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回1997

重回1997

卷土重来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辰原本应该在召开董事会,可是在睁开双眼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站在破败不堪的街道上!熟悉的场景映入眼帘,这时候竟然是1997年!在意识到自己重生之后,沈辰火速赶回家,希望一切来得及!上辈子,女儿病重离世,妻子因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最终服毒自杀。沈辰发誓,绝对不会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

主角:沈辰,柳雨霏   更新:2022-07-16 05: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辰,柳雨霏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回1997》,由网络作家“卷土重来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辰原本应该在召开董事会,可是在睁开双眼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站在破败不堪的街道上!熟悉的场景映入眼帘,这时候竟然是1997年!在意识到自己重生之后,沈辰火速赶回家,希望一切来得及!上辈子,女儿病重离世,妻子因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最终服毒自杀。沈辰发誓,绝对不会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

《重回1997》精彩片段

夕阳余晖,洒落大地。

傍晚的清凉,让原本略显冷清的街道,变得热闹了起来。

马路上,几个小屁孩滚着铁环,兴奋的你追我赶,不时被路过的拖拉机司机大骂几声。

沈辰目光呆滞的看着大街对面墙上,“计划生育,利国利民”几个大字,脑子里一片浆糊。

眼前这条熟悉的马路,分明是自己三十多年前生活的地方。

可自己不是正在召开董事会,讨论集团未来三年,如何跨过千亿市值这一门槛吗?

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在做梦?

“新白娘子传奇开始了,快回家看电视啦……”

一道兴奋的大喊声,将沈辰从神游状态惊醒过来,随后就见原本热闹的马路上,众人一哄而散,争先恐后的回家看电视。

没过多久,熟悉的千年等一回的旋律,顿时在耳边不断响起。

“啪!”

沈辰用力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剧烈的疼痛让他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眼前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难道……我重生了?”

脑海中忽然生出的念头,让沈辰激动得全身发颤,他连忙拉住旁边摇着蒲扇的大爷问道:“大爷,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啊?”

被拉住的大爷上下扫了沈辰一眼,莫名其妙道:“1997年6月19号啊,你小子不会打牌打迷糊了吧?”

沈辰闻言,顿时一愣。

几秒种后,沈辰就跟疯了般,撒腿就往不远处的供销社跑去。

1997年6月19号,这是个让沈辰刻骨铭心,至死都铭记着的日子。

他永远无法忘记,在县医院的病床上,女儿果果被宣布死亡后,医生用白布盖住她稚嫩身体的那一瞬间。

他更无法忘记,妻子柳雨霏因为无法承受打击,抱着女儿骨灰哭了整整三天三夜,眼泪流干后,眼眶中鲜血成行流下的一幕。

女儿下葬后的当晚,妻子柳雨霏吞服了大量安眠药,抢救无效离世这件事,更是沈辰往后余生不敢触及的痛。

光是想想,上一世,柳雨霏为自己,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沈辰就心如刀割。

如今能够重活一世,自己就决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而且还要倾尽一切挽回妻子,让她这一世不再受半点委屈。

为了早点见到妻子,短短两分钟时间,沈辰就回到了位于供销社二楼的家中。

刚一推开门,沈辰便看到一个身穿淡青色连衣裙,满脸憔悴的女子,正目光呆滞的坐在沙发上。

妻子柳雨霏的身影,映入眼帘那一刻,沈辰顿时泪如雨下。

三十多年来,每一天晚上闭上眼睛,这道身影都会浮现在眼前,已经成了沈辰毕生的心魔。

沈辰多想和她说一声对不起,多想能有个机会可以弥补她。

老天开眼,妻子真的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沈辰激动得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雨霏……”

柳雨霏一看到沈辰,顿时从沙发上扑过来,死死抓着沈辰的肩膀摇晃道:“存折呢?快点把存折给我。”

刚想用力抱住妻子的沈辰,听到妻子的话后,身体顿时如触电般呆立原地,心中更是不可抑制的喷涌出一股难言的恐惧。

前些年,沈辰因为沾上赌博的恶习,掏空了整个家。

家里一切日常开销,全靠妻子柳雨霏微薄的工资勉力支撑。

但哪怕是这样,沈辰依旧用各种理解和借口,从妻子身上榨取每一分钱。

后来柳雨霏所在的棉花站因为改制,被迫下岗,单位买断工龄,一次性就补偿了两千多块。

就在昨天晚上,沈辰知道了这笔钱的存在后,偷偷拿存折去取了钱,妄图用这两千多块钱去翻本。

谁知道女儿果果昨天晚上出门玩耍的时候,不小心从二楼上摔下来,后脑勺正好磕在石头上,现在正在医院等钱做手术。

柳雨霏一夜没睡,疯了般到处找沈辰,但沈辰这次跑到了乡下,等打完牌回来的时候,身上的钱早就输得干干净净了。

正因为没有等到钱做手术,女儿伤势又忽然恶化,最终酿成让沈辰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惨剧。

时隔三十多年,再一次回到这个让沈辰悔恨终身的节点,再一次面对即将到来的噩梦,沈辰只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

“难道这一世,我还是要眼睁睁看着妻子和女儿离我而去吗?”

“不,绝不……”

沈辰死死握着拳头,表面上却是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道:“雨霏你先别着急,钱我取出来了,不过有个朋友让我把钱借他周转一下,要是急用钱的话我现在就去让他还钱。”

柳雨霏顿时就是一个踉跄,满脸绝望道:“你是不是把钱输光了?你知不知道果果正在医院,等着那些钱救命?你知不知道要是交不上钱,会有什么后果?”

沈辰知道,妻子情绪已经濒临崩溃,自己决不能说钱输光了,否则妻子绝对难以承受。

所以沈辰强作镇定道:“没有没有,雨霏你相信我一次,我现在就去找他要钱,一定把两千六百块钱一分不少的拿回来。”

“够了,我受够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柳雨霏眼中淌出,哭泣道:“你要出去喝酒,我忍了,你要出去赌钱,我忍了,你对我和果果不闻不问,让我一个人撑起这个家,我也忍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去打牌,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把钱输光,我的果果,要是没有那笔救命钱,她会死的啊,她今年才五岁,她……她……”

说到这里,柳雨霏两手死死捂着脸颊,无力的滑倒在地上,大声哭泣着。

妻子绝望的哭泣,让沈辰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他很想安慰妻子,但张了张嘴,却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口。

沉默了许久后,沈辰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妻子面前,并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柔声道:“雨霏,我就是再怎么畜生,也不会拿女儿的生命开玩笑。”

“钱,我是真的借给一个朋友了,你等我几个小时,我一定会把钱要回来,如果我要不回来钱,我就陪果果一起去死,我不配当她父亲。”

也许是沈辰破天荒的下跪,也许是沈辰决绝的语气,又或者是柳雨霏不愿放弃这最后的希望,所以在听到沈辰的话后,她缓缓抬起头来,带着哭音道:“几点?”

“最迟不超过十二点。”

柳雨霏闻言,缓缓闭上眼睛,无力的点了点头。

沈辰将妻子扶到沙发上坐好后,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雨霏,你先去医院照顾果果,十二点之前,要么我拿着钱回来,要么我先走一步,在黄泉路上等着女儿。”

“我绝对不会让你和果果再离开我,哪怕是死!”

 


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大街上后,沈辰环顾自周,心中一片迷茫。

依靠自己上一世的记忆,沈辰并不缺少赚钱的方法和机会,但大都需启动资金和时间。

偏偏自己身无分文,而且最缺的就是时间。

而且97年的时候,大米不过六七角一斤,猪肉也才一块多一斤,就连城里的房子也不过三四百一平。

在县城里找一份工作,工资也就两三百一个月。

月收入能够超过一千的,就已经属于高新阶层了。

想要在短短四个多小时内,赚到至少两千六百块钱,也就是普通工薪阶层大半年的收入,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可不管再难,沈辰也必须做到,重活一世,如果不能弥补遗憾,那自己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站在马路边,沈辰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的记忆。

许久之后,沈辰忽然神色一动,想到上一世的今天,曾经发生过一件怪事。

距离县城不远的花果山杨梅种植基地,今天正是第一天开园摘采的日子,不但现摘现卖,而且价格也很便宜,吸引了许多人携家带口前去。

不过十点多钟的时候,会有一股强冷空气过境,不但带来了特大暴雨,甚至还下起了冰雹,砸伤了不少人。

如果自己赶在下冰雹之前,弄到一批雨伞的话,肯定能大赚一笔。

问题是自己兜比脸都干净,在街坊邻居们中的名声也早就臭大街了,想要借钱完全不可能。

那自己要怎么才能空手套白狼,搞到大批雨伞?

上一世,妻子和女儿离去后,沈辰幡然醒悟,痛改前非,从白手起家一直奋斗到数百亿身家。

两世为人,足足近百年的阅历,让沈辰拥有足够的智慧和底气解决任何麻烦。

所以思考了一会儿会,他心中便有了主意。

一路来到一家杂货铺门口,沈辰抬头看去,发现杂货铺里面卖的,主要是一些诸如床单被子之类的生活用品。

雨伞也有卖,而且有两种,一种是比较老式的黑布长伞,一种是样式比较新潮的折叠雨伞。

沈辰想了想,抬脚走进店里。

老板是一个留着小平头,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见有生意上门,他放下手中的收音机,站起来后笑着招呼道:“兄弟,要买点什么?我这的东西物美价廉,包你满意!”

“老板,你这雨伞怎么卖的?”

“长伞六块,折叠伞八块。”

沈辰点了点头,拿起黑布长伞道:“这种长伞,你有多少货?”

小平头愣了一下,随后拆开一包三块钱的天下秀,抽了一根递过来道:“几十百来把总是有的,要是不够的话,我还能从别的地方调货。”

沈辰没有接香烟,继续问道:“如果量大的话,能便宜多少钱?至少两百把以上。”

一听这话,小平头顿时意识到来了大生意,热情的拿了个凳子请沈辰坐下后,伸出了四根手指头。

“要是两百把的话,可以降到四块钱。”

沈辰闻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小平头见状,咬牙道:“三块五,也就看兄弟你人不错,要的量也大,其他人来的话,最低也是四块。”

“老板,现在这种黑布长伞已经不时兴了,又丑又不方便带,你屯着又占地方还压资金,我帮你清库存,好歹给我个诚心价是不?”

“这……”小平头想了许久,最后满脸肉通道:“那就三块,一分钱都不能少了,再少我就没得赚了。”

沈辰想都没想,便再次压价道:“两块五,而且我要的量还能再大些,至少三百把。”

一听这价格,小平头都快哭了:“兄弟,你这也太狠了吧?”

沈辰笑了笑,道:“另外,还要跟老板你商量个事儿,我现在身上没钱,要等伞卖出去才能给你。”

小平头闻言,直接就跳了起来,脸色难看道:“我说兄弟,你这是没事拿我找乐子呢?”

“老板你先别激动,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这的长伞只要不超过五百把,我都要了,每把按照三块钱的价格给你,然后我给你写个欠条,再把身份证压你这,伞到了我也不会拿着东西跑路,你跟我一起去卖伞,最多三个小时就能把货款给你结清。”

小平头刚要开口说话,沈辰便抢先道:“按照五百把来算,你每把伞起码也有一块钱的赚,最多三个小时就能有五百块钱的进账,而且我欠条也给你打了,身份证也压你这了,还让你跟我一起去卖伞,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可是……”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多叫几个人一起,三个小时赚五百,说不定都能顶你一个月的利润了,这种生意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而且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东西没卖掉,浪费你三个小时时间而已,到时候你直接把我送去派出所都行,都是本乡本土的,我还能跑了不成?”

也许是被沈辰强烈的自信所打动,又或者是因为三个小时赚五百的高额利润,小平头足足考虑了两三分钟后,才猛地吸了口烟,红着眼睛道:“行,干了!”

小平头也是个有魄力的,收了沈辰的身份证和欠条后,就直接拉上了卷帘门,蹬着个三轮车到处调货。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总共调来三百八十多把雨伞,足足拉了两辆三轮车。

为了保险起见,小平头还请了两个人来帮忙,肯定是担心沈辰弄什么幺蛾子。

不过沈辰丝毫没有在意,别人工钱都不要,连蹬三轮车都不用自己出力,等会儿还能帮自己卖伞,简直不要太爽了。

一行四人,到花果山杨梅种植基地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九点四十多了。

种植园门口的空地上,此时早已挤满了二八大杠,摩托车也有不少,小汽车却唯有一辆桑塔纳。

沈辰他们跟着人流,想进种植园,不过很快就被拦了下来,说是每个人必须要给三块钱的进园费。

小平头知道沈辰浑身上下一分钱都没有,所以只能提前垫付了十二块钱。

“兄弟,怎么感觉我被你坑了呢?钱我一分没赚到,还先搭了十二块进去,而且你跑别人种植园来干什么啊?这地方能把伞卖出去吗?”

沈辰刚想说话,目光却是忽然落到一个身穿白衬衣,挺着小肚腩的秃顶男子身上。

秃顶男子在入口处,正笑容满面的不断和进园的客人打招呼,从旁人对他的称呼不难得知,他就是种植园的老板张建国。

迟疑了几秒种后,沈辰忽然拿着一把黑色雨伞,走到张建国面前道:“张总,我有个不好的预感,你今天怕是会有血光之灾啊!”

 


沈辰的话一出口,直接就让张建国的脸黑了下来。

今天是种植园第一天开园营业,你不说句开业大吉,道声恭喜发财也就罢了,张口就说我有血光之灾。

这特么不是在找抽吗?

如果换一个场景,张建国真的很想让人好好收拾这小子一顿。

不过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他也只好假装没听到沈辰的话,依旧维持着干巴巴的笑容,继续和别的客人说话。

沈辰见状,知道自己已经给张建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是坏印象,不过那没关系。

上一世,突如其来的冰雹,砸伤了不少前来采摘杨梅的人,种植园的老板张建国,就是其中最倒霉的一个。

他直接被一块拳头大小的冰雹砸成了脑震荡,送到医院抢救的时候,沈辰也正好在急救室等女儿,所以还是有点印象的。

这一世,如果张建国能听自己的话,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

如果不听,依旧进了医院的话,那也没关系,反正人死不了,以后再遇到自己,他就不会是现在这种态度了。

脑海中念头翻转,沈辰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将长伞放在了张建国身边,说道:“这把伞,关键时刻也许可以帮你一把,言尽于此,再会!”

说完话后,沈辰转身就走,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张建国闻言,气得都想吐血了。

老子懒得搭理你,你倒是蹬鼻子上脸,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如果不是沈辰跑得快,张建国真有种让人暴打沈辰一顿的冲动。

低头瞥了一眼雨伞,张建国直接一脚就将其踢飞,随后强装笑脸,继续和别人寒暄。

沈辰没有在意张建国的反应,带着小平头三人就进了种植园。

由于提前了很多天做宣传,再加上又是周末,前来摘杨梅的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到处都是人头。

这会儿天上骄阳高挂,万里无云,炙热的阳光晒得人皮肤发烫,所以有人看到沈辰他们卖伞,倒是有不少前来问价的。

不过沈辰张口就要十块一把,直接就把人给吓跑,随后更是带着小平头他们走到用草搭建的凉棚里坐下。

小平头见状,顿时就急了:“我说兄弟,这会儿天气这么热,正是咱们卖伞的机会,你怎么还在这坐下了啊?”

沈辰闭着眼睛,淡淡道:“等等再说,不着急!”

“你不急我急啊,兄弟,我可是关了店门,还叫了两个兄弟来帮你的忙,要是不能尽快把伞卖出去,我可亏大发了啊!”

沈辰没有理他,而是坐在条凳上继续闭目养神。

见沈辰不去卖伞,反倒是打起了瞌睡,小平头愈发心焦道:“兄弟,这里堆着几百把伞等着咱们卖,你怎么还睡上了啊?要是你不想去,那我们自己去卖,这里人那么多,六七块钱一把肯定能卖不少。”

说到这里,小平头便要去拆纸箱子。

沈辰一把按住他的手,淡淡道:“我打了欠条给你,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这些东西是属于我的,我都还没着急,你急什么?”

眼看这么好的机会被浪费,沈辰却是无动于衷,小平头被气得浑身发抖:“难道你在这坐着,这些伞就能变成钱了?你到底懂不懂做生意?懂不懂怎么赚钱?”

沈辰眉头一皱,上一世经过数十年熏陶磨砺出的上位者气势,不经意间就散发出来。

“我说了,时候未到。”

小平头原本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被沈辰不怒自威,似乎能直击灵魂的目光一扫,顿时如遭电击般愣在原地,再也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候,一股凉风吹散了酷暑,忽然扑面而来。

“来了!”

“嗯?什么来了?”

几乎就在小平头话音刚落下之际,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大块乌云,将阳光完全遮挡住了。

没多久,剧烈的狂风,伴随着豆粒大小的雨点,将杨梅树咂得噼里啪啦乱响。

“下……下雨了?”

小平头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喜道:“居然下雨了,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没有雨的啊,兄弟你可真神了。”

眼看小平头又要去拆箱子拿伞,沈辰再次按住纸箱,淡淡道:“再等等,还不到时候。”

“雨都下下来了,还不去卖伞,难道要等雨停了再去吗?”小平头声音都高了八度,不满道:“我说兄弟,老哥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这方面你得听老哥的,老哥我不会坑你的!”

“我说了,再等等!”

“等等等,再等雨都停了!”小平头也是急了,硬拨开沈辰的手,大吼道:“老哥我也不为难你,你不想出去淋雨,我们去,赚的钱分你一半,这样总可以了吧?”

小平头还没吼完,原本就昏暗的天空,再次黑了几分。

漫天雨幕中,无数手指头大小的冰雹倾斜而下,将头顶的凉棚都砸穿了。

沈辰见状,不慌不忙的起身撑开雨伞,从容不迫道:“时候差不多了,等下雨伞卖完,还是在这碰头。”

说完话后,沈辰便不顾早已目瞪口呆的小平头等人,抱着一大堆伞走进了雨幕中。

现在的人远远没有以后那么娇贵,如果光是下大雨,了不起被淋一场。

可现在是在下冰雹,这玩意儿搞不好是会砸死人的。

而且种植园面积本来就大,足足好几座山,离得远的人根本来不及去出口,茅草搭建的凉棚更是没办法阻挡这么大的冰雹。

所以当沈辰等人抱着雨伞出现的时候,再没人觉得十块钱一把的价格贵了,几乎是抢着给钱,生怕买不到。

特别是只剩下最后二三十把伞的时候,还有许多人没有买到,为了抢到雨伞,自然会有人出更高的价钱。

等到所有雨伞卖完,沈辰等人再次聚在一起的时候,清点了一下,发现三百八十多把伞,卖了整整四千三百多块钱。

小平头三人看着这么大一笔钱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好在这个时代的人心还没那么复杂,小平头他们虽然羡慕,却也没有做出食言而肥的举动。

沈辰不慌不忙的清点完钱后,将一千两百块钱的成本付给了小平头,又额外给每个人包了一百块的红包。

别看一百块放在二十年后不多,以现在的消费水平,基本上就是普通工薪阶层半个月的收入了。

白得了一百块,小平头等人除了兴奋之外,对沈辰的大方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特别是沈辰任何时候都从容不迫的气质,以及他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威势,更是是让小平头认定,此人绝非普通之辈。

在残破的凉亭中,等到暴雨和冰雹停下,沈辰便带着小平头等人打算回县城。

只是才刚一走到门口,沈辰便被种植园老板张建国给拦下,满脸心有余悸道:“这位兄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我这条命都要没了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