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替嫁娇妻不好惹

替嫁娇妻不好惹

時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属于安以暖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小时候,双胞胎妹妹被豪门领养,母亲在临终前叮嘱她一定要照顾好妹妹。只因为母亲的嘱托,所以安以暖甘愿成为妹妹的替身。十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婴儿,可是却连孩子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妹妹抱走。直到失去一切,安以暖才恍然大悟,原来她竟然被妹妹当做工具……

主角:安以暖,傅西谚   更新:2022-07-16 05: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以暖,傅西谚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娇妻不好惹》,由网络作家“時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属于安以暖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小时候,双胞胎妹妹被豪门领养,母亲在临终前叮嘱她一定要照顾好妹妹。只因为母亲的嘱托,所以安以暖甘愿成为妹妹的替身。十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婴儿,可是却连孩子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妹妹抱走。直到失去一切,安以暖才恍然大悟,原来她竟然被妹妹当做工具……

《替嫁娇妻不好惹》精彩片段

白色的地毯上,凌乱的衣服扔在上面,空气中,氤氲着一股独特的气息。

不知道过去多久,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把地板上的衣服给捡了起来。再几分钟后,一个面容精致的女子穿着那些衣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房间外的走廊上,一个穿着浅色长裙的女子,正在那里来回的踱步,时而抬头,时而低头。

从房间里出来的面容精致的女子看到对方脸上一喜,然后快步迎了过去。

“阳阳……”

那个叫阳阳的女子闻声回头,竟然和面容精致的女子一模一样的脸。不同的是,女子的脸色红润、健康,而阳阳的脸色苍白,带着几分的脆弱,看着让人心疼。

“姐,你出来了?怎么样?西谚没有发现你不是我吧?”

听到她的话,女子脸上的血色瞬间腿了个一干二净,捏着衣摆的手更是颤抖得十分厉害。但嘴里还是回答啊,“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阳阳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带着满满的脆弱和愧疚对女子道:“对不起姐,都怪我没用,竟然被人给欺辱了,害得你现在替我把第一次给西谚。可是姐,我真的好爱西谚,我真的不能失去他。”一边说着,阳阳一边哭了起来。

女子赶紧安慰她,“姐知道,阳阳乖,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以后你和你的西谚会非常幸福的。”

听到她的话,阳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谢谢姐,很晚了,我先进去陪西谚了。”

“好……”

目送着阳阳进房间后,女子叹一口气,转身一步一步离开。

她叫安以暖,跟阳阳是双胞胎的亲姐妹。十二年前,她们相依为命的母亲意外车祸去世了,临终遗言是让安以暖好好地照顾妹妹阳阳。结果没想到,她们被送去孤儿院没多久,因为她的疏忽,阳阳丢了。

这十二年来,安以暖每天费尽心思地找阳阳,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久之前,她在京都偶遇到了她阳阳,并得以和她相认。

阳阳被一个姓叶的有钱人家给领养了,虽然被领养了阳阳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所以并不受养父母喜欢。不过,她有一个很喜欢、很爱的人——傅西谚。她很希望能跟傅西谚结婚,可她大学的时候,被人给欺辱过,她怕傅西谚嫌她脏,于是求安以暖替她把第一次给傅西谚。

安以暖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荒谬了。可阳阳好几次在她面前伤心得几乎昏厥过去,加上母亲临终遗言,和因为她的疏忽才弄丢阳阳的,最终安以暖同意了阳阳的请求。

然后就有了,今晚的事。

“没事,只要阳阳幸福就好,我不过是失去了第一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昨晚回来得太晚了,第二天早上安以暖睡迟了,导致她差点迟到了。

“八点二十八了,上班快迟到了!”一边盯着手腕上运动手表的时间,安以暖一边朝着电梯那边跑。

她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座电梯马上要关门了。不想迟到的安以暖,赶紧加快快步冲了进去。

没想到一下冲太猛了,整个人都冲到了电梯里的人的身上。

熟悉而陌生的清淡的古龙水的味道直冲入安以暖的鼻息中,她先是一愣,然后一边后退,一边跟人道歉,“抱歉,我赶时间,我对……”后面安以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她看到了对方的脸。


刀削斧雕的脸庞俊美得无懈可击,及耳的长碎发,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有些温文尔雅,眉宇间却不经意地流泻出强势和凌厉。他就是安以暖昨晚给出自己第一次的男人,阳阳喜欢的人傅西谚。

怎么会这么巧?正好在电梯里遇到他?

他不会认出来自己是昨晚那个人吧?想到这,安以暖脸色大变,连道歉也顾不得,赶紧背过神去。

傅西谚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安以暖,眉心不悦地蹙了起来。

新收购的公司员工素质太差了,不仅踩着时间来上班,撞到人还背过身去是什么意思?

“你叫什么?哪个部门的?”

听到傅西谚的话,安以暖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他问自己这些干什么?难道说他认出昨晚和他睡的人是自己?

那可怎么办?

他会不会责怪阳阳?

“我……我……”正当安以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傅西谚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是傅西谚……”

在傅西谚接电话的时间里,安以暖紧张得手心、后背直冒汗,生怕对方会突然对她发难。

在紧张和不安中,电梯铛的一声停在了安以暖所工作的部门。

偷偷地瞄一眼傅西谚,见他在打电话,并没有注意自己,安以暖心头狠狠一跳,然后在下一秒逃也似的离开了电梯。

墨色的瞳孔中,倒映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如同一只小兽,傅西谚的眉心缱绻成‘川’,视线梭巡。几秒后,他收回视线,继续讲电话,“不用你们接,我已经到了……”

安以暖一口气跑到部门办公室,确定傅西谚没有追过来后,她才坐下来喘气休息。

同事兼好友唐音见她气喘吁吁的样子,一边给她递水,一边问,“以暖,你怎么跑成这样?快喝杯水。”

安以暖没有告诉唐音她是怕傅西谚追过来,她只是回答,“怕迟到,迟到一天,这一个月的全勤都没有了。”

“行吧。”唐音丝毫没有怀疑安以暖的话,毕竟她确实是踩点上班,“对了,以暖,我刚才主管过来通知我们说,傅总今天来公司视察,让我们好好表现。”

“傅总?”安以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傅西谚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不会这么巧吧?

“傅总就是一个月前高调接手寰宇集团总裁职位的傅西谚,我们公司被他给收购了,现在他成为我们的老板了,我们的好日子要到了……”唐音的声音里满是对未来的憧憬,安以暖的心里却是一片凄凉。

傅西谚成为公司的BOSS了,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办?

部门视察的时候,安以暖躲在人群中,没有被傅西谚注意到。本来以为逃过一劫了,结果没想到下班的时候,主管通知说,“傅总今天视察公司很满意,组织大家聚餐。”

“主管,我还有事,我可以不参加聚餐吗?”安以暖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参加聚餐。

然而主管不答应,“不行,所有人必须参加……”


安以暖没办法,只能参加公司聚餐了。

庆幸的是傅西谚和公司高层坐包厢,并不和他们员工坐一起。不幸的是,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主管过来找她去给傅西谚敬酒。

“安以暖,你跟我去给傅总敬杯酒。”

主管特别喜欢安排手下的女员工给上司敬酒,之前办公室里好多员工都遭遇过,安以暖没想到,今天这事会落自己身上,而且对象还是她最想要躲着的傅西谚。

“那个主管……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学着喝。”主管回答,“连点酒都不能喝,怎么当职场人?”

唐音看出安以暖的不乐意,开口替她解围,“主管,不然我替以暖去吧。”

“你以为傅总的酒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去敬的吗?安以暖,你跟我过来。”主管语气强硬,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另外安以暖也怕牵连到唐音,所以她硬着头皮跟着主管去给傅西谚敬酒。

“傅总,这是我们部门第一大美女,我带她过来给您敬酒。”

傅西谚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员工给上司敬酒的,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不用……”但话说到一半,他认出来垂着头跟着主管来敬酒的人,是早上在电梯里撞了自己后不道歉便逃之夭夭的人,于是冷沉着脸道:“低头敬酒是你们部门的素质?”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主管连连否认,然后训斥安以暖,“低头干什么?快把头抬起来。”

在主管的强迫下,安以暖不得不抬起头来。

看到她那张和叶阳一模一样的脸上,面对几十个亿合作项目都能面不改色的傅西谚,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阳……”傅西谚喊到一半的时候,发现面前的这个人虽然和阳阳长得一模一样,却有跟阳阳有很大的区别,首先脸色不同,一个健康一个病容,然后神采不同,再然后衣着不同……一番对比后,傅西谚冷静了下来,“你叫什么?”

他……他没认出自己是昨晚代替阳阳的人么?安以暖端着酒杯的手松了松,然后回答,“我叫安以暖,傅总,我敬您!”发现傅西谚没认出自己,安以暖便很大方地跟他敬起了酒。

“安以暖。”傅西谚把安以暖的名字重复一遍,然后伸手接过安以暖手上的酒,一口饮尽。

主管见傅西谚接受安以暖的酒了,赶紧把安以暖安排坐在了傅西谚身边的位置。

安以暖心里一万只尼玛草奔腾着,面上却只能陪着笑。

好在她并没有陪笑太久,半个小时后,饭局散场了。

趁着公司的高层围着傅西谚做最后寒暄的挥手,安以暖溜出了包厢,回到了自己之前的位置那里。

唐音正和同事在说话,看到她回来,立即问:“以暖,你回来了!你跟主管去了这么久,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安以暖摇了摇头,然后道:“音音,我住的那边公交车的末班车是八点,我不陪你了,先走了。”

“晚了可以让我哥送你,他正在来饭店的路上。”唐音回答。

“还是不麻烦你哥了,我先走了。”拒绝唐音后,安以暖离开了饭店。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了阳阳那里,把今天和傅西谚面对面的事告诉了阳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