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妖皇魔后她又轰炸九天了

妖皇魔后她又轰炸九天了

大果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活一世,洛雪殷认清了现实。上辈子,她对师父忠心耿耿,为其肝脑涂地,可是最后,一片真心却换来了一个神魂俱灭的结局!有幸重生归来,洛雪殷意外与妖皇大人产生了纠葛,自此成为了风祁所的心尖宠。在这个男人的帮助下下,她一步一步的完成了复仇大计,并且一跃站上了三界的顶端!

主角:洛雪殷,风祁   更新:2022-07-16 06: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雪殷,风祁 的武侠仙侠小说《妖皇魔后她又轰炸九天了》,由网络作家“大果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活一世,洛雪殷认清了现实。上辈子,她对师父忠心耿耿,为其肝脑涂地,可是最后,一片真心却换来了一个神魂俱灭的结局!有幸重生归来,洛雪殷意外与妖皇大人产生了纠葛,自此成为了风祁所的心尖宠。在这个男人的帮助下下,她一步一步的完成了复仇大计,并且一跃站上了三界的顶端!

《妖皇魔后她又轰炸九天了》精彩片段

 夜色清冷。

骤然间,妖异的紫色光束拔地而起,直冲云霄,霎时就将整个夜空笼罩。

无数雷电似被这紫色的光束召唤,纷纷围绕在四周,将泼墨一般的夜色,撕裂出无数道狰狞的伤口。

紫色光束的上方,汇集着无数道各色光线,这些光线渐渐组合成了一个奇异繁复的图案,硬生生的将紫色光束牢牢压制。

一个少女的身影漂浮在紫色光束之中,黑发随风飞舞,略显苍白的脸庞若隐若现……

她双眸看向四周,那些漂浮在半空中的身影,正纷纷催动气息的,一道道如闪电般的剑光纷纷突破紫色光束,没入她的身体。

鲜血不住的喷涌而出,甚至是少女绝美的面容,也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少女倔强的稳住身躯,狠狠的看向不远处那道白色的身影,“师父不惜开启九玄梵天大阵……哦,不,如今我改称呼你为九聿上神,是铁了心的要我洛雪殷神魂俱灭吗?”

回答她的是距离紫色光束最近的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袭青色长衫,手中长剑挥舞,冷笑道:“呸!身为魔灵,怎配做九聿上神的徒弟。”

“魔道妖邪,人人得而诛之的!”

“如此下贱之人,天道不容,还不速速受死!”

“杀你还脏我等的手!”

呵!

真有意思!

她从来没有想到曾经一起长大的师妹风清吟会出卖她!

要不是为了救风清吟怎么会显露魔族人的印记,她明明答应要帮自己保守这个秘密的,甚至她还相信风清吟要帮她找隐藏魔族人印记的办法!

所以她喝了风清吟给她找来的隐魂丸,说是吃了就可以隐藏身上的魔族气息。

可是她吃了以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衣冠不整,身上都是旖旎的痕迹!

她不知道被谁莫名其妙睡了已经很恼火了!

但是最可恶的是风清吟带着师父跟这些人出现正好看见了她这个狼狈的样子,身上的魔族印记也被他们看的清清楚楚。

这无异于让她当众处刑,百口莫辩,师父跟那些人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样在她的身上刮着。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风清吟这个女人!

洛雪殷伸手抹去唇边的鲜血,她用紫色的眸子轻蔑的看向风清吟,“就凭你,也敢对我放肆?”

话音未落,她双掌一分,紫色光柱中分开数条如利刃般的光线,瞬间袭向风清吟那面!

是血咒!

风清吟跟周围众人皆是神色大变,有两人来不及退去,被那紫色血咒缠住,眼瞅着就要化作一片血雾。

就在这时,白色的光晕赫然降临,轻松击退了那紫色光束的同时也将悬浮在半空中的九玄梵天大阵完成。

“九聿上神!”众人见状纷纷拜倒。

唯有洛雪殷被血咒之力反噬,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来,她抬眸,眼神如刀,牢牢的钉在那白色的身影上。

那男子,仙诀飘飘,那张脸,俊美如神。

唯有眼神,冷到了骨子里。

正是二十四阁的主人,九聿上神。

“剔骨。”九聿薄唇中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来。

与此同时,无数道透着诡异蓝光的刀刃在半空中渐渐升腾,只见九聿轻挥指尖,那无数刀刃纷纷刺向洛雪殷!

“嘶嘶……”那是刀刃锯骨的声音。

九聿看着紫色光柱之中犹如血人一般的洛雪殷,淡淡的说道:“剔骨灭魂,才是真正的泯灭。”

“啊!”巨大的痛苦让洛雪殷忍不住惨呼一声,可惜她此时所有修为都被九玄梵天大阵压制,已然毫无抵抗之力。

“九聿,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

话音刚落,那悬在紫色光束上的九玄梵天咒大阵就轰然而来,将紫色光束自上而下寸寸碾碎,瞬间化作齑粉。

洛雪殷的身躯也随着阵法被碾为齑粉,半晌之后,一道道身影在半空之逐渐显露出来。“九聿哥哥,魔灵洛雪殷已神魂俱灭,她再也不会丢您的脸了。”是风轻吟娇滴滴的声音。

“丢脸?呵……”

九聿闻言微微睁开双眸,那双黑眸犹如深井古潭,无一丝波澜。

只见他并未开口,只是随意挥了挥衣袖,逐化作一道残影,消失无踪。

所有人走后,一道紫光乍现,慢慢汇聚成一个光点,逐渐变大成为一个光球,飘飘荡荡来到千里之外冰凝阁冰冢之中。

洛雪殷只觉得一阵腥臭扑鼻,她猛的睁开眸子,只看到泛着热气的狼吻已然凑在跟前,一滴滴带着腥臭的涎水从锋利的獠牙上不断滴落。

“哎呦,这小丫头没死?”

“没死更好,活的比死的新鲜多了!”

“老大,我瞅着这丫头细皮嫩肉的,这回能让我先咬一口吗?就一口!”

洛雪殷眨了眨眸子,看着眼前那几只白色的的巨狼,心道自己用了这魂灵夺舍的秘术,竟因此懂了兽语不成?

见那巨狼就要往前扑,来不及思索,洛雪殷猛然挥出一掌,顷刻之间,十数条巨狼的身躯如被飓风掀飞,纷纷撞击在四周的冰壁上。

随着几声哀嚎,数条巨狼被撞得头骨尽碎,脑浆血渍顺着冰壁淌了下来,其余的巨狼也纷纷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洛雪殷冷凝双眸环视片刻,才发现这里四周皆是万年寒冰所铸的冰壁,寒气裹挟着血腥气,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随后,一段记忆伴着身上的剧痛,瞬间涌入她的脑海。

这个身体的主人叫雪殷,冰凝阁的小丫鬟,从小在冰凝阁长大,今年刚好十六岁的年纪,但修为及其低微,因偷入炼丹房盗取大还丹,才被关在了冰冢喂狼。

这丫头修为太低,在冰冢之中受了重伤,她布下的结界根本就抵御不了巨狼的袭击,最终耗尽修为,就在她即将死去的瞬间,吸收了洛雪殷逃出的魔灵。

稍微调息,洛雪殷便发现这丫头的经脉脆弱得几乎让她抓狂。

“雪殷,你当初好好从了本小爷,也不至于受这个苦楚了,现下可知错了?”

说话间,不远处的冰壁渐渐开始变得透明,而后,两个男子从消失的冰壁处走了进来……


 说话的男子身着白衣,长得白白净净,偏偏一脸猥琐笑容让人厌恶,另一个男子则跟在白衣男子的身后,他面色微白,一身青色衣衫,脸上同样透着恶心的笑容。

两人看到一地狼尸,俱是一怔。

雪殷轻轻挑眉,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两人,白衣服的男子修为刚刚突破五层,青色衣衫的显然更厉害些,几乎已经要突破第六层。

“金泰彦,你死期到了。”雪殷淡淡的看向白衣男子,冷笑道。

闻言,金泰彦微微一怔,随后调笑道:“小雪殷,你说什么?本小爷没有听清楚,你过来我怀里,再说一遍可好?”

他说着,眯着眼眸再道:“你放心,你从了本小爷,我一定好好疼你,那滋味儿可是吃多少大还丹都比不了的。”

雪殷冷眼看他,黑眸中却涌起一丝淡淡的紫气。

青色衣衫的男子却忽然上前一步挡在金泰彦面前,沉声道:“少爷,小心。”

雪殷瞥了瞥青色衣衫的男子,缓缓开口:“卓明冉,将你的内丹献上,赐你全尸。”

听雪殷提起内丹,卓明冉浑身一震。

内丹为修行的根本,身为修行者,若失去了自身的内丹,那便很快灰飞烟灭了。

自从万年之前的人、妖、魔三族大战之后,魔族已濒临灭亡,妖族重创,人族方才兴起。

以九重阁为首的二十四阁,逐渐成为了修真真宗。

而二十四阁明令禁止夺人内丹,违反者均会遭受雷刑,最终神魂俱灭。

数百年以来,确实有数人曾经违反此项禁忌,可这些人均已经被二十四阁惩处,至今无一人漏网,除了那个人……

“小雪殷,你不过就是个私生女,你爹要是心疼你,能让你去伺候风祈吗?”

“你能被本小爷看上可是你几世修来的福气,你若能让本小爷满意,啧啧……我一定让我爹从风祈那疯子手里把你给要回来,也省得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如何?”

卓明冉的思路被金泰彦的一番话打断。

他转念一想,金少爷所言不假,这雪殷本来就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修为又低,刚刚那番话恐怕也就是为了活命胡言乱语一番罢了。

若是不放心,等金少爷玩腻了她,自己再寻个机会将她除去即可,反正雪殷落在风祈那疯子的手里,最终也是个死。

想到这儿,卓明冉去了疑心,只眯着眸子点头阴笑道:“雪殷,被金少爷看上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

金泰彦闻言猥琐的咧嘴笑道:“本少爷一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从来不爱用强,可是小雪殷你三番四次的拒绝我,可就别怪我忍不住了。”

说话间,他与卓明冉对视一眼,两人均是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闻言,雪殷嘿嘿冷笑,她不紧不慢的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刚刚被雪狼扯开了一道口子,刚一走动,左边肩膀处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来。

与此同时,卓明冉的视线也被她左肩雪白肌肤中若隐若现那一抹淡淡的紫色所吸引……

卓明冉忽然身躯剧震,他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少女,“魔族印记!”

说着,他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飞快的向后退去,可就在那影子即将越过冰壁的瞬间,却骤然停了下来。

不知何时,雪殷纤细的手掌已然牢牢的捏住了卓明冉的脖颈,将他整个身体提在了半空。

“咯咯……”卓明冉瞪大了眸子,一双眼珠近乎要越出眼眶,他的牙齿不断的打颤,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雪殷冷冷一笑,手掌微微用力,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卓明冉的脖子软绵绵的垂了下来,再也没了声息。

“砰”的一声,卓明冉的身体被扔在了地上。

雪殷则勾起手指,一团青色的亮点从卓明冉圆睁着的双眸中渐渐浮起,稳稳的落入她的掌心。

“你、你不是雪殷,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你杀了卓、卓护卫?”金泰彦见了这一幕,早已没了刚刚的气势,整个身体抖如筛糠。

此时,雪殷掌中的青色光团已然完全没入她的掌心,消失不见了……

她微微眯了迷眸子,黑眸中紫色光晕更盛了几分。

“我是什么人?刚刚卓明冉不是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了?”雪殷斜睨了金泰彦一眼,缓缓的说道。

金泰彦闻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魔族印记?你用魔灵夺舍禁术夺了雪殷的身体?”

话音刚落,雪殷的身影已然犹如鬼魅般飘了过来,一掌拍在了金泰彦的心脉之上!

“噗”金泰彦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狠狠的拍在了冰壁上。

雪殷却忽然眉心微蹙,一抹鲜血从她的唇角缓缓留下,滴落在冰面上,化作一阵红色的血雾。

摔在地上的金泰彦则战战巍巍的站起身来,捂着心口向破开的冰壁处飘了过去。

雪殷神色微凝,掌心凝结出一道紫色刀光,径自朝着不远处甩了过去!

“呼呼”紫色刀光划带着破空之声,切开了左侧的冰壁,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冰壁中赫然而出!

那黑影轻飘飘的落在雪殷不远处,只见他身姿飘渺,墨发三千,流泻在肩头,微微闪着光泽。

那人微微回过头来,一双冰蓝色的眸子像是浸在寒冰中的水晶,望之便冷彻入骨,皮肤晶莹似玉,鼻子高挺,薄唇微微抿着,脸庞如玉雕一般,高贵清冷,却又带着几分妖异。

雪殷按捺住经脉中的不适,细看那男子,这人却并不存在于雪殷的记忆之中。

这人修为极高,就算是她也暂时看不出他的底细来,就算是这冰凝阁的阁主,也不可能有如此高的修为,他到底是什么人?

雪殷被黑衣男子挡住去路,瞬息之间那金泰彦已经越过了冰壁,跑的远了……

那黑衣男子蓝眸微微眯着,打量着眼前的少女,随后蹙眉道:“见了本尊,还不下跪?”

雪殷被这男子高高在上的语气问的一怔。

随后一想,这男子想必是冰凝阁位份较高的长老,自然对雪殷这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不必客气。

“你跪下,我留你个全尸如何?”雪殷冷笑一声,这男子长得不错,只可惜与那金泰彦是一伙的,那就必须要死。

闻言,黑衣男子先是一怔,而后竟薄唇上挑,笑道:“哦?本尊不知,你竟还有这个本事?”


 话音未落,他出手如电,径自向雪殷袭来。

雪殷身形也是极快,旋转拧腰躲过男子的袭击,却未曾想那男子只是虚晃一招,手掌却以难以置信的角度抓来,一下子就擒住了雪殷的手腕。

刹那间,雪殷只觉得一股陌生的气息从那男子的手掌涌入手腕的经脉之中,这气息对她并没有伤害,只是在体内不住的探索,似乎在寻找什么似的。

“臭流氓,找死!”雪殷反手一掌,可经脉却忽然巨震,这让她魂魄不稳,几乎从体内震出。

面对雪殷的掌风,男子被迫松开她的手腕,却瞥见她左侧肩膀雪白的肌肤下,似乎有抹紫色光芒一闪而过……

雪殷则是一阵头晕目眩,眼前的男子似忽然有了好几个分身,她心知不好,大概是雪殷这丫头的经脉太弱,承受不住她的魔灵之力,若不好好调息,恐怕这身体就要毁了。

而她的魔灵没有了寄生之体,也会瞬间消亡!

就在此时,一声响亮的狮吼忽然回荡在冰冢上空。

雪殷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抛了起来,骤然腾空而起,逐又落在了个毛茸茸的后背上。

随后,两边的景物瞬间变得模糊,她此时胸口如逢重锤,这让雪殷再也支撑不住,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黑衣男子已然出了冰冢,双眸望向远处那一点橘色的光,口中喃喃道:“血狮?”

言罢,他负手升至半空,看向皑皑白雪深处的那座城池,薄唇抿起,片刻之后化作一道黑色残影消失于原地。

汀溪涧,冰瀑中的巨石台上。

雪殷只觉得被一股力量“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细腰硌到了一块碎石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腰,腰都要折了。”雪殷捂着腰,坐在石头上嘀咕着。

“腰折了也能吃!”

听了这话,雪殷再也忍不住,扬起手就给了面前这妖兽一个嘴巴,打得那妖兽一怔。

“吃你个大头鬼!信不信我现在就拆了你的腿做板凳,拧了你的脑袋当球踢!”雪殷对着眼前硕大的狮头吼道。

那橘色的血狮,有着一双橘红色的眼睛,如铜铃般大小,看着着实有些吓人,身躯也是一般狮子的数倍,单是那头上的鬃毛,都似乎有雪殷身子那么长。

就这样的血狮,竟似被雪殷吓住了,“你你你,你能听懂兽语?”

“你莫非是个结巴?”雪殷对着那双橘红色的眼睛,问得很是认真。

“啊呸,你才结巴,你全家都结、结巴!”血狮摇摇脑袋,一股子不屑。

雪殷眼珠一转,你可是自己送上门的!

她趁着这狮子没防备暗中划破了自己的掌心,见出了血色,才慢悠悠的站起身来,踱步到它面前:“这兽语有什么难的,我从小就会。”

血狮似是不信,探过脑袋嗅了嗅雪殷的味道,“人类最是狡猾,你就是个冰凝阁里头的小丫头,修为还不如……”

它话还未说完,就见雪殷忽然伸出一根手指从它额头轻轻划过,顿时,一股子刺痛感从它额头传来。

血狮吓了一跳,它天生皮糙肉厚,莫说是等闲兵刃,就是修为八层的修真者也别想伤它,如今竟然被个小丫头划破了脑门儿?

这要是被其他妖兽知道,还不被笑死?

血狮狂吼一声,想一口吞了这小丫头,却不料雪殷忽然将手掌掌心对准了它的额头,掌心与它额头伤口接触的一刹,红光大作!

血狮橘红色的眼眸中忽然泛出无数的恐惧来,它拼命的想要挣脱雪殷的手掌,却仿佛被什么力量吸住一般,不能动弹。

“你、你、你……大姐,不、美女、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别看我个子大,其实我特别胆小,我还怕死,我除了吓唬吓唬人之外没啥用处,这盟约就算了吧,行吗?”血狮见跑不了,便开始求饶。

雪殷微微一笑,“求饶?晚了!”

说完,她将手掌轻轻抬起,眼看着血狮说道:“如今血盟已成,你这小狮子是我的了。”

血狮嗷呜一声如泄了气的皮球趴在地上,它怎么也想不到,只是想捞点点心吃吃而已,却把自个的命都搭上了。

可血盟已经完成,它如今与这狡猾的人类小丫头如同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被迫“生死与共”了。

雪殷只觉得自己运气不错,遇到了这千年难得一遇的血狮,这家伙速度极快,力气也大,而且皮糙肉厚的很是抗揍,一般六层以下的修行者见了这家伙,可是毫无还手之力。

她越想越是开心,拽着血狮的鬃毛,幽幽的说道:“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妖兽了,不如起个名字,以后沟通起来也方便。”

血狮转着橘红色的眼珠子,狠狠的白了她一眼,两只前爪抱着脑袋没有吱声。

雪殷也不客气,拽着鬃毛翻身上了血狮的后背,朗声道:“小橘,我们回冰凝城!”

血狮闻言浑身抖了抖,“老子不要叫小橘!”

“哎呦,你别拽老子的毛!”

片刻之后,混着阵阵哀嚎,一道橘色的光芒向雪山深处呼啸而去,带起一片妖异的血红色雾气。

冰凝城门口,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从夜色之中显现出来,那一声染血的白衣看起来格外刺眼。

“魔族!雪殷是魔族,她杀了,杀了……”嘶吼声中,那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随着这声哀嚎般的嘶吼,那人狂喷了一口鲜血,终于倒在地上再不动弹。

不远处,雪殷隐在阴影之中,她的肩头蹲着一直胖乎乎的橘色小猫,正悠闲自在的舔着爪子。

“这个死鬼我能吃吗?”小橘问的一本正经。

雪殷一边摇头,一边喃喃道:“这身子的经脉太弱,竟打偏了这许多?让金泰彦跑到了这里才死?”

“老子在和你说话,你到底听到没有?”小橘气呼呼的,一双橘红色的竖瞳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尸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人刚死还能入口,再过一时三刻就不新鲜了好不好?

雪殷仿佛知道小橘心中吐槽,冷哼一声道:“这种垃圾,你也下的去嘴?”

就在两人说话间,冰凝城的大门缓缓打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