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老娘要当皇上

穿书老娘要当皇上

云间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文学创作者白云芷穿书了,一朝穿书,她竟然穿成了自己笔下的悲剧角色。既来之,则安之,人物是她创作出来的,那还怕什么?白云芷生出了自己做皇帝的想法,却不料,书中的大反派封景澜,不杀人了,不作恶了,也不围着女主角转了,反而盯上了她,一天到晚黏着她。

主角:白云芷,封景澜   更新:2022-07-16 05: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云芷,封景澜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老娘要当皇上》,由网络作家“云间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文学创作者白云芷穿书了,一朝穿书,她竟然穿成了自己笔下的悲剧角色。既来之,则安之,人物是她创作出来的,那还怕什么?白云芷生出了自己做皇帝的想法,却不料,书中的大反派封景澜,不杀人了,不作恶了,也不围着女主角转了,反而盯上了她,一天到晚黏着她。

《穿书老娘要当皇上》精彩片段

太子府。

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趴在地上,背上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面前的高背椅上,坐了一个身穿金丝锦袍的俊美男子。

他脸色阴沉的看着女人,厌恶的说道:“白云芷这个贱人,竟敢伤害陆姑娘,来人,给本宫拖下去,扔到犬房喂狗。”

“是。”侍卫不敢违背,伸手拽起了女人。

粗鲁的拉扯牵动了女人的伤处,疼的她嘶的一声睁开了眼,却被眼前的男子惊到了。

此人二十左右的年纪,身穿一件玄色的蟒袍,襟边和领口都已金线织就,贵气华丽,气势逼人,一头乌黑的发丝以一只雕有蟒纹的金冠束着,眉若剑锋,鼻若山峦,两片微薄的嘴唇轻轻的抿着,眸中厉芒闪烁,看得人心惊胆寒。

看到他的装束,白云芷不由张大了嘴。

金丝锦袍?蟒纹金冠?

这……这一切怎么这么熟悉?

不由惊问道:“你……你是封景澜?”

男人眼中微有错愕,继而面色一冷,怒喝道:“放肆,本宫的名讳岂是你可以叫的,拉下去。”

本宫?

白云芷吃惊到无以复加。

她居然穿越到了和几个同学联名写的小说中,因为懒得取名,女配白云芷就直接用了自己的名字。

封景澜这个角色则出自同学之手,天炎国第一美男,相貌无可挑剔,性情却是十分的残忍暴戾,喜怒不形于色,且武功高强,善于谋略,是个狠人。

本来有着大好的前程,却因为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不但丢了太子之位,还没了性命……

思量之际,人已被侍卫给拉了出去。

白云芷立即奋力挣扎。

“放开我,我是冤枉的,陆璎珞是自己不小心踩空掉下了水,是我救的她……”

侍卫根本不理,一直将她拖到了一处黑色大门的院子前,毫不客气的直接扔了进去。

白云芷被摔的七荤八素,刚抬起头就看到了一个眼露凶光的硕大的狗头。

“啊!”

白云芷吓得双眼大黑,差点昏厥。

某日同学出去约会,就让白云芷帮着写一下太子府的设施,为了贴近封景澜的人设,白云芷开动了自己智慧的小脑瓜,给太子塑造了一个专养恶犬的犬房,目的就是对付不听话的下人杂役,恶犬活活咬死的不计其数。

没想到,她自己也要亲自体验一下。

勾勒着自己被咬的支离破碎,血肉横飞的画面,白云芷不由打了个哆嗦。

那情景,光是想想都能窒息。

不要。

她可不想死。

不由闭着眼睛大喊道:“孽畜,你们都是我造出来的,谁敢上前,我就打爆它的狗头。”

等了许久,她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出现,白云芷不由错愕。

睁开眼,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到。

二十多只恶狗竟然全都瑟瑟发抖的挤在了一起,睁着惊恐的狗眼,表情惊恐的看着她。

它们居然害怕自己?

白云芷诧异的坐了起来,恶狗立即又往一起挤了挤。

白云芷回头看了一眼,这里除了自己确实没有别人,不由松了口气,她试探着站了起来,恶狗再次骚动,一个个全都伏下了身子。


这下子白云芷总算放心了。

看样子自己编造出来的东西还是有点人性的。

“算了,我逗你们玩呢,大热的天别堆在一起了,自由活动吧。”

白云芷摆了摆手,狗子果然又开始满院子溜达了。

果然懂话,白云芷腹诽个一句话便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梳理起书中剧情。

这本名叫【亲王的娇妻是神医】的言情小说大致的剧情是皇上的亲弟弟封承,与陆贵妃的妹妹陆璎珞从相知到相爱的故事。

太子封景澜却对陆璎珞一见钟情,因为从小失去母亲,导致封景澜性情残忍而又偏激,得知陆璎珞喜欢皇叔后,屡下毒手对付两人,逼的封承起兵造反,到最后人权两空。

说到底,封景澜也是个可怜的人,几岁就没亲娘,养母王贵妃表面对他不错,背地里却多次加害,一心想把他弄死,封景澜若是没些心计手段,早就死八百回了。

当时白云芷还深深的同情过他,此时却是头皮发麻,按封景澜的尿性,若知道她没被狗给撕了,定然又要想出别的办法来对付她。

看了高达两米的院墙,以及墙头上用铁丝围绕的刺轨,白云芷觉得自己是不可能逃出去的,再看那些狗,不由突发奇想,别的角色是同学写的,她管不了,但是她写的人物是不是可以自己控制?

就比如这些狗子,刚才不就没有咬死她吗,既然这样,她可以呼叫亲王封承来救她,作为小说里的男主,封承可是她的亲儿子。

立即在心里默默祈祷,封承,你快来救救老娘吧,为了写好你,老娘可是掏心掏肺,白头发都长出了几百根。

想了一会,白云芷又放弃了,按剧情的发展,封承这会刚打完仗,应该还在回京的路上,回来救她显然不太现实。

唉,当时她怎么就没给白云芷弄些金手指,比如自愈能力啊,内功无敌啦,以及高来高去,胸口碎大石……

刚刚想完,就觉身体里涌出了一股暖流,背上的疼痛顿时减轻了不少,白云芷不由一惊,不会吧,难道她真的有了玄幻小说中的内力?

试探站了起来,用力一跳,人竟然蹦出了三米多高,白云芷吓的啊了一声,气力一堵滞,顿时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

但却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疼,就感觉好像有一团真气护住了自己一样,不由一阵惊喜,自己的想法居然成了真,这也太玄幻了。

可连书都能穿,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赶紧重新站起,调整一下姿势,却听门外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有人沉喝道:“来人,把这犬舍给本王踹开。”

那声音浑厚低沉,带着一股子让人安心的力量,白云芷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咔嚓一声脆响,犬舍已被人踹开。

一道身穿银色软甲的俊朗人影映入了白云芷的眼帘。

白云芷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封承?”

那人点了点头,伸手来扶白云芷,却听有人冷声说道:“皇叔,你逾越了。”


一道挺拔的人影拨开兵士,已来到了犬舍的门口。

此人正是太子封景澜。

象征权贵的金冠与袍上的金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令人不敢直视。

“皇叔操心国事乃炎封之幸,你却把心操到了本宫的家务上,若让百姓知道了,本宫岂非要让人戳破脊梁骨。”

封景澜到背着双手,长身而立,嘴角噙了三分讥笑,目光的光芒却是冷到了极点。

封承淡淡说道:“太子妃的事本王已经听说了,纵使她有罪,也罪不至死,况且璎珞已经原谅了她,本王来此,也是璎珞的意思。”

白云芷有些吃惊,书上可没有这个情节,难道是自己召唤封承,所以剧本自动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封景澜回头瞧了她一眼,眸中再次露出了些许的诧异。

复又转向了封承,语气森冷的说道:“不管是谁的意思,你都不该出现在本宫的地盘,来人,把封承给本宫拿下。”

“你敢。”

封承的兵士顿时拔出了剑。

封景澜的人也不甘示弱,怒喝道:“你们想造反吗?”

白云芷看得心头突突直跳,坏了,大概是自己穿书产生了蝴蝶效应,剧情已经开始朝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一想到太子几次欲杀封承,手心里顿时冒出了一层汗,他可是自己花了很多心血塑造的人物,说什么也不能死,只要他再熬一阵,太子就会造反,到时候封承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忙说道:“多谢皇叔和陆小姐,是妾身有错再先,理该被关在犬舍,还望皇叔和太子莫要为妾身伤了和气。”

封景澜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般,眼眸微眯。

白云芷顿时做贼心虚的低下了头。

封景澜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自愿受罚,本宫便既往不咎,都退下吧。”

封承眉头顿皱。“太子妃,你……”

白云芷故作从容的笑了笑。“王爷请放心,妾身自有分寸。”说完便走回了犬舍。

“关门。”

封景澜袍袖一甩,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门外的脚步很快散去,白云芷总算是松了口气。

男主封承,配角白云芷,以及另外一个男配安将军这三个主要角色出自自己的手,也就是说自己应该可以能调动这三个角色,以及一些小配角。

一想到刚才剑拔弩张,白云芷仍然心有余悸,没事还是不要乱叫人的好,万一封景澜抽风把他们给杀了,剧情可就崩大发了,那还怎么继续往下写啊。

忽然她又想到了一件怪事,貌似后背半天都没疼了。

立即把手伸到了衣服里,却发现后背光滑如缎,竟然一点伤痕都没有。

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样子她真的拥有了自愈的能力了?

那岂不是也代表她可以随意更改自己的角色设定了?

首先就是要会武功,这样才能不被欺负,其次就是要有钱,最好全京城所有产业的幕后老伴都是她,再组建一队暗卫,只给她效劳,然后帮封承当上皇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