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冷情前夫追妻难

冷情前夫追妻难

西凉女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深爱顾遇,三年婚姻,让他们成为众人眼中最羡慕的情侣,然而一个女人的到来,彻底的打破了这平静的生活。原来顾遇只是将她当做替代品,那个女人才是他的挚爱,是他的白月光,而温悦从一开始,便是一场笑话,三年的付出也付之东流……

主角:温悦,顾遇   更新:2022-07-16 03: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悦,顾遇 的武侠仙侠小说《冷情前夫追妻难》,由网络作家“西凉女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深爱顾遇,三年婚姻,让他们成为众人眼中最羡慕的情侣,然而一个女人的到来,彻底的打破了这平静的生活。原来顾遇只是将她当做替代品,那个女人才是他的挚爱,是他的白月光,而温悦从一开始,便是一场笑话,三年的付出也付之东流……

《冷情前夫追妻难》精彩片段

隔着医院的走廊,温悦看见顾遇一身白大褂,高大身形大步流星,边打电话边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

“我要跟顾珊珊匹配的造血干细胞,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找到!”

温悦看着丈夫的身形进了办公室,正寻思着那个顾珊珊是谁,手机上就有信息提示音响起,她拿出来看了看。

是刚刚才加了她好友的陌生人,mi宋。

那人直接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照片上一对年轻男女牵着一个三两岁的小女孩儿,看背景是在国外。

男子穿着黑色英伦风大衣,身形修长,长相英俊,女人长发微卷,身形高挑,漂亮而风情,小女孩更是长得跟洋娃娃一样。

画面很温馨,像一家三口。

尤其是垂眸看着女孩儿的男人,眼睛和嘴角都微微弯着,神情里的温和宠溺,隔着手机屏都能感觉到。

温悦就那么愣住了。

“太太。”

一名医生经过跟她打招呼,温悦含混地应了一声,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婚姻三年,她和顾遇感情是极好的,说蜜里调油也差不多,他怎么可能会出轨呢?

只是长得像而已。

温悦冷静下来,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敲下一行字:“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请省省力气吧,我和顾遇的感情不是你这样就能拆散的。”

不知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她和顾遇都结婚好几年了,还有人把自己的女儿往他身边送呢。

现在又来个故意搞破坏的。

温悦厌恶的紧,消息发送出去,估摸着那边的人已经看到了,便把那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手机塞回包里,向前几步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

顾遇手机正好收线,英俊的眉目间尚有来不及散去的焦虑,见到她却是一愣。

温悦走过去,两手攀上男人的肩膀,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吧的吻了一下。

“三天没回家了,微信也不回,你不会是把我忘了吧?”

她有些娇嗔有些委屈,从来没这样被冷落过。

顾遇便柔和了眉眼,“怎么会,这几天太忙了。”

他揉揉她的头,神情是素来的宠溺。若在往常,这样几日未见,他定会把她抵在墙上私缠一会儿,但今天没有。

他的眼里似乎藏了几分心事。

“阿遇!”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呼的推开,进来一个风姿绰约的年轻女人,女人长的很美,眼底却隐约有泪光,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眼神倏忽间就冷了下来。

“我能单独和他说句话吗?”

女人对着温悦开口,满满的敌意。

温悦看着那女人,照片上的女人脸与眼前的女人慢慢重叠在一起。

顾遇敛起了眉心,对温悦语声温和:“你先回去,在家等我。”

“嗯。”温悦满心疑窦回视了那女人一眼转身出去了。

只不过她走出几步又折回来,然后就听见了,女人嘤嘤的低泣。

“阿遇,珊珊他怎么会得了那样的病,她若有什么不测,我要怎么办......”

透过半开的门,她看到顾遇长身立在那儿,敛着双眉,眼神复杂,宋芝在他对面,约莫一尺的距离,捂着脸,长发散落,肩膀一抖一抖的,哭的很伤心。

颇像一对情人的样子,温悦的心尖就那么颤了一下,然后,她就看到女人的头埋进了男人的怀里......

温悦呼吸一屏,正好有人过来,她转身逃似的走掉了。

暮色四合时顾遇回来了。

英俊的容颜透着很深的疲惫。

让他意外的是,女人准备了一桌子饭菜在等他。

温悦坐在餐桌前,丝质的睡衣勾勒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皮肤莹白,餐厅里没有开灯,只点了蜡烛,气氛有些旖旎。

“你回来了。”她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弯起眉眼,笑的格外甜美。

顾遇喉结处滚动了一下,语音有些发哑,“等我一下。”

他冲了个澡,换上干净的睡衣,回来时,温悦已经给他倒好酒。

“我们三天没在一起吃过饭了,今天就好好喝一杯。”

她芊芊玉手举起了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看着她仰起如雪的脖颈,喉咙一滚一滚的,一杯红酒很快没了半杯。

男人也把酒杯搁到了嘴边,一边轻抿,一边爱怜的凝视着眼前的女人。

在一起该有五年了吧,从呆萌少女到现在一抬手一投足风情无限的少妇,她在他眼里从来都看不够。

手机在响,顾遇拿出来看了看没接。

温悦看在眼里,大抵也能猜到打电话的人是谁。

她俏脸生春,眉目被红酒晕染的更加美艳,笑嘻嘻的起身走过来,一偏身就坐进了男人怀里。

“那个顾珊珊是你的孩子?你背着我养女人是不是!”


她眼神露出几分迷离,一只手臂攀着他的脖子,一只手坏坏的去捏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高挺如削的鼻子。

是她喝醉时的样子。

可他知道,她不过是借着酒劲试探他,并不是真的醉了。

顾遇俊眸中有暗影划过,那一刻修眉微拧,他握住她在他五官上攀爬的手,搁在唇边吻了吻,“我没有孩子,有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温悦,相信我。”

他眼神深邃而真诚。

她去而复返,站在门口那一刻,他其实感知到了。

温悦眼前又浮现那张照片,还有办公室里的一幕。

年纪轻轻,又风度翩翩的顾氏医院院长,国内顶流的心脏病专家,这样的天之骄子,若是经不起诱惑......她应该是防都防不住吧。

温悦脑子正乱纷纷着,男人的嘴唇便堵住了她的,人也被抱到了餐桌上......

这一夜,所有的疑惑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温悦精疲力尽,睡的很沉,睡意迷茫中,似乎听见有低低的手机铃音,她实在乏得紧,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也就不知道顾遇什么时候走的。

早上醒来,看到手机上他的留言。

告诉她病人有紧急情况,他必须先离开。

温悦心头有些失落,正要下床洗漱,手机上有电话打进来,她接听,一个冰冷的女音传来:“温悦,你还要装傻吗?我是宋芝,珊珊是顾遇的孩子,顾遇每隔一个月去美国也是去看我们,这件事,顾先生顾太太都知道,他的好朋友也都知道。”

“知道为什么你们结婚三年他都不肯要孩子吗?因为我们有女儿了呀......”

听着那气急败坏的女音,温悦的大脑轰然一响。

她恍惚想起,多年前,她在男人办公室的抽屉里发现的那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漂亮女孩儿,时隔多年,她已经记不起女孩的相貌,却记得照片背面的字:顾遇爱宋芝。

她当时还很吃味儿的,把那张照片拿给他看,问他那是谁。

是不是在她之前,他还有个前任,他看了看那张照片,说,是。

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接着,照片被他撕碎扔进了垃圾桶。

可他们其实,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吗?

不,这怎么可能!

宋芝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温悦,我和顾遇八年的感情,我们上学时就在一起,顾遇他从没爱过你,当初睡了你,娶你,也是和我置气,因为我丢下他独自去了美国......”

温悦浑身一颤,脑中浮现一段久远的记忆,五年前,她和顾遇在布达拉宫前初遇,他看起来像有很浓重的心事,她对他一见倾心,主动约他吃饭,原本有些酒量的她却把自己灌醉了。

醒来就发现她睡在顾遇的身边,两人身上都是不着寸缕。

他说会负责,当天就带她去买了戒指。

温悦全身发凉,脸上白的厉害,她忽然抓起车钥匙冲了出去。

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要去向他问个明白,一路上,闯了红灯她也不自知。

很快来到顾氏医院。

因为太过仓皇,她的车子停下时,撞上了旁边的奔驰。

她一眼就认出那是顾家大宅的车子。

顾遇的父母也在医院里,他们是来看那个顾珊珊的吗?

温悦的心脏跳的有点厉害,怦怦的,自己都能听到。

血液科的病房很好找,就在住院楼的第八层,顾珊珊在最里面的高等病房。

温悦一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医护人员,他们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好像还交头接耳了几句。

可惜温悦浑浑噩噩的,没有注意到。后来想想,他们应该都觉得她是个傻子吧。

丈夫和前任生了个孩子生就在丈夫的医院里,可她却被蒙在鼓里。

病房的门半敞着,顾先生顾太太都在里边,宋芝眼睛红红的似乎在哭,顾太太心疼的说,“我的珊珊怎么要受这样的罪呢?阿遇,珊珊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做手术?”

顾遇就站在对着门口的方向,英俊的面庞浓眉深敛,“已经找到了捐献者,最迟月底就能做手术了。”

此时,病房的里间,忽然传来孩子的一声轻唤,“爸爸......”

顾遇腾时绕过他的母亲,大步流星进了里间,“珊珊,爸爸在!”


温悦的心啊,噔的一下,无边的冷意瞬间将她淹没。

顾遇好半天才安抚住了顾珊珊的情绪,直到那孩子睡着了,他才从里间病房出来。

手机上有电话打进来,是来自那个骨髓捐献者的,他正要接听,便现在下一刻直直愣住了。

温悦的脸白的骇人,眼睛里都是泪光,她手里拿着的是给顾珊珊削水果的刀子,手臂颤抖着。

明眸中都是无尽的凄愤,手中的刀子忽然就扎了过去,带着满腔的恨意和无法言说的屈辱。

刀尖没入了顾遇的左胸,视线里,顾遇的目光极度震惊和不可置信。

他低头看着胸口处,又看看满面泪痕的女人,英俊的脸上血色渐渐抽离。

温悦的眼泪流的很凶,她的五年呢,就这样被他骗了。

像傻子一样。

他每晚跟她说着恩爱的情话,可其实家外有家。

他说二人世界还没有过够,还不想养孩子,是因为他在外边早就有了孩子......

在顾太太和宋芝的尖叫中,温悦松了手,眼中泪光依然晶莹,他深深看了男人一眼,跌跌撞撞的转身离开了。

“报警!报警!疯了疯了!”顾太太失魂落魄的大喊。

......

三年后

京城女子监狱外

一道纤瘦的身影把手搁在额前,看了看万里晴空,三年了,她终于又看到外面的世界。

马路的对面,黑色的车子里,男人望着那道纤瘦的身影,左胸处似有隐隐的疼痛传来,他抬手摁住,有那么一会儿,那种感觉才消失。

温悦没有留意到马路对面的车子,她捏着被狱方保管了三年的手机,试着打好友柳依依的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

她忽的就想起,自她伤了顾遇入狱后,柳依依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想是已经把她拉入黑名单了,她自嘲的笑了笑,人性真的是最不能考验的东西。

想当年,母亲可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

半小时后,温悦上了一辆出租车,马路对面的黑色车子也缓缓驶离了。

出租车在一处类似城郊结合部的地方停下,低矮的平房和筒子楼交错。

巷子口站着一个年轻女孩。

她穿着很性感的吊带背心和牛仔短裤,梳了一脑袋的脏脏辫,因为不化妆的时候脸上会有雀斑露出来别人都叫她小麻雀。

见到从出租车上下来,背着简单行李的温悦招了招手。

“嘿,这里!”

说完就转身进了巷子。

温悦跟着进去,小麻雀将她带到一处院子里堆满杂物的平房前,回过身来,样子有些窘迫,

“我这里就是这样子的,你不要嫌弃才好。”

温悦笑了笑,她哪有资格嫌弃别人。跟着顾遇那么多年,她每日做着白头偕老的美梦,赚了那么多钱连个窝都没给自己留一个,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宿。

“你不嫌弃我坐过牢收留我,我已经很开心了。”温悦如实说。

小麻雀翻了个白眼给她,“我去找张床,这地方治安不好,你少乱走。”

她说完就出去了。

一个小时后不知从哪弄了一张破旧的单人床回来,两个小青年一前一后的搭着。

“放这里。”小麻雀指挥着。

床放好了小麻雀就开始赶人,“我这里有客人就不留你们了!”

两个小青年都是她的同伴,一起长大,彼此关系很好。

其中一个就对小麻雀撇了撇嘴,“小麻雀,你该不会是喜欢女人吧?”

小麻雀嘿嘿笑,“姐就喜欢女人怎么了?”

温悦想起三年前的一幕,小麻雀欠钱在街头被人追打,她帮她付了那五百块的欠款。小麻雀就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她。她说她是不会有闲钱还她的,但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却可以找她。

那时候温悦从来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走投无路,来投奔小麻雀。

稍微收拾了一下,温悦就在这里住下了。她以前做服装设计,收入不菲,出了那事之后,原来的公司就把她除名了。

温悦试着重操旧业,可是她的身份履历一拿出来就被人当场拒绝,她才知道她当时头脑一热犯了多大的错。

人家照样过得风生水起,她却把自己的路都给绝了。

京城最大的销金窟,金顶王宫。

温悦画着精致的妆容,衣着性感,跟着小麻雀做酒推。

几天下来总算有了一些收入。

当然,喝酒是少不了的,所幸她有些酒量。

现在一穷二白身上最缺的就是钱,但凡能赚钱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

温悦拎着一打酒,来到那个包间外面的时候,双颊泛着红,三个小时下来,她喝了不少酒,若不是钱包实在太瘪,她是不会再做下去的。

包间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衣不蔽体的年轻女人冲出来,差点撞上温悦。

那女人半面脸颊都红肿着,显是刚刚挨了耳光。

包间里有男人阴狠的骂声,“敢算计小爷!”

温悦抬头就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那人抬手扯松了领带,浓眉朗目间全是戾气。

男子身边影影绰绰的,坐了六七个人,各个都有美女在怀,有人就劝,“曲少,别生气,一会儿把这场子里的妞都叫来,保准有您满意的。”

“你,过来!”

温悦尚未反应过来,那人便朝她招了招手,脸上满是阴鸷和傲慢。

温悦酒喝的有点多,脑袋有点发热。

“先生,你是要酒吗?”

她笑吟吟的,拎着酒进去,那人却拿出一根香烟搁在嘴里。

“给爷点上!”

温悦把酒放下,拾起桌子上的打火机,咔的一下按出火苗。

凑近男人给他点了。

然后伸出一只芊芊素手,“先生,这根烟五百块。”

她轻轻柔柔的一句,弯起眼睛,看着曲文川。

她天生有一双大而明媚的眼,这么笑的时候就透出几分妖娆来,加之酒后,双颊泛红,越发妩媚的没法。

曲文川斜起唇角,看着这双莫名有点勾人的眼睛,眼底闪过一抹玩味,他忽然就抬手捏住她的下颌,朝着她吐出一口烟气,微微眯起漂亮的眼睛,“去给顾先生把烟点了,五万我都给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