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嫡女有良策

重生嫡女有良策

林九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她,一步步走进渣男贱女编织好的陷阱,最终连累外祖一家满门抄斩,自己也在临盆之际被做成人彘!死后重生,凤惊华犹如从奈何桥上爬起的恶鬼,发誓要将前世害她的人拖进地狱深渊。智斗渣男贱女,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主角:凤惊华,萧安元   更新:2022-07-16 0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惊华,萧安元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嫡女有良策》,由网络作家“林九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她,一步步走进渣男贱女编织好的陷阱,最终连累外祖一家满门抄斩,自己也在临盆之际被做成人彘!死后重生,凤惊华犹如从奈何桥上爬起的恶鬼,发誓要将前世害她的人拖进地狱深渊。智斗渣男贱女,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重生嫡女有良策》精彩片段

圣元王朝,定安三年,丞相府嫡次女凤如玉被册封为后,入主中宫,执掌凤印,母仪天下。

未央宫内。

凤惊华虚弱的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高高隆起的腹部一阵蠕动,胎儿却迟迟不曾落地,身下的血早已染红了褥子,滴滴答答的顺着床榻滴在了暗色的地砖上,留下一片蜿蜒的血渍。

“来人!”

“来人啊!”

凤惊华扶住腹部,虚弱的呼喊,可是并没有一个宫人前来。

未央宫的宫门紧锁,她出不去,也没人进的来,偌大的凤殿此时对她而言就像一座冰冷的冷宫。

耳边的礼乐炮声响了一天,铜锣鼓声喜气洋洋好不热闹,她爱了十几年的人今天娶了她的亲妹妹,而她却孤苦无依的一人独自生产!

思及此,凤惊华绝望的大笑:

“想我身为圣元国的皇后,怀有双生嫡子,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这真是天下的笑话!”

“姐姐还以为自己是皇后呢?”

张扬的笑声肆意的响起,凤如玉穿着一袭大红色的皇后朝服,头戴琉璃凤冠,脸上扬着胜利者的微笑,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凤惊华床前,高高在上的藐视着她。

凤惊华听到她的声音,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怨恨的转过来,却突然一愣,皇后朝服?!

“放肆!本宫才是圣元王朝唯一的皇后,你竟然敢穿凤袍?!”

“姐姐还不知道吧?安哥哥早在三个月前就以私通之罪废了你,如今我才是圣元王朝唯一的皇后!”

凤如玉身上那抹正红深深地刺痛了凤惊华的眼睛,她不肯相信的悲呼:

“我不相信!当日大婚,他亲口向我发誓,说我会永远是他唯一的皇后!我要去找陛下,我要他亲口告诉我!”

她扶着肚子就要下床,凤如玉一脚踹在她肚子上,凤惊华疼的眼前一黑,无力的倒在了床榻上。

凤如玉得意洋洋的扬起手里明黄的圣旨和凤印:

“姐姐何必去打扰安哥哥呢?你看看这是什么?”

圣旨?凤印?

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凤惊华心底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是你诬陷我,是你媚君惑主!他被你欺骗才会如此!”

凤如玉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她猖獗的大笑:

“陛下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他爱的人从始至终都是我!他不过一直在利用你,现在你没用了,所以你的死期到了!”

“不可能!他那么爱我,甚至为了救我而双腿皆断,如此深情,怎么可能是假的?”

萧安元明明对她一往情深。

十几年前她遇袭之时,正是萧安元舍命相护,甚至因此摔断了一双腿,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日。

萧安元因为她而残疾,凤惊华自此对他死心塌地。

哪怕外祖父和母亲都觉得有点草率,可她依旧义无反顾的和他在一起。

萧安元想要王位,她外祖镇国公府杨家便是萧安元最大的靠山。

杨家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为萧安元立下汗马功劳,硬是以一己之力,将一个残废送上了王位。

她和萧安元十数年情深,现在让她相信一切都是假的,她如何能接受?

凤如玉凑近她,声音犹如鬼魅:

“姐姐啊,就连那次遇袭,都是陛下他亲手设计的哦!如若不然,他怎么能让你、让你外祖杨家兢兢业业的为他打下帝位?”

“现在陛下王位稳固,自然容不下你和你外祖家,因为只要有你们在,世人都会想到陛下得到这个王位是因为你们,他堂堂一国之君,怎么能忍?”

凤惊华心痛欲死,身下血流如注,她已难产了四个小时,然而难捱的阵痛比不上此时她锥心的绝望。

凤惊华不愿相信,可是凤如玉将所有证据摆在她的面前,由不得她不信,她心底仍在垂死挣扎:

“我怀了他的孩子,他绝不会那么绝情……”

 

 


“你也配生下安哥哥的嫡子?别白日做梦了!”

凤如玉嘲讽的看着床上愚蠢的女子:

“三个月前,是安哥哥亲手迷晕了你,脱光了你的衣服,把你的副将扔到了你床上,如果不是你的孩子还有用,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姐姐啊,安哥哥已经以你的私通之罪问罪了你外祖家,现在你的外祖父,你的舅舅你的侄子你外祖家一百七十八口人,全部都被处以车裂极刑!”

凤惊华闻言眼前发黑,她身体一阵阵的晕眩,浑身是血的扑向凤如玉:

“你说什么?我外祖他们怎么了?怎么了?!”

凤如玉嫌弃的躲过凤惊华满是血的手,她伸手‘啪啪’拍了两声,有宫人端着托盘鱼贯而入,她笑的张扬而痛快:

“姐姐,我就亲眼让你看看。”

那些宫人们走到她面前,掀开托盘上盖着的红布。

红布之下,赫然是一颗颗人头。

她八十多岁的外祖父,她的舅舅,她意气凤发的哥哥,还有她的亲娘!

那些疼爱她的亲人,此时的人头遍布在她面前,那些和蔼慈祥的面容,此时尽是冰凉的死气。

凤惊华觉得从天而降一柄大锤将她所有的侥幸击的粉碎,她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如同濒死的困兽一般凄厉的嚎叫:

“外祖父!娘!”

凤如玉看她这个样子,猖獗的大笑:

“凤惊华,你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吗?她被我卖入最低贱的窑子,被千人骑万人踏,受尽屈辱折磨而死!

还有你外祖父他们,全部都是父亲亲手行刑!”

凤惊华身体一僵,复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出,因为悲恸身体剧烈抽搐起来,高高隆起的腹部也一阵剧烈的涌动。

“凤惊华,我恨了你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你跌下神坛,你现在像蝼蚁一样伏在我脚下,真是痛快!”

“为什么?为什么?”

凤惊华无助哀嚎,她好恨啊!

“凤如玉!他们也是你的亲人!我们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凤如玉面目狰狞扭曲:

“你是凤氏嫡女,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而我呢?我默默无闻,在你之下黯淡无光,我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

“凭什么?”

“凭什么你是嫡女我是庶女,凭什么你的母亲是镇国公府独女,而我的母亲只是一名扬州瘦马?”

“我不服气!所以你对我越好,我就越恨!恨得都要活不下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你卑贱如蝼蚁,而我是皇后!

凤府以我为首,后宫以我为尊!

我现在杀死你,就跟杀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凤如玉脸上带着疯狂的色彩,状似癫狂的大笑。

凤惊华凄厉的大喊一声,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倒凤如玉。

凤如玉应声倒地,声音却突然变得凄惨而柔弱:

“姐姐,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已经有了安哥哥的骨肉,你怎么可以想要杀了我的孩子?”

“姐姐,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我用自己的命给你赔罪!”

说罢,她一头往柱子上撞去。

“玉儿!”

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突然冲了过来,一把将凤如玉抱在怀里,他心疼的看着脸色惨白柔弱不能自理的凤如玉,抬头看向凤惊华时,脸色黑如锅底,遍布杀机。

‘啪’的一声,萧安元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厉声骂道:

“凤惊华,你这毒妇!亏得玉儿一直为你求情,你竟然要杀她的孩子!”

 

 


这巴掌用力之重,凤惊华直接摔下了床榻,她吐出一口血来,血里两颗白牙。

那么疼爱她的外祖一家因她这个软肋而被杀害。

她痛不欲生!

而始作俑者,都是这个萧安元!

恨意与杀机一齐浮现,凤惊华摸向自己的小腿,那里有一把匕首。

她要杀了萧安元这个狗皇帝!

萧安元眼睛一眯,看出了她的动作,一脚踢中她的腹部,匕首脱手飞出,凤惊华身子弓起,疼的发出了一声惨叫,滚到了一边。

她双手下意识捂住腹部,腹中双生子已经足月!

凤惊华疼的几乎失去意识,虚弱的开口:

“萧安元,虎毒尚且不食子,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贱人,你也配生下我的孩子?”

萧安元冷笑一声,厌恶的看着凤惊华,他伸手将楚楚可怜柔弱无比的凤如玉抱进怀里,柔声蜜意:

“玉儿怀的才是我的嫡子。”

凤如玉娇羞的缩在他怀里,两个人眉目传情,你侬我侬。

“安哥哥,姐姐看着我们会伤心的呢。”

“这个毒妇,朕看着她都恶心!”

萧安元表情阴狠,嫌恶的看着凤惊华:

“朕当初娶你不过是看在你的身份和你背后的势力,你以为就你这种傲慢无礼的女人真能入朕的眼?”

他抬起一脚狠狠的踩在凤惊华的肚子上,脚下用力,凤惊华只听‘噗’的一声,血水混合着羊水喷涌而出,她疼的几乎死去。

她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孩子的惨叫……

萧安元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凤惊华越痛楚,他就越兴奋:

“哈哈哈,凤惊华,你也有今天!

如果不是为了大业,你以为朕会和你在一起?做梦吧!

朕每次同你独处,都觉得无比恶心!

你这种下贱的女人,连玉儿的一根手指都不及!”

他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仿佛要把他所有卑鄙肮脏的过去都发泄在凤惊华身上。

凤惊华清晰的感受到了腹中孩子流逝的感觉。

初生的婴儿尚且温热,在萧安元的脚下还带着最后一丝气息,发出微弱的呜咽,凤惊华眼眸轻眨,手指微动,想要将他们护在身下。

那么小那么软的孩子……

凤惊华卑微的祈求:“你想杀我就杀吧,但是饶了孩子们,他们是无辜的,求求你。”

萧安元面容扭曲,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一脚将她踢飞:

“你怀孕前,曾有大师预言,你腹中双生子命中带煞,会克我和玉儿,需要等他们足月,然后入药吃下才能解除灾厄,如若不是为了等这两个孽种足月,我早就杀了你!”

凤惊华护住孩子,不停地往后缩:“你要干嘛?你别过来!”

萧安元和凤如玉一步一步逼近她。

她的孩子!

她听到了婴儿哭泣的声音,像猫儿似的,只几声便彻底没了气息。

凤惊华脑海中似乎有一根弦崩断了。

她十月怀胎的孩子,出生不过片刻,竟要被其生父当做药引吃下?!

“萧安元!我要杀了你!”

凤惊华流着血泪,声音狠厉沙哑仿佛从黄泉传来,她身下一片血泊,像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鬼,散发着令人恐怖的气息。

爬行所过之地,留下一片蜿蜒的血痕。

萧安元面容狰狞,看着凤惊华的眼神中布满了蛇蝎般的狠毒,他拔出佩剑,长剑闪着寒光,手起刀落斩断了凤惊华的四肢。

“来人,请大师作法入药,我要她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烹煮食用!”

凤惊华气息奄奄,悲痛悔恨到了极致。

萧安元居高临下的看着凤惊华,冷笑道:

“凤惊华,我还要谢谢你,在临死之前帮我除了嘉王这个隐患,他现在带兵来救你和你外祖一家,但我百万大军早就设好了埋伏,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你不要急,嘉王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黄泉路上,你一点也不孤单!”

嘉王……

凤惊华心中忍不住愧疚,她回想自己这一生,愚蠢至极,死不足惜,却实在不应该在临死前,连带着害死了这么多人。

凤惊华对着满天神佛发誓:若是一切能够重头来过,她一定要将所有害她之人拉入炼狱!!!

闻汝有他心,拉杂摧烧之。

摧烧之,当风扬其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