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爆宠娇妻靳总又又又醋了

爆宠娇妻靳总又又又醋了

绛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夭夭的外公对靳家老爷子有恩,于是两家人擅自定下了婚约,如今为了苏氏的利益她在家人的逼迫下嫁给了靳北穆。而对于靳大少爷来说,他根本不喜欢那个高傲的女人,不过为了继承人的位置,他不得不就范。就这样,一纸合约将二人紧紧绑在了一起。他们约好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三年之期一到,马上离婚。只是没有想到,三年后,某位大总裁却言而无信耍起了赖皮……

主角:苏夭夭,靳北穆   更新:2022-07-16 03: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夭夭,靳北穆 的女频言情小说《爆宠娇妻靳总又又又醋了》,由网络作家“绛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夭夭的外公对靳家老爷子有恩,于是两家人擅自定下了婚约,如今为了苏氏的利益她在家人的逼迫下嫁给了靳北穆。而对于靳大少爷来说,他根本不喜欢那个高傲的女人,不过为了继承人的位置,他不得不就范。就这样,一纸合约将二人紧紧绑在了一起。他们约好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三年之期一到,马上离婚。只是没有想到,三年后,某位大总裁却言而无信耍起了赖皮……

《爆宠娇妻靳总又又又醋了》精彩片段

“砰”的一声,新娘子的化妆间被人用力推开。

厚重的门狠狠砸在墙上,又猛然反弹回来。

一道粉色的身影风一般卷进。

合体的礼服包裹着妙曼的身躯,闯入的女子仰着头,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

上下打量端坐镜前的新娘苏夭夭,童颜心眼中满是嫉妒。

这一切本该是她的,定制婚纱、古堡婚礼、靳夫人的头衔!

如今却被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苏夭夭抢了去,怎能叫她不恨!

“我警告你,离北穆哥哥远点!”

抬着下巴,童颜心目露凶光。“别以为你做了靳夫人,就能缠上北穆哥哥!”

“要不是老爷子,就凭苏家这小门小户,你还不知道在哪讨饭呢!”

握紧拳头,指甲因用力掐进手心,明明她和靳北穆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她以为她嫁入靳家是水到渠成的事……

却不想,靳老太爷的安排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已经画了三个小时的妆,苏夭夭此时有些昏昏欲睡。

正无聊的扣弄着高定婚纱上的水钻,全然不在乎这件婚纱全球有且仅有一件,价值超过七位数。

听得童颜心满是戾气的话,看看她那张因愤而扭曲的脸,苏夭夭打了个哈欠,毫不在意的回了句:“知道了。”

还想再羞辱她几句的童颜心,被苏夭夭轻描淡写三个字噎住,半响才反应过来。

眯了眯眼,童颜心觉得苏夭夭定然是装出来的淡定,能嫁入靳氏,她心中还不知怎么狂喜呢。

好一朵白莲花!

童颜心在心底骂道。

且不论靳氏是全球数的上名号的财阀,就冲靳北穆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她每年不知道要挡多少不要脸的狐狸精,苏夭夭居然如此轻易就答应,必然有鬼!

莫非……是想守着北穆哥哥,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玩日久生情的把戏?

虚掩的门隐隐约约传来人声,童颜心眼中诡光一闪。

她迅速扯乱自己的头发,对着自己右脸猛扇了一耳光,接着踉踉跄跄地后退,正好歪倒在开门进来的男人怀里。

“北穆哥哥……”她捂着红肿的脸,一双眼里泪光盈盈。

“怎么了?”

靳北穆微微蹙眉,目光落在童颜心红肿的脸庞和凌乱的衣衫上。

童颜心对上靳北穆审视的目光,有些心虚的低头。

“没,没什么……北穆哥哥你不要怪苏姐姐,她不是有意的。”

苏夭夭闻言挑高了眉,微微坐直了身子,本来因无聊有些昏昏欲睡,此刻倒是精神一振。

“什么不是故意的?你脸怎么了?”

听的童颜心的话,靳北穆目光闪了闪,挑起她低垂的头。

见着童颜心细白的脸上吓人的红痕,他好看的剑眉登时皱得死紧。

余光瞟见一旁一脸看好戏的苏夭夭,靳北穆面上不动声色。

或许……他可以借机,试探试探苏夭夭,顺便挫挫她的锐气。

“苏小姐,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扬声询问,一双深邃的眼里适时浮起怒意,语调却依旧沉稳,完美的体现出克制的风度。

“不是,不是,不怪苏姐姐,我本来是好心想来陪陪苏姐姐,怕她一个人孤单……”

童颜心哽咽着摇头,哭得梨花带雨,“是我嘴笨,惹恼了苏姐姐不快,都是我的错!”

垂眸,看着哭得楚楚可怜的童颜心,长长的睫毛掩盖了靳北穆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颜心好心陪你,苏小姐为何要对她动手?”

他顺着童颜心的话,质问道,目光里含了几分心疼。

对于我见犹怜的童颜心,他心中是有愧疚的。

毕竟他曾许诺过要娶她,如今却不得不变卦。

因而,今日不论真相是什么样,他总归是要护着童颜心的。

见苏夭夭事不关己的态度,靳北穆眼中的装模作样的怒火越发炽盛,长腿一迈,两步就到了苏夭夭面前。

高挺的身躯,宛如静默的山岳,两人身高差距,是一种沉默的压迫。

两人无声的对峙。

靳北穆见这矮了一头的女人,没有丝毫害怕,微微眯眼。

他骤然扬手,像是要给苏夭夭一个教训,俊美的脸上一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模样。

苏夭夭冷冷的看着他,心中暗骂,这狗男人,真是眼瞎!

“你敢打我,今天这婚就别结了,到时你靳家继承人的位置就拱手让人吧!”

扬起的巴掌生生停在她面前,掌风带起她耳畔的碎发,苏夭夭眨了眨眼,眸含嘲讽。

“你是在威胁我?”

靳北穆尾音微扬,有些诧异,脸色略沉。

审视着不卑不亢的苏夭夭,直到此刻,他才认真打量眼前的人。

他什么美人没见过,眼前的苏夭夭并非什么绝色大美人,勉强能算作娇俏清丽。

瞄了瞄婚纱包裹下纤合有度的身材,和他偏好的胸大腰细屁股翘根本不是一类。

非要挑出一个优点,也就是那双桃花眼生得极好,灼灼生辉,眼波一转就是风情,硬生生将那张中人之姿的容貌拔高到中上。

看出她眼中的嘲讽,靳北穆压下心头的怒意,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意。

也不知爷爷是犯了什么糊涂,非要他娶这苏夭夭,说是要报答苏夭夭外公曾经的救命之恩。

若他不肯,就要将靳氏继承权交给父亲在外的私生子。

母亲一听自然不同意,天天在家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逼着他答应这场婚事。

安抚住哭哭啼啼的童颜心,靳北穆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和苏夭夭斗气。

他掏出一份文件,递给苏夭夭,语气虽然是商量,却压迫感十足。

“苏小姐若签了它,对你我都好!”

苏夭夭慢吞吞调整了一下坐姿,再慢吞吞接过文件。

离婚协议!

白底黑字,斗大的四个字映入眼帘。

挑了挑眉,苏夭夭翻开文件细看。

靳北穆拖了个椅子,姿态优雅的坐到她面前,修长的双腿交叠,胸有成竹的看着苏夭夭。

来之前他已经调查过苏夭夭,从兴趣爱好,到生活习惯。

因而,对于说服她签这份协议,他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他为了靳氏继承人的位置,不得不接受这场婚姻,但他并不甘心就此屈服,让别人来摆布自己的人生。

只要三年!三年后待他羽翼渐丰,他有信心不再让任何人操控他的人生!

谁也不说话,室内一时静极了,只有苏夭夭翻阅文件,纸张轻微的响声。

“据我所知,苏小姐在苏家,日子并不是很好过。”

靳北穆顿了顿,决定先发制人,攻心为上。

“嫁入靳氏非你所愿,娶你,亦非我所愿,倒不如,我们来个约定。”

目光紧紧盯着苏夭夭,不落下她神色任何细微的变化。

如大提琴般悦耳的嗓音,微微压低,带着一丝蛊惑的气息。

“只要苏小姐肯签下这份协议,待合约期满后,十年里,我每年都会付你一笔高额赡养费。”

苏夭夭的档案里写着孝顺这一条,他强调:“苏小姐嫁过来的目的,我很清楚,只要你答应签下协议,苏氏那边我会注资,助你父亲渡过这次破产难关。”

她认真看了看协议规定的时间,三年……

苏夭夭心里盘算,嗯……不算太长,忍一忍勉强能接受。

又数了数赡养费那一栏,一连串的零,足足有七位数,心中暗衬,真豪气!

听得靳北穆的话,她正想说苏氏的死活关她屁事。

眼角余光瞟见一旁满是期待的童颜心,又慢吞吞窝进了椅子里,将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童颜心吞了吞口水,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苏夭夭手里的笔,恨不得扑上去按着她的手签字!

此刻,她才知道,原来北穆哥哥压根就不想娶苏夭夭,这场婚姻不过是场协议,用来糊弄靳老太爷罢了。

童颜心眼中露出得意,看来,北穆哥哥心里还是爱着她的。

只要三年后他与苏夭夭离婚,靳夫人的头衔必然就是她的了。

见苏夭夭一直不说话,靳北穆看了看表,微微蹙眉。

还有不到四十分钟就要举行婚礼了,这份协议必须在婚前签好。

“不知苏小姐对协议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你可以提出来。”

他唇角上扬,勾出一个撩人的弧度,刻意放低了嗓音,尾音上翘,像是一把小勾子,撩拨人心。

靳北穆笑得十分诚恳,但那双深邃的眼里笑意未达眼底,一片森冷。

苏夭夭审视着眼前虚伪的靳北穆,有些诧异,她没想到靳北穆为了蛊惑她签字,这么卖力。

连出卖色相这招都用上了?

她暗自觉得好笑,看来这靳北穆是真怕她日后缠着他,不过,她也亦然!

苏夭夭伸出两个指头晃了晃。

“什么意思?”

“我有两个条件,一是赡养费我要这个数!”她将协议递了回去,指了指改过的数字。

暗衬,冤大头送上门,不宰白不宰。

“你怎么不去抢?苏夭夭,你是疯了吧?”

看着协议上更改的数字,童颜心倒抽一口冷气,气急败坏的怒骂。

靳北穆冷冷的看着那串数字,交叠双手,换了个姿势。

他眼里幽深一片,这苏夭夭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还真敢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把赡养费翻了一倍!

忍下心中怒意,靳北穆盘算着,只要苏夭夭肯签,三年后不纠缠他,用这点钱买以后的自由,他还是出得起。

“可以!”

靳北穆被苏夭夭狠狠宰了一笔,脸色微变,但依旧保持风度,继续问:“苏小姐,还有一个条件是什么?”

苏夭夭扶着椅子站了起来,慢悠悠理了理极修身的鱼尾婚纱,婚纱巨大沉重的拖地裙摆让她很难利落行走。

做完这一切,她微微笑着,对童颜心招了招手。

童颜心不解的走上前,一边走一边冷哼,“我劝你赶紧签了,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

话音未落,苏夭夭抡圆了胳膊,一个巴掌狠狠扇到童颜心脸上。

清脆的响声,登时回荡在房间里。

童颜心只觉耳畔嗡的一声,眼冒金星,被打得跌坐于地,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靳北穆面色一变,未曾想到苏夭夭会这般骤然发难。

他立即护住哭得抽抽噎噎的童颜心,眸中的怒意本是装模作样,如今倒真被逼出些火气。

悦耳的嗓音冷了下来,“苏小姐,你是什么意思?未免欺人太甚!”

“第二点就是……我从不为自己没做过的事背黑锅!”

苏夭夭语调更冷,打断他的话,执笔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大名,手一扬,将合同砸在靳北穆脚旁。

“靳先生目的达到,可以带着你的女人离开了。”

她冷淡的下了逐客令。“妆还没化好,我就不送了!”

平生第一次受这样的气,靳北穆虽素来爱扮猪吃老虎,贯于伪装,此刻面上也不免浮现一丝怒意。

捡起协议,靳北穆忍气扶着哭闹不休的童颜心往外走。

此刻,并不是与苏夭夭翻脸的时候。

靳北穆相信,日后,他多的是机会.

届时,他不介意好好教训教训苏夭夭这个倨傲跋扈的女人!

脚步刚刚到了门口,就听得背后苏夭夭凉凉的嗓音响起。

“可惜了一副好皮囊,眼瞎心盲!”

脚下一顿,靳北穆恍若没听见一般,扶着童颜心离开。

童颜心委委屈屈的缩在靳北穆怀里,她心中知晓,自己越是柔弱,靳北穆便会对她越是爱怜。

靳北穆转过廊柱,便停下脚步,将手中的协议递给守在廊柱前的江秘书。

处理好一切,靳北穆这才转过身,他轻轻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痕。

“你受委屈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童颜心眼里的泪落得更凶。

童颜心哽咽着,“只要北穆哥哥好,颜心受点委屈没关系!”

话是这么说,童颜心重音却落在委屈两个字上,听在耳里,更像是强调。

靳北穆幽深的眸光轻轻闪动,缓缓道:“下次……动手的时候,轻一点,瞧这脸肿得。”

他的大手抚在她火辣辣的脸庞上,有些心疼,“让佣人给你拿点冰块敷一下。”

童颜心仓惶的抬头,瞪大眼,心头打鼓。

原来……北穆哥哥看穿了她的小把戏……

她小心翼翼的察看靳北穆的脸色,见他面色如常,满眼关切,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心中得意,看穿又如何?

北穆哥哥始终是向着她的……


阳光透过重重枝桠,闪落一地斑驳。

苏夭夭脚步轻快的走出家门,上了停在马路对面的跑车。

“姐~你可回来了,想死你了!”

她抱着驾驶座上女子的胳膊撒娇,笑得灿烂。

女子转过脸来,赫然与苏夭夭一模一样的脸,两人相对,宛如照镜子一般。

揉了揉苏夭夭的脑袋,平日总冷淡着一张脸的顾蓁蓁难得露出笑脸。

“听说你要结婚了,我能不回来吗?”

苏夭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绞着裙角,犹豫半响,才道:“其实……这件事我也很突然……但……爸,他十分坚持,觉得是个好姻缘。”

“好姻缘?”

顾蓁蓁想起父亲苏明的嘴脸,不由冷哼一声。

“不如说是他的好‘钱’程吧!”

苏夭夭脸色暗了暗,张了张嘴,最终只化为一声叹息。

“夭夭,这次我回来并非为了参加你的婚礼,我就想来亲口问你,这靳家,你真的想嫁?”

顾蓁蓁一边开车,一边极其认真的询问。

这是她唯一的妹妹一生的幸福,她自然十分慎重。

这场婚事处处透着诡异,靳老太爷咬死说要报外公当年救命之恩,可以靳家财力势力,寻觅恩人需要寻个十七八年?

当年父亲出轨,被怀孕七个多月的母亲抓奸在床,大受打击的母亲因此流产,没等养好身体,伤心欲绝的母亲执意离婚。

离婚拉锯战持续了一年多,最后父亲得到双胞胎妹妹苏夭夭的抚养权,母亲拿到她的抚养权。

她改随了母姓,跟着母亲远走异国。

随后,离婚不到三个月的父亲再婚,取了当年出轨的小三。

几年后,小三为他生了一儿一女。

她和母亲在异国他乡生活虽贫苦,但日子还算幸福。

而妹妹苏夭夭这些年表面看着风光,苏家大小姐,实则每天在家生活得如履薄冰,时常面对继母的刁难和纨绔弟妹的欺辱。

苏夭夭知道在姐姐面前自己永远不用伪装,语气十分淡然,就好似谈论的不是自己。

“不是我想不想,而是不得不嫁。”

她扭头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大大的眼睛里满是苦涩。

“姐,你不清楚,这些年经济形势越发不好,苏家早就只剩一层壳子,就等着有一日宣布破产。”

“这个时候财阀靳家上赶着要娶苏家女儿,你觉得父亲会怎么做?”

“所以……苏明为了不让自己破产,宁可卖女儿了?”

顾蓁蓁眼底隐隐含了怒意。

“苏家也不止你一个女儿!不是还有一个吗?”

想起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夭夭更是苦涩,“是还有一个,她倒是十分愿意嫁过去……”

苏夭夭忆起妹妹骄横跋扈的模样,只觉头疼。

揉了揉额角,才缓缓道:“可靳家指明要的是流着外公血统的女儿,妈带着姐姐在国外行踪不定,靳家人几次想找你们都扑了个空,最后就找到苏家了。”

“毕竟,有外公血统的女儿,除了你,就是我了。”

“夭夭,要是你不愿意,我带你离开,管苏家破产不破产,姐姐现在养得起你!”

顾蓁蓁拧紧眉头,十分不愿看着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不爱的人。

“我知道姐姐最好了~”

苏夭夭撒娇的将头靠在顾蓁蓁肩膀上,笑得很满足。

“可我即便不嫁靳家,早晚也会被父亲当做联姻用的棋子嫁出去,不是这家也会是另外一家。

“所以……靳家应该是我能选的最好的选择了。”

顾蓁蓁重重叹了口气,苏夭夭最大的优点是懂事,可最大的缺点也是懂事。

这些年里,因为懂事,不知道吃了异母弟弟、妹妹多少暗亏。

“你还可以选择跟我离开,试着过不一样的生活。”

顾蓁蓁想要继续劝说她,眼角的余光被后视镜吸引。

镜子里映出一辆黑色的大众,如果她没记错,从接到夭夭开始,这辆车就一直跟在后面!

皱了皱眉,顾蓁蓁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眼见前方绿灯还有两秒跳红,她猛然加速,冲了过去,随即右转。

黑色大众本来已放缓了车速准备等红灯,见她突然加速,立刻闯了红灯,跟了上来。

“姐……怎么了?”

苏夭夭被晃得有些晕,看着一向沉稳的姐姐突然加速,心头一跳。

“有一辆车一直尾随我们!”

顾蓁蓁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左摇右摆,试图甩开对方。“夭夭,坐好!”

见自己被发现,黑色大众也不再躲躲藏藏,反倒逼向顾蓁蓁,几次试图将她别停。

两辆车在路上呈S形运动,你追我赶,一时间险象环生!

因离开太久,顾蓁蓁对这座城市不太已熟悉,左躲右闪间,不知怎么就开上去往海边的盘山路。

随着四周人烟越发稀少,黑色大众更加肆无忌惮,发现在无法别停她后,竟开始不管不顾地撞击顾蓁蓁的车!

为了躲避撞击,顾蓁蓁不得已猛打方向盘。

没料到山路前头是一个U形大弯,顿时车子有些失控。

“姐!”苏夭夭脸色惨白,手指紧紧抓住车门的把手,尖叫起来。

“滋~~~~”汽车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冒出一阵阵白烟。

顾蓁蓁死死控制住方向盘,车子打着旋,转了三圈,总算在即将掉下山崖前停了下来。

长长舒了一口气,顾蓁蓁扭头刚想安慰苏夭夭,就见一直紧追不舍的黑色大众猛然撞了上来!

瞬间,整个车腾空而起,向着山崖下坠去……

“夭夭!!!”

安睡于床上的女子发出一声尖叫,猛然坐起来。

心脏跳得像是要破膛而出。

她起身倒了杯凉水,咕咚咕咚几下喝了下去,几缕被冷汗打湿的发粘在额前,让她十分不舒服。

光着脚走进卫生间,准备洗个脸醒醒神。

一抬头,望见镜中的人影,她的泪控制不住的滚落下来。

“夭夭……”

看着镜中的人,顾蓁蓁抚摸这张一模一样的脸庞,宛如妹妹俏生生地站在面前。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杀你的凶手,为你报仇!”

灿若星辰的眼里含着浓烈而幽深的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