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侯府假千金只想暴富

侯府假千金只想暴富

唐木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人林诗雅穿越了,成了愚蠢恶毒的侯府假千金。熟悉所有剧情的林诗雅没有多待,一鼓作气回了亲生父母老家。只是,她刚到家就惊呆了。房子家徒四壁,大哥被虎咬伤昏迷不醒,二哥上山下路不明,营养不良瘦骨嶙峋的小弟,以及被卖找回来疯傻的小妹......看着一屋子的伤病残,林诗雅咬咬牙,脑中只有两个字:赚钱!两年脱贫!五年小康!

主角:林诗雅   更新:2022-07-16 0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诗雅 的女频言情小说《侯府假千金只想暴富》,由网络作家“唐木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人林诗雅穿越了,成了愚蠢恶毒的侯府假千金。熟悉所有剧情的林诗雅没有多待,一鼓作气回了亲生父母老家。只是,她刚到家就惊呆了。房子家徒四壁,大哥被虎咬伤昏迷不醒,二哥上山下路不明,营养不良瘦骨嶙峋的小弟,以及被卖找回来疯傻的小妹......看着一屋子的伤病残,林诗雅咬咬牙,脑中只有两个字:赚钱!两年脱贫!五年小康!

《侯府假千金只想暴富》精彩片段

林诗雅死了,死在了看完一本小说后的三个小时。

死因:被活活气死的。

林诗雅又活了,成为了气死她的那个角色。

没错,她就是林诗雅,现在成了侯府假千金,一个自私自利、虚伪、贪慕虚荣还又坏又蠢的女人。

要说前期,这侯府千金林诗雅绝对是全京城都羡慕的对象,父母疼爱有加,兄长宠爱,就连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混世魔王小弟都对这个姐姐宠宠宠,妥妥的宠文剧本。

一切改变都是侯府真千金找上门的那一刻开始了。

真千金的回来让林诗雅感到了危机,于是林诗雅开始了作死,并且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侯府上下虽然对林诗雅的所作所为感到失望,但也从未想过赶走她,直到她差点害死林家大哥林逸白,这才被赶出家门。

虽然是被赶出家门,去了郊外的庄子上永远不得踏进侯府,但也没有亏待她,吃穿不愁,还打发了个丫鬟伺候着。

谁知这林诗雅不甘心,跑出庄子,继续作死……直到大结局嗝屁。

林诗雅欲哭无泪的躺在床上,看着这古香古色的房间,简直想一头撞死算了。

可是她不能啊!

她可是死后灵魂出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抢救失败,然后火化才到的这里的,就算一头撞死也回不去了。

她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明明自己身体吃嘛嘛香,倍儿棒的,怎么就被一本小说给气死了。

如果要说是心理素质承受能力不行,那也不可能啊!

就算那书里又蠢又坏的林诗雅和她同名,她也不可能被活活气死啊!

要知道她二十岁博士毕业,从小到大参加各种大小比赛,那心理素质可是杠杠滴。

怎么就气急攻心死了呢?

“大小姐,夫人来看您了。”

林诗雅思绪被打断,扭头一看,首先入眼的是一个妥妥的古典美人,五官生的很是漂亮。

她坐到了丫鬟搬来的圆凳上,眼神里满是复杂的看着穿上的林诗雅。

“雅儿,这次你可知错?”美人声音有些严肃的道。

林诗雅还在欣赏着美人的美貌,忽然就被这一声给弄懵了。

她皱了皱眉头,回想起书中的内容。

林家真千金林初柔回来三个月后的一天,被假千金推入湖中,假千金在偷跑过程中却自己也调跌落入湖中,这一幕正好被林家大少爷林逸白看到。

两人被救起后,林诗雅昏迷了三天才醒。

现在应该就是她掉入湖中的被救起的第三天吧。

“我……”

“罢了,你养成这性子也有我的错,怪我当初念你身体不好,太过宠溺你,这才让你养成这嚣张跋扈的性子。”

林诗雅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打断。

“那个……”

“雅儿,就算知道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我和你爹爹也从来都没打算把你赶出家门的,你以后就当是多了个姐姐,和初柔好好相处,切不可再使小性子。”

“你那个家,不愿意回就不回了,但是该讲的礼数还是要讲的,那毕竟是你的原生家庭,百善孝为先,该拜访还是得拜访,该帮还是得帮。”

林诗雅看着美人娘亲叭叭叭不停的小嘴,小声的开口道:“其实……”

“好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母亲希望你能自己想清楚,也希望你可以去和初柔道个歉。”

林诗雅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林夫人,简直呆住了。

“小姐,您就别伤心了,夫人和侯爷都说了,不管如何,您永远都是侯府的小姐。”

林诗雅瞥了眼身着浅青色衣着的小丫鬟,真想来句:姐妹,我不伤心,一点都不伤心的,真哒!

转眼又是三天过去了。

林诗雅带着自己的小丫鬟绿枝出了自己的院子,再不出门,林诗雅都要感觉自己发霉了都。

一路走来,林诗雅总感觉自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这古香古色的建筑物,真是让她大饱眼福。

虽然现代也见过一些历代留下的建筑,但是总归是流传了那么多年了,没有那个韵味了,就更别提现在建的那些了,总感觉少了点东西。

“这是哪儿?还挺安静的。”林诗雅一路直走,穿过一座假山,来一片竹园,穿过竹园有一个小院,名叫青竹院。

绿竹看了又看林诗雅,欲言又止。

“想说就说,吞吞吐吐的干嘛!”

“小姐这是初柔小姐的住处。”绿枝说完赶紧埋下脑袋,不敢看自家小姐的表情。

林诗雅沉默了,心里骂死那个作者。

说话的落魄小屋呢?

说的比冷宫还凄惨,最后就这?就这?

“妹妹怎的来了?”

一道带着惊慌失措的惊呼声吸引了林诗雅的注意。

只见一位小巧玲珑,小脸白白净净的女孩惊慌失措的躲进一名身着玄色衣服的男子身后。

林诗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男子皱了皱眉头,厉声道:“雅儿,你来这儿作甚?”

林诗雅眉头一皱,眼睛微眯。

确认过眼神,女主是朵小白莲。

她小手帕一甩,往眼睛上一抹,嘤嘤嘤道:“大哥,我这病一好,就马不停蹄的赶来想向姐姐赔不是了,都怪我猪油蒙了心,不分好歹,诗雅现在所拥有的这些原本就是属于姐姐的,在姐姐回来的那天诗雅就该双上奉上归还姐姐,我却还霸占着不放,真是罪该万死,嘤嘤嘤。”

“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可怜的小姐现在不管怎么做都弄得里外不是人,呜呜呜。”绿枝忽然上前扶住林诗雅的手臂,伤心欲绝的哭诉道

林诗雅怔了怔,表情管理直接失控。

姐们,我演戏是为了好离开侯府打基础,你这是作甚啊!

“好了,你说这些话作甚,这次的事你知错就好,你和初柔都是侯府的小姐,以后好好相处便是。”林逸白紧绷着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就连语气带着些许温和。

“大哥说的是,但是我这几天大病一场,对姐姐是越发的愧疚,诗雅先在这里给姐姐陪个不是了,”林诗雅越过林逸白,直接抓起林初柔的手,笑眯眯的道:“姐姐可否和我姐姐我亲生父母那边的情况。”

“妹妹不是一个月前不是去看过了,最后连夜跑着回来的,说是在也不想去哪等肮脏之地。”林初柔一脸无辜,眼睛里是恰到好处的好奇。

“哈哈哈……是吗?这可能是病几天病糊涂了。”

“我就说嘛!姐姐应该是病还没好全,要不然怎会忘记我自小并不是在姐姐亲生父母那儿长大的。”

“我自小因为是女孩便被父母嫌弃,被送了人了。”

林诗雅多看了眼对面的女孩,佯装伤心道:“那姐姐的身世还真是可怜,听姐姐说完这些,妹妹我是更加愧疚了,这些原本都是我该受,反倒是让姐姐替了我。”

“咳咳咳——”

“瞧我,这病都还没好全,就来到了姐姐面前,可别传染了姐姐,妹妹这就先走了。”

林诗雅朝着两人颔首,带着绿枝直接走了。

林诗雅现在算是知道了,这温柔善良,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的女主角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尤其是刚看到她的那一眼,眼里的怨恨、嫉妒都快要了淹没了林诗雅。

但就那短短的半分钟不到,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真不愧是以后要宫斗的女人。

在留在这里,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为了小命,这侯府她是一定要离开的。


林诗雅心里很清楚若是自己想要离开,只要经过一个人的同意便可,那就是侯爷。

这侯爷在整本书里,那可是一个正直,也是一位孝子,要说什么最能打动他,那便是孝了。

林诗雅坐在鱼池旁亭子了,打算和侯爷来个巧妙地偶遇,为了这场偶遇,连丫鬟都打发走了。

果然,在林诗雅看到远处走来一名中年男子后,神情立变,一副郁郁寡欢的盯着池中的鱼儿。

“雅儿?”

“父亲。”林诗雅连忙站起,惊慌失措的擦了擦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泪水,对着侯爷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雅儿,你……”

“父亲,这些时日我想了想,我还是应该回去我自己的家的。”林诗雅一副伤心欲绝的道。

“雅儿,你这是什么话,这侯府就是你的家。”侯爷有些生气道。

“父亲,我自然知道这侯府便是我的家,但是别人是不知道的,他们会说我是因为贪慕虚荣,嫌弃我的亲生父母没有侯府有钱有权,宁愿当个鸠占鹊巢的小人,这不仅影响我的名声,还会影响侯府的名声,外面的人会说,侯府的人是非不分,明明找回了亲生女儿,还把假千金留着,膈应自己的亲生女儿。”

林诗雅表情坚定的道:“所以,父亲,我想要回去,那里也有我的亲人,我也想知道他们时候什么样的,想了解一下和雅儿血浓于水的亲人。”

侯爷张了张嘴,叹息一声道:“罢了!既然你要走,我也是留不住你的,但是如果想要回来,再回来便是。”

“谢谢爹爹!”林诗雅强忍住喜悦之情道。

“那家的情况你也是了解的,父母双亡,你只剩下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相信他们也会把你照顾好的。”

侯爷看了看林诗雅,有些欣慰的道:“这才是我们林家儿女,不嫌家贫,不嫌母丑,我们的雅儿长大了。”

林诗雅这倒是不知道,书中只提了句在林初柔回来后的半个月,林诗雅去了个地方回来后就性格大变,争宠,处处针对林初柔,妥妥的恶毒女配。

原来是回到亲生父母家后嫌贫爱富,害怕被赶走啊!

“老爷,二皇子来了。”一仆人快步走来通报道。

侯爷皱了皱眉头。

“爹爹竟然有事那就先去忙吧!”林诗雅微笑着说道。

“你竟然决定走了,那就好好准备准备启程。”侯爷留下这句话,便朝着书房的位置走去,留下林诗雅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就这样就可以走了?如此简单?

她准备的一肚子话才说了个开头,就成功了?

算了,能走就行,其他的管它呢!

反正她初来乍到,和这一家人也木得什么感情。

后面一路下来,离开进展的很是顺利,顺利的让林诗雅有种侯府早就想要赶她走的错觉。

哦!这侯府还是有个人让她感受到自己是在这个家生活过的,那就是侯府小少爷林逸云。

自从知道她要离开后,整天整天的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活脱脱的一个小跟屁虫,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她。

“姐姐,你就不能不走吗?”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你落水后我没来看你,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留下来好不好?”

“其实我那天是打算来看你的,但是被娘亲送到外祖母家去了,这才耽搁了。”

“姐姐,你要是不喜欢林初柔,我这就把她给赶走。”

“……”穿着青色一副,八岁左右的男孩,跟在林诗雅身后,叽叽喳喳道。

“林逸云,我说过多少次了,林初柔是你亲姐姐,这里是林初柔的家,而我要回我自己的家去。”

“放屁,我只有你一个姐姐,林初柔算个什么东西,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我林逸云的姐姐的。”林逸云小脸上满是愤怒的说道,幽怨的小眼神盯着林诗雅。

林诗雅揉了揉林逸云的发顶,其实这几天的相处起来,她还挺喜欢这小屁孩的,只可惜她是真的不能留下来的,要不然可是会小命不保的。

“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侯府大门口

林诗雅看着这只有一辆马车的大门口,更加坚定书中的只言片语不可信。

“林逸云,你给我下来。”林诗雅一阵咆哮。

这几天她说话轻声细语的,笑不露齿,就连说话都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被人发现破绽,实在是有亿点点累。

“我不,既然你实在是要走,那就带着我一起走吧!”林逸云坐在马车上,小脸一扭,表示我拒绝交流。

“林逸云,爹爹和娘亲是不会让你和我走的,你快下来。”林诗雅满是无奈的说道。

“那还不简单,我让小东去告诉他们一声就是了。”说完招手叫来自己的小厮,“你去告我爹娘,就说我和我姐姐走了。”

小东一听完,立马飞奔向侯府。

林诗雅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没过多久,林诗雅就远远的看到了回来的小东,后面还跟着管家。

“小东回来了,你快点下来,不要耽误我赶路。”

“林伯,你是……”

“小姐,老爷说二少爷就摆脱你照顾了,如果他不听话,尽管打骂便是。”

林诗雅一脸懵圈的看了看林伯,又看看脸上的得意之色都快溢出来了的林逸云,有些不可置信道:“侯爷他们同意我带着林逸云走?”

“是的。”林伯肯定的回答道。

“不是……我又不是去旅游的,还带着个小屁孩算是怎么回事,而去这不太好吧!”

“旅游为何物?”

“旅游就是……不对,这不是旅游的问题,这……”

“小姐,现在天色不早了,您也该出发了,老爷还说了,二少爷就是娇生惯养惯了,要让他体会一下何为疾苦,钱财衣物小厮便不给少爷带了,而小姐是女孩子,一箱子的换洗衣物足矣,还有这是老爷给小姐的盘缠,之后的生活就要靠小姐和少爷自力更生了。”

林伯说完,就拽着小东走了,根本就不给林诗雅开口的机会。

林诗雅跌了跌手中轻的可怜的碎银子,再看了看同样傻眼了的林逸云,这货怕不是和我一样也不是亲生的吧!


历时三天,林诗雅揉着腰,感觉浑身都不对劲,这马车简直不是人坐的。

“小姐,你的行李已经被先行送到家中去了,剩下的路程就要你和小少爷自己过去了。”侯府派来的小厮对着林诗雅毕恭毕敬的说道。

林诗雅看了眼面前马车根本就不能通过的小路,连忙点头道:“麻烦你们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小姐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走,就可以看到一条大路,往大路的左边一直走,就可以看到人家了,到时小姐只要询问一下林田家在何处,自会有人为小姐指路。”

“什么?我们要自己走过去,你是怎么办事的,这条路走不了不可以走其他路吗?姐姐可是侯府大小姐,你……”

“知道了,那我就走了。”林诗雅打断气愤的上蹿下跳的林逸云,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和他们回去吧!正好省了到时还要通知侯爷来接你的时间。”

“我才不会,姐姐什么时候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林逸云一听,赶紧跑到林诗雅身旁,扯住她的衣角。

“竟然我姐姐都发话了,那你们就快些走吧!”林逸云说完,抬头一脸求表扬的看着林诗雅。

林诗雅笑了笑不说话,这小子娇生惯养惯了,到时也坚持不了几天。

“听说姐姐还有两个未曾谋面的哥哥,我想知道姐姐是认为大哥重要些,还是未曾谋面的哥哥重要些?”

“不知道。”林诗雅小脸两颊微微泛红,有些微喘道。

心里却吐槽道:这身体素质有够差的了,这才走了几步,就开始气喘吁吁了,真应该让她的导师看看,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身体素质差。

“听说姐姐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弟弟和妹妹,那姐姐是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喜欢未曾谋面的弟弟妹妹多一点。”林逸云一脸期待的看着林诗雅。

“我不喜欢熊孩子,只喜欢乖小孩。”林诗雅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还有多久这条小路才走完。

“熊孩子为何意?”

“就是喜欢调皮捣蛋,不讲礼貌,还喜欢无缘无故欺负人的小孩。”

林逸云听完后,有些心虚的大声说道:“是吗?那我一定不是姐姐口中的熊孩子。”

“姐姐可以喜欢妹妹比我多一点点,但是不可以喜欢那个弟弟比我多。”

林逸云的话没有得到回答,过了会儿又问道。

“姐姐家的房子大不大?是不是和侯府一样大?”

林诗雅微微低头,看了看单纯的小屁孩,泼凉水道:“那你可得好好瞧仔细了,到时可别哭鼻子。”

“我已经长大了,才不会哭鼻子。”林逸云大声反驳道,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是吗?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哈!”

随着林诗雅的话音落下,这条不是一般长的小路是终于走完了。

林诗雅朝着小厮指的方向走去,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了人家,只是这户人家已经荒废了许久,没有人住。

他们继续往前走着,忽然看到一个非洲难民……啊,不对,一个瘦的只剩一副骨头架子似的小孩。

衣服也是脏兮兮破破烂烂的,头发乱糟糟的,能看见的皮肤脏兮兮的,还真是难民的真实写照。

林诗雅思维异常的活跃,心里想着:这该不会是丐帮的吧!

小孩看到了林诗雅两人后,停住脚步不懂,圆溜溜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他们。

“你……”

“你就是侯府来的?”男孩清脆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还挺好听的。

这是林诗雅的第一反应。

“我们是,你是?”林诗雅瞳孔放大,这该不会是原身的便宜弟弟吧。

“我是林寿,来接你的。”林寿嘴上说着话,眼神却看向了林逸云,好似在询问这人是谁。

“这是……”

“我是她的弟弟,是和姐姐一起来的,也是侯府的。”林逸云忽然上前一步,挡在林诗雅的身前,对着林寿说道。

林寿看了两人一眼,转身道:“和我来吧。”

————————

“这……怎么住人?”林逸云震惊许久,真心实意的问出了心中所想。

林诗雅看着这坏境,也不是一般的震惊。

只有林寿,习以为常的打开摇摇欲坠的大门,对着两人的震惊好不关注,也毫不意外。

“这就是我家,我还有个妹妹,才五岁,还有个大哥,现在躺在床上,要死不活的,也不知道那一天就和爹娘一样没了,我本来还有个二哥的,但是自从他去给大哥找药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有人说他是不要我们了,有人说他是死了,还有人说他只是失踪了,会回来的。”

林寿语气平静的说完这些,转过头,面色和他语气一样平静的看着林诗雅两人道:“我知道你是我的姐姐,也是别人说的有钱人的大小姐,我家现在养不起你们,你们还是会有钱人家去吧。”

林诗雅听完这些,心里五味陈杂。

这样的坏境,想要活着都是很艰难的吧!

原书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一家人,也不是后面他们是死了还是活着。

她虽然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但是吃穿还是不愁的,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要是搁在现代,直接送到孤儿院就是了。

回去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知道我是你姐姐,那你现在就听清楚,我是不会不管你的。”林诗雅眼睛有些湿热。

脑子里跳出了一段已经遗忘了很久的记忆。

那是她还没进孤儿院的时候,她四处流浪,流浪的过程中,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垃圾堆,因为那里将会出现的口粮。

那时的她,每天都在想,要是能够吃饱饭就好了,只要吃饱就好了。

后来她被好心人送到了孤儿院,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睡上了柔软还香喷喷的被窝了,最最最好的是再也不用饿肚子了。

她真的感觉自己好似到了天堂似的。

记得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睡觉,生怕一醒来,有事在哪个垃圾桶旁边,或是在哪个桥底下。

“随便你们,只是你们要吃饭就要自己解决,我们是不会帮你的。”林寿还是没有情绪波动道。

“弟弟,你放心,我姐姐带来了银子,可以买吃的。”林逸云没心没肺的道。

林寿顿下,干巴巴的道:“我九岁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又折了回来,低着头,支支吾吾道:“可……可以借……我一些银子吗?我一定会还你的。”

林诗雅拿出荷包,从里面拿出一小块碎银子,直接递给林寿。

林寿猛然抬起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林诗雅,没过多久,猛地夺过林诗雅手中的碎银子,然后坚定的道:“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说完也不管林诗雅两人,直接飞奔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