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诱卿入怀至尊狂妃难伺候

诱卿入怀至尊狂妃难伺候

别再掉头发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如烟本是高高在上的宗主,被人追杀时,她不慎受伤,伤到了头部,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余的,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失去记忆的林如烟,被邪王带回王府,她以为自己遇见了良人,交付真心,结果却被那人当做棋子,送进尔虞我诈的后宫之中。阴谋阳谋,交替而来,她误打误撞,恢复了记忆,这一次,属于她的东西,她全部都要拿回来!

主角:林如烟,君圣连   更新:2022-07-16 05: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如烟,君圣连 的武侠仙侠小说《诱卿入怀至尊狂妃难伺候》,由网络作家“别再掉头发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如烟本是高高在上的宗主,被人追杀时,她不慎受伤,伤到了头部,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余的,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失去记忆的林如烟,被邪王带回王府,她以为自己遇见了良人,交付真心,结果却被那人当做棋子,送进尔虞我诈的后宫之中。阴谋阳谋,交替而来,她误打误撞,恢复了记忆,这一次,属于她的东西,她全部都要拿回来!

《诱卿入怀至尊狂妃难伺候》精彩片段

北衡云国。

寒风刺骨的夜色,刮着狂风,上空乌云密布,打着震耳欲聋的雷声!

一行人带着冰冷的鬼面,骑着快马飞驰而过,溅起大片水花,如同离箭的弦,飞驰的迅速,寒夜更加凄冷,为首那人身姿高窕,带着银色面具,眸中带着狠厉的杀气,开口却是女音,居高临下,语气中带着极力的压迫。

“再快一点!”

凄冷之夜,狂风刮的更加凛冽,大雨倾盆而至,林如烟冷寂的鬼面下,眉头皱起,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见丛林中“哗”的一声,数道黑影落下!

“保护宗主!”

林如烟飞跃下马,手里握着一把冷剑,朝黑衣人脖颈袭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

一道蓝影朝林如烟袭来,暗箭齐发,林如烟隐着身形,敏锐的躲了过去,她嗜血的冷眸更加寒冷,浑身透着危险的气息,浑身戒备,直接朝那道蓝影刺去,用了十成的力道,林如烟一刀刺入他的胸膛,他竟然没有躲!

那道蓝影嘴角似笑非笑,眼底泛着狠意,林如烟暗叫不好,自己大意了!

林如烟刚想拔剑,身子动弹不得,该死!林如烟寒眸眯起,身上泛着冷冷的杀意,“轩昆宗主果然够卑鄙!”

那道蓝影温柔的眸子却泛着凛冽的杀意,纤细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起林如烟的下巴,“交出凤令,否则你难逃一死!”

“休想!”

那道蓝影说完,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让人看着格外渗人,寒毛竖起,“那就别怪本宗主不仁慈!”

林如烟脚下突然出现一个红色的符号,林如烟眉心一跳,是阵法!

那道蓝影仰天大笑了几声,让人听了胆战心惊,“本宗主看你能撑到几时!”

轩昆宗主身影退出阵法,大雨倾盆落下,天空“咔嚓”一声,一道惊雷直直劈到林如烟身上!

她用力咬着嘴唇,嘴唇向外渗血,浑身蚀骨一般,心如刀绞,林如烟“嘶”的一声,林如烟表情痛苦。

“噗!”一口血喷涌而出,这痛感越来越强,生不如死,林如烟眼神黯然失色,这副身子有些挺不住了!

就在电闪雷鸣之间,蓦地林如烟抬眸看到一个黄影,那人丰神俊朗,尊贵如神邸,不容得半点侵犯,那人轻唤一声。

“烟儿......”

林如烟在想看个究竟,只觉头晕目眩......

轩昆宗主见到阵法里闪着一道奇光,他表情骤变,嘴角的笑意幻化成寒冰,林如烟不见了!

他脸色格外凝重,两眼带着怒火,运足掌力,就在此时轩昆宗主看到角落一缕魂魄,狠厉的眸子眯起,将魂魄握在掌中,嘴角嗜血一笑,“天昆宗主,你的一缕魂魄在我这里,我看你能逃到哪里!”

轩昆宗主收了阵法,余光扫了一眼,天昆宗的人倒在血泊之中,眼中带着薄凉,对着影卫沉声说了一句,“把人处理干净!”

“是!”

妙春楼。

京城里最大的青木娄,门口的女子,搔首弄姿,身子窈窕妩媚,就在这时,一个模样清纯的女子,急匆匆的跑到老妈妈面前,对着老妈妈耳边说了几句。

“秋香,却有此事?”老妈妈轻声开口,语气带着诧异,“当真有此事,老妈您快去看看。”

“带路。”老妈妈淡淡说了一句,眉头轻皱,不知是福还是祸!

后院。

“老妈,你看。”秋香指着床上的女子,老妈妈看着床上的女子,满身是伤,不忍直视,唇角带着血渍。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心里有了主意,“把她扔到乱葬岗!”

秋香一听,于心不忍,委身带着请求,“老妈,她受了重伤,若是这么做,会出人命的!”

老妈妈语气有些强硬,“这是青木娄,可不是免费客栈,更何况,你知道她是何来历?”

秋香温眸流转,自知拗不过,一脸愁容,无奈叹了一声,“全凭老妈安排…”

看着床上那人,她眼中带着担心和不舍…

老妈妈刚要叫人,将她抬走,就听到床上的女子咳嗽起来,声音细微的开口,“水…”

秋香拿起一杯茶水,扶起林如烟,细心的喂了下去,林如烟感觉到喉咙,一阵舒适,缓缓睁眼,映入眼帘是一张清纯水嫩的脸颊,轻衣薄纱,她是青木娄女子!

林如烟对上秋香的清眸,支起身子,自己怎么会在青木娄?林如烟看了看眼前的姑娘,是她救的自己?林如烟柔声问道,“是姑娘救的我?”

秋香绣帕掩笑一声,喃喃说了一句,微微颔首,“正是,姑娘如何称呼?”

她大脑思索着,如烟!名字脱口而出,“叫我如烟便好!”

秋香纤手扶着林如烟,岑笑出声,“如烟,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姑娘好名字!

老妈妈看着秋香这如烟相谈甚欢,只是这姑娘来历不明,自己怎么敢收留!老妈妈嘴角一撇,心里一狠,语气微冷,“姑娘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林如烟一听,自己从哪里来的?她左思右想,自己除了名字,什么也不记得!头还有些隐隐作痛,林如烟认识到,自己是失忆了!

见她已经醒了,秋香再三请求道,“老妈,如烟姑娘一身伤,老妈不如暂且收留如烟姑娘一阵子,老妈你看如何?”

老妈妈一听,这个秋香就是不死心,自己要不是看她平时比较听话,才不会如此纵容!

要收留她不是不可以,自己总得问明白她的来历。

“如烟姑娘,家住何处?为何一身是伤?”

林如烟看着老妈妈,那眼神带着试探之意,眸子有些疏离,她思虑良久,自己家住何处?为何一身是伤?自己都失忆了,从何想起?但如果自己想不起来,这老妈妈是铁定要敢自己走!

这一点是万万不可以的,自己在没找回记忆之前,这里或许是个不错的藏身的地方!

老妈妈如此精明,自己得让她留住自己才是!老妈妈见如烟沉默许久,心中更是怀疑,老妈妈刚要出声,就听到眼泪“啪嗒”的声音。


“如烟姑娘,你怎么哭了?”秋香有些不明所以,一边拿着手帕擦着如烟眼角的泪水。

她哭的更凶了,“姑娘有所不知,我家境贫苦,我娘便把我嫁入富商,本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谁知那富商表面对我宠爱有加,背地里对我拳打脚踢,恶言相向,我这才有了出逃的念头,今日他出远门,我才得以逃出来!”

林如烟眼泪浸湿手帕,余光扫着老妈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瞒过她,但自己要想留下来,不得不编造这谎言!

老妈妈清冷的目光有些湿,她哭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老妈妈哀叹一声,苦命的女人而已,“你便留在这里吧,只是你伤好了要服侍官爷们,妙春楼毕竟不养闲人!”

“都依老妈。”林如烟诚恳的应了一句,语气中带着感谢,林如烟看着老妈妈离去的背影,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好险,自己的心脏都要到嗓子眼了!

秋香拉着林如烟的手,一脸喜悦,“太好了如烟,老妈答应你留下来了,你等我给你换身衣裳,我再去拿一些药。”

她点了点头,感激一笑,“有劳秋香姑娘了。”

自己貌似之前不认识她,萍水相逢,她就这么帮自己,等自己恢复了,一定好好报答她才是!

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她咬牙轻哼了一声,伤的很是严重,身上的口子都撕-裂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秋香急匆匆的跑来,“如烟,你怎么下地了,你还受着伤!”

秋香一把扶过如烟,“如烟,你躺好,我给你敷药。”

林如烟躺在缦床之上,思绪早就飘到九霄云外去了,到底是谁伤的自己?竟伤的这般重,难道自己之前得罪过什么人?才让别人这么痛下杀手!

她感觉背部刺痛了一下,“嘶”的一声。

“如烟,是不是我摸的有些重了?”

“没事。”林如烟摇了摇头,嘴唇微微发白,身体还有些无力,这伤估计得半个月才能好,等自己好了,再想办法恢复记忆!

日复一日,秋香每日都给林如烟上药,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林如烟身子大好,

林如烟一身翠绿长裙,梳着云鬓,一身贵气逼人,柳叶弯眉,身姿妩媚动人,美眸如水,肌肤吹弹可破,樱-桃般的嘴唇,脚下生莲,清纯中透着桀骜,冰清玉洁!

秋香不禁要感叹,如此美貌,这才是祸世妖颜!老妈妈一听如烟伤好多了,就赶紧到后院来看,顿时被如烟的美貌迷了眼,她阅人无数,见过无数美人,可从没见过这般妖娆倾城之资!

老妈妈面带笑意,目露精光,这得值多少钱!简直就是千金难求!

林如烟见老妈妈,那一抹谄媚的笑容,林如烟尊称一声,“老妈,今日怎么有空?”

她目露喜色,挽着林如烟的手,格外亲切,“如烟,你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服侍官爷之事?”

林如烟在妙春楼已经摸清老妈妈子的脾气,她的喜好便是银子!

“老妈,本就是之前商议好的,如烟自当不会反悔,只是老妈要听如烟的安排。”

老妈妈自是不愿意,语气有些不高兴,“如烟姑娘,这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

她也不急躁,和颜悦色道,“老妈,听如烟把话说完,若是如烟能赚取百两,如烟可说了算?”

老妈妈一脸的诧异,“姑娘可是当真能办到?”

“那是自然,老妈附耳过来,听我仔细道来。”

林如烟在老妈妈耳边说了几句,老妈妈看林如烟虽有惊色,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如烟姑娘,那今晚就看你的了!”

“老妈,放心好了。”

夜晚灯火通明,妙春楼更是热闹,只见中央一个红衣女子正在跳舞,美艳动人,舞姿妖娆。

林如烟一身粉色纱衣,半遮面,在楼阁上抱着胸站着,向旁边的秋香开口,“她就是花魁蓝姬?”

秋香轻声开口,对她有些不满,

“嗯,她总是仗着自己是花魁,欺负我们,老妈对她也是束手无策,她毕竟是花魁,花魁自当是妙春楼最好看的,但如烟姑娘来了,她跟如烟姑娘比起来,可是差远了!”

林如烟一听到她欺负秋香,平静无痕的脸庞,有些微怒,“那不如,我把她花魁夺了吧?”

秋香一听,差点跳起来,“如烟姑娘当真如此?如果如烟姑娘揭开面纱,花魁非如烟姑娘莫属!”

她摆了摆手,气定神闲,悠悠开口,“不急,一会便到我们了。”

蓝姬舞毕之后,林如烟轻轻拍手,赞赏道,“蓝姑娘跳的真是妙,此舞真是天下无双!”

见有人夸赞,她嘴角灿烂如桃花,抬眸便看到林如烟,心中不禁惊叹,天下竟有如此美人,虽是蒙着半纱,却掩盖不了她的倾城之姿!

秋香一脸的不明白,“如烟,你为何要夸赞她?”

林如烟眸子凝视着蓝姬,清冷开口,“既然蓝姬姑娘舞跳完了,那就该我们上场了。”

蓝姬愤怒的瞪着林如烟,冷哼了一声,秋香这才明白,如烟是要赶她下台!

她脚踩着彩带,直接跃到台上,秋香还不忘撒着花瓣,百花倾落,林如烟一身粉群宛若天仙,众人惊呼。

“人间竟有如此绝色,真是千金难求!”

“是啊,简直美的不可方物,这50两,是我赏这位姑娘的!”

富家公子纷纷打赏,秋香接下香囊,嘴角轻笑,如烟姑娘还真是有办法,不过好戏还没开始呐!

当众人想一睹如烟的面容,台前竟放下了幔帐,众人有些不满,林如烟柔声开口,那声音宛如天籁,珍珠落玉盘,“各位别急,如烟可是为大家准备了好戏!”

“如烟姑娘,那便开始吧。”林如烟望向那人,一袭白衣,一尘不染,面如冠玉,黑眸如墨水一般清透性感的嘴唇,白-皙的脖颈,衣领微开,碎发垂至腰间,手拿一把折扇,温柔的如暖玉,浑身透着潇洒俊逸,好一个风流倜傥!

众人朝白衣那人望去,“那不是大王爷吗?”


“大王爷的名号岂是随便叫的,还是好好欣赏琴吧!”

林如烟嘴角淡淡一笑,纤纤玉指弹起琴弦,琴声留连婉转,高山流水,醉情于山水之间,把酒言欢,采菊东篱下,一副美轮美奂的田园风光,正当众人享受欢快琴音,曲子忽然变得忧伤起来,那声音如泣如诉,伤心欲绝,却让人无法拒绝!

她弹着最后一根琴弦,琴声戛然而止!才让众人出了这琴境当中,众人再抬眼,那轻纱后面已经没有林如烟的身影!

众人有些不满,直接沸腾起来!

“如烟姑娘去哪里了!”

“要听如烟姑娘弹琴!”

老妈妈立即站了出来,“大家稍安勿躁,如烟姑娘今日只有一场表演,若是想要弹琴蓝姬姑娘也会弹的。”

蓝姬抱着琴走了出来,这才安抚众人,蓝姬手握拳,眼底泛着妒意,这个如烟,不过是弹了一次琴,就想撼动自己花魁的地位,简直是做梦!

她面带笑容,一身柔媚,“大家稍安勿躁,我这就给大家弹曲!”

众人平静了下来,蓝姬一曲弹了下来,众人纷纷拍手叫好,大王爷君白臻嗤笑一声,在众人当中显得格外的突兀,“蓝姬姑娘的琴艺还真是不比如烟姑娘,蓝姬姑娘这花魁之位怕是坐不稳了!”

蓝姬一听,脸色骤然一变,奈何大王爷的身份,又将气硬生生咽了回去,嘴角含笑,“大王爷还真是会说笑,如烟不过是琴弹得好一点而已。”

君白臻摇了摇折扇,凤眸带着审视,语气略有嘲讽,“那是一点而已吗?”

说完便转身离去,蓝姬强压着怒火,自己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如烟!

众人听到大王爷刚才的说辞,议论纷纷,“想来,这如烟姑娘确实比花魁弹的好!”

“蓝姬姑娘真是遇到对手了,这花魁日后说不定是谁的!”

“听说如烟姑娘明晚表演,明日便知晓了!”

林如烟坐在房中,翘着二郎腿,有些慵懒躺在床上,这时敲门声响起,林如烟挑起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听到声音会这么警觉,大脑变得格外灵活!秋香打开门扉,“原来是老妈,老妈来此是?”

老妈妈径直坐到林如烟旁边,林如烟看着那笑容,和善的有些刺眼,就听到老妈妈称赞道,“如烟姑娘你还真是有本事!”

“老妈,这次你赚的不少吧?”林如烟平静的语气带着笃定。

老妈妈谄媚一笑,“如烟姑娘,这一百两是给姑娘的,姑娘若是不够,跟我说便是。”

她语气停顿了一下,眼底带着疑问,“对了如烟姑娘,你说你家境贫寒,为何会有如此高超的琴艺?”

林如烟嘴角抽了抽,表情却是十分镇定自如,没有丝毫破绽,大脑飞快的转动着,这个老妈妈真是观察细微,她余光一闪,有了主意,眼中立马含着泪水,“老妈有所不知,正因为家境贫寒,没有银子供养我,我娘把我扔在山上两年,打算让我自生自灭,却不想碰到一个老者,将我带回家中抚养,教我琴艺,若不是那位老者,我可能......”

老妈妈擦着林如烟眼角的落泪,将林如烟抱在怀里,一脸的安慰,“苦命的孩子,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不追问你的家事了,实在是太凄惨了!”

林如烟轻呼了一口气,好在自己急中生智,不然如何交代?

老妈妈跟林如烟聊了几句,“如烟,早些休息。”

她用手帕擦着热泪,轻咬的红唇,点了点头。

林如烟见老妈妈走了,这才放松,闻着屋内的檀香,烛火一盏,林如烟在床上悠悠睡了过去。

......

她梦到自己在一个阵法里,身子如同铁板钉钉一般,撕-裂的疼,连同灵魂,都是刺痛的!

林如烟猛然抬眼,额头全部是汗,枕头已是湿-润,到底是谁这般残忍对待自己!

她心头一狠,无论是谁,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揪出来,让他不得好死!

重新躺在床榻上,久久才合眼,却不敢深深睡去,那梦太真实,恍如梦魇一般......

二王府。

一座凉亭上,两道人影,一黑一白,那白影温柔如玉,谦谦公子,柔声开口,“皇弟可听说妙春楼又添了一位美人?”

“哦?没想到皇兄身为北衡云国大王爷,还有如此雅兴?”开口的正是北衡云国的二王爷君圣连,大王爷君白臻的皇弟,只见那男子,一身黑袍,剑眉入鬓,黑色的瞳孔如同耀石一般,发着幽光,一张格外妖异的脸,嘴角还带着令人痴迷的笑意,万种风情。

君白臻脸色平静没有半点怒意,手执一颗白子,悠悠开口,语气格外闲适,“皇弟向来喜欢美人,不去一睹芳容吗?”

君圣连端起茶杯,眼底泛着冷漠,稍纵即逝,嘴角扯出一抹兴味,“皇兄既然这般热情,今晚本王随皇兄去便是!”

君白臻笑而不语,负手转过身,垂眸看了一眼君圣连,谦谦一笑,“今晚,我来找皇弟。”

见君白臻走后,他眼底泛着凉意,狭长的睫毛微眯,他此番叫自己去是何意?他表面看着与世无争,快意潇洒,自己深知,他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时一个黑影落下,跪在君圣连身旁,“爷,人没找到。”

君白臻一个茶杯直接飞了出去,语气带着嗔怒,“人没找到,还不继续找!”

黑衣人吓得腿直发软,背部全是冷汗!

“是!”

这个主子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主,是冷血的轩昆宗主!杀了天昆宗那些人,眼睛都没抬一下,在他眼里,不过人如草芥一般!

君圣连手掌紧握着一缕魂魄,眼底渗着寒意,天昆宗主,不管你逃到哪里,

本王都会抓到你,直到得到凤令为止!

妙春楼。

街道平静祥和,唯独妙春楼灯火通明,分外热闹,老妈妈见到门口,两道高大的身影,赶紧迎了上去,大王爷和二王爷都来了,还真是稀客!

老妈妈一脸谄媚,“两位爷,里面请!”

君圣连一进门就在找,君白臻所说的女子,半天没见到,看了君白臻一眼,他是在骗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