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向死而生的花

向死而生的花

梦南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人人都说安棠好命,竟然可以嫁给贺氏总裁为妻。在生下小少爷之后,更是坐稳了贺太太的位置。可是个中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孩子出生之后,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单独相处。更加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丈夫对她越来越冷淡,甚至已经到了嫌弃的地步。终于在受够了冷暴力之后,安棠提出了离婚……

主角:安棠,贺言郁   更新:2022-07-16 05: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棠,贺言郁 的武侠仙侠小说《向死而生的花》,由网络作家“梦南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人都说安棠好命,竟然可以嫁给贺氏总裁为妻。在生下小少爷之后,更是坐稳了贺太太的位置。可是个中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孩子出生之后,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单独相处。更加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丈夫对她越来越冷淡,甚至已经到了嫌弃的地步。终于在受够了冷暴力之后,安棠提出了离婚……

《向死而生的花》精彩片段

“呼,好冷。”

在凛冬刺骨的寒风中,安棠呼出一口白气,拿出总裁夫人的特殊通行证,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贺氏集团的顶层。

她站在电梯里,用冻僵的手指小心翼翼护着手中的保温桶。

夫妻七年,贺言郁一贯爱喝她煲的鸡汤。

昨天他回家取一份文件,安棠见他皱着眉头捂了一下胃,就立刻猜到,他一定是忙起来没时间吃饭,胃病又犯了。

她昨天一夜未眠,一直看着火,确保这是贺言郁最喜欢的味道。

电梯门一开,安棠却立刻掉头躲到了工具间。

糟糕。

她正撞上贺言郁在送客,几个衣冠楚楚的精英身着定制西装,旁边还站着秘书模样的漂亮姑娘,一群言笑晏晏,隔着一道门,和安棠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复又低头看看身上的棉袄长裤,暗自庆幸,幸亏她反应快,不然贺言郁又要不理她了。

“各位放心,我们贺氏定不负所托。”

贺言郁含笑站在电梯口,亲自帮合作伙伴按下电梯,几人纷纷叫道不敢当,一番寒暄,顶楼才恢复了宁静。

安棠透过门缝,见贺言郁微不可查的揉了揉太阳穴,方才忧心忡忡的走到他跟前:“言郁,我给你送鸡汤来了,快趁热喝点。”

贺言郁瞧她一眼,并未接过鸡汤,直接回了总裁办公室。

一众助理秘书被他的脸色吓得大气不敢出,只有安棠恍若未觉。

男人的步子太大,她只得小跑着跟上,嘴里不住的絮絮叨叨:“你看你,又穿这么点,饭也不好好吃,能不得胃病才怪呢,只有把身体养好了......”

贺言郁的神色有些疲惫,又懒得跟她解释,一把将安棠拉进来甩上了门。

那力道之大,让外面的人心都跟着颤了一颤。

安棠无措的站在一边,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以后别做多余的事情。”贺言郁坐在办公桌后,轮廓分明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只这一句话,就让她的心不断下沉。

贺言郁生气,是在怪她差点撞上合作伙伴,又给他丢人吗?

他果然又嫌弃她了。

“是我不好,快来喝汤吧。”安棠勉强笑着,给他盛了一碗。

她心神不宁,手劲稍微重了些,几滴带着油光的汤汁便泼洒出来,在黄花梨木的办公桌上显得格外刺眼。

贺言郁所剩无几的耐心,一瞬间被她消磨了个干净。

“安棠,我真的很忙,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只知道吃饭睡觉吗。”贺言郁声音里的冷意,让办公室里的温度猛然降了下来。

他拨通办公室内线,“把夫人的礼服首饰送进来。”

转头看安棠,却见她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罢了。

安棠什么都不懂,他和她置什么气?

贺言郁在心中暗自叹气,冷硬的气势略微和缓:“晚上跟我出席一个慈善宴会,别露怯,别乱说话。”

“嗯。”安棠重重点头,一时间又雀跃起来,眉开眼笑。

辰辰出生后,他们有多久没有单独相处了?

哪怕是出席活动,也算是约会了吧?

车厢内是无言的静默。

“言郁......”

“闭嘴。”

贺言郁一路都在处理事务,让安棠都不敢开口,一直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其实他也没这么忙,但他和安棠实在没什么好说的,话不投机半句多。

如果不是主办方要求夫妻出席,他根本不会带安棠来走这一趟。

“贺先生贺夫人,这边请。”

侍者接过俩人的大衣外套,为他们推开了宴会厅的大门。

贺言郁作为富豪榜上的新贵,使得俩人顿时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安棠深吸了一口气,忍住胳膊上冻出的鸡皮疙瘩,脸上堆砌起大气温婉的笑意,迎接这场硬仗。


贺言郁看着前方握手交谈的几人,正是他一直在争取的项目,微微侧头道:“我去谈事情,在这等我,别乱说话。”

他抛下一脸茫然的安棠,径自离去了。

安棠百无聊赖的站在那,为了掩饰紧张,拿起一杯香槟尝了一口,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她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这种场合。

“哟,贺夫人可是喝不惯?”

贺言郁一现身,就被无数道目光追逐着。

几个千金名媛看着这个身高腿长的男人,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他们这种权贵圈子里,钱权才是最重要的,贺言郁不光两者都有,还容貌俊美,自然是凤毛麟角一般的人物。

安棠转头,惊觉自己已经被几个香气袭人的女人围了起来,她们俱都妩媚动人,面上虽笑着,却让安棠直觉她们不怀好意。

她笑道:“没有喝不惯。”

“贺夫人被贺总金屋藏娇,今天终于现身宴会,可算是委屈你了。”那女人眼里闪过诡异的光,将安棠从上至下扫了个通透。

安棠盯着她审视的目光,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据说贺夫人来自南方,难道是毕业于文森特大学?”

旁边的年轻女孩咯咯笑道:“我刚拿到在那拿到硕士学位,怎么没有听说过贺夫人?”

“那你一定是海外留学归来了?”

“你父亲是谁?家世如何?”

见安棠一直但笑不语,那人恼怒起来:“夏曦问你家世如何,你连回答都不屑吗?”

这下她可糊弄不下去了。

安棠干脆坦然道:“我只是普通大学毕业,让大家见笑了。”

话音一落,看向安棠的眼神全都异样起来。

在场的谁不是人精?

家世稍微好一点的,哪怕是花钱买,也要拿出进修过的学贺装装样子啊!

传言贺言郁如今35岁,明面上只有一个儿子,和病重的妻子恩爱甚笃,她们也不敢直接触了他的眉头。

现在安棠亲自证明了,她刻意不出现在公众场合,只不过身份低微拿不出手罢了!

安棠又何德何能,能得到贺言郁的爱?

几个女人向她逼近了一步,安棠攥着酒杯的手指发白,手心直冒冷汗,面上的镇定再也维持不住。

“你一定是爬床搭上的贺总!”

“你连夏曦都比不上,怎么配得上贺言郁?”

“就是,我还当她有什么了不起的,一没学识二没背景,她连进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大家看她的手,一看就是做惯粗活的......”

......

安棠一句句听着,攥紧拳头拼命劝自己忍下去。

她又给贺言郁丢人了。

“好啦,”那个叫夏曦的女孩突然拉着安棠的手,解围道,“你们怎么趁着贺总裁不在,就欺负他的人?”

“谁欺负棠棠了?”

男人看了夏曦一眼,低沉如丝绒般的嗓音刮过耳畔,几个女人顿时红了脸不敢开口,生怕刚才的话被他听见了。

贺言郁回来了。

安棠一看到他,万般的委屈都涌了上来:“言郁,我有些不舒服,你带我回家吧。”

“好,回家。”

贺言郁笑着安抚她,揽着她的肩,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离开了。

安棠见他显露出少见的温柔神色,难过道:“言郁,她们都欺负我。”

“夏曦不是一直护着你吗?”

“她明明和那些女人是一伙的!”

车门关上的那一刻,贺言郁面上的温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们说的并没有错。”

“什么?”安棠愣住。

他英俊的面容隐没在黑暗里,冰冷无情:“你的学贺的确普通,却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自怨自艾,是指望我来安慰你吗?”


“还有,夏曦是我给辰辰请的法语老师,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你无知粗鄙就算了,别误了咱们儿子的学业。”

她自怨自艾...她无知粗鄙......

安棠浑身的血液都被凝住了。

她没有夏曦年轻漂亮,就得承受丈夫这样的斥责吗?

半晌,她用不住颤抖的嘴唇,声音哽咽道:“辰辰才六岁,不需要什么法语老师。”

贺言郁嗤笑一声:“辰辰即将面临私立小学的入学考试,竟连考试的内容都没记住。你这个当妈的教不了他,我就请别人来教。”

安棠蓦然想起宴会上贺言郁和夏曦对视的那一眼,什么都明白了。

归根结底,贺言郁还是觉得她不配。

“你是要请人来当老师,还是请一个配得上你身份的人给辰辰当母亲?”

“够了。”

贺言郁最讨厌她的无理取闹,强硬道:“辰辰的教育问题,你无权干涉。”

车在别墅前停下。

贺言郁迈开长腿便要出去,衣袖却被拽住。

七年了,这个从前会让他心生怜惜的动作,早已让他厌烦。

他不顾车内的女人被甩的一跌列额,居高临下的道:“安棠,你不懂我在想什么就罢了,还妄想拖累咱们的儿子。如果我再纵容你目光狭隘,迟早会毁掉辰辰将来的路。”

“你不是一个好母亲。”

安棠愣在那,一时间连眼泪都忘了掉,如遭雷劈。

她存在的全部价值,被她的丈夫轻飘飘的一句话否定了。

一念地狱,不过如此。

她跌跌撞撞的踩着高跟鞋,赤裸的脚踝踏在雪地里,脚被冻得麻木失去了知觉。

她失魂落魄的,一步一步朝那个让她付出全部心血的家走去,只觉得贺言郁带给她寒意,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比寒冬的风雪更为可怖。

王婶给她开了门:“太太,先生说把小少爷的房间挪到二楼,让他离你远一点。”

“知道了。”

安棠面容麻木的回了房,没有理会王婶窥探奚落的神色。

目光触及到房间里全部被放平、面朝桌面的相册,安棠瞬间神色大变,急奔过去,将相册一一扶正,摆着最显眼的位置。

泪水一滴滴打落在相框上,照片里的一对璧人还冲她笑着。

“安棠,你可曾料到自己会有今天......”

安棠其实容貌并不丑陋,相反,哪怕她已经29岁,依旧带着江南女子独有的清丽白皙。

年轻时的贺言郁遇见她,只一眼,就被她眸子里氤氲的水汽迷住。

他们一见钟情,在家人的祝福下闪婚。

贺言郁在商业上的天赋逐渐展露,短短几年,就将贺氏做到了超越父辈几倍的规模。

贺言郁不断进步着,她却困在这个家里,只会嘘寒问暖,止步不前。

从甜蜜到争吵,后来,贺言郁连吵架的时间也没有了。

辰辰是他们唯一拥有的共同话题。

但此时此刻,她连靠近自己儿子的资格都被贺言郁残忍的剥夺了。

她还剩什么呢?

......

夏曦第二天就来了。

她带辰辰进了书房,俩人欢快大笑的读书声不断传出来,砸在安棠的耳朵里,让她苦涩难言。

“课上完了?”

安棠暗自松了口气,摸摸儿子圆乎乎的小脑袋,笑道:“快谢谢夏老师,咱们一块送她出去。”

“不!我要夏老师跟我一起吃饭!”

辰辰突然过去抱住夏曦的腿,死缠烂打着,如果安棠不答应,他绝不会放手。

夏曦笑看着安棠,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

那笃定淡然的神色,赫然是在向安棠宣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