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如果深情知时晚

如果深情知时晚

长木雨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意外,她不告而别,多年后,姚妘菡再一次出现在杜皓玹的生活中,为了报复,杜皓玹利用权势将她绑在身边,百般羞辱与折磨她,让姚妘菡伤心欲绝。不仅如此,心痛和愧疚也在折磨着他,但为了能够将他牢牢拴在身边,迫不得已伤她心……

主角:杜皓玹,姚妘菡   更新:2022-07-16 04: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杜皓玹,姚妘菡 的武侠仙侠小说《如果深情知时晚》,由网络作家“长木雨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她不告而别,多年后,姚妘菡再一次出现在杜皓玹的生活中,为了报复,杜皓玹利用权势将她绑在身边,百般羞辱与折磨她,让姚妘菡伤心欲绝。不仅如此,心痛和愧疚也在折磨着他,但为了能够将他牢牢拴在身边,迫不得已伤她心……

《如果深情知时晚》精彩片段

帝悦最大的包房门口,姚妘菡深吸一口气,端起无懈可击的笑容推门而入。

包房里有些烟雾缭绕,姚妘菡皱了下眉,明知她是个女人还搞得这么乌烟瘴气,是想给她个下马威还是没教养?

包房里有人看见姚妘菡,笑着迎上来:“姚总来了,快请坐。”

姚妘菡被人带到位置上坐下,待对面烟雾散尽,露出一张刀削斧凿的俊美面庞,姚妘菡却眼眸一凝,心脏骤缩。

怎么是他?

还不待姚妘菡反应过来,对面的男人已经懒洋洋笑道:“听莫总说最近云城来了个貌美无双的女总裁,我还道是哪个姚总,原来是你啊?姚妘菡。”

陪坐在姚妘菡身边的男人笑道:“原来姚总和景少认识,这可真是太巧了!姚总,我们这次的项目,景少也有参与。”

杜皓玹在对面笑得意味深长:“好久不见,绵绵。”

姚妘菡桌下的手紧攥成拳,回来第一单生意就碰到这煞星,果真是孽缘。

默了几秒,姚妘菡迅速敛去眼中震动,不动声色的笑道:“好久不见,景少。”

无论对面是谁,今天这一个项目,她都必须拿下。

旁边的莫总听见两人对话,脸上笑意更甚:“既然两位是旧识,那么这次的我们三家的合作想必会更加顺利……”

莫总还没说完,杜皓玹已经打断道:“谁说,我同意合作了?”

一语放出,场面瞬间寂静。

杜皓玹端起酒杯浅酌了一口,目光盯着姚妘菡,玩世不恭的道:“我这巴巴的跑来看美人,没想到不过如此,当年都看腻了,姚妘菡,你可是破坏了我的惊喜。”

桌上陪客面面相觑,不知这是旧识玩笑还是有过恩怨。

姚妘菡垂眸磨了磨牙,一秒后又扬起如花笑靥端起酒杯:“是我的不对,那么我自罚三杯给景少赔罪。”

说完姚妘菡仰头不带停顿的灌下三杯白酒。

旁边众人都叫好,连连夸姚妘菡爽快。

倒是对面的杜皓玹眸色一暗,有些不悦溢出。

姚妘菡灌下三杯满满的白酒后,杜皓玹没再说话,坐在那里有些怏怏的,众人不敢打扰他。

不过因为姚妘菡的爽利举动,场面也被带动起来倒不显尴尬。

过了会儿,姚妘菡感觉胃里有些灼烧,又强撑着聊了一会儿,她起身笑了笑说去个洗手间。

她刚出包厢门,杜皓玹也慵懒的跟着起身。

两位正主都出去后,众人嘴角出现暧昧笑意,猜测起两人的关系,又开了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洗手间里,姚妘菡洗了把脸,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谁知刚出来没走两步就被人拉进了一个黑暗包厢。

姚妘菡刚欲喊叫出声,耳边却响起那熟悉刻骨的声音,语气里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三年了,你特么还知道回来啊姚妘菡?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姚妘菡恍神怔愣间,嘴唇已经被人封住,带着清冽烟草味的气息铺天盖地将她笼罩其间……


那个吻最终以一个清脆的耳光做结。

姚妘菡在外面吹了半晌冷风,平静下来后再回到包房,里面酒局早已散尽。

空荡荡的包房里,只有莫总的助理走过来对姚妘菡透了个底:“姚总,景少说交情归交情,选择合作伙伴还是要慎重。”

言下之意,对和姚妘菡的合作不满。

那男人小气程度姚妘菡早几年前就体验了个透彻,此刻她笑意不改,淡然自若道:“多谢了,明日我会亲自登门拜访景少。”

翌日,姚妘菡一早就到了杜氏总部,却被前台告知杜皓玹没去公司。

姚妘菡道谢后回到车上,眼中划过一丝茫然,踌躇片刻,她眼中犹豫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定。

半小时后,姚妘菡站在杜皓玹的公寓前按响了门铃。

尽管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见是个女孩子来开门的那一瞬间,姚妘菡还是心脏抽疼了一下。

不过看见那个陌生的面孔,姚妘菡又安慰自己,还好,只要不是严月瑶就好。

若是那个女人,只怕她给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心理建设会瞬间崩塌,再寻一杯硫酸泼向严月瑶那张纯情无害的脸。

那女人看见姚妘菡,怔愣了一下后问道:“请问你找谁?”

尽管心中有些酸涩,但姚妘菡依旧勾起一个完美的笑容,温和道:“我找景少,有些生意上的事情想跟他谈谈。”

对面的女人上下打量一下姚妘菡,眼中没有敌意,只是充斥着好奇。

正当诡异的沉默逐渐蔓延时,对面的女人终于笑道:“你是姚妘菡?”

这下轮到姚妘菡惊讶了:“你认识我?”

“听阿深提过,你好,我叫苏漫。”

姚妘菡眼中笑意变浅,给现女友介绍前女友,也不知道是那混蛋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爱好。

但总之眼光见长,苏漫比严月瑶顺眼不知道多少。

姚妘菡进门后,苏漫冲楼上叫道:“阿深,你有客人。”

姚妘菡仿若未闻,目光已经定格在客厅的摆设上,中间的沙发,墙上的壁画还是她之前挑的,也不知道面前这女人知不知晓。

没多久,杜皓玹一身休闲家居服下来,看见姚妘菡,他眉头一皱,冷笑道:“怎么,昨天一巴掌不够,今天还追到家里想再补一个?”

苏漫不知道去了哪里,偌大的客厅里,只剩杜皓玹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姚妘菡低眉敛目道:“我是来道歉的。”

杜皓玹冷笑声更甚:“呵,承受不起。”

姚妘菡没理会他话中的嘲讽,继续道:“我希望之前的事情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合作,毕竟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虽然我们是前任,不过因为感情影响到生意实在太不理智。”

这话不止说给杜皓玹听,也是她说给自己听。

“前任?”杜皓玹脸色一层,有暴虐气息涌出,“姚妘菡,你当初说分手我同意了吗?”

姚妘菡脸色一滞,眼中开始浮现怒意。

杜皓玹还在步步质问:“说走就走的是你,现在特么跟我玩什么好聚好散?”

姚妘菡仰头看他:“当初错的难道是我吗?杜皓玹你不要欺人太甚。”

“明明是你小题大做。”

“到底是我小题大做还是你不知羞耻?”


“我不知羞耻?”杜皓玹不可置信的抬手指向自己。

姚妘菡也终于回过神,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情绪。

现在的杜皓玹已经有了新女友,她也无谓再将以前的旧事翻出来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更恶心了自己。

三年后的第二次见面,再一次的不欢而散。

姚妘菡走后,苏漫悄无声息的出现。

“这就是你那个前女友?”

杜皓玹皱眉不耐道:“你怎么还没走?”

苏漫对他的臭脸不为所动,自顾自评价道:“看着甩了严月瑶不知道几条街。”

杜皓玹越发不悦:“你又扯月瑶干什么,因为你,现在月瑶都不怎么敢跟我见面了,你还不满意?”

苏漫瞥他:“我是真蠢还是假蠢?我明明是在帮你,不知好歹。”

严月瑶那女人果然不简单,这招以退为进用的,只有蠢直男才会上当。

“那我还得谢你了?”杜皓玹神情嘲讽,“你们女人真是自以为是又莫名其妙。”

见他这死不开窍的样子,苏漫也被气笑了,这种人活该被甩。

“行,老娘就等着看你追妻火葬场。”

苏漫甩手走人。

房间里只剩杜皓玹一个人之后,他怔怔半晌,低喃:“追妻火葬场?我可不会再像当年那么傻,姚妘菡,这次我要你自己心甘情愿回来求我。”

姚妘菡出了门之后径直开车去了医院。

云城中心医院六楼的VIP病房里。

姚百川脸色憔悴的看着姚妘菡:“绵绵,爸爸对不起你,这种时候把你叫回来接手这么大的烂摊子。”

姚妘菡鼻尖酸涩,脸上却挂着笑容:“您辛苦养我这么大,几年前妈妈出事时,我只顾着自己的情绪不好,任性的将您扔下去了国外,是我对不起您,您放心,我一定会保住姚氏。”

又陪着姚百川说了一会儿话,出了病房后,姚妘菡掩去眼角水光,神情冷凝的对一旁的助理问道:“公司现在的财务状况还能撑多久?”

“公司最多还能撑半个月就会资金断裂,本来能靠南城那个地产开发项目翻身,但是现在杜氏突然横插一杠,以景少的性子,我们想分一杯羹,难。”

“我知道了,这事你别告诉我爸,我会处理。”

回到公司,将所有的合作项目翻了一遍,直到华灯初上,姚妘菡叹了口气。

半晌后,她还是妥协拨了个电话。

响了许久后,对面才接通,嘈杂的人声传来。

“杜皓玹,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和我合作,说个条件吧!”

对面沉默了几秒,语气意味深长:“跟我谈条件?那你得拿出诚意。”

晚上十点,有些人还没从工作中逃离,有些人却早已沉溺于声色犬马,灯红酒绿。

云城顶级会所奢色里。

杜皓玹冲着面前包裹着精致套装的姚妘菡扬了扬下巴道:“诚意不够啊,来得太慢了。”

“景少说怎么办?我认罚!”姚妘菡对紧贴着杜皓玹的摇曳生姿视若无睹,神色平静的看着他。

杜皓玹兀的有些烦躁,以前的姚妘菡醋劲儿最大,看见这种场景能跟自己吵上三天。

“看来你很懂规矩。”杜皓玹冷声道,“不是能喝吗?把面前这些都喝了。”

姚妘菡垂眸,面前早已经摆满了密密麻麻的杯子,粗略看去不下三四十杯,装的都是洋酒。

一群男男女女戏谑的看着她。

沉默几秒,姚妘菡开始神情平静的端杯。

一杯又一杯下肚,周围的起哄声已经逐渐淡去转变成惊呼声。

杜皓玹的眸子也随着她的动作越发幽深难测。

直到包房门再一次被人推开,有女声轻声唤了一声:“阿深!”

姚妘菡余光瞥向门口,已经被醉意笼罩的眼瞬时变得锐利如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