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小娇娘一心只想搞钱

小娇娘一心只想搞钱

借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丁天梓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原主出生在一个极其贫困落后的小山村,家里重男轻女,被逼嫁给镇上臭名昭著的男人做妾室,原主性子刚烈,抵死不从,不惜跳河自杀。再睁眼,二十六世纪的全能天才,魂穿而来,无缝对接。丁天梓手握空间,打脸极品亲戚,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奔小康,还跟一个不善言辞,但稳重帅气的男人谈了一场恋爱。

主角:丁天梓   更新:2022-07-16 06: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丁天梓 的武侠仙侠小说《小娇娘一心只想搞钱》,由网络作家“借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丁天梓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原主出生在一个极其贫困落后的小山村,家里重男轻女,被逼嫁给镇上臭名昭著的男人做妾室,原主性子刚烈,抵死不从,不惜跳河自杀。再睁眼,二十六世纪的全能天才,魂穿而来,无缝对接。丁天梓手握空间,打脸极品亲戚,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奔小康,还跟一个不善言辞,但稳重帅气的男人谈了一场恋爱。

《小娇娘一心只想搞钱》精彩片段

 破败的小茅屋里,雨点淅淅沥沥的顺着屋顶的缝隙不断往下滴落,丁天梓躺在床上,很努力的睁开眼睛。

正在疑惑这里是哪里的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一阵哀求和吵闹声。

“娘,我求你了,别让幺妹嫁给刘员外好不好?他都已经九个妾了……”

“九个妾怎么了?咱们这十里八乡的哪个不尊称刘家的姨太太们一声奶奶?整整十八两银子,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事情?”

……

随着门外的争吵声响起,一阵不属于丁天梓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里。

原来她穿越了!

并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史书里并没有任何记载的朝代的,一个超级贫穷落后的小山村的一户严重重男轻女的人家里。

原主的父亲在她出生的第二年就去世了,也是因为如此,原主没有诞下任何一个男丁的母亲杨氏,在丁家处处不受待见。

两年前大姐丁招娣刚满十五就被丁家主母钱氏逼迫着嫁给了村里卖豆腐的一户人家。

一年前二姐丁多余刚满十五岁,又被钱氏逼迫着嫁给了镇上刚死了第五房妻子的木匠为第五房续弦。

而今年轮到丁天梓满十五,钱氏给她应下了十里八乡臭名昭著的镇上刘员外为第十房妾侍。

原主性子刚烈,打死不从,为了反抗钱氏的逼迫,不惜投河自尽,幸好被村中一猎户所救。

现在身体不变,灵魂却已大变,她该何去何从?

门外的争吵越来越激烈,很快响起了男人的声音和重物落到人身体上的触碰声。

丁天梓连忙下床,鞋子都没来得及穿。

“住手!”推开摇摇欲坠的破败木门那一刻,她看见了屋檐下丁家二房、三房两夫妻已经将原主的娘亲按倒在地,手持木棍殴打得不成样子了。

有血水顺着屋檐坎流下,短短的时间里,杨氏的血已染红了屋前的整个坝子。

丁天梓见此,顿时气血上头,条件反射的将原主的娘亲杨氏护在了身下。

眼看着棍子就要招呼到了她的身上,吓得钱氏赶紧吆喝了起来。

“住手住手,都住手,刘家的花轿三日后就要来了,要是打出个万一,那边不要了,让我们退银子怎么办?”

丁二丁三闻言赶紧收了木棍,但还是朝着丁天梓的身上恶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

“跟她娘一样没出息的赔钱货,三天后花轿一来,你再给我整幺蛾子,看我不打死你个小贱人!”

“这次可由不得她不嫁了,为了防止投河的事情重现,我可是一大早就把丁招娣一家骗去了刘府,除非她真狠得下心不顾她姊姊和两个外甥的死活,那就再给我闹!”

钱氏丑恶的嘴脸满是鄙视的瞅着丁天梓,微微上扬的唇角弧度似乎在叫嚣着嘲讽她逃不出她的五指山。

丁天梓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她的鄙夷,眼中恨意渐浓。

“瞧瞧,瞧瞧,当初她爹就是因为这样的一双不服气的眼神才被乱棍打死于街头,现在她又来了,娘,若是这次出嫁不成功,你千万不能再拦着我了,我就要把她的双眼给挖出来!”


 丁二一对上丁天梓充满恨意的眼睛,便很是心虚。

尽管他伪装的凶神恶煞,可越是这样,越能说明他心里有鬼。

看着他萎缩在屋檐下,指着自己,对着钱氏一阵叫嚣的模样,丁天梓隐隐感觉或许原主父亲的死是跟丁二丁三有很大关系的。

她是二十六世纪最出色,最年轻的天才,却在一次执行暗杀任务成功之后,不小心被一个屁给臭死了。

上天既然愿意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那么她一定要懂得感恩,懂得来之不易的重生生活,并在这里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既然占用了原主的身体,那她就要替原主保护好她的家人们。

那么顺便查一查原主父亲蹊跷的死亡原因,给他报个仇,也是理所应当的。

暗自记下了丁二的反常,丁天梓收敛了凌厉的眸光,恢复了如同原主般怯弱的神情。

钱氏见状立马放下心来。

忍不住在心里一阵嘲讽:果然是跟她娘一样的软骨头,只能任凭自己拿捏,永远都逃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好了,今儿个就到这里吧,我看她最近实在是胖了些,花轿进门前就不用吃饭了,老二老三,你们将这屋子里全部能吃的都拿走吧!”

钱氏大手一挥,丁二丁三就开始了行动。

丁天梓看了一眼怀中身形单薄的杨氏,又看了一眼原主骨瘦如柴的身体,这也能叫太胖了?

“行啊,都拿走,等三日后花轿一进门,我做了刘员外的姨奶奶,我就让他把你们丁家的全部东西都收走!”

平静的话语,淡漠的神情,眼中透出的凶狠让人不禁脊背发凉。

都说人死过一次之后会性情大变,这丁天梓莫不是因为投河时被鬼附身了?

不然她哪里敢这样反抗自己?

钱氏正准备再敲打敲打丁天梓两句,不远处突然跑过来一个人。

“都快别闹腾了,出大事了!”

来人气喘吁吁,正是原主的爷爷丁爱钱。

钱氏很是嫌弃的瞅了一眼自家男人,用很是不屑的语气淡漠的问道:“能出什么大事?”

“那个伤心病狂的刘员外中午差点强要了招娣,那个挨千刀的宁死不从,用剪刀刺穿了刘员外的胳膊,并一头撞了柱子。

这会儿已经闹到县太爷那里去了,我们的十八两银子恐会被要回去喽!”

丁爱钱一边说着,一边愤愤不平的看着丁天梓,看到最后竟没忍住朝着她的脸用力的啐了口口水。

“都是你这个杀千刀的贱蹄子事多,前几日好好的嫁了哪里能来这么些事情?今儿个劳资我告诉你,那十八两银子我们已经花光了,还不回去了。

若是那刘员外还要继续这桩亲事那你就乖乖的给我嫁过去,他若是不愿意继续这桩亲事,要问我们讨要银子,那你就算是跪着也要求他将你纳入他刘家的大门!”

丁天梓眼神一冷,正准备出言反驳时,一道充满着丝丝傻气的嗓音突然响起。

“小丁老头,你这是欺负人,等我爹回来了,我要去告你!”

顺着声源处扭头,丁天梓发现不知何时自家屋檐下端坐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