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休了太子后我转身嫁给了暴戾摄政王

休了太子后我转身嫁给了暴戾摄政王

大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颜汐是现代的大学生,一朝穿越,竟然被当街辱骂,身为21世纪的新青年,她不可能忍气吞声,当场就写下休书,狠狠的打脸太子殿下,虽然出气了,但后果很严重。在古代,太子地位尊贵,岂是她能欺辱的?皇帝震怒之下,命令国师彻查此事,要给顾颜汐一个教训。然而,她并没有坐以待毙,为了保命,找到了摄政王沈慕怀,有了这个靠山,皇帝也拿她没办法……

主角:顾颜汐,沈慕怀   更新:2022-07-16 06: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颜汐,沈慕怀 的武侠仙侠小说《休了太子后我转身嫁给了暴戾摄政王》,由网络作家“大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颜汐是现代的大学生,一朝穿越,竟然被当街辱骂,身为21世纪的新青年,她不可能忍气吞声,当场就写下休书,狠狠的打脸太子殿下,虽然出气了,但后果很严重。在古代,太子地位尊贵,岂是她能欺辱的?皇帝震怒之下,命令国师彻查此事,要给顾颜汐一个教训。然而,她并没有坐以待毙,为了保命,找到了摄政王沈慕怀,有了这个靠山,皇帝也拿她没办法……

《休了太子后我转身嫁给了暴戾摄政王》精彩片段

“丞相府那废物就算想不开,也不能跳河吧?”

“堂堂丞相嫡女,居然和奴仆有染,换做谁都没脸再活着了!”

“这个草包废物,白瞎那样好的出身,真是个没志气的,这下怕是要闹大喽!”

“……”

顾颜汐听着嘈杂的议论,浑身湿透,头上的凤冠霞帔沉甸甸的,一抬头,蓦然怔住。

她被闺蜜亲手推入滔滔江水之中,只怕要命丧九泉。

竟然没死?

周遭围观看热闹的百姓比肩接踵,一流水的穿着古装,对她尖酸刻薄的指指点点,或愤怒,或嘲讽。

一顶红灿灿的喜轿引起了顾颜汐的注意,还有那望不到头的迎亲队伍,领头的是一匹血红悍马,马鞍上坐着一个身穿喜袍,身姿凛然的男子。

他正目光凶狠的怒瞪着自己,活像面对仇人一般。

人群中,窜出来一袭娇柔女子,跪在马下,惊慌失措中夹带着窃喜:“嫡姐无意冒犯太子殿下,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沈幕澜不悦的样子缓和了不少,低声道:“这样的残花败柳,岂配做太子妃?还不快让她从哪儿来,滚回哪里去!”

顾颜汐嘴角微微颤抖了一下,这男人是在说她?

她虽然只是二流大学的学生,但也算是出身清洁的知识分子,竟被说成是残花败柳?

就在这时,顾颜汐忽感一阵头痛袭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强行涌入脑海。

顾颜汐,丞相唯一的嫡女,母亲是靖国公独女。

出身高贵的她,因母亲病重多年,从小到大,一直被镇压欺凌,被人看做是个草包废材。

数月前,太子登门求亲,原主本想着终于能远离这亲情冷漠的家宅,从此做个享福享乐的太子妃。

可谁知,大婚之日,半路冒出来个自称是丞相府的奴仆,哭爹喊娘的拦在喜轿前,说与她私下有情多年,原本说好一同私奔,却不想自己竟背信弃义的嫁给太子,还大喊着什么就算是死,也要与她长相厮守的话。

太子沈幕澜当场震怒,百姓众目睽睽之下,原主不堪受辱,为证清白,冲出喜轿一头扎进护城河中。

丢下这么个烂摊子让她来接手,还真是头疼。

沈幕澜鄙夷的看着顾颜汐,一个身败名裂的破烂儿而已,居然还妄想嫁给他!

跪在地上的娇柔女子连连磕头:“此事的确是嫡姐不守妇道在先,臣女恳求太子殿下恕罪!”

顾颜汐定眼一瞧,这不正是她那惯会惺惺作态的庶妹,二夫人所生的顾颜卿吗?

顾颜汐冷冷的横了顾颜卿一眼,缓缓站起身来,一身湿透的血红嫁衣,发丝凌乱之下,触目惊心!

看热闹的百姓目瞪口呆,不知这草包要做什么,同时惊讶她顽强的生命力。

这都不死?

顾颜汐站在烈马前,阴冷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

沈幕澜咬紧贝齿,恼羞成怒,怒道:“还不快滚!”

侍卫们竖起手中长枪,逼近了顾颜汐,面露凶狠。

顾颜卿姊妹情深的劝道:“姐姐,您快跟妹妹回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顾颜汐冷撇了一眼顾颜卿,心想来日方长,等回府之后,再和她好好算这笔账!

之后,顾颜汐面朝沈幕澜,不怒反笑,咬字清晰的说道:“沈幕澜,你与我的婚约尚未解除,现在让我滚,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四下里一片哗然,寂静之中满是惊愕,心想着今日这草包竟还硬气上了,敢和堂堂太子这么说话。

沈幕澜微微一怔,目中喷出火光,怒斥道:“大胆!本太子是顾念丞相几分薄面,才没深究此事,你这贱胚子不快滚回丞相府!”

顾颜汐平静的站在马下,仰着头戏谑的看着有些慌乱的沈幕澜。

沈幕澜对上顾颜汐波澜不惊的眼眸,怒拧眉梢,凶狠之色乍现:“你若再不滚,可别怪本太子无情!”

顾颜汐嗤鼻一笑:“我之所以嫁给你,是听从父母之命,与你从未有情,又何来无情之谈?”

不等沈幕澜发话,顾颜汐抬手便将凤冠霞帔一把扯下,狠狠的摔在地上,“啪嚓”一声响,珠宝散落一地,惊得马儿连连跺脚。

沈幕澜紧扯马绳,在马上摇晃着身体怒吼着:“顾颜汐,你是在找死!”

顾颜汐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红盖头,摘下金钗狠狠一划,“撕拉”一声,盖头被划破两半。

“沈幕澜,从今往后,你我就如这盖头,一刀两断,各不相干!”,顾颜汐直视着沈幕澜,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

四周百姓皆是瞠目结舌,顾颜汐竟就这样将皇家婚约给解除了?

而且,她今日的表现,也不像传闻中的草包废物啊!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与人私下通奸,像你这种破货也配与本太子提及婚约之事?”,沈幕澜气的暴跳如雷,面红耳赤。

若非亲眼所见,他也不信,旁人口中懦弱的顾颜汐,怎可能会这样?

顾颜汐美眸澈清,露出天真无害的笑意:“我倒想问问太子殿下,迎亲队伍侍卫无数,戒备森严之下,一个奴仆是如何冲到你的马前的?”

周遭百姓缓过神来,不由议论纷纷。

“这草包说得对,咱们看热闹的都被皇家侍卫拦得死死的,一个奴仆是怎么闯进去的?”

“没错,侍卫怎能让一个奴仆拦住喜轿,还能跪在太子马前讲话?”

“……”

而后,顾颜汐咬破手指,用血迹在那半块盖头上赫然写出两个大字:休书!

百姓的议论声伴随“休书”二字公之于众,戛然而止。

“丞相之女顾颜汐,与人苟且嫁与本太子,此乃欺君罔上,藐视皇家!来人啊,将顾颜汐拿下,关押天牢,听候发落!”,沈幕澜狰狞暴怒,四声怒吼,凶狠之色不容刻缓。

百姓们吓得浑身一颤,心想着顾颜汐今日可真是犯下滔天大祸,废了自己的前程不说,还牵连了整个丞相府。

“姐姐!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样会毁了整个丞相府的!”,一旁的顾颜卿急切呐喊,连她这个与顾颜汐从小长大的庶妹也没想到,顾颜汐这个懦弱草包竟有这胆量。

只见,顾颜汐莞尔一笑,深邃幽冷的美眸稳如泰山的瞧着沈幕澜,挺直身姿,冷眼瞧望四周的侍卫,轻喝一声:“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敢动我一根汗毛?”

 


顾颜汐从湿透的喜袍中掏出一块鎏金点缀的金龙令牌,高高举起,扬起了嗜血的唇畔。

见此令牌者,如见先皇!

周围百姓瞬间呼啦啦的跪了一地,迎亲的皇家侍卫面面相觑之下,也跟着跪在了地上,面含歉意的看着沈幕澜。

沈幕澜骑在烈马之上,看见先皇令牌的那一刻呆住了,眼前的少女虽浑身湿透且狼狈不堪,可那双坚定澄澈的眼眸,却在戏谑的望着他。

顾颜汐朱唇轻启,不疾不徐道:“太子殿下为何不跪?难道是想抗旨不成?”

“顾颜汐,你……”,沈幕澜大怒,心有不甘。

顾颜汐眉梢一挑,扬了扬手中的先皇令牌,使得沈幕澜满腔的怒火无处安放,却只能硬生生的咽下。

伟岸的身姿翻身下马,面朝顾颜汐,缓缓跪下。

环顾四周,黑压压的人群跪了一地,少女一身血红嫁衣虽湿透,发丝凌乱虽狼狈,可却傲然而立人群之中,不可撼动。

顾颜汐放下令牌,对沈幕澜冷道:“即日起,你我再无关系,我祝太子殿下此生不孕不育,儿孙满堂。”

说完后,顾颜汐将写着“休夫”二字的半块盖头,丢在了沈幕澜的膝前,利落转身,洒脱而去。

待顾颜汐走远了,沈幕澜缓缓起身,眼望着那道血红湿透的背影,眼底迸发出猩红怒丝,重重的踩在了盖头之上,将那“休夫”二字狠狠的拧着,恨不得将其踩碎。

“回宫!”,沈幕澜翻身上马,带着迎亲队伍缓缓离去。

周遭的百姓这才敢纷纷起身,散去的人群里响起了议论:

“这丞相嫡女竟让太子给她下跪,胆子也太大了!”

“那是先皇赏赐给她外祖父的金龙令牌,见此令牌者如见先皇,太子岂有不跪的道理?”

“谁说她是草包,草包能做出这种事?”

“今日这么一闹,她的名声怕是要毁喽。”

“……”

顾颜汐挺直了脊背,朝成丞相府的方向走去。

大红拖地喜袍惹眼,引来周围百姓诧异的目光以及指指点点,一路走过,都是喜袍流下的水渍。

她无视旁人的各异目光,落水使她浑身发软,饥肠辘辘,要赶紧回府歇息才好。

就在这时,一阵眩晕袭来只觉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刺眼的光,凉风徐徐,将身上的疲乏全数带走,让顾颜汐整个人感到舒服极了,她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自己正站在现代化的商场里。

商场的布局很熟悉,正是父母开的百货大楼。

想到父母,顾颜汐心里有点难过,不知道自己穿越之后,父母两个人会多伤心。

……等等,她现在不是正身处商场门前吗?这么说,她回来了?

顾颜汐赶紧推开商场的玻璃门,急切而又兴奋的呐喊着:“爸!妈!你们在哪儿?我是颜汐啊,我回来了!”

可是,商场内却空无一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

爸妈都不在吗?而且,怎么连一个客人也没有?

顾颜汐猛的睁开眼,商场瞬间消失不见,古街还是那条古街,潮湿的喜袍依旧穿在身上,她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世界。

可刚刚是怎么回事?吹空调的感觉那么真切……

再一次闭上眼睛,顾颜汐心里琢磨着商场的事,这回比刚才更快,她几乎是瞬间就站在了商场门前。

顾颜汐眨眨眼,看了看无人的商场,狠掐自己的大腿。

好疼,这不是梦!

顾颜汐这回没多想,她立刻走进商场,走到售卖食物的地方,撕开一个面包袋就往嘴里塞。

虽然只是普通的豆沙夹心面包,顾颜汐却像吃了什么山珍海味似的,一秒都停不下来。

而后,顾颜汐又开始拿起火腿肠和可乐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这面包,这火腿肠,这可乐,顾颜汐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些东西这么好吃呢!

饱餐一顿,顾颜汐的饥饿感总算消退,同时她也明白,自己大概和那些小说里的人一样,不仅穿越了,还有了随身空间。

在这物资匮乏的古代,若是拥有这样的百货商场,就如同得了一件稀世珍宝!

她猛的睁开眼,兴奋之余,连脚步都跟着加快了,愉悦的朝着丞相府走去。

巷口,忽然一道黑影乍现,顾颜汐猛的止住脚步。

这男人大约二十多岁,一拢玄纹藏蓝长袍,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两道浓眉毛泛着柔柔的涟漪,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自带一股大隐隐于市的凉薄气息。

这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