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婚色撩人总裁的幸孕娇妻

婚色撩人总裁的幸孕娇妻

摇滚小包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无端结婚,清白被夺,慕清欢想不通,自己一个普通老百姓,究竟是怎样招惹上富可敌国的司徒爵的。暴戾总裁强取豪夺,认定她费尽心思嫁给自己,必定图谋不轨,因此禁锢她,将她拿捏在手心。司徒爵一直以为慕清欢落魄又卑微,他想如何便如何,结果却发现,某人身上的马甲好像有点多……

主角:慕清欢,司徒爵   更新:2022-07-16 05: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清欢,司徒爵 的武侠仙侠小说《婚色撩人总裁的幸孕娇妻》,由网络作家“摇滚小包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端结婚,清白被夺,慕清欢想不通,自己一个普通老百姓,究竟是怎样招惹上富可敌国的司徒爵的。暴戾总裁强取豪夺,认定她费尽心思嫁给自己,必定图谋不轨,因此禁锢她,将她拿捏在手心。司徒爵一直以为慕清欢落魄又卑微,他想如何便如何,结果却发现,某人身上的马甲好像有点多……

《婚色撩人总裁的幸孕娇妻》精彩片段

深夜,强雨来袭。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照亮房间内慕清欢惊惧的脸。

她端坐在宫廷式的绵软大床,手腕、脚踝被皮带紧紧缠在一起。

她挺着背,冰冷的枪口直抵到她的眉心。

似有一股浴火自体内升腾开来,蔓延至她身体的每个细枝末节。

男人站在床前,身形颀长挺拔,衬衣上方解开的扣子露出性感的锁骨,深邃的轮廓如同上帝之手雕刻那般,美得不可方休。

慕清欢对上他那双阴戾如同鹰隼的眸,猩红、怒意十足。

“说,你处心积虑嫁给我,到底有何目的?”

慕清欢懵了,他在说什么!

她单身多年,心中唯有顾言之一人,又怎么可能与别人结婚?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什么时候想和你结婚了?”

明明是他莫名其妙把自己绑到这个鬼地方!

男人暴戾地单手掏出小红本打开扉页,怒火万丈地举到慕清欢眼前,嚣张狂妄的语气充斥怒火。

“死到临头还嘴硬?”

慕清欢彻底愣住。

结婚证。

持证人慕清欢。

照片上的一男一女正是自己和眼前的男人。

什么情况?

她和这个男人结婚,她本人怎么会不知道?

若是平常,慕清欢一定会激动得揭竿而起。

可眼下,她被五花大绑,男人又拿枪指着她,她根本不敢造次。

“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男人忽然单膝抵上床,身子一寸一寸地倾到慕清欢跟前:“别装傻了,你想方设法地接近我,不就是为了钱吗?”

钱?

她是缺钱!

她需要一百万给母亲看病。

可她还没有走投无路到需要通过出卖婚姻来换取钱财的地步。

慕清欢恐慌得往后一阵瑟缩:“你......你要做什么?你离我远一点!”

“做什么?”

男人顺手将枪往床下一扔,黑眸死死盯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小女人。

薄如羽翼的纱裙贴在她白嫩的肌肤之上,汗水浸透了一些,将她的身形勾勒得凹凸有致。

也不知是这房间温度过高,还是这女人过于紧张,她浑身都散发着腾腾热气,携着一抹牛奶清香,撩拨着男人最敏感的那道神经。

该死!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感觉?

一股强烈的欲望撩拨着男人的心弦,眼前的一切也开始变得混沌不堪。

他看见女人眉若春色,唇角勾笑。

顷刻间有了言语,正蛊惑他的神经,引诱他......

当他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在家宴时被人下药,却为时已晚。

慕清欢节节后退,一直退到脊梁顶到床头,她已无处可逃。

男人长臂撑到两侧,他俯身,灼热的双唇轻轻贴到慕清欢冰凉的耳际:“你说做什么,当然是行夫妻之事。”

慕清欢不寒而栗,瞳孔更是震颤开来。

夫妻之事?

她根本没有嫁给他!

不!绝不可以!

她还是第一次!

“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先把我放了,求你,我求你了!”

慕清欢一贯的高傲在男人面前荡然无存。

她绝望又无助,两行热泪从眼角滑落,直直滴到男人手背。

男人绯红的面色从容不迫,嘴角甚至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女人,人要学会为自己所做之事负责。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便要为此付出代价。”

慕清欢发抖如筛糠,一滴滴汗从额间滑落至锁骨。

男人顿时喉头一紧,不受控制地扯开她身上的薄纱。

惊雷自天际劈下,瞬间便埋没在了迷幻无情的夜里。

——

翌日清晨。

初春的阳光娇柔明媚,和风卷起满屋春光,在空中肆意飘荡。

慕清欢在一片炙热中醒来,目光可触及的地方,是一间奢华到极致的卧室。

环顾四周,男人已不见踪影。

散落一地的纱裙以及贴身衣物告诉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慕清欢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裸露的身躯,满身的吻痕让她倍感耻辱。

她二十年的清白,却被一名陌生男人无端夺去。

她好恨!

房门在此刻被人扣响三下,慕清欢下意识便抓过毛毯裹住赤条的身躯,一脸警备地望向门口。

佣人拿着干净的衣物走了进来,恭敬道:“少夫人,您醒了?换好衣服下楼用餐吧。”

少夫人?

慕清欢脑海里浮现出男人那张不可一世的绝世容颜,怒气一寸寸地浮上心头。

“别乱叫,我不是你们的少夫人!”

佣人张了张嘴,顿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

整个海城,想要攀附少爷的女人比比皆是。

这女人倒好。

占了这么大个便宜,现在竟然摆出这样一幅高傲的姿态。

“您已与少爷成婚,称您为‘少夫人’,是我们的职责。”

佣人冷冷道。

虽然尊称她一声少夫人,可佣人看她的眼神却满是鄙夷。

慕清欢懒得与这佣人纠结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

“你们少爷是谁?我要见他!”


佣人的眼光诧了诧。

慕清欢是真傻还是装傻?都被少爷带回家睡了一觉了,怎会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谁?

佣人简直不敢相信:“少夫人,您不知道我们少爷是谁?”

她怎么可能知道?

昨晚她在画室画画,忽然就涌进来一帮人高马大的纹身男人堵住了她的口鼻。

她晕了过去,醒来就被男人拿枪指着头顶。

“你看我像是知道的样子?”

佣人梗住喉头,实在不敢叫出少爷的名字。

她索性将衣物放到床头,掏出手机打开网页,十分敬畏地递给慕清欢。

那样子,仿若手机里面的人物高贵不可侵:“您还是自己看吧。”

慕清欢茫然地接过手机,垂眸就看见网页上,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脸。

【司徒集团市值再创新高,司徒爵功不可没】。

硕大的标题晃了慕清欢的眼,随即大脑一片空白。

司徒爵。

她怎么会不知道司徒爵?

他是司徒家族的长子,也是司徒集团的大总裁。

很难形容司徒集团的成就,但它在海城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它垄断了海城乃至全球的医药、石油、房地产等企业。

这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屹立不倒整整一百年。

无人能及,独一无二。

而作为司徒集团的一把手司徒爵,更是有着过人的能力。

据说他杀伐果断,雷厉风行,整个集团无人敢忤逆,脾气更是难以捉摸。

“你们家少爷就是司徒爵?”

佣人瞪大眼睛,下意识四下里张望,确保四周无人才提醒她。

“少夫人,您不能对少爷直呼全名。少爷知道了,是要生气的。”

“他是太子还是龙王?名字起了不就是让人叫的么?”

佣人睨了慕清欢一眼:“少夫人,您难道忘记了昨晚少爷对您的惩罚?”

他们这些当佣人的,隔着老远都听到了。

慕清欢想到昨晚他对自己做的那些残暴之事,神经狠狠一崩。

鬼知道她是怎么与这大魔王扯上关系的,但内心一直有一道声音在告诉她:远离他!必须远离他!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们的少夫人,更没有和他成婚。有误会的地方我会跟他解释清楚,他人在哪儿,我要见他。”

“少爷不是您想见就能见的,他很忙,必要的时候他自然会来。您还是穿好衣服。少爷吩咐,您的身体只能他看,请务必穿戴整齐。”

司徒爵这么张狂?连他的佣人说话都这么冲?

佣人退了下去,慕清欢瞥了一眼床头的衣物。

丝质白衬衣加牛仔裤,没有标签和logo,但摸起来便知价值不菲。

但慕清欢无福消受。

她好恨!

她保护了二十年的身体,连吻都没跟人接过,一朝一夕间便被这个禽兽夺了去。

可司徒爵家大业大,她不过是个平民百姓,即便想讨公道,也怕是申诉无门。

不过,她没那么多时间伤春悲秋,她需要一百万给母亲治病,她得赶紧回工作室完成工作。

慕清欢穿戴整齐匆匆下楼。

丝质的衬衣松松垮垮罩在身上,紧身的牛仔裤包裹住她挺翘的臀部,两条腿又长又细,任谁见了都会心动。

这简直就是模特身材,用“人间尤物”来形容都不足为过。

佣人们的眼睛都看直了,难怪少爷要娶这女人回家。

“少夫人,少爷有令,请喝下这碗汤。”

刚刚来给她送衣服的佣人端着一碗米褐色汤汁走到慕清欢面前。

浓烈的药材味扑面而来,十分刺鼻。

慕清欢不禁拧紧眉头:“这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喝?”

“催产汤,对您怀孕有滋补效果。”

催产汤?怀孕?

她根本就不承认自己与司徒爵结婚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给他生孩子?

慕清欢别过脸去:“我不喝。”

佣人的声音咄咄逼人:“少夫人,少爷吩咐的事情由不得你。”

说着,佣人上前,将碗直直送入慕清欢嘴里。

碗沿磕到慕清欢细嫩的唇,她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佣人见状,趁机就将汤汁往慕清欢嘴里灌。

汤汁又辣又苦,慕清欢下意识就吐了出来。

“少夫人,请您咽下去。”

怒火窜上头腔。

佣人就是佣人,哪来的本事对她颐指气使?

慕清欢伸手抢过瓷碗朝地上砸去,汤汁飞溅,瓷碗也成了四散的碎片。

“我说了我不喝就是不喝!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谁想喝谁喝去,我不可能给你们主子生孩子!”

——

司徒集团,总裁办公室。

司徒爵双腿交叠搁在桌面,抱臂看着监控里发生的一切。

他眸光微眯,犀利的眼神聚焦在此刻正发怒的小女人身上。

好大的胆子!

竟敢在他司徒爵的家里造次!

真是一个有血性的女人。

莫名的,他脑海里浮现出昨晚女人的模样和身上散发出的清香。

可眸光转而狠厉起来。

终究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与那些趋严攀附的妓有何差别?

只是,她算计错了人!

她此刻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没人敢在他司徒爵的头上动土,他定会让这女人付出代价。

赵秘书从门外急速赶来:“少爷,查到了。这是慕小姐近半个月的银行流水,的确从咱们公司划走了一百万。”


司徒爵并未瞥账单一眼,神色凛然,紧盯屏幕。

屏幕里的女人正在和张妈等人吵架,她牙尖嘴利,字字珠玑。

应该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声音清脆动听。

“少爷,接下来要怎么做?”

司徒爵的声音淡淡的,却透出一股惧人的威仪。

“查这一百万的具体动向。还有,我要知道她是通过何种手段,取代宋伊人,成为了我的妻子。”

司徒爵禁欲多年,没谈过恋爱,对女人更是不感兴趣。

结婚是家族使命,妻子是谁对他而言无所谓,反正都是讨老爷子欢心的把戏。

宋伊人是老爷子钦点的孙媳妇,司徒爵不爱她,连结婚证都懒得亲自去领。

工作人员只好上门采集信息,分别拍了两人的照片又合成在一起,足不出户地便把这婚姻大事给办了。

结婚证下来他看都没看,直接压了箱底。

若不是老爷子打来电话,说宋伊人找他哭诉,司徒爵压根就不知道新娘中途换成了一个叫慕清欢的女人。

他派人去查,发现这女人领证当天便以他的名义从司徒集团转走了一百万。

找死!

她是怎么转的?又是谁给他转的?他要通通查出来!

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敢算计他司徒爵。

更何况区区一个女人。

一百万?

呵!他一定要这女人,为她的贪慕虚荣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事情做隐蔽点,别被这女人发现。我倒要看看,她能装到何时。跟我玩,我能玩死她!”

倨傲的声音让赵秘书浑身一僵。

好恐怖!

“是,少爷。”

赵秘书微微弓腰,逃也似的就要退出办公室。

怎奈,司徒爵忽然猛地将他叫住:“等下!”

赵秘书一愣,扭头看向司徒爵。

发现他如猎豹般的眼神死死盯着屏幕,颀长的身形顿时自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赵秘书匆匆上前:“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他瞥了一眼屏幕,眼皮直跳。

这女人,不知从哪儿找了一把刀子,正威胁所有人。

“备车,回家!”

——

司徒爵出现时,慕清欢手里仍握着那把水果刀,尖锐的刀锋正对自己的脖颈:“你们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话音刚落,慕清欢顿感胳膊被人一掌劈下。

强烈的痛感迅速袭来,水果刀掉落的同时,刀刃在她脖颈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没人顾忌你的死活。威胁谁呢?”

男人的声音狂妄自大,仿若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无人能敌。

巨大的蛮力让慕清欢双腿一软,瘫坐在地。

她抬眸,这才更加清晰地看到司徒爵面色阴鸷的俊容。

慕清欢忽然明白为何所有女人做梦都想爬上司徒爵的床了。

她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即便是她的白月光顾言之,都比不上他一丝一毫。

分明的轮廓,立体的五官,鹰隼似的双眸炯炯有神。

整张脸犹如上帝之手精心雕刻,将世界上最完美的元素,全都在他的脸上体现。

他的美是极具攻击性的,与他暴戾的性格浑然天成。

慕清欢感受到他冷冽嗜人的气场,本来还有些心虚,可一想到他昨晚的所作所为,巨大的羞耻感顿时浮上心头。

这个男人夺去她的处子之身,她怎么能忍!

“没人顾忌我的死活?那你杀了我啊!反正我已经被你玷污了,你杀了我,杀了我啊司徒爵!”

佣人大惊失色,没人敢当着少爷的面直呼其名。

除了她!

佣人瑟瑟发抖,战栗着身子等着司徒爵进一步爆发。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司徒爵压根儿没生气,唇角甚至渲染上了一抹戏谑的笑意。

他上前,帅气地蹲在慕清欢身旁,大掌却攫住她纤细白嫩的脖颈:“慕清欢,我为什么要杀了你?我可得把你好好养着,供我把玩。”

慕清欢仇恨的眼神满目猩红:“司徒爵,你我素不相识,你怎么敢?”

“素不相识?这么快就忘了你我结为夫妻的事实?”

“我说了!我不是你妻子!我不是!我不爱你,我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男人像是被激怒的狼,眼里瞬间燃起腾腾的杀意,攫住慕清欢脖颈的手,更加重了几分。

“爱?贪慕虚荣的女人,懂什么是爱么?就你这身子,不知被男人糟践过多少次,装什么装!”

司徒爵的话如一把凌厉的刀子,将慕清欢浑身上下,里里外外地凌辱个遍。

慕清欢气到极致,已说不出任何言语。

耳边却在这时,传来电视里播报新闻的声音。

【今日,杰出青年代表顾言之正式于顾氏集团走马上任。年仅25岁的他集结各方期待,不知能否延续父亲的传奇,再创辉煌......】

顾言之。

她爱的人。

慕清欢眸光瞥向屏幕,电视里的他正接受着采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烟灰色西服,又帅又自信。

慕清欢看到顾言之的脸,心痛难耐。

她与他本就身份悬殊,她一直努力,只为有一天能与他并肩而立。

可是,她已经不干净了啊。

即便她的心属于他,可身体,已经被眼前的禽兽强占了去。

她配不上他了,以前配不上,现在也配不上。

佣人赶紧上前关了电视,战战兢兢地解释:“不好意思少爷,每日中午,电视会自动播报新闻。今天忘记关了。”

司徒爵并未理会,他猛地扣住慕清欢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看着我!”

慕清欢感受到司徒爵的怒意,却勾唇一笑,毫不畏惧。

她已经彻底被这禽兽玷污了,也彻底配不上顾言之了,她有什么好怕的?

她上挑的眉眼风情万种又轻浮挑衅:“看你一眼我都嫌脏。你想把我当玩物,我偏不遂你的意。”

司徒爵被气得发疯发狂,灼灼的瞳孔似要喷射出无尽的火焰。

“玩物?我喜欢这个称呼。你会为你今天所说的话后悔,我说到做到。”

语毕,司徒爵站起身来,伸手就将慕清欢拎进了房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