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穿成八零小厨娘

穿成八零小厨娘

初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清芙意外穿越到八零年代,成了一个身世凄惨的小可怜。亲妈早死,父亲冷漠,奶奶重男轻女,后妈黑心,外加一个随时插刀的继妹,原主的日子要多惨就有多惨。可既来之则安之,沈清芙撸起袖子就是干,以恶制恶,虐得渣渣们痛不欲生。随后,她更是凭借一手好厨艺,轻轻松松发家致富。成为富婆的沈清芙发现,自己身边的桃花竟也越来越多!

主角:沈清芙,俞修诚   更新:2022-07-16 04: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清芙,俞修诚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八零小厨娘》,由网络作家“初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清芙意外穿越到八零年代,成了一个身世凄惨的小可怜。亲妈早死,父亲冷漠,奶奶重男轻女,后妈黑心,外加一个随时插刀的继妹,原主的日子要多惨就有多惨。可既来之则安之,沈清芙撸起袖子就是干,以恶制恶,虐得渣渣们痛不欲生。随后,她更是凭借一手好厨艺,轻轻松松发家致富。成为富婆的沈清芙发现,自己身边的桃花竟也越来越多!

《穿成八零小厨娘》精彩片段

后脑勺疼得厉害,沈清芙皱着眉头睁开眼睛,正懵逼间,谩骂声传来:

“打你一巴掌就躺在地上装死,快起来,把衣服洗干净。”

接收完记忆的沈清芙,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呛声道:“要洗你洗,又不是我的衣服。”

说起来可悲,骂她的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沈建刚。

原身十岁那年死了妈,他以家里的孩子太小,需要人照顾为由,火速的给原身娶了个后妈。

一年后,后妈生下小男孩,原身开始水深火热的生活。

伺候后妈,照顾弟弟,大活小活,全是她一个人的。

这次就是,后妈来大姨妈,弄脏底裤,让她洗。

原身胆小怯弱,不敢反抗,只能听话照做。

洗衣服过程中,原身弟弟玩心上来,化身小蛮牛,对着她的后背使劲一撞……

原身一头栽进桶里。

小男孩哈哈大笑。

原身气愤之下,没忍住骂了他一句。

小男孩“哇”的一下放声大哭。

后妈怒气上涌,用力抽了原身一巴掌。

后妈吃得饱,吃得好,养出一身蛮力,原主刚好相反,常年遭受虐待,身子瘦得像竹竿。

这一巴掌,直接把她抽飞出去。

沈建刚眼睁睁的看着,没责怪后妈半句,甚至在对方假惺惺的道歉,说她不是故意的之后,反过来责怪她。

于是,有了最开始的一幕。

沈建刚没想到平时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大女儿敢顶嘴,扬起巴掌就要抽她:“反了你了。”

沈清芙爬起来就往外跑:“打死人啦,打死人啦。”

“清芙,谁打你?”

左邻右舍听到声响,跑出来看热闹,有那不嫌事大的问。

“我爸,因为我不给后妈洗底裤,他就要打死我!”沈清芙放大雷。

众人哗然。

“造孽啊,打成这样。”

看着沈清芙又红又肿的半边脸,有人叹息。

“各位叔叔婶婶不要误会,我的脸不是我爸打的,是后妈嫌我不听话,先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再教唆我爸打我,这个家容不下我,他们是要逼死我啊。”沈清芙号啕大哭。

众人满是兴味的看着追出来的沈建刚两口子。

沈清芙的后妈王冬月差点晕过去,她辛辛苦苦建立的美名,就这样被毁去大半。

她忙不迭的补救:“我身体不舒服,就让清芙帮忙把衣服拿到木盆里,唉,你要是不愿意直说啊,干啥拿你弟弟出气,怪我没说清楚。”

这句话就很高明了。

翻译一下:她只是让她帮忙拿衣服,没想到她理解错误,心里有气的她,拿自己弟弟出气,她才打了她。

沈建刚趁机道:“让你干点活就要死要活的懒东西,还不快给我滚回家?”

“我懒?家里的地谁扫的?鸡鸭鹅猪谁喂的?衣服谁洗的?柴谁劈的?是我!”沈清芙指指自己:“全都是我一人干的!”

“哪家姑娘不这样?你问问在场的,她们在家需不需要干这些活?就你金贵,囔囔得全世界都知道,好像受了多大罪似的,我是少你吃还是少你穿?”沈建刚越说越气,恨不得把她抓住,再狠狠的打一顿。

“后妈打我,骂我,把我当畜牲一样使唤,饭,我只能吃她剩下的,衣服,我只能捡她不要的,这还叫不少我吃穿?”沈清芙胸膛上下起伏,眼底闪过憎恨,这是属于原主残留的情绪。

“生产之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建刚就时不时的买些精细粮回来让我补身体,我想着,吃独食不好就分一些给她吃,哪知道……”王冬月情绪低落,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建刚那点工资要养一大家子,我才想着能省一点就省一点,才让她穿我不要的衣服,是我的错,应该是她穿旧了给我穿,怪我考虑不周,我就想着,多省点钱,以后她出嫁,给她多添点嫁妆。”

“后妈不好做,难为你了。”

大家纷纷安慰王冬月,责怪沈清芙,说她不懂事,试问天底下哪个后妈像王冬月一样,为她考虑得那么周全?那么长远?

“清芙,现在吃点苦,以后才能享福。”

“没有人家会要一个懒媳妇,你爸妈让你多干点活是为你好。”


沈清芙听着这些话,脸上出现一抹讥笑:“为什么沈半梅就有新衣服穿?”

沈半梅之前不叫沈半梅,叫刘半梅,王冬月改嫁后,沈建刚让她改姓沈。

是的,她是王冬月带来的拖油瓶!

见大家的目光看过来,站在门口的沈半梅眼里的幸灾乐祸没来得及掩藏,她赶紧往里躲了躲。

沈清芙咄咄逼人:“她买衣服鞋子的钱哪来的?”

谁不知道,沈半梅的父亲是城里人,五六年前,他抛下母女俩一走了之,别说钱,连信都没一封!

“我给的。”沈建刚脸色阴沉的开口:“我的工资,我想给谁买新衣服就给谁买,你有意见?”

“要不是我妈救了贵人的孩子,你能去工厂上班?你拿了好处,却不好好对待我妈的娃。”沈清芙抬头老天:“妈,你睁大眼看看,我快被欺负死了,呜呜呜。”

“你……你……”沈建刚被她气得心口疼,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弟弟的把屎把尿,喂饭全是我,她什么都不用干,我要找你们的厂领导问问,你娶婆娘,受苦的为什么是我。”

“我平时工作忙,家里只能劳烦你多多照顾,毕竟你是我亲女儿,我信任你才把这个重担托付给你,哪知道你如此受不了苦,罢了,怪我没问过你的意见,不知道你心里有那么大的委屈,你放心,以后不会了。”沈建刚软硬兼施。

要是重视亲情的原主,听了他这一番话,必定乖乖的跟他回去,继续任劳任怨,给他们当牛做马。

“呸,骗谁呢?照顾家里就是让我给她们当保姆?我要问问你们的厂领导,谁家姑娘像我这样!”沈清芙不上当。

“厂领导那么忙,哪有空管这点小事……”

“那我就找他问问我妈救的人的联系电话,我快被奴役死了,他总管了吧?”

沈建刚额头青筋直跳:“什么被奴役死,我跟你保证,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

“我不信你。”沈清芙直言:“除非你答应我三点要求。”

沈建刚阴森森的看了她一会,咬牙问:“哪三点?”

“第一,奶奶分给后妈的任务不能再扔给我。”

家里没有分家,奶奶平时会把一些事情平摊给两个儿媳妇做,比如喂猪,今天大伯母喂,明天后妈喂,她就全把它们扔给原主。

沈建刚脸庞火辣辣的,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还有呢?”

“二,让后妈承担起当妈的责任,孩子是她生的,擦屁股,喂饭,洗衣服,哄睡觉,甚至挨打挨骂这些事,应该由她来,而不是应该交给我。”

原主的弟弟是个小霸王,一不开心就拿原主出气,他不开心,后妈和沈建刚更不开心,原主再一次受到责骂,还得防备沈半梅的插刀,可以说,原主是全家的出气筒。

沈建刚的脸瞬间涨红:“还有呢?”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得让我吃好吃饱,不能对一个外人都比对我好。”

“我全都答应。”沈建刚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回答得又快又急。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沈清芙在纸上刷刷刷的写下刚才说的三个条件。

写完,她扭头冲人群道:“麻烦村长爷爷做个见证。”

村长从人群后出来,他叹了口气:“清芙,你既然叫我一声爷爷,那就听我一句劝,父女没有隔夜仇,既然你爸都答应你了,这事就算了吧。”

村长也是为她着想,她才十五岁,得罪了她爸,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村长爷爷,我被逼得没办法了,家里根本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的房间,我的床,都被逼让给沈半梅,我只能为自己讨点保障。”

小山村的人不会打官司,出事都是让村长主持公道,有他见证过的保证书,她就能讨到便宜。

村长看着沈清芙身上洗得发白的衣服,再看看沈半梅从头到脚的崭新的一身,劝说的话再说不出来,只能指着沈建刚骂:“你糊涂啊。”

沈建刚无地自容,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

村长把保证书拿过来,对沈建刚道:“签了它。”


“叔。”

“别叫我叔,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子,快点签,别耽误我回家吃饭。”村长催促。

沈建刚不想签,保证书上写了,要是他做不到沈清芙说的三点要求,家里的房子和存款就要留给她,那些都是他给自己儿子准备的,怎么能给她?

村长稍微一猜,猜到他的想法:“怎么?不想签?别忘了,你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多亏清芙妈,你这样对清芙亏不亏心?是不是真的想人家到厂领导面前讨个公道?”

“我签。”沈建刚把笔拿过来,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满是阴霾的递给沈清芙:“这下可以了吧?”

“可以。”沈清芙拿过来,小心的折叠好,放进口袋。

沈建刚黑着脸,不管不顾的离开。

沈清芙的脸上故意流露出些许的委屈,随后若无其事送村长离开。

村长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样子,说了句有事找他。

村民们见没热闹可看了,各回各家,谁都没想到,沈建刚私底下居然是那个样子,宠自家小子就算了,竟然对一个拖油瓶都比对自己女儿好,简直脑袋有坑。

……

沈清芙回屋,大家已经吃上饭,没有一个人喊她,更别说等她。

没看到自己的碗,她跑到厨房,呵,它正安安静静的待在橱柜里,里面一粒米都没有。

“我的饭呢?”

沈清芙问沈老太,家里的做饭大权一直握在她的手里,饭也是她分的。

“不干活吃什么饭?”

沈老太重男轻女,男孩在她的眼里是个宝,女孩就是根草,因此她对沈清芙让她儿子丢脸的行为非常不满,决定给她个教训。

“奶,你真是老糊涂,谁不知道,我们全家最懒的是我的后妈。”

王冬月骑在原主头上作威作福,连底裤都扔给原主洗,沈老太明明都知道,却睁只眼闭只眼。

“人好歹为我们家添丁了,你做什么了?跟人家比,比得了吗?我就是给她吃,不给你吃,怎么?你又要闹啊?”沈老太双手叉腰:“闹啊,我看看你是不是想上天!”

沈老太是聪明的,知道沈建刚护着王冬月,她就不跟她作对,毕竟她老了,得倚仗儿子生活,而没有人护着的沈清芙,就由她霍霍了。

“爸,你觉得呢?”

“妈,给她吃。”

沈老太见沈建刚有发火的迹象,把藏起来的饭拿出来,只是不爽,嘴上骂骂咧咧的:“吃吃吃,整天只知道吃,死丫头片子,赔钱货一个。”

沈清芙把饭压实,微笑:“奶,再装点,还有,奶,既然你那么看不起女人,不如你先去变个性再骂?毕竟你一样是个赔钱货。”

沈老太被她气得不行。

沈清芙心情舒爽的坐下,感觉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抬头,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眸。

她的堂姐:沈大妹。

比她晚出生的她,本来应该叫沈小妹,是原主的妈妈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特意出钱让人起了个。

沈清芙,清水出芙蓉之意。

为此,被沈老太狠狠的磋磨了一顿,三天没碰一粒米。

“看啥,吃你的饭,敢跟不三不四的狗东西学坏,老娘打断你的腿!”

说话的是沈大妹的亲妈,张桂花,她的娘家一言难尽,养得她跟沈老太一样,觉得女儿是给别人家养的。

因此,沈大妹在家里的待遇跟她一样,都是吃最少的饭,干最多的活,被糟蹋得骨瘦如柴,跟鬼一样。

沈清芙听着她指桑骂槐的话。轻飘飘的扔下一道大雷:“总好过有的人抢小孩的奶糖给娘家爸妈补身子。”

沈建刚宠爱儿子,时不时的会买点奶糖回来给沈金玉吃,张桂花看到,就把它抢过来,并威胁他敢说出去就揍他。

“扯犊子”张桂花眼底闪过一抹心虚,疾言厉色道:“敢往长辈身上泼脏水,能耐了你。”

“来,弟弟,告诉大家,谁抢了你的奶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