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清心寡欲保平安

重生清心寡欲保平安

双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前,简念初为了所谓的真爱,不惜放弃自己的尊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舒宇,可是一颗真心却遭到了无情的践踏!重生后,简念初看着眼前颐指气使的男人,不由得怒火中烧,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重蹈覆辙!于是曾经备受欺凌的傻丫头,成为了真正的女王!未料,那位人设阴狠毒辣的男人,竟然转了性子,整日里缠在她的身边……

主角:简念初,白舒宇   更新:2022-07-16 04: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念初,白舒宇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清心寡欲保平安》,由网络作家“双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前,简念初为了所谓的真爱,不惜放弃自己的尊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舒宇,可是一颗真心却遭到了无情的践踏!重生后,简念初看着眼前颐指气使的男人,不由得怒火中烧,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重蹈覆辙!于是曾经备受欺凌的傻丫头,成为了真正的女王!未料,那位人设阴狠毒辣的男人,竟然转了性子,整日里缠在她的身边……

《重生清心寡欲保平安》精彩片段

“简念初,你装什么死?”

这声音是......白舒宇?

简念初忍着剧痛瞳孔一缩,紧接着抬手,白嫩细致,手指纤长。

怔愣了几秒,眼泪突然就毫无征兆地大颗大颗往下掉。

她的眼睛......能看见了?!

视线里,白舒宇寒着一张怒气冲冲的脸,神情十分阴沉。

似曾相识的画面让她呆滞了几秒钟,简念初脑海亮光一闪,顿悟。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

脸上还落着泪,人却笑了。

嘴角不住地往上提,压都压不下去,半点没看到白舒宇黑沉着脸,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从来都对自己殷勤备至,有求必应的女人,这会儿不仅无视了他,对他的谩骂充耳不闻,还又哭又笑。神经病模式几乎耗光了白舒宇所有的耐性。

眼里闪烁着寒光,他掏出自己的手机递过去,阴测测地命令:

“立刻,马上,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用尽一切方法恢复慧儿的保研名额。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可她人都到M国了,还回来个屁!

巨大的喜悦被截断,简念初一下下擦干了脸上的泪。

回头看白舒宇时,眼神凌厉冰冷,像一把能要了人命的刀子。

语气也森然。

“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打电话......”

下一秒手机就被接了过去,“哐”地一声巨响,被狠狠地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简念初神情淡定到冰冷。

“现在电话打不了了。”

白舒宇蒙了,反应过来之后暴跳如雷。

“简念初你疯了?!这手机是......”

“章慧儿送的。”

抬起眼皮漠然地盯着他,简念初眼眶微红。搁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极大地隐忍着心底的恨意。

“我知道。”

上一世,手机折损是被她帮着白舒宇洗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放进了洗衣机。

就为了这么一个物件,她曾在对方的卧房门口跪了一整夜。

然后第二天不顾一切地飞去了M国,像条狗一样地祈求章慧儿帮忙重新买了一个。

等献宝似的将新手机交给白舒宇的时候,对方满眼都是惊喜,连她晕倒在地都没察觉。

后来在医院躺了足足好几天,这个男人更是连半面都没露。那么深刻的记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不记得?

不过现在,那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了。

白舒宇火从心起,明明前一刻还是唯唯诺诺的人,不过挨了一巴掌就完全变了个样子。

还敢挑衅他?

“你找死!”

拳头挥过来,简念初扯着嘴角赶紧后退两步避开。然后干脆利落地抬脚,直直朝对方踹去。

带着满腔的恨意,半点余地都没留。

“一巴掌换一脚。白舒宇,这是你自找的!”

谩骂声变成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似乎还不解气,简念初面无表情地去了厨房。

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把菜刀。

白舒宇瞬间脸色惨白。

“简......简念初,你想干嘛?伤人......伤人是犯法的!你不是喜欢我吗?你怎么忍心......”

“要你的命!”

别提喜欢,恶心。

黑沉如墨的瞳孔充满了厌恶,简念初几个箭步过去捂住了对方的嘴。

这个声音,这张脸,她多看一秒,多听半点,都觉着难以忍受!

举起刀的时候,在白舒宇惊恐万分的瞳孔里,简念初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自己。

哦,原来这个有恃无恐的男人也会害怕?

她想。

可她却在这样一个男人的手里,白白被蹉跎了十年的青春。

菜刀挥下去的时候,惨叫声听着格外痛快。

商业街中心地段的喷泉旁,单薄的身影已经坐了很久。简念初看着自己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整个人都在抑制不住地发抖。

这一切,都不是梦。日期显示,这是十年前。

没想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巴掌没让她死成,反让她回到了最初的开始。

一切还都来得及,来得及!

死命地握着手机,真实的触感让简念初激动到心悸。

直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在身边缓缓驶过,她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跟上去。

帝煌会所的装修奢华程度,一如既往地让人咋舌。

凌晨两三点钟,热闹的像是人间天堂。

即便在几年以后,简念初差不多已经成了这里的常客,但找到想找的人,也依旧花费了她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包间内乐声震天。

光线昏暗,气氛也暧昧。

“啪”地开了大灯,将一副放浪形骸的场景曝光在明亮的灯光下,简念初旁若无人地走过去,关掉了音响。

“顾少,我想跟你谈谈。”


畅嗨的气氛瞬间冷凝。

沙发的最里边,坐着一个年轻人。

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浑身透着一股子难言的桀骜跟放荡。整个人没骨头似的四仰八叉靠在沙发背上,不仅全无形象可言,衬衫领口更是大开。

胸膛上几个鲜红的唇印十分夺目。

因为刘海有些长,恰到好处地遮住了他的双眼,让人完全看不清他眼底的神情。

这样的顾铮看着十分陌生,差点让简念初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和那个在几年以后,在G省乃至全国一鸣惊人,以毒辣阴狠著称的商业奇才相差也太大了。

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敢有半点轻视。

“我是简念初。”

“啊?简念初?就是那个简念初?哈哈哈哈......”

简念初也算是L市的名人了。

好歹出身书香世家,父母都是对教育事业做出过贡献的人才。

偏大小姐长了个恋爱脑,对一个男人跪舔到没下限,迅速成了众人嘴里的笑柄。

所以这个名字一报出来,包厢里的人愣了零点一秒之后,几乎全部哄堂大笑。

刺耳的笑声让简念初神经紧绷,抿着唇角盯紧窝在沙发里的那人。

顾铮也跟着一起嗤嗤抖动了两下肩膀。然后一脚踹在身边人腿上,语调很拽。

“很好笑是不是?给老子闭嘴!”

笑声瞬间止住。

端着红酒的手指稍动。

“都出去吧。我来跟这位......简念初小姐聊聊。”

怎么听,怎么嘲讽。

很快,偌大的包间里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跟对方一独处,简念初才感觉到了一股子无形的压迫感。

眼前的人看着吊儿郎当,有一下没一下晃动着手里的酒杯,没个正行。或许是受到记忆的影响,简念初凝神屏气,总感觉这人不好惹的很。

来都来了,总不能退回去。梗着脖子,她的表情坚定到了几乎刚毅。

“顾少,我同意我们之间的婚约,我愿意嫁,愿意全力协助你在江家站稳脚跟。作为交换,我只希望您能终止江家的小苍兰科研项目。”

单刀直入的让人诧异。

头脑也很冷静,一点也看不出来传说中那个恋爱脑的舔狗属性。

明明应该是个长相甜美动人的小姑娘。

即便是素着一张芙蓉面,额头受伤半张脸染了血,也依旧还是能让人看得出五官明媚大方。

身量单薄倔强,又掺杂了几分惹人疼惜的楚楚动人。

还挺,勾人。

偏一双眼沉如古潭,透出跟年龄不符的稳重幽凉跟......沧桑?教人半点看不透。

有趣。

偏头看着她,顾铮舌尖抵着腮帮子,浓眉一挑,陡然笑了。

咧开一口的白牙,笑的见牙不见眼,阳光灿烂的如同没有半点心机的大男孩。

“好啊。”

就这?

简念初愣了。

竟,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

她为了白舒宇,不仅抗婚跟家里决裂,将自己的名声败坏了个一干二净不说,更是连累顾铮这个未婚夫被人嘲笑。

他竟什么都没有说。

还有终止项目的事情,连句为什么,都不问。

好在,他终归是答应了。

医院急诊室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

顾铮闲闲地倚在急诊室门口,把玩着手里的烟。

看到简念初走过来,凉凉启齿。

“处理好了?那就一起去见见我外公吧。”

这么快?

简念初禁不住心底一跳,乖乖点了点头。

“好。”

原本以为是要带着自己去江家,结果却是往医院后头的住院部走。

步入病房的时候,简念初突然想起来,这个时期,貌似是江家内斗最为严重的时候。

顾铮父母双亡,从小就在外公——江氏掌舵人的身边长大。

豪门阴私多,因为这个便利,顾铮在受到外公的亲自培养同时,却也被江家其他人多嫉妒。

强大的排挤下,生存都艰难,顾铮成功长歪。游戏人间,五毒俱全,始终游离在江氏核心权力之外不说,也逐渐被外公厌弃,彻底成了笑话。

后来更是所有人都对他嗤之以鼻,完全不将他当回事儿。

上一世的转折是江氏掌舵人,顾铮的外公去世之后,他才突然爆发。

以雷霆手段夺权,凭借一己之力将江氏易了姓。

更在商场上掀起血雨腥风,打破多行业的利润比例,逼得许多中小企业破产。

性格狠戾手段毒辣,几乎成了这个人的标签,而上一世简念初之所以会在后来还跟他有牵扯,完全是因为白舒宇。

白舒宇自主创业,公司刚刚走入正规,就遭遇了这场危机。

那是一场灾难般的金融危机,甚至都引起了好几个国家的重视。

可惜白舒宇不能客观看待事实,只一味地将错归结在简念初身上,说是因为她悔婚的缘故,惹得顾铮故意报复。

如今再想,这样的说法,简直就是笑话。毕竟当初她厚着脸皮找上门的时候,顾铮压根就没认出她是谁来。

能让简念初印象深刻的,只有对方当时的眼神。

阴郁冰冷,像极了一条从地狱爬上来的毒蛇,带着毁天灭地的狠绝......

病房已经有人在了。

顾铮开门的时候,简念初听到里头正有人小声交谈着。

可惜还没等他们进去,就有人听到动静率先探身出来。

看到顾铮的那一瞬,对方愤怒的气息暴涨,第一时间冲过来,揪着他的衣领就将人往外推。

“顾铮,你这是什么意思?!爷爷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故意带不三不四的女人过来气他吗?”

不三不四?

她?


对方话里话外的敌意,用意明显不好。

简念初心头一凉,登时就明白了顾铮特意带着自己过来的目的。

没理会身边有人故意为之的闹剧,她抱着花束快步进了病房。然后在一众不善的眼光中,朝着病床上的人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

“江爷爷您好,我是简念初。”

是她主动找上门去求合作的,既然甲方大佬肯给机会,那就必须好好表现,拿出应有的职业素养才行。

简念初十分真诚。

“听顾铮说您生病了,我特意过来探望,祝您早日恢复健康。”

简念初这一开口,瞬间就让病房里的气氛安静了整整一个度。

很快,一声嗤笑打破僵硬。

“简念初?顾铮,爷爷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你就公然找个冒牌货上门了?谁不知道那女人因为受不了你花天酒地,早就另寻新欢,并且......”

很好,有人砸场子了。

其实江家跟简家的关系,并没有多好。

只不过简念初的妈妈跟顾铮妈妈是闺蜜,两人开玩笑对亲家。

后来顾铮妈妈意外离世,不堪打击的江朝北却突然固守己见,非说要完成女儿遗愿,认认真真地把当初的玩笑当了真。

上辈子的简念初当然没配合,跟着白舒宇跑了。

也成功让江家人多了个攻击顾铮的名头,说他不洁身自爱,才连亡母定下的媳妇都守不住,进一步寒了江朝北的心。

算起来,当初顾铮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好像......也有她的份儿。

简念初内心深处深刻检讨。

“江爷爷,我父母知道您生病了也很担忧。只是他们现在手上都有项目,实在走不开,特意叮嘱我过来探望,代他们问好。

我爸爸还说,您上次托人送去的春日银辉布局极妙,哪天也要回赠您一幅画鉴赏呢。”

简念初已经很久很久都没跟父母联系过了。

她为了白舒宇跟父母决裂,关系恶化到极点。算起来,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她固执地搬出家门有段时间了。

简念初有点心酸,眼里莫名带了些湿意。

“江爷爷您可要快点好起来才行。”

病床上原本低垂着眼皮的江朝北,终于有了反应。

浑浊的眼底染上了那么一点疑惑的亮度,不见得有多友好。

“你真的是念初?”

“外公也相信我随便找个人来糊弄您啊?”

整了整衣领,顾铮脸上还是那种吊儿郎当的不正经笑。

“我们要结婚了。”

比较起简念初刚才造成的意外,这才是平地一声雷。

在场所有人,包括简念初在内,都惊了。

顾铮好像一无所觉,语气突然低沉了下去。

“这是妈妈当年的心愿,我......不想让她在天国不开心。”

一听这话,江朝北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

连连点头,嗓音微颤。

“好,好......”

简念初默默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

牛还是你牛。

江朝北:“既然你们决定了,那就事不宜迟,下周举行婚礼吧。你们也别闲着,明天就去把证给领了。”

简念初:“?”

其实我们真的没那么急......

不待开口说点什么,肩头多了一只大手。压下来的力道有点重,似乎暗含警告。

手的主人笑的如沐春风。

“好的外公。”

这么听话,江朝北更加开心了。

“成了家收了心,性子也就定了。城北那个项目,你准备准备接手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气氛再度一变。

看着病房中那些人的脸,简念初忍不住有点怀疑,自己找上顾铮,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这江家......明显是个比想象还要可怕的狼窝啊。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顾铮这样的人,会对她之前搞出来的那些事情完全不在意了。

本来就是个工具人,能用就行,还想要什么自行车?

原来她在顾铮这里,这么重要。

本着友好的合作精神,顾铮直接开车送简念初回了家。

然而站在家里民国风的小洋楼门前,简念初却犹豫了。

迟迟不敢按响门铃。

上一世的她,做错了太多。

生养她的父母,被她当成了仇人,反倒把一个白舒宇当成宝贝。

所有苦口婆心的劝说统统听不进去,只回与他们无尽的伤害。

后来父母相继出事,最关键的时刻,她这个唯一的女儿却陪着渣男拼事业,都没能回去见他们最后一面。

不想还好,越想,简念初就越是觉着,她上辈子为了渣男抛弃一切,最后却惨遭算计伤害,简直就是报应!

陈嫂出门买菜,乍然看到默默站在外面的人,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念念,你......”

下一秒转身,直奔着洋楼而去。

很快,又有一道身影踉踉跄跄地奔了出来。

看到对方短短几天就花白了头发,似乎足足老了十岁的样子,简念初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泪崩。

“爸......”

所有的委屈,在扑进父亲怀里的瞬间似乎都得到了宣泄,简念初哭的不能自已。

简易阳捏紧拳头,一边小心翼翼地安慰着女儿,一边满腔愤怒。

“念念,别哭。是不是那个混账欺负你了?爸爸这就去找他算......”

差点忘了正事。

很努力地压下满腔悲伤止住眼泪,简念初顶着一脸的泪痕抬头。

“爸,我是来拿户口本的。领证登记要用。”

听到这话,简易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地黑沉了下去。

当机立断地放手,头也不回地往回走。

“你走!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女儿!”

简念初:“爸,不是......你听我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