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千娇百媚的夫人又相亲了

总裁千娇百媚的夫人又相亲了

一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小白刚刚大学毕业,根本就没有谈恋爱、结婚的打算,但架不住自家老妈的软磨硬泡,外加狂轰乱炸,她只能被迫营业,走上相亲的道路。相亲遇上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奇葩男,她将对方臭骂一顿后,跟一个叫慕容锗的男人闪婚了。结婚后,苏小白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闪婚找到自家总裁身上的概率有多大……

主角:苏小白,慕容锗   更新:2022-07-16 03: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小白,慕容锗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千娇百媚的夫人又相亲了》,由网络作家“一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小白刚刚大学毕业,根本就没有谈恋爱、结婚的打算,但架不住自家老妈的软磨硬泡,外加狂轰乱炸,她只能被迫营业,走上相亲的道路。相亲遇上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奇葩男,她将对方臭骂一顿后,跟一个叫慕容锗的男人闪婚了。结婚后,苏小白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闪婚找到自家总裁身上的概率有多大……

《总裁千娇百媚的夫人又相亲了》精彩片段

“我的意思,你都能明白吧?”

看着面前油头垢面,衣服上还带着刚刚溅落的意大利面酱汁的男人。

苏小白的嘴角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开口问道:“李先生,您说什么?”

对面的男人一副傲慢的嘴脸,在看到苏小白那张精致明艳的脸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随着动作,嘴角的肉酱掉到已经泛黄的白色短袖上。

“我妈说了,我们家对儿媳妇儿要求也不多。”

“你现在应该是有工作吧,我听你妈说你也挺忙的。”

“这可不行,我们家的儿媳妇儿不能抛头露面。”

“你干脆把工作辞了,在家做点家务,伺候伺候我跟二老,以后再给我生个大胖儿子……”

男人越说越开心,不明飞行物体喷到面前的菜上。

苏小白不着痕迹的往后躲了躲,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

她就不应该答应她妈出来相亲!没有一次靠谱的时候。

“不好意思。”

苏小白打断李先生的话。

“李先生,我想咱们应该没什么好谈的了,我还年轻,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就算结婚我也不可能放弃工作。”

说罢,苏小白拿起放在身边的包,刚打算起身,对面的男人又开口了。

“苏小姐,你可能对我有些误会。”

李先生的脸色已经有点难看了,不过看在他还算满意苏小白那张脸的份上,还是开口解释道:“我家在浅川市有几套房,就算是收租也够咱们过日子了,不需要女人出去累死累活的挣钱,你只要听话,我也愿意让你花些零花钱。”

如果说刚刚的苏小白只是无语的话,此时的她已经有些哭笑不得了。

她就知道,不用对普信男留情面。

“李大力。”

她好整以暇的看着桌对面油腻的相亲男。

“我看得起你叫你一句李先生,撒泡尿照照自己,挣开你直径两毫米的眼好好看看世界吧,大清早就亡了!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还把工作辞了,你干脆去家政公司找个保姆得了,又浪费我在这个世界的十几分钟,别再让我看见你!”

一通骂完,苏小白没理会李大力气的猪肝色的脸,潇洒转身出门。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苏小白叹了口气,心知待会儿肯定躲不掉母亲的一顿骂。

这是自毕业后母亲给她安排的第十八次相亲了。

而苏小白其实也才刚刚大学毕业了一年而已,也不知道她妈怎么这么愁她嫁不出去。

苏小白从路边打上车,才坐到后座上,母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一接通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抢白。

“死丫头,你翅膀**是吧?我跟没跟你说这次的相亲多重要,那大力他们家在浅川市有好几套房子呢,你嫁过去过的不得是少奶奶的日子?你跟人吵吵什么?”

被说了这么多次,苏小白已经习惯了,无奈的开口解释:“妈,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呢,再说了,这人也没你说那么好。”

“你没打算?等你有打算了黄花菜都凉了,诶呦气的我这心脏都疼,我这都是为了谁好?还不是想让你过上好日子吗,女人结婚就是第二次投胎,你妈还能害你不成?你那个破工作有什么好的,自己都养不活……”

听着电话里中年女人刺耳的声音,苏小白默默把手机拿远,等那边话音落下,她才拿起手机。

“妈,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挂了,我请假出来的,公司还有事儿呢。”

说罢没等苏母开口,果断挂上了电话。

开车的大叔一直侧耳听着后座的动静,苏母声音大,即便没开外放,声音还是顺着手机传了出来,在狭小的车厢里,更显刺耳。

“闺女,跟妈妈吵架了?”

苏小白没心情攀谈,胡乱应了两声,靠在后座闭目养神,司机却兴致不错,拉着苏小白说起了自己的女儿。

一顿荼毒,等到公司楼下,苏小白几乎是逃也似的冲下车。

她大学学的是设计专业,当时学美术她妈就很反对,以至于直到现在,苏母也一直看不上她的工作。

办公大楼挺气派,她到22楼,电梯门才打开,里面就传出了极不友好的声音。

“第二回了吧。”

“才来这么长时间,创意被人‘借鉴’了两次,她能忍住不生气?”

“嘘,回来了……”

苏小白在众人的视线中回到办公桌,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计划书,这个工作一直都是她在跟的,可现在创意书上的名字赫然写着周娜。

她的火蹭的一下升起来。

怪不得一来就听见有人说闲话,周娜是她们组的组长,也是主管的亲戚,已经是第二次剽窃她的创意了。

跟她关系不错的一个同事上前,拉了拉她的袖子。

“小白,你也别太生气,得罪周娜没什么,得罪了周主管就……”

周主管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是苏小白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拍了拍她,拿着创意书转身进了主管办公室。

身后的窃窃私语关在门外,办公桌后的人有些秃顶,矮胖的身材坐在电脑后面被挡住了大部分,看见苏小白,泛着油光的脸挤弄了一下。

“进来都不会敲门?”

苏小白没理他的茬儿,拿出创意书,开口问道:“周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次的计划都是我跟进的,凭什么上面的名字是周娜?”

周大海不以为然,“你怎么证明这是你写的?周娜是你们小组的组长,这套春装系列要是没有她,凭你能过?”

从到公司以后,苏小白就知道这些公司里的弯弯绕,她一直不屑于跟这些事情为伍。

没想到现在欺负到自己身上,她竟然真的没有办法。

就算真的跟周大海吵起来有什么用呢?

除了丢掉工作,她的创意无论如何也拿不回来了。

小姑娘花儿一样娇的年纪,周大海看着苏小白有些泛白的**面孔,心里一阵痒痒,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手也不规矩的蹭了蹭。

“小白,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春装计划你要是想做负责人,也不是不可以……”


手臂上一阵颤栗,苏小白一个激灵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周大海,心里直犯恶心。

可这幅眉眼冷凝的样子更显**,周大海看的眼睛都红了,他对苏小白眼热许久,要不是苏小白一直都对自己敬而远之,他早就上手了。

拿创意书和负责人的位置吸引,他就不信苏小白真是个贞洁烈女,放着眼前的机会不好好把握。

苏小白入职时间虽然不长,可职场上这点事,她还是了解一些的,更何况周大海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意思。

她心里一阵恶寒,在周大海把手放在她腿上的一瞬间,苏小白惊叫道:“啊!”没忍住推了他一把。

四仰八叉地坐倒在了地上,结实的摔了个屁墩。

周大海也一下清醒过来,捂着**唉呀妈呀的叫唤了几声,树皮般的脸紧紧皱着,恶狠狠的对苏小白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短暂的惊怕后,苏小白镇定下来,厌恶的看着周大海,她之前只觉得周大海睚眦必报,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龌龊心思。

一想到方才被骚扰的场面,苏小白还恶心的不行,怒气冲冲道:“到底是谁不要脸,你这年纪都能当我爸了,竟然还想潜规则,这活儿老娘不干了。”

她一把将创意书摔在周大海身上,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周大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着恼羞成怒。

“苏小白,我在这行混了这么多年,认识的人也有不少,你得罪我,以后都别想在这行混了!”

没理会他的话,苏小白很快回了自己的办公桌,收拾起桌上属于自己的东西。

办公室内的同事大部分都在看戏,刚才办公室里的声音太大,外面的人都听到了。

虽然知道周大海是什么样的人,却也不敢真的跟他作对。

毕竟作对的后果他们都看到了,工作没了不说,有周大海这句话,他们以后的工作都有可能没着落。

大家只是同事,为了苏小白得罪主管不值当。

只有方才跟苏小白说话的,关系还不错的小姑娘推着椅子到她的办公桌前,担忧的看着她,小声道:“小白你没事儿吧。”

她跟苏小白是一批任职的,关系亲近些,也没想到周大海是这种人,心里不由得有些替苏小白担心。

相对于各怀心思的同事,苏小白就平静多了。

周大海就是个公司主管而已,他们这个公司行业内竞争力也不强,她不相信周大海有在行业内**她的本事。

“放心吧,没事的,你好好干。”

她来公司的时间也不久,扔了一部分,装了一个箱子桌上就空了。

刚刚怒上心头,这会儿冷静下来,苏小白也有点儿后悔。

好好的工作就这么没了,回去她妈肯定又要嫌她什么都干不好。

这几天天气都不好,不知什么时候又下上了雨,地上已经出了几个水洼,苏小白看着房檐顺下来的水,无语极了。

“我还能再倒霉一点儿吗?”她对自己陷入了深深的怀疑当中。

深一口气,她抱着东西快跑几步,直接冲到了公交站牌底下,这趟公交直达她的出租屋,倒也算方便。

为了相亲,她今天穿的是一条新裙子,颜色素淡,显得人也清水芙蓉。

苏小白正庆幸雨快停了,下一秒钟,一辆骚包的红色轿跑猛地从面前驶过。

**的冲击力溅起了面前的水洼,连泥带雨,整个溅到了苏小白身上,素色裙子的下摆一下开起了星星点点的泥花儿。

苏小白无能怒吼:“你长没长眼睛啊!没看到这儿有人?”

她本以为自己也就是骂两句,车上的人根本听不见,可谁知她话音刚落,那辆车竟然又退了回来。

水花再次扬起,苏小白眼疾手快的躲,却还是有几滴落在已经斑驳一**的裙子上。

苏小白:“……”

车窗缓缓摇了下来,坐在驾驶座的竟然是个帅哥,鼻子挺阔,下颚线精致,和骚包的跑车不同,他穿的是一身稳重的西装。

他饶有兴致的打量了苏小白几眼,开口问道:“你说我?”

苏小白犯了个白眼道:“废话,不是你还是谁?你开车把泥溅到我身上了。”

换做平时,苏小白也不会这么生气,实在是因为今天太倒霉了,她心里一直压着一股气,在浑身脏污后到底有些压制不住了。

她只不过想要个道歉而已,可没想到几秒钟的功夫,车里的男人笑了一声,忽然从车窗里扔出了一打鲜红的钞票。

钱飞飞扬扬飘落到坭坑里,男人磁性的声音说着嚣张的话:“这些钱够你买一件新衣服了吗?”

没等苏小白再说话,轿跑再次启动,飞一样离开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苏小白的预料,看着水里已经脏了的钞票,她反应过来,大骂:“有钱了不起啊!老娘才不稀罕你这几个臭钱,你给我滚回来给老娘道歉!”

车自然是不会再回来了,苏小白骂够了,低头看看地上的钱,最后还是没出息的捡了起来。

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她又辞职了,到手里的钱连房租都不够,如果不赶紧找到工作,她就只能回家了。

一想到跟母亲每天吵架的场景,苏小白的头更大了,捡起钱来也有劲儿了些。

虽然行为非常恶劣,她也不应该跟钱过不去。

租房位置偏,再到家已经是晚上了,苏小白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气。

“小白你回来啦,快来吃饭,我今天发奖金,做了你最喜欢的油焖大虾……”

清脆的女声越来越近,在看到苏小白狼狈的样子后戛然而止。

“我的天啊,小白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这么狼狈。”

急忙接过苏小白手里的箱子,童香香瞟了几眼,冒出了一个不妙的猜想。

“小白,你这是……辞职了?”

看见童香香,苏小白委屈了半天的心一下就坚持不住了,眼泪也蹭的一下掉了下来。

“香香,我今天倒霉死了……”

她一把抱住童香香,瘦弱的人一个没稳住往后踉跄了一下。


童香香一顿安抚,苏小白这才抽抽着说起了今天无比倒霉的遭遇。

“普信男!你那个主管我一早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阿姨也是,干嘛非着急让你相亲啊,还这么年轻呢。”

童香香义愤填膺道。

苏小白双目无神,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今天一切倒霉都是从这个相亲开始的。”

“要我说,你那工作不做也罢,每次功劳都让别人领了,换我我也不想干了。”

童香香拿出手机,翻出一条应聘信息。

“你看,我今天看见的通知,多适合你啊,你去试试。”

苏小白将信将疑,“你还能找到适合我的工作呢?”

周大海虽然只是个小角色,但是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多少也有些人脉,想让她这个小角色走投无路还是挺简单的。

“你放心吧,这可是个大公司,估计你们那个周主管手也没有这么长,再说了,你总不能因为这个人渣,连工作都不做了。”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苏小白想了想,点点头。

“那我去试试。”

短短一天,周大海**威胁苏小白的事儿传遍了公司,人事也不想难为苏小白,所以在老公司的辞职手续办的很快。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很快就站在了新公司的大门口。

KL跟她原来的公司风格相似,在市场上也是竞争关系,越是这样的公司,两家人互相看不顺眼,所以苏小白对这次的面试还挺有信心的。

坐在桌后的hr是个年轻的男人,身材消瘦,脸颊也有些内陷,一双眼睛漂浮着看来看去,苏小白有点不舒服。

为了工作!

她笑了笑,开口道:“您好,我是来面试的苏小白。”

她轻车熟路的介绍着自己的简历,毕竟她在大学毕业之后已经面试过数不清的公司了。

“是小苏啊,你好,我叫张伟,是公司业务部经理。”

他殷勤的笑着起身,给苏小白指了指面前的位置。

“是这样的,咱们公司的确有招人的计划,我看你的履历也挺好的,只有一个小问题想问问你,有男朋友了吗?”

说话的功夫,张伟的视线一直在苏小白身上转来转去,不过此时的苏小白正沉浸在面试的紧张中,一时间也没有发现面前人的视线。

“没……”苏小白纳闷的摇了摇头。

她之前面试的时候,也有hr问有没有结婚打算的,大部分都是怕人才入职就请婚假,可头一次有人直接直白问有没有男朋友的。

想着初衷应该差不多,苏小白摇头:“没有,暂时也没有这个打算。”

“没有男朋友好啊,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我们公司需要的正是你这样的人才。”

张伟的眼神更加露骨的上下打量着苏小白,明显是心怀鬼胎。

但是苏小白求职心切,所以只当他这话的意思是“不谈恋爱的人能更用心工作”,兴奋的开口道:“真的吗,那公司就是同意我入职了吗!”

张伟站起来走到了她身边,故意和她站的很近,随即说道:“小苏啊,正好我手下有一个人员空缺,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顶上那个位置了!”

苏小白刚经历过职场骚扰,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笑容也略微有些僵硬,她鞠了个躬,开口道:“好的,谢谢张经理。”

而留在原地的张伟,看着逐渐离开的女人背影,饶有兴致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同时嘴角勾起了一个**的弧度。

小**怎么能逃得过大灰狼的手掌心呢……

出了公司的苏小白长舒了口气,兴致勃勃的拿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

“香香!我面试通过了,公司要人急,我明天就能入职,太感谢你了,我要请你吃大餐。”

童香香自然也很替好朋友开心,“那真是太棒了,我就说那个**的老男人没这么大的本事。”

两人开心的寒暄了会儿,童香香还没下班,苏小白就挂断了电话,凑巧的是,苏母的电话也刚好打了过来。

“小白,我跟你说,之前的相亲对象你不满意也就算了,这次不一样,这次这个荣明,可是个上市公司的副总呢,我把照**发给你看看,你肯定满意。”

不等苏小白说话,苏母就挂断了电话,紧接着手机就发来了两条消息。

苏小白打开看,是一张穿着西装的男人的照**,的确看着儒雅,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苏小白总觉得他有点道貌岸然的样子。

正想拒绝苏母的安排,她打开语音,话头就顿住了。

她老妈这可是把她的后路给堵没了啊,所以只能收下了相亲的地址。

“周五晚上七点,飞翼咖啡厅二楼。”

苏小白有印象这飞翼咖啡厅可是整个浅川最有名的咖啡厅,看来老妈这次给她介绍的这个男人,的确可能是有点财大气粗。

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香香一眼就发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这幅有气无力的样子,纳闷道:“小白你怎么了,不是说今天面试很顺利的吗?”

“哎,快别提了,我妈又给我介绍了相亲,我这周五还不知道要见什么奇葩男人呢!”苏小白满脸的无奈。

童香香知道苏母有多疯狂,再多说也没什么用,只得无言的拍了拍苏小白的肩膀。

苏小白准备好了去新公司上任,却在刚进电梯的时候就遇上了昨天给她面试的张伟。

张伟等了苏小白好一会,此时见面眼前一亮开口问道:“小苏啊,上班还是很守时的嘛!”

“这都是应该的,经理!”

苏小白没有察觉到面前男人的目光里带着贪婪,只觉着自己的新上司还挺热情。

直到一上午过去,苏小白才感觉周遭同事看待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一些奇怪。

“你们快看啊,那不就是张经理最近盯上的猎物吗!”

“长得这么好看,说不定就是个靠潜规则的。”

苏小白只觉着她们似乎是在议论自己,走上前,直截了当道:“你们在说我?”

“没什么没什么,你快去好好干活吧!”王姐满脸堆笑的说着。

一天忙碌结束了之后,她这才揉着肩膀跟自己的好友打电话。

“你都不知道我的同事们有多奇怪,一天似乎都在盯着我。”

“哎呀你别多想了,你这应该属于是新职位后遗症吧,认真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说道这里童香香声音停顿了一下,随即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接着说道:“哎,今儿晚上七点你不是有相亲吗,现在已经六点半了啊!”

听到这里,状态刚放松下来的苏小白,顿时瞪大了眼睛,相亲事小,她老妈的话可还响在她耳边呢,要是不听她的,可能就真的没办法继续留在浅川市了!

“我去我去,不跟你说了啊,我得赶紧赶过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