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的两个目标

重生后的两个目标

月土月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觉醒来之后,陈香琴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新婚夜!上辈子,她做梦都想回到这一天,没想到多年夙愿竟然成真!那时,她对新婚丈夫十分反感,以至于在婚后作天作地,最终丈夫尊重她的选择,二人解除了婚姻关系。可是陈香琴再婚之后,却后悔万分,原来她竟然错过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今生,她发誓不会重蹈覆辙!

主角:陈香琴,张宸毅   更新:2022-07-16 05: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香琴,张宸毅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的两个目标》,由网络作家“月土月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之后,陈香琴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新婚夜!上辈子,她做梦都想回到这一天,没想到多年夙愿竟然成真!那时,她对新婚丈夫十分反感,以至于在婚后作天作地,最终丈夫尊重她的选择,二人解除了婚姻关系。可是陈香琴再婚之后,却后悔万分,原来她竟然错过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今生,她发誓不会重蹈覆辙!

《重生后的两个目标》精彩片段

秋风袭来,落叶纷纷。

清晨,六点钟。

天刚灰蒙蒙亮,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车辆也很少。

宝丽大酒店的门口,三四个穿着绿色衣衫的清洁工,拿着扫帚,已经开始了工作。

“陈大姐,上头说了,今天咱们酒店的大领导要来视察,住进这里,要我们将周围都扫的干净一些。”

“哎。知道了。”

陈香琴淡淡的应了一声,戴上手套和口罩,拿着扫帚,弯着腰,将落叶扫成一堆。

干着干着,大家如往常一样,开始八卦起来:

“哎!我听说,咱们酒店的大领导好像是叫张宸毅,老有钱了……”

“对。是这个名字!听说老家还是在丰县呢。咦,陈大姐你不就是丰县那的嘛,你们那出了这么大的一人物,咋没听你说过啊!”

陈香琴扫地的动作一顿,她那饱经风霜,又黑又瘦的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淡然,而是充满了苦笑和悔恨,“我好多年没回家了,没听说这事。”

“那姓张的大领导,你晓不晓得啊?”

“……不认识。”陈香琴咬了咬唇,费劲力气,才平静的说出这三个字。

可,哪里是不认识!

这个已经成为大领导的男人,在三十年前,还是她的丈夫!

若不是那时,她不知好歹,嫁给他之后,瞧不起他和他家,作天作地,死活要和他离婚,或许,现在的她,也能是人人羡慕的贵夫人了。

因为这想法,陈香琴自嘲的一笑。

她不配!

-

将所有地方都打扫干净后,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

陈香琴累的满头大汗,腰痛难忍,她擦了一把汗,刚摘掉口罩,就看到酒店的经理带着不少人,站在了门口,开始训话。

“腰板都挺直,精神点,面带微笑,等一会儿领导和夫人下车后,鼓掌要热烈!”

闻言,陈香琴擦汗的动作一停,扭过头,远远的,隐约能看到四五辆的车队朝着这边而来。

是他要到了。

夫人,是谁?

能嫁给他,是福气。

恍惚间,陈香琴回忆起了他们刚结婚的那几天,尽管她作天作地的不给他好脸,可是他却还是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照顾着她。

等和他离婚后,她如愿的嫁给了那时心中的‘真爱’,一个在机关上班的小白脸,每天被那渣男轻视和打骂时,她才终于明白了张宸毅的好。

“啪啪啪!啪啪啪!”

陈香琴的思绪被这热烈的掌声唤回,她朝前望去,便看到张宸毅从车中走出来。

陈香琴只看了一眼,就被灼伤的移开了视线。

岁月的沉淀,不仅没有折损他俊朗的容颜,反而,让他变的沉稳尊贵,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而她呢,因为前几年的病,再加上近一年穷困潦倒的生活蹉跎,早就不美了,如今更是满脸皱眉,双手粗糙,布满茧子,就如六七十岁的老妪一样。

陈香琴不禁想到他年轻的时候,就长的俊朗,阳刚,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有神,很好看。

可是,她那时,喜欢的是皮肤白嫩的奶油小生,对他这种阳刚的长相根本就看不上眼,还嫌弃他皮肤黑,肌肉硬。

她真是眼瞎啊!

再次扭头,等看到跟在他身后的女人时,陈香琴苦笑一声,恍然明白了一些陈年往事。

那女人,以前是她好友,陆雪霜。

她当时作天作地的要和张宸毅离婚时,就她最赞成,也是她给自己出的主意。

陈香琴暗骂自己,不仅眼瞎,还心盲!

不想再给自己添堵,陈香琴浑浑噩噩的转身离开。

“领导,夫人,请进!”酒店经理恭敬的迎上去。

张宸毅脚步一顿,忽然扭头,朝着陈香琴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待回头时,才淡淡的说道,

“她不是夫人。”

旁边满脸笑意的女人,脸色一僵,涩然不甘道,“是啊。我只是他的老朋友。”

酒店经理冷汗都要出来了,连忙弯腰道歉,特想要扇自己两个嘴巴子。

原来,这位大领导,为情所伤,离婚后,从未再婚的传言,是真的啊。

-

陈香琴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她该孤零零的躺在地下室睡觉的,怎么会在这里?!

入眼,是破败的还糊着纸的天花板,上面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有一根黑乎乎的电绳子,下面坠着一个电灯泡。

陈香琴垂眸,见自己身上盖着十分俗气的大红棉被,上面还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一看,就是很早之前的样式了。

她的视线接着向外漂移,看到一侧的土墙上,窗户上,都贴着大红的双喜字。

红的喜庆,耀眼。

靠近窗台的黄木长条桌子上,还有两根没有燃尽的红烛,烛蜡滴落在桌子上,红黄配,怪好看的。

陈香琴之所以觉得这是梦,因为,这里是她和张宸毅的婚房。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她一定是白天刚见过张宸毅,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心中悔恨想要回到从前,所以,才会梦见他们刚成婚的时候。

陈香琴勾唇笑了笑,望着眼前的一切,神色似欢喜,又似悲哀。

这梦,提示着过去的她是有多么的蠢!

动了动身子,传来的酸痛感,让陈香琴立刻皱起眉头。

梦中还有知觉?

不对!

或许这根本就不是梦!

梦境怎么会这么的真实,这么的清晰。

她立刻抬手搓了搓被面,粗糙的触感让她心中激动连连,随即她又掀开被子,顿时被紧致年轻的肌肤吸引了全部的心神。

她,她又变的年轻了?!

她重生了!

陈香琴完全沉浸在自己重生的喜悦激动中,没有听见推门声和脚步声,直到——

“咳咳……”

陈香琴听到动静,猛地抬头,就见张宸毅站在门口,盯着她。

“啊!”陈香琴低叫一声,猛的一拉被子,完全蒙住自己,暂时当缩头乌龟。

前世对他的愧疚,还有刚才的羞窘,让陈香琴根本就不敢再去看他。


张宸毅又盯了她两秒,便收回了目光。

没有再说话,也没有走到床前去看陈香琴,张宸毅弯腰将手中的暖瓶放下。

随后,又打开门,将外面的一个大木桶拿进来,先将凉水倒入其中,又添上两暖瓶的热水。

等木桶中有了一半的水之后,张宸毅弯腰伸手,搅拌了一下水,试探水温。

水是温烫的,正好。

等做好这一切之后,张宸毅这才转身去看陈香琴,恰好逮住了她缩在被窝偷看自己的目光。

他正想开口说话,却不想她一下子又缩了回去,再次用被子蒙住了脸。

张宸毅,“……”

她这是不生气了,也不闹了?!

昨天婚礼的时候,她明明不开心的,也不愿意嫁给他。

她不想嫁给他,心中不高兴,这他知道,也能明白为什么。

她是这十里八乡最美丽的姑娘,长的白净,气质也好,还有文化有工作,和其他的姑娘一比,就好比那独一无二的白天鹅。

而且,她家里还是镇上的,生活条件好,不像他们家,土胚房,日子过的穷,家里还有年纪小的弟妹,这次他结婚,自己这几年攒的钱不够,父母还是借钱整修的这间婚房,办的彩礼。

若不是因为爷爷曾经对他们家有恩,从小为他们定下了这门亲事,他是娶不到她的。

现在能顺利的娶到她,他自然是高兴的。

三年前,他曾偷偷的去看过她一次,就那一次,看了她的第一眼,他明白了什么是喜欢和思念的滋味。

有太多的夜晚,他会梦到那个见到她的夏日午后,她穿着碎花裙子,站在杨柳下,仰起漂亮的小脸,笑的十分灿烂,微风扬起,吹起她的秀发,裙子……

他曾想象,以后等他们结婚了,她会不会温柔的喊他的名字,会不会娇羞的不敢看他,会不会……

可是,昨天婚礼上,拜堂的时候,她不愿意向父母磕头喊爹娘,之后也不愿意向宾客敬酒,后来还向他的一众亲戚甩了脸子,最后闹的宴席也不欢而散。

她的嫌恶厌烦给了他一个当头棒喝,让他彻底明白她对嫁给自己有多么不满。

以往幻想中的欢欣,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张宸毅眉目微紧,不愿意去回忆昨天婚礼的丢人和不堪,而且,昨晚洞房的时候,他也做的不对。

当时的她,又哭又闹,打他,骂他,而他呢,因为饮了酒,因她的不愿意又心堵又难受,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当酒醒之后,他后悔了。

可,又不能否认的,他这心中,也有着欣喜,还有了一丝安心。

他们不仅领证了,而且还有了夫妻之实,多重保证之下,她也不好离婚。

而且,他也会好好待她,努力给她最好的,虽然现在物质上无法满足她,可是,他会关心她照顾她对她好,让她不受委屈,以后重活轻活都不让她做,不会让她累到。

后来,他一夜未睡,一边想着该如何对她好留住她,一边又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她醒来。

最后,眼见天亮了,他实在难捱,就起床去烧水,想要给她清洗身子,让她能舒服些。

原本他以为,她醒了之后,定然会生气的大哭大闹,可是,看她刚才的样子,却又不像。

尤其是那蒙起头,不敢看他的样子,怪可爱,招人疼的。

恍惚间,他有一种感觉,他的小媳妇刚刚好像是害羞了。

可是,会吗?!

经过昨天的事情,张宸毅有些不太敢相信。

-

“起来洗洗。”张宸毅上前,坐在床边,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她。

“我的衣服呢?”陈香琴听到他的话,知道不能再躲下去了,便从被窝里钻出了脑袋问道。

不知是在被窝里捂的,还是窘的,陈香琴脸颊有点粉红。

张宸毅眸光深了几分,觉得这是他做的美梦。

昨天她哭的要死要活的不想嫁他,怎么今天一早,就完全变了样子,还是变成了他梦中期待的样子。

不敢相信。

“先不用穿衣,昨晚没洗没擦就睡了,你会不舒服。”

说着,他就要掀开被子,陈香琴吓得赶紧的抓紧了,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你,你先出去,我自己来就行。”


她这慌张的小样子,让张宸毅轻笑一声,心情又好了几分。

她真的没有哭闹,也没有怪罪自己。

是什么让她改变了态度?

张宸毅想问,却又怕自己听到不想听的答案,嘴唇动了动,最终也没有问出口。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感激和欣喜她的改变,也祈祷她能一直这样。

“衣服和毛巾,我放这了。”

说完,张宸毅又看了一眼低头不敢看他的陈香琴,嘴角不由的翘起一抹弧度,开门走了出去。

“呼……”

陈香琴紧绷的背终于松了下来,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

前世,是没有洗澡这一出的,因为她刚一醒来,就冲着张宸毅又吼又骂了一顿。

具体的,她骂了什么,陈香琴现在已经忘了,只是记得怒骂他!

可即便这样,他在家里休婚假的几天,也是照顾她的。

当然,没有现在这般的妥帖。

撩起温热的水,漫过肩膀,陈香琴又看了眼他为自己准备好的毛巾和衣服,眼眶有些红了,在心底暗骂了自己前世真特么的蠢,分不清好坏。

张宸毅是疼惜自己的,前世,是她蠢的作死,将他的一颗心糟践了,也将他推的远远的。

陈香琴没有洗太久,很快的擦身,穿衣,心中还盘算着一会儿见公婆的事情。

她隐约记得自己在婚礼上闹腾过,惹得全家都不开心,本该喜庆的日子,因为她作妖,变的丧气了许多。

陈香琴具体的记不起来她到底作到了何种地步,但是,从张宸毅早晨还给自己烧水洗澡来看,那就是还没作的太狠,还没有让他和他家人心寒。

还好,还好一切都还没有太糟糕!

“呦,老二家的,你那金贵的儿媳妇还没起的吗!”

突然间,外面传来了个女高音,大嗓门,拉着长腔,语气中充满了鄙夷,还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陈香琴听到这话,穿衣服的动作一顿。

这么早,瞧热闹的人就来了。

刚才这大嗓门喊的一点也不顾忌的是张宸毅的大娘(也就是大伯母),刘梅花。。

这刘梅花,不仅是个大嘴巴爱说闲话,还喜欢占小便宜,更是特别爱计较爱比较,只要张宸毅家过的比他家有丁点强,她就看不过去,少不了要唠叨一阵,说一些尖酸刻薄的话。

尤其是张宸毅娶陈香琴这事儿,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为这事儿,在张爷爷还没去世的时候,她可没少和他闹!

至于原因,很简单,她也有儿子,而且她丈夫还是老大,既然要和人家定娃娃亲,那怎么也是她儿子和陈香琴定亲,而不是张宸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