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修真大佬她又轰动帝国了

修真大佬她又轰动帝国了

何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这是一个信息非常发达的时代,人们从出生时,身体中便会被植入芯片,凭借芯片可以识别身份信息。人类会被分成普通人与异能者,异能者会觉醒一种天赋。徐瑾燃是受人尊崇的上将大人,他的心里有一个忘不掉的人。一次意外中,他在街上偶遇了一个卖韭菜饼的少年,那少年与记忆中的女孩一模一样。于是某位傲娇的上将成了小摊的常客……

主角:简之,徐瑾燃   更新:2022-07-16 06: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之,徐瑾燃 的武侠仙侠小说《修真大佬她又轰动帝国了》,由网络作家“何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是一个信息非常发达的时代,人们从出生时,身体中便会被植入芯片,凭借芯片可以识别身份信息。人类会被分成普通人与异能者,异能者会觉醒一种天赋。徐瑾燃是受人尊崇的上将大人,他的心里有一个忘不掉的人。一次意外中,他在街上偶遇了一个卖韭菜饼的少年,那少年与记忆中的女孩一模一样。于是某位傲娇的上将成了小摊的常客……

《修真大佬她又轰动帝国了》精彩片段

徐瑾燃知道自己病了,是一种叫简之的病,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灵;他知道简之也病了,是一种不爱徐瑾燃的病,虽然病的也很重,但徐瑾燃觉得,简之的病还是能治的好的。他不相信他们十几年的情谊会败给一个连面都没有露过一次,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狗东西。

但是他找不到他,多久了,简之被他妹妹带走后已经多久了?这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偏偏他不能强迫人把简之交出来。直到他无意中顺着一种熟悉的香味,来到一个饼摊前,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

揉面,包馅,檊平,添油,上锅,翻身,动作一气呵成,不到一分钟,一张香喷喷的韭菜饼就做好了,做饼的是位年轻的小伙子,麻利的用一旁的油纸袋子把饼包好,递给前面的客人。现做现卖的韭菜饼,一块钱一张,童叟无欺。在这物价飞涨的年代,能花一块钱买到一张饼,还真是便宜的惊奇,而且这韭菜饼的味道也的确是不错。

“老板,给我做二十张。”开口的是位拎着篮子的大妈,显然不是熟客。

“一个人只能买一张,凭号购买,大妈,还没到您呢。”年轻的老板嘴上说着,手里的动作一点停顿也没有。大妈往手腕上一看,果然有一个排队买韭菜饼的编号,再看看老板那边的电子喊号牌,轮到她还早。

现在这个世界信息化非常发达,人们从出生的时候就会在身体某个部位植入智能芯片。一个人的个人身份信息,资产状况都可以靠这个芯片识别,当然,也可以根据个人需要,屏蔽掉一部分功能。

现在的人分成普通人跟异能者,人出生后一般在十八岁的时候觉醒异能,能够觉醒异能的被称之为异能者,异能者相较于普通人而言,有着更强的精神力,并且随着觉醒伴有一种天赋,异能者的天赋强弱由他的晶核体现,晶核越纯粹,异能也就越强。

像这里排队买韭菜饼的,一般都是普通人,异能者因为能力特殊基本都被委以重任,不太可能出现在寻常的人群中,要想买的话,顶多领个号,派个机器人管家过来取一下,不会花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等待上。

“小伙子真是不会做生意。”大妈嘟囔了一句,昨天路过这里的时候闻到香味,反正退休后也没啥事,排队买了一块尝尝,那味道从来没有尝过,好吃的紧。现在这个社会,烧饭基本靠机器,这种纯手工的摊位基本是看不见了。即使有,卖的东西味道也不一定好,还贵的不行。大妈今天本打算多卖点韭菜饼给全家尝尝,还特意挎了个老古董篮子,这下好,只能买一块,想怄气不买了,但想想那便宜的价格,难得的味道,还是认怂的继续排队。

小老板动作利落,看着有条不紊,其实一点也不慢。小老板忙着手上的事,话也不多,顾客问一句,他才答一句,带着一点腼腆的笑,一点都不像是个做生意的。

中午年轻的老板掏出一个饭盒,简单的吃过午饭,又开始下午的忙碌。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路灯纷纷亮起来,喊号牌上显示1000的时候,他才停下来。

可是今天,眼前多了一个人,一个没有买到饼的客人。长得不是那么容易让人亲近,刚毅的脸上似乎有些怒气,幽暗的眸中似乎涌动着岩浆,随时会喷发而出。这样的人应该不太可能会来排队买什么韭菜饼吧!

“我买饼。”小老板本不打算理他,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人,他打算快点走的。可是人家都开口了,不好不理人家吧!

“小妹说一天就卖一千张,我这没有多的。”言下之意,卖完了,要吃,明天赶早。

“小妹是谁?”糟糕,小老板心里暗暗叫苦,小妹还说过,以后他每次说话不可以带着小妹说的前缀的,刚才一紧张,忘了“还有,那是什么?”

面相虽然英俊,语气却是不善的客人指的是小老板案板上的最后一块面团“另外,我很饿。”对方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让人感觉这个饿跟胃没什么关系。

“好吧。”小老板败下阵来“不过别打钱,小妹会发现的。”说着揉了几下面团,把最后一点韭菜馅包进去,摊好递给眼前的客人。这人也不嫌没付钱害臊,拿着饼,慢条斯理一口一口的吃着,目光却一刻都没有从忙着收摊的小老板身上挪开。

等老板收拾好,男人的饼也吃完了“徐瑾燃,我的名字,不许再忘了。”不等小老板反应过来,男人在小老板的嘴上狠狠地啃了一口,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小老板委屈的揉了下嘴角,好像被啃破了。又揉了揉肚子,好饿。

不远处,高楼的阴影下,徐瑾燃用手死死地按着自己的胸口,防止那过分活跃的心脏控制不住会从里面蹦出来。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唇角,简之的味道,尝到了。偷偷看了那么多天,今天终于让他看到了自己。

只是他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了,徐瑾燃的眼神黯淡下来,没有晶核的异能者能够存活下来已经算是万幸。在没有重新看到简之之前,徐瑾燃总是觉得简之是不同的,他总是拥有超出常人的能力,即使是在那么多优秀的异能者中间,他也是那么耀眼。

一直以来他都理所应当的以为简之还是以前那个简之,只是上天终究是公平的,没有夺去他的生命,却收走了他的能力与记忆。死的人本来应该是自己,只是简之用自己的一切救了他。所以,简之不爱他,不可能,一定是哪里错了。

饼摊的生意一如既往,但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小老板的眉眼都是笑,让那本就柔和的脸庞,更加让人亲近。

暮色将近,一个男人格格不入的排在队伍的最后面,只是看着今天的小老板目光更加深邃,隐藏着什么,期待着什么,又似乎有什么隐隐的要爆发出来。

蓦的,小老板眼睛一亮,停下动作,朝着前方挥手“小妹,这边,这边,我在这边。”剩下的客人们不约而同的转过身看过去,是一位俏丽的女子,虽然两人的眉眼看着不太像,但都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大家自然的笑了笑,小老板的这位妹妹看起来也不错呢。

唯独队伍末尾的男人面色更加的阴沉,果然,他今天的特别不是因为他。老板的妹妹走近了,看了眼面色不善的男人,直接越到队伍的最前面“哥,我知道你在这里,快把最后几张饼摊完。”

“诶诶诶”小老板乐颠颠的应着,手上的动作比平时又是快上了几分,不一会儿,摊位前的叫号牌显示了1000,但饼摊前那个男人却没有走。

“客人,饼都卖完了,您明天再来吧!”小老板张口就道,熟练的似乎这话已经说过无数遍。

“我饿。”男人的语气冰冷,但那握紧的拳头显示了他的紧张。

“哥,我也饿了。”站在一旁的女子不再温柔,挑衅的看着黑了脸的男人。

“小妹饿了啊,哥这就给你摊韭菜饼。”说着压根看都没看那个男人一眼,急急忙忙的把最后一张饼摊好,递到自家妹妹手里“小妹快吃。”

女子咬了一口“哥做的韭菜饼就是好吃,哥也吃。”说着把饼递到了小老板的面前,小老板喜滋滋的一口咬了上去,而那个男人终于爆发了。

“简韵,你够了。”捏起的拳头又放了下来,如果对方不是女人,如果她不是他的小妹,他绝对会把这家伙狠狠地揍一顿,十天半个月也爬不起来的那一种。

“够了的是您吧,长官。”女子毫不示弱的与男人对视,一时间剑拔弩张,雷云四起。

“小妹,你认识这位客人啊?”小老板的声音参进来,虽然有些突兀,但无疑打破了此时的僵硬。女子转身,恢复了微笑的面庞。

“哥,这位是我的上司呢,我们有事说,你先去收东西。”小老板乖乖的去收拾他的摊位,却还是有些不安,老是偷偷的看小妹,生怕那位客人欺负自家妹妹。

“上将大人,这边请。”简韵踩着高跟鞋走到稍远处的一盏路灯下,男人虽然脸色更加不好了,但还是跟着过去了。

“徐上将,你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你这样追着不放,只会让我哥更加难堪而已。”简韵一边说,一边吃着手上的韭菜饼。徐瑾燃死死地盯着那张饼,那本该是他的,如今却被这个女人不费吹灰之力的抢走了。

“上将大人,以后您要是想吃韭菜饼的话还请您自觉的排队购买。”说着简韵吃完了最后一口饼,顺手把装饼的袋子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我哥做饼的原料都是非常精准的,相信你应该知道他有这个手感,而这最后一块韭菜饼是他的晚饭,您吃了他几块饼,他就饿了几天。”

徐瑾燃的心底泛着苦,原来他又做错了吗“他回家不吃晚饭吗?”

“因为挖去晶核,识海受损,他连机器人管家都不会使用。”简韵平淡的说着,却是字字诛心,你想知道,好啊,那我就完完全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除了做韭菜饼,记得我,以及我强调的话,还有就是出门前在楼下吃早餐,以及顺便带走午餐,其他的事根本记不住。”

徐瑾燃本以为眼前看到的简之已经是最坏的状况了,没有异能,没有记忆,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着,却没想到,他连普通人都不如。

“你应该不是第一次过来吧,难道没有发现他根本不认识你,而且第二天必定会把你忘了的情况吗?你没有发现他每天絮叨的都是我教的几句话吗?初见的看来没什么问题,但每天都过来的熟人的话,应该很容易发现异常吧!”简韵冰冷的语调阐述着事实。

“不要再来打扰他了,他跟你已经两清了,他现在很好,你继续这样纠缠下去的话,他反而会不好。我想上将大人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顿了顿,简韵继续说道“如果你还有那么点良知的话,离他远点。”

一声声闷雷在脑中四起,把徐瑾燃轰的晕头转向,耳边简韵的话一遍遍的响起。她知道什么,就这么的评判自己,他承认以前对简之是有所忽视,但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过错,如果简之跟那个人断了关系,他不会这样。

他爱简之,这点毋庸置疑,但简之总是否认自己的感情,那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第三者就这么深深的扎在喉咙口,不上不下,痛苦难耐。他承认自己的粗心,明明两人的关系那么好,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那第三个人的存在,直到感情的洪灾一发不可收拾。

简韵说的两清,他不想承认,在那场虫灾中,他救了简之,简之又用自己的晶核救了自己,这是简之告诉所有人的这么拼命就他的理由,但他就是不相信。更何况,他在饼摊这边这么多天了,一个可疑的人都没有出现,那个第三者恐怕对简之根本不是真心。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可以跟简之重新来过,让没有记忆的简之守着根本不会出现的第三者吗?简直是笑话。

他不想跟简韵过多的说什么,她是简之的妹妹,虽然不是亲的,但她是现在简之唯一重视的人,哪怕简之是为了自己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但此刻自己在简之的心里什么都不是。简韵说的对,现在的简之根本不会记住他。

“哥,我们回家吧!”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简韵嘴上喊着上将大人,其实一点也没有把徐瑾燃放在眼里。上将怎么了,他上面还有元帅,还有帝国首脑,权利再大又怎么样,她是她哥的继位者,他们是药剂师,是治愈系的神话。

 


看着忙不迭推着小车的简之,简韵眼里有些湿润,哥哥他本应该是站在巅峰的人物,却从来没有任何一点的高傲,那么美好的人,就为了那么一个上将毁了。即使自己接手了哥哥绝大部分的研究项目,但她知道自己远远不如哥哥,那些药剂,那些治愈手段,本应该更好的,可她毕竟不是哥哥,哪怕自己是哥哥手把手的教导出来的,可还是不行。

“哥,你饿不饿?”简之茫然的摇了摇头,晚餐不是已经被小妹吃了吗?既然吃了那就不该饿了。简之完全没有意识到,晚餐只有是自己吃了,自己才不会饿。

“我不管,我饿了,我们再去吃一点。”简之忙不迭的点头,小妹饿了,吃再多也没关系。徐瑾燃看着亲亲密密走远的两个人,嘴里有些发苦,心底很是酸涩,终究却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如简韵所说是不是放手才是对的呢?简之在决定为自己治愈晶核破碎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了以后的路,他只选择记住简韵,根本没有给过自己一丝机会。其实简韵也在刻意回避自己对简之的感情吧,虽然帝国并没有明文规定男的不能跟男的结合,但是却也并不支持。

突然想到了什么,徐瑾燃蓦的瞪大了眼睛,自己找来找去的第三个人,不会就是近在眼前的吧?他们毕竟不是亲兄妹,而且简之除了救了自己,其余所有的一切都给了简韵,而简韵对简之的爱护,是不是也有些过了,原来小丑一直是自己吗?

徐瑾燃觉得自己应该要冷静一下,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心底那丝不甘心夹杂着烦躁让他寝食难安。

“上将,今天研究院那边带来了一个人。”副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徐瑾燃这些天心情都不怎么好,最烈的酒都不能浇灭萦绕在心头的那些阴霾,冷冷的看了副官一眼。纵使跟着上将经历过无数次战场历练的汉子,也是忍不住冷汗淋漓“是前院长简先生,我觉得有必要向长官汇报一下。”赶紧把话说完,生怕出什么意外。

徐瑾燃的眉头拧的更紧了,简韵这是在做什么。明明之前悄无声息的把人安排到普通人群里,现在又把人带回来做什么。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过去,但还是站了起来,脚朝着研究院的方向走了过去,他只是去弄清楚自己的下属在做什么,是的,只是去关心一下下属。

“小妹,我饼还没有做完,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简之有些不安的站在简韵的身后,简韵心中一痛,以前都是哥哥为自己遮风挡雨,现在却要换过来了,哥,我会像你保护我一样保护你的。

“哥,这位是李璟策,是精神系的异能者,他会帮助我们的。”简韵没有回答简之的问题,而是向他介绍起一旁戴着眼镜的男人。

刚走到门口的徐瑾燃看到李璟策,一股无名火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如果说简韵是个隐藏的祸害,那李璟策的行为简直就是明目张胆。他,一位精神系的异能者,却追随简之这个治愈系的异能者,之前一直跟在简之身边,直到简之失去异能核,这家伙愣是留在了研究院。据他所知,这家伙可没少打听简之的下落,之前简韵也是一视同仁,对于简之的下落谁也没说,只是,现在却这么把人带到了李璟策的面前,是几个意思?

一步跨前“好久不见,今天倒是熟人聚会了。”徐瑾燃的声音除了冷冽还带着些阴阳怪气。

“上将”简韵瞄了眼徐瑾燃的身后,看到那个努力减少自己存在感的身影。好家伙,姐姐这才把哥哥带进研究院,你就去给我打小报告,以后有你的甜头吃。那位副将冷汗直冒,哪里不明白简院长的意思,可真要比较起来,简院长那些手段叫做伤筋动骨,可徐上将却是要用挫骨扬灰来形容了。

作为一名老兵,哪个不知道徐上将对前任研究院院长简之的心思,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流传的最广的说法是徐上将这是单相思,前简院长有一个神出鬼没的情人。不过这位副将可不觉得事情就这么简单,他可不仅仅是位老兵,还是这两位的校友,虽然不是一届的,但这两位当年可是帝国院校的风云人物。

两人在学校的时候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用形影不离来形容都有些不恰当,要说徐上将对前简院长是日久生情完全可以理解,但说前简院长有个秘密情人还没有被徐上将发觉,那简直不可思议。

“简院长,你把人带来是什么意思?”徐瑾燃的话虽然是对着简韵说的,眼睛却死死地黏在简之的身上。看着简之躲躲闪闪的眼神,有什么在抽搐,有什么在狂躁,有什么东西咆哮着要从胸口溢出来。

“我这里有一份同意书,上面有元帅跟首脑的签字。”简韵没有把东西拿出来,她没有必要让徐瑾燃认可什么,只会他一声已经是不错了。

“没有通过议会?”徐瑾燃有些不甘心,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嘛,虽然理智告诉他不能再去过问了,但是他不甘心,他不要这么彻彻底底的从简之的生命中消失。分明两个人都还在,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既然简之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个人到底是谁谁也不知道,哪怕真的是简韵,既然她从未承认,那就不存在。不甘心,是的就是不甘心,他从头至尾都没想过要放手。

“这项计划会涉及帝国机密,不能通过议会进行投票表决,首脑已经跟议会长老们解释过了,长老们也没有意见。”简韵早就料到徐瑾燃不会这么好打发“上将,我们的时间很紧迫,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还请您回您自己的办公室。”

“把你要做的事告诉我。”徐瑾燃已经没有了耐心。

“没有必要跟你交代。”简韵毫不退让。

“我要跟简之说两句。”

“上将大人,他已经完全不记得您了,还请您不要再咄咄逼人。”简韵牢牢的挡在简之的身前,而简之也很努力的把自己压缩再压缩,恨不得妹妹那小身板能完全把自己挡住。

纵使简之不能完全把自己遮挡起来,至少头埋在妹妹的身后,不用面对那什么上将的要吃人似的眼神,好可怕,他想回饼摊继续做他的韭菜饼。

“简院长”徐瑾燃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一些“很抱歉,我说话做事的确太冲,请让我跟简之单独说两句话,可以吗?”

简韵诧异的看了眼徐瑾燃,习惯了跟这位上将大人针锋相对,突然之间这软和的语气让她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揉了揉眼睛,身体竟然不自觉的侧到了一边,露出了身后的简之。

“上将大人,您公然对没有异能的简院长使用精神力,这不道德吧!”一直站在一边的李璟策突然开口道。

简韵一惊,不错,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没有哥哥,她根本不可能从一堆异能者中脱颖而出,接手哥哥研究院院长的职位。哥哥说过,虽然她没有异能,但是她对于科研的执著,应对事情的处理方式跟那些习惯使用异能解决的异能者有很大的不同,也意味着在研究这一块她更加的具有潜力,况且研究院缺的不是异能者,缺的是一个不受惯性约束的领导者。

“如果我真的要对院长做什么的话,我就不会只是使用安抚的精神力了。”徐瑾燃一改之前迫人的气势“我只想让简韵给我一个跟简之好好说几句的机会,简韵,毕竟简之一直希望我们的关系不要这么紧张,希望我们也像兄妹一样。”

虽然徐瑾燃的话让简韵觉得恶心,但兄妹两个字还是触动了她,的确,哥哥他并不希望自己跟徐瑾燃对着干“好吧,两分钟。”

简之搞不明白妹妹怎么就让那个凶神恶煞的人走了过来,这个地方他一点也不熟,都不知道往哪里躲“两分钟,够了。”听到对面那人低声说了一句,紧接着被揽进对方的怀抱,那胳膊的力道,勒的他快喘不过气来。

“你干什么,快把我哥放开。”简韵感觉到有些不对,可徐瑾燃抱着到手的肥肉,怎么可能轻易放开。他抵着简之的额头,让自己的精神力冲入简之的识海,他不相信,他把自己的精神力留在简之的识海里,这样简之还能忘了他。

简之猛然觉得脑子晕乎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瘫软下去,落在了徐瑾燃的怀里。

“混蛋,你对我哥做了什么?”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徐瑾燃脸上。徐瑾燃没料到这个没有异能的女人力气这么大,半边脸立刻肿的老高。更没料到女人一个擒拿手居然把他怀里的人抢走了。

“璟策,过来看看,他是不是对我哥用了什么精神攻击。”徐瑾燃冷笑,简之还希望他跟这个女人有和平相处的一天,简直是天方夜谭,这个女人永远只会觉得自己在害简之。

“不是精神攻击,是精神烙印,会让受印者对施展精神力的人印象深刻,甚至有很大的精神修复作用。”徐瑾燃揉了揉半边肿起的脸,虽然李璟策这个人他看着就讨厌,但这些话到都是大实话“不过,这是对普通人而言,对于简之,就是精神攻击。”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徐瑾燃横跨一步,揪住李璟策的领口,一旁的简韵把自家哥哥交给助手,对着徐瑾燃另一边脸又是一巴掌。

徐瑾燃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窜,却又不得不忍住不对这个女人动手。

“璟策,继续说。”

“我们的计划得换人了,以简之现在的精神状况已经无法承受另一个人的精神标记了。”徐瑾燃隐约意识到什么,他们的计划被他破坏了,是关于简之的,很严重,他难道又对简之做了不利的事?

窒息的恐惧袭来,他讨厌这种感觉,做什么错什么,分明从前是那么完美的搭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的好意成了丛丛荆棘,把简之伤了一次又一次。

“徐、瑾、燃”简韵一字一顿的念出这三个字“你真的很好。”接着转身上前,狠狠地又在徐上将的胸口踹了两脚,那尖锐的高跟鞋后跟,想想都忍不住肉疼。

徐瑾燃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甚至连一点怒火都没有,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泪流满面,这个从小丫头长成女强人的女人,在他的记忆里已经太长时间没有流泪了,她也只有在简之面前才会撒娇,像个小妹妹。

“跟我们一起进来。”简韵接过李璟策递来的纸巾,优雅的擦干眼泪,直接打开了特级研究室的大门。

徐瑾燃对于简韵命令式的口吻毫无疑义,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进了门。特级研究室内各种仪器闪烁着光芒,无形中带给人一种压迫感。简韵让助手帮忙把简之安放在一台营养舱内,接着便让助手离开并关上了大门。

“这是首脑的同意书。”徐瑾燃点开简之用光脑传来的一段光波信号“我先简单的跟你说一下。”徐瑾燃一边听,一边看。

“我哥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你应该知道一个没有晶核的异能者理论上是没有办法存活的,当时我哥用自己的晶核修复了你的,本就没有存活的希望,但是现在的他比我们预想的要好太多了。”

“作为研究院前院长,我哥的能力相信徐上将不用我多说。虽然哥哥把毕生心血都用光脑保存下来留给我们研究,但是在救你的时候,他所使用的药剂却一点记载也没有,我们没有办法用他的办法去救他。”

“徐上将应该听说过记忆探索项目吧,这个项目已经逐渐成熟了,这次,我们就是打算利用这个项目窥探我哥的记忆,或许能够救他。”

 


“徐上将,您的异能虽然很突出,但毕竟是攻击类的异能,而璟策是精神系的异能,对于这个项目更加有里利,我们的把握也会更大。但是因为您的鲁莽,璟策不能够对我哥使用精神标记了,我们只能让你进入这个计划。”

“徐瑾燃”简韵叫上了徐瑾燃的名字“希望你从这一刻开始牢牢的记住我说的话。”

徐瑾燃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那针锋相对的刻薄,那是隐隐的担忧,以及一丝哀求,他严肃的点了点头,无论这个女人对简之是什么样的心思,这一刻,他们都只是希望简之还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你的任务跟监控差不多,在我哥的识海里,你的精神力会自动起到安抚的作用,这本来让精神系的异能者来做效果会更好,但现在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顿了顿,简韵继续说道“切记,你不可以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一方面会引起我哥潜意识里的警觉,另一方面可能会刺激记忆的轨迹,也就是改变我哥的记忆。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改变的记忆就不再是我们所需要的事实真相,那就只会是你跟我哥一起做的一个梦而已,你会害死他的。”

徐瑾燃心中一紧“情绪波动要控制在什么范围?”

简韵看了他一眼“我们虽然不能直接看到你所记录的记忆片段,但是我们可以根据你的脑电波水平估测你的情绪状态,这台机器上的曲线靠近临近值得时候,我们会启动预警方案。”

徐瑾燃嘴角勾起冷笑“看来你们是一点都信任我啊!”

“错,不仅仅是你,任何人她都不相信,你该知道这个预警方案不是为你设计的。”李璟策在一旁开口,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璟策说的不错,我不相信任何人。人不是机器,不可能没有情绪波动。但是以我们现在的研究水平,也没有一种机器设备可以进入人的识海中工作,所以我们设计了一段程序,使用之后会让人暂时记忆混乱,忘了自己是谁,会按照程序设定的指令进行活动,等任务结束提取了我哥的记忆之后,这段程序也就自动作废了。”

“上将大人,虽然这段程序安全性能很高,但毕竟是入侵物,一旦使用,对你个人的识海还是会有一定的损害的,所以还是请你尽量控制好自己。”

“多谢简院长的提醒。”徐瑾燃虽然顶了简韵一句,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对于简之,他好像一向冷静不下来。

“事出突然,上将大人还是尽快把手上的事情交代一下吧,你一旦进入营养仓跟我哥的识海相连之后,就不能中断了,另外这份您自愿加入计划的免责申明请签一下字,我们不会因为你的鲁莽买单。”

徐瑾燃果断的在简韵传过来的免责申明上签了字,虽然简韵的话让他有些难堪,但是一国上将突然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工作也不是一件小事,迅速的把几件重要的事情交代下去,又让自己的几个副手暂时接替自己的工作,平静的躺进另一台营养仓,闭上了眼睛。

等意识渐渐归拢,眼前的景象既陌生又熟悉,是了,这应该是二十几年前的帝国吧,没想到他还可以看到简之的童年。

一个穿着碎花短裙的小姑娘站在路边,眉头紧锁,那神态竟然跟简之有几分相似,那是简之的什么亲戚吗?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徐瑾燃当然只是想想,这些都是简之的记忆,自己只要看着就好了。

“喂,小妹妹,要帮忙吗?”如果不是只有意识在这里的话,肯定可以看到徐瑾燃的眼皮在抽动,因为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孩提时的自己。

看着半大的自己坐在偷开出来的悬浮车上,徐瑾燃想起来了。自己当年天不怕地不怕,有一次偷偷拿了钥匙开着悬浮车出门溜达,帝国规定年满十八岁才可以驾驶悬浮车,可是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孩子哪里等得了那么多年,在家里的院子里开车感觉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终于还是忍不住偷跑了出来,他记得那天是遇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妹妹,小妹妹说自己没有钱,打不到车,要去医院。鬼使神差般的他就带着人家去了医院,刚到医院门口,他就发现家里人追过来了,当时连人家名字也没来得及问,就急匆匆地跑了。

回去之后,自然是少不了一顿笋丝炒肉片,躺了小半个月,直接把这件事给忘了,家里人怕他又开车出去乱闯,加上他的异能觉醒了,给他买了台机甲,天天跟人对练,消耗他过分充沛的精力。

这边,小女孩进了医院,径直上了楼,来到一间病房门口,停留了一下,最终还是推门而入“是你找我?”

病床上的男人脸色苍白,透明的似乎要消散一般。徐瑾燃打量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跟简之的相似度绝对达到九成,开门的一刹那他差点以为这就是简之了。

“的确”男人很虚弱,刚说了两个字就喘了一大口气“女儿,你该叫我爸爸的。”

“抱歉,我没有爸爸,也不需要爸爸。”小女孩转身要走,似乎没有料到见到的会是一个自称是自己爸爸的人。

“我的时间不多了,当年我不是要抛下你跟你妈妈的,本来我想用更好的方式跟你见面的。”男人拼尽了力气喊道“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做不到了,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小女孩停下脚步,还是转过了身“你一遍遍的在我脑海里告诉我这个医院这个房间,让我过来,我过来了,我们已经见面了,你该满意了。”

病床上的男人苦笑的摇了摇头“简之,我来不及跟你解释了,但是这个你一定要拿好,去找我师父,告诉他,徒儿无悔,只恨自己学艺不精,不仅没能护住家人,护住性命,更是不能报效师父的养育之恩。”

男人看着女孩,咬着嘴唇,再也说不出话来。女孩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回去,接过了男人手上的玉佩。一瞬间,男人的身体化作点点星光,消散在了病床上,女孩握紧手中的玉佩,强忍着,没让眼中的泪落下来。

此刻,本该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履行记录功能的徐上将此刻已经完全凌乱了,刚才女孩的父亲,叫她什么来着?简之?开玩笑的吧,简之怎么可能是女的。他们一起进公共澡堂,一起去男厕所,虽然没有见过他身体的每一寸,但关键地方他又没有看走眼,不可能,简之绝对是男的?还是说她做过变性手术?

特级研究室内充斥着冰冷的机械声“警报警报,逼近危险值。”简韵的脸上带着怒火以及讥讽,果然,那个男人不靠谱,这才刚开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启动预警方案。”简韵对一旁的李璟策说道,本来应该送李璟策离开的,但李璟策说以防万一,他作为精神系的异能者,留下来兴许能在关键时候起点作用,至少比简韵的那个普通异能者的助手要强上一些。

简韵当然同意了,直接他助手的工作交给了他。预警方案是需要精神力启动的,而精神力只有异能者才有,所以也只能李璟策来做。

李璟策往启动按钮里注入了自己的精神力,精神力的强弱也决定了这个预警方案的有效性,越强的精神力,可以让对方的记忆更加的混乱,忘得更彻底,不至于出现太大的差错。

猛地徐瑾燃感到一阵晕眩,意识到什么,随即放弃了抵抗,那边已经启动了预警方案了呢,自己还真是没用,研究院里简韵估计要气疯了吧!

小小的简之握着手里的玉佩,偷偷的从孤儿院出来,见到了所谓的爸爸,就这么没有了。自己果然是孤僻的家伙,就不该有朋友有家人,可是这难受的滋味又该怎么解释?

突然手中的玉佩发出一股强光,拖着简之离开了病房,等简之能够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群,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样的风格应该是古世界遗址中的一种,具体是什么简之也不知道。

只是觉得这雕栏画栋,小桥流水,格外的让人舒适,见惯了高楼大厦,这样的地方让人觉得分外的不真实。

偌大的地方看不见一个人影,简之走过的地方偶有鸟雀惊起,各种见所未见的植株散发着草木的清香,昆虫们在其间忙忙碌碌,透着一种安静的热闹。

“孩子,继续往前走。”声音不像是老者,却透着沧桑,简之往前看去,最前方是一座大殿,殿前铺着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砖块,一直延伸到简之的脚下。后来简之才知道那些砖块是没有灵气的玉石,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大殿内,一位盘腿而坐的道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年纪也就二三十的样子,但那双眼睛却明显与这相貌不符。

“孩子,坐吧!”一个蒲团出现在道人的身前,简之走过去,学着道人的样子别别扭扭的把腿盘好,坐了下来。

“你父亲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他也是个倔强的孩子。”道人缓缓开口“本门规定不到筑基不得出山,你父亲只是炼气巅峰,我当年也是一时心软,觉得如今这世道应该也是无碍,却不想一步错,步步错。”

简之听着云里雾里,却还是咬着下唇,认认真真的听着。

“他与你母亲相识本也无可厚非,本门也没有不得成婚的规矩,只可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该知道虫兽吧?”简之点点头,虫兽是整个帝国的公敌,它们以人为食,只要是落在它们口中,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异能者,基本上都是无法存活。

“艺高人胆大,你父亲在外界也可以算得上是难逢对手,只是他竟然带着你母亲去捅了虫窝,你母亲的异能也是相当厉害的,只是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这些虫兽会吸收他们的能量,只要不死,在打斗中,虫兽会越来越强,而他们会越来越虚弱。”

“你父亲拼命把你的母亲送出了虫窝,却不知道当时你的母亲已经怀了你,你的母亲在那场恶斗中留下暗疾,在生下你之后不久就离开人世了。而你的父亲修炼的是本门的功法,虽然使用起来很像异能,但确实源源不断生生不绝的,而虫兽就是发现了你父亲身上的特殊,才引诱他们去了虫窝。”

“虫兽把你父亲关押起来,以他的修为做养料,不断的强大自己。在你父亲发现异样的时候,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而且他也感知到了你的存在,最终自爆修为,逃了出来。他本可以拿着玉佩来见我的,可却把这机会给了你,或许这也是为父者的苦心吧!”

道人平淡的讲述着简之父母的故事,仿佛不带着一丝的感情“您既然都知道,为什么不救他们。”开口的简之语气也是平平淡淡,仿佛是跟这个道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情绪。

道人轻叹一声“这山门其实是个阵眼,而我只能留在这里维持着这个阵眼的运行,倘若离开,那么异界的能量就会把这个世界冲毁,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我也无法想象。”

“我现在已经知道我父母的事情了,送我回去吧。”简之站起身“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回去孤儿院,好好的过完我这辈子,毕竟这条命来之不易。”

“你接手玉佩的时候就已经是本门弟子了,孩子,留下来吧,我这里已经冷清了很多年了,就当是陪陪我这个孤寡老人吧!”

简之没想到眼前的人会这么说,心底那根柔软的弦被触动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孩子,打小没有人愿意跟她一起玩,没有家人,就那么孤零零的站在人群里,她总觉得她不需要别人,也不会有人需要她,现在有人跟她说需要她的陪伴,她是被需要的,眼泪夺眶而出,扑到了道人的怀里,终究化成了嚎啕大哭,响彻山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