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系统要我当女皇奈何王爷会读心

系统要我当女皇奈何王爷会读心

西瓜碎冰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倾歌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一名军医,在一场任务中不幸牺牲。再睁眼,她对上了一个陌生男人充满怒火的眸子,而自己的脖子被那人掐在手中,分分钟会丢掉小命!在逃出生天之后,夏倾歌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她穿越到了大魏朝,眼前这个男人正是那位臭名昭著的王爷凌风宸!只是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这位王爷有读心术,她的心声全部被听了去……

主角:夏倾歌,凌风宸   更新:2022-07-16 06: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倾歌,凌风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系统要我当女皇奈何王爷会读心》,由网络作家“西瓜碎冰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倾歌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一名军医,在一场任务中不幸牺牲。再睁眼,她对上了一个陌生男人充满怒火的眸子,而自己的脖子被那人掐在手中,分分钟会丢掉小命!在逃出生天之后,夏倾歌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她穿越到了大魏朝,眼前这个男人正是那位臭名昭著的王爷凌风宸!只是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这位王爷有读心术,她的心声全部被听了去……

《系统要我当女皇奈何王爷会读心》精彩片段

大魏朝宁王府内,一间上房内忽然传出一阵碎裂声…… “你爹夏瑾之临阵投敌,害死了本王上万名士兵,本王要让你们都不得好死!” 面容俊美的男子寒眸凛冽,收到边关寄来的信,刚看几眼就摔破了茶杯,一把掐住了旁边女子的脖子。 女子白皙的脸色瞬间涨红,挣扎间摸到地上几片碎瓷块,奋力抓起来往前一划。 “咳咳咳……你滚开!” 一道血珠从男子手腕掉落。 她夏倾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军医,刚穿越过来,还没回神,差点就被人掐死,此刻恨恨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脑中迅速思考。 这是哪儿? 这个男人是谁? 男人看着自己的手腕,愤怒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这个女人居然敢反抗?

她爹临阵卖国求荣,难道她现在不该苦苦哀求自己,或者甘愿赴死吗? “夏倾歌,你不配死在我宁王府,本王这就去派兵包围夏府,你滚回家等着被灭门吧!” 说完,他拂袖而出,刚才差点一气之下掐死她,现在想来那也太便宜她了。 他要让那个贱人回到夏府,跟下家人一起赴死,他要让所有人都看看,投敌卖国的下场。 夏倾歌? 宁王府?

夏瑾之?

这三个关键词闪现出在女子脑中,像一道闪电照亮了夜空,夏倾瞬间就清醒了。 感情她是穿越到了一千年前的大魏朝,刚才那个男人,就是宁王爷凌风宸!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大魏朝的正史野史她可没少看啊。 思绪慢慢清晰,她赶紧起身,脑中迅速搜集关于大魏朝的这起事件。 书上说,宁王妃夏倾歌被赶回了娘家,娘家被重军包围,她气的站在门口哭骂宁王凌风宸薄情寡义,结果被对方一剑砍死了。 后来,他还杀了夏府几十条人命,仆人们都被他发配到了苦寒之地,不少人都冻死在路上了。 她眉头微皱,看着那个男人离去的背影,心里不住地冷哼。 这个宁王爷一生战功无数,堪称战神,但他的下场也没好到哪儿去,可以说是更惨。 因为他一手制造了大魏朝最大的冤案。 为此,宁王凌风宸被皇上斥责,后来接连遭到贬斥,两年后就病死了。 史书上说,他死后被人挖了坟,尸骨无存。 关于更多细节,野史上还有记载,据说那是一伙士兵将他的坟刨了,骨头架子都拆了,扔得到处都是,还把他的骷髅头放在地上踩…… 她这边正在想着那些关于对方的记载,某个离去不远的人便兀得停住了。 凌风宸背后一阵冰凉,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站在院中微微侧目。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好像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心声…… 穿越? 一千多年前? 这是怎么回事? 他猛地回头盯着门口,目光像是要穿透墙壁,盯在那个女人身上似的。 难道那个女人借尸还魂了?

不对,是一个一千多年后的魂魄附体了…… 他无声的站在原地,脑中迅速闪过很多念头,刚才那个女人的心声透漏的信息太多了,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她好像说自己把她砍死了,还屠杀了夏府几十条人命…… 嗯,他现在确实想砍死她,也确实想将夏家满门都杀了。 不过…… 自己病死后被人挖坟是怎么回事? 还把他的骨头架子都拆了,骷髅头放在地上踩? 这太颠覆了,太疯狂了,他堂堂宁王爷怎么会下场这么凄惨?

谁敢刨他的坟? 凌风宸眼神深邃悠远,眸底像是无数簇幽火在跳动,站了一会儿后才将神色恢复如常,淡漠地转身,往前院的书房走去。 夏倾歌此刻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她将自己所处的朝代理清楚,将事后发生的事想明白,就开始思索对策了。 得赶紧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才是,都说侯门公府存活不易,她可不想掺和这么烂七八糟的事啊。 正在想着,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门边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她不由得回头,眼睛直直地盯在对方脸上,神色有些怪异。 凌风宸去而复返,一进门就接触到夏倾歌这奇怪的眼神,他眼中闪过一丝嫌弃,沉着脸进屋,冷冷坐在主位上。 这个女人定是个花痴。 他知道自己长得俊美,每当出门都能收获很多艳羡仰慕的目光,各种宴会上也被那些官家女子的含情脉脉看惯了,但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子,丝毫不加掩饰的看自己的脸。 难道一千多年前后的女人,都这么浪荡又肤浅吗? 这样一想,顾清歌本来十分秀气妩媚的脸,在他眼中顿时丑陋了起来。 夏倾歌没有注意到他眼神里的厌恶,因为她被另外一件事勾起了回忆。 因为她大学毕业后,曾在一家博物馆看到了一个骷髅头,标本正是这个宁王爷的!

哈哈哈,她想着,嘴角忍不住咧了起来…… 当时她好奇心重,又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骷髅头,所以对那个东西印象深刻,刚才她差点被凌风宸掐死,惊惧之下思路不清晰,如今彻底清醒过来,再看他的脑袋,就有种莫名的…… 喜感。 脑中回忆了下那个骷髅头的形状,慢慢跟眼前这个脑袋重合,夏倾歌眼中的狂热愈发明显。 那个博物馆不让拍照,所以她好奇地看了半天,出门时还为没有留下影像而失望,失望了好一阵子呢。 难道是上天给了她一个机会,要让她再看看这个脑袋,是怎么变成骷髅头的吗?

这样想着,她的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完全没发现对面的男人的脸,已经跟黑炭一样黑了。 凌风宸阴沉着脸,拳头攥得咯吱咯吱响,眼中的杀气尽显。 该死的女人,居然在打这样的主意…… 想看本王的脑袋如何变成骷髅头? 若不是知道这是一缕千年后世界的灵魂,他一定立即掐死她。 “王妃,你这表情,看来是一点都不怕死啊。”凌风宸压抑心里的狂怒,开始试探她。 听到这话,夏倾歌一愣,瞬间将那丝坏笑敛起,低垂眼眸道:“唉,臣妾怕啊,但爹爹犯下重罪,怕又有什么用呢?如今臣妾只求回家,与家人一起以死谢罪。” 说着,她眼眶一红,一汪雾气现在眼前,楚楚可怜的,哪儿还有刚才幸灾乐祸的样子。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得找机会离开这里,只要出了门,还不是天高任鸟飞?

可怜那个夏瑾之老将军了,原主的爹,根本就没有投敌卖国,人家是用的反间计,诈降投靠了西楚…… 唉,她离开这里后,一定想办法,让宫里知道这事。


夏倾歌低着头,眼珠子却不住地转,老将军为大魏朝卖了一辈子命,却是被这个冷血女婿冤枉死了,怪不得他悲愤跳崖呢。 想来,这个凌风宸的坟,定是被夏老将军的旧部给刨的…… 哼,宁王你若足够相信人家,不久就能等到对方得胜归来的消息,可惜呀…… 凌风宸冷眼看着她的脸,接受道这些信息,眼神慢慢变得复杂起来。 夏老将军是诈降? 他面色不动,心里却掀起了惊天骇浪,在这之前,他对夏瑾之老将军可是足够信任和尊敬的,不光为了对方岳丈的身份,还为他一生戎马战功赫赫。 但是,他收到的信上,明明白白写了对方投敌的事啊,还有那些因为他投敌,数万惨死的兵将们…… 难道,这其中真有什么误会?

老将军的容貌身形在他眼前闪现,凌风宸的心好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生疼生疼的。 平生做事,从来都是果断刚毅,得知他尊重的岳丈做出那等事,第一念头就是让他满门的人头来祭军旗,并没有思考他投降的信息是否真实可靠。 或者,是他太武断了。 凌风宸心里升起一丝愧疚,心头的疼变得钝钝的。 不过很快,他便有些庆幸了,不是还没有进宫请旨吗?

一切还来得及。 等了半天的夏倾歌,始终没听见对方说话,也没耐心继续装可怜了,便抬头问道:“王爷,什么时候让去妾身出府啊?” 凌风宸自然感受到了她的打算,眼神里所有的情绪尽数敛起,他身子慢慢前倾,冷笑道:“王妃此去,阴阳两隔,黄泉路上,不会恨本王无情吧?” 呸!

夏倾歌一听,气的在心里大骂,你才要走黄泉路呢,你个无情的骷髅头。 凌风宸的嘴角有些僵,手指紧紧掐着掌心,极力压抑着一巴掌拍飞她的冲动。 许是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夏倾歌对上他那双寒潭一样的眼神,赶紧拍马屁道:“王爷说的什么话?您做事光明磊落,大义灭亲令人敬佩,大魏朝有您这样的王爷,是万千百姓的荣幸,臣妾惭愧死了,站在这就是脏了王府的地,如今不求王爷原谅,只求一死,还请王爷赐妾身出门回家,与家人最后见一面。” 她将凌风宸说的高高在上,将自己说的一无是处,心里却将他骂了一万遍,想着出去后一定好好活着,看看他是怎么被人挖坟拆骨的。 这可不愿她背后骂人,史书上关于他的记载,也全都是骂名,若不是他刚愎自用,大魏朝最大的冤案能发生吗? 正史上况且这么说了,那些野史上用词更是大胆,生生把他写成了个变态杀人魔,不光在军队里杀人如魔,在王府里也不把人命当回事。 据说有婢女伺候不到,他就将人的四肢都砍了去,然后在后院挖个坑活埋了,甚至还…… 她抬眼偷偷打量那张俊美飘逸脸,脑中浮出一些不堪的记载来。 凌风宸无声感受这些信息,只觉得胸口一股子闷气出不来,都快把胸腔都炸开了,猛地闭上眼睛,不再听她脑中那些话。 缓缓起身,身子瞬间来到夏倾歌面前,抬手就将她的脸捏住。 “王妃说的都是真的?想回家等死?” 夏倾歌皱眉,使劲挣脱他的手,但挣扎了半天都挣脱不开,下巴上的痛楚让她话都说不出来了,心里暗骂对方混蛋,若想弄死她,赶紧打发她出去就是了,干嘛在这里折磨人?

一个大男人,跟女人比力气,很光荣吗? 在部队时力量练得很大,但跟这个混蛋比,似乎还是差了点。 凌风宸气呼呼的瞪着她的眼睛,想着一个男子对女人使蛮力,好像是不太光荣,这才一把推开她,但眼神还是冷的。 “嘶……嘶嘶……” 夏倾歌龇牙咧嘴的揉着下巴,同样气愤的瞪了回去,特想将他的头立刻拧下来,然后放在院子里晒成骷髅头。 这个想法一出来,凌风宸脸色更难看了。 该死的女人,怎么就跟骷髅头干上了呢?

“王妃,本王不想让你出府了,既然你如此敬佩本王,那你就留在这吧。” 说完他起身,想着对方远走高飞的想法实现不了,心里这才好受些。 也不能光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得意,不然他就是不病死,也要被她气死了。 “啊?” 夏倾歌瞪眼,心里一个声音大叫,王爷你耍无赖啊,不是说让我出府吗?怎么又不让出去了? 不出去,那……怎么远走高飞? 怎么到处浪啊? 凌风宸听见这话,脸色又好了些,他挑挑眉,出门吩咐下人守好门,脚步轻快地走了。 夏倾歌想冲出去,但被门口侍卫拦了回来,她气的在屋里转圈。 凌风宸,你大爷的! 被骂的人脚步一顿,听见这句暴躁的话,差点没憋住笑。 那个女人有些意思,一千年以后的女人都这么爽快直接吗?

跟他身边那些女人很不一样啊,他忽然就不想往前走了,因为再拐一道弯,就听不见那个女人的心声了。 一千年以后的灵魂,不知道还有什么有趣的表现。 “来人,上茶。” 他慢慢坐在旁边凉亭里,摆好一幅气定神闲的样子。 很快有婢女给他端来茶,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周围还有几个侍卫,木头桩子一样站在那,他忽然起了一丝好奇,歪了歪头,并没有听见几人的心声,这才正色坐好。 看来,他只能听见那个女人的想法,怪不得之前没有这样的异能呢。 夏倾歌不能出门,所以并不知道院子里有人在试图打探她的心声,见门口那两个侍卫只守着门不进来,便过去哐当一下将门踢上了。 清净些后,她一把扯下头上的王妃头冠,将外面那身繁琐沉重的衣裳脱了,恨恨地甩远,又蹬掉那双靴子,才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古人就是麻烦,衣裳鞋子沉死个人。 扭脸看到西墙上的梳妆镜,她这才想起个重要的事,赶紧凑过去。 镜子里映出一张白皙秀美的脸,丹凤眼美眸流转,薄唇不点而朱,分明还是她的模样。 万幸万幸,这张脸没有变化,就是…… 在部队里,她是追求者众多的美艳军医,谁知穿越到了这,却委身给了一个冷血无情的混蛋。 那人杀人不眨眼性子阴晴不定的,这会子又不让自己死了,谁知那天抽筋,又要掐死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院中的凌风宸正在喝茶,听见这些话,差点被呛到。 好你个夏倾歌,本王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还委身?

本王连碰都没碰你,别碰瓷啊。 再说了,本王怎么就杀人不眨眼了?若不是军中有信说你爹投敌,本王能下令杀夏家? 再再说了,这令还没下呢。 他这边不忿,夏倾歌却开始认真思考如何逃脱了,这个王府她一刻都不想呆了。 话说人家穿越都跟开了挂似的,她怎么啥都没有呢?


夏倾歌一愣,眼中迅速漫上狂喜,脑中一个声音颤抖道:【系统?你是来帮我的吗?但……你刚才说啥?】 【主人,废了那个王爷,老娘一统天下,系统将竭诚为您服务!】 院中的凌风宸腿一软,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啥?

啥系统?

废了本王? 一统天下?

他半天才回过神来,差点气吐血,伸手捂着胸口,眸光像鬼火一样看着不远处的屋门。 好,你很好,夏倾歌,本王静等你来废…… 他将牙咬的咯吱咯吱响。 旁边几个侍卫见他这样,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今天的王爷不对劲啊,直勾勾看着王妃的房间干什么?

想进就进去,不想进就走,一惊一乍的在这…… 吃错药了? 夏倾歌可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某人死死盯着,她刚从狂喜中回过头来,特别想跟自己的系统亲近亲近。 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系统有啥功能,但她看的电视剧和小说可不是白看的,想都知道系统得老厉害了,但是……既然绑定了这具身体,那得投脾气才行啊。 【系统啊,那王爷虽说不是个东西,但他长得帅啊,废了是不是可惜了点?若能让他温顺点……】 一边想着,她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系统那边半天没有声音。 系统也在猜测她的性情,实在想不到主人还有色女的属性。 院中里的凌风宸额头掉落一排黑线,他的王妃,真的变了。 她简直比……比自己见过的任何女子都浪荡无形! 居然想让自己温顺些,脑中浮现出夏倾歌垂涎的脸色,联想到这个有些暧昧的词,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半晌后,系统慢吞吞道:【主人,请注意重点,你要一统天下的,别总盯着人家帅不帅的。】 夏倾歌无辜的瞪着眼睛听完,心里却偷偷高兴,看起来这个系统不光脾气好,还够理智,没有被自己的话带歪。 【嘿嘿,抱歉,谈正事,但一统天下这个目标是不是太大了些?你确定我能完成任务吗?】 系统依旧慢条斯理,道:【这个是主线任务,是最终目标,系统会协助主人一步步来的。】 夏倾歌哦了一声,继续问:【那我们首先要怎么做?我现在被关这,连门都出不去啊,你先让我出去好不?】 【自然是要出去的,但主人首先要帮老将军洗脱冤屈,让夏府巩固权势,帮助主人实现目标。】 夏倾歌忍住为这个思路清晰的系统鼓掌的冲动,继续试探,道:【何必舍易求难呢,系统,我跟夏老将军可没啥感情,不如就让他自生自灭,你还是先帮我,把那个王爷收了行不行?他的能力,应该比夏老将军大。】 系统又是半天没说话,后来有些生气,道:【老将军忠君爱国,还是原主的父亲,主人居然不想救他?】 夏倾歌无所谓的叹口气,道:【别说的这么无情嘛,在史书上他很快就死了,又不是我让他死的,再说你不是要废了那个王爷?还不是一样要人死?】 系统正色,道:【系统不相信主人是个三观不正之人,不会不懂得善恶之分,宁王残暴将军忠烈,作何取舍不必多说。】 呦,生气了。 夏倾歌不由得咧嘴笑了,看来她的系统,明辨是非三观超正,可以合作啦。 放松下来,她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若有所思道:【系统啊,咱们这是要造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哦,你确定能帮我完成一统天下的任务?】 【其实我更想到处去浪,若是系统你能助我走遍大好山河,让我像神仙一样过一辈子,那就好了。】 夏倾歌眼中现出憧憬。 虽然一统天下后,貌似也很爽,但何必承担造反不成,被杀头的风险呢?

历史上造反的事件多了,有几个能成事的?

系统又是一阵沉默。 这界主人不好带啊,脑瓜子里怎么天马行空的?

有了系统还不知足,不是应该自己说什么,她就欢欢喜喜的合作吗? 【主人放心,系统会帮您规避一切错误,助您一统天下。】 系统说到这,已经暗暗有了无语的意思。 夏倾歌眼前一亮,这才欢喜道:【哈哈,就知道大佬你厉害啦,既然你这么牛皮,那我可就坐等当女皇啦!】 【……】 系统忽然想撞墙。 这主人……确定不是市井泼皮无赖泥腿子吗?

这股怨念从屋里一直飘到院子里,凌风宸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刚才那女人和系统一唱一和的,他坐在椅子上都听入迷了,这可比听书有趣多了。 看来,不止自己一个人被那个女人气吐血啊。 找回了些平衡,他陷入了反思,耳边响起刚才系统对自己的描述…… 宁王残暴将军忠烈…… 看来,那个系统是认定他残暴不仁,才起了杀心的,可他真不是这样啊,若不是那封写着老将军投敌的信,他也不会…… 对了,若是让他们知道了自己冤枉,再蓄意接近一下,是不是会被自己所用?

那个神秘的女人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可恶,还有一千年的史书资料啊,再加上那个系统,二者联手的力量太强大了。 越想越觉得激动,他虽然是个王爷,但整个大魏朝,几乎是他说了算,皇帝堂兄虽然名正言顺,但却实在无能了些…… 想到自己跟皇兄从小一起走来的情谊,想到太后对他的恩情,凌风宸坚定了帮皇上巩固江山的信念。 不是已经提前知道了夏老将军诈降一事吗?这就为大魏朝保住一名忠臣了,朝堂上还有很多文武大臣,将来让夏倾歌分辨分辨,忠的留下奸臣赐死,就满朝忠烈了。 不出几年,大魏朝将出现从未有过的盛世。 他端着茶的手忍不住发抖,激动的。 一旁的侍卫们却连目光都不敢往这边飘,只求他快点走吧。 屋里那个系统,用了好久才平复下来,接受了主人的无赖属性,它默默发布了第一个任务。 【叮,一统天下任务一:让宁王收回成命,救夏家人性命,等待夏老将军得胜归来。】 【叮,奖惩制度如下:主人现有二百积分,任务完成,加积分十,任务失败,扣除五十。】 【叮,积分清零,系统收回,主人魂魄消散。】 听着叮叮叮的声音,夏倾歌有些紧张,但听到自己有两百分打底,这才舒了口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