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最甜娇妻夫人的马甲又掉了

最甜娇妻夫人的马甲又掉了

诗酒年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楚甯出身豪门,是人人羡慕的千金小姐,可别人不知道,她一直活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中。为了家产,为了钱,身边所有人都想害她。既然不能独善其身,那她就不能坐以待毙,主动出击,占领制高点,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楚甯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上谁,不会对谁动心,谁料,路上遇上一场车祸,冷面总裁江燚出现了!

主角:楚甯,江燚   更新:2022-07-16 06: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甯,江燚 的武侠仙侠小说《最甜娇妻夫人的马甲又掉了》,由网络作家“诗酒年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甯出身豪门,是人人羡慕的千金小姐,可别人不知道,她一直活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中。为了家产,为了钱,身边所有人都想害她。既然不能独善其身,那她就不能坐以待毙,主动出击,占领制高点,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楚甯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上谁,不会对谁动心,谁料,路上遇上一场车祸,冷面总裁江燚出现了!

《最甜娇妻夫人的马甲又掉了》精彩片段

一身红衣,入眼已是惊叹。

半空中一个利落的旋转,躲过了对方的毒镖。

“卡。”

“小楚啊,你的表现不错,这个动作很到位。”导演坐在舒适的椅子上,眯着眼,冲着楚甯笑了笑。

在一边脱着威亚的楚甯听到,眸里仿佛又燃起了光芒般。

楚甯两眼坚定。

这是她的第十二个工作,前面的十一个工作里不是被骂的狗血淋头,就是在写检讨的路上,原本以为只能老实回去继承那百亩地,没想到在这里又燃起了创业的希望。

而这正是她第一次听到别人对她的肯定。

夏日炎炎,火烤般的温度袭上身来,简直让人窒息。

换下厚重的古装,楚甯一脸轻松。

“汪~汪~汪……”化妆台上裹着粉色手机套的手机在不停震动着。

楚甯凝眸一看手机上面显示的字眼,划过绿色键,随即慵懒道:“喂,妈,什么事?”

“小楚!地没了!”手机里传来一阵嚎哭的声音。

“什么?怎么会呢,妈你不是一直打理的挺好的吗?”楚甯皱眉,先是茫然随后脑子里一片空白,心脏骤然一紧。

这可是爸爸唯一留给她的家产啊,百年的家业难道要在她这里栽送了?虽然她不想继承,但是也不要如此对她吧?

天气的酷热使神经紧绷的楚甯出了一身汗,油腻的身体使她越发烦躁。

“小楚,你现在不是在都城吗?你去找一下那个合作商,就是我上次和你提到的那个,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你去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真的是一斤不差的给他供货了,哪里违约了?咱可不能把地赔给他们啊!”

听到柳连颤抖的声音,楚甯连忙安慰,嘴上说着她会处理好的,不要担心了,但是她还是不由得的紧张。

这次的单子是她母亲自她父亲去世以来接的最大的单子了。

不仅用这百亩地押了金,他们还签订了合同,要是缺货少货就立即赔偿这百亩地给合作商。

她们家做事向来谨慎,怎么会犯如此低等的错误,她总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烈日当空,酷暑难耐,楚甯早已汗流浃背,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慢慢滑落,楚甯不知已经用了多少张纸了。

虽然合作商电话里的语气很是厌烦但是最终还是愿意出来见个面。

眼看咖啡店就在不远处,是绿灯。

楚甯手拿着个包,脚踩着一双高跟鞋,大步向对面跑去。

可明明就是十几米的距离!

就只是穿过一条马路!

忽然就……一阵痛觉,昏天暗地。

医院病房外面的走廊。

“那边打电话来说是咱们的司机酒驾了。”

“那个女人呢?”

“腿部骨折,脑部检查没有大碍。”

“你继续去找苏叒,这里我来负责,还有把那司机开了。”

“是。”

话毕,男人在楚甯床旁的椅子上坐下,双脚随意交叠,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楚甯,目光移向外面。

“咳咳……”

楚甯醒来时,已是天黑。

一股刺鼻的药水味随着楚甯意识的清醒越来越浓烈,简直呛鼻。

缓缓一动,腿部一阵抽痛袭来,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楚甯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然后视线清晰,清楚的看到是一个男人。

男人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视线也缓缓转移到她的脸上。

对上目光,对方眼底看不见一丝暖意,反倒是有些冰凉。

“你放心,你已经没有大碍了。”男人的字里行间好似没有一丝温度。

楚甯出于好奇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英气的男人。

一身黑色西装修饰着这挺直的身板,高挺的鼻梁,眸子里尽是冰冷,薄唇齿白,气度举止秀美出众,荷尔蒙爆棚的感觉。

男人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有些皱眉,似乎对她的盯看有些不满。

意识到这一点,楚甯微微转移了视线。

“医药费已经付清,你接下来休养所要的钱也不需要你出,你只管安心休养,至于该赔的钱,我会替我的司机一分不少的赔给你。”男人看着她,面无表情。

想当初要不是曾经承诺过给那司机完美的保障,他才不会管这件事,而那没有眼力见的司机居然敢酒驾。

听清男人说的话,断断续续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

她好像是出车祸了……

咖啡店!

楚甯原本就没有气血的脸庞露出了惊吓的表情,随后眸子微微一沉。

完了,那地的事……

楚甯看着男人,她很着急却不能动,只能脸上犯愁,捉急道:“现在是多少点了?我手机呢?”

“第二天的十一点,手机坏了,这是你的手机卡。”男人说完,冷眸稍微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卡。

楚甯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盯着手机卡,面部更加忧愁,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

一股心酸的感觉堵塞在心口。

工作了那么久,她当然知道获得机会的不容易,现在是她放了别人鸽子,以那原本就不想要搭理她的合作商的性格,怎么可能还会再给她一次机会呢。

楚甯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眸子里的愤怒显而易见,本想骂他一顿,却还没等她开口,他倒是先开口说话了。

“你见过他?”男人的声音有了一丝动容,眼里多了些复杂。

男人递过手机,楚甯微微凑近一看,上面是她和一个二十四岁左右的男生的合照。

楚甯抬眼,看着男人,“对啊,怎么了?你怎么有这张照片?”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张照片是前一个星期在她家的果园拍的。

可是他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她可是左叮咛,右嘱咐地让苏叒不要发朋友圈的啊。

男人脸上不再面无表情,多了些惊讶。

男人:“他在哪里?”

“我家。”楚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男人有些意外般,盯了她片刻,“他是我弟弟。”

楚甯一脸看诈骗嫌疑人一样的看着江燚。

弟弟?

那他岂不就是苏叒的哥哥了?

江燚?

楚甯微眯着眼睛,苏叒不是说他哥死了吗,这……

苏叒是她的高中同学,两人还是一起坐在后排的同桌,后来苏叒来到都城,两人偶遇,知道苏叒没有找到房子住,于是她就租了一间房间给苏叒,后来她的妈妈非常喜欢苏叒,就把他带回老家果园了,当初苏叒的意思是在她老家的城市找工作,后来她太忙也没有多联系。

“他的电话号码是什么?”江燚冷睨着楚甯。

“没有记下来,不过我有他的微信。”楚甯微微动了动,侧过身来。

江燚的目光掠过桌子上的那张卡,然后停留在了楚甯身上。

“楚小姐,卡可以借我一下吗?”

“不……”

对方一脸真诚,“我绝对不会偷看你的隐私的,而且我真的是苏叒哥哥。”


鬼使神差的,一向警惕诈骗分子的楚甯竟微微点头,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任感。

嘎吱的一声,门开又关上了。

江燚离去只剩下楚甯一个人待在病房。

无聊且烦躁。

后来过了许久,柳连得知楚甯出了车祸赶来。

她才得知果地已经赔偿给了合作方,与她妈妈合作的那个人是个心机商家,妈妈被坑骗了,但是白纸黑字,即使再辩解,也没有丝毫意义。

原本以为就这样算了,可是因为她腿脚不便,拍不了打戏,被导演解雇。

刚开始还以为是万丈光芒,没想到却是噩梦来临前的预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车祸。

骄阳似火,外面的知了声,声声入耳。

楚甯躺在床上倒还好,而柳连却随着这加快的知了声变得越发烦躁。

柳连一脸愤怒,“该死的,你说这司机开车怎么能喝酒呢?也不怕祸害别人!”

“你说……”

楚甯垂丧着脸,对于柳连所说的话只选择性的听进去半分,视线停留在了窗外,眸子对上那刺眼的阳光,眼睛微微眯了眯。

他真的是苏叒的哥哥吗,可是姓氏不一样,同母异父?

她对苏叒并没有太多的了解,而她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敢一直多问。

因为她始终记得高中时苏叒第一次生气,恼怒的对她说——我哥已经死了!您不能不要问!

楚甯晃荡晃荡脑袋,算了与我无关,不想了。

三天后的中午。

夏天的阳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刺眼,水分就像是被蒸发一样,使人口干舌燥。

病房内只有楚甯一人,柳连回家说是煲骨头汤去了。

楚甯大口的吞咽着水,一大杯水很快就见了底,放下水杯。

笔记本电脑搭在一只没有骨折的大腿上,哒哒哒的打着键盘,做着自己的简历。

是的,她要开始找第十三个工作了。

犹犹豫豫,不知如何下手,写了又删,删了又写。

无穷无尽……

楚甯烦闷的揉乱了头发。

与此同时,吱哒一声病房门开了。

楚甯下意识往门外看去,入眼的是一个身着简便运动服的男人,长相帅气但是偏嫩,明明长得很可爱,却一脸阴沉样。

没错,这个人就是苏叒。

楚甯看到了老朋友,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怎么样了?”苏叒的目光从楚甯包扎着的大腿慢慢的转移到了脸上。

“没事了,再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楚甯轻声道,视线转移到了苏叒后边的那个人,江燚。

江燚的的脸像是乌云密布般冷凝,整个人冰冷冰冷的,简直是行走的空调人。

“听说你失业了,果园也没有了,你找到工作了吗?”苏叒走到楚甯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一提到这些事,她就莫名烦躁。

“没有。”楚甯微微叹气,整个人瞬间就蔫了般。

苏叒的眸子盯了楚甯半刻,“那你就去江氏上班吧。”

听到这话时,在一旁的江燚微微皱眉。

楚甯迷茫的对上苏叒的眸子,像是听了笑话般,“怎么可能!就我这水准!虽然我D大毕业,读了个研究生,但是还没有牛到去江氏啊!”

江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产业遍布全球,能入那上班的都能够吹一辈子牛了,就她几斤几两她还不知吗。

“啧,你别把江氏说的那么厉害啊,你也不差。”苏叒一脸鄙夷的模样看着楚甯那副没出息的模样,随即又顿了顿,“江氏老总在这,他答应不就成了吗。”

然后苏叒用手指指了指身后。

楚甯微微挑眉。

江燚是江氏老总?不过不是说江氏老总是个秃头大叔吗?

如果江燚是江氏老总!那那……苏叒不就是江氏二太子,是江燚的小老弟了!

我的天,她居然和江燚的小老弟是朋友,她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苏叒那么有钱呢,没想到是个影藏的大佬。

江燚眉头蹙紧,随后那深邃的眸子看向苏叒。

“哥,你不是恰好缺了一个秘书吗?楚甯心思细腻,正好!”苏叒扬声道,随后对上了江燚投过来的目光,下意识的躲闪,声音越来越小,“你答应过我的,会答应我一个要求的。”

江燚上下打量了一番楚甯,薄唇微启,“可以。”

楚甯有些出乎意料,但是下一秒嘴角漾开。

这特妈是开挂了吗,江燚的秘书,那工资不得逆天了!

虽然不知苏叒和江燚之间的关系如何。

但是!这免费的皮肤她必须要啊!

“楚甯,今天起我就要回去了,你伤好后一定要去D市江氏上班,顺便来看我。”

话落,苏叒站起身来,快速朝门口走去,深怕对上江燚的冷眸,走时还朝楚甯比了个拜拜的手势,“记得啊!谁不来谁小狗!”

楚甯微微一笑,一副看傻帽的表情,“知道!”

苏叒走后。

江燚瞥了一眼楚甯,冷言道:“我江燚的秘书绝不能是瘸腿之人。”

话毕,江燚走近桌子放下一部粉色手机套的手机,长腿一迈,大步离去。

目送江燚离去,楚甯眼皮微垂,端详着旁边桌子上的手机。

嗯,这手机壳确实不错。

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

三个月后。

坐在飞机上的楚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天气微凉,已经入秋。

才刚刚下了飞机的楚甯,刚刚开机就接到了母亲的关心。

“妈,挂了啊。”说完,楚甯把手机放入了包包中。

D市的繁华再次映入眼中,距离上一次来这儿的时候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嗯,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她可是完完全全确定她的腿好了才敢来的,想起江燚的冷眸,她都不寒而栗。

“楚小姐这边!”闻言,楚甯抬眸,一个看起来比她大的男人向她走来。

“你好,楚小姐。”杨宿上前接过楚甯的行李箱,露出一排大白牙,“我叫杨宿,江总助理。”

“你好,我叫楚甯。”楚甯微微笑道。

杨宿一脸非常熟的样子,“我当然知道了!你知道吗?我们公司的人都很期待见到你!想看一下那个不知死……”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说错了话,顿了顿,“能够如此幸运的当上江总助理。”

“楚小姐,你真的很优秀。”说完,杨宿对着楚甯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楚甯看着杨宿,总有种杨宿说的不是真话的感觉,但也没有多想。

“我们现在先去哪里?”

“酒店。”

楚甯听到酒店二字,脸上瞬间就多了分快乐,“公司的待遇那么好啊,一来就住酒店。”

“啊?”杨宿听到楚甯说的话没反应过来愣了愣,“不是,是那里举办了一个宴会,而江总今晚在那里住,所以才叫你过去的。”

“这样啊……”楚甯尴尬的笑了笑。

在来酒店的路上,杨宿和她说了许多公司的事情,还说什么很容易被开除之类的话,但是楚甯并没有什么感觉,一脸淡定,心中也没有半点的紧张,她都已经被开除开的麻痹了。

三十分钟后,车停在了富大酒店的大门前,他们的车后面还跟了几辆豪车。

“楚甯?”

听到这声音,楚甯微微皱眉。


在这一瞬间,楚甯多么希望喊她的人不是她脑袋里浮现的那副容貌,如果真的是,那将会让她感到恶心,回头一看但也就还真是那个人了。

叶淼淼正在向她走来,踏着高跟鞋,一脸高傲,身姿摇曳。走近楚甯,叶淼淼确定是她之后,脸上有些惊讶,但眸子却是阴冷:

“表姐你怎么在这儿?”

“等一下让我猜一猜。”

“哦,对,我忘记了你什么工作都做的,是来这打工的吗?”

叶淼淼说完,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脸上是多么的温柔啊,别人看了都抹口水,但她看了却特别想吐。

楚甯没有多看叶淼淼一眼,直接擦身而过,“我的老板在这。”

她和叶淼淼同是D大毕业,但是叶淼淼却比她得到的资源多,可谓是叶家的掌上明珠,自毕业后就入了高企工作,几乎人生就没有什么挫折,她们的命运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

叶淼淼站在原地,心里的怒火直线上升。

酒店里,宽敞明亮,雍容华贵,为了不让叶淼淼来找她茬,她特地找了个偏僻点的角落。

楚甯穿着普通的黑色工作服,小巧的脸上画着淡妆,虽然与这里穿着礼服的人比较显得过于朴素,但是气质完全不亚于她们。

感受到了肚子发出来的信号,楚甯走到放着蛋糕的桌子边,正欲拿起一块黑森林蛋糕,就被叫住,然后手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刚刚抬眸就对上了江燚那冰冷的眸子,“江……江总?”

像是遇到突发事件般,楚甯微微怔了怔。

江燚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她,随即扫视了一眼周围,声音低沉,“杨宿呢?”

楚甯:“他去停车了。”

江燚皱眉,冷睨着她。

她是有说错话了吗?

江燚挑了挑眉,用着质问的语气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话落,江燚瞥了一眼那块未被动过的黑森林蛋糕,然后拿起来,用叉子叉了一大块,送入口中,一边嚼着一边道:“去找杨宿要房卡,去我房里整理好资料,明天开会要用。”

“知道了。”楚甯微微点头,不舍的看了一眼江燚手中只剩下一半的蛋糕,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她是真的饿了。

而此时离楚甯位置的三米处。

“妈,你看!”叶淼淼站在一个雕刻精致的雕像后,细如葱白的手指指了指在不远处的楚甯,撒娇撒痴,短短三字透着些不满。

叶淼淼站的位置恰好看不见江燚。

叶由上下打量了番楚甯,眼底尽是鄙夷,“没事,你看她穿的多么寒酸,恐怕那老板也只是一个小老板。”

“而且我已经让人把她唯一的那百亩地给收了,之前的那十几个工作不都被我给废了吗?我就不信她还能作出什么做为。”

“到时候我再打点一番她那小老板,她就什么都不及你了,只要她没有成就,就一定不会有能力发现那个秘密。”

听到母亲的承诺,叶淼淼眼底泛起笑意。

叶由挽着叶淼淼转身往多人的地方走去,在她们眼里楚甯根本就只是个蚂蚱般的东西。

……

“29。”楚甯抬头看了一眼房间号,“嗯,没错,就是这了。”

进入专属于江燚的总统套房,果然,摆设如同他的人般冷清,没有任何修饰,不是白的就是灰的,还有些黑的。

楚甯谨小慎微的走到书桌边,轻轻的一张张按照类型叠放好资料,深怕弄错。

咚咚咚……

才没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嗯?那么快就回来了?

楚甯连忙走去开门,入眼的是一个服务员。

楚甯:“什么事?”

“这个房间订了瓶红酒,要求送上来。”服务员职业微笑道。

“哦。”楚甯轻轻接过红酒。

楚甯把红酒放在了桌子上,继续整理着资料。

这资料也是够多,够乱,不知道过了多久资料已经整理完毕。

天也已经黑了。

江燚怎么还不回来?

又过了十分钟。

呃……要不我就先走了?

楚甯拿起包包正想要走人,然后江燚打了一通电话过来,说是帮他整理一下电脑的文案。

挂下电话,她又忙了起来。

但是不知道何时她居然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唔……”楚甯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起身,入眼的是一瓶已经打开的红酒瓶,里面的红酒已经被喝了一半,酒杯里还有些许残留的红酒。

楚甯下意识的往床上看去,江燚在熟睡着。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走路没有声音的吗?

楚甯眯着眼仔细看着江燚。

他看起来也没有很凶嘛,江燚裹着被子,整个人缩作一团,像个……肉包子静静的躺着。

后来江燚忽然翻了一个身,眉头一皱,脑袋一阵剧烈疼痛袭来,眼睛慢慢睁开,见江燚要醒了的样子,楚甯连忙别过头去,看向外面的风景。

江燚起身,发现了已经起来的楚甯,冷眸微凝。

这女人着实给他昨晚添了许多麻烦。

红酒被人下药都不知道。

叶氏居然还想靠这点*药让他和这个女人一起出丑?

要不是因为苏叒昨晚在家的无理取闹,而又让他照顾好他这个……秘书。

他昨晚早就把她扔出去了。

片刻。

“你去帮我准备早餐。”江燚冷声道,但声音明显听出比以前沙哑许多。

“好,我知道了,不吃鸡蛋,不吃肉包。”楚甯顿了顿,“只吃菜包,对吧。”

恰好,她昨晚刚刚背了江燚必备守则。

江燚像是看到了傻子般,随即别过头去。

而楚甯微微收拾了一番就去给江燚买早餐去了。

富大酒店和舒宇集团很近,舒宇集团此刻外面已经围满了人。

一群拿着话筒和相机的人拥挤争相想要走到前排,都不想放过这个爆料,都想着能够拍到一张叶氏家族的白富美叶淼淼被解雇狼狈出来的照片。

保安已经都要被挤成了肉片般,声声厉喝都被争论声淹没,一米八几的人活生生就成了个透明人。

怎么那么多人。

楚甯买完早餐看到这个场景原本还想要一探究竟就被江燚一通电话催促了回去,说是快饿死了。

然后江燚吃完早饭,就带着她去了江氏集团,她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江氏集团传说中炼狱般的地方,来到这里的人都是顶尖人才,但是工作强度也不是一般的大,里面的人个个都跃跃欲试鼓足干劲般,见到江燚都是低头问好,还有时瞟一眼跟在江燚后面的她。

倒数第二楼总裁办公室。

“江总!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淼淼!”

才刚刚入办公室内,一个女人看到江燚就大声的喝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