。唉,这丫头也长大了,知道爱美了。

薛子缈大声叫嚷着,薛熊虎没有办法,只好重新放下自家妹子,“子缈,你不要着急,哥这就给你打盆水来。”

薛子缈看着薛熊虎离开的背影,自己也早就迫不及睁眼看着自己那小胳膊小腿,浑身有种说不出的轻她没有死,她还活着!

“哈哈!哈哈哈!”

薛子缈控制不住,大声笑了出来,她非常没有死,还重生回到了小时候,现在薛子缈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现在又重新回到了还没有被接回薛家的时候!真是天不绝她,又给了她重来的机会!

薛熊虎还没有进门,老远就可以听到薛子缈傻乎乎的笑声,脚下一顿,却越发可以觉得薛薛子缈这次受了刺激傻掉了。“这可怜的!”同时,薛熊虎越发坚定要保护妹妹的心思。

推开大门,薛熊虎已经敛去了脸上的同情,心妹妹的好哥哥。

“子缈,你要的水我给你打来了!”

薛熊虎这话还没有说完,薛子缈脚步极快,虎面前,抢走了水盆。薛子缈盯着水中的倒影,很清晰,不过更肯定了之前心里的想法,这不是她十几岁时候的模样!

薛子缈露出一抹狂喜,她回来了!

上天有眼,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薛子缈盯着水盆里的倒影大声笑出来,不过马上又不由哭了出来,“哈哈,唔唔唔,我回来了!我又回来了!”

薛雄虎站在旁边,看着自家妹子又哭又笑的样子,一下子也不由被吓到了,也不知道薛子缈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他想要上前去安慰一下薛子缈,不过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子缈。”

薛雄虎这么大一个人,面对薛子缈却有些手足无措。

站在原地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这落在薛子缈的心里越发觉得对不住自己这个哥哥!

“哥哥,对不起,二虎哥,是我不好!”薛子缈刚刚已经痛快的哭过一回,这一会直接抱住薛雄虎的肩膀,她本来就瘦小的身体蜷缩在薛雄虎的怀里,越发显得娇小可怜,“二虎哥,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是我哥哥我会保护好你!”

薛子缈在薛雄虎的怀里泣不成声,哭到最后声音都哑了,薛雄虎根本听不清楚自家妹妹到底说了什么,不过薛子缈能重新叫自己一声哥哥,他不知道有多高兴了!

薛雄虎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小丫头,薛子缈就是他最宝贝的妹妹,生怕自己动作大了会伤到她。

“子缈,你,你叫我什么,你再叫我一声!”薛雄虎脸上还带着一抹小心翼翼,眼底的渴望怎么都掩不去。

薛子缈对上薛雄虎小心翼翼的模样,越发恨自己不识好人。

她记得前世也就是这个时候,她知道她是京城薛家的女儿,吵着闹着要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让真爱自己的养父母和兄长伤心。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幵始,薛子缈不认薛雄虎这个哥哥,连一声哥哥都不肯叫。

重活一世,薛子缈才明白谁才真正爱自己的人,她这辈子说什么都不要回到薛家,她就是他们的女儿,亲生女儿!

“二虎哥,子缈错了,哥哥我是你妹妹!亲妹妹!”薛子缈脸上带上了一抹肯定,重来一次的,谁也别想欺负她们!

薛雄虎一双眼睛都在发光,“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子缈你又重新叫我哥哥了,哈哈,太好了!傻丫头你想明白了?”

薛雄虎从小就疼这个妹妹,他知道薛子缈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小时候他看到爸妈把她抱回来,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疼爱薛子缈。

只要薛子缈高兴,薛雄虎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一直都是这样。这次薛子缈自己偷偷离开山村,去寻找亲生父母,最后却跌到了山上捕兽的坑里,幸好被及时发现,不然她这条小命都不知道怎么没的。这才是惹恼了张兰,狠狠的甩了薛子缈一巴掌,薛雄虎还担心薛子缈从此恨上了他们。

不过现在事情正好相反,薛子缈现在竟然想通了!

薛子缈对着这个关心自己的大哥哥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她用血的教训证明了自己的愚蠢,又怎么可能想不明白。

“哥哥,对不起,我都想明白了,你就是我哥哥,咱爸咱妈呢,我去帮忙做饭!”

薛子缈一双眼睛都在发光,亮晶晶的水眸别样精灵。

张兰听到房间里有响动,就偷偷站在门外听着,她是真心把薛子缈当成亲生闺女。打了薛子缈,她这心也跟着疼,又担心薛子缈会怨恨自己。现在听到这孩子懂事的话,别提有多高兴。

当下张兰也没有什么犹豫,自己直接走了进去,看着这对儿女都哭成了两个泪人,似乎之前的矛盾统统不存在,他们兄妹两感情好着呢。


张兰故意板着脸,“二虎,你干了什么,怎么把你妹妹给惹哭了!”

直到张兰主动出声,他们才注意到张兰进来了,薛雄虎也不介意,反而对着自家娘亲露出一个傻笑,“娘,我没有欺负妹妹,子缈又叫我哥哥了!”这语气别提有多骄傲。

薛子缈面对张兰,想到之前还和张兰塞嘴,脸上露出浓浓的愧疚,她才是自己的亲娘。前世张兰得病,薛子缈人在国外出差,连张兰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听说她直到死都还在念叨着她这个不孝女。薛子缈不由心中一疼,越发痛恨自己。

还没有张口,薛子缈的眼泪就簌簌地滚落下来,看着张兰越发心疼。

“丫头,你哭什么!不哭不哭,娘就在这里!”张兰这么说着,脸上也不由露出一抹尴尬,担心薛子缈不认她。“冰丫头,我们不哭了,你想干什么,我都依你!”

张兰越温柔体贴,薛子缈越发愧疚,直接扑进张兰的怀抱,“娘,你就是我娘!娘亲,女儿错了,这辈子我就只有你一个娘亲,对不起对不起!”薛子缈连声说着对不起,她实在太蠢了。

光是有薛子缈这话,张兰就心满意足了。

“好好好,我家冰丫头最乖了!”张兰也被感动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温柔的抚摸薛子缈的头发,眼泪不自觉掉下来,“好,我们不哭了,变成小花猫,就不好看了!二虎,冰丫头,你们两个在这,娘给你们去烙饼去,冰丫头不是最喜欢了吗!”

烙饼!

薛子缈听了也不由觉得饿了,满满的幸福将她包围,“娘亲,我来帮忙!”

“误!好!二虎,你也来帮忙!”张兰听着一颗心都化了,着实太高兴了,她有这么一对好儿女,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薛子缈太喜欢这样的生活了,在山村里,没有多少算计,有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在身边,生活贫困,却有一种别人享受不到的快乐。

“啊!”薛子缈轻呼一声,一个不小心菜刀划过了手指,鲜血流出来。

张兰和薛雄虎两人连忙围过来,脸上带着浓浓的关心。

“冰丫头,你怎么样!你去旁边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张兰一脸担心。

“子缈,我去给你拿绷带!”薛雄虎已经去拿东西了。

薛子缈心里感动不已,连连摇头,“就是划过一下手指头,没有什么事情的啦!很快血就不流了。”

张兰可不放心,薛子缈越是懂事,她反而心里更加过意不去。原本这丫头应该在京城的大户人家做大小姐,现在却只能在山村里干活。她给不了薛子缈富裕的生活。

“冰丫头,你先回房间去休息吧!不要说了,娘知道你这份心就够了。”

薛子缈只好点头,“好,谢谢娘!我先回房间。”

回到房间,就只有薛子缈一个人,直到这一会心里还满是悲喜交加。她上辈子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想要离开这里,明明她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家人。

灵光一闪是玉佩!

一切的源头都是她的玉佩!

薛子缈顺手摸到自己一直佩戴在脖子上的玉佩,也就是这个玉佩,她发现自己身世不同,才有了想要去寻找薛家人的心思。

这块害人的玉佩!前世她拿着玉佩认亲,最后玉佩被薛家人带走,她在薛家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每一件事都在提示她是多余的!

想到前世种种,薛子缈一颗心彷如针扎,握住玉佩的手更加用力,丝毫没有注意到她刚才划破的手指上的鲜血落到玉佩上,瞬间就被玉佩吸收,玉佩吸收了薛子缈的鲜血,有一抹绿光闪过。

下一秒,薛子缈突然被吸收到另外一个世界。

眼前一黑,薛子缈极乐生悲。

她不会这么倒霉,还没有伸展拳手大干一场,就要去阎王安报道了?

薛子缈张开双眼,发现自己在完全陌生的地方,周边鸟语花香,空气别样清新,仿如室外桃园。

“这是哪里?”薛子缈用力揉了揉脑袋,想要反应过来。

“啼〜主人,你终于醒了!这是你的空间,主人我终于等到你了!啼〜”

还不等薛子缈反应过来,只见一只雪白色的猫咪扑进自己的怀里,猝不及防,薛子缈刚刚站起来又重新被一直猫给压倒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薛子缈扒拉开身上的大肥猫,上下打量着对方,“一只会说话的猫?你是猫妖?”

薛子缈并不害怕,反而对白猫来了兴趣,本是她重生而来,再遇到一只猫妖也不足为奇。

“小猫妖,你刚才说这里是我的空间?这有什么作用!”

被薛子缈一口一个猫妖喊着,白猫明显不高兴了,如果别人敢这么称呼她,她早就一爪子挠过去了,可是她是自己的主人!

“啼〜”白猫别提有多委屈了,可怜巴巴的看着薛子缈,然而薛子缈完全不为所动,“主人,我不是猫妖,我是木十二,你养的啼啼误!我是猫神!猫神!”可不是那种蹩脚的猫妖可比!

“木十二?”薛子缈复述这个名字,白猫连连点头,别提有多兴奋了,“瞄!主人十二好想你,啼〜你终于开启医药双灵空间了!”

薛子缈很懵逼,不过这里有一只话唠小猫,木十二叽也终于让薛子缈弄明白了,自己空间有这只“猫神”守护。

小白猫说了这么多,的主人似乎仍然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就尴尬了。

“啼〜主人,你不相信我吗?你竟然不相信十二,啼〜”白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两只爪子叠在一起,别提有多委屈,似乎薛子缈做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