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肖少追妻路且长

肖少追妻路且长

仙鹤入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没有谁会愿意跟陌生男人生孩子,夏茉没有办法,因为她的母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急需钱救命。五年前,她替陌生男人生下三胞胎,孩子刚生下来,就被对方抱走了两个,夏茉带着剩下的那个孩子,远赴异国他乡。五年后,她带着孩子回国,误打误撞遇上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和她另外的两个孩子。面对冷酷总裁的步步紧逼,她是否该选择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主角:夏茉,肖彦生   更新:2022-07-16 03: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茉,肖彦生 的武侠仙侠小说《肖少追妻路且长》,由网络作家“仙鹤入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没有谁会愿意跟陌生男人生孩子,夏茉没有办法,因为她的母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急需钱救命。五年前,她替陌生男人生下三胞胎,孩子刚生下来,就被对方抱走了两个,夏茉带着剩下的那个孩子,远赴异国他乡。五年后,她带着孩子回国,误打误撞遇上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和她另外的两个孩子。面对冷酷总裁的步步紧逼,她是否该选择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肖少追妻路且长》精彩片段

“医生,您再仔细检查一下,真的没有受孕成功吗?”

夏茉紧紧咬住嘴唇,小手攥成拳头,紧张而期待地望着大夫。

大夫停下了手里的笔,抬头望了她一眼,不耐烦道:“你这个病人是怎么回事?都已经告诉你了,本来就不是绝对能够成功。”

“我知道,可是……”

“没有可是,结果已经在你手里了,护士,送病人出去。”

夏茉还想要说什么,却看到两个护士不耐烦的眼神看着她。

她深深呼吸一口气,将那些话都咽在了肚子里。

“妈妈……”

夏茉紧紧咬着嘴唇,看着医院里的人来人往。

回忆着美国医院里的那个医生的话:“您的母亲现在初期治疗很完美,我们希望她能够继续留院观察,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在一年内,让她的病情得到控制。”

“一年……”

夏茉苦涩地笑了笑,看着手里的报告。

那一笔钱,只能够保证白禾的初期治疗全部结束,如果后续要有一年的时间住院的话,她怎么负担的起?

“夏小姐,您好。”

听到熟悉的声音,夏茉抬起头来将眼泪逼了回去,转身换上了温和的笑容。

“你好,先生。”

“夏小姐,我们已经了解您这边的情况,您请跟我来吧,按照我们的合同规定,如果这种方式没有得到效果,那么我就要换一种方式。”

“好……”

夏茉皱着眉头,紧紧咬着牙关。

她不能够看着母亲在医院里得不到救助。

所以,即便是人工的方式没有得到成果,她也要去见那个男人。

夏茉深深呼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微笑,亦步亦趋跟在男人身后。

“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你去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卧室。”

男人的声音依旧温和,可这冰冷而空旷的房间,却让人根本没有安全感。

夏茉点点头,紧紧抱着自己,走进了浴室。

“蕾丝,还是蕾丝!”

夏茉裹着浴巾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一件能够遮体的衣服。

这所谓的准备好了的衣服,不过就是放在衣架上的一堆布料。

挑选了很久,在门外的催促之下,她只好是穿了一件深黑色的蕾丝镂空长裙。

似乎只有这件衣服,还勉强能够叫做衣服。

卧室的灯好暗。

夏茉一个人躺在床上,努力让情绪保持镇静。

因为来接引她的男人说过,雇主不喜欢勉强。

她攥紧了小拳头,为了剩下的百分之八十的尾款,她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再平静下来。

“吱呀——”

开门声响起,夏茉紧紧抓着被子盖紧了身体,只露出来一颗头在外边。

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背着光从门口照进来,紧接着,一股淡淡的龙涎香味道由远及近。

似乎是在告诉她,眼前这个不认识,也看不到脸的男人,非富即贵。

一个优雅悦耳的好听男声在她不远处响起:“怕吗?”

似乎是看出了夏茉的紧张,男人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丝的不满。

这个男人绝对和白天的男人不是一样的,没有那么和颜悦色!

这是夏茉心里对于他的第一定位。


夏茉唯唯诺诺地推开了紧紧盖着衣服的被子,勉强在脸上挂上笑容,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道:“没,没有。”

听到夏茉的话,男人沉默了。

片刻之后,夏茉就听到男人要离开的脚步声。

她立刻坐起身来,慌张地赶紧补了一句:“我可以主动的。”

是的,夏茉输不起,她不能够用妈妈的生命来开玩笑。

“哦?”

男人嘴角扬起,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黑暗中的女人,缓缓转过身来。

精壮的身体在门外灯光的照耀下,拉出一个很健康的男人身体的影子。

“还不错。”

男人肯定的回答,让夏茉一颗悬着的心放进了肚子里。

可与此同时,她的心里苦涩的味道,却是在不断的放大。

“抗拒吗?”

“啊?”

男人忽然的问题,让夏茉一震,抬头用无辜的眼神望着对方。

可夜里太黑了,她除了一个好看的轮廓,什么都看不到。

“为一个陌生男人生孩子,抗拒吗?”

夏茉才明白,原来他问的是这个。

可是她要怎么回答呢?

真是可笑,她没有抗拒的权利,此刻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合同而工作罢了。

深深呼吸一口气,她努力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和语气的平和道:“我会努力的。”

男人没有回答,但温热的气体打在她的脸上。

两个人的距离渐渐变近,再变近,直到没有任何距离存在。

一夜旖旎。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对于上一次和雇主的约见,夏茉的心里,始终都是没有一点信心。

可等到医院里的报告真的拿到了手里的时候,她才发现,命运就是喜欢捉弄人的。

这样的方式之后,她还是有了宝宝。

夏茉坐在豪华病房里,摸着自己的肚子。

她十分清楚,这样的居住环境,还有这么多的护士,不过是为了检查她这个母体的身体状况,然后给孩子更好的营养罢了。

“恭喜夏小姐了,从今天起,您就要离开医院,到我们准备的私人别墅去,直到产期之前,您都不可以轻易离开。”

“好。”

夏茉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奇着,一个不过十八岁的女人,究竟能生出来什么样的孩子?

可是想着孩子如果是跟着她,那么还不如跟着那个男人。

至少不会过上辛苦的生活。

怀胎三月。

要说什么事情,是让身边伺候着她的这些月嫂们高兴的事情,那就只有医院的检查报告这回事了。

夏茉平静坐在别墅的摇椅上,身后有一个月嫂在轻轻推着椅子。

她手里放着的是今天的报告。

怀胎三个月,没有办法检查出来是男是女,可医院的检查,却是十分确定的告诉夏茉,这是一对双胞胎。

夏茉抬头看着蓝天,耳边偶尔会听到有人来告诉她妈妈的近况。

听着妈妈的身体一天天恢复正常,她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只是偶尔摸着肚子的时候,会觉得,如果真的到了生产的那一天,她和孩子们的缘分也就尽了。


七个月后,港城

“你们都出去,只留下我和孕妇就好,你们在这里只会耽误事。”

李洁一口蹩脚的港普说完,几个戴着口罩的护士面面相觑。

“走吧,一会你们再过来。”

是那个负责接引夏茉的男人,发出了命令。

得到了命令,护士们也就立刻离开了。

李洁也没有和那个人打招呼,关上了产房的门,对着夏茉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你真的决定好了?”

夏茉点点头,她知道李洁在说什么,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她来拿主意的。

可李洁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劝解道:“其实孩子都让父亲养比较好,毕竟你现在还是单身……”

夏茉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眼神却是异常坚定。

看着她如此坚定的眼神,李洁也就在没有说什么。

配合着李洁的节奏,夏茉一口一口的深呼吸,努力让情绪保持着平静,让体力保持均匀。

直到孩子呱呱坠地的声音传来,夏茉才深深憋住一口气。

她的眼睛努力睁大,想要去看那两个小生命,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注视得到。

门外的护士们在听到孩子哭声的第一时刻,就冲到了产房里来,推着车子和保温箱,以眼耳不及盗铃之势抱着孩子退出房间。

夏茉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被李洁按住,重新躺好。

“夏小姐,我们的合同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您需要的尾款我会立刻打给您,希望您遵守约定,不要做出让彼此都为难地事情。”

男人话音刚落,就听到李洁不满地声音传来。

“孕妇还需要休息,无关人等,退出产房!”

男人扫了一眼李洁,没有多说话,慢慢退走。

只是关上门之后,却是冷笑了一声道:“不就是仗着自己还有几分妇产经验吗?得意什么?”

可这些话,并没有被产房里的人听进去。

李洁轻轻拍打着夏茉的后背,温柔道:“深呼吸,把呼吸调整均匀,还有最后一个!”

“嗯!”

似乎是第三个孩子给了夏茉勇气,她努力挥散掉那些不好的记忆,专心迎接孩子的到来。

从今以后,她也有了自己的骨肉。

即便,此生可能无缘再见那两个骨肉了。

时间说快也快,又到了夏可可生日的这一天。

“可可,去洗手,然后吃饭。”

白禾慈祥地声音从厨房传来,而夏可可此刻却是吐了吐舌头,鬼灵精地躲在了卧室的柜子里。

“嘿嘿,让你们找不到我。”

夏可可正得意洋洋的时候,忽然感觉道眼前一道亮光,紧接着,衣服的小领口就被人提了起来。

小小的胳膊在空中来回扑腾着,叫道:“妈咪,你放开我,痛痛的。”

夏可可的奶萌音不停地在夏茉的耳边飘荡着,一副委屈的小眼神看着她,仿佛此刻她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没有之一。

夏茉被他这小眼神盯得感觉自己犯罪了一样,索性不去看他的眼睛。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和姥姥玩儿捉迷藏。你要是真的吓坏姥姥了,看我不让你的小屁股开花!”

夏茉严肃地声音传入夏可可的耳朵里,夏可可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