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爱你是我人尽皆知的秘密

爱你是我人尽皆知的秘密

意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最近一个新生代组合火爆娱乐圈,景勋便是组合中的一员!不光样貌帅气,同时唱跳俱佳,身后拥有大批粉丝的支持。除了明星这个身份之外,他还是豪门贵族的大少爷,不过他放弃了继承家业的机会,只身闯荡娱乐圈,甚至没有依靠家族的势力。究其背后缘由,非常简单,他要成为最耀眼的那一颗星,让心爱的颂楚一抬眼就能看见他在发光……

主角:颂楚,景勋   更新:2022-07-16 06: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颂楚,景勋 的武侠仙侠小说《爱你是我人尽皆知的秘密》,由网络作家“意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近一个新生代组合火爆娱乐圈,景勋便是组合中的一员!不光样貌帅气,同时唱跳俱佳,身后拥有大批粉丝的支持。除了明星这个身份之外,他还是豪门贵族的大少爷,不过他放弃了继承家业的机会,只身闯荡娱乐圈,甚至没有依靠家族的势力。究其背后缘由,非常简单,他要成为最耀眼的那一颗星,让心爱的颂楚一抬眼就能看见他在发光……

《爱你是我人尽皆知的秘密》精彩片段

 傍晚时分,最热闹最繁华的世纪广场上的LED大屏正循环播放着最近的大热的广告、MV,杂志封面和宣传片,世纪广场人流最多、地段极佳、传播力最广、商业价值极高,因此能登上广场中央的LED大屏也成了名人和各大品牌地位的象征。

“近日超人气实力派偶像景勋将带着新专辑强势回归,据悉,不久以后他的首场世界巡回演唱会也将从宁市启程,在亚洲掀起一场音乐风暴。王者归来!敬请期待!”

“回来吧!回来吧!你三年多都没回来,我超想你的。”沈清一边开着车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哼唧。路过世纪广场等红灯,热闹的人群引得沈清扭头看了看。

LED大屏上浑厚的嗓音夸张的播报着有关景勋的新闻,正在路口等红灯的沈清看了一眼广场大屏,又看了看旁边一群对着大屏惊呼尖叫的少女们,听到电话那头说话才回神。

“很想我?有多想?好吧好吧,我大概…半个月后需要到宁市办点事,我们到时候见面吧!”电话那头响起轻快的声音,似乎是心情不错,很快作出了答复。

“好啊!半个月后啊?对了,”沈清突然想到什么,“他…半个月后有演唱会诶,你知道吗?你…会去吗?”沈清有些迟疑却还是问出口。

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沉默了,接着就急匆匆地回复有点忙就挂断了电话。

挂掉电话,绿灯亮起,沈清又瞥了一眼大屏似是惋惜又似无奈地叹了口气,脚踩油门,随着车流向前驶去。

公司大楼的练习室里,景勋为即将举行的演唱会做着一遍又一遍的准备,T恤湿了一件又一件,从阳光大好练到了霓虹闪烁。

穆晏羽和白明轩看着一个人在落地镜子前练得近乎走火入魔的景勋,两人无声对视了一眼。

“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白明轩一脸担忧的问。

“没事,问过了,精神病院不收他。”穆晏羽一本正经地说。

“要不给他挂个脑科,查下脑子?”白明轩煞有其事地拿起手机要拨120。

两个人正坐在一旁说相声一样的胡说八道,景勋脱了上衣走了过来。

穆晏羽伸手递了一条毛巾,悠悠地开口“少爷,练够了没?去吃饭吧!”

景勋接过毛巾,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没有说话,擦着汗低着头缓缓的喘着气。

“不行,我饿了,要不我叫点东西送过来得了。”白明轩知道景勋不喜欢练习室里有其他的味道,故意这么说着。

景勋抬头扫了一眼白明轩,套上一件新的上衣,一边走一边说:“走吧,出去吃!”

每逢重大活动,每次景勋这样打鸡血一般的训练,穆晏羽和白明轩都免不了要被折腾一番。

没人知道景勋好好的少爷不当,非要只身到娱乐圈闯荡是为什么。

认识的人都以为景家会成为他毫无征兆的出道的底气,景家会为他铺平在娱乐圈的路,为他在娱乐圈撑腰,上流社会的人们往往是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况且资本在娱乐圈简直是一张万能通行证。

在这个圈子里,只是为了新奇和好玩到娱乐圈体验生活的人大有人在,他们以为景勋也是如此。

出乎意料的是景勋刚出道那会儿没有因为景家少爷的身份得到任何特殊的优待,甚至这个身份在他进入娱乐圈后被藏的严严实实,景勋和其他刚出道的艺人一样没日没夜的练舞蹈、练唱歌、参加节目。

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那张太过帅气的脸和太过出众的气质,一出道就收获了很多关注,没有让他在藉藉无名的日子里太过狼狈。

从默默无闻再到全民认可的实力偶像,这期间要付出多大的努力,穆晏羽和白明轩都看在眼里。出道两年就斩获各大奖项,打破了娱乐圈十年以来的唱片销量纪录。太过耀眼的成绩容易遭到更多的质疑和更高的期待,正因如此景勋每一次登场都要求突破自己。

从第一张专辑打破了乐坛稳定了很久的记录开始,景勋的名字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从此不绝于耳。

连穆晏羽和白明轩都要搞不清楚景勋进娱乐圈是什么意图,不过穆晏羽猜测景勋突然要进娱乐圈应该是受了情伤的刺激,从人道主义角度来说妹债哥偿倒也合理,被这么折腾他遭罪也得受着,而白明轩纯属是炮灰。

他们三个从小就认识,少年时期在训练营里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景勋和白明轩是同学,白明轩的干妈是穆晏羽的亲姨妈,而景勋在墨尔本留学时是和穆晏羽同住的,即使说景勋是穆晏羽养大的也不为过,如今景勋和他妹妹又有过那么一段关系,景勋和穆晏羽的关系似乎更复杂了。

宁市中心体育馆门前,颂楚手里紧握着一张门票踌躇不前。

颂楚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再见他的准备,在她看来那样狼狈散场的两个人,还能好好再见吗?还应该再见吗?

不过由不得她犹豫就被拥挤的人潮裹挟进了场馆内,颂楚被挤得不得喘息,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挣脱出来,站在一边深深的呼吸,看着面前挥舞着门票争相进场的人群,又低头看看手里的票,票面上印着“景勋巡演最终场”。

场外拥挤喧闹,场内却是一片寂静,还未开场,每个人秩序井然的排队走向自己的座位,颂楚的座位是7排9号,是她的生日,这一定不是巧合,是故意的吗?察觉到景勋这样的故意为之,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再次怀疑着自己到底该不该来,她不喜欢过度的纠缠。


 偌大的场馆内,十万多人屏息以待,昏暗的场馆内,星星点点的应援灯连成了一片光亮的海洋围绕着舞台。随着大屏幕上逐渐加快闪过的倒计时,颂楚的心跳也跟着加快。

倒计时结束,灯光四起他背光走来,光柱聚焦在舞台上描绘出完美的剪影,颂楚看着舞台上那个的男人,光打在他身上炫目又迷人好不真实。

开场是酷炫的唱跳歌曲连跳了三首,随着动感的音乐,粉丝们整齐的应援大声呼喊着名字,整个会场陷入一片欢呼声,颂楚被现场的热烈的气氛和身边粉丝们的热情所感染不知不觉放下了心中的复杂的想法,投入的看舞台上的表演,内心也不由得赞叹,舞蹈动作行云流水慵懒随性却不失力道。

景勋这样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一面,是颂楚没有见过的,不得不承认景勋任何时候都有吸引她的能力。

又是一阵热歌劲舞过后,景勋换上了简单的白色衬衫和浅色牛仔裤,俨然一副大学学长的样子,黑棕色的头发,冷白色的皮肤,高挺的鼻梁,锋利的下颌线,面部的线条流畅而又棱角分明。讲话时因害羞而眉眼弯弯,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他在舞台上说着…笑着…,恍惚间颂楚仿佛以为回到了当年那单纯又美好的时光。

容不得颂楚再继续回想,景勋单腿支着随意的坐在一把高脚椅上,手扶着立麦,用最温柔的声音唱着那首那年之后她最听不得的那首歌,用最深情的眼神看着观众台。

颂楚以为三年的时候她已经修炼的清心寡欲,再面对景勋她已经可以心如止水,直到见到他的那一刻才明白一切都只是她以为而已。

颂楚看着台上的景勋,看着景勋的眼神慢慢移向她坐的区域这边,自以为平静的心霎时间慌乱了起来,她不知道景勋有没有看到她,她顾不得这些,在情绪失控前,在流转的灯光又暗下来时落荒而逃。

景勋看着那个空荡的位置,眸色微微一暗,继续唱着继续和每一位粉丝对视努力记下他们的样子。

颂楚早在半个月前就收到了演唱会的票,甚至在不久前就在她所在城市的开了演唱会,可无论多近多远,颂楚都没有去。

师父戴老头知道她在宁市生活过,对这里比较熟悉,于是让她来宁市帮他收一幅画,颂楚今天上午刚落地,就看见机场大屏播放着景勋的广告,偶然想起今天应该是他巡演的最后一场,鬼使神差的想来看看成为明星的景勋又是什么样。

颂楚从演唱会出来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公寓,这次回来是偷偷回来的,可没打算让家里的几位大神知道,不过死党沈清是知道的,毕竟在外面那么久,这里有什么情况通风报信可全靠她了。

颂楚在酒店简单收拾了一番,就接到了沈清的电话,“我到了,下楼吧!”

颂楚下楼就看见沈清开着极其招摇的大红色法拉利等在门口。

颂楚和沈清来到一家新开的以做鱼为招牌的餐馆,“你确定这里没有我哥的眼线”颂楚走进餐厅环顾了一圈略带怀疑的问。

沈清还颂楚一个肯定的眼神,“放心,这餐厅是最近新开的”,翻开菜单又接着说:“不过味道非常不错”。

“见到他了吗?他看到你了吗?你感觉怎么样?”点完了菜沈清兴冲冲的开口问,俨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见了、不知道、还好。” 颂楚心不在焉的回答,手上夹着一块鲜嫩的鱼肉,好吃到享受的眯了眯眼。

“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来着,你说他怎么就突然就去当明星了呢?难道你俩当时是因为某个明星分的手?或者是你是因为他要当明星才分的手?”沈清头头是道的分析。

颂楚听着沈清叽叽喳喳的说着这些,也不在意,这些伤提多了反而不疼不痒,然而她的思绪却早已神游,她回想着舞台上的他,跳起舞给人漫不经心又游刃有余的感觉,很有个人风格,唱起歌声音深情又温暖,是很好听,不过于她而言是有点扎心了。

她也不明白他怎么就进了娱乐圈,不过他怎么样也都与她无关了。

演唱会从下午进行晚上,三个小时几乎不停歇的唱跳,长时间的全神贯注,对歌手的精神和体力都是巨大的消耗。

演唱会结束后,景勋在后台换下演出服卸了妆发就直接回了家,巡回演出结束接下来行程比较少可以放松一阵。

回去的路上,景勋坐在车上闭目养神回想着今天演出的情况。他在演唱会看到了她来了,灯光昏暗看得并不真切。她来了,那个留给她位置今天不再是空的。

那首歌是唱给她听。

那是在她离开前,在他们激烈的争吵后。在一个很少人知道的酒吧里,酒吧里的灯光昏暗的灯光,若有似无的照着,景勋摇晃着酒杯,里面的冰块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他有些出神的看着酒杯里的酒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不安定的心。

大口的吞下一杯又一杯烈酒,昏昏沉沉从深夜呆到凌晨,已经神志不清的景勋摇摇晃晃的正往外走,酒吧舞台上传来熟悉的歌声,让他停下脚步。

“If it were you,I'd be tempted a million times."

Never doubt how much you love me,just not so much time."

他们在这里遇见了,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带着浅浅微笑唱着歌,在久久的对视中他看到她眼眶晶莹,分不清是是灯光还是泪水,却也不再纠结,他抹了下眼角,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酒吧。

景勋有些湿润的眼眶看着不断向后浮动的树影,拨通穆晏羽的电话,“她回来了,把她留下。”电话那头没有说话,景勋沉默一会儿挂断了电话。

景勋已经很久没见她了,三年了,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啊!她…擅长离开,怪他不擅长遗忘。


 【四年前的夏天和平常的夏天没什么不一样,只是那年夏天里,他认识了一个让他再也忘不掉的人。】

德国某赛车俱乐部赛车场上红红绿绿的赛车在赛道上整齐排列,赛车女郎挥动旗帜,几辆赛车如弦上之箭,飞驰而去。

“让我玩一把吧!就一圈。”

“不行,你哥已经对你明令禁止,我怎么可能再让你玩儿!”

景勋在看台上随意的看着赛车,不知不觉被旁边吸引了注意,一个扎着马尾辫看起来青春洋溢活力满满的女孩,眉毛皱起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恳切的看着高高大大的俱乐部经理,看起来可怜兮兮。

不过没一会女孩眼神变得凌厉,从请求转变为威胁,景勋看着这一幕就知道这个赛车经理迟早得败下阵来。

果不其然,女孩似是得逞,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灵动不已,景勋只觉得她是演技精湛可爱无敌,看到女孩的笑容自己也浅浅的弯起嘴角。

颂楚换上赛车服,二话不说挑了一辆赛车就上了赛道。

好久没摸到赛车,好不容易玩一把,当然是酣畅淋漓的比一场。场地竞速赛,颂楚心有成竹的规划调整配速,到最后一个弯道,加大马力猛打方向一个利落的甩尾过弯,甩掉了身后穷追不舍的几辆车。

眼看快到终点前面还有一辆车阻挡难以通过,当机立断向右打方向开到赛道的路边石上保持侧两轮单边滑行超了前车。整套操作行云流水,把其它赛车甩在身后领先穿过终点线,获得了看台观众的一片喝彩和掌声。

景勋看着这个女孩,心里生出几分佩服。刚开始的排位并不占优势,可她没有急于加速,而在弯道处连连超车,倒数第二圈时先大胆减速留足空间与前车拉开距离,过线后马力全开刷新的速度,而且还能进行侧滑这样的操作,可以说是胆大心细。

景勋看到那个女孩摘下头盔,挑眉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自信又张扬,惹眼极了。

比完了一圈,颂楚感到酣畅淋漓,没想到还没得意多久,就接到了一个让她极其痛苦的电话,这个电话来的这么巧,不用想也知道是兴师问罪来了。

“颂楚,你不长记性是不是?非得把你驾驶证扣下是不是?”表哥穆晏羽严厉的声音传来。

颂楚和别的小女孩不同,从小就对男孩子的玩具更感兴趣一些,对芭比娃娃公主裙什么的没多大反应,反而对小汽车玩具枪什么的爱不释手。

颂楚正沉浸在高兴的情绪中突然被凶了一顿,她不耐烦道:“我说穆晏羽你是不是管太宽了!”

两个人隔着电话互相较量,颂楚觉得再多说一句都是废话,食指直直戳向手机屏幕,按了挂断。

几年前穆晏羽带颂楚来赛车场,颂楚玩了一次之后竟然喜欢上这种一般男孩子才会喜欢的刺激冒险的运动,而且驾驶起来更加不常规,因此在见识到颂楚几次危险操作后,家里人明令禁止她再玩儿赛车。

颂楚虽然嘴上各种逞强,但如果表哥真追到这儿来逮她,她理亏还真撑不住。她惹不起躲得起,拎起行李跑到德国的一个海滨小镇屈赫隆斯博尔恩遁形。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仔细闻还有海水咸咸的味道,颂楚刚起床后到厨房倒了杯水,惬意的靠在流理台上眯着眼看窗外的阳光。

身后传来脚步声颂楚回头看去,一个人身形高挑肩背挺拔从楼梯上下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栗色的顺毛短发,一副黑框眼镜加载高挺的鼻梁上,普普通通的白T牛仔裤透出一种干净清爽的气质。

颂楚看呆了眼,眼睛直直的盯着心里暗自琢磨,这种精致的五官和完美的下颌线应该是整容医生拿尺子测算才有的程度吧!

景勋刚睡醒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那个赛车女孩愣了愣神,见女孩一直盯着自己他不自在的咳了咳,耳朵在不自觉的时候悄悄变红。

颂楚意识到自己竟然犯了花痴赶紧回神,因为觉得丢脸而有些结巴的用德语问候,“guten morgen!”说完看对方回以微笑,放下水杯羞愧逃走。

景勋看着女孩慌张逃走的身影浅笑,眼神中有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在这里又遇见了她,会不会是一种缘分?一种叫做命中注定的缘分。

中午,房东布朗大叔提着大兜小兜气喘吁吁的从门外走来,在院子里就大声喊:“xun chu”

颂楚听到喊声出门一看,中国食材和调料满满当当摆满桌子,问了才知道布朗大叔热爱中国料理,平常自学了好多中国菜,难得两个租客都是东方人,于是大清早到中国超市买了这些,准备给景勋和颂楚大展身手。

颂楚这才意识到原来那个男生和她一样也是租客,更巧的是他们俩都是中国人。在这样的异国他乡,能遇见同样说着汉语的人,颂楚心情不自觉的变好,忘记了早上的窘迫。

厨房里布朗大叔惦着锅铲忙忙碌碌景勋在一旁打下手,而颂楚则被他们以男士照顾女士的绅士的理由的赶出厨房在客厅悠闲地喝拿铁。

饭菜上桌,这顿午餐以中国料理为题展开了一场东方中华文化的交流会,布朗大叔用极不流利的汉语加上德语补充声情并茂地讲述着他年轻时在中国游览的经历,手舞足蹈的样子、蹩脚的中国话和夸张的语调把两个年轻人逗的直乐。

颂楚笑得眼泪都要出来的时候,看到坐对面的景勋同样也在笑着,只不过比她收敛很多,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亮晶晶的,仿佛整片星河都碎在他眼睛里。

她见过很多好看的人甚至她身边的人都相貌不俗,对有着好看皮囊的人都已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但不得不承认他随便一个动作就撩到她了。

在颂楚看着景勋时,殊不知景勋也在关注着她,他目光往这边一扫,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气氛尴尬,颂楚害羞地赶忙低头吃饭。

景勋被颂楚的可爱逗笑,弯了弯嘴角,要不是见识过她在赛车场上英姿飒爽的样子,他很难把那个帅气的赛车手和眼前这个动不动就对他犯花痴的小迷糊联系在一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