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你好糟糕小姐

你好糟糕小姐

肉肉芽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范沐希年过二十,依然孑然一身,没有男朋友,也没有正经工作,每天待在家中,与父母斗智斗勇。某一天,她遇到了年轻帅气的袁沐宸,初次见面,他便投怀送抱,跌入了她的怀中,撩的她小鹿乱撞。从那以后,范沐希的心里住进了一个人,对他念念不忘。在她的记忆里,那是两人初次相遇,殊不知,袁沐宸曾经是她的同学,他很感谢命运的馈赠,让两人重遇,但也很难过,他喜欢的女孩不记得他了……

主角:范沐希,袁沐宸   更新:2022-07-16 05: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范沐希,袁沐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你好糟糕小姐》,由网络作家“肉肉芽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范沐希年过二十,依然孑然一身,没有男朋友,也没有正经工作,每天待在家中,与父母斗智斗勇。某一天,她遇到了年轻帅气的袁沐宸,初次见面,他便投怀送抱,跌入了她的怀中,撩的她小鹿乱撞。从那以后,范沐希的心里住进了一个人,对他念念不忘。在她的记忆里,那是两人初次相遇,殊不知,袁沐宸曾经是她的同学,他很感谢命运的馈赠,让两人重遇,但也很难过,他喜欢的女孩不记得他了……

《你好糟糕小姐》精彩片段

所有美好都将会不期而遇

“希希丫……”被点名的女孩,一脸的不情愿。

没错,就是我,范沐希。介绍一下我自己,范沐希,年芳二十有几,游手好闲、无业女青年,闲置在家一族的啃老派。

身旁这位可爱、慈祥的老……帅哥,是我此生最爱的男人,许贤(仙),我时常故意呼唤其名许仙呐……

“管人(官人)有何吩咐,请讲……”家里时常上演这幕剧情,时间久了,成了生活的调味剂,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我与白素贞差了十万八千里之远,人家是女神,我乃……女神经。从小,我跟着许贤,也就是我姥爷长大。他待我极好,让我时常有种错觉,我莫不是他亲闺女,怎就那么疼爱我呢。

闲暇之余,我偷偷问过姥姥,许秀女士也就是我那个生物学上的妈,是不是他们捡来的孩子,这待遇不知比她们好了多少去了。

我很少见到所谓生物学上的爹,估计躲在哪个角落,不想承担我这个消耗品所滋生的成长费用。

鉴于我没有正经、稳定的工作,整天窝在家里好吃懒做,难得回趟家的许秀女士,严厉的呵斥了我的懒惰与不求上进的做派。

为此,我们母女间爆发了一场口舌之战,在家庭成员以人头数计算输赢的局势下,我幸运的、光荣的战胜了许秀女士,我被姥爷、姥姥保护的极好。

我赢了,胜之不武。

为了缓和我们母女关系,姥爷委派我前去给许秀女士送餐,我是一百个不情愿,可我不敢忤逆姥爷殷切的目光,只能勉为其难的接下这份委任。

许秀女士自己经营的有买卖,属于大忙人那类的女强人,生性好强的她,一点都不服输。平日里,她甚少管教我,也很少回姥爷家,鉴于这个事由,我才一直赖在姥爷家。

许家有两女,长女许秀,小女许洁。姥爷说,我就是小姨抚养大的,这话我信,小姨对我偏爱有加。

小姨就是我的人生导师,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警醒我、指导我。从小到大,我每年的生日,她都会记着,还会送礼物给我,还有我最爱的姥爷和姥姥。

来到许秀的办公室,她正在和一男士交谈,我提着保温盒就那么没礼貌的闯进去,她皱眉的样子,让我后悔此行到访。

放下手里的物件,连叫都不叫她,立马决定走人。我的态度惹得她不满,立马严肃的叫住我,“范沐希,没一点礼貌。”

我生气了,很生气的那种。“我只负责送饭,就不需要你给个五星好评,再见。”我从不受许秀女士的胁迫,眼前不溜,等着被耳提面命吗。姥爷不在,没人能够震慑许秀,走为上策的反应,够迅速。

有生之年,听闻许秀女士客气的跟人赔不是,我也是被震的不轻。寻求小姨的解救,立马装出电话震动的模样,佯装出一副接电话的假象,好像自己真的在跟小姨通话。

“小姨,什么?去你那里一趟,好的呀,我马上过去。”大概,只有我知道,装模做样只为了唬弄过眼前这关刁难。

让我意外的一幕发生了,许秀对面的那个男士竟然为我说情,还很是惊讶的叫了我的名字,“范沐希……”趁他们说话的间隙,我彻底的溜走了,不带一丝犹豫,心里感谢那个男士。

仓皇而逃,熟门熟路来到小姨就职的酒店。许洁女士就是这里的高管人员,来蹭一顿免费的餐食,应该没问题。

许洁女士正在视察工作,酒店会议室正在进行学术探讨,她让我先去办公室等候,这边忙完可能还需一会。

迎面撞上一人肉墩,鬼鬼祟祟的他,面目清秀,长得还不错。心底暗叫,哟,是帅哥呀。

今日出门,可是走了什么运,帅哥投怀送抱,还叫我什么,“小姐姐,帮个忙,拜托了。”我竟然对一个陌生男子,毫无抵抗力,人家那么恳求我,岂能不帮,我是非常、乐意、高兴帮忙的。

还未明白要我帮什么忙,被一股外力牵制住,跑向一个我未知的地方。手腕被他紧握,他冲我笑得那么无公害,我的那个心呀,小鹿乱撞了。


所有美好都将会不期而遇

“你咋那么眼熟呀?”我的疑惑还未得到解答,我们躲在一处静谧之地,我的外套被他借走直接穿在身上,而我整个人被他抵在墙角,暧昧的气泡在我们之间慢慢发酵。

他离我很近,陌生的气息包围住我的周身,我连他脸上细小的汗毛都瞧的真切。在我还在懵懂的那一刻,他竟然凑近我,是要来亲我吗?

身体在下一刻发出警报,头转向一边,做出拒绝的姿态。听闻脚步声匆忙而来,他凑在我耳边,并未亲近我,却暧昧的离我很近,让身旁过去的人,误以为我们在那啥。

跟随脚步声的来临,他变换亲近的位置,从一耳转换到另一边,让经过的人把我长什么样子看的真切,这家伙太可恶了。脚步声离去,他朝配合默契的我道谢,我有种被羞辱的挫败感。

“你……”我的恼羞成怒,让他露出一丝欣慰的笑。

“没错,就是我,袁沐宸。”他竟然坦诚的告诉我,他是谁!当红男明星,那什么,顶流呀。

我不高兴了,非常的生气。“我管你是袁什么,反正我不是冤大头。”被陌生男子文明的非礼,请允许我娇羞一会。

袁沐宸竟然对我笑,还拿糖衣炮弹攻击我。“小姐姐人美心善,么么哒。”啥?什么!老夫的少女心,碎了一地,不带响的。

“少来,我跟你熟吗,少套近乎。”我义正言辞的拒绝,袁沐宸泛滥一地的爱心。当他询问我叫什么,我竟然如实告知,报上大名的那一刻,我真想抽自己,嘴欠的毛病何时改改呀。

这家伙,天生就是当偶像的料,一颦一笑都那么好看,带着不可抗拒的魔力,连我一介自诩城墙铁壁不会心动的人,都差点沦陷了。

简单的寒暄,袁沐宸跟着工作人员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调戏无知少女,免费送我一张他亲笔签名照,价值不菲。

夺命连环call,将我拉回现实,姥姥突发顽疾,现已送医救治。我和小姨赶到医院,姥姥还在急诊室,未脱离危险。

小姨站在一旁,寻找她朋友圈里的专业人士。我陪姥爷坐在一旁,静等姥姥平安脱险。姥爷就是我的靠山和精神支柱,他一副担忧的模样,让我的心情也不好过,复想逗逗他。

“此人命里该有此劫,许仙无须多心,你二人乃百岁之躯,切记天机不可泄露。”盘腿而坐,掐一兰花指之势,一脸虔诚的还不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偷偷查看姥爷的反应。

故作丑态的模样,终于逗得姥爷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希希丫,你这孩子,就数你会哄我开心。”依偎在姥爷肩上,无声的陪伴和祈祷,希望姥姥无恙。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诊室出来,被我和姥爷热情围攻,探询姥姥的病况和身体状况。瘦瘦高高的医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我急切的想知晓姥姥的病况,一把抓住医生的手臂,早已忘却男女有别的顾忌。

“医生,我姥姥怎么样了?我姥姥没事吧?我姥姥……我就想知道我姥姥怎么样了,医生……”见到医生出来,我表现的犹如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热情的有些过头了。

“姥姥没事。”哪里不对,好像……这句话是我的语气和台词,这个医生还真是不认生。

听闻,姥姥没事,大家都松口气。医生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口误,再次更正道:“病人需要休息,家属注意。”姥爷点头应允,我开始追究医生口误的过错。

“孟医生,是吧。”姥姥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谁都不能跟我抢。

“孟星然。”好家伙,自我介绍了。

“范沐希。”我竟然伸出自己的手,是准备跟孟医生握手?他竟然接受了,虽然,他听闻了我的大名后,整个人愣了一下,好在反应很快。为了不影响医患关系,他友好的接受了我的握手。

“幸会。”孟医生一脸无奈加懊恼的模样,难道是尿急!

挑挑眉,一丝尴尬的情感找上我,有点要冷场呀。“我姥姥就拜托孟医生了。”我俩这是怎么了?

“应该的,职责所在。”好官方的回答,那就不多寒暄,孟医生快点去洗手间吧。孟医生一脸不解,疑惑的快步离开,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机会,还多着呢,这一波三折的偶遇。


爱,不是枷锁,是翅膀

姥姥生病住院期间,小姨通过她广大的朋友圈人脉,竟然弄来一手资料,而那个人就是孟星然。

孟星然医生,有为青年,感情状况:单身。最重要的一点,人家从小就是学霸,品学兼优。还有更巧合的一点,他曾经是我的高中同学。

听闻这个噩耗,我直摇头,不是否认与孟医生的同学情,是真的对这号人没一点印象。孟医生若是知晓,我不记得我们是同学这件事,会不会打击报复我。

小姨说孟医生是潜力股,与我门当户对,再有就是,孟医生一心扑在学习和医学研究深造上,洁身自好跟我很般配。小姨是哪只眼睛看出我们很般配,孟医生一心求学,不闻寒窗事,莫不是学傻了,没人追、没人要,喊我接盘吧。

最近,流行给人介绍对象,组团相亲吗?为何小姨如此心急,怕我嫁不出去,还是,收了孟医生的好处费,势必为他挑选适婚女青年,结束单身成家立业。

“上学那会我都没对他来电,这会更不可能。孟星然就是个木头,他脑子里都是学习,哪里容得下其他,你就别拿我穷开心。”说人坏话,被当面撞上的概率有多大,请问孟医生你走路没点声响嘛?

孟医生来查房,还听了真真我对他的挖苦,为什么没人提醒我,孟医生就刚好来了呢。询问一番姥姥的身体状况,孟医生竟然无视我,这是生气了,还是没听到我刚才所说的,我希望是后者。

挤出一丝尴尬、谄媚的笑,奈何人家孟医生不理我,好尴尬呀。为了避免孟医生报复我的心直口快,背后对我姥姥使黑招,我决定死缠烂打的监督孟医生。

原来,孟医生的眼里,不只有学习,工作中的他一丝不苟,严谨的看不到我的存在和纠缠跟随。如果,比毅力,我早已输掉,孟医生完胜。

终于见孟医生坐在椅子上休息会,我那个高兴呀。“有事?”孟医生发现我的存在,我好高兴。

“老同学,好久不见呀。”都不知道是哪一届的同学,小姨哪里打探来的消息,可靠吗?

“老同学?”孟医生这是不记得我,我灵光一现,有了挽回误会的主意。

“我想起来了,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孟医生,我不打扰你工作。”先溜再说,我真的走了,来不及看孟医生脸上的表情,消失的彻底。

既然是误会,现在解释清楚,是不是就可以友好相处了。心安理得的秉持这一理念,没成想孟医生是个执着的人,不喜欢误会和错误,愣是利用休息时间,翻找出高中时期的照片,坐实我们就是高中同学这种关系。

青涩的脸庞,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我竟然真的跟孟星然是同学,还出现在一张班级照里,证据面前,我彻底缄默了。

为何,在孟星然的脸上,我瞧出一丝得意的神情,好像在炫耀着他是胜利者,而我,是那个映衬他绚丽绽放的不起眼的草。

一连几天我都躲着走,生怕遇见孟医生尴尬,内心祈祷不要遇见他,便真的没有遇到他。或许,我未曾发觉,孟医生再跟我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我已是局中人。

命运的作弄,才不分场合,总是在毫无准备的下一刻,遇到措不及防的那人。再次见到他,依然还是那副着装,若不是他叫住我,大概我们就那么擦身而过。

“范沐希……”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干嘛。”很不耐烦的语气,难道,眼前这人是哪个年纪,我想不起来的同学?

“真不记得我了?”什么意思?他好心解释一句,“我,张晨光,我俩小学同学。”我噗,这是什么搭讪桥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