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八零我带崽崽虐渣渣

重生八零我带崽崽虐渣渣

花间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余岚穿越了,她来到了物资匮乏的八零年代,并且非常倒霉的成为了一个红杏出墙的农村妇女!余岚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人设这么讨人厌,就连她本人都看不惯原主的行为。既来之则安之,余岚决定好好过日子。于是她拳打渣男,脚踢处处挑唆的堂妹,带着一双儿女而弟妹走上了一条发财致富之路……

主角:余岚,秦明山   更新:2022-07-16 04: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余岚,秦明山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八零我带崽崽虐渣渣》,由网络作家“花间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余岚穿越了,她来到了物资匮乏的八零年代,并且非常倒霉的成为了一个红杏出墙的农村妇女!余岚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人设这么讨人厌,就连她本人都看不惯原主的行为。既来之则安之,余岚决定好好过日子。于是她拳打渣男,脚踢处处挑唆的堂妹,带着一双儿女而弟妹走上了一条发财致富之路……

《重生八零我带崽崽虐渣渣》精彩片段

“岚岚,岚岚!怎么搞?他们看见了!”

“我,我去把他们逮回来,然后从山上丢下去,就说他们自个摔下去的,咋样?!”

“行,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应了啊!”

男人急促的催促声在耳边嗡嗡,吵得余岚不悦的睁开眼。

刚才发出嗡嗡声的人,已经不在身边了,眼前是一片比人还高的玉米地,黄橙橙的,十分晃眼。

饶是久经商场,见过大风大浪的女老板余岚,也傻眼了。

她睡个午觉,怎么到这儿来了?

做梦?

不等想个明白,她倏然听见孩童的嚎啕哭声。

余岚谨慎的循着声音,找过去。竟看见一个衣衫不整的黑瘦男人,正掐着两个四五岁的小孩,往悬崖边摁。

这是谋杀!

余岚眸色一冷,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脚踹踩在黑瘦男人的后腰上,他本能的松开对两个孩子的压制,狼狈的趴压在两个孩子身上。

随后,余岚踹开黑瘦男人,将两个瘦不拉几,还脏兮兮的孩子,给拖抱到安全地儿,甩下一句:“等着,我捆送他去公安局了,再送你们回家。”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个孩子惊怔的视线。

正要捆那个杀人犯的余岚,还没靠近黑瘦男人,那男人就难以置信的看着余岚,问:“岚岚?你疯了,你打我干啥啊?!”

余岚莫名其妙,问:“你是什么东西?哪个准你这样叫我的?至于为什么打你?你谋杀幼童,我不仅打你,我还要送你去公安局。”

黑瘦男人:“???”

“送我去公安局?你、你脑子被门夹了吧?咱们两偷情,预备私奔,你送我去派出所?你自个良心发现,不想活了,也别拉我垫背啊!流氓罪可要判咱两死刑的!”

偷情?私奔?她?

余岚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问:“你在说我?”

黑瘦男人也察觉余岚不对劲了,他扶着后腰,边往下山的路撤,边问:“岚岚,你咋回事儿?是不舍得我把你俩小崽子给杀了堵嘴?你讲出来啊,我不弄他两呗,你莫要耍脾气。但我跟你讲啊,你得收拾他们一顿,他们可看见咱两亲近了,还听见咱们今晚私奔的事儿了!”

“要不堵了他两的嘴,给大队里晓得了,咱两可就要被扭送派出所了!”

说完,趁着余岚茫然发懵之际,一溜烟的跑了。

余岚骤然清醒,不管什么个情况,那个杀人犯,得逮住!

否则日后,指不定还有多少小孩受害。

然后刚有所动作,刚救下来的两个小孩,一左一右抱住了她的腿,呜呜道:“妈妈!妈妈!你别跟人跑成不?我们以后都乖,呜呜呜,长大了一定给你钱,让你享福,呜呜呜,你别不要我们——”

余岚头皮发麻,问:“你们叫我什么?”

妈妈?

她没有结婚,没有丈夫,哪里来的小孩?

还两个小孩?

这、这是梦吧?是噩梦吧?

余岚断定这是噩梦,她闭上眼,意图催使自己从梦中清醒。然而,刚闭眼,脑中便传来刺痛。

紧接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记忆蜂拥而入。

‘余岚’,八十年代的小寡妇,丈夫死在坍塌的煤矿里后,为了不被自个生的龙凤胎,和婆家的三个未成年弟妹拖累,跟大队里的男知青在玉米地里约定私奔,结果被龙凤胎撞见。

‘余岚’纵容奸夫将双胞胎推下悬崖,半夜趁着所有人都去找龙凤胎是,跟着男知青私奔。

私奔后,不仅没过上好日子,还被男知青的家人当驴子使,非打即骂,生生磋磨了十几年。

她凄惨不已,被奸夫推下悬崖的龙凤胎命好,悬崖往下几米有个台子,堆满了草,龙凤胎摔下去没死,后来还成为了本省的文理科高考状元。

被她甩开的三个弟妹,一个是风靡全国,还上了春晚的女歌星,一个是为国争光,代国出征的金牌运动员,一个是前途似锦的海归博士。

还有她本该死在煤矿里的前夫,不仅没有死,还成了人人称赞的慈善企业家,而煽动她私奔的堂妹,上位成了前夫的妻子。

梳理完所有记忆的余岚:“……”

她对‘余岚’的遭遇,就用一个字形容:蠢。

同时为自己现在成为这个蠢人,而有些不痛快。

余岚想,自己是睡觉睡过来的,指不定再睡一觉,能回去。

于是领着脏兮兮,且瘦不拉几的龙凤胎回家。撞上凶巴巴的三妹秦明月,余岚予以无视,直接进屋,躺在木头床上,强迫自己入睡。

她睡得不太稳当,她做梦了。

梦见小寡妇‘余岚’刚嫁给丈夫秦明山的那天晚上,她被摁在吱吱作响的木头床上,被暧昧的潮意包裹,男人磨人心弦的嗓音在耳边喘着。

伸手不见五指的屋里,她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急促的心跳声。

P.S.新文发布,请多指教。


咚咚咚——

吵得让她还没听清耳边的絮絮低语,就骤然惊醒。

睁眼见到的,依旧是残破的房子,皎皎月光穿过木质窗框,落在窗前书桌上。贴了好几层黑旧报纸的书桌上,立着一个花开富贵的铁皮开水瓶,和一个印着同类花样的搪瓷缸子。

书桌一边摆在木头床,另一边是一张双开门的柜子,柜门上还嵌着两幅小娃娃的海报,极具年代感。

余岚躺在床上,长吁一口气。

完了,回不去了。

她认命的爬起来,准备去院里的井里打口凉水喝,醒醒神。

然而,双脚刚碰地,前头阴暗处,冷不丁传来尖锐的质问:“你要干什么?”

这是三妹秦明月的声音。

藏在阴暗处,跟索命的伥鬼似的。

但凡换个胆小的,得吓死。

余岚没有,她穿上布鞋,拿着搪瓷缸子说:“出去喝口凉水,醒醒神。”

才往房门方向走了两步,嗓音尖锐的秦明月就喊:“哥!二哥!余岚这个小娼妇要跑!”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撞开了。

一个瘦高的男孩握着一根竹竿,堵着房门口,一双狼一样锋锐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余岚。

他凶恶警告:“别动!你要敢跟着周志华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周志华,‘余岚’的奸夫,白天要将龙凤胎扔下山崖的黑瘦男人。

余岚不用想也知道,白天那事儿龙凤胎告知了三个弟妹。

怕她半夜跑了的三个弟妹,一个蹲守在房门口,一个蹲守在窗户口,还有一个就近于房内蹲守。

余岚理解他们的行径,好脾气的解释:“我只是要喝口凉水,不是要跑。”

秦明月呸了一声,说:“你扯淡!你这小娼妇,张嘴就是谎!小虎小鹿说了,他们听见你今天晚上要跟周志华跑!”

余岚眼皮子抽了抽,手有点痒。

什么玩意儿!小姑娘家的,张嘴闭嘴就是小娼妇。

先不说她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就算有,这些小王八蛋也没有阻拦她的资格。

法律上,大嫂可没有扶养婆家弟妹的义务。

做了一场乱七八糟梦的余岚喉咙已经冒烟了,她没兴趣跟这三个小孩掰扯下去,拿着搪瓷缸子就往外走。

堵在门口的二弟秦明海,和三妹秦明月慌了,一咬牙准备动手强行留下余岚,只可惜余岚轻而易举的反摔在地。

余岚以前身家过亿,没少遇上过袭击,十分惜命的她,练过搏击术,别说这两个瘦不拉几的小孩了,纵使两个青壮年,她也能撂倒。

余岚无视绷不住痛,抱着胳膊闷哭的秦明月,她抬脚往外去,却被龙凤胎抱住了双腿。

这两个龙凤胎,十分熟稔的干嚎:“妈妈,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们,呜呜呜呜,我们以后一定很乖,长大了一定挣钱让妈妈享福!妈妈,呜呜呜,你不要走——”

也许是血浓于水。

对待这两个明显假哭的小孩,余岚竟有一丝不忍。

余岚叹了口气,单手抱起哭得最真的小姑娘,说:“别哭了,我不走。我真的只是去弄点凉水喝,不信你们跟着我。”

余岚武力优势太大了,最后秦家三兄妹只能叫停了龙凤胎的假哭,然后步步紧跟着余岚,去院子里的井里打凉水喝。

喝了恍若冰镇的井水,余岚清醒了过来,扫看围着她,防着她的五个小孩,有些无语的说:“我喝完了,现在回去睡觉,你们该相信,我没打算跑了吧?”

秦明海三兄妹没做声,皎皎月光下,他们脸上的警惕与防备散了些许。

这时,院门突然被敲响了。

三长一短,非常有规律。

余岚眼皮子跳了跳,没记错的话,这是梦里要带她私奔的周志华,跟她定下的暗号。

果不其然,门外响起周志华颇为猥琐的声音:“岚岚,好了没?咱们该走了,要赶火车呢!”

原本被余岚稳住的五个小孩当场阴了脸,讲话最是尖酸刻薄的秦明月尖叫:“你诓我们!”

最大的秦明海当即捡起竹竿,冲了出去,把听见动静直觉不对,而准备跑路的周志华拖了回来,压在地上打。

秦明月和秦明河也冲了上去,一齐打得周志华嗷嗷乱叫。

秦家住得比较偏,纵使周志华连连惨叫都影响不了别人。

余岚本想着,让这几个孩子出口气,打得差不多了她再去劝架,却没想到院门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还有一个颇为耳熟的声音,说:

“快快快!里面有声音!肯定是那个总在附近晃荡的地痞流氓,听说秦大哥没了,就来欺负我堂姐一个寡妇!”

话音落下时,刚关上没多久的门就被撞开,一群人涌了进来。好几个火把的映照下,本就不怎么大的院子当即通亮了。

正暴打周志华的三个小孩,无处遁形。鼻青脸肿的周志华当即求救,喊:“救命!他们要打死我!”

领着十来人闯进来的女同志,也就是余岚她堂妹余清清,伪作惊愕道:“周知青?怎么会是你?!”P.S.每日三更,上架后六更,笔芯~


不等周志华回答,余清清又捂着嘴,故作难以置信道:“难道你真的要诓骗我三姐,跟你私奔!周知青,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这可是流氓罪!”

流氓罪严重点,那可是要坐牢的。

被秦家三兄妹合力摁打在地的周志华当即挣扎道:“是余岚,余岚她说她男人没了,不想做寡妇受苦,是她非要让我带她走的!”

余清清看向余岚,恨铁不成钢道:“三姐,你怎么能——”

余清清故意没将谴责的话说完,又连忙扭头与被她喊过来的十来个村干部解释:“刘支书,张大队长,各位领导,虽然一直都有人胡扯我三姐和周知青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但是我三姐肯定不是那样的人。一定,一定是周知青撺掇的!”

这话里话外似把锅扣在周志华身上,不想坐牢的周志华一听,立马说:“我没撺掇!是余岚勾引我的!我还有信,对,我包袱里还有余岚给我写的情书!”

周志华刚将信拿出来,就被余清清抢走了。

余清清故作心虚的要撕掉信,但又轻而易举的被刘支书抢走。

和秦家有旧情的刘支书迅速翻看了所谓的情书,其内言论不堪入目,气得他大骂伤风败俗。

见多了千年老狐狸的女老板余岚,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是余清清在唱聊斋?

看似在帮余岚说话,但字字句句都是在把余岚摁在乱搞男女关系的位置上。

这种手段,在余岚看来,很不上来台面。

在刘支书痛斥余岚,这怎么一回事时,余岚看了一眼暗自得意的余清清,而后实话实说:“这人半夜三更敲我家门,让我跟他走,然后被我家小孩摁在地上打。”

撒谎会被戳破,要翻身得用事实。

余清清悄悄翻了个白眼,而后一副瞒不下去了,要劝余岚向善的样子,说:“三姐,你写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信,大家都看见了,别再扯谎了,说实话吧!

说实话,大家一定能谅解你的,姐夫人没了,你过惯了好日子,一时想偏,不想做寡妇拉扯几个孩子,这也没啥。

只要你改,保证以后下地干活,踏实挣钱,把几个孩子养大成人,我们都会原谅你的!”

余岚想,这要是梦中那个好吃懒做的余岚,听见让她下地干活,挣钱养家,拉扯五个孩子,肯定要炸。

不得不说,这个余清清将‘余岚’的性子抓得死死的。

只可惜,此余岚非彼余岚。

余岚十分冷静的问:“谁说我是寡妇?煤矿里若出事故,基本上都会往家来送抚恤金,我没有收到过抚恤金,换而言之,秦明山没有死,我不是寡妇。”

“我既不是寡妇,脑子被驴踢了,才会跟这个瘦得跟麻杆似的男人,乱搞男女关系。”

确实,余岚丈夫秦明山在煤矿工作,每个月能寄回来六十块钱,在这个普通工人月薪不过四十块的年代里,六十块钱能让余岚和五个小孩不愁吃喝。

她疯了才会跟一个要钱没钱,要脸没脸,回城都只能偷跑的男知青搞到一块儿。

余清清有些慌,她没想到余岚竟然脑子灵活起来了,认定‘秦明山已死在煤矿’的传闻是假的了。

强装镇定的余清清说:“三姐,邮政那边的汇款单已经有两个月没寄来了,信也没有,三姐夫已经没了。

这几年,你让这几个小孩饥一顿饱一顿,还和周知青乱搞关系,已经够对不住三姐夫了,不要再把死人拖出来,给自己洗罪了,放过三姐夫,让他安安心心去吧!”

余岚看向余清清,一字一顿道:“以往的汇款单,和信件,以前都是你给去公社领的,你拿到了说没拿到,也不是不可能。”

朝阳公社距离他们牛家坳生产大队有些远,走路得走四五个钟头。

以前的余岚懒得走,向来都是花一块钱做辛苦费,让余清清帮忙去领汇款单,领信件,甚至买东西。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大队里还有不少人,隐隐羡慕余清清得了这么个美差。

余清清心狂跳,背后冷汗直冒。

她握紧拳头,尖锐的指甲扎进掌心,痛觉让她保持镇定。深呼吸后,露出被诬陷的愤怒,说:“我没有!我没有干这种事!”

余岚说:“去公社问一问,就知道你有没有干这种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