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愿为南风入君怀

愿为南风入君怀

若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南风当初选择跟傅君怀闪婚,看中的是对方的身份,一个没钱没背景的快递小哥,恰好是她所需要的。闪婚一个月后,她不禁开始怀疑某人的身份,傅君怀不仅长得过分好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长在骨子里的矜贵,这哪里像是一个为生活四处奔波,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果然,某人的真实身份曝光了,他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华国首富……

主角:沈南风,傅君怀   更新:2022-07-16 06: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南风,傅君怀 的武侠仙侠小说《愿为南风入君怀》,由网络作家“若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南风当初选择跟傅君怀闪婚,看中的是对方的身份,一个没钱没背景的快递小哥,恰好是她所需要的。闪婚一个月后,她不禁开始怀疑某人的身份,傅君怀不仅长得过分好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长在骨子里的矜贵,这哪里像是一个为生活四处奔波,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果然,某人的真实身份曝光了,他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华国首富……

《愿为南风入君怀》精彩片段

沈南风下班回家,刚进玄关,细腰就被男人从身后抱住。

“回来了?”耳边响起男人性感的声音,像是好听的低音炮,撩人的很。

男人熟悉的气息在鼻端氤氲,沈南风脸色一红,很没骨气的双腿发软:“傅君怀,你,你先放开我!”

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带了一丝娇媚,听在耳朵里撩人心弦。

傅君怀勾了勾唇,狭长的眸里染上一丝浓浓的欲,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比刚才又低哑了几度:“你怎么才回来……老婆,我饿了。”

沈南风只觉得酥麻的感觉从尾椎骨升起来,一时间脑子里打翻了各种颜色的染料。

见沈南风面若桃花,渐渐有点站不住的意思,傅君怀剑眉微挑,薄唇上勾出一抹满意的笑意。

“这里不方便,走,我们回屋。”

身体陷入柔软的大床,不等沈南风反应过来,男人的身体就压了上来,一时间,两人的呼吸相缠。

“傅……”沈南风刚开口,男人的舌就缠了上来。

一番刀来剑往,抵死纠缠。

结束的时候,沈南风浑身是汗,身体软的没有力气,连脚趾都不想动。

就这技术,她一点都不相信他嘴里说的,只睡过她一个女人……

“这床太小了,影响发挥。”傅君怀低声说完,抱起沈南风往浴室走,情动的嗓音慵懒又贵气,低低的在耳边回荡,“换个地方。”

沈南风的脸红的发烫,咬了咬唇,喘息着说道:“明天正好周六放假,我们去逛逛家具市场吧……”

以前她一个人的时候睡的就是单人床。一个月前,她和傅君怀领证结婚,当天晚上傅君怀就睡到了她的单人床上,傅君怀一直没有说过有关床的问题,她也没有想到要换。

既然现在傅君怀提出来了,当然是立马就换!

别说是一张床,就算男人说要换大房子,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反正她现在是富婆一枚,自己选的男人,自然要宠。

“行。”傅君怀一口应下。

沈南风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请假的话,会不会扣工资?要不,我自已去……”

她差点忘了傅君怀只是一个外卖小哥,有什么周末啊!

钱她有的是,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肯定还是在乎自己的工作吧。

“不行,”傅君怀一边说一边把沈南风的头按在怀里,也不放开她,拧开花洒调了水温,一双大掌轻轻地搓揉起来,“你每个月给了那么多‘生活费’,我不用赚钱也不会挨饿,请一天假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可以,我倒是想把工作辞了,一直陪着你……”

隔着氤氲的水雾,男人棱角分明的脸落入眼底,灯光微暗,沈南风有些意乱神迷。

又来了,那种疑惑的感觉!

当初选这个男人闪婚,无非就是因为他是个外卖小哥,没钱没背景。

可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这个男人除了没房没车没存款之外,不仅长得过份好看,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长在骨子里的矜贵。

这哪里像是生活在底层,为钱奔波的打工人?

是她的消息有误还是……

“在想什么?嗯?”沈南风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的身体就压了过来,身体被推向浴室的墙壁,刹那间后背一片冰凉。

“我今天,学了点新东西。”身体被托起,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南风的双手被强行摁到头顶,后背更紧的贴着瓷砖……


温热的水流下来,随着男人的节奏,一下一下的拍击着身体,伴随着娇娇软软的女人的求饶声,此起彼伏。

沈南风累的睡了过去。

傅君怀抱她出去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看到女人身上布满的烙印,眸色暗了暗。

他居然又一次失控了……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把沈南风放到床上,掖好被角,傅君怀换上新买的居家服,去了厨房。

……

睡梦中的沈南风感觉呼吸不畅,猛地惊醒过来,却在极近之处对上男人深邃的黑眸。

“起来,”傅君怀把唇退开,声音略显隐忍,“吃饭了。”

沈南风呆头呆脑地“哦”了一声。

等傅君怀起身离开卧室,才摸了摸自己有些火辣的嘴唇。

这男人属狗的吗!

门外,傅君怀倚在墙上,强行冷静。

刚才要是再不走,他肯定会忍不住,再压着那个女人好好欺负一番!

吃过饭,沈南风主动要求洗碗,傅君怀狭长的黑眸看向她:“你确定有力气,不会把碗打破?”

刚才从卧室出来都是扶墙出来的,别以为他没看到!

沈南风瞪了他一眼,嗔道:“我当然有力气!”对上傅君怀幽深的黑眸,心头一慌,赶紧低头收拾碗盘。

这男人不是她能挑衅的。

目送女人的背影进了厨房,傅君怀这才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名字是景六。

挑了挑眉,接通。

“三哥,你啥时候回来京城啊!傅家那群白眼狼快要把傅氏瓜分完了,你要是回来晚了,到时怕是连汤都喝不到一口!”话筒里的声音显得有几分急切。

景六大名景云深,景家排行老六。

傅君怀叫他景六,至于这联系人名字,他都随便弄的。

以免被沈南风看出端倪。

傅君怀半眯着眸子看着电视屏幕,手指敲击着沙发扶手,声音冰凉:“他们想找死,就让他们动!你不用管这些,让人帮我准备一辆几万块的代步车,明天我要用!”

“啥?”景云深的语气一下子挑高,嘴圈成了O型:“三哥,我是不是听错了?”

华国首富开几万块的代步车?

这说出去都没有人敢信啊!

傅君怀眯了眯眼,像是嫌他十分聒噪,冷声道:“去做。另外,以后别再打我电话,有事我会联系你!”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沈南风洗了碗出来,恰好听到傅君怀说最后一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格外的强大,一点都不像是送外卖的小哥,反而更像是运筹帷幄的领导者……

不可能啊!

可她明明暗中找人查过他所有的资料,确定他是祖上八辈贫农,到他这一辈除了长得好看以外,没房没车,身上连吃顿大餐的钱都没有的……

沈南风倒也不是对穷人有什么偏见,就是单纯的觉得穷一点的男人会比较好……控制?

换句话说,不会作妖。

反正奶奶也留了一大笔遗产给她,还有沈家的公司她也有股份。

她不缺钱,养个男人养个儿子都没问题。

只要男人不出轨不闹事,老老实实别算计她就行了!

“过来。”傅君怀收起手机就朝她看了过来,压低的声音特别的性感。

沈南风一愣,下意识迈步走过去,垂手站在他的面前,仰头看他,“干嘛?”

傅君怀伸手拽她,沈南风没有准备,“啊”的一声跌坐在他的腿上。

“主动投怀送抱,还没吃饱?”傅君怀轻笑,柔软的指腹压在她的唇上,轻轻地摩挲着。

外表看起来温顺乖巧的女人,只有在那样的时候才会露出最狂野的一面。

他总是乐此不疲的想撕开她的伪装。

沈南风小脸发红,一把抓住他的手:“我累了,别闹。”

在这样的时候,她是傻了才会去和男人理论。

“我刚才打电话请假了,明天陪你去逛街!”傅君怀低头看着她发红的脸,收起笑,小声道。

沈南风微微失神,其实,当初和傅君怀闪婚,傅君怀穷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傅君怀颜值爆表,声音好听到让人怀孕,那双手好看到看一眼都想让他抚上身体……

这样的男人真是千年难得一遇。

见她不语,傅君怀低头,目光落在她被搓红的唇瓣上。

想亲。

下一秒,他就亲了上去。

又是一夜缠绵。

第二天沈南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浑身的骨头都在疼,精致的小脸皱了皱,叫了几声傅君怀。

没有回应,想必应该是去送外卖了。

因为,傅君怀的习惯是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去送外卖,七点半回家,洗完澡之后就和她一起吃早餐。

别看傅君怀一个外卖小哥,却很注重对家人的陪伴。

“能起来吗?”正想着,男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抬眸对上男人温柔的目光,沈南风的心跳很快。

她是标准的颜控,手控。

而眼前的男人符合她所有对男人的幻想。

她想,既然没有打算过离婚,那就好好的和这个男人培养感情。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打破了这一室暧昧。

沈南风红着脸推开傅君怀,抓起手机飞快的跳下床,去了阳台。

吸了吸气,等到心情平息下来才拿起手机划开了屏幕,看到未接来电,心头闪过一丝兵荒马乱,立马拨了回去。


“欢颜,是不是小土豆出什么事了?”沈南风脸上的红色早已褪尽,脸色苍白的有些可怕。

小土豆是她一岁的儿子,因为和傅君怀结婚,暂时由闺蜜带着。

“高烧40度,全身抽搐,我正抱着他往医院赶,南风,你快过来!”许欢颜的声音隐约带了一丝哭腔,很急。

沈南风的身体抖了一下:“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沈南风的腿都还是软的。

孩子从生下来之后就体弱多病,经常都往医院跑,医生说过,要是不注意孩子的身体,孩子可能活不过三岁。

因此,每次孩子生病她都很害怕他会离开她。

傅君怀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剑眉蹙了蹙,上前将她揽入怀中,下意识的放柔了声音:“出什么事了?”

“小土豆高烧到惊厥,欢颜正抱着他去医院,我得赶过去,今天不能去买床了,对不起!”沈南风的眼眶有些泛红,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无助。

傅君怀下意识的收紧双臂,沉声道:“我陪你去!”

结婚一个月,女人给他的印象是坚强的,隐忍的,从来不曾见过她如此柔弱的一面,莫名的让他有些心疼起来。

沈南风应了一声好,转身去衣柜拿衣服。

傅君怀打开门出了卧室,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沈南风换好衣服出来,傅君怀递了一个袋子给她:“时间有点赶,一边走一边吃。”

看到袋子里的煎饼,沈南风有些感动。

这个男人其实挺细心的,连早餐都给她准备好了。

楼下,当景云深看着傅君怀牵着女人出来的时候,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这还是京城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傅三爷吗?

“车钥匙给我,你可以走了!”傅君怀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打断了景云深的思绪。

“君怀,这车……”刚咬了一口煎饼的沈南风,在看到这辆新车的时候忍不住出声问道。

“之前你给的生活费没有花完,再加上我的工资,就搞了个首付,买了辆车。”傅君怀的语气淡淡地,脸上的神情也是淡淡地。

景云深伸手扶着车门,这才不至于跌倒。

妈呀!

他肯定是幻听。

沈南风也没有多想,一手捏着煎饼,另外一只手伸手包里掏了一张银行卡出来递给傅君怀:“这里面有十万块钱,本来也是打算买辆代步车的,既然你买了,那就拿去把尾款结清。”

傅君怀一个外卖小哥,能有多少工资,每个月还要付银行贷款,肯定很困难的,身为妻子的她总不至于看他这么困难还不伸手帮他一把吧。

景云深用手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那张普普通通的银行卡,心想,三哥才不稀罕你这十万块钱呢。

然而……

下一秒他就看到傅君怀一脸淡定自如的把卡接了过来:“行,那我下午去。”

景云深……

打脸来得太快。

真特么疼!

沈南风弯腰坐进副驾驶室,脑袋探出窗外,对着傅君怀说:“那赶紧走吧,我怕儿子在医院会有什么事!”

景云深满脸问号?

啥,连儿子都生了?

傅君怀嗯了一声,抬眸看了景云深一眼:“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懂?!”

那一眼的警告意味儿特别的浓。

景云深吓得缩了缩脖子。

等他回过神来,傅君怀的车已经开出去老远。

景云深赶紧拿起手机拍了一个车屁股发微信群:“三哥隐婚还生了一个儿子!”

此话一出,微信群立马炸了。

对这一切并不知情的傅君怀此刻正在停车,沈南风火急火燎的下车冲向儿科诊室。

“沈南风,你居然还活着!”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沈南风硬生生停下脚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