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开局我觉醒了黄金瞳

开局我觉醒了黄金瞳

一碗鸡丝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开出身贫寒,目前正在读大学。如今母亲重病住院,高昂的医药费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有一个相处了半年的女友,母亲住院这段时间,女友忙前忙后十分辛苦。起初他以为自己遇见了一个善良的好女孩,哪知道一切都是伪装!意外中,叶开拥有了一双神奇的眼睛,自此穷小子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主角:叶开,林丽丽   更新:2022-07-16 04: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开,林丽丽 的武侠仙侠小说《开局我觉醒了黄金瞳》,由网络作家“一碗鸡丝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开出身贫寒,目前正在读大学。如今母亲重病住院,高昂的医药费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有一个相处了半年的女友,母亲住院这段时间,女友忙前忙后十分辛苦。起初他以为自己遇见了一个善良的好女孩,哪知道一切都是伪装!意外中,叶开拥有了一双神奇的眼睛,自此穷小子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开局我觉醒了黄金瞳》精彩片段

“妈,医生说这是小手术,费用不多,我们很快就会凑齐的,你就放心吧!你休息会儿,我出去有点儿事。”

叶开冲老妈笑了笑,缓缓的退出病房。

“呼——”

门外,叶开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心脏搭桥手术,植入抗血栓的器具,前前后后,没有二十万是绝对不够的。

昂贵的费用,让老妈的手术一拖再拖。

叶开的家,一贫如洗,二十万意味着“无能为力”!

“砰!”

叶开一拳重重的打在墙上。

“我真没用!”

除了深深的自责与难过,叶开没有任何的办法。

“叶开!”

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叶开知道,是林丽丽,自己交往了半年的女朋友。

老妈生病住院之后,林丽丽虽然并没有鞍前马后的照顾,也只来了一两次看望,可是,叶开心里已经颇为感动了。

毕竟,人家与自己只相处了一年,做到是情份,做不到是本份,没啥可责怪的。

“丽丽,谢谢你,又来看我妈。”

叶开回过头去,向林丽丽感谢道。

“叶开,以后......我再也不会来了,希望你妈早日康复吧。”

林丽丽微微低下头,小声的对叶开说道。

“哦,没关系,这里有我,你不用常到这里来的。”

叶开回以微笑,点了点头道。

“哼!没想到你真是个傻子!还不明白吗?丽丽的意思,是从今天起,和你分手!你一个穷鬼,现在又多了个无底洞的死鬼老妈,她跟着你,有个鸟用!”

突然间,林丽丽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戴着姆指粗金项链的青年。

这青年走到叶开的身边,一边用手指点着叶开,一边冷声哼道。

“你!”

说自己也就算了,但不管你是谁,竟然如此侮辱自己最最亲爱的老妈!

叶开瞬间气血上涌,攥紧拳头,向着那个青年扑了过去。

“砰!”

叶开还没有沾到青年的边儿,便被这青年身边的两个彪形大汉挡住,并狠狠的摔倒在走廊之上。

接着,拳脚便如暴风骤雨一般的向着叶开的身上招呼过来。

叶开死死的咬着牙,蜷缩在地上,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不能让老妈听到自己被打,不能让老妈再受刺激!

“你特么的听好了,以后,离我的女人远一点,我能给她的,你一辈子都给不了!哼!”

青年蹲下身子,在叶开的脸上狠狠的拍了拍,狂妄无比的骂着。

“叶开,对不起!”

林丽丽咬了咬嘴唇,从挎包里掏出一沓人民币来递向叶开,说道:“这是一万块,就算是我的一点补偿,也算是我给你妈的一点帮助吧......”

“补偿?帮助?哼,我就是去要饭,也不会要你的卖(身)钱,给我滚!”

叶开拼尽全力,张开那满是鲜血的嘴巴,大声的对着林丽丽喝骂道。

“哟哈,敬酒不吃吃罚酒?嘿嘿,那正好省了!哥几个,这一万块,拿到‘水帘浴都’好好潇洒一下!现在,再给这个不睁眼的家伙加深点印像!”

那粉面青年捡起被叶开拨掉在地上的人民币,对着身后的两个手下说道。

“好咧!”

两名彪形大汉再次狞笑着向叶开抡起了拳头。

......

几分钟之后,被打的满身是血的叶开,拒绝了医护人员的帮助,挣扎着跑出了医院。

身上是痛的,但再痛,也比不过心里的痛。

屋漏偏逢连夜雨,没有想到,林丽丽竟然是如此嫌贫爱富的女人。

当初自己竟然瞎了狗眼,以为她是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女神仙子,爱上了她!

“叶开啊,你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彻头彻脑的失败者!”

叶开用衣袖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斜靠在医院附近公园的一棵大树之上,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五块钱的杂牌香烟,一边自嘲的说道。

似乎现在也只有这劣质香烟的刺激,才能让叶开那渐渐麻木的心好受一点吧。

“就还有三根了吗?这一包烟,只抽了一个上午呢......”

叶开刚要抽出一根来给自己点上,可突然之间,他却如被电击一般的愣住了。

“什么?!我竟然透过烟壳,看到了里面所包着的香烟?!”


叶开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的隔着烟壳向着里面看去。

没错!

三根香烟斜乱的散放在烟壳里。

“这是怎么回事?”

叶开怀疑自己的脑子被打出了问题,出现了幻觉。

“哟,小孩,天太热,血都飙出来了?还对着包烟发愣,玩的是行为艺术?真特么傻!”

叶开正在微微发愣,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的大块头男人走到他的身边,故意抖了抖身上的肌肉,极不友好的取笑着他。

叶开很自然的看向大块头。

“啊?这......”

叶开的眼中,先是出现了那穿着短袖T恤和宽松大裤衩的大块头,但片刻后,大块头便一丝未着,就这么全果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没有比这更加行为艺术的了吧?没有比这更加傻的了吧?

“我真的能透视了!”

叶开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差点要叫了出来。

“肌肉再多,不行,也是很无奈的事吧?呵呵,顺便说一句,以后别不穿内(裤),否则万一被人看到了,就不好喽!”

叶开扔下一句话后,便头也不回的向着医院跑去。

“哎你特么的说什么,谁没穿......”

大块头越说越觉得脸红尴尬,刚刚那个小子倒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没有穿内(裤)?

叶开一边狂奔,一边从脖颈上拉出一个用红线系着的方木牌。

这块木牌,是昨天晚上他在医院附近捡的,因为觉的好玩,所以就用线串了戴了起来。

刚刚被打的时候,叶开觉得脖颈间传来一阵刺痛,当时还以为是木牌被打坏戳进了他的肉里所致。

现在看看,木牌完好无损,只不过,上面本来有着的一个眼睛状的图案,竟然因为自己鲜血沾染的关系,早已变的模糊不清了。

眼睛......透视......

难道,真的是它的原因?

叶开搞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

原因,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的自己,真的有了重塑人生的本钱!

叶开将方木牌重新收了起来,开始观察着他的身边经过的那些行人。

只要叶开愿意,便可以看到最最“纯真原始”的一幕。

“苍天有眼!林丽丽,还有那个青年,欠我的,我让你们连本带利,加倍奉还!”

叶开的内心,涌起了一团火,一团不甘平庸的怒火。

......

“咔嚓!”

刚刚来到老妈的病房门口,叶开正好看到老爸叶大勇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小开,你这是怎么了?”

叶大勇看着满身是血的儿子,皱着眉头问道。

“没事儿,老爸。刚刚在外面不小心掉到了下水道里,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又偷走了阴井盖。”

叶开自然不能告诉老爸实情,至于自己能透视的事情,他更不打算说出来。

倒不是不相信自己的亲人,只是这件事,太过惊世骇俗了,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消化。

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儿子,确定他只是皮外伤之后,叶大勇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妈刚刚睡着了,不要去打扰她了。一会儿,你也到门诊去擦些药水,听到了吗?”

叶大勇拍了拍叶开的肩膀,顺手将裤子口袋里微微露出的一张纸往里塞了塞。

“嗯。”叶开应了一声,“对了老爸,老妈的医药费,我们......”

本想着对老爸说,“我们不用愁了”,自己拥有了透视的异能,那赚到二十万,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可没有想到老爸却打断了他。

“医药费你不要再愁了。我......我联系上了一个老战友,他答应借我二十万。哦,这是两万块,你去给你妈续费,后天我的老战友应该就能把剩下的十八万都送来了。”

老爸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灰色的大信封交给了叶开。

看了看老爸那饱经沧桑的面颊,还有他那微微落寞的神情,叶开知道,这位伟大的丈夫,坚强的父亲,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与老妈。

莫非刚才的那张纸......

叶开不动声色的接过信封,同时,对着老爸的裤子口袋,凝神静气,动用了透视的异能。

片刻,一张被叠了几道的白纸便出现在了叶开的面前。叶开仔细的读着,上面的内容不禁让他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捐赠证明:我叶大勇自愿将自己的左肾捐献给乔永亮,事后,不得向乔永亮追索任何赔偿,不得反悔。另,乔永亮一次性向叶大勇支付二十万人民币作为手术后的营养费用。手术时间,6月19日。地点:海上市。捐赠人:叶大勇。”

这是......

根本没有什么战友,根本不是借来的二十万,而是老爸叶大勇要将自己的左肾卖给一个叫乔永亮的人!

而那证明上写的手术后的“营养费用”,自然就是隐讳的写明了卖肾的价格。

难怪老爸这两天不太对劲,早上还对叶开说,医药费由他来想办法。

原来是要卖掉自己的一个肾!

叶开强忍着心里想哭出来的冲动,冲老爸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6月19日,就是三天之后。

既然这样,那么三天之内,必须要赚到二十万,才能保住老爸的肾,也才能给老妈凑齐医药费!

叶开来到了医药的交费处,续了一万九的费用,剩下的一千,装进了口袋,离开了医院。

要在短短的三天之内,赚到二十万,纵然是有了透视功能的叶开,也只想到了一个途径,那便是“赌”!

离学校不远处,便有一家地下赌场,那还是听舍友沈峰与自己闲谈的时候提到过的。

沈峰的一个远房亲戚,就在那家赌场输了五六万,然后又被人骗,借了高利贷,结果最终妻离子散。

本来,十赌九输,叶开不会相信这些地下赌场存在着公平可言,可是现在不同了,自己有了透视眼,如果这样还赢不了,叶开也真的可以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按着之前沈峰所说的地点,叶开很快便来到了一栋大厦的地下二层。

看到叶开的出现,两名保安模样的中年男子便立刻警觉的走了过来。

“小孩,这一层封闭施工了,快点儿离开!”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挥了挥手中的像胶棍,对着叶开喝道。

这里应该没有错了,看来这两名中年男子便是专门望风放哨的,一旦发现不对,恐怕就能通过肩上的对讲机通知藏在某处的赌场人员。

“我是‘金牙’哥介绍来的,最紧手头紧,想碰碰运气。”

叶开冷静的对那名中年男子说道。

“金牙”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混混,与“金牙”打过交道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所以叶开便大胆的蒙着。

“哦?”

那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叶开一番,见他的确不像是个警察,而且,又说出了“金牙”的名号,便放松了警惕。

“跟我来!”

说罢,中年男子领着叶开,来到一处卷帘门前,在门上一连敲击了七下。

片刻,卷帘门打开,一个贼头贼脑的分头青年将叶开拉了进去。

叶开跟着分头青年又通过了两个隔音防盗门,这才发现这间地下赌场的真正面目。

这里足足有近两百人,推牌九、梭哈、麻将、扎金花、掷骰子......

各种吆喝声,吵闹声,叫喊声,混合着烟味,汗臭味以及酒精的味道,让叶开不禁的皱了皱眉。

叶开随便看了看,便来到了一处压大小的桌前。

这处赌桌周围围了有二十来个赌客,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正不停的摇动着手中的骰盅,里面的骰子发出清脆的碰撞之声。

“买大开大,买小开小,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快下注了啊!”

眼镜男冷漠的环顾四周,不停的用手中的骰盅刺激着周围的赌客下注。

大小的机率是百分之五十,买一赔一,开出了豹子,也就是三个一样的点数,赔二十倍,这些最基本的规则,叶开自然是知道的。

“啪!”

眼镜男重重的将骰盅放在了桌上,这也就意味着很快便要停止下注了。

叶开凝神静气,双目微眯,向着那桌上的骰盅看去。

果然,叶开仍然看出了里面的情况,三个骰子竟然是同样的四点,豹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