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蜜蜜婚宠总裁大人好野蛮

蜜蜜婚宠总裁大人好野蛮

何来桃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世界上的事情,有些时候,真的很无厘头。宣西前一秒还在处理医闹事件,下一秒就被某人压在储物间的墙上,这种感觉,真的逊毙了。她以为薄景是想占便宜,结果他却狠狠打脸想欺负她的人,摇身一变,成了医院的投资者。想要投资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宣西做出一点牺牲,想都不要想!她一看薄景就很不好惹,她才不要跟这个男人扯上关系。

主角:宣西,薄景   更新:2022-07-16 04: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宣西,薄景 的武侠仙侠小说《蜜蜜婚宠总裁大人好野蛮》,由网络作家“何来桃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世界上的事情,有些时候,真的很无厘头。宣西前一秒还在处理医闹事件,下一秒就被某人压在储物间的墙上,这种感觉,真的逊毙了。她以为薄景是想占便宜,结果他却狠狠打脸想欺负她的人,摇身一变,成了医院的投资者。想要投资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宣西做出一点牺牲,想都不要想!她一看薄景就很不好惹,她才不要跟这个男人扯上关系。

《蜜蜜婚宠总裁大人好野蛮》精彩片段

“臭娘们,你给我出来!”

宣西听见储物室外的医闹一边砸着门一边叫骂,她很想冲出去,可压在身上的男人根本不给她动弹的机会,她只要稍稍一动,男人便会强势的将她按回去。

世界上的事有时候真的无厘头,她前一秒在处理医闹,后一秒就被这个男人压在墙上。

这种感觉,逊毙了!

男人微微偏头,眼眸扫过她侧脸的几道抓伤和白大褂上的一个黑色脚印,最后看了一眼她的工作牌,峻峭的眼梢微微一挑,像锋利的刀片似的刮过她的脸。

“宣西......你姓宣?”

抿了抿因为气愤而微微发白的嘴唇,宣西冷漠又淡定的说,“是啊,莫不是先生对姓宣的女人都有......某种幻想,所以才会把我压在这里?”

男人轻轻一笑,在氤氲的光线之下,那猎鹰一般犀利的眼眸中透出一股高不可攀的摄人气势。

“女人嘴巴太厉害可不好,如果刚才你不是冲到那些医闹面前,他们也不会只针对你了。”

“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为难我的学生么?”这句话似乎点燃了宣西的负面情绪,她扭了扭被男人扣住的手腕,冷声低喝,“松手!”

她的手腕细的要命,他真怕自己再用力能捏断,于是,他那高大强壮的身体又向她下压几分,逼仄的空间内,两具身体贴着,吓得宣西赶紧停了手。

“你干嘛?”

男人眼眸微动,凌厉的眼神透过门上的磨砂玻璃扫了一下几个攒动的人脑袋,揶揄的道,“他们还没走,你要是再动,我不介意让他们看看现场直播......唔!”

他话没说完,宣西一脑门撞上他的鼻子。

又酸又疼,眼泪顷刻涌出来。

男人的上身微微后仰,可手却依旧没松紧。

身上的重量减轻,宣西想趁机逃跑,却被男人用力的按回去。

男人锋寒的五官阴沉了几分,漆黑的眼眸带着席卷一切的危险气息死死的盯着宣西的脸。

这么可怕的表情,配上那充泪的眼睛和红肿的鼻头......

噗嗤!

宣西非常不厚道的笑了。

她一笑,他更恼。

他的俊脸忽然低下来,宣西本能的偏头,可他的侧脸却贴着她的下颚线,精准的叼住她毛茸茸的耳垂,“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宣西,咱们走着瞧!”

说完,他倏然离开她,留下一句‘看看爷怎么给你收拾烂摊子’之后,拉开门走出去。

宣西正在纳闷他什么意思,忽然听见碰的一声巨响!

紧接着,就是声嘶力竭的嚎叫声,“医生打人啦,来人啊,救命啊......”

宣西立刻冲出去,只见被打的人揪着男人的衣领,“混蛋,还敢跟老子动手,赔钱,要不然我就找记者来!”

医闹还有理了,宣西一股火上来,举步走过去要讲理,却在距离医闹一步之遥的时候被男人修长的有力臂膀推住。

“我说过,爷给你收拾!”

谁用你收拾,我跟你很熟吗?

宣西反口就要怼回去,可她还未开口,就听见男人清朗的声音传出来,“我不是这里的医生,我也不会跟你们这种人讲道理,我只会以暴制暴!”

说着,男人慢条斯理的挽起黑色衬衫的袖子,动作优雅又缓慢,眼底没有丝毫波澜,似乎这对他来说根本是小场面。

紧接着,他忽然抬手抓住医闹的手腕,只听嘎巴一声,医闹握着手腕哀嚎倒地,其他医生见状,一起朝男人冲过去。

打斗场面就像放电影一样,男人的动作快的惊人,宣西根本看不清他如何出手,只见十几个医闹不出一分钟就倒地不起。

而男人似乎什么都没做,纯黑色的衬衫甚至没有半点褶皱的痕迹。

眨眼之间,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湛黑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有些呆愣的脸庞。

“你辛苦学了这么多年医,不是为了站在这些人渣面前任他们羞辱的,医生就不能打人么?谁说的?如果你怕脏了手不想打,那我替你动手!”

宣西呆呆的看着他,直到医院领导带着警察快步而来。

“警察同志,就是他们在医院打人。”副院长指着倒在地上哀嚎的医闹说。

警察行动迅速,像拎鸡崽一样将几个人拎出去。

等医闹被清理走,副院长屁颠屁颠的走到男人身边,恭恭敬敬的弯了弯腰,“薄先生,刚才真是感谢您仗义出手,如果不是您,真不知道那几个败类会把医院闹得如何天翻地覆。”

宣西愣了愣,薄先生?

放眼整个A城,谁能被别人低三下四的叫一声薄先生?

除了薄景还有谁呢?

男人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目不斜视,副院长弯腰弯了老半天都没等来薄景一句话,脸上也挂不住了,老脸胀的通红。

更重要的是,他这腰,到底是直还是不直起来呢?

苦了他的腰间盘啊!

“薄先生,为了感谢您刚才的仗义之举,在下请您喝杯茶,请您赏脸。”副院长又说。

薄景轻哼一声,面色如常,即便副院长哈腰这么久,他也不觉得尴尬。

“和你喝茶我没兴趣,不过如果宣医生作陪,就另当别论了。”

话都说到这了,如果副院长再不明白,他就是傻子。

薄景这是看上宣西了!

副院长赶紧给宣西使眼色,让她跟着过来。

现在,薄景要投资一个巨大的医疗项目,他们医院是合作研究方之一,如果能借此机会得到薄景的赞助,那医院未来三年都不会产生资金短缺的状况。

宣西脸色略白,副院长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陪酒女,可她不是陪酒女,她是女医生!

喝茶为什么她要陪着?

还有薄景这个败类,难道是故意弄这出报刚才的一撞之仇么?

说好的十年不晚,可这也太快了,简直就是现世报!

看着宣西不动,副院长也知道她的脾气,万一这尊佛绷不住闹起来,他可受不起。

于是,他走到宣西身边低声说,“小宣,你前几天不是要给一个心脏病儿童做免费手术么,现在,这就是个机会!”


宣西怔了怔,立刻明白了副院长的意思。

心脏科前不久收治了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童,叫小佳,因为家境不好没钱做手术,她就建议院里免费救治,可这个提议却被院里驳回,原因是,医院也是讲功利的地方。

见宣西不说话,副院长又说,“你再不点头,那孩子可就错过最佳手术时机了。”

抿了抿唇,宣西看向正前方的薄景,轻声道,“谢谢薄先生。”

闻言,男人的薄唇轻轻动了动,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他没说话,在副院长的指引下,转身朝着副院办公室而去。

宣西换了身白大褂,有将脸上的抓痕用粉盖了下,这才去了办公室,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给薄景斟茶递水。

谈话进行的顺利融洽,薄景的心情似乎不错,全程脸上挂着笑,完全跟打架的时候两个人,甚至还时不时的向宣西提出几个医疗问题。

虽然宣西和薄景不熟,但她可以肯定的是,这男人的恶劣程度简直可以跟流氓有的一比,就凭他看自己时那挑起的眉梢,她就能断定,他在发情!

“宣医生似乎对我颇有不满?”

“薄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们素未平生,何来不满一说?”宣西对薄景的印象并不好,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男人轻笑,眼神幽深又复杂,“既然如此,那我来问问宣医生的意见,你觉得我手里这1000万,该怎么投出去呢?”

刚才薄景和副院的谈话宣西也听的一清二楚,薄景手里有1000万的投资款,现在有五家甲等医院抢着要,这投资的主动权在他,而他来征求自己的意见,这是什么意思?

副院长使劲的给宣西使眼神,眼睛都快甩出眼眶子了,但是宣西也是有脾气的,从刚才到现在,薄景明摆着对她不怀好意,她不会傻到自己往坑里跳吧。

可是一想到那个可怜的孩子......如果可以,她真想自掏腰包给小佳做手术,可是,像小佳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如果能利用这笔投资建立一个基金,就可以帮助更多的孩子。

咬了咬牙,宣西张口就说,“院里需要你的投资!”

薄景单手拖着下巴,一双好看的狐狸眼似笑非笑的看着端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女孩,她脸上不施粉黛,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两个小脸蛋儿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生气有点红。

真是......好看的紧!

“我是商人,在商言商,我这1000万投出去,你们能给我什么?”

宣西和副院长都是一怔,他给医院投资能得到什么呢?除了名,还能有什么?

忽然,宣西眼前一亮。

“下半年,市里会投建一个老年院的项目,我们医院负责技术支持,如果你把这1000万给我们院,到时候我们一定向市里争取,把这个项目给薄先生。”

听到这里,薄景眼睑一垂,掩去眸底清冷的笑意。

一个老年院的项目无足轻重,如果他想要,就只能是他的,不过,瞧她那积极的样子,自己还真不忍心打消她的积极性。

于是,薄景挑了挑长眉,轻笑,“既然宣医生这样说,那就这么定了吧。”

说完,男人起身要走,副院长高兴的眼睛都笑弯了,推着宣西去送客,自己则是留在办公室。

到了医院门口,在薄景想要上车时,宣西忽然将车门按住,“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烽天特卫的总裁,还缺我们这个小项目?”

男人挽唇,低声回答,“的确不缺,但是你缺1000万,不是么?”

宣西咬牙,“薄景,你什么意思?开始替我跟医闹动手,现在还甩过来1000万投资,你......”

“不够明显么?”薄景漫不经心的笑了下,“我看上你了!”

“哈?”宣西彻底愣住,许久之后,她才无语的冷笑,甩下‘神经病’三个字之后,转身大步走进医院。

薄景看着她的背影,眼底弥漫出从未有过的温柔宠溺。

是的,宣西,我看上你了,不是刚才,而是......四年前!

宣西轻而易举的拉来了千万投资在医院迅速传来。

这天,宣西从手术台上下来,整理完回办公室,走廊拐角处,她听见韩爽和几个小护士议论。

“一个破老年院的项目换1000万投资,哼,鬼才信呢,宣西肯定和薄景是老相识,要不然,薄景会把1000万给咱们院?无非是给自己女人长脸。”韩爽愤愤不平。

“是啊,我听说那天医闹来闹事,还是薄景把宣西救了呢,俩人还在储物室里呆了好久,啧啧啧,宣医生平时看着挺正经的,怎么......”

“看着越正经,没准越火辣呢。”韩爽满口酸话。

“说完了么?”

几个人正说的起劲,忽然听见后头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具是吓了一跳,等看清来人是宣西,几个小护士立即心虚的退开,只留下韩爽一个人。

同是心外的医生,韩爽和宣西是同届,可毕业到现在,宣西无论是威望还是技术,样样强于她,弄得她在心外毫无威信可言。

真是太可恶了!

宣西双手插兜,走到韩爽面前,“我认识口腔科的医生,待会给你联络一下,让你去看看嘴臭的毛病!”

“哼~”韩爽几不可闻的哼了口气,“我嘴臭也好过某些人心坏把,给医院拉投资,给那个心脏病小孩免费做手术,你宣西是高风亮节么?还不是为了晋职称铺路,少跟我摆这副清高的嘴脸,恶心!”

宣西面色淡淡,心情一点都没受影响,“我有清高的资本,韩爽,如果你的笔记能有我一半厚,你每天最少做散台手术,你也可以跟我一样清高!”

“你!”韩爽被怼的脸色通红,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宣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远处几个小护士互相看了眼,心中不禁感慨,还是宣医生段位高,三言两语就把韩医生料理了......


因为很韩爽闹得不痛快,宣西为了避开和韩爽一起值班,特意选择了夜班。

这天,她正在和值班的小护士聊天,值班室的门忽然被人急促推开,“宣医生,急诊!”

宣西立刻起身,几个箭步就冲了出去,犹如一阵旋风。

人已经被推到了急诊门口,宣西走上去查看了一下情况。

病床上的女人闭着双眼,脸色苍白,大量出血,血量染红了衣裤,应该是流产。

宣西没再犹豫,立刻安排了手术室,一边进行B超检查一边做人工流产。

而就在这时,两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外冲进来,其中一个冷声道,“不能流产!”

宣西一回头,不由得一阵惊诧。

说话的人哼是薄景!

那刚才那个女人是......

宣西咬了咬牙,上次见面时信誓旦旦的说喜欢自己,这才几天,就领着个大肚子女人过来,而且看月份,那女人少说也有三个月了。

心中有种被耍着玩的不悦,宣西的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先生,如果现在不流产,孕妇的生命将受到威胁,你也不希望看见自己的老婆有生命危险吧。”

男人见是宣西,沉重的脸色顿时轻快了不少,他走到她身边,漆黑的眼眸灼灼的看着她略略有些发红的小脸儿。

十天未见,她好似又漂亮了不少。

“她不是我老婆。”

男人淡淡的解释,但这种不咸不淡的说辞显然让宣西理解成了推卸责任。

她最看不上这种男人!

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薄景忽然拉住她有些冰凉的手,温声细语的说,“如果我未来有老婆,那也只能是你宣西,其他女人,我谁都不要!”

宣西一怔,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的双眸深的像冬日里的夜空,黑的让人心动,偏偏那眸底又有无数闪烁的星辰,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涟漪。

她忽然想到那天他跟自己说:你不想动手,我替你收拾,你的双手,是用来行医的,而不是用来打架的。

心脏的位置在这一刻犹如擂鼓,如果不是宣西按住,那颗小心脏怕是要跳出来了。

下一秒,宣西陡然把手从那温暖的大掌中抽出来,冷着俏脸说,“这里是医院,薄先生注意点儿。”

“跟我未来老婆注意什么?有什么可注意的?”

“你......”

“进去那个女的是我发小,被渣男弄大了肚子,你可千万别往我身上安。”薄景又解释了一遍,生怕宣西误会了一样。

旁边的常智不置一语,只是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两抽,谁说薄景这个冷面阎王不会撩妹,那是过去他的封印没打开!

忽然,宣西的眼光狠狠的瞪向常智,常智浑身一激灵,赶紧使劲儿摆手,“不是我,不是我,你可别误会!”

宣西沉了口气,这才对薄景道,“既然是遇到渣男,那这孩子更留不得。”

“她家族遗传,女性怀孕几率很低,有的一辈子只怀孕一次。”所以,这很可能是她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

原来如此。

朝着薄景重重点了下头,宣西转身走进急诊室。

常智垫着脚尖,抻着脖子往使劲往急诊室里瞧了瞧,“这就是你说的那妞?诶我说,你的妞行不行啊?心外的也能治妇产科?”

“是病都是相通的,你懂个屁!”薄景拿眼梢睨了一下常智,大有已经脱离单身狗的优渥感。

常智撇撇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得意什么呀?依我看,这妞骨头硬得很,可不是能轻易搞定的!”

“给我放尊重点,别一口一个妞的,叫大嫂!”

常智,“......”

看着薄景那副‘泰然自若说瞎话’的姿态,常智给了他一个呵呵哒的表情。

整个救治过程很成功,孩子保住了,大人也脱离了危险,这是宣清在病床前站了三个小时,腰间盘的老毛病又开始发作。

跟薄景交代完之后,宣清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向办公室走去。

男人看着她,跟常智交代看着纪敏佳,转头,大步跟着宣西而去。

宣西进入办公室时才发现薄景也跟了进来,她忍不住问,“你不去看你朋友,跟我进来干嘛?”

“我重色轻友。”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宣西愣了好一会,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时,男人已经站在她身后,修长的手指攥成了拳头抵住了她的小腰。

“我给你按按。”

“不......啊!”

那个‘用’字还没说出口,薄景已经用力按下去。

宣西毫不迟疑的尖叫出声。

疼,可疼过之后却是从头到脚的舒适感。

薄景轻笑着看了她一眼,“心外第一刀就这么没用?”

宣西被按的脸色有些红,“你有用?”

男人面不改色的说,“我到底有没有用,你不用怎么知道呢?”

话音落下之时,薄景陡然用力,宣西猝不及防,啊的尖叫出声,旋即嗔怪的道,“你别那么用力好不好,我疼。”

“多几次就不疼了。”薄景认真的说。

宣西扭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若是让别人知道,烽天特卫的总裁给自己按摩,还不得笑掉大牙么。

虽然屋内气氛融洽,但屋外的人听着可不是那么回事。

“对对,就是那里......哎呀,舒服......那不行,疼疼疼,哎呀你轻点,疼死我了......”

几个小护士和实习医生面红耳赤的面面相觑,心想,宣医生果然如韩医生所说,男女之事上真叫一开放,居然在办公室里就......啧啧啧,真是......

香艳新闻以光速在医院传播开来,自然,宣西这个当事人并不知道,但身为八卦中心的纪敏佳却一清二楚。

宣西来查房的时候,纪敏佳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盯着她的脸看,宣西被她看的不自在,忍不住轻笑着问,“我脸上长花了?”

被宣西救了一条命,又经过几天的相处,纪敏佳已经认定了宣西这个朋友。

她神秘兮兮的勾过去,点点头说,“嗯,是有花,桃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