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亿万婚宠傅少的冲喜傻妻

亿万婚宠傅少的冲喜傻妻

雪漫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清浅是不受宠的乡下傻女,因为一场算计,被送进监狱,成了戴罪之身。后来,傅家少爷点名要娶她,以一个亿为聘礼,高调将她接出监狱,所有人都看不懂傅景琛的做法,他是高贵的总裁,为何要迎娶一个阶下囚?新婚之日,夏清浅没有受到祝福,反而收获了诸多诅咒,原以为过不了几天,她就会被扫地出门,可没想到,大婚过后,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傅景琛强势护妻,不容任何人伤害她……

主角:夏清浅,傅景琛   更新:2022-07-16 06: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清浅,傅景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亿万婚宠傅少的冲喜傻妻》,由网络作家“雪漫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清浅是不受宠的乡下傻女,因为一场算计,被送进监狱,成了戴罪之身。后来,傅家少爷点名要娶她,以一个亿为聘礼,高调将她接出监狱,所有人都看不懂傅景琛的做法,他是高贵的总裁,为何要迎娶一个阶下囚?新婚之日,夏清浅没有受到祝福,反而收获了诸多诅咒,原以为过不了几天,她就会被扫地出门,可没想到,大婚过后,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傅景琛强势护妻,不容任何人伤害她……

《亿万婚宠傅少的冲喜傻妻》精彩片段

深夜,海城女子监狱,死寂寒冷。

夏清浅躺在阴暗潮湿的通铺上辗转反侧,身上的棉被薄得可怜,一床棉被垫一半盖一半,根本挡不住严寒的侵袭。

寒气袭来,她被冻得浑身直打哆嗦。角落的蹲坑里泛起阵阵恶臭,耳畔是此起彼伏的如雷鼾声。

鼻尖一阵奇痒,不能打喷嚏!若惊扰了众狱友的美梦,后果很严重。她赶紧坐起来,双手捂住鼻子,搓揉一会儿,鼻头渐渐发热,压下喷嚏。

去年,她遭陷害入狱,被重判十年。

为引出阴谋背后的黑手,她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络,在这恶劣的环境下,苦熬了近一年。可是,她好像被世界遗忘了。

既然等不来黑手,那就主动出去,寻找真相。

黑暗中,她伸出左手,手心有一块淡红色的胎记。双手摩擦两下,一个特殊的联络器浮现在眼前。

打开联络器,正要呼叫。

就听监舍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她麻利地在通铺上躺下。

有人喊叫:“夏清浅,出来!”

嗯?难道是背后黑手开始行动了?

她悄悄打开了特殊联络器,跟在狱警身后,边跳边拍手:“姐姐,你带我去哪儿玩?”

有人不耐烦地喝斥她:“闭嘴!跟上!”

外面漆黑一片,她跟着狱警,深一脚浅一脚往外走了一段路,来到一辆警车前。

一个狱警上前来拉着她上车,莫非要被灭口?

“我不上车!我没有犯错,不要处罚我。”她紧紧抓住车门,不上车。

她想知道是谁带走自己,要带到哪里去,不能稀里糊涂上车,更不能白白丢掉性命。

三个狱警一齐用力,也拽不动她。

又过来一位狱警,掏出电警棍,朝她袭来。

这时,有人出声阻止:“大小姐,别怕!老爷派我们接您回家。”

虽然黑暗中看不清来人,但夏清浅听出这是老管家的声音,她有些高兴地问:“安伯,爸爸呢?”

“哼哼!”安伯冷哼两声,“老爷能来这种地方?上车吧,老爷带着人在虎牙关等小姐呢。”

一年前,正是父亲送她的劳斯莱斯魅影刹车失灵,导致她驾车撞人入狱。今晚,提前接自己出狱?又想耍什么花招?

约莫半个小时后,有狱警喊道:“虎牙关到了!”

“停车!”安伯兴奋地喊道。

车缓缓停下,安伯招呼夏清浅下车。

夏清浅借着昏暗的路灯,看到前面道路正中间停着一辆科尼赛克跑车。

虎牙关是从海城女子监狱去城区的一条必经之路,地势险要。这是从两山之间开辟出来的道路,道路两旁都是陡峭的山壁。

这辆超跑横在路中间,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夏清浅惊叹,父亲叶志强真壕啊,价值几千万的跑车都开起来了?

科尼赛克车门突然打开,一个修长的身影下车。

一身劲装,戴着面具。

只一闪身,便来到面前。

好快!不是父亲叶志强的人!

夏清浅甩开安伯的手,退回车上,缩在角落里。

那人上前,一把拽起安伯扔向路边的山壁。

“咚!”一声巨响,接着就是安伯的声声惨叫。

男子一步跨上监狱的车,挥舞着铁拳,一拳一个,瞬间,车上的人都闷哼倒地。

“是背后黑手要灭口吗?”夏清浅判断出这不是来救她的人,她抱着脑袋,喃喃自语:“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男子居高临下站在她的面前,双目猩红,一双凶兽般的眼眸狠狠盯着她,噬血狂暴。

夏清浅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大哥哥,是不是在玩杀人游戏?”危机之中,她双手一拍:“哈!真好玩,我要玩。”

男子突然发狂大叫,伸手抓住她,一扬手把她举向空中。

她的心提到嗓子眼,不敢挣扎,嘴里喊着:“大哥哥,我要玩儿。”

男子侧耳静心听她喊叫,似乎想起什么,眼神逐渐清明。

“大哥哥?”男子麻利的放她下地,眼底泛起一丝温柔,牵着她的手往车下走去。

车外,冷风吹来,夏清浅心情稍稍放松。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捏着银针的手心全是汗。

男子牵着夏清浅走向那辆科尼赛克跑车,不能就这样被带走,必须脱身!

既然对方神经兮兮,好像很喜欢听人叫大哥哥。夏清浅不介意多喊几声:“大哥哥,我们去哪里玩儿?”

男子却脚下一滞,突然“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大哥哥,大哥哥!”夏清浅俯身捏住他手腕,脉像有异!

她警惕望向四周,就听到前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浅浅!”父亲叶志强到了。

“爸爸。”她站起身来。

“少爷!少爷!”这时,远方传来阵阵呼唤声,神秘男子的援兵到了。

叶志强一把拉过夏清浅,虽然管家受伤,但不知道这人身份,也不敢贸然硬碰硬,所以带着手下的人迅速离开现场。

神秘男子的援兵也迅速赶来,抬起人快速撤离,领头的还不忘吩咐手下去查看周边环境。

回到阔别十年的夏家别墅,呵呵,现在是“叶公馆”。

夏清浅跟在父亲身后进门,在门口被一位身着华丽的贵夫人拦下,正是她的继母周曼莉。

四目相对,空气有片刻凝固,周曼莉右手一挥:“消毒!”

几个下人围上来,手拿消毒液,对着夏清浅上下一齐开喷。

刺鼻的消毒水味儿传来,夏清浅双手捂住脸庞高喊:“爸爸救我!”

周曼莉在一旁指挥下人们:“鞋子!还有头发,哪儿也别落下。”

特么的,你住的是夏家的别墅,我是夏家的大小姐!

这个恶毒的后妈,越来越过份了。

夏清浅恨不得一把捏死她,碍于傻女身份,只能左躲右闪,尖声大叫。

“够了!浅浅回来替嫁冲喜,不要节外生枝!”父亲叶志强出声制止。

“替嫁冲喜?”夏清浅大吃一惊,叶家人又使出新花招!


听了叶志强的话,周曼莉使个眼色,下人们退下。

到了客厅,她抹一把脸上的消毒液,抢着对父亲道:“爸爸,浅浅中毒了,要去洗澡。”

叶志强没说什么,只挥挥手:“去吧!”

夏清浅进入自己的房间,从里面锁上门。

打开联络器:“小非,接活。”

“老大,你现在咋样?”对面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刚刚那个蒙面人有蹊跷!”

“废话少说,接任务!”夏清浅此时换了个人似的,严肃认真。

“是!”对面回应得干净利落。

“两个小时之内,查清叶家逼我替嫁冲喜的男人是谁?”

夏清浅挂断联络器,进入浴室。

十年了,清浅又一次躺在浴缸里泡澡,感觉是那么亲切。这浴室是妈妈为她设计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设计师。

感谢钟伯伯,这房间才会原封不动被留下来。

躺在温暖的池水中,她手心里攥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兰花吊坠。

这是妈妈送给她十岁的生日礼物,也是最后的礼物。那天夜里,妈妈在一场无名大火中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两个月后,父亲就娶继母进门。后边还跟着两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私生女。

那一刻,她明白爸爸婚后一直有小三。

继母进门不久,十岁的夏清浅遭遇一场离奇的车祸,得知继母想要自己死,为了保命,被迫装傻。被叶志强寄养在乡下。

这些年,她努力寻找妈妈,始终没有得到一丝有用的信息。

看来有人把相关信息处理得很干净,所以,只能从夏家别墅入手,重点调查父亲和继母。

去年,借着与未婚夫陆子聪订婚的名义,十九岁的清浅回到海城,以便查找母亲的下落。

没想到,订婚宴成了修罗场。

她被陷害入狱,重判十年。

查找妈妈的下落,留在叶家是不合适的,要找一个安全的住处。

半个小时后,特殊联络器响了:“冲喜男人是帝景苑的少爷,病了三年,只差掉气了。”

帝景苑别墅,在海城市是神秘的存在。

传闻里面的主人是祖孙俩,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甚至不清楚他们的模样。

帝景苑的少爷得了一种怪病,长期昏迷,就是一个活死人,偶尔醒来还发狂伤人。

这次花费一亿聘礼,大张其鼓全城选妻。

海城的名媛全部在册,恰好夏清浅的继妹叶妮娅的八字符合,被选上。

叶志强和周曼莉夫妇既想得到帝景苑的一亿聘礼,又舍不得女儿嫁给活死人,决定李代桃僵,接夏清浅出狱替嫁。

“神秘、有钱、活死人!”

这几个信息组合在一起,像是为夏清浅量身定做的一样,完全契合她的要求,这会为她寻找母亲提供方便。

洗完澡,夏清浅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思索对策。

她要将计就计嫁入帝景苑,但没这么便宜,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梦想集团凭什么归叶志强掌管?夏家别墅凭什么住着叶家人?

夏清浅才是夏家的公主,梦想集团必须姓夏!

第二天,她是被重重的敲门声吵醒的。

“大小姐,老爷和夫人在等您!”下人们捧着新衣裳,侍候她洗漱,替嫁冲喜,地位有变啊。

草草吃完早餐,叶志强带着夏清浅来到书房。

“浅浅,爸爸为你择了一个好人家,明天出嫁。”叶志强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

“出嫁好呀!浅浅要当新娘子咯!”夏清浅高兴得跳起来。

望着女儿那酷似前妻的容颜,想起初识夏梦瑶时,她的纯真浪漫的确拨动过自己的心弦!现在,只有十岁智商的女儿被自己拿去换了一个亿,她却毫不知情,还笑得这般灿烂,叶志强的心没来由地跳了一下。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女儿头上的秀发:“那......浅浅知道什么是出嫁吗?”

夏清浅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双手撑着下巴做思考状:“出嫁,就是浅浅要当新娘子呀。当新娘子就有漂亮的新衣服,还有好多礼物。”

“对!浅浅可以有好多新衣服,也有很多礼物。”

得到叶志强的肯定,夏清浅开心的在书房里跑起圈圈来:“哦,太好了,浅浅要当新娘喽,别墅也是浅浅的喽。浅浅不用回乡下了,浅浅不用住牢房了,哦......太好了!”

“砰!”书房的门被撞开,周曼莉和叶妮娜满面怒容冲进来。

“傻子,你胡说什么?谁说别墅是你的了?”周曼莉气冲冲的一把揪住夏清浅的耳朵。

“阿姨,不要打我,爸爸妈妈说别墅是送给浅浅的结婚礼物。”夏清浅两眼含泪说道。

“老公,这个傻子凭什么拿走别墅?”周曼莉一边质问叶志强,一边用力拧着夏清浅的耳朵,把她拉向自己。

夏清浅大叫:“啊,疼!疼疼......爸爸救我!”边喊边借势用头撞向周曼莉,周曼莉没防备,一个趔趄坐倒在客厅的地板上。

“啊!”周曼莉吃痛的叫了一声,顿时黑了脸,坐在地上就生气地挥手朝着夏清浅一阵乱打,夏清浅灵巧地爬起来,躲过毒打。

叶志强上前安抚妻子,附在周曼莉耳边,悄声道:“夫人别生气,不过是哄哄她,让她开开心心出嫁。”

夫妻俩心知肚明,彼此会心一笑。

“浅浅哪,爸爸另外还为你准备了五万元钱。给你买漂亮的新衣服。”叶志强回头递过一张支票给夏清浅。

周曼莉和叶妮娜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一亿聘礼,只给五万元嫁妆,这买卖赚大发了。

“出嫁真好!”夏清浅乐呵呵地接过支票,“谢谢爸爸!”


叶家书房里,几个人各怀心思,皆大欢喜。

正在这时,叶志强的手机响了,是钟文宏打来的电话!

钟文宏是什么人?东方龙集团秘密组织的总首领,还是夏梦瑶的旧识,年轻时是叶志强的情敌!

叶志强很讨厌他。

“叶总,听说你要浅浅去替嫁冲喜?”对方上来就一副指点江山的口吻,这让叶志强心头怒火真往上窜。

他生气的一摊手:“嫁不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插手我叶家的事?”

“我对叶家的事情没兴趣!”钟文宏强硬表态。“但浅浅是梦瑶唯一的骨肉,我定要护浅浅周全。”

叶志强质问:“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虽然你嫁女儿我管不了,但当初夏老爷子的遗愿我有权过问,既然浅浅年龄到了,也要出嫁了,别墅、股份你都要给浅浅。”

“荒唐!”叶志强生气地一拍桌子:“钟文宏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谈我家企业的股份?”

“就凭我知道夏老爷子的遗嘱是怎么写的!叶志强,看在梦瑶的份上,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有动你,你若对浅浅好一点,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可是你竟然把她往火坑里推,那你就不要怪我了。”

“你。”叶志强噎住了,这件事他无力反驳,遗嘱上写得清清楚楚,他改变不了,而钟文宏的实力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你准备好,浅浅二十岁生日我回来过户。”钟文宏说完就挂断电话。

叶志强气得胳膊一挥,把书桌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

旁边听见电话内容的周曼莉气得朝夏清浅冲过去:“一定是你这个傻子告诉钟文宏的,要不然他怎么知道你要替嫁冲喜,我要撕烂傻子的嘴,叫她乱讲!”

夏清浅灵巧躲过,假装害怕的满屋跑,“阿姨不要打我,不是我,爸爸救我。”

消息当然就是夏清浅偷偷传到钟文宏那边的,可现在她是傻子,她什么都可以装作不知道。

叶志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愤怒!

他处心积虑谋来的夏氏梦想集团,绝不允许任何人来分一杯羹。现在,股份可能会被这个傻女抢走一大半,叶志强气得把手机狠狠摔在地上:“来人!”

一群下人排队冲进书房:“老爷请吩咐!”

叶志强气得嘴唇颤抖:“把这个傻子捆起来,给我狠狠地打!”

见傻女要挨揍,周曼莉和叶妮娜母女俩开心得拍手叫好。

下人们正要动手,只听院门外高喊:“帝景苑彩礼到!”

夏清浅嘴角含笑,来得正好。

......

帝景苑的彩礼足足送了几车,周曼莉暂时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叶妮娜高兴得尖叫:“妈,帝景苑真是出手阔绰。呀!这个项链是我最喜欢的海洋之心,妈,我要了。”

大牌礼服十几套,在别墅大厅挂了一长条。猛一看,像是进了品牌专卖店的感觉。

名贵珠宝有几箱,灯光一照,熠熠生辉。

昂贵礼品,摆满了一桌子。

名牌包包,鞋子......

继母周曼莉选中了两款名牌包包,继妹叶妮娜手里拿着海洋之心项链,怀里抱着好几套裙子往自己房间里跑。

一亿聘礼之外,还有这么多彩礼。

这次,叶志强和周曼莉真的是把自己卖了,卖了个好价钱。

夏清浅心中暗道:这些彩礼都是我的,就算我不要也不会便宜你们,你们等着,我会拿回来的。

第二天,叶家宾客盈门,举行盛大的嫁女仪式。

周曼莉年轻时是风靡一时的影后,她与叶志强同是夏氏旗下梦想娱乐的艺人,是荧屏上的一对金童玉女。叶志强为了追求夏家的公主夏梦瑶,放弃明星身份,进入夏氏从底层做起,感动了夏梦瑶,成功做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周曼莉一直和叶志强暗渡陈仓,小三上位。

夏梦瑶在大火中失踪后,叶志强成了夏氏的董事长,周曼莉当上了叶太太。她凭借自己八面玲珑的交际手段,在豪门太太圈也混得风生水起。

她大肆操办这场婚礼,无非就是要搏个好后妈的名声,这样一亿聘礼就理所当然收入囊中。

夏清浅在自己的房间里,由专业的美容师梳妆打扮。

昂贵的红色喜庆旗袍,衬托得她肤色娇嫩,瓷娃娃般的脸上染了一抹红晕,眉宇间萦绕着若有似无的仙气,一双凤眸里绽放出琉璃般的光芒。

装扮完毕,她把母亲送的白玉兰花项链,戴到脖子上。又拿出一个小金人吊坠,放入怀中。

接亲的到了,没有新郎,管家带着一个豪华的车队。

夏清浅把喜帕蒙在脸上,临出门,她当着众宾客的面抬高声音问周曼莉:“阿姨,新郎呢?怎么不见新郎呀?”

周曼莉神色一僵,死傻子,一定是故意的!

众宾客面面相觑,对着周曼莉指指点点。

“这后娘可真狠心哪!”

“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的是个活死人么?”

“这后妈不是坑人吗?”

“傻女太可怜!”

......

叶志强看风向不对,赶紧上前接招:“浅浅,新郎身体不舒服,你自己去吧。”

“爸爸,我走了。”夏清浅暂时不想明着和父亲闹僵,自己上了婚车。

进入帝景苑,到处布置得喜气洋洋,充满喜庆的气氛。只是新郎没法现身,帝景苑安排她和一只公鸡举行拜堂仪式。

听着帝景苑下人们的窃窃私语,夏清浅唇角微勾,公鸡好,不会辱我清白。

最后,司仪高声唱道:“礼成!送入洞房!”

便有人上来牵着她,一个中年妇人温和地说道:“少奶奶,请跟我这边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