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十二岁的皇太子执掌锦衣卫

十二岁的皇太子执掌锦衣卫

吃货大联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人们都说毕业即失业,起初朱慈烺对此嗤之以鼻,可是在经历过就业难题之后,他对此深信不疑。在回乡的山间小路上,他正哼着歌,畅想着未来,哪知道危机降临,最后被一条毒蛇给咬死!再睁眼,朱慈烺成为了十二岁的大明皇子。在现代无法施展拳脚,机会难得,朱慈烺发誓要挽救大明危局!

主角:朱慈烺,骆养性   更新:2022-07-16 06: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慈烺,骆养性 的武侠仙侠小说《十二岁的皇太子执掌锦衣卫》,由网络作家“吃货大联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们都说毕业即失业,起初朱慈烺对此嗤之以鼻,可是在经历过就业难题之后,他对此深信不疑。在回乡的山间小路上,他正哼着歌,畅想着未来,哪知道危机降临,最后被一条毒蛇给咬死!再睁眼,朱慈烺成为了十二岁的大明皇子。在现代无法施展拳脚,机会难得,朱慈烺发誓要挽救大明危局!

《十二岁的皇太子执掌锦衣卫》精彩片段

华夏五千年,论得国之正、最有气节的王朝当属我大明。

国祚二百七十六年,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贡,亦无兄弟敌国之礼。不称臣、不纳贡、不合亲、不割地、不赔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我大明铮铮铁骨,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

可惜现在是崇祯十三年,国内反贼已成燎原之势,加上北方有建奴叩关,此时的大明王朝早已风雨飘摇,看看着就要完犊子了。

自从陕西那位快递小哥失了业,就开始了他的满屏祸害之旅。北方的建奴也是穷的叮当响的主儿,穷生奸计,他们都把目光瞄准了中原这块肥肉。加上小冰河时期天灾频发、官员腐败,虽说崇祯皇帝宵衣旰食,夕惕朝乾,但大明王朝看似这已经是个无解的难题。

正应了那句话:朕完犊子了,朕被你们这帮瘪犊子玩意儿,彻底给整完犊子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就这么该死不死的穿越过来了。

我们的小朱同学大学毕业后一个人走在回乡的山路上,背着书包唱着歌样子十分的嚣张。正应了那句话,人欢没好事,狗欢抢屎吃。没招谁没惹谁突然间,小朱童鞋右腿一痛。低头一看,它被五步蛇咬了一口。

这倒霉催的,小朱同学低下头看了看裤腿上的伤口,在走了四步之后,还没等借一步说话醒来就到了这里。

大概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小朱同学才明白自己穿越成了大明亡国皇帝崇祯的儿子,自己成了年仅十二岁的皇太子朱慈烺。

这是一个平行世界的大明王朝,与自己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历史虽然相似,却并无关联。即便是自己改变了这个时代,他生活的那个历史进程也不会改变。这大概是朱慈烺唯一能知道的事情。

所以,放手大干吧!

谁知,朱慈烺这俩月的反常行为彻底的激怒了原本就焦头烂额的崇祯皇帝。

“那个逆子呢,他又去了那里!”乾清宫暖阁内,崇祯皇帝看着前方战败的奏报,正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

身边的太监王承恩小心翼翼的回道:“回皇爷,太子殿下好像、好像去了国丈那里。说是什么、他要去找国丈要钱。”

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这两个月来原本懂事听话的朱慈烺越来越不正常了。他先是带着宫里的几个小太监,去煤山把一棵歪脖子树给砍了。然后又去和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吃酒喝的大醉,这次又去国丈周奎家借钱...

你说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提着斧头锯子,他去煤山砍棵树干什么。难不成他怕这棵歪脖子树会有人用它上吊不成?

“他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孩子要钱干什么,宫里的钱还不够他花的么!一天到晚,不知为朕分忧,一个个只知道给朕添堵。”

崇祯皇帝对儿子是愈发的失望,旁边的王承恩也不敢说什么,只好低下头一言不发。

此时的朱慈烺已经到了国丈周奎那里,周奎,朱慈烺的亲姥爷,周皇后的父亲。

周奎身为当朝国丈,虽然女儿周皇后知书达礼深明大义,但是周奎却极为吝啬小气,一毛不拔。

大明即将亡国之时,崇祯皇帝想让百官捐银助饷,周奎很不情愿地捐出五千两银子。

北京陷落,周奎及全家都被李自成捉拿,在妻子、儿媳被迫自缢、长子被打死、自己和次子、侄子被严刑拷打几乎丧命的时候,不得不交出三百万白银巨款和全部家产。

找这么一个吝啬鬼借钱,那是相当有难度的。

是以,一进门朱慈烺便装出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姥爷,你完了。”

正在客厅吃茶的周奎闻言吓得一个哆嗦:“太子殿下,你说什么?”

“姥爷,我父皇在宫里摔了杯子,说、说是要将您满门抄斩。母后得知不妙,快让我先来告诉你,老周家这次怕是要大祸临头了。”

周奎只感觉天旋地转,崇祯这个人他还是很了解的。这个皇帝女婿疑心极重,他砍过的朝臣脑袋可以说是不胜枚举。

无论你是文官还是武将,无论你是社稷重臣还是边关大将。一旦被猜忌了,照样脑袋搬家。

崇祯一朝,换过五十多位大学士。十一个刑部尚书,十四个兵部尚书,诛杀总督七人,杀死巡抚十一人、逼死一人。这其中就包括大嘴巴嘟嘟的袁崇焕。

就连这位手握重兵的大嘴巴圆嘟嘟都被凌迟了,那么崇祯要对自己这个国丈下手也不足为奇。

问题是,自己干啥了?

周奎有点慌:“大太子,这玩笑可开不得,不知万岁为何要抄了臣的家。”

对于周奎这种‘宁死不屈’的吝啬鬼,不给他点猛药是收拾不了他的。当下朱慈烺冷笑一声:“姥爷,你干了些什么事自己心里没个AC数么。我问您,这些年您贪了多少。”

贪了多少,这种事周奎是死都不肯承认的,只见他两只眼睛瞪得像铃铛:“污蔑,绝对是污蔑!这是凭空污人清白,老臣要面见万岁!”

“姥爷,”朱慈烺喊住他:“这许多年您在京城大吃四方,家产加起来足有三百万两之巨。旁人不知道,您的账本可在北镇抚司存着呢。这一桩桩一件件,您买官卖官、私受贿赂的账目,都记得一清二楚。若不是我母后得到消息,让我来通知你,此时的锦衣卫已经到家门口了。”

完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周奎家产确实有三百万两之巨,这一点连自己的妻儿都不知情,锦衣卫居然暗地里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么说来,自己确实早就被盯上了。

要知道,这三百万两的账本捅到崇祯那里,十个周奎的脑袋都不够砍的。

三百万两什么概念,足够支付大半年的辽饷。此时的辽东驻军已经拖欠了好几个月的军饷了,崇祯皇帝正为这事发愁。这个时候自己主动撞到枪口上,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周奎的嘴巴动了动,哆哆嗦嗦的看着朱慈烺:“大、大太子,皇、皇后说、有什么话要说么、么。”

这厮已经吓得六神无主,语无伦次了。朱慈烺暗中松了口气,看来这个抠门姥爷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姥爷啊,好歹咱们都是一家人。我母后的意思是您赶紧交出去一百万两上交朝廷。您就说这笔钱是您给朝廷的捐银助饷,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来处理。眼下最要紧之事是先平息了我父皇的怒火,您交出一百万两来,我再去锦衣卫那边走动走动,把账本给改上一改,这事也就过去了。”

一百万两,周奎倒吸一口凉气,对于一个吝啬鬼来说这不等于要了自己的命么。不过,比起满门抄斩来说,这一百万两似乎也算不得什么。

当然,周奎并不傻,不会因为朱慈烺一番话就轻易的拿出一百万两来。

而是在朱慈烺说完这席话的时候,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就跟着来了。骆养性的身边,还跟着两名千户。

这就吓人了,看着不请自来的骆养性,周奎整个人都哆嗦了。

锦衣卫是干什么的,‘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直接向皇帝负责。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皇亲国戚,并进行不公开的审讯。北镇抚司专理“诏狱”,可以直接逮捕和拷问犯人,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这些司法机关无权过问。

进了诏狱的人,那是生不如死。

朱慈烺却只是笑了笑,转头道:“骆养性,我姥爷已然答应捐助一百万两银子,以解决辽东军饷的问题。此事我回去便禀告父皇,至于北镇抚司的账簿,你们就拿去烧了吧。”

骆养性一脸的懵逼:“太子殿下,账簿,什么账簿?”

其实压根就没有什么账簿,但这话在周奎听来却如天籁之音:“对对对,没有账簿,哪儿来的账簿呢。哎呀,骆指挥使啊,老夫可要好生谢谢你啊。”

在周奎看来,这是骆养性的识时务。骆养性的一脸茫然在周奎看来,简直就是老戏骨俯身,这厮不去演戏可惜了。

朱慈烺却怕再说下去就露馅了,当下他微微一笑:“骆养性,吩咐你的手下去钱庄取银子,你随我回宫。”

骆养性是什么事都不知道的,只是前日太子殿下请自己吃酒。骆养性不敢拒绝,酒宴上,朱慈烺跟他说,过两日你随我去我姥爷家一趟,带着两名千户。

太子殿下没说什么事,骆养性也不好问。结果今日来了,是一脸懵逼的来,又一脸懵逼的走。国丈周奎呢,却突然对自己热情如火,这让骆养性加倍摸不着头脑。

但在周奎看来,骆养性这是答应烧毁账簿来个死无对证,这样就彻底消除了自己的心头大患。至于这一百万两银子,就当是花钱买平安了。

骆养性跟着朱慈烺离开了国丈府,他还是一脸的懵逼:“太子殿下,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朱慈烺还是只笑了笑:“这你就别管了,骆养性,你随我进宫便说,国丈周奎愿献上八十万两银子,以解决辽东军饷之难。别的,你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便是。”

骆养性又是一惊:“太子殿下,国丈不是说、给一百万两么?”

“你们锦衣卫就不需要用钱么,这二十万两你们自己留着。看看你们日子都过成什么样了,这事我给做主了,你拿着这笔钱,好生整顿一下锦衣卫,接下来用你们的地方还多着呢。”

骆养性感激的几乎要哭出来了,二十万两。连年的灾荒加上各地反贼四起,京城锦衣卫的日子也不好过。有了这二十万两银子,下面众弟兄们的生活就有了着落。

不过这事事关重大,皇太子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娃娃,骆养性犹自不放心的问道:“太子殿下,这、这是皇爷的意思么?”

朱慈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拍了拍他的胳膊:“做好你的事就行了。”

骆养性很奇怪,他觉得这个皇太子好像是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这不像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更像是一个老谋深算,深藏不露的高人。

或许这是一种幻觉吧,骆养性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同时,不知怎地,他对这个小太子居然有了一种敬畏之心。

小小年纪,便如此的深藏不露,将来太子殿下若是登基继承了大统那还了得。眼下最要紧的是干什么,傍大腿啊。

这二十万两银子啊,骆养性不是不眼馋。若是他中饱私囊也未尝不可,问题是,这是太子给你的。

若是拿着这二十万两银子整顿部下,将糜烂的锦衣卫打造成之前那个令人闻风丧胆,令行禁止的皇帝死忠。则给这个皇太子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将来太子登基,自己岂不更是心腹了。

想到这里,骆养性明白了,这二十万两银子自己绝不能动。他要做给太子看看,我骆养性不是吃干饭的。

紫禁城皇宫,暖阁内。朱慈烺回来的时候,迎着的是崇祯杀人的目光。这让旁边的骆养性胆战心惊,听说自己前日和皇太子吃酒的事,被皇上知道了。

作为锦衣卫的指挥使,骆养性的情报比崇祯来的还及时。这让他如芒在背,不知不觉间,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儿臣见过父皇。”

“臣骆养性,叩见皇爷,皇爷万岁。”

“皇儿,你想干什么。”崇祯冷冷的看着他,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连日的操劳,使得崇祯皇帝偶感风寒,龙体有些欠安。

“父皇,保重龙体。”朱慈烺跪在地上。

不同于唐宋的开放,大明开国伊始宫中规矩就严苛的多。哪怕你是太子,见了皇帝也需下跪。

“你还知道让朕保住龙体,慈烺啊,你要好生读书。别和父皇一样,你要做个有为之君。这大明、唉,这大明...”崇祯皇帝说着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毕竟太子还只是个孩子,自己心情不佳,也不能什么事都发泄到他身上。

“父皇,我去找姥爷借钱了。”

崇祯摆了摆手,不想再听他提起这件事:“罢了罢了,你回你母后那里好生休息吧,别再到处顽皮胡闹,咳咳...”

朱慈烺却不起身:“父皇,我姥爷答应捐出家产八十万两,以解辽东将士军饷之难。”

崇祯皇帝从怀里摸出一块手帕,捂着嘴巴咳嗽的加倍厉害了。突然,他猛地一惊,手里死死的抓着那块白手帕,震惊的看着儿子:“你、你说什么!”


这种给太子邀功的机会怎么能错过,旁边的骆养性跪地道:“回皇爷的话,太子殿下听说辽东将士欠饷,皇爷正为此事发愁。于是太子殿下一个人去了国丈府。求国丈为辽东的将士捐银助饷,国丈为太子殿下的孝心感动,当场表示愿意拿出八、八十万两银子,以助朝廷。”

八十万两!

崇祯皇帝瞪大了眼睛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足足八十万两银子啊,国丈哪里有这么多钱。

喜的是八十万两足够发放辽东将士拖欠的几个月军饷了,这慈烺小小的年纪,居然能做出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慈烺,周国丈当真是捐出了八十万两银子?”崇祯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朱慈烺点点头:“是啊,姥爷是这么说的,骆指挥使也在场的。”

崇祯这才把头转向跪在一旁的骆养性,骆养性慌忙把头垂的更低:“回皇爷的话,国丈确实这么说的,臣手下的两个千户,正跟着去钱庄取钱。”

这几日崇祯皇帝吃不好睡不稳,就是被辽东军饷给愁的。如今平白多出八十万两银子,怎能让他不高兴。

崇祯这个皇帝怎么说呢,初登大宝就大力铲除了阉党、生活上勤俭节约、忙于政事,更是下了六次罪己诏,爱护百姓。可以说,一切明君的潜质他都有,可偏偏就是亡了国。

后世评价崇祯皇帝刚愎自用、生性多疑、急功近利又刻薄寡恩,这些朱慈烺不想过多的评价。谁人都不是圣人,每个人的性格都有他的缺陷。但是这么说崇祯皇帝,就有些有失偏颇了。

自木匠皇帝朱由校嘎嘣了之后,扔给崇祯的是一个积重难返的烂摊子。贪腐横行、商业代言人的东林党们为了自身利益,簇拥着废除了商业税。

没有了商税支撑,国库立刻见底了。朝廷只好把繁重的赋税强加到农民身上,不堪重负的农民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开始造反。

比如,山西那位快递小哥李自成就是其中的一员。农民造反,朝廷就得继续收税,拿着收税的钱去打仗平叛。于是农民加倍活不下去,再次的造反,大明朝终于陷入了死循环。结果就是,反贼在国内成燎原之势,亡国已然迫在眉睫。

有了这八十万两银子,至少可以暂时缓解辽东军饷危机。其实,对于大明朝来说,这不过是濒死之人的一口吊命汤罢了。这八十万两银子,对大明朝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大明王朝在经历了两百多年的历史洗礼之后,已经犹如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步履维艰,疾病缠身,积弊重重了。

但朱慈烺知道,要想挽大厦之将倾,必须下猛药不可。乱世当用重典,对付那些文官集团绝不能手软。只有一个字-杀!杀人立威,这样才能震慑住他们。

怎么对付东林党那帮子文官集团,朱慈烺想到了锦衣卫。此时的锦衣卫也和大明王朝的命运一样,内部早已糜烂不堪。

表面上,锦衣卫还有十五万人的编制。实际上,京师内的锦衣卫不足八千人。他们大多数也是发不下来饷,日子过得艰难至极。

朱慈烺留下二十万两银子给骆养性,就是想重新整顿锦衣卫,用他们来对抗东林党那些文官集团。

本来吧,这崇祯还有个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集团。偏偏崇祯自断臂膀的弄死了魏公公,这就造成了东林党一家独大的局面。

崇祯皇帝无法对文官集团动手,我朱慈烺敢动。皇帝不能杀的人我杀,皇帝不能做的事我来做。我要让世人知道,大明皇太子朱慈烺,要学太祖皇帝之狠辣、成祖皇帝之果敢。

朱元璋手段狠辣杀伐果断,一生处决贪官十五万人,却深受百姓爱戴。朱棣南征安南,北讨大漠,海下西洋,“此明一代之侈言国威者,无不归功于永乐之世”。

大明朝已是积重难返,无论你是想做一个明君还是做一个昏君,都无法改变亡国的事实。既如此,何不做一个暴君呢?

崇祯帝有自己的性格缺陷,这一点朱慈烺也是知道的。既然皇帝不行,那这个千古骂名的黑锅,就让我朱慈烺来背好了。

暴君就让我朱慈烺来做,等我整顿了锦衣卫,就拿你们这群文官开刀。你们不是收商税就是与民争利、开海禁就是有违祖制么。

那好,咱们先来说说商税的事,你们不让收商税,那我就让锦衣卫查查,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文官们中饱私囊了多少。

不是开海有违祖制么,这个更简单。既然聊到了祖制上去了,我记得太祖皇帝好像还留下来一条剥皮揎草的祖制么,咱们好好聊聊。

当然,朱慈烺毕竟只是个太子。真正的皇权还是握在崇祯皇帝手里,只要说服崇祯,让崇祯皇帝死心塌地的支持自己的儿子,这些事朱慈烺才能放手大干。

不过话虽如此,朱慈烺终究还是不想矫枉过正的。他要杀的,是那些该杀之人。杀尽天下贪官,还百姓一个清平世界。

“父皇,儿臣有话要和您说。”看着喜不自胜的崇祯帝,朱慈烺抬起头。

“慈烺,快、你们都快起来。”有了钱,崇祯皇帝的心情大悦,连日来笼罩在心头上的阴霾,直到此时终于稍稍的舒展。

朱慈烺和骆养性谢过了礼,二人一起站了起来。骆养性主动退了一步,恭恭敬敬的立在一旁。

“慈烺啊,你长大了,哈哈,比朕强。嗯,比朕要强。”崇祯皇帝兴奋的拍着儿子的肩膀,不住地点头。

“父皇,既然儿臣姥爷肯捐出八十万两银子,那么京城大大小小的官员们是不是也该捐一点?”朱慈烺又问道。

此言一出,崇祯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疲惫的脸上展现出来惊喜的笑容:“很是,朕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慈烺啊,这真是天助我大明!周国丈捐了八十万两,朝中的那些文武百官总不至于不捐吧。而且捐的少了,他们面上也挂不住。哈哈,哈哈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