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妙手小神医

妙手小神医

无脑瓜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七年前,韩子华阔别了父母,毅然决然从戎,经过七年摸爬滚打,如今他成为了一名军医,更是大夏的王牌!这么长时间以来,征战四方,他挽救了无数将士的性命,于国他问心无愧,可于家却百般亏欠。上次探亲他给父母卖了一档别墅,想要让他们的生活好一点。可是当韩子华敲响家门之后,却没有见到父母双亲,而是见到了一个素未谋面的美女……

主角:韩子华,白霜雪   更新:2022-07-16 06: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子华,白霜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妙手小神医》,由网络作家“无脑瓜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年前,韩子华阔别了父母,毅然决然从戎,经过七年摸爬滚打,如今他成为了一名军医,更是大夏的王牌!这么长时间以来,征战四方,他挽救了无数将士的性命,于国他问心无愧,可于家却百般亏欠。上次探亲他给父母卖了一档别墅,想要让他们的生活好一点。可是当韩子华敲响家门之后,却没有见到父母双亲,而是见到了一个素未谋面的美女……

《妙手小神医》精彩片段

江城,汽车东站。

背着背包的韩子华,从车站走出来,呼吸着家乡的空气,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七年了,终于回家了。

“师傅,去豪庭小区。”韩子华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

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人来车往,以及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建筑,心里百感交集。

七年前,他应征服役,经过层层选拔,成为了军区利刃特种部队的军医。

七年来,韩子华征战四方,杀人救人一念间,威慑全球,成为大夏的一张王牌。

对于国家,他尽到了自己的义务。

可是对于家中父母,他感到心里有愧。

七年时间,他只回过一次家。

趁着父母健在,韩子华想回来多陪陪父母,谢绝挽留,毅然办理了退役手续。

上次回家探亲,韩子华拿着执行任务得到的奖金,给父母买了一套小别墅。

父母平常做些小生意,倒是生活无忧。

......

豪庭小区。

韩子华快步走到自家别墅院门前。

“咦,怎么开不了?”

韩子华从背包里拿出钥匙,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却发现根本开不了门。

拍了两下门,喊了两声,却是没有人应答。

韩子华皱眉,想着应该是由于什么原因,父母把锁给换了。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根小铁丝,轻松的打开了门,穿过小院,再次用小铁丝开了门。

进入客厅,韩子华听到卫生间有微小的响动。

刚想喊出‘爸妈’两字,卫生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

韩子华看到年轻女子的瞬间,全身热血顿时沸腾起来。

只见这个年轻女子一丝不挂,曼妙的身材显露无疑,容颜绝美俏丽,嘴里哼着欢快的小曲儿,歪着头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韩子华默不作声。

“啊!!!流氓!!”

白霜雪看到一名陌生男子出现在家中,顿时花容失色,嘴里发出一声尖叫,急速转身回了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几分钟后,白霜雪裹着浴巾出来了。

“你是谁!怎么出现在我家的!”白霜雪怒道。

韩子华道:“美女,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这是我家,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听到这话,白霜雪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这人闯进了自己家,不仅看光了自己,还大言不惭的说这里是他家,简直是岂有此理。

她不再说话,怒喝一声,抬起大长腿就向韩子华扫去。

韩子华嘴角一翘,轻而易举的抓住对方的小脚,道:“喂,又走光了。”

“放开!”白霜雪低头一看,羞怒不已。

她是跆拳道黑带高手,本来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教训一顿这个擅闯家门的流氓,又惊又怒。

“好,我放开。”韩子华松开了手。

“啊!”白霜雪一个踉跄,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韩子华一个箭步上前,拦腰将白霜雪抱住。

女子香味扑鼻,韩子华万分享受。

“放开!”白霜雪挣扎怒道。

“真是没礼貌,连个谢字都没有。”韩子华抱怨一句,放开了手。

白霜雪怒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的!”

韩子华道:“我叫韩子华,你的问题,我刚才已经回答了,这里是我家好不好?”

“你家?”白霜雪皱眉,打量了一下韩子华,想到了来买别墅的时候,看到客厅里的一张全家福照片。

那张照片上是一家三口,里面的青年男子好像就是眼前这个人。

“不是我家,难道还是你家?”韩子华没好气道。

“这就是我家!”白霜雪道。

“你家?”韩子华皱眉,发现白霜雪不像撒谎的样子,想着家里可能发生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情况,父母把房子给卖了,便问道,“这房子是你买的?”

“不是我买的,我怎么会住进来!”白霜雪气道。

“原户主呢,去哪儿了?”韩子华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白霜雪双手环抱,傲娇道。

嘿!

这小妞儿是跟他怄气啊。

韩子华打量了一下白霜雪,嘴角一翘,道:“这段时间,你是不是感到腹部疼痛,好像有肿块,去医院查了,却怎么都查不出来?”

“而且现在,你的小腹还疼痛着,只是这个时间段,疼痛并不强烈。”

“你怎么知道的?”白霜雪美目瞪大,惊愕道。

这段时间,她确实感到腹部经常疼痛,按上去好像还有肿块,只是去医院检查,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我能治疗你的病症就可以了。”韩子华道。

“你是医生?”白霜雪狐疑问道。

“是的。”韩子华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白霜雪道。

韩子华耸耸肩,道:“我一眼就能看出你身患疾病,你要是还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白霜雪没有反驳,这人第一次见到自己,就看出了自己身体的情况,确实神奇。

难不成是神医?

韩子华道:“我提醒你一句,你的病要是不早点治疗,活不过半年。”

什么!

白霜雪顿时被吓得脸色煞白,颤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爱信不信!”韩子华道,“我可以为你治疗,条件是你要把原户主的情况告诉我。”

白霜雪转了转眼珠,觉得可以让对方试试,如果对方真是骗子,自己也有办法收拾他,于是道:“可以。”

“躺沙发上去,我现在就为你治疗。”韩子华道。

“你无耻!”白霜雪以为对方是想要占便宜,气骂道。

韩子华道:“如果你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你的病一刻都不能耽误。”

“如果我不出手治疗,你腹部的肿块,可能明天就会转化为恶心肿瘤,到时候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都救不了你。”

韩子华的这番话,把白霜雪吓得够呛,道:“你确定不是在骗我,不是想要占我便宜?”

“爱信不信。”韩子华耸耸肩,撇嘴道,“反正死的又不是我。”

“你叫什么名字,把身份证给我。”白霜雪道。

“警惕性还挺高。”韩子华笑了,把身份证拿出来。

白霜雪看了看,道:“我记住了,要是你敢耍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你是不是也应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韩子华收起身份证,问道。

白霜雪犹豫了一下,道:“白霜雪。”

“肌肤雪白,冷若冰霜,名字跟你很般配。”韩子华笑道。


白霜雪狠狠瞪了韩子华一眼,心里却是挺高兴,这个解释很好啊。

“赶紧躺沙发上,我为你治疗。”韩子华道。

白霜雪磨蹭了老半天,躺到了沙发上,道:“我警告你啊,要是你敢糊弄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这句话,你刚才已经说过了。”韩子华道,“我采用的是按摩疗法,按摩你的小腹,你不要在意哈。”

“什么!”白霜雪蹭的一下坐起身,惊怒道,“你还说不是想占我便宜,这都不算占便宜,怎样才算占便宜。”

韩子华道:“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我是医生,在治病的时候,不管对象是男是女,都只是病人。”

顿了顿,韩子华继续道:“我看得出来,你有一定的功夫底子,你想想,就凭我刚才轻松的抓住你的脚,你是不是我的对手?”

“我要想占你便宜,直接就上手段了,还用得着这样吗?”

听到这番话,白霜雪打消了疑虑。

确实,刚才对方能够轻松抓住她的脚,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如果对方要强来,根本不用这样。

“我暂时相信你。”白霜雪道。

“那就躺下。”韩子华道。

白霜雪重新躺下,说道:“我告诉你,我是相信你的医术,所以才让你治疗,你不要把我当成随便的女人。”

“明白。”韩子华道。

接着,他伸出手按在白霜雪的小腹上,开始按摩。

白霜雪感到好像有一股暖流从手掌处传到腹部,疼痛感瞬间消失,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白霜雪赶紧用手捂住嘴巴,俏脸红的仿佛能够滴出血来。

韩子华微微一笑,专注于按摩。

几分钟后。

“可以了。”韩子华收回手。

白霜雪连忙坐起身,整理浴巾,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情况,发现小腹的肿块好像真的消失了。

“真的好了。”白霜雪喜出望外。

韩子华撇撇嘴,心想老子都出手了,还不好吗?

不过此时不是显摆的时候,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关于我父母的情况了。”

白霜雪很干脆,找出纸笔,写下一个电话号码,道:“我不知道你父母的情况,我是从房产中介买的房子,这是那个中介的电话号码,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你没见过我父母?”韩子华皱眉问道。

“没有。”白霜雪摇头。

韩子华想了想,道:“我不租房,不买房,直接打电话过去,人家可能不会理我,你能不能打电话帮我把那个中介叫到这里来?”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人家不会理你?”白霜雪不想打电话联系中介。

韩子华微笑道:“白美女,你的病情很严重,需要好几个疗程才能根治,如果你不希望过断时间香消玉损,最好还是帮我打一下电话。”

“你!”白霜雪气极,却是说不出话来。

韩子华耸耸肩,道:“快点决定,要不然以后你只能......”

“我打!”白霜雪狠狠瞪了他一眼,起身上楼。

过了几分钟,穿着一身灰色运动装下来,道:“我已经给中介打电话了,人很快就到。”

说完,不再搭理韩子华,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二十多分钟后,门铃声响起。

白霜雪起身前去开门,韩子华紧随其后。

开了门,看到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站在门口。

“白小姐,你喊我过来,有什么事儿?”大汉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一头撞进来,直接朝白霜雪而去。

白霜雪轻易躲开身子,道:“马先生,我没事,是我朋友想问你点事。”

马飞是青城的混混头子,名声非常恶劣。

白霜雪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刚才不想打电话,就是这个原因。

韩子华察言观色,看得出马飞刚才是想揩油,便挡在白霜雪面前,笑着道:“你好,马先生,请问这栋别墅的原住户韩峰夫妇两人去哪儿了?”

马飞脸上的笑容收敛,嘴一撇,道:“还能去哪儿,去见阎王爷了!”

韩子华心头一沉。

“白小姐,不是你的事,我先走了。”马飞转身就走。

“等等!”韩子华箭步上前,伸手按在马飞的肩膀上,沉声问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尼玛,你听不懂人话吗?”马飞转身,甩开韩子华的手,怒道,“就是字面意思,去见阎王爷了,死了,就是老子给弄死的,满意了吧!”

啪!

韩子华一巴掌将马飞扇倒在地,冷声道:“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你TM......”马飞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狰狞道。

啪!

韩子华目光一凝,再次甩出一巴掌。

“嗷嗷嗷......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打我!”

马飞再次从地上爬起来,从身后摸出一把匕首,朝韩子华冲过来。

韩子华一脚踹出,马飞惨叫一声,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马飞捂着腹部,抬头看着韩子华,惊惧不已。

韩子华上前,将脚踩在马飞的脑袋上,冷声道:“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就把你的头给踩碎!”

“我回答,我回答。”马飞知道是碰上硬茬子了,赶紧服软。

很快,韩子华就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韩峰的儿子沉迷于赌博,韩峰夫妇为了帮儿子还赌债,把别墅给卖了,听说现在是在西城区一个叫做塘村的地方生活。

“给我滚蛋!”韩子华踹了一脚马飞,径直走出别墅。

他是家里的独生子,这个赌博的儿子,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想要尽快找到父母,搞清楚这一切。

刚走出门外,身后忽然传来马飞的怒骂声。

“草!你TM竟然找人来搞我,看我怎么搞你!”

看到韩子华走了,马飞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将矛头对准了白霜雪。

“你别过来!”白霜雪花容失色,连忙后退。

尽管她是跆拳道黑带,但此时的马飞面目狰狞,显得非常可怕,让她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哈哈,我早就想得到你了,今天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马飞狞笑,一招饿虎扑食,朝白霜雪冲去。

砰!

就在马飞的双手要抓住白霜雪的身体时,忽然一只大手拍向他的脑袋。

马飞脸上的表情凝固,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你把他杀了?”白霜雪吓了一跳。

“放心,死不了,再说了,就算真把他杀了,也没什么。”韩子华淡淡道。


“杀了你就得去坐牢!”白霜雪送了一口气,继而没好气道。

韩子华没有说话,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白霜雪道,“你是不是要到西城区塘村找你父母,我可以开车送你过去。”

马飞被拍晕,白霜雪害怕他醒来后再过来找麻烦,暂时不敢待家里了。

韩子华想了想,点头道:“好。”

他将马飞丢到门外,白霜雪则是回屋拿钥匙。

西城区塘村不是普通的城中村,区域很大,要想找两个人,难度可想而知。

韩子华找到了天黑,都没看到父母的身影。

“你说会不会是马飞在撒谎?要不我们先去吃饭?”白霜雪肚子饿了,第一个问题是没话找话,第二个问题才是真正想要说的。

韩子华心情烦躁,没有应答是,举目四望,在人群中焦急搜寻着父母的身影。

当他的目光落在前方小吃街的一处摊点,看到那两道熟悉的身影,顿时怔住了。

那就是他的父母。

看起来,父母比上次回家探亲时要更显憔悴。

岣嵝的身躯,更是表明了他们这段时间生活的艰难。

“爸,妈。”韩子华眼眶湿润,哽咽着大喊一声,朝父母跑去。

韩峰夫妇两人听到熟悉的声音,忍不住回头。

当他们看到飞奔过来的韩子华,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子华?”韩峰夫妇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儿子。

接下来是一家三口抱头痛哭,抹眼泪的场景了。

白霜雪看到这一幕,眼底流露出羡慕之色。

韩母王兰抹了一把眼泪,道:“子华,你怎么会染上赌瘾的,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来,我们到处筹钱还债,家里什么东西都卖了。”

韩子华道:“妈,我没有染上赌瘾,到底怎么回事,你先跟我说说。”

“没有?那这个是怎么回事?”王兰拿出手机,划拉几下,播放一个音频。

“爸,妈,我和人打麻将输了五十万,你们快点帮我把钱打过来,否则他们向部队举报,我的军人生涯就完了。”

韩子华听得出来,这确实是他的声音。

“爸,妈,我在澳门的赌场输钱了,借了这边的高利贷一百万,你们赶紧打钱过来,否则被他们曝光,我的前途就完了。”

“爸,妈,我在公海的赌局上输了两百万,你们如果没钱了,就把房子给卖了,总之一定要帮我想办法,否则......”

王兰播放了七八条音频,全都是类似这样的内容。

韩子华心里算了算,加起来的金额大概有七八百万。

这么多钱,是杨家承受不起的。

要知道,当初他买的那栋别墅,也只花了五百万。

父母肯定是卖了别墅,拿出了所有积蓄,估计还向亲戚朋友借了钱,才凑齐了这七八百万。

韩母道:“为了帮你还债,我们把房子卖了,以前的积蓄都用完了,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

“你回来就好,只要你能改正错误,我们就知足了。”

韩子华道:“爸,妈,我说了,我没有染上赌瘾,你们让骗子给骗了。”

“啊?”韩峰夫妇愣住了,接着激动道,“怎么可能,那明明是你的声音,我们绝对不会听错,怎么可能被骗?”

韩子华叹息一声,道:“爸,妈,这声音肯定是那个王八蛋骗子用软件模仿出来的。”

韩峰夫妇一脸茫然。

韩子华解释了一通,才让父母明白了这声音是能通过软件合成的。

“我们真的被骗了?”韩峰夫妇脑袋一阵眩晕。

这一年多来,他们两人被这些音频搞得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活更是每况愈下,现在只能每天晚上出来卖烧饼维持生活。

意识到真的被骗了,王兰忍不住又抹起了眼泪,自责道:“子华,是我们没用,我们把钱都给了别人!”

韩峰眼眶通红,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爸,妈,这不关你们的事,要怪就能怪那个该死的骗子。”韩子华安慰道。

老两口也是爱子心切,所以才会上当,他自然不会怪罪。

那个骗子,能骗父母,能定也能骗别人。

韩子华心里打定主意,等安定下来,一定要把那个该死的骗子给揪出来。

安慰了两老一番,韩子华道:“爸,妈,我们先回家,以后我不会让你们受苦了。”

王兰眼神闪烁,有些为难的道:“子华,我们把房子卖了,现在就在这村里租了一个小单间......”

韩子华明白老妈的意思,他看了一眼身边的白霜雪,眼睛微微一眯,顿时有了主意。

“爸,妈,你们等我一下。”韩子华说了一声,把白霜雪拉到一边。

“你干什么?”白霜雪看到韩子华的眼神,警惕道。

韩子华微微一笑:“白小姐,我今年二十五岁,年龄应该比你大哈?”

“那是,本姑娘正值青春妙......”白霜雪得意洋洋的说到一半,感觉有些不对劲,“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企图?”

“没什么企图。”韩子华道,“我就是想说,我年纪比你大,称呼你一声霜雪没问题吧?”

白霜雪一愣,点头道:“可以。”

这么称呼,似乎暗含亲密的关系,但白霜雪并不介意,通常她的朋友也是这么称呼她的。

“你是一个人住吗?”韩子华问道。

“是啊,怎么了?”白霜雪一头雾水,不知道韩子华为什么这么问。

“霜雪啊。”韩子华笑着道,“你看你买了我家的房子,咱们也算是有缘分,我刚回来,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我想带我父母到你家暂住一段时间,你看......”

“不行!”白霜雪终于明白这家伙为什么跟她套近乎了,原来是想到自己家里来住。

不仅他去住,还要带上父母。

这算什么,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以为本姑娘好欺负?

韩子华知道白霜雪不会那么容易答应,便指了指她的小腹,微笑道:“霜雪啊,你要知道,只有我才能治好你的病哦。”

“你!”白霜雪气得直跺脚,这个混蛋,竟然拿这件事情威胁她。

韩子华嘿嘿一笑:“还有,那个叫马飞的,可是对你有不良企图,我打了他,如果我不住在你家,他可能会找你算账。”

“你一个女孩子家,面对这样的流氓混混,恐怕很难应付啊。”

“有我在就不一样了,以我的身手,绝对可以保你安全无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