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枕上婚宠傅少请慢撩

枕上婚宠傅少请慢撩

云如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年前,沈叶梓惨遭堂姐算计陷害,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还被迫卷进杀害前男友妹妹的案子。六年后,她涅槃归来,成功跟陆家大少爷订婚,却不料,阴魂不散的前男友傅璟之,竟然是她未婚夫的小叔。订婚宴上,未婚夫神秘失踪,某人隆重登场,取而代之。结婚后,傅璟之查清当年真相,知晓沈叶梓所承受的冤屈和苦楚,他一手摧毁陆家,冲冠一怒为红颜!

主角:沈叶梓,傅璟之   更新:2022-07-16 05: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叶梓,傅璟之 的武侠仙侠小说《枕上婚宠傅少请慢撩》,由网络作家“云如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沈叶梓惨遭堂姐算计陷害,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还被迫卷进杀害前男友妹妹的案子。六年后,她涅槃归来,成功跟陆家大少爷订婚,却不料,阴魂不散的前男友傅璟之,竟然是她未婚夫的小叔。订婚宴上,未婚夫神秘失踪,某人隆重登场,取而代之。结婚后,傅璟之查清当年真相,知晓沈叶梓所承受的冤屈和苦楚,他一手摧毁陆家,冲冠一怒为红颜!

《枕上婚宠傅少请慢撩》精彩片段

“沈小姐,恭喜!你怀孕了!”医生的话,依稀在耳边回响。

沈叶梓坐在车里,手指蜷缩几乎要将化验单捏碎。

怀孕了?

她和傅璟之的孩子,可是他会让她生下来吗?

三天前,傅璟甜车祸身亡,监控显示,只有她接近过那辆车。

可那天,真的只是傅璟甜约了她。

汽车停在傅家大门外。

她刚下车,就看到那辆黑色的越野缓缓驶过来。

“璟之......”

“滚!”

“璟之,你听我解释。”她跟着汽车,“真的不是我,我虽然不喜欢你妹妹,可也没必要害她,我跟她无冤无仇......”

“是啊,无冤无仇!”汽车停下来,男人打开车门,脚步停在她面前。

她心里升起一抹希望,然而下一秒,却被人狠狠捏住脖子,“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她才多大?就因为她不喜欢你,就因为她总跟你吵架?”

“不是的璟之,你相信我,你信我一次啊!”她几乎喘不过气。

“信你?”男人眼眶泛红,眼睛里压着血色。

直接把监控照片扔在她脸上,“这些,你要怎么解释?”现在证据都已经摆在面前,她还要怎么狡辩?

沈叶梓踉跄着,后退两步,她摇头,“不是我......”

真的不是她,可是她也不知道这些所谓的证据,是怎么来的。

她只希望,他能信她一次,哪怕一点点。

或者给她一些时间,让她来证明。

可男人却根本不想听,他推开她,周身都是冰冷的气息:“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璟甜是他唯一的妹妹,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亲人。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掐死这个女人。

“你要怎样,才肯信我?”

沈叶梓站在那里,整个人摇摇欲坠,她抓住男人的手,还想恳求。

他低下头,看着那张清纯无辜的脸,眼里渐渐染上了残忍:“你想赎罪?那就去璟甜的墓前,要是跪到她原谅你,我就信。”

“璟之......”

男人甩开她的手,转身上车。

天色阴沉,似乎快要下雨了。她站在风里,看着男人决绝的背影。

“好!”

她挺直了背脊,忽然开口,“我去跪!”

他想让她跪,她就跪!

人不是她撞的,她不会背这个锅。如果她跪了,他就肯听,就肯相信。

那么,她跪!

......

沈叶梓在墓园跪了一整夜。

夜里下了好大的雨,八月的雷雨,狂风怒号。她瑟瑟发抖,害怕地抱紧自己。

“璟之,我怕!”

“璟之,抱抱我好不好?”

“璟之......”

从前这种时候,她总喜欢缠着他。

可现在,荒山坟场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守墓人的岗亭,还亮着一盏灯。

瓢泼大雨从头顶浇下来,耳畔的风鬼哭狼嚎,她护着自己的肚子。

膝盖早就痛到麻木,她强硬地咬着唇,嘴里的腥甜,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血水。

她想,他回来吗?

会的吧,他其实也是在意她的,不是吗?

然而一整夜,她没有等到他,只等来大伯的一通电话。

“叶子不好了,你爸妈出事了!”

“沈氏破产,你爸接受不了这个打击,跳楼而亡,你妈妈心脏病发作......”

后面的话,沈叶梓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下一秒再也撑不住,重重倒在了地上。


六年后。

宜城,暗夜酒吧。

“叶子,嫁给我!”单膝跪地的男人看着沈叶梓,一脸真诚。

这个男人,是陆家最年轻的小少爷,陆城。

六年前,陆家勾结她大伯,通过手段恶意操作,害得沈氏破产,她的爸妈也因此丧命。

她勾起唇角,仰头喝下杯中的酒。

“你爱我吗?”

修长白皙的手指,挑起男人的下班,嘴角的笑容又浅又淡,却带着别样的妩媚。

“当然爱!”

男人信誓旦旦,“叶子,让我照顾你的下半辈子,好不好?”

四目相对,男人眼里都是真诚。

但沈叶梓却忍不住想笑,花名在外的陆家小少爷,他的真心值几个钱?

不过,既然是陆家的人,她自然要陪他玩玩。

“好啊,那你什么时候带我见家长?”

“你......答应了?”陆城没有想到,他和沈叶梓认识三个月,但从第一次见她,他就知道,这是自己要娶的人。

这三个月,他穷追不舍,没想到她真的会答应。

他迫不及待点头:“好,我今晚回去就安排!”

沈叶子起身往外走,“我等你消息。”

走出酒吧,手机正好响起来。

她穿上外套,扫了眼,备注是:宝宝。

“夏夏。”是小宝打来的,六年前她被陷害,没有人信她。

后来为了躲避陆家和大伯的迫害,她不得已逃到国外,生下了两个宝贝。

大宝是个男孩,叫沈初语,小宝是女孩,叫沈初夏。

电话里,是小女孩软软糯糯的声音:“妈咪,你该回家了,你的宝宝想你了。”

“宝宝今天,有没有乖乖听话呀?”

她回国,暂时把两宝寄养在舒颜那里。舒颜不仅是她的助理,更是她的闺蜜和亲人。

“有乖乖哦,夏夏乖乖,哥哥也乖乖。”

相比初语,初夏的性格更活泼一些。

“好啊,妈咪马上就回来了。”沈叶梓嘴角的笑容也变得宠溺,“要听舒舒阿姨的话哦。”

“嗯,盖章保证哦。”保证奶声奶气,却气势很足。

沈叶梓笑笑,她的两个宝贝,就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

此时酒吧二楼。

视野最好的位置,男人正眯着眼睛往这边看。

傅璟之今晚喝了不少,最近陆家那边糟心事多。余柯臣作为他的好友,多少知道些。

五年前,陆氏重组,傅璟之作为陆氏接班人,被老爷子从外面接回来。

可陆氏那么多亲戚,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看什么呢?喝酒。”余柯臣举起酒杯。

男人却没有动,他的目光看着酒吧门口的方向。

那个女人......

他忽然站起来,吓了余柯臣一跳,“怎么了?”

“没事。”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像是回过神。

“到底怎么了?”他的状态让余柯臣有些担心。

然而男人却仰头,将手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

今晚,他真是喝多了,怎么会看见那个女人。六年前,她害死璟甜后,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他让人去她的学校查过,沈叶子,查无此人。


傅璟之以为自己已经忘了。

这么多年,他早该忘了那个女人。

喝完手头的酒,他才起身下楼。哪怕是喝多了,他也永远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余柯臣摇摇头。

下楼的时候,遇到陆城。

陆城也明显一惊:“小叔?”

傅璟之的脚步停下来,虽然脑袋疼得厉害,但也不过微微拧了拧眉:“你怎么在这里?”

“我......”

陆城其实有点怕自己这个小叔,虽然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但五年前,傅璟之刚回来就以雷霆手段接管了陆家。

对外,他是神秘低调的陆氏集团总裁。

对内,也是陆家人人都忌惮的存在。

求婚的事,他不敢隐瞒,老老实实交代了。

交代完,又试探着问一句:“到时候小叔有空吗?”

不管怎么说,小叔也是陆家掌权人。双方家人见面,如果小叔肯赏脸,也算是对对方的重视。

陆城这么些年花名在外,但他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女孩。

自从见到她,就想把这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他内心是希望小叔能去的。

但傅璟之兴致不高,抬脚要走,“再说吧。”

“那小叔一定要来!”

对待自己小叔,陆城简直恭敬得不得了,“我和叶子到时候等着您。”

“谁?”

正准备从他旁边过去得男人,脚步顿了下,那个名字,像是猛然间触到了他的逆鳞。

陆城不知道自己哪个字说错了,有些心虚:“我和叶子......”

叶子?

细碎的冷意在男人眼中蔓延,陆城才察觉哪里不对,“小叔?”

男人攥紧的手心松开,仿佛是冷笑了声。

太阳穴的疼痛更加剧烈,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明知道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可他压下心头那点异样,到底还是松了口:“什么时候?”

听他这么问,陆城才反应过来,连嗓音都带着激动:“明晚。”

“好。”

男人没有多说,从他旁边走过去。带起的冷风让陆城觉得有些不真实,小叔真的答应了?

......

当晚,沈叶梓就接到陆城的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激动:“叶子,我这边已经商量好了。明晚我爸妈回来,还有小叔,大家一起吃个饭。如果你那边可以的话,等我安排好就把时间地点发给你”

沈叶梓眼眸微闪,陆城的小叔?

据说是陆家现任的掌权人,不过这些年她查过陆家不少资料,都没有查到这个男人。

只知道对方神秘低调,是害死她父母的罪魁祸首陆正全的小儿子。

一直养在外面,五年前陆正全得了绝症,临死前才把他接回来。

沈叶梓并不恨他,可陆氏集团当年参与那件事的人,她一个都不想放过。

还有她的好大伯。

当年联合外人,害死她的父母,害得她家破人亡,甚至连她也不想放过。

想到这里,她勾了勾唇:“好啊,我没问题。”

挂了电话,她站在阳台往外眺望。

陆家的人,终于要见面了。

既然如此,她也是时候该回一趟沈家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