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侯府嫡长女她又美又撩

侯府嫡长女她又美又撩

蒸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江晚棠的父亲多方打点,终于让哥哥得到了进宫伴读的机会。可江家放弃了那位看似无能的九皇子,投到了二皇子的手下,最终落得了一个悲惨结局。今生,江晚棠重生回到了命运的转折点,在百般哀求下,父亲终于同意让她进宫。女扮男装后,她来到了九皇子身边,今生定要抱紧这条金大腿,改变家族命运!

主角:江晚棠,萧瑾言   更新:2022-07-16 06: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晚棠,萧瑾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侯府嫡长女她又美又撩》,由网络作家“蒸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江晚棠的父亲多方打点,终于让哥哥得到了进宫伴读的机会。可江家放弃了那位看似无能的九皇子,投到了二皇子的手下,最终落得了一个悲惨结局。今生,江晚棠重生回到了命运的转折点,在百般哀求下,父亲终于同意让她进宫。女扮男装后,她来到了九皇子身边,今生定要抱紧这条金大腿,改变家族命运!

《侯府嫡长女她又美又撩》精彩片段

送走前来传旨的宣旨官,安远侯府的气氛十分凝重。

安远侯世子江昀品学兼优,三日后进宫为九皇子伴读。

这本是光耀门楣的殊荣,可坏就坏在九皇子萧瑾言痴傻无能,被其他几位极其出色的皇子衬托得犹如废物。

跟在这样一位皇子身边,趋近没落的安远侯府何来出头之日?

“天亡江家!”安远侯江游唉声叹气。

半月前,他集家中钱财四处打点,盼着能把长子江昀送入声望最高的二皇子身边伴读,可现在不但计划落空,还落得身陷淤泥。

世子江昀也是皱着眉头,心生不满。

“这是件好事,”唯独一旁喝茶的江晚棠唇角微翘,笑得不动声色:“阿爹,由我代哥哥入宫吧!”

“你说什么?”江游一个激灵,吓得差点原地跳起来:“不行不行,宫廷诡谲,你一个女孩子瞎掺和什么?”

江晚棠微敛眼眸,茶盏搁在桌几上,发出“叮”的一声响:“阿爹,是你教我,女子亦可撑起一片天。”

那也不能女扮男装去招惹一群豺狼虎豹啊!这可是诛九族的重罪!

江游有苦难言,用胳膊肘轻戳身侧的江昀。

江昀选择垂头装死。

“咳咳,闺女啊,”江游硬着头皮,讪讪而笑,“九皇子并非值得依附的对象,这事儿我们再商议商议!”

如果没有重生,江晚棠也会觉得萧谨言不是良主,毕竟他地位低微,碌碌无闻,前不久又在一次游猎中坠马,摔成了傻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谁都不看好的人,却在突然间大放异彩,甚至一路过关斩将,荣登大宝!

反观江家呢?

江昀在放弃伴读萧谨言的机会后,另觅良机投入二皇子萧靖成麾下,结果遭他利用、被他出卖,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下场。

而江游为救儿子,不惜下跪哀求萧靖成,却受他诬陷、含冤入狱,没过多久就死在被流放的路上。

江晚棠孤零零地活了好几年,临死之际回忆往事,意识到一切错误的伊始,就是因为他们错信萧靖成,站错了队……现在回到最初,她说什么都要抱住萧瑾言的大腿!

“我与哥哥是孪生兄妹,容貌一模一样,且自幼时起便常玩互换身份的游戏,我有把握绝不会露馅!”

“混账东西,”江游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冲江昀吼道:“怎么能遇到困难就退缩?反正都是伴读,伴谁又有什么区别?你还不快回去收拾东西!”

他扭头又冲江晚棠讨好地笑:“乖女儿,就让你哥宫去给九皇子伴读吧,他想去!”

并不想去的江昀被迫点头。

江晚棠怎会看不出哥哥心思?只怕他前脚入宫,后脚就会向萧靖成投诚,身在曹营心在汉,死得会比前世更惨!

“阿爹,哥哥,从小到大,但凡我想做的事情,有在中途放弃过吗?我不会让自己身陷囹圄,你们信我一回,好吗?”

江游瞪向江昀,以眼神示意他阻止江晚棠。

虽不知缘由,可江昀能感觉到江晚棠的认真,他下意识帮护她:“爹,不如让妹妹试试?反正九皇子不受重视,没人会关注他的伴读……万一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再换成我去便是!”

总而言之,不管妹妹想做什么都是对的!

江游气闷。

“爹爹~。”江晚棠抓住他的衣袖,撒娇地轻轻摇晃。

对上女儿水汪汪的明眸,江游哪里还说得出一个不字?


三日后。

天刚蒙蒙亮,江晚棠便起了身,换上从江昀那扒拉来的新衣裳。他们兄妹身量相差不远,穿起来倒也合身。

打扮妥当,她在父兄的叮嘱目送下,坐上马车。

安远侯府位置不佳,一路出去,逐渐热闹。微醺的晨曦洒落在每一处屋檐树梢,为尘世添上一层暖意,道路两旁商铺林立,车水马龙,满眼的繁华安宁。

已不再是记忆中那座被鲜血清洗的城市。

临近宫门,江晚棠撩起车帘,看着高耸入云的宫墙,眸光轻轻眯起。

前世,她就是死在这里。

萧靖成一剑穿透她的胸口,将她钉在城墙上。剑身没入墙体,到她咽气都没能拔出来。

“世子爷,马车不能入宫,还请下来步行。”

宫人略显倨傲的声音从外传来,江晚棠瞥瞥前边经侍卫检查就如常驶入宫内甬道的马车,轻笑一声。

“怎么,你想闹事?”宫人沉下脸,右手举起,四周的侍卫们立刻按住腰侧剑柄。

挺大的阵仗。

江晚棠整整衣裳,不疾不徐地走下马车。她压低声音,伪装成江昀的语调:“公公多虑,我只是有些紧张。”

宫人受命刁难她,见她服软,得寸进尺地想要继续羞辱,可对上她瞥过来的眼神,他蓦地不寒而栗,双腿不受控制地往后退开。

江晚棠抛下他,径自往前走。

她对宫里的环境很熟悉,为减少路程,刻意抄了僻静无人的小道,却突然听到宫墙后边传来一阵喧哗。

“快,剥掉他衣服,让他裸着出去!”

剥衣服?这么刺激!

江晚棠眨眨眼,在闲事莫管跟过去瞅瞅之间摇摆片刻,还是选择了后者。

穿过月洞门,她看见几个宦官正围着一个身形瘦弱的少年,他们架起他胳膊,利落地脱下他身上的衣裳。

这少年拥有一具近乎完美的身体,肌理细腻骨肉匀,因为挣扎的缘故,原本雪白的肌肤上透出冶丽的粉红色,极为养眼。

江晚棠曾女扮男装在军营混过很长一段时间,每日跟士兵蛋子勾肩搭背,早已不知害臊为何物……肆意欣赏一番,眼见宦官真的打算把少年给剥个精光,她遗憾地出声制止:“住手!你们是哪宫的宫人?”

“你新来的?劝你莫要瞎管闲事,”宦官们停住动作,发现江晚棠穿着朴素,误以为她是新入宫的阉奴,不由目露轻蔑:“免得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少年闻声抬起头来。

他长着一张比身材更耐看的脸,眉目若刻,每一处棱角都分布恰到好处,宛如一幅精致漂亮的水墨画,站在哪里,哪里便成风景。

是萧瑾言!

来了来了,抱大腿的机会来了!

江晚棠压抑着内心激动,缓步走上前:“我姓江,单名一个昀字,今日奉旨入宫,伴九皇子学习,你们好大的胆子……。”

宦官们脸色一变,不等她说完,就已作鸟兽散逃了。

江晚棠没去追,她脱下外衣,裹住萧瑾言单薄的身子,“九殿下,别怕,已经没人欺负你……啊!”

她的手刚碰到萧瑾言,他像是才想起要反击似的,用力推了她一把。

江晚棠毫无防备,顿时摔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喊痛,身上忽而一重。

萧瑾言将她扑倒,灼热的身体抵着她,张开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