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归来我成了无敌兵王

归来我成了无敌兵王

纸上飞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曾经的王轩只是一个穷学生,原本打算找一份兼职补贴家用,没有想到,竟然遇见黑中介,被骗去国外打工。有幸逃了出来,阴差阳错下进入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一通来自家乡的电话,电话那边自称是他的外公。就这样,为了继承外公的遗产,王轩回到了国内。曾经的穷小子,如今已经荣耀加身,在偌大的都市,会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

主角:王轩,柳烟   更新:2022-07-16 05: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轩,柳烟 的武侠仙侠小说《归来我成了无敌兵王》,由网络作家“纸上飞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王轩只是一个穷学生,原本打算找一份兼职补贴家用,没有想到,竟然遇见黑中介,被骗去国外打工。有幸逃了出来,阴差阳错下进入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一通来自家乡的电话,电话那边自称是他的外公。就这样,为了继承外公的遗产,王轩回到了国内。曾经的穷小子,如今已经荣耀加身,在偌大的都市,会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

《归来我成了无敌兵王》精彩片段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你出生低贱,一辈子就是低贱!”

飞机上,坐商务车的三百斤胖子,正在对一名空姐吼叫着。

空姐吓的小脸发白,身子发抖,眼泪水已经打转。

后排,王轩拿下眼罩,看了二人一眼,皱了皱眉头。

但并未说话。

胖子继续吼叫:“你他妈给老子跪下道歉,贱人,卑贱的人有什么资格站着!”

“对......对不起......”

空姐眼泪中都是委屈:“我真的不能给你手机号,公司规定不能......”

“你给我住嘴!”

胖子怒吼:“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你们公司大股东,敢拒绝我?”

说完,又是一巴掌抽在空姐脸上,打完人还不解气,他站起来,狠狠对着脸踢下。

看样子,是打算把空姐打破相。

突然,一只手抓住胖子的小腿,笑道:“现在连一头猪,都能坐商务舱了?”

王轩用力一推,胖子扑通坐回去,他又惊又怒:“小兔崽子你他妈是谁,敢多管闲事,我能死你!”

并未理会这个胖子,王轩把空姐扶起来,道:“去洗洗脸,擦点药,这里交给我。”

空姐投来感激的眼神,连忙去了洗手间。

王轩回头看着胖子,淡淡的说:“飞机很快落地,你要继续闹事,还得飞回去......”

停顿片刻,王轩表情瞬间狠厉:“老子要回去继承亿万财产,晚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你给我消停点,不然我把你脑袋按进马桶里面,用塞子戳烂你的嘴巴!”

胖子吓尿了,王轩的表情狰狞又吓人,在加上对方一米八多的身高,魁梧的身材,很有压迫感。

胖子缩了缩脖子,心想忍一时不吃亏。

等下了飞机,他有的是办法弄死一个低贱的人。

王轩回到座位坐好,肩膀又开始隐隐作疼了。

是里面的弹壳碎片在作妖。

五年前,他被黑中介骗去国外打工,无意中卷入了国家内战,被迫当了雇佣兵。

一个从前连盘子都拿不稳的人,现在已经可以熟练的压枪点射。

而就在半个月前,一个神秘的电话打来。

“王轩,你外公去世了,需要你回来继承一笔遗产。”

当时接到电话,王轩以为是骗子,因为他在国内压根就没什么亲戚。

但是,当那人准确的说出他的详细信息,还打来十万块钱后,王轩才终于相信自己有个外公。

趁着这次能回国,王轩还要去找骗他的黑中介算账。

这时,刚刚的空姐回来,她把一个小礼物,还有纸条塞到王轩手里。

“谢谢你。”

空姐小眼神很感激,要不是王轩帮忙,飞机说不定会返航,她要承担所有责任。

“不用谢,仗义相助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

王轩微微一笑:“男人的拳头用来保护弱者,不适合打女人。”

空姐眉眼欢笑起来,她偷偷的说出自己名字,并且还主动跟王轩攀谈起来,并且给他升级了舱位。

那胖子见到两人聊得这么开心,脸色阴狠,内心极度愤怒,眼中闪过阴霾。

通过聊天,王轩得知空姐叫柳烟,二十二岁,身材苗条,长得可爱乖巧,身上还有一份书香气息。

怪不得那个胖子强行索要联系方式,不得不说对方长得是真有气质。

至少八分颜值,九分的身材。

“如果我前女友有你一半好,我们也不会分手。”

王轩自嘲一笑,五年前他还在读大学时候,前女友要让他拿出二十万彩礼,给弟弟买房子用。

那个时候他连两千块都拿不出来。

生日那晚,前女友带着一个开保时捷的老男人出现:“王轩你个废物,连二十万都没有,娶不了我,你去死吧。”

前女友打了他一个耳光后,上了老男人的车,直奔如家酒店。

那晚,王轩伤心欲绝,大学都没读完,就提前休学跑去国外。

更惨的是,被黑中介骗光所有存款,把他扔到一个垃圾小国上。

五年时间,他早已改变许多,不在是那个懦弱的学生。

若是遇到前女友,定会让对方后悔甩了他。

飞机落地后,开始减速,空姐坐他对面,双手没抓稳扶手,一下子就扑进了王轩怀中。

香气扑鼻而来,王轩能感受到什么东西撞在胸口上了,空姐柳烟一脸羞红的起身坐好,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这时飞机已经完全停下,柳烟连忙起身做准备工作,王轩收拾东西下机。

打开手机,一条好友申请弹了出来,头像正是柳烟。

王轩点了拒绝。

......

走出机场,深吸一口家乡的空气。

五年过去,他终于回来了,一切还是熟悉的味道。

漂泊国外,最终还是选择落叶归根。

王轩刚要打车,忽然怒喝传来:“下等人,你给我站住!”

先前飞机上的胖子奔来,身后跟着四个壮汉。

胖子一脸横肉,森然道:“多管闲事,撩我的女人,给我废了他的腿!”

没给王轩任何解释时间,身后四个壮汉直接扑上来。

王轩眼中寒光一闪,烈阳底下,胖子忽然打了个冷颤。

砰砰!

四个壮汉趴在地上,捂着手臂满地打滚。

胖子额头冒出冷汗,气温炎热,背心都被汗水湿透。

王轩站在太阳底下,身上居然没有一滴汗,他走到胖子跟前,漠然道:“跪下!”

两个字,带着不容置疑。

胖子膝盖一软,扑通下跪。

“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自己选。”

王轩冷漠。

胖子浑身哆嗦,咬牙威压:“老子是社会中层的人,你个坐经济舱的下等人,你敢......”

“啊!”

“嘎巴!”

胖子凄厉惨叫,肥胖的身体在地板不停打滚,惨叫传遍整个机场。

“有俩臭钱,就把人分为三六九等,谁给你的底气?”

王轩踩着对方骨折的小腿,胖子再次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嗓子都喊破了。

很快,一滩尿液从裤子流出,恶臭难闻。

王轩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废了算了。”

他一脚踩下。

突然,一辆宾利出现,车上下来黑西装,黑墨镜的保镖,冰冷气势走来。

王轩眼睛一眯,以为是胖子的人。

忽然,宾利后排下来一个老者,白发苍苍,但很有精神。

老者看了胖子一眼,又看了看王轩。

王轩刚要开口,下一刻,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少爷,欢迎回家。”


王轩认识这个老人,是外公身边的大管家。

两人通过电话。

王轩顺势一脚踩碎胖子的裤裆上,疼的杀猪惨叫,血流裤裆。

两眼一闭,直接昏厥。

叫声引起巡警的注意,立刻呼叫支援跑过来。

王轩微微皱眉,刚要说话,赵管家已经走了过去。

不知道跟两个巡警说了什么,两人态度立刻变得恭敬起来,还找人把昏厥的胖子弄走。

王轩不动声色观察,并且暗暗点头。

回来之前,他已经调查过外公的公司实力。

三个字形容。

很可怕!

赵氏拥有全国最多的商业广场,公司旗下有物业、安保、保险、医疗等几十种产业。

实力雄厚,影响力巨大,一年净利润都是天文数字。

并且还拿下过无数国际大奖,一度成为国内最顶级的领头企业。

但外公的意外去世,让这笔庞大的遗产落到自己头上。

瞬间让他这个穷小子,拥有了亿万身家。

他本是底层草根,却入了上流社会。

......

车上。

王轩掏出手机给兄弟们报平安,赵管家笑着问道:“少爷,先去酒店休息会?”

“不,先回我以前住的地方,我要取走一样东西。”

王轩从口袋掏出一把生锈的钥匙。

这栋房子,是他从小生活到大的地方,爷爷的遗物还留在那里,五年多的日思夜想,今天终于可以了却牵挂。

很快,来到他熟悉的街道上,因为路窄,车只能停在胡同口。

五年没回来,这里早已经拆的大变样,曾经认识的邻居基本都搬走。

都是附近打工的租户在这里,很乱。

终于来到三楼的家门口,王轩内心有些伤感。

以前爷爷总在这里站着,等他回来吃饭。

如今已物是人非。

拿出钥匙,进入门锁。

咔嚓一声。

门没开。

钥匙断了。

“奇怪,钥匙怎么会断。”

王轩使劲转动门把手,丝毫不动,他感觉门锁像是被人换了一样。

难道里面有人?

王轩使劲敲了敲门,屋内没人回应。

隔壁邻居突然开门,喊道:“孩子睡觉呢,能不能安静点?”

“阿姨,有人住在这里吗?”

王轩问道。

邻居不耐烦道:“废话,一个女的经常回来,住这里好几年了,整天打扮的浪里吧唧的。”

“你小点声。”

砰。

邻居关门。

王轩愣了一下,怎么会有人住在这里。

钥匙,只有他手里这一把,出国前还特意锁好了。

赵管家道:“少爷,要不要我叫开锁的过来?”

“不用。”

王轩脸色一沉,直接砰的一脚把门踢开,简单粗暴。

进入屋内,随意扫了一眼,果然有人住在这里。

桌子上摆满酒瓶,垃圾也散落一地,散发恶臭。

迅速来到屋内,王轩脸色一变。

爷爷的遗像不见了!

愤怒!

到底是谁在自己的房子住着?

谁拿走了爷爷的遗像?

王轩眼神森冷的吓人。

他很确信自己没有走错房子。

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闭着眼都能走对。

“少爷,这两个人,你认识吗?”

赵管家指着桌上的相框。

王轩立刻拿起一看,男的他不认识,但女的他很熟悉。

熟悉到,这五年来,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玲玲?”

王轩瞬间握紧拳头,这个女的就是他前女友,当初戴绿帽甩了他的前任。

旁边那个男的,就是那晚坐在保时捷内,用鄙夷眼神看着他的老男人。

“啊,进贼了!”

“谁这么大胆子,敢来我家偷东西!”

一个女人拿着棍子冲进来,直接大吼道。

王轩回过头,门口站着一个短头发女生,穿着包臀裙,画着浓妆。

“玲玲?”

王轩冷笑。

“你......你是王轩?”

玲玲瞪大眼睛:“我干,王轩你还活着,你不是死在海里喂鱼了?”

“怎么,你很期盼我死吗?”

王轩冷笑一声,随手一指房间:“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住在我家里面。”

玲玲顿时呵呵笑了,她放下棍子,又把包仍在沙发上,直接坐下。

随手拿出一包烟,点燃。

熟练的吐出一口烟圈。

“咱们谈恋爱时候,我就住在这里了。”

“跟你分后手,我没地方住,而且你又出国,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搬进来住了。”

“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王轩整张脸都是冰冷的,刚要开口,玲玲忽然笑道:“当时听说你被中介骗去国外打了黑工,还翻船死在海上。”

“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伤心呢,我还为你掉了几滴眼泪呢。”

“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能狠心抛弃我,还信你能掉泪?”

王轩根本不相信对方的话,分手的那个夜晚,让他五年都没忘记。

这个女人是他第一个爱上的,自己付出了一切,最后换来的却是什么?

“你把我房间的东西,都给扔了?”

王轩质问道。

“是啊。”

玲玲笑呵呵的说:“那些垃圾玩意,留着碍眼,我都扔了,卖废品人家都嫌弃。”

“那我爷爷的遗像呢?”

王轩眼睛一瞪,怒火开始燃烧。

“让我想想......”

玲玲皱起眉头,仔细想了想,忽然她跳起来:“哎呀,我想起来了。”

她立刻打开厕所的门,指着马桶底下:“你是不是说那个玩意,当时马桶太低,我就随便用个木板垫了一下。”

“我压根没看那是啥东西。”

王轩脑袋瞬间轰的一下,他用力把玲玲推开,冲进去把厕所打烂,捡起一个破烂不堪的相框。

抹去污渍后,可以依稀看清楚,照片上是个慈祥的老人。

这是王轩的爷爷,从小把他拉扯大的亲人,这世上唯一对他好的长辈。

王轩眼睛赤红,这个贱人居然把爷爷压在厕所底下!

“王轩你太过分了,不就是个照片,你居然把我马桶打坏。”

“赔我钱。”

玲玲气愤道。

王轩猛的抬起头,一双眼睛血红狰狞:“立刻,从我的家滚出去,不然我会忍不住宰了你!”

“王轩你吓唬谁呢?”

玲玲掐着腰,特别生气道:“这里是我家,我住了好几年了,该滚出的应该是你。”

“别给我在这里装蒜,就你那怂样,老娘抽你一巴掌,你敢还手吗?”

“啪!”

王轩一个耳光重重抽上去,玲玲懵逼的捂着脸:“你,你敢打我?”

“王轩你个废物,你敢打老娘?”

“不想死,给我滚!”

王轩目眦尽裂,他已经无法压制内心要杀人的冲动。

“好,王轩你个废物,给我走着瞧。”

“这个房子已经是我的了,你别想抢走,老娘让你后悔!”

玲玲怒气冲天的离开,走的时候还把桌子给砸了。

王轩抱着爷爷的相框,情绪低落,爷爷生前没过一天好日子,死后还不得安宁。

都怪自己当年瞎了眼,遇到这种女人。

收拾好爷爷的遗物,王轩带上纸钱,想去坟地上看一眼

当年爷爷走的太急,匆匆埋在一个荒山野岭上。

现在他有了钱,可以给爷爷找个好的安息之地,也算了却自己的一桩心愿。

三个多小时后,王轩带人来到山上,根据记忆找到了爷爷的墓地。

扑通。

王轩跪下,眼眶泛红:“爷爷,不孝孙子回来看您了。”

无数悲伤情绪全部涌上心头,回忆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少爷,少爷。”

赵管家忽然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把这里的坟给挖了?”

“什么!?”

王轩立刻起身来到后方,这里出现一个洞,里面的陪葬品跟骨灰盒,全部不见了。

瞬间!

王轩脑袋嗡嗡的,脑海一片空白。


“是谁干的!”

“到底是挖了爷爷的骨灰!”

王轩愤怒,重拳锤击地面,整张脸都是涨红的。

他在国内并没有任何仇人。

自己走之前,还来烧过纸。

看泥土的痕迹,就像是今天挖的。

是谁要刨他家祖坟?

赵管家也非常的愤怒,哪怕有不共戴天之仇,也不会去刨人家的祖坟。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情。

“少爷你放心,我立刻安排人去调查清楚。”

“这件事,赵氏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赵管家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他马上就让保镖去调查附近的监控。

这时,王轩意外发现地上的脚印,还很清晰,不久前肯定有人来过。

赵管家脸色阴沉,道:“立刻安排人去路上拦截,快!”

几名保镖匆匆冲下山。

此时,一辆保时捷uv刚好从路口拐弯,保镖立刻上了车追赶。

车内的玲玲看到身后有人追来,心中一慌,害怕事情被发现,急忙踩下油门。

轰的一声,保时捷猛窜出去,发动机都开始咆哮,她猛打方向盘,在岔路口急拐弯。

身后的保镖加速追赶,不停的超车,车轮压过排水沟冲过去后,司机猛踩油门。

车头咚的撞在保时捷屁股上,玲玲大声惊呼,车头一歪,瞬间失控撞进草丛里面。

安全气囊啪的拍她脸上,瞬间流鼻血,疼的倒抽冷气。

玲玲跳下车,打开后备箱,慌乱的把作案工具扔到山坡下。

几名保镖立即跳下山坡,伸手把工具抓住。

玲玲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眼见事情暴露,撒腿就跑。

但刚转过身的瞬间,她浑身一颤,直接僵硬住。

王轩就站在她对面,脸色阴沉吓人,玲玲腿软,差点倒下。

“你找死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轩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中有泪有怒火。

玲玲知道自己跑不掉,她干脆耍泼无赖起来:“王轩你堵截我什么意思,你弄坏老娘的车了知不知道。”

“我要报警抓你,你肯定要坐牢!”

王轩气笑,心寒。

爷爷当年很喜欢玲玲,把对方当孙媳妇对待,经常夸赞对方懂事乖巧,说他配不上对方。

临终前,都念叨着对方是个好女孩。

但这个恶毒的女人都做了什么?

给自己戴绿帽子。

践踏爷爷遗像。

霸占自己的房子。

甚至,更过分的把坟都挖了!

王轩心冷如寒冰,心中仅存的一丝留恋彻底消失。

这时,保镖在后备箱搜刮出了其它工具,铁锹,黑狗血。

证据确凿,狡辩没用。

玲玲眼见事情败露,气急败坏道:“废物都是你的错,你打我,还把我从房子赶走,我就是故意报复你!”

“都是我做的,你想怎样?”

她气焰嚣张,丝毫不慌。

仗着自己是女人,认准王轩不敢把她怎样。

说不定这个废物,还会跪下求自己复合。

王轩开始笑,笑自己曾经无知,但下一刻,表情冰冷,巴掌啪的落在玲玲脸上。

玲玲啊的大叫,捂着脸,眼泪流下。

“少爷,并未看到骨灰。”

赵管家在附近搜寻一圈,没有发现。

王轩声音冷冽:“你把我爷爷骨灰放哪里了!”

玲玲根本不知道骨灰的事,愤怒大吼:“洒了,我全他妈扔进粪池里面,搅拌肉里面喂了狗!”

吼完,她突然后悔了。

王轩眼神狠如野兽,杀气如刀,玲玲从未见过这种眼神,呼吸急促,双腿打颤。

“不是我,不是我!”

玲玲顿时认怂:“我......我承认黑狗血是我弄的,但我没挖坟。”

王轩此时根本不相信对方的鬼话,工具都在这里,不是她是谁?

这些事,单论一个,王轩可以不计较。

但这些全部加在一起,尤其还挖了爷爷的坟,是永远都无法原谅的错误。

要她死!

“今天,我本该直接宰了你,但念在你我往日情愫,我给你七天活命机会。”

王轩字字平静,却直刺人心:“七天后是爷爷的忌日,你洒了他的骨灰,那就只能用你贱命来补偿。”

“爷爷生前喜欢你,死后,你也一起下去陪爷爷吧。”

“我会把你的骨灰,跟爷爷的遗物放一起下葬,你下去好好照顾他。”

“新账旧账,跟你一起算!”

玲玲吓死了,小脸刷白,尿了一腿,嘴中不停大骂王轩是个疯子,连滚带爬的逃跑。

王轩攥紧的拳头松开,内心一阵苦涩。

这个曾经他最爱的女人,居然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情。

时间能让人成长,也能给人教训。

一旁的赵管家忽然皱眉,他感觉这件事没那么简单,那个女人不像是能挖坟的人。

但他没有声张,而是偷偷派人去调查真相。

......

逃走的玲玲跑到医院看鼻子,同时哭啼的给她男人打电话:“我快死了,王轩要杀我,救命啊!”

男人匆匆带着人赶到医院,玲玲像是委屈的小孩子遇到父亲一样,直接扑在老男人怀里痛哭。

“不哭了宝贝。”

“谁敢动我李仓的女人,我能死他!”

李仓的话,瞬间让玲玲露出笑脸,破涕为笑道:“李哥你对我太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我前男友废物王轩回来了,他把我从房子赶走,我气不过就去坟地泼了黑狗血,我哪知道坟被人挖了。”

“他还说要杀了我,给他爷爷陪葬,呜呜......”

李仓听后,突然哈哈大笑:“宝贝,你说这事我想起来了,我之前承包了一片地开发,看到一个碍眼的坟头,就找人挖了。”

“不会这么巧,是那废物的爷爷吧?”

玲玲大惊:“那说不定真的是,骨灰呢,要不我们还回去吧?”

“还个屁!”

李仓吐了一口痰:“哪来的狗,也配让老子上门?”

“那破骨灰坛子,老子找人撒泡尿进去,再给那废物喝下去,听说还能壮阳?”

他使劲在玲玲脸上亲一口,冷笑不断:“老子抢了他女人,又砸了他爷爷骨灰坛子,真特么刺激。”

“李哥你太牛了,人家崇拜你。”

玲玲撒娇的靠在怀里:“李哥你还要帮人家把房子拿回来,那本来就是我的财产。”

李仓狠狠捏了她一把,贱笑道:“一个低等人住过的破烂垃圾,老子回头就找人拆了,给你买汤臣一品。”

玲玲表面迎合,内心嫌弃恶心。

男人都他妈一个狗样,没个好东西,满嘴承诺,一个实现不了。

“废物王轩你走着瞧,七天后看谁要谁的命。”

“如今老娘还是你高攀不起的人。”

她心中很得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