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阴山守墓人

阴山守墓人

愤怒的佬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刘寄的爷爷是一个守墓人,亦是十里八村有名的风水先生。刘寄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他是被爷爷在山后的坟头上捡回来的。当时漫天风雪,一只怀了孕的狐狸将小婴儿护在怀中,刘寄才因此捡回了一条命。后来母狐狸产子之后,便一命呜呼。爷爷养大了刘寄,也养大了那只狐狸崽子……

主角:刘寄,袁郁   更新:2022-07-16 03: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寄,袁郁 的女频言情小说《阴山守墓人》,由网络作家“愤怒的佬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刘寄的爷爷是一个守墓人,亦是十里八村有名的风水先生。刘寄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他是被爷爷在山后的坟头上捡回来的。当时漫天风雪,一只怀了孕的狐狸将小婴儿护在怀中,刘寄才因此捡回了一条命。后来母狐狸产子之后,便一命呜呼。爷爷养大了刘寄,也养大了那只狐狸崽子……

《阴山守墓人》精彩片段

我是个孤儿,是爷爷在坟头上捡来的孩子。

爷爷是袁家村墓地的守墓人,住在袁家墓地旁边。

那一天下着大雪,已经半夜了,正准备睡觉的爷爷听到外面隐约的传来小孩的哭声。

爷爷打开门走了出去,看到被放在坟头上的我。

那一天的风雪很大,冷的滴水成冰,如果没有意外,我本来是应该被冻死的。

不过我没有死,因为有一只狐狸趴在坟头上,把我给紧紧的搂在怀里,替我遮挡风雪。

那只狐狸比一般的狗都要大,浑身的毛都已经变成了灰白的颜色。

它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用尾巴盖住我,雪一点也没有落在我身上。

等爷爷发现我的时候,那只狐狸都已经冻僵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爷爷把我和那只狐狸抱了回去,我活了下来,可是那只狐狸冻死了。

那是一只母狐狸,而且大着肚子,被爷爷抱回房间后,在临死之前生下了一只小狐狸。

生下孩子的母狐狸强撑着站起来,跪在爷爷面前磕了三个头。

爷爷知道,它是在求自己把她的孩子养大。

爷爷叹息一声,说你放心的去就行,你救了那个孩子的命,这是你的善念,你的孩子我会养大的。

听到爷爷答应了,母狐狸就咽了气。

爷爷把那只狐狸埋在了袁家村祖坟旁边的一棵树下,每到初一十五爷爷都会让我到树下磕几个头。

爷爷说我的命是那只狐狸给的,它是我的恩人,做人不能忘本。

那只小狐狸也活了下来,从小就跟在我旁边,是我最好的伙伴。

它一身的毛微微的发红,只有尾巴尖是白色的,我叫它小红。

爷爷给我取名叫刘寄,因为爷爷姓刘。

我跟爷爷就住在袁家村村后的祖坟旁边,这里是袁家村的墓地,爷爷是袁家村墓地的守墓人,也是一个风水先生。

爷爷的本事很大,周围村子不管谁家有个丧亡嫁娶的事都要把爷爷请过去,看风水、定阴宅。

袁家村的人都姓袁,只有我和爷爷是外姓,所以从小村里的孩子都不待见我,就连在一起玩也总是捉弄我。

我问过爷爷,为什么我们会住在这里,我们又不姓袁。

可是爷爷摇摇头叹气,说这是命,做守墓人是他这辈子的命数,改变不了。

我那时候小,不知道爷爷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得出来爷爷有些难过,所以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问过他。

村子里的小孩子不待见我,因为我是外姓人,他们总是嘲笑我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所以从小我就和小红一起在墓地玩,墓地后面的小树林是我们最好的游乐场。

小红虽然是只狐狸,但是很聪明,我说的话它都听得懂,乖巧听话。

林子里面有不少的黄皮子还有各种小野兽,那些小东西都很听小红的话,只要小红一出现,它们就会在林子里面跳出来。

所以虽然没有小孩子陪我玩,可是我的童年也并不寂寞,因为有林子里的那些小家伙,它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九岁那一年,一个老头来到了墓地,然后跪在了爷爷门前,他是袁家村的村长。

他跪了整整一天,一直说让爷爷救救他孙女。

那天爷爷的脸很阴沉,任凭他在门口跪着,都没有出来,一直坐在房间里面抽着烟。

村长的孙女我认识,是个叫袁郁的小女孩,留着两个羊角辫,她是村子里面最漂亮的女孩子。

我很喜欢她,可是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

在村子里面她是所有孩子中最优秀的,而我只是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所以根本就不配跟她在一起玩。

看着跪在门口的村长,我心里很担心,难道袁郁出事了?

可是任凭村长怎么求情,爷爷就是一动也不动,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刘老三,如果你救了我孙女,我就让她嫁给这个孩子!”傍晚的时候,村长在门口哭着对爷爷喊了一声。

听到这句话,一直面无表情的爷爷站了起来,敲了敲自己的旱烟杆,把我叫到了他的跟前。

爷爷问我,想不想救那个女娃娃。

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问我,我只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哪里知道要怎么救袁郁啊。

只是一脸茫然的望着爷爷。

爷爷望着我,长叹了一声,然后摸了摸我的头,说孩子,那个女娃娃命理不好,活不过十岁的,只有你能够救她,你愿不愿意?

我听不懂爷爷说的什么意思,不过知道自己能救袁郁,我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

看到我点头,爷爷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长叹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

爷爷告诉村长,想要救他孙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袁郁和我成亲,然后洞房,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她的命。

听爷爷说完,村长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爷爷让他回去,去张罗婚事,明天一早就拜堂成亲。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敲锣打鼓的声音,袁家的人来到了墓地。

那天我是被八抬大轿接走的,一路上接亲的人不停的吹着唢呐,放着鞭炮,动静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那天我很高兴,毕竟只是小孩子,觉得好玩,尤其是一想到自己今天就跟袁郁成亲了,我就更加开心。

这可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而是真的拜堂成亲,以后袁郁就是我的媳妇了!

只不过走出过那片小树林的时候,小红在树林里面冲了出来,带着一群的黄皮子和小动物,拦在了轿子前面,仰着头不停的叫着。

它的声音听上去很急躁,不停的冲过来,用爪子扒着轿子,似乎并不想让我走,我看到它的眼里有泪水。

接亲的人都吓坏了,这时候一直跟在后面的爷爷走到了轿子前面,望着小红叹息了一声,然后把它抱在了怀里,挥手赶走了那些小东西。

到了村长家,我被人簇拥着,跟头戴红盖头的袁郁拜了天地,然后入了洞房。

只不过那天的袁郁很虚弱,整个过程都是被人给搀扶着。

那一年我只有九岁,什么都不懂,只觉得好玩,这比我们玩过家家有意思多了。

整个过程乱哄哄的,我就像是做梦一样被人给簇拥着进了洞房。

来到洞房,袁郁就躺在了床上。

她的脸十分的苍白,就连嘴唇都是紫色的,整个人无精打采的,望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坐在旁边望着她,心里莫名的感到心疼。

傍晚的时候,外面喝喜酒的人都散了,爷爷走进了房间。

爷爷看了床上的袁郁一眼,皱着眉头叹息一声,让我也躺到床上去。

我愣了一下,虽然觉得有些尴尬,可是那时候还小,心里没有什么别的想法,脱了鞋子就躺在了袁郁的旁边。

“记住孩子,今天晚上你们一定要一起躺在床上,不能下床,你要抱着她,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也不能松开,要不然她会死的,你记住了吗?”

爷爷的神色很郑重,虽然不知道爷爷是什么意思,不过一听到袁郁会死,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到我点头,爷爷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爷爷伸手拿了两个东西一左一右的放在了门外。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纸人!

纸人的个头都跟我差不多高,男的纸人身上穿的是绿色的衣服,女的纸人穿着的是一条红色的裙子。

那时候我虽然只有九岁,可是也知道,这种纸人只有死人发丧的时候才用的,今天是我和袁郁结婚的日子,爷爷把这玩意放在门口干什么!

两个纸人都做的惟妙惟肖的,就像两个真的小孩,脸颊上都涂着腮红,一双大眼睛十分的灵动。

但是不管怎么看,这两个纸人都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爷爷把纸人放好,拎过来一只大公鸡,然后用手掐破大公鸡的鸡冠,挤出血来,在两个纸人娃娃的眉心上都点了一下。

“记住孩子,晚上不管有什么动静也别下床,抱紧那个女娃娃。”

爷爷说话的时候一脸的郑重,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房间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我和袁郁轻微的呼吸声。


等爷爷出去,我望着旁边的袁郁,她的眼睛直勾勾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叫了她一声,她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没有半点反应。

看着呆呆的袁郁,想着爷爷的吩咐,我忍不住伸出手,一把抱住了她。

袁郁一动也不动,只不过抱住她的时候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因为她的身上很凉,跟冰块一样。

那时候我只是个小孩子,心里根本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只是觉得袁郁浑身冰凉,我以为她很冷,就用力的抱着她。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越来越黑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房间里面暗了下来,我知道那是房间里面的红蜡烛燃尽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后半夜了。

我就这么搂着她,袁郁一动也不动,我看不到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

此时的房间里面一片漆黑,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呼吸声。

哒!哒!

就在这时候,窗口突然传来两声清脆的响声,就像是有人用手指在敲打一样。

听到声音,我不由的愣了一下。

声音听得很清楚,绝对不是幻觉,是真的有人在敲窗户。

“谁!”我喊了一声。

这大半夜的,窗子不可能自己响,所以一定是有人敲的。

窗子外面有人!

可是外面并没有人回答我,而那个声音也停了下来。

擦...擦......

可是还没等我松口气,门口又传来了一串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人的脚步声,只不过那人走路有些奇怪,脚是拖着地面的。

擦....擦.....

脚步声不停的响着,那个人居然一直在门口徘徊。

我虽然胆子大,可是这时候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哪有人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在人家门口闲逛的,

除非那根本就不是人!

我想要下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可是想起爷爷说过的话,

一动也不敢动,只是紧紧的搂着袁郁。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那人就像是着急了一样,走的越来越快。

“好..好冷。”

就在这时,怀里传来袁郁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我心中高兴,她终于醒过来的。

可是还没等我来的问她怎么样,外面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传来一声愤怒的低吼声。

那声音听上去不像是人的,更像是某种野兽。

下一刻,一串脚步声响起,紧接着门口传来一声大响,房门居然被撞开了!

我惊恐的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站在门口。

天太黑,我根本就看不清那个黑影是什么模样,只有他的脸上,有着一双闪烁着幽幽红光的眼睛!

还没等我有什么动作,那个黑影又是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朝着我就扑了过来。

我想要挣扎逃跑,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手脚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困住,一动也不能动!

那个黑影冲到了我跟前,朝着我就扑了下去。

下一刻,我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晕倒之前,我看到黑暗中有一双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还躺在床上,只不过身边已经没有了袁郁,我已经回了家。

我翻了一下身,觉得浑身酸疼无比,胸口就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一样。

我又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黑影,还有那双红色的眼睛,心中莫名的有种深深的恐惧。

我转头,看到爷爷正坐在床边,抽着旱烟斗望着我。

我告诉爷爷我昨天见鬼了。

爷爷摆手,让我不要多想,说我是病了,昨天晚上只是做梦了。

虽然爷爷这么说,可是我心里还是觉得很别扭,因为昨天晚上的场景实在是太真实了,就像是真的发生的一样。

我问爷爷袁郁怎么样了,爷爷说她已经没事了,结婚冲喜,她的病已经好了,过几天身子就能恢复了。

我松了一口气,想到是自己救了袁郁,心里暗暗高兴。

一想到昨天晚上我是搂着她一起睡的,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小红一直趴在我的床头,不时的伸出脑袋来蹭我一下,我知道它是在心疼我。

这场病让我在床上足足躺了七天,直到第七天我才能勉强的下床走几步。

过了没几天,袁郁跟着她爷爷来到了墓地。

她的病已经完全好了,看上去很精神,尤其是一双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我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袁郁对我扮了个鬼脸,还吐了吐舌头,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知道我们拜过堂了,她是我的媳妇。

村长来告诉爷爷,袁郁要走了,她的父母都在城里,所以袁郁要去城里跟她父母一块生活。

爷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出来一张纸,让村长画押,说这是两个孩子的婚约,十年之后,凭借这一纸婚约就要两个孩子同房。

村长很干脆的咬破了手指,用血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就站在旁边,听爷爷说十年之后袁郁就能和我在一起了,我心里面高兴到了极点,一想到她今天开始就要离开村子了,我又有些难过。

可是袁郁却一点也不高兴,望着我一脸的嫌弃。

临走的时候,袁郁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对我说:“你别做梦了,我才不要嫁给你,你是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袁郁说完就跟着她爷爷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我很伤心,原来袁郁一直都看不上我,在她眼里我就是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爷爷就站在我跟前,只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从那天开始,爷爷就开始教给我他的本事,寻龙定穴,望气观相的本事。

不过那时候我还太小,很多东西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爷爷也没有跟我解释什么,只是让我背下来,说以后就慢慢地懂了。

从那时候我就看得出来,爷爷似乎很着急。

有一次爷爷喝醉了更是拉着我的手,说他的时间不多了,这一身的本事我能学多少就赶快学多少。

袁郁走了,在村里孩子的眼里我是个外人,没人愿意跟我玩。

所以那几年我一直待在墓地,每天都背着爷爷教给我的东西。

袁家村是个偏僻的小山村,在山沟沟里面,本来人就不多,几年过去,村里的人就更少了。

年轻人都搬了出去,去了外面闯荡。

十七岁那一年,村子里就只剩下了几个老人,再也没有了以前的热闹。

那一年爷爷也死了,他是大年初一那一天走的。

三十晚上,爷爷炒了两个菜,让我陪他喝了几杯,然后让我把他教给我的东西从头到尾的都背了一遍。

听我背完,爷爷很高兴,说自己这一身的本事后继有人了,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我让爷爷大过年的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爷爷只是笑了笑,说人活着要信命,我们做术师的更要信命。

那天爷爷喝多了,拉着我的手说了很多。

他告诉我,学会了那些东西,我出去闯荡一定能混出一番名头,可是爷爷让我不要急着出去。

他说替袁家守墓是他的命,我是他的孙子,这也是我的命。

爷爷说时间快到了,只要再等两年,就是五十年整了,我就能走出这山沟沟,到外面去闯荡了。

两年之内,不能离开袁家村超过七天,一定要切记!

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我是了解爷爷的,他说话的时候最烦别人打断,所以虽然心里充满了疑问,不过我还是没有问什么,只是听他说着。

爷爷让我记住,一定要等两年之后时间到了才能出去,要不然会有大麻烦。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让我记住。

我点了点头,深深的记住了爷爷的话,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知道,爷爷不会害我。

最后爷爷在口袋里面拿出一张发黄的纸递给我,那是我和袁郁当年的婚约,上面有爷爷和她爷爷的画押。

看到这张婚约,我的心情很复杂。

袁郁走了八年了,从来没有回来过,也不知道现在的她变成了什么样子,还是不是跟当年一样,喜欢扎着两个羊角辫。

爷爷把婚约交给我,说等两年之后就去找这个女娃娃成亲,这是当年就订下的婚约,袁家人不能反悔。

听着爷爷的话,我苦笑了一下。

当年袁郁就看不上我,现在她去城里生活了几年,而且听说她父亲做生意发了财,成了富豪,我们俩的差距更大了,她更不可能看上我。

这个婚约在我看来就像是个笑话。

爷爷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我的手,对我大声的说道:“当年你们成亲,是为了救那个女娃娃一条命,她跟你借了命,就要还给你,如果你们不成亲,你活不过二十岁,她也活不过,因为你的命她压不住!”

爷爷的反应让我吓了一跳,在爷爷的注视下我收起了那张婚约,郑重的点了点头。

看到我答应,爷爷笑了,没有再说什么。

我心里有很多疑问想要问爷爷,可是爷爷却挥了挥手,让我去自己房间,他说想自己待一会。

第二天一早爷爷就死了,我做好早饭叫他起床的时候发现爷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用手一摸,身上都凉了。


望着爷爷的尸体,我很伤心,因为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现在连他都走了,我就真的没有一个亲人了。

爷爷死后,我按照他的吩咐,把他埋在了袁家祖坟旁边,就挨着当年那只狐狸的坟头。

爷爷说他不是袁家的人,所以死了也不能入袁家的祖坟,埋在外面就行。

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所以爷爷下葬的那天只有留在村里的几个老认来吊唁了一下爷爷,连场像样的葬礼都没有。

埋了爷爷,墓地里面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有狐狸小红。

它很有灵性,知道现在我很伤心,不停的用脑袋在我腿上蹭来蹭去,想要逗我开心。

我摸了摸它的脑袋,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

墓地里面空荡荡的,除了我之外,里面埋着的都是死人,坐在门口望着前面的墓地,我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孤独的感觉。

我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可是爷爷说过,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在这里再住两年,做两年的守墓人,要不然会有大麻烦。

因为做袁家的守墓人三十年,那是他的命,他没有熬过去,还差两年。

我是他的孙子,就要继续替他熬过这两年。

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做了袁家祖坟的守墓人,更不知道他说的三十年期限是什么意思。

虽然爷爷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多说过什么,可是我知道,爷爷是个很厉害的人。

不管是给人相面还是看风水,没有一次不准的。

爷爷有这一身的本事,如果走出这个山沟沟,一定能混的风生水起。

我记得小时候有很多人来找过爷爷,那些人都开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豪车,都是很有钱的人。

这些人上门拜访,证明爷爷当年一定是在外面闯出了一番名头。

有些人有的甚至提着满满一大箱子的钱来求爷爷,让爷爷帮他们看看运势,指点迷津。

可是爷爷全都拒绝了。

有一次爷爷喝多了曾经告诉过我,他说那些钱不是他不想要,而是因为当年他曾经发过誓,成为守墓人之后,这一身的本事只能在方圆百里之内用。

外面来的人,不管出多少钱,他都不能出手。

我问爷爷为什么,爷爷只是摇了摇头,不停的叹气,说这是报应,是他当年做错了一件事的报应。

我问爷爷是什么事,可是爷爷没有在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然后爷爷一脸郑重的望着我,告诉我,既然我学了他的本事,以后一定会走出去闯荡的。

但是他让我记住,做一个术师,有三种人的生意我们是不能做的,如果帮这三种人算了命理,自己可是要倒大霉的。

这三种人第一种就是运尽之人。

所谓的运尽之人就是鸿运已过,剩余运数逐渐衰败,这种人往往少年得意不知道惜福。

运旺之时张牙舞爪,做事做尽不留余地。

此时福报已尽,算之无用,因为运尽者富贵难留,就算偶有一时喜,到头也是一场空。

这是他自己的阴德报应,作为一个术师不能插手,否则会损伤自己的阴德。

第二种凶骜者不算。

所谓凶骜者,就是为人凶狠,平时作恶太多,身上有着太多的凶恶横灾,这种人的命理不可改变,作为术师如果强行插手,必定会引灾祸上身。

第三种是命尽者不算。

寿命将尽,大限已到,三魂已失其二,没有运道可言,算之不灵,起卦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爷爷告诉我这些的时候一直紧紧的盯着我,看到我点头才算松了一口气。

刚学会这些东西的时候,因为好奇,我也试着偷偷的看人的面相运势。

只不过村子里面没有什么人,只有留守的几个老人。

可是面对那几个老人的时候,不管我用什么办法,却半点推断不出他们的命理运势。

这让我很怀疑爷爷教给我的本事。

有一次终于忍不住问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听到我的话之后,爷爷脸色大变,对我吼道:谁让你看他们的运势的!

当时我年纪小,被爷爷吼了一声,差点没有吓哭,因为从小到大,爷爷都没有这么吼过我。

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吼我,他教给我这些东西不就是让我给人看运势的吗,为什么那几个老人就不行。

看到我的委屈,爷爷没有再发火,只是拉着我的手,一脸郑重的告诉我,说孩子,以后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偷偷看那几个老家伙的运势,要不然我会有危险!

看着爷爷一脸的严肃,我有些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村里留守的几个老人我都熟悉,而且每次见了我都很和蔼,可是现在爷爷的表情为什么带着一丝的忌惮?

我想要问问爷爷是怎么回事,不过我还没有说话,爷爷就抢先说道:那几个老家伙不是一般人,你要记住,以后千万不要招惹他们!

爷爷临死的那天晚上,拉着我的手又对我吩咐了一遍,说以后他要是不在了,让我千万不要相信村子里面的任何人,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还有一点,就是晚上过了子时,外面不管有什么动静,我都不能走出房间,要不然会惹祸上身的。

爷爷没有给我解释这一切的原因,只是让我记住就行。

以前不懂事,现在我也慢慢的看出来了,眼前的这片墓地真的有些不简单。

这里是袁家村的墓地,埋葬的都是袁家村死去的老人,因为袁家村有规定,寿元不满六十岁而死之人,不得入祖坟。

这是因为不满六十岁而死的人,不属于寿终正寝,而是横死。

横死之人身上往往会带着怨煞之气,会破坏祖坟的风水,这是袁家村一直以来的规矩。

不过最让我奇怪的还是墓地里面中间的那个最大的坟头。

别的坟墓之前都有碑文,上面写着死者的姓名和死亡日期。

可是只有那个坟头前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棵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槐树。

老槐树枝丫伸展,如同一把大伞一样,罩住了那个空荡荡的坟头。

我问过爷爷那里面埋着的是什么人,爷爷望着那个坟头,一句话都没有说,我看得出来,他的眼神里面有些很复杂的情绪。

从那以后我没有再问过爷爷,因为他的性情我很了解,他不想告诉我的事情,问再多次也没用。

虽然没告诉我里面埋着的是谁,不过爷爷吩咐过我,每个月的月初都要到坟头烧一把纸,我从来没有忘记过。

坐在门口,望着前面的墓地,想着和爷爷生活在这里的点点滴滴,我心里很难过,爷爷死了,从今天开始,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抬头,朝着中间的那座大坟看了一眼,不由的站了起来。

因为此时坟前的槐树下正站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身穿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手上举着一把黑色的纸伞,也在望着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一张脸十分的精致,就算穿着大红的裙子也看不出半点的俗气,反而有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我看着那个女人,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因为那张脸居然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此时站在树下的女人望着我,然后伸出手,对我摆了摆。

她在叫我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