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腹黑神医夫君我没病

腹黑神医夫君我没病

玉玲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宫素月出生时有异宝伴生,可是这件宝物却让小婴儿成为了众矢之的。父母为了保住她的性命,不惜牺牲自己。多年后,现代女孩袁素月在执行任务途中被最信任的养父所害,再睁眼,她成为了南宫素月。当初原主的父母封印住了她的灵异,以至于如今的南宫素月只是一个毫无半点修为的废材……

主角:南宫素月,君无药   更新:2022-07-16 03: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宫素月,君无药 的女频言情小说《腹黑神医夫君我没病》,由网络作家“玉玲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宫素月出生时有异宝伴生,可是这件宝物却让小婴儿成为了众矢之的。父母为了保住她的性命,不惜牺牲自己。多年后,现代女孩袁素月在执行任务途中被最信任的养父所害,再睁眼,她成为了南宫素月。当初原主的父母封印住了她的灵异,以至于如今的南宫素月只是一个毫无半点修为的废材……

《腹黑神医夫君我没病》精彩片段

天元大陆,一户大户人家,方圆百里的大院中,一间雕梁画栋的房间里,灯火明亮。

床上,一个容貌清丽的孕妇正在生产,疼痛使她的脸色变得煞白不已!

五六个产婆在旁边助产,只是孩子却是久久没有生下来!

“香儿,加油啊,就快出来了,在使一把劲,已经看到头了!”一个温雅的男人就坐在产妇的旁边,握着产妇的手,轻声鼓励着,他决定,以后绝不会再让她生孩子了!

一股温热的元力,一直从床边男人手中流向产妇,两人十指紧扣的地方,一波波绿色的光芒不停的流转着!

“夫君,我一定……会生下……我们的孩子……”女子已经无力说话,她已经生了一整天了!

……

“啊……”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如期而至,女子力竭的晕了过去,男人终于松了口气,却是更为努力的给女子输入元力!

“上官老爷,是个千金,母女平安,恭喜恭喜啊!”产婆们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一天也把她们累坏了,如今终于是平安生产了!

“阿福,赏!”

“多谢上官老爷,多谢上官老爷!”

几个产婆将后续工作收拾好,便退了出去,只留这一对夫妻在屋里。

“香儿,这个女儿,我定会努力保下,她是我们的女儿!我只能将天地异象压下一个月,届时,你就可以将她带走了!”男子慈爱的看着床上的女儿,她,是他们的劫!

……

他们的孩子取名上官素月,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宝宝。

满月宴这天,两人的房间,房门紧闭,男人一脸沉痛的对女子说道,“香儿,接下来的话,你要听仔细了,一句也不能落下,这关系着我们上官家以后的命运!”

“我们的孩子,月儿,她出生时身体自带异宝,我将它用秘法封印了一段时间,如今就快要压制不住了!”

“异宝出世,月儿必会被人追杀,等一会儿异宝的天地异象降临之后,你就带着月儿从密道逃出上官家,那密道我已经设置了自毁阵法,只要你一逃出去,里面的人都会死在里面!”

“你带着月儿去天玄大陆,那里是她的生机,也是我们上官家的生机,切记,将月儿交给天玄大陆上的南宫家族,不可以交给别人!我已经安排了玉儿出了上官家,你走了之后也不要回来,不论上官家怎么样,都不要回来,你要看着两个孩子长大,带他们回来报仇!”

男子将女子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女子还在努力消化男子说的话,刚才还是开开心心的给女儿庆祝满月,这才多久就变成了生离死别!

女子的眼泪在眼中不停的打转就是没有流下来,这个时候她不可以软弱!

“夫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女子从男子的怀里抬起头来,悲戚的看着男子同样悲戚的脸颊!

“我用了很大力气才算出月儿的命运,又废了百年寿命测算月儿的生机,只能测出这么多!在月儿出生那天我也真的感受到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在月儿体内伴生,不会错的,香儿,上官家,我,还有两个孩子就全靠你了!”

“夫君,我一定会救你们出来的!一定会!”

女子的话音刚落,天空中突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方圆千万里的元力突然全部暴动起来,大地在颤抖,天空却变得异常阴暗,狂风呜咽,吹的人几乎能飞起来!

天元大陆上各地的强者们也都在讨论着这异像,全都一脸凝重的看着。

“来了!”男子无奈的声音刺痛了女子的心!

异像持续了一刻钟左右,接着天空中霎时间出现了一道金光璀璨的巨门,巨门恢弘广阔,天元大陆的角角落落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门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装饰,只是在门上雕刻了一些繁复诡异的花纹!那花纹的风格与天玄大陆上的任何一种势力的风格都截然不同!

一众大能这才知道是有异宝出世了,只是这门在哪里都可以看见,所以众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争夺,去哪里争夺这宝物!

屋中的两人也抱着孩子走出了房门,却在走出房门的一刹那,孩子脱离女子的怀抱飞了出去,却没有飞的太远,只是在离两人不远处的半空中。

异像还在继续,却在某一刻,天玄大陆的元力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纷纷朝着那扇门涌去!

门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一个时辰后,门不再吸收元力,却是缩小了,一直缩小,最后变成一道金光,直奔小婴儿!

小婴儿仿佛也有所觉,“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直到金光完全没入小婴儿体内,小婴儿才缓缓的落地,女子赶忙上去接住小婴儿!

“香儿,快走!不然来不及了,记住,不要回来,等到两个孩子都长大了,等他们成长起来,在带着他们回来救我们,切记切记!”

………

接着,便是男子的家族被天元大陆各处的大能软禁,折磨,只是家族里没有一人知道女子和两个孩子的去处,男子怕那些人对他用搜魂,甚至直接将那段记忆抽了出去,捏碎了!

再接着便是女子抱着孩子疯狂的顺着通道离开上官家族,女子的身后还有十几道黑漆漆的身影,当女子逃出通道后,通道的各个部位全部开始爆炸,所有追杀女子的人全部在里面葬送了性命!

……

“滴!”

袁素月皱了皱眉头,讨厌的闹铃,又吵人清梦!这个梦她已经做过无数次了,这一次全是最全的,她明明不爱看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古装电视剧,可是为什么她的梦里全都是那些个老古董?

今天组织交给她一个比较重大的任务,是要去杀一个黑帮老大!她昨晚熬了通宵了解了这个黑帮老大的所有资料,睡了一天,袁素月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起床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又将自己收拾了一下。秀丽的短发,一身黑色的紧身衣,一双高帮的军用皮鞋,再加上一副黑框墨镜,袁素月看起来酷的发冷!

此时正是凌晨三点左右,即使是黑帮老大也该去睡觉了,袁素月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黑帮老大的豪华别墅里,她已经在网上查到了黑帮老大的所有资料,不管那黑帮老大有什么大事,每个月的十八号他肯定会来这个别墅住!

一切都很顺利,袁素月已经看到了床上黑帮老大那肥胖的身影,袁素月如猫儿一样的身体轻巧的爬上了卧室的阳台,只要再做完这最后一票,她就可以过她自己的小日子了!

不料,袁素月却在刚落在阳台上的时候便被人在背后捅了一刀!

血,浸湿了袁素月的衣衫!

袁素月猝不及防,回过头来,明亮的大眼闪过不可置信,鲜红的血顺着袁素月的的嘴角滴落在地上,“头儿?为,为什么?”

“素月,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其实是很欣赏你的,只是你作为组织的杀手知道的太多了!所以……”

袁素月的眼中闪过一抹清明,这不是电视剧里才会发生的剧情吗?

袁素月有些踉跄的扶住墙壁,她能感觉到她的生命在流逝,她已经必死无疑!

“好啊!头儿,我是你养大的,我的命也是你的,如今我把我的命还给了你,以后,我再也不欠你的了!”

袁素月感觉她真的好累,她想要休息一下,她要放弃了!放弃了,就真的解脱了吧!她决定,若是有来世,她绝不会再做杀手!

……

“唔!好痛啊!”袁素月感觉身体到处都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中邪了不成?

缓缓的睁开眼,袁素月看见的并不是熟悉的天花板和她花了几十万块装的七彩琉璃灯!

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坐起身来,袁素月这才理清了她如今的情况。

她,已经被头儿杀了!

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屋,只是有些破旧,家具也是少的可怜,再看看自己的手,袁素月叹了口气,哎!真是狗血!

想不到她也赶上了穿越大潮啊!难不成是上帝觉得她太可怜了?

突然,袁素月觉得头疼的厉害,接着便是一波波的记忆席卷而来!

再次睁开眼,袁素月突然想骂人!这身体不仅废而且傻,不受待见不说,还经常被人欺负,之前袁素月感觉到身体痛就是因为她刚刚被南宫家的二小姐,南宫素心,用鞭子抽了她二十几鞭!

南宫素月,也就是这句身体的名字,恐怕就是被那狠心的南宫素心抽死了!

既来之则安之,袁素月放弃的是前世,又不是这一世,这一世她重新开始了,那么她便做一个合格的南宫素月吧!


“小姐,你,你醒了!”

一个小丫头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袁素月,不,南宫素月抬头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扎着两个花苞头,圆圆的小脸带着点婴儿肥,只是比较瘦小,大概也就五六十斤的样子,身上穿了一身破旧的丫鬟衣服,眼圈还红着,脸上还有未干的眼泪。

南宫素月一下便认出了这个小丫头,这个小丫头是在南宫素月被检测出无法修炼玄力的时候唯一愿意跟在南宫素月身边的人!

顿时,南宫素月对这小丫头的好感度便涨了不少!

“菊儿,我要喝水!”南宫素月有些虚弱的道!

菊儿本来以为小姐已经死了,没想到小姐又活了过来,现在还在跟她要水喝,菊儿虽然激动,但是还是没忘记给南宫素月去倒水,“哦哦,好,我去给小姐倒水!”

不一会儿,小丫头便端来了热水,一个素白的杯子,里面装了点白开水,一口一口的喂给南宫素月。

喝过水,菊儿跪在地上,上身趴在南宫素月的床边,声音带着点哭腔,“小姐,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傻丫头,你家小姐我怎么会舍得丢下你呀!你放心吧,以后我们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一定会好的!只要小姐好起来,就一切都会好的!”

“好菊儿,我饿了,你去给我准备点吃的吧!”

“哦,好!我这就去!”

终于,菊儿弄好了饭菜,叫南宫素月出去吃,南宫素月看了一下饭菜,一碗白米饭,一盘绿油油的青菜。

青菜是小丫头在后面山上挖的野菜,没有肉,油也很少,可是这样简陋的饭菜南宫素月吃起来却觉得很香,好吧,可能是她真的饿了,不然无肉不欢的她怎么会觉得吃草很香?

吃过饭,身上也上了药,南宫素月让菊儿下去了,自己却在床上盘膝而坐。

“真的是个废材么?”她才不信这个邪!

按着记忆中修炼玄力的方法,南宫素月试着引气入体。

闭上眼睛,感受空气中的玄力,然后将玄力吸收进自己的身体,当玄力汇成一小股,便推动玄力顺着经脉进入丹田,只要玄力被丹田吸收了,便说明引气入体成功了!

只是,当玄力刚到了丹田旁边的时候却不见了!

南宫素月不死心的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南宫素月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循着记忆中的方法内视丹田附近的情况。

等等,她看到了什么?

门,出现在梦中无数次的那道门,不会错的,南宫素月对那门的印象非常深刻,即使它如今变得非常模糊,她也一样能认出来!

要说这门唯一与记忆中不太相同的地方便是,这门的底端,有一条不太明显的红线!

南宫素月一边内视一边又试着吸收了一道玄力,就在玄力快到丹田的时候,却发现,玄力突然改变了路线,直奔那门去了!

吸收了玄力之后的门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眼尖的南宫素月却发现,那红线稍稍上移了一小点!

这一变化让南宫素月疑惑不已,那门吸收玄力只为了让那条红线上升吗?若是如此,红线上升到最顶端,又当如何?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南宫素月继续吸收元力。

时间就这样在指缝间溜走,已经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南宫素月眼看着那条红线就要到达最顶端了,深呼吸一口气,又接着大量的吸收玄力。

“彭!”的一声,南宫素月掉在了一片草地上。

“唔,我的屁屁!”

突然到了一处陌生的环境,南宫素月左右环顾,一座小茅草屋,一小块灵田,一口灵泉,四周都是浓浓的雾,大概这就是穿越女主的标配,随身空间吧!

可是这随身空间地方真是……小啊!好吧,虽然简陋了点可是身体能进来,这空间还是不错的,简直就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良品啊!

在前世的时候,南宫素月就想过,要是她有一个能藏起来的空间,那她就可以不用出去做任务了,只要种种地,卖卖菜小日子就能过得有滋有味,而且一点本钱都没有!

要知道她的任务可都是有生命危险的,想不到穿越后还能过一把随身空间的瘾!真的是爽翻了!

茅草房旁边有一块石碑,上面似乎有字,南宫素月走过去,上面写到:玄天圣门第一层开启奖励:随身空间,可升级!

然后下面就是随身空间的介绍:此空间名为“藏”!呃好吧,看来这空间的创造者也是一个逗比来着!

继续看,房屋随主人实力提升可升级为豪华型,可搬出空间,可作为防御武器,防御力随主人等级提升而提升!防御力比主人高一个大等级,可变换任意形状!也就是说也可以当衣服穿?

不错不错,看来这个门也是个宝贝啊!虽然吸收了不少玄力,还耽误这具身体那么长时间不能修炼,但是值回票价啊!光是一个随身空间就已经是很逆天的宝贝了!更何况这门只是开启了第一层!

看来这身体应该是可以吸收玄力了!只是下次升级是什么时候呢?

算了,先不管了,先修炼要紧!

“咕咕”南宫素月的肚子传来了抗议的声音,看来修炼也不要紧了,先填饱五脏庙吧!

打开房门去找菊儿,发现菊儿居然不在!算了,还是自己动手吧,前世南宫素月就有一手好厨艺,山南海北的各种美食都是信手拈来,就是国外的美食也会一些!

去厨房转了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估计小丫鬟是去找吃的了吧!

还是出去吃吧,先去赚点钱,改善改善生活,也不能老让小丫头跟着她吃苦不是!日子还是得一点点的过的!

要出去还得换一身衣服,身上这身几天没换都已经有馊味了,打开衣橱只找出了一条浅绿色的半旧裙子能穿的出去,看来原主真是太不受宠了!匆匆洗漱一番,南宫素月走到镜子前看看自己这一世的容貌。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瘦瘦的瓜子脸,估计还没有巴掌大,脸色略显枯黄,一双剪水瞳带着浅浅的笑意,挺俏的鼻子,菱形的唇瓣,只是左半边脸却长了一块红紫的斑!如果遮住左半边的脸,光看右边绝对是一个小美人胚子,虽然还没长开,但是能在五官看出来长大了绝对是一个祸水!

这斑虽然是难看了点,可是却能保命!如此强者为尊的世界,南宫素月并不觉得拥有美貌是一件幸运的事!

随便梳了个马尾,拿上所剩不多的钱,南宫素月就出门了。

南宫素月所在的家族位于天玄大陆上的一个小国南楚国,而南宫家又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

南宫素月本是南宫家的嫡系三小姐,本该是身份尊贵的天之骄女,可是奈何,南宫素月却只是个废材而已!

自己的爹娘也因为一些事情被发配了出去,如此一来,南宫素月就变得备受欺凌!

重生之后南宫素月这算是第一次上街,与记忆中的样子差不多,只是亲眼所见更为真实!

与前世时的古代不太一样,这里街上摆摊的基本上都是卖一些珍贵的材料,功法,还有武器的!卖家居用品的虽然也有,但是都只能在很偏僻的角落!

既来之则安之,南宫素月想着到底做点什么能赚银子呢,突然迎面撞来一个小男孩,撞了南宫素月一下就马上开溜,可是南宫素月也不是吃素的呀!一个利落的擒拿手,将小男孩扣在了地上,把钱包从小男孩的手里拿了回来,然后放开了他,“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学好,你爹娘没有教过你不能偷别人东西吗?”

男孩见自己被抓了,脸上闪过一阵惊恐和一阵悲伤,讷讷的低下头,“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你的钱的,我娘生病了,家里没有钱给娘看病,眼看着就快要死了,我才……呜呜呜……”

南宫素月看这小男孩穿的衣服破破烂烂,鞋子上还有两个破洞,小脸却是洗的很干净,白白净净的,很端正,只是很清瘦,看起来并不像经常偷别人东西的孩子!

原来是被生活所迫,如此南宫素月也不再怪他了,“好了,别哭了,你带我去看看你娘吧,我会些医术!”

听到南宫素月如此说,小男孩惊喜的抬起了头,“好,谢谢姐姐!你真是个好人。”


跟着小男孩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他家里,在城西的贫民窟,说是家,其实只是一个草棚子,阴雨天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的那种。

走进屋,屋里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破旧的床上躺着一个身形干瘦的妇人,脸色蜡黄,双眼空洞,果然看起来快要不行了!

小男孩看见如此的母亲,心疼的不行,快步走到床边,拉起了妇人枯瘦的手,“娘,你怎么样了,我请来了大夫,你在坚持一下,不要丢下小谨!呜呜……姐姐,求你帮忙看看娘亲怎么样了,娘亲怎么都不跟我说话了!呜呜……是小谨没用,小谨没能早点找来大夫。”

看着孩子可爱的小脸上面挂满了泪珠,南宫素月也是心疼了一下,如此小的孩子不该承受如此多的痛苦,“孩子,这不怪你,来,姐姐看看,说不定你娘还有救!”

说着南宫素月把手搭在了妇人的脉搏上,原来这妇人只是心里郁结,导致经脉堵塞,只要疏通了心脉附近的穴位就没什么问题了,可是要想彻底治愈,还是要靠她自己!

南宫素月转头看向小男孩,“你家有绣花针吗?”

“有,我这就去给姐姐拿来!”

“对了,再拿个油灯来!”

南宫素月把绣花针在油灯上消毒后,脱掉妇人上身的衣服,便开始给妇人施针。

前世因为组织需要,特训过三年的医术,南宫素月在这方面也是颇有天赋,学的还算不错!

收起针,想着等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先打一副针灸专用的银针。这绣花针虽然也能用,可是太短了,万一扎里面出不来可就不好玩了!

“嗯……”床上传来妇人微弱的声音。

小男孩见此惊喜不已,赶忙跑到床边,“娘,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只是身上无力!不要紧的。”妇人虚弱的回答道!

“娘,是这位姐姐救了你,姐姐是一位很厉害的大夫,只给你扎了几针你就醒过来了。”

妇人抬起虚弱的眉眼,见是一个小姑娘救了自己,便要起身“多谢这位姑娘仗义相救,我们母子感激不尽,只是我们母子囊中羞涩,恐怕支付不起姑娘的诊费!”

南宫素月赶紧扶住了她,虽然她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但是身子还是很弱。

“诊费就算了,若不是小谨,我也不会来救你!你可知道若非是碰到我,小谨今天可能都回不来了?”南宫素月不以为意的道。

“小谨,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小谨低下头,有些喏喏的说“娘,我去偷了姐姐的钱包!然后被姐姐发现了,我说了娘的事,姐姐才跟我回来的!娘,我知道这不对,但是我要是不去偷,娘就会死,我不要娘死,娘如果要罚我就尽管罚吧!小谨不怕!”说着小谨就哭了起来。

南宫素月大概是跟这个小男孩有眼缘吧,看见这孩子哭,又忍不住的替他说话,“你别怪孩子,他去偷东西也是为了你!你心中郁结,一病不起,若是你真的去了,孩子就会变成孤儿,说不定还会走上同样的路!要想让他好你就要自己坚强起来!”

听南宫素月如此说,妇人暗自垂泪,“我也想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有人不想放过我们!”

“小谨,你先出去找二狗玩,娘有事情要跟姐姐说。”妇人突然对小谨道!

小男孩抬起眼,“哦!娘不怪小谨了吗?”

“当然不怪小谨了,但是小谨要答应娘,绝对不可以有下一次!”

“好,小谨答应娘。”小谨这才高兴的出去玩了。

看见小谨出去了,妇人撑着身子下了床,噗通一声跪在了南宫素月面前,“姑娘,不知你可愿意帮一把我们母子?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可是我们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我真的害怕随时都有可能来抓我们的人!”妇人面色悲戚,隐隐有泪光浮现。

“你先起来,说说是怎么回事!”南宫素月把她扶起,坐在床边,知道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便想要帮她疏解一下心中郁结,顺便听听故事,可是没想到却挖出了一个大秘密!

“姑娘,你可知道小谨是谁的孩子?”妇人看向南宫素月。“小谨的父亲是当今皇上!”

“!”南宫素月面露诧异。

“当年,我是宫里的一个宫女,在玲贵妃身边伺候。玲贵妃本来很受宠,不然也不会坐到贵妃的位置,但是她不能生育,宫里的事你也知道,时间长了就不新鲜了。”

“若是没有个孩子傍身,总有一天会失宠!后来有一天,宫里来了位丽妃,也就是目前七皇子的生母!这位丽妃是一个宗派的弟子!不仅人长得漂亮,更是有不少的功法秘籍和长寿良方!那一段时间丽妃非常得宠,陛下连续在清丽苑留宿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来,其他妃子包括皇后都没有见到皇上。宫中更是众说纷纭,风雨飘摇!”妇人说起往事来倒是神色平静!

“玲贵妃的娘家是之前的左相张大人,后来因为贪污一事被斩首了,玲贵妃眼见着自己失宠,而娘家也没人能帮自己,又被御医断为不能生育,怕贵妃位不保,她便打起了让身边侍女代孕的主意。”

“那样她不仅可以保住贵妃的头衔,更是可以借着贵妃的名义把孩子过继到自己名下!我是她身边侍女里面样貌比较出众的,她有一次试探的问我愿不愿意成为皇上的女人,我说不愿,只希望到了年纪出宫去找一个普通人嫁了!”

“她当时并没有强求,可是我却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暗道自己要小心些,宫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心思单纯的。”

“没想到当天晚上她就开始布局了!那天晚上,玲贵妃拿出了他父亲给她的一坛酒,据说那酒可以增寿十年,是他父亲一次外出偶遇了一个洞府里面得到的!准备让她在适当的时候献给陛下!而玲贵妃一直得宠就没有拿出那坛酒。”妇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喘口气。

“后面你应该知道了,玲贵妃给我和皇上都下了药……”

“我以为我不会那么容易怀孕的,毕竟是第一次,可是谁想到玲贵妃有可以让正常女人一次就怀孕的丹药,只是她自己无法生育,不然她不会舍得给我用的!”

“之后我便怀孕了,但是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沦为玲贵妃争宠的工具,有一次出门我便偷了她的一些钱财后离开了!”

“这么些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放弃来寻我,我们也颠沛流离的换了好些个住所,当年的那些钱也花光了!我怕我没有办法陪孩子长大,又害怕随时被玲贵妃抓回去,所以我这才……我真的害怕被她发现,然后把我的儿子抓回那个牢笼,而我就会再也见不到他!”妇人脸上又出现了悲戚的神色!

“那你们为什么不离开京都?如果离开了她便不会抓到你们了!”南宫素月也听的很是气愤!

“您以为我不想吗?那玲贵妃也知道我是不愿意在宫里生活的,让我跑了她很愤怒,她第一时间就派出心腹买通了各大城门的看守,若不是陛下最恨被别人算计,她很有可能会派兵出来抓我们!”妇人手捂胸口,泣不成声。

“当年若不是被我那噬赌成命的父亲卖了,我也不会去宫里做宫女,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了!说不定我和儿子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这么小的愿望居然也成了奢望!”

“如今我倒是没什么,可是我的儿子还小,姑娘,我知道您是一个可靠的人,现在我们母子得你相救,求您收下我们吧,让我们伺候你,只要您能给我们口饭吃,不让我的儿子走进那个牢笼,即使您要我的命我也给你!”为了儿子,她可以放弃一切!

南宫素月皱紧眉头,“收留你们是可以,但是能不能留得住还要看你们的表现!”

“姑娘放心,只要姑娘能够帮我照顾小锦,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那好,等天黑了你们便收拾一下去镇国公府,我会在门口接你们!”南宫素月想了想说道!反正伺候自己的就一个小丫头,而自己来了,以后的日子便不会再那么难过了,只是多两个人吃饭而已!

见南宫素月答应收留他们母子俩,妇人又要起身下拜。南宫素月及时扶住了她“身子要紧,别没走到地方就不行了!”

“多谢姑娘,姑娘难道是镇国公府三小姐?”妇人脸上悲戚之色褪去,恭敬地对南宫素月说道。

“没错,看来我这脸还真是个招牌啊!”南宫素月自嘲地说!

“你可知道这京都做什么赚钱比较快?”处理好这母子俩的事,南宫素月便想起了正事。

“要说赚钱快的,肯定是炼丹师炼器师莫属,若是普通人建议小姐您可以去赌石试试运气!若是开出一枚黄色灵石,那就可以在京都买一处不错的府邸了!”

“嗯,赌石,真是不错!”南宫素月摸着下巴,意味深长的说!

“好,天黑之后小心一点!”

“多谢小姐提醒!奴婢名为安玉儿,您平时叫我玉姑就行了,我儿子名为安小谨,您就叫他小谨吧!”以后有了着落,还有个这么随和的主子,虽然这位小姐名声不太好,但是玉姑能看出来南宫素月也是个有手段的人,相信她日后定会有一番作为!脸上便露出了欢喜释然的神色。

“相信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出了贫民窟,南宫素月便朝着模糊记忆中的那条赌石街走去。

路上南宫素月买了个面具戴在脸上,玩赌石这么刺激的游戏,肯定会碰到不少要钱不要命的人,这么招牌的斑,实在太容易辨认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