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三年了我终于放弃你了

三年了我终于放弃你了

花间一壶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何美娜是一名律师,最擅长打离婚官司,法庭上,她从无败绩,但生活中却一塌糊涂,自己的婚姻更是一团糟,她嫁给蓝铭宇三年,还是没有得到他的心,他们不像是夫妻,更像是仇人。三年冷暴力,将何美娜的深情渐渐消磨,这一次,她真的决定放手了,一纸离婚协议,斩断了最后的情谊。在她将要离开时,意外得知蓝铭宇患上重病,这一刻,她心软了,决定用自己的命换他安康。

主角:何美娜,蓝铭宇   更新:2022-07-16 06: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何美娜,蓝铭宇 的武侠仙侠小说《三年了我终于放弃你了》,由网络作家“花间一壶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何美娜是一名律师,最擅长打离婚官司,法庭上,她从无败绩,但生活中却一塌糊涂,自己的婚姻更是一团糟,她嫁给蓝铭宇三年,还是没有得到他的心,他们不像是夫妻,更像是仇人。三年冷暴力,将何美娜的深情渐渐消磨,这一次,她真的决定放手了,一纸离婚协议,斩断了最后的情谊。在她将要离开时,意外得知蓝铭宇患上重病,这一刻,她心软了,决定用自己的命换他安康。

《三年了我终于放弃你了》精彩片段

一场没有欢愉的交融过后,何雨婷被折磨的精疲力尽,还没来得及抱紧身上的男人,就被一把推开。

男人起身下床,直接去了次卧。

冷漠的好像他们并不是夫妻,好像刚才他们什么都没做过。

裹着被子坐起身,地上扔着避.孕.T,她眸光暗淡。

蓝野铭不喜欢她,更不会喜欢她生的孩子,所以每次他都会做措施。

但何雨婷其实每次都偷偷的把避.孕.T扎出小口,期待着小生命的降临。

有了孩子,或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再这么僵硬。

可偏偏,三年了,她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

床头柜里藏着她今天拿回来的体检结果,不孕两个大字闷雷一样在她脑袋里轰响了一整天。

抱着冰冷的身子,何雨婷红着眼眶,目光呆滞,枯坐到天明。

最终是清晨的闹钟唤回她的思绪,她穿好衣服起床,准备好早饭,然后自己静静坐下,静静的吃。

桌对面的位子空荡荡,满杯的牛奶,热气腾腾的三明治和糖心煎蛋,三年如一日不会有人问津。

没多久,传来皮鞋下楼梯的声音,男人身穿笔挺的西装从饭厅经过,挺拔俊朗,目不斜视,对何雨婷的注目视若无睹。

一如既往的将她当成空气。

“蓝野铭。”她叫住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无所谓:“我们离婚吧。”

蓝野铭的脚步停住,冷淡的眼中顿时泛起浓重的厌恶:“你又想怎样?”

何雨婷的鼻腔酸涩起来,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寻死觅活嫁给他纠缠他,只会无理取闹,让人无比厌烦的女人,所以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胡搅蛮缠,都是胡闹。

她想怎么样?

蓝野铭养在外面的女人都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而她却是个根本怀不了孕,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她怎样都不能怎样。

把早就放在桌上的离婚协议推到他面前,她还准备好了笔。

“我闹够了,所以不想跟你过了,再厚脸皮的人,也受不了三年天天面对一个捂不热的冰块。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也签了字,你签了字我们去把离婚证办了,就两清吧。”

蓝野铭皱眉,冰块?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说他,从前,她为了讨好他,一向是不顾他的脸色,厚着脸皮跟在他后面一声声老公叫着,现在想离婚了就开始叫他冰块?

改口倒是快的很!

蓝野铭狐疑的走上前,修长的手拾起离婚协议翻看:“你是真心想离婚?”

过去她到底是怎么纠缠他的还历历在目,他宁愿相信这是她的又一出把戏,也不会轻易相信她是真的想离婚。

一个狗皮膏药一样的女人,会有勇气提出离婚?

谁料何雨婷缓慢点了点头:“你不是觉得是我死皮赖脸逼你结婚的吗?我现在不纠缠你了,你也不用再被你爸妈逼着完成任务一样的每天跟我睡,从今以后你就解脱了,这不就是你最想要的么。”

蓝野铭怀疑的想从她表情里找到破绽,最终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于是他冷冷的说:“我当然求之不得,我们之间也没有孩子,离婚也省事的很。”

孩子……

何雨婷的手揪紧了小腹上的衣服,纤白的手背青筋冒起。

想起那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曾跪在她面前,声泪俱下的求她给孩子一个家,求她离开蓝野铭。

一向自傲的何雨婷,法庭上从无败绩的何大律师,终究是在那一刻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输家。

她深深闭上眼,怀不了孕,竟成了压垮她婚姻最沉重的砝码。

蓝野铭拿起笔就要签字,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起来。

手机里传来甜腻的女声:“野铭,今天怎么还没来?我睡醒了看不到你心好慌,我还等着你的爱心早餐呢~”

蓝野铭的声线立刻温柔下来:“我马上到,等我。”

挂断电话,他顺手把笔丢开,穿上西服就要出去。

何雨婷上前:“你不把协议签了再走吗?”

蓝野铭冷笑:“你起草的协议,谁知道有什么坑等着我跳?何雨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把戏。真想离婚,就等着我的律师把协议发给你,到时候你要是不签,别怪我不留情面。”

何雨婷心中苦涩,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是对她心存芥蒂。

她拉住他的衣摆,“那至少,跟我一起吃一顿早饭吧。”

他们还从来没一起吃过任何一餐饭,最后一次了,就当做个告别。

而且,她不想让任何女人霸占他们在一起的最后这点时光。

“你做的东西也能吃?”

蓝野铭一把甩开她的手,摔门离去。

 

 


门,在何雨婷眼前关上。

她苦笑,原来蓝野铭每天早上都那么早离开,不是去上班,而是去跟许思暖共度甜蜜的晨光。

许思暖,就是那个怀孕六个月,被蓝野铭捧在手心里的女人。

何雨婷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准备的早餐,他一口都不会吃,而她苦苦巴结的这个男人,每天早上都给别的女人准备爱心早餐。

胜负已分,高下立见。

桌上的牛奶一直放到冷掉,她也没有了吃早饭的胃口,撑起身换上干练的女士西装出门上班。

车上,她的委托人打来电话:“何律师,我已经掌握我丈夫出轨的证据了,你说这个离婚官司该怎么打我才能拿到他更多的财产?”

何雨婷喉咙酸涩,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忽然问:“刘太太,你还记得当年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你们夫妻是什么心情吗?”

电话那头显然没料到何雨婷会问这个问题,沉默了几秒仿佛陷入回忆:“那个时候,他知道我怀孕,高兴的快疯了,我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个小生命,我们两个有了爱情的结晶,更是激动的不得了,生了孩子更是欢天喜地的给孩子办各种酒宴,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我们一家三口有多幸福……”

一家三口……

何雨婷颤抖的呼出一口气,“真羡慕你啊……”

至少别人还能享受到当妈妈的喜悦,至少还知道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三口之家是什么感觉,可她,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体验到这种幸福,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而蓝野铭,只怕是知道她没法怀孕才会高兴吧。

何雨婷憋了一早上的情绪,像一个脆弱的气球,被一根尖锐的刺戳破,眼泪不知怎么,扑簌簌就滚落下来。

“不离婚不行吗?”她像在问对方,也像在对着虚无的空气低问:“你们曾经那么相爱,你们之间还有个可爱的孩子,财产那么重要吗,你不爱他了吗?你知道你拥有多少别人求之不得的东西吗,你把这一切的幸福拱手让人,难道就不心痛?”

“何律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劝我全力打离婚官司争财产的,你现在跟我说不离了?是不是他外面那个狐狸精找你给你更多钱,让你不接我的案子了!”

何雨婷讽刺的笑起来,是啊,几天之前她还极力劝说自己的委托人,男人出轨是原则问题,一定要理直气壮的提出离婚,然后拿走他财产,让他为自己的出轨付出沉重的代价!

可几天之后现实就狠狠打了她的脸,她遭遇了同样的事情,掌握着足够的证据,她可以把蓝野铭告到倾家荡产,可她甚至都没有起诉他的决心,没有跟他撕破脸皮的底气。

现在居然还在怂恿别人离婚。

何其可笑!

“对不起刘太太,案子的事稍后再谈吧。”何雨婷挂断电话,扯掉蓝牙耳机,一边笑的讽刺一边眼泪决堤。

何雨婷啊何雨婷,法庭上叱咤风云从没输过的何大律师,在自己的婚姻里,竟然输的这么一败涂地!

来到律所,上司立刻把她叫到办公室质问:“何雨婷,你怎么回事!刘太太是我们的大客户,你怎么能把她得罪了!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找了我们的对手律所代理她的离婚案子!你是没有脑子还是没有经验,还能犯气走委托人的低级错误!你是不是不想好好干了,你要是找到高枝我们这座小庙留不住你了就趁早给我滚!”

何雨婷垂首,“对不起老板,这是我的失误,我这就去求刘太太原谅,重新拿到委托权……”

“刘太太已经跟对方签了合同,你怎么求?靠你这张脸皮求吗?你有那么大的脸吗!”

上司劈头盖脸骂了她一顿,半晌气的摆了摆手,“我们律所今早被蓝家收购,现在我们已经成了蓝氏企业的法务部,上头知道第一天被收购就丢了个大单子,对你非常不满意!现在蓝总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指定你来做一份私人协议,再出岔子,你就走人吧!”

何雨婷一怔,才一个早上的时间,蓝野铭就成了她的大老板,还指定给她专门的工作?

打开工作邮件,她捏紧了手指。

工作要求:起草离婚协议。

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要她亲自起草自己的离婚协议。

早上他还亲口否决了她起草的协议,现在又指定她来起草。

蓝野铭是在故意作弄她。

“老板,这协议我接不了。”

“何雨婷,一份简单的协议你写不了?你在这跟我耍什么大牌,被收购第一天你就敢得罪大老板,你真当我不敢开除你是不是!”

何雨婷深吸一口气,“我亲自去找蓝总解释,顺便辞职,不会牵连到律所的,你放心好了。”

在上司诧异的目光中,她挺直脊背离开办公室,摘下胸前的名牌紧紧攥在了手里。

或许今天之后,她就再也不能做律师了。

蓝氏大厦顶层,蓝野铭的助理齐小天看见何雨婷从电梯里出来,赶忙上前阻拦。

“太太,你怎么又来了……蓝总已经交代过很多次了,他不会见你,也不会留下你带来的任何东西……”

“我不是来送东西的,我是来跟他辞职的。”

过去三年,她总是变着法的给蓝野铭送吃的喝的,想让他在工作之余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也想多见见他。

来的多了,连齐小天都烦了,蓝野铭也一定烦透了她吧。

何雨婷苦涩的扯了扯唇角,从今以后她不会再烦他了,她不再是他的妻子,也就再没有给他送东西的理由了。

齐小天迟疑,何雨婷以前总变着法的找借口想见蓝野铭,不知道这次她是不是又换了套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阻拦:“太太,不管你是来做什么的,蓝总现在很忙,真的不方便见你……”

话音还没落,蓝野铭的办公室里传来女人的娇笑声……

 

 


气氛凝固,何雨婷推开齐小天,直接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沙发上,蓝野铭撑在许思暖身上,两个人衣裳都解开了,正在做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何雨婷被眼前这一幕刺痛,心上像是被扎了一刀。

看见许思暖高挺的肚子,更是被戳中软肋,心里痛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是她这辈子都求不来的东西。

蓝野铭见何雨婷闯进来,迅速抓起外套把许思暖的身体裹住,抄起茶几上的茶壶就朝何雨婷甩过去。

“谁准你进来的,滚出去!”

茶壶砸在何雨婷身上,又砰的一声摔在她脚前,滚烫的茶水溅了她一身,即便隔了衣服,皮肤也还是被灼的火辣辣的疼。

满身都是茶叶,她狼狈的站在原地,听见许思暖躲在蓝野铭怀里轻笑。

深深吸气,她忍下身上的疼痛,垂下眼不让自己看他们暧昧的模样:“蓝总,您交代的协议我拟不了,我能力不足,是来辞职的。”

蓝野铭站起身,讽刺的看着她:“成越律所的金牌律师,连一个最简单的离婚协议都拟不出来?这样的工作能力,的确是该主动辞职。”

“我早上拟好的协议已经给您过目了,您不满意,我已经无能为力。”

他亲口说怕她起草的合同有漏洞,信不过她的人是他,安排她起草离婚协议的也是他,对也是他,错也是他,他到底想怎样?

他一声冷笑:“何律师工作能力不强,强词夺理倒是厉害的很,想辞职?我记得你跟成越律所签的工作合同还没到期吧,违约辞职要付十倍违约金,你把违约金交上,我准你辞职。”

蓝野铭整理好衬衫,把许思暖扶起来,两人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看着何雨婷。

十倍的违约金,就是将近一百万的数目。

何雨婷攥紧手,她自从三年前任性嫁给蓝野铭之后,家里就跟她断绝了关系,不会再给她拿一分钱,蓝野铭更不会给她钱,她只能靠自己赚钱生活。

虽然她能力不错,薪资不低,但她把钱用在了重要的地方,手中一分积蓄都没有,只怕蓝野铭已经查过她的账户,才要这样羞辱她。

“我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能不能等我找到新工作之后再还……”

“堂堂何家大小姐,连一百万都拿不出,传出去该有多可笑?”

何雨婷咬唇直直看着蓝野铭,要是他知道她把钱都花在了哪里,一定更会觉得她可笑吧。

蓝野铭露出意料之中的笑:“没钱?那就乖乖回去修改离婚协议,直到我满意为止。”

“那你要我改到什么程度才满意?”

蓝野铭表情邪肆又得意,“我永远都不会满意,我就是要折腾你,折磨你。”

何雨婷直直看着他,声音里压抑着颤抖:“蓝野铭,你不是很讨厌我,很想跟我离婚吗?我已经同意离婚了,我不再纠缠你了,我认输,我放手!这还不行吗,你还想怎样?”

蓝野铭霍然起身,上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才这么点小麻烦你就接受不了了?你可知道过去三年我怎么忍受你的么?怎么样,被人纠缠着不放手的滋味,好受么?”

何雨婷深深闭眼,摇了摇头,过去三年,蓝野铭曾无数次质问她“还想怎样”,如今终于轮到她也体会体会这个滋味了。

不好受,很不好受,很心酸,很痛苦。

蓝野铭冷嗤:“不好受也得受着,不把你这三年欠我的都讨回来就想两清,不让你知道纠缠我到底是什么下场就放你好好的离开,未免太便宜你了!”

何雨婷低下声线,“我知道错了,纠缠你这么多年,让你困扰实在是我的错,求蓝总高抬贵手,放我走,跟我离婚吧。”

眼泪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蓝野铭一怔,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哭。

这个时时刻刻伶牙俐齿,对他一次次的质问和怒吼毫不在意,厚颜无耻出现在他周围粘着他的女人,竟然也会哭?

他的指尖松开,缓缓去擦她的泪痕,身后却传来许思暖的痛呼。

“野铭,我肚子好痛,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们的宝宝会不会有事?好痛啊……”

蓝野铭猛然回神,转身抱起许思暖大步往外走:“我们这就去医院,宝宝不会有事的,别怕,一切有我!”

刚出办公室的门,齐小天正匆匆跑过来:“蓝总,不知道谁放了风声说您的隐婚妻子现身,引来一大群记者在外面围堵,现在出去恐怕不好脱身。”

齐小天的视线在狼狈的何雨婷和窝在蓝野铭怀里的许思暖身上来回转,一个发妻一个新欢,总要做个取舍。

蓝野铭毫不犹豫:“何雨婷,你去见记者。”

何雨婷一怔,媒体是来堵蓝野铭的隐婚妻子的,让她出去,是要对外承认她的身份了吗?

许思暖的脸色也变了,她偷偷把记者叫来可不是为了帮何雨婷宣扬身份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