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替嫁王妃又作妖

替嫁王妃又作妖

煎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池秋雪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穿越之前,她可是全球最年轻的女总裁;穿越之后,她竟然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卑微庶女。姨娘算计,姐妹恶毒,池秋雪没在怕的,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什么?让她替嫁给最不受宠爱的“傻王”君冥渊?没关系,她嫁,就算是最不受宠的“傻王”,她也能治好他!

主角:池秋雪,君冥渊   更新:2022-07-16 03: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秋雪,君冥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王妃又作妖》,由网络作家“煎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池秋雪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穿越之前,她可是全球最年轻的女总裁;穿越之后,她竟然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卑微庶女。姨娘算计,姐妹恶毒,池秋雪没在怕的,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什么?让她替嫁给最不受宠爱的“傻王”君冥渊?没关系,她嫁,就算是最不受宠的“傻王”,她也能治好他!

《替嫁王妃又作妖》精彩片段

窒息感......

池秋雪从痛苦中惊醒,一只大手正掐在她的脖子上。

手劲奇大,像是恨不得要将她掐死。

白墙红帐,长烛银盏,摇曳着暗黄的火光将两道身影映在墙上,愈显狰狞。

“你,你是谁?放开我!”

她慌乱挣扎,忽觉身体发凉,半身寸缕凌乱散开,雪肌袒露在外。

甚至来不及细想,她拼命地拍打,“放开我!滚!”

“呵,静王妃真是烈性子,本王就是杀了你又如何?区区相府庶女,也敢反抗本王,你算什么东西,找死!”男人声音清冷低沉。

他说罢,手腕力道更大。

“咳......咳......什么王妃?是哪个公司的人派你,来杀我的?说!”

记忆一片凌乱,她分明记得昏迷之前,她正坐在私人包机上前往美国参加会议。

却听男人冷笑道,“疯女人。都说相府九小姐是个傻子,把你安排给静王可真是个绝妙的选择。只可怜那静王现在还在宴会上喝酒,不但娶了个傻小姐,新婚之夜,就只剩一具尸体陪他过夜了。”

池秋雪被掐得满脸涨红,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虽然视线模糊,但力量却慢慢恢复。

男人正要下死手,势在必得。

突然!

重重的拳头劈头盖脸而来,天灵盖硬生生迎了一记肘击,男人压在她身上的腰子更是遭到了膝盖的猛烈碰撞!

“去您妈的!”池秋雪一声怒喝,为求自保毫不留情地出手了!

可没想到那人比她想象中孱弱太多,别说这半天掐不死她,光一脚就能把他扫到地上,疼得他缩成一团!

“你!贱婢你敢打伤本王?!来,来人!给本王来人!本王要她死!”

男人抓狂地捂着腰子站起来,气得双手直抖。

“咳咳咳......”肺中呛出血来,池秋雪顾不上这突然的变故,甚至不管自己身上只穿着单薄的亵衣,冲下床一脚踩在男子的背上,将他双手反剪。

男子脸颊重重着地,被压懵了!

“区区一个卑贱的庶女,你竟敢!!”

“手机呢?我要报警!”池秋雪说着就在他身上一通乱摸,除了些银的玉的,竟什么也没有。

她脸色微变,再细看时,一屋喜气,大红的双喜剪纸贴满门窗,屋内一地花生帘子,凤冠就躺在地上,屋外红灯笼将夜色照得血红。

就算是绑架,也不至于玩剧情版吧?

“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说不说!”

稍一用力,就听“咔擦”一声,男子胳膊被掰断了!

池秋雪不敢心软,听着他的鬼叫声,反而压得更紧。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婢女低声唤道:“王爷,静王正在回房的路上,我们该回去了。”

听到这声唤,男子疯了一般挣脱池秋雪,爬着出去。

“快,快走,这个女人疯了,快快快带本王走啊!明日本王要见到她的尸体,本王一定要弄死她!”

“站住!”池秋雪正要追,突然一阵晕眩,险些跌坐在地,眼睁睁看着他冲出去跟别人走了。

天色太暗,记不清他面容,只发现一块玉佩落在了地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绑架?”

缓过神来,她惊觉脑海中那残存的记忆多了几段不属于自己的片段。

漠北国天启城,丞相池天恒与纪姓农妇所生庶女池秋雪。

姐妹借机加害,姨娘各种刁难责罚,硬将她嫁给漠北国王爷君冥渊。

据闻虽是王爷但在皇室人微言轻不受皇帝喜爱,常年在家足不出户不与任何人亲近,姐妹都传言他若不是奇丑无比,便是身有残疾。

池秋雪念及此处,又一口血喷出来,脸色极其难看。

什么玩意?

她......穿越了?

她可是全球最年轻的锦安集团女总裁,白手起家,二十来岁就身家万亿!

穿越那岂不是意味着,她一切努力都将归零了吗?!

“咿呀——”

木门再次被推开,来人身影颀长,步履沉稳,一身红衣,长发垂肩。

方一进门,酒气弥漫。

池秋雪惊魂未定,分不清他是好是坏,下意识地将地上的令牌踢进床底,拿盖头擦去嘴角的血。

男人站在门口,见她衣衫不整地站着,显然一愣,眉头越皱越紧。

走近了,池秋雪方才见到他的面容。

那是一张干净冷峻的脸,五官好看得仿似雕刻,白皙如瓷,眸深似海,却噙着一抹怨气。

池秋雪会看人,一见便知这人来者不善。

如果这人就是君冥渊,那他迟迟不来,说不定,他早就料过有人要杀她了。

“静王?”

池秋雪试探着问道,她宁愿相信自己被打了产生幻觉的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却见君冥渊自顾自地解开身上的婚服,垂眸冷哼,兀地说出两个字来:“上床。”


“Whatthef......”

池秋雪倒吸一口凉气,差点骂出声。

“别让我说第二次。”君冥渊站得笔直单手解衣。

手指稍稍用力,绸缎撕裂,似乎这身婚衣永远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她退后半步,越是贴近,她越发现这男人虽然浑身上下透露着疲态倦意,慵懒超脱,但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喝再多的酒,他依旧双眸凛冽警惕,怒意丝毫不减。

“王爷,这婚事就是个玩笑,就不必当真做全套了吧。我只不过是个庶女......”

穿越就穿越了,她可不想失身!

君冥渊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低头俯视,抓起烛台照亮她惨白的小脸,上下打量,果然看到了她脖子上暗红的指印。

片刻,他冷冷地道:“你也觉得,这婚事可笑。”

池秋雪心中一紧,却见君冥渊手指下滑,挑开她本就被扯断的外裙,指间勾着她的亵衣衣带。

“你是丞相之女,即便只是个庶女,若是死了,我也会很麻烦。”

“所以你以为一进门,应该看见我的尸首?”

动作停滞,他迎上她的目光,那白皙无血色的脸庞上,不见慌忙。

“原本要嫁给王爷的是四姐,姨娘当即让我替了她,说是天大的好事要让给我,岂知是条绝路。”

见他迟疑池秋雪忙接着道,“你就没想过救我吗?说不定我还能帮你。”

话音刚落,君冥渊一把撇开烛台,双手撕开她的亵衣,磅礴的气息扑在她的颈边,他淡然道,“没想过。”

“你......”

刚出狼穴又入虎口啊!

难道她看错了,这个静王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扑街货?

那她不是完蛋了?!

刚刚自己揍的登徒浪子也自称“王爷”,口口声声喊着明天要见到她的尸体。

池秋雪心想要不就逃吧?总不能被这个笨王爷关在府上一起等死吧。

可她刚要逃,君冥渊突然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一颗药丸突然塞到她嘴里,入口即化,不容她反应。

“咽下去。”

该不会是认为她没死故意来毒杀她吧?是她猜错了他的心思,君冥渊就是想惹上丞相挑事?

她可不能再死了,飞机爆炸的那瞬间,火热的铁片穿过心脏的感觉她甚至还记得清晰,这不是幻觉,若是再死一次,她可能就真没了!

“唔!”

她正要吐,竟有一双冰凉的薄唇贴上她的!

苦涩中含着烈酒味,呛得池秋雪喘不过气。

身上的男人身体愈发燥热起来。

好歹是娶回来的夫人,水灵温柔,他早在相府见过一面。

但他突然顿住了。

凝望着身下的女人,她身上一道道红色的刮痕着实扎眼,就算没死,也早被碰过!

看她这样迫不及待与他亲近,褴褛都不加隐瞒的模样,怕是为了活下去,连脸面都不要了,竟敢夸下海口说帮他?可笑至极!

君冥渊捏着她的脸颊撇向一边,像是验货般将她身体看了个遍,嫌恶道:“你真脏。”

“池秋雪,你记好了,本王不希望你死仅因为你是相府出身。我救不了你,也不指望你能为我做什么。既嫁入我王府,吃住不愁,若无要事,你最好少来打扰我。”

池秋雪双眼瞪得铜铃般大。

二十几年只顾事业,男朋友都没好好交过,上来就被陌生人扒了,还湿吻!

“啪”的一声!巴掌应声落在君冥渊的脸上!

头都给他打歪掉!

可君冥渊再转头过来时,那张脸上满是阴鸷凶狠,仿佛变了一个人。

这种神情,跟一个全城皆知的废物王爷配在一起毫不相称。

池秋雪却仍旧不慌,揪着君冥渊散开两旁的衣襟,气势如虹,“脏不脏,你验过吗?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没本事,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

一声冷哼,君冥渊像是被彻底点燃。

他含着怒火,“是你说的,要本王查验?嗯?”

“???”

池秋雪根本想不到他居然把话还挑着听,当即拼命摇头,可男人被挑起的欲火哪里容她辩驳。

力不从心,池秋雪被死死压在下面,所有的拍打都被他擒住,双手举过头顶,力道与淮安王全然不同。

落红。

君冥渊分明看见了,却怒火中烧。

“池秋雪,以后,别随便招惹本王。”

“混蛋!你死定了!”

“这是你自找的。”

池秋雪被折腾了整整一晚。

......

天将亮。

几个侍女破门而入。

“赶紧起来!还赖在床上做什么,不知道静王府的规矩?”婆子尖锐的嗓音在空荡的房中格外响亮。

另外两个嬷嬷掀开被褥。

“王妃落红了。”声音不见惊喜,反似嫌隙。

侍女根本不避嫌,低声谈吐,“听闻昨日淮安王进来过,这怕不是......”

“我看也是,进来小半个时辰了,拦都拦不住。”

“咱家王爷在宴会上还被几个王爷拿他死去的母妃开玩笑,他都没敢做声,区区一个庶女当的王妃,他怎么可能放在心上,别的王爷玩了也就玩了。”

“啊!这!!”一个侍女刚把池秋雪的脸转过来,顿时就惊住了!

池秋雪住在相府里没有机会见到外人,婚礼也一直盖着盖头,看不见容貌,今日一看,竟满脸脓包。

刘姓婆子听罢啐了一口,“我就知道这是个不讨喜的主,王爷连入宫都不带她,这种下贱货,以后就晾着不用管了。”

她正要走,池秋雪突然伸手拽住了她,“水......给我水......”

刘婆子用力撇开她,拿准备好的洗漱水直倒在她的脸上。

“不是要水吗?水来了!”

池秋雪猝然惊醒,身体好疼,额头发烫像是病了,被这盆水淋下更是雪上加霜!

“王爷呢?”她问。

“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王爷敢带你入宫吗?笑死人了。”

池秋雪冷着脸,慢慢从床上走下来,自己穿上了衣服。

看着这一屋子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她忽的起了身。

拿起着一串名贵的珍珠链,用力一扯,珠链断掉了,珠子噼里啪啦掉在盘里。

“你干什么!这可是皇帝御赐的东海珍珠!”刘嬷嬷上来就要抢。

池秋雪一让,将她避开了去。

她虚弱地侧身站着,冷笑道,“且不说你们怎么看我,起码这御赐的东西现在还属于我。谁把我的早餐端来,赏她一颗珍珠。”


侍女们听到赏赐,眼睛睁得雪亮。

静王不受皇上喜爱,住得偏远鲜有客来,平日连好点的饭菜都吃不上,更别说赏赐金银珠宝了。

“我去端!”

“不,我去!”

刘嬷嬷厉声道,“我看谁敢去!”

两个丫头刚争着抢着要跑,一听这话,当即吓得不敢动身。

“王妃莫不是搞错了,送入静王府的东西,全是静王的,包括你。庶出就是庶出,看来相爷是没教过你规矩,那今儿就让老奴来教!”刘嬷嬷面上冷厉,眼睛却一直看着她手里的珍珠,声音阴阳怪调的。

“规矩?什么规矩?”

“来人!掌嘴!”

可巴掌并没有落在池秋雪的脸上,她竟截住了婆子呼过来的巴掌,反之就是一掌!

连君冥渊她都敢打,更何况几个打杂工的婆子。

“刘嬷嬷,”池秋雪身子虽弱,却浑身上下透着一种自信的气派,那神情仿若像猎鹰紧盯自己的猎物,“听几个丫头的意思,昨儿有陌生人夜闯我的婚房这事,你们全都知道。”

几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这种要被浸猪笼的事,她竟堂而皇之地说出来!

池秋雪淡然道,“若我没听错,那位王爷撂下狠话说今日要来杀我。”

“你竟承认有脸承认被人入室!你,你下作!”刘嬷嬷气得手抖。

“王爷就算在宫中不受皇上关照,也不至于大婚次日不带王妃进宫请安的,他宁可冒着大不敬的名义也不肯带我,婆子真以为是因为我的容貌或是不喜欢我吗?”

“你什么意思?”

“昨夜静王喂我吃下药丸令我发病,是为了让人以为我病入膏肓打消来杀我的念头。静王用心良苦,如此爱惜我,刘嬷嬷竟敢胡乱揣测他的心思,来教训我?”

“???”

刘嬷嬷一时语塞。

静王今早出府的时候交代过,从今以后就不许静王妃踏出房门半步,若是病死了就由她去死。

这话怎么听都是不把她当回事,怎么到她嘴里反而成了用心良苦?

“嬷嬷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问静王有没有这事。”

池秋雪泰然自若地捏着珍珠,举在窗前借着晨光看,闪亮的大珍珠着实迷人眼。

随行的几个婆子早就安耐不住了,“哎呀,刘嬷嬷,王爷只说不许她踏出房门也没说让咱们亏待她,若是错悟了王爷意思可就不好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只管受她蛊惑吧,待王爷回来,有你们好看!”

小丫头听不懂这意味,竟真应了一声,跑出去给池秋雪端早饭去了。

刘嬷嬷哼了几声,将新衣扔在桌上,命人把好房门后便大步离去。

好不容易吃上一口热粥,池秋雪小手一直在抖,好像随时都会昏厥。

该死,那静王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药,竟如此烈性!

若他想让她死,断不必来打扰别人杀她,虽然方才顶撞刘嬷嬷的话都是她瞎掰的,但绝不是空口无凭。

清宁清芳两个小丫头端上点心,开心地收下珍珠,不敢置信地给池秋雪跪了,连声道:“多谢王妃赏赐!多谢王妃赏赐!”

她头吃了两口突然小腹绞痛异常,强忍着不露声色,轻声问,“我没有贴身丫鬟吗?”

“回王妃的话,您,您是庶出,又怎会有丫鬟呢......”

“我嫁过来就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

“王妃,听闻连仪仗都是太子派的人呢,我们王爷素来不管这些......”清宁小声嘀咕。

池秋雪扯了扯嘴角,完了,自己嫁的真是个没安全保障的废王爷啊。

“你们先出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是。”

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池秋雪内心着实焦虑。

昨日暴打了那个不怀好意的淮安王,若他还是个男人,今日定然会来一雪前耻。

她身边连个丫鬟都没有,能救她的唯有静王。

一早上池秋雪越烧越厉害,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脸上又痒又疼。

难受令她觉得当时还不如真死了算了。

就在她要眯眼睡下时,突然房梁上的瓦砾间,竟瞧见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池秋雪心脏猛地漏了一拍,警惕地看向那处,正当她目光凌厉地对上那个眼睛时,瓦片迅速盖好,仿佛一切都是没发生过。

她心口跳得飞快,四肢百骸凉得透彻!

有人来了!就在房间的四周!

分明就是来杀她的!

她实在太慌了,虽然早将烛台藏在枕边当做利器,但就算是体力全盛,也难是一个飞檐走壁的大男人的敌手。

就在这时。

“王爷回府了!”

老管家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府上顿时忙碌起来。

池秋雪听到动静,生怕静王不肯来房间看她,摸到着旁,用力地将桌上所有东西推落在地!

噼里啪啦的破碎声震破王府的宁静。

君冥渊脚步骤然停滞,侧头看向王妃院落的方向,神色晦明变幻。

一名粉黛罗裙的女子与他随行,见他止步,有些不悦地贴入他怀里,小声催促,“王爷,您不是要听暖儿抚琴吗?府上那些闲事便让下人去做吧。”

话音未落,君冥渊已然抬起手挡开了她。

“去房里等我。”他声色低沉富有磁性,好听得如空谷拨弦。

别院。

池秋雪扶着门板,一手握着烛台。

房门被推开。

池秋雪突然冲上去,却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手中烛台顺势被夺,对方利落得不像话!

她慌急了,正寻思自己会怎样死法,却听男人冷冷开口。

“做甚?”

抬眸看去,君冥渊眼神锐利如刀,正睨着她红肿的脸。

“我看见房上......”她全身都在抖,恐惧溢于言表。

“噤声!”

君冥渊猛地将她拉入怀中,黑眸寒光微转,出手奇快。

只听“噗”的两声,似有利刃接连穿透瓦片和肉体。

鲜血沿着屋檐不停滑落,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在池秋雪的眼前形成可怖的血幕。

他君冥渊竟有这般身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