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简小姐的爱情哲学

简小姐的爱情哲学

柒岁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简宁喜欢傅瑾衍,从情窦初开,青春稚嫩,喜欢到能穿嫁衣,大家都觉得男人会动心时,某人却将她推给了自己最好的兄弟。三年前,简宁大婚,蓉城众人津津乐道,她追了某人那么久,最终却被他亲手推向别人,这无疑是一场笑话。再后来,她重新归来,对傅瑾衍只剩下疏离和冷漠,他突然发现,这样的结果好像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主角:简宁,傅瑾衍   更新:2022-10-27 17: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宁,傅瑾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简小姐的爱情哲学》,由网络作家“柒岁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简宁喜欢傅瑾衍,从情窦初开,青春稚嫩,喜欢到能穿嫁衣,大家都觉得男人会动心时,某人却将她推给了自己最好的兄弟。三年前,简宁大婚,蓉城众人津津乐道,她追了某人那么久,最终却被他亲手推向别人,这无疑是一场笑话。再后来,她重新归来,对傅瑾衍只剩下疏离和冷漠,他突然发现,这样的结果好像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简小姐的爱情哲学》精彩片段

蓉城,半晚时分。

郊区第三精神病院突发火灾,火势连天,在秋风的运作下,火势越燃越烈。

"跑了!真的跑了!"

"槽,怎么就跑了呢?这要怎么跟杜总交待?"

"还交待个P!要不就说死了吧!"

一处阴暗的地下室里,满地的狼藉,只有一张巴掌大的窗户,还有一张看起来摇摇欲坠随时可能会坍塌的木床。

地下室门外,站着五六个看起来护工模样的人七嘴八舌,一个个面露焦急,脸色难堪的很。

最后,一个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捂着口鼻往里面瞧了一眼,一脸嫌弃的说:"跑了就跑了吧!杜总都两年没来瞧过了,显然已经是把这位忘了。"

其他人闻言不作声,皆是默认下这个决定。

彼时,距离精神病院不远处的街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一个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车门外,嘴角叼着烟,时不时恣意懒散的看一眼手腕间的手表。

"跑出来了吗?"

"傅总,里面接应的人说跑出来了。"

助理话音刚落,马路尽头出现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傅总,是简小姐。"助理情急喊出声。

"接人!"男人蹙眉看了眼向前奔跑的身影,将嘴角的烟一口吐在地上。

人影越来越近,男人眉峰越蹙越深,一旁的助理忍不住小声嘀咕,"傅总,简小姐怎么被折磨成了这副样子。"

"闭嘴!"男人厉声,咬牙。

--"傅瑾衍!"

声音轻柔,像是小猫挠在人心尖上。

傅瑾衍箭步上前,大手一伸,撑住简宁的手臂。

手臂细到不足盈盈一握,似乎稍微握的用力些,就会把她的手臂捏断。

"谢谢。"简宁道谢,双眼泛红,不着痕迹的将手臂从傅瑾衍手里抽出。

简宁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从这个鬼地方逃出来,直到刚才看到傅瑾衍之前,她都一直以为这是个圈套。

但虽然心里想着或许会是个圈套,她也依然想奋力一搏。

"上车。"傅瑾衍打量了下简宁身上的穿着,脱下外套搭在她身上。

简宁一直都在逃出来的心有余悸中神游,忽然身上落下一件外套,下意识的抖了下身子。

见状,傅瑾衍没作声,皱着的眉又加深几许,无声的打开了车后排的门,"走吧,我妈这个点该等急了。"

"好。"简宁低声回应,转身上车。

从上车开始,简宁就再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整个人缩在靠近车窗的位置,像是在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窗外高楼耸立,跟她进精神病院前相差不算太远,那刺眼的阳光灼的她想流泪。

约莫在半个小时后,迈巴赫在一座别墅外停下,助理小跑下车,为简宁打开车门。

"谢谢。"简宁小声道谢,嘴角扬了数下,像是想极力扯出一抹笑,但最终没能成功。

"简小姐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的。"助理应声,上前为简宁按响门铃。

两人之间的互动被车内的傅瑾衍看在眼里,眸色深深。

门铃按响后数秒,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奢华的中年女人,一身素色旗袍袭身,在看到简宁的霎那,女人红了眼眶,颤抖着声音开口,"宁宁。"

简宁闻声,身子僵了下,泪目。


三年前。

简家大小姐大婚,被蓉城众人津津乐道。

传言,简家大小姐简宁原本喜欢的是傅家少爷傅瑾衍,从青春稚嫩追到能穿嫁衣,就在大家都以为傅瑾衍会动心时,傅瑾衍却把简宁推给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杜衡。

虽说这一举动没成全了简宁多年的情谊,但是在那个时候也被盛传为一段佳话。

令谁都没想到的是,在简宁进门的第二个月,简家被杜家吞并,简宁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一进去,就是三年。

待搬迁京都的傅家发现,为时已晚。

简宁被姜韵拉着手进门,两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抹眼泪。

姜韵当年跟简宁的母亲是闺蜜姐妹,两人从念高中开始就在一个宿舍,再到大学,最后到步入社会双双嫁入豪门,情分颇深,在姜韵的眼里,简宁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半个女儿。

"宁宁,你放心,姜姨一定不会让你白遭了这份罪。"姜韵边说,边轻拍简宁的手背,看着她昔日里如丝绸般的皮肤被折磨的不复往日光泽,心头再次涌上一抹难过。

姜韵话落,转身看向守在一旁的佣人,"去帮小姐放洗澡水,多放点柚子叶!"

佣人点头应声退下,简宁随之站起身,乖巧懂事的开口,"姜姨,我先去洗澡。"

待简宁离开后,姜韵起身,冷眼看向傅瑾衍,"杜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

傅瑾衍倚靠着楼梯站着,衬衣袖微微向上挽了几分,手臂上搭着简宁穿过的衣服外套,满是霉味,他却像是没闻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唇边点燃,抽了几口,眸色讳莫如深,"人都回来了,不急。"

姜韵闻言,继续喋喋不休的说,傅瑾衍嘴角边的烟明明灭灭,好半晌,他淡着声音说了句,"妈,我上去瞧瞧那丫头还缺什么。"

"洗澡能缺什么?就算是缺什么也轮不到你帮忙,你以为你们两这会儿还是小时候?你难道还要上去给她搓背不成?"姜韵面色难堪,话落,傅瑾衍咬着的香烟在嘴角颤了颤。

相比于客厅里的嘈杂声,简宁整个人没在浴缸里,安静如斯,如果不是水面偶尔吹出的水泡,这一幕如果被旁人看到,还以为她溺死在了浴缸里。

能够重生的感觉,真好!

只是可惜,物是人非,家破人亡!

简宁无声的哭,眼泪跟浴缸里的水混搅在一起。

约莫在一个小时后,简宁从浴缸里起身,走到淋浴下,把自己冲洗干净,在擦拭身体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黄肌瘦的自己,说不出是该哭还是该嘲讽。

对于当年的事,没几个人知道实情,所有人都以为简宁是兴高采烈的嫁给了杜衡,鲜有人知,她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那点卑微可怜的自尊心。

在得知傅瑾衍准备迎娶那位当红小明星时,简宁的第一想法就是结婚,任何人都可以,只要能让她快速跟傅瑾衍划清关系。

她不想待傅瑾衍结婚的时候,整个蓉城的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盯着她。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会被杜衡利用,说起来,全都是活该!

简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当年的一幕幕开始轮番上演,她的深夜买醉,傅瑾衍的凉薄戏谑,杜衡的伪装深情不移……

忽地,门外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简宁闻声穿戴整齐开门,傅瑾衍倚站在门外,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恰好在这个时候傅瑾衍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眼,按在耳边,温凉着的说:"我说了几次,我回家后不准给我打电话,嗯?"

傅瑾衍说话的声音肃冷,但因为后缀加了那个'嗯'字,听起来磁性低沉又蛊惑,就像是在调教某些小猫小狗。

简宁知晓,他是在跟女人打电话,而且还是一个深爱他的女人,因为当年,这样的戏码,也在他们俩身上上演过无数次。

眼看着面前的一幕,简宁内心嘲讽,表面却表现得平静。

待傅瑾衍挂断电话,简宁弯唇率先开口,"今天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谢谢。"

"举手之劳,你放心,杜衡那小子,我绝不会让他好过。"傅瑾衍薄唇挑开,伸手入兜去摸烟盒。

"谢谢,我有些累,想休息。"简宁声音温柔,说出的话却是在下逐客令。

闻声,傅瑾衍摸烟盒的手稍顿了下,道了句'好',转身跨步离开。

楼道里,姜韵手里端着一碗燕窝,像看热闹似的看向从简宁房间里走出来的傅瑾衍,"被赶出来了?意料之中,刚才宁宁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人家那是在跟你划清关系,你要是识相,以后就离人家远点。"

"妈,我还是你亲儿子吗?"傅瑾衍一手撑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捻着手里的烟。

姜韵推他一把,迈步往简宁房间里走,边走边碎念着说:"我倒是希望你不是!"

傅瑾衍收手入兜,没接话。

卧室里,简宁红着一双眼久久没动,直到姜韵进门,才扯动唇角喊了声,"姜姨。"

"瞧瞧你现在瘦的,待会儿我喊家庭医生来帮你做个全身检查,这段时间你必须全听我的话,帮你好好调养调养。"姜韵心疼的看着简宁,叹着气说。


自从那天之后,连续三个月,傅瑾衍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简宁再也没有见过他。

直到她提出想出去工作,当晚傅瑾衍满身疲惫的出现在傅家宅院,一进门,看到她蹙眉问,"我妈说,你想出去工作?"

"是。"简宁如实应声,下意识的从沙发上起身。

三年不见,傅瑾衍身上少了年少时的几分吊儿郎当,多了几分沉稳笃定,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瞧出简宁的不自然,傅瑾衍解领带的手顿了下,剔她一眼,"想好去哪儿工作了吗?"

"还没。"简宁接话,思忖几秒,再次开口,"想随便找个地方,便利店收银员也可以,至少,可以赚到钱。"

简宁说完,傅瑾衍解下领带,随意扔到一旁的沙发扶手上,抬手捏了捏发疼的眉心,"是我最近工作太忙粗心了,回头我给你一张卡,你先用着,你现在身体刚刚复原些,不急……"

"傅瑾衍。"不等傅瑾衍说完,简宁蓦地打断他的话,一字一句的说:"我想自己工作。"

傅瑾衍侧目,看着简宁眼底的认真,一瞬间有些恍惚,似乎觉得她哪里跟以前不一样了,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两人在客厅攀谈,恰好姜韵从厨房里端着果盘出来,笑吟吟的插话,"宁宁想工作,你就让她工作嘛!你们公司有合适的位置吗?如果有的话,帮宁宁安排一个。"

"没有。"傅瑾衍阔步走到沙发前,拿起茶几前的水杯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身子嵌入沙发里,抬手将衬衣纽扣解开两颗,修长的腿微微敞开,恣意懒散。

"我觉得后勤部跟财务部就不错。"姜韵自顾自的说,用牙签扎着将一块火龙果递到简宁唇边,"宁宁你喜欢哪个?"

"哪一个工资会高些?"简宁轻启红唇,咬住火龙果,轻轻一咬,红色的汁液从唇角溢出些,染在娇艳欲滴的红唇上,再加上她最近被养胖了些,皮肤白皙搭配上红润的唇,瞧着莫名蛊惑人心。

这一幕,让姜韵看的一时失了神,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傅瑾衍,发现自己儿子跟自己的反应差不多。

姜韵见状轻咳,"财务吧,我觉得财务会更高些,瑾衍,是吗?"

傅瑾衍倏地回神,没作声,起身径直往楼上卧室走去。

跟姜韵擦肩而过时,姜韵抿着唇角轻笑,"儿子,宁宁就定下去财务部了啊!下周一报道!"

说完,姜韵神秘兮兮的靠近傅瑾衍,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怎么样?宁宁被我养了三个月是不是特别水灵?"

傅瑾衍闻言,脚下步子一顿,脑海里浮现刚才简宁吃火龙果的模样,心底莫名燥火,"妈,我劝你还是死了那份心,我对简宁,从小到大一直只当妹妹看待!"

"你说妹妹就妹妹喽,我又没说什么!"姜韵嘴角噙笑,见傅瑾衍脸色不好看,火上浇油,"哦,对了,你李阿姨的侄女前些日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你回头没事去见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